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猎豹

7119浏览    373参与
安穗
撸一只嘤嘤嘤猎豹٩(*&acu...

撸一只嘤嘤嘤猎豹٩(*´◒`*)۶

撸一只嘤嘤嘤猎豹٩(*´◒`*)۶

屁豪崽
猎豹(学名:Acinonyx...

猎豹(学名:Acinonyx jubatus):又称印度豹,是猫科猎豹属的一种动物,也是猎豹属下唯一的物种。猎豹全身都有黑色的斑点。从嘴角到眼角有一道黑色的条纹,尾巴末端的三分之一部位有黑色的环纹;后颈部的毛比较长,好像很短的鬃毛一样,体型是纤细、腿长、头小。

猎豹(学名:Acinonyx jubatus):又称印度豹,是猫科猎豹属的一种动物,也是猎豹属下唯一的物种。猎豹全身都有黑色的斑点。从嘴角到眼角有一道黑色的条纹,尾巴末端的三分之一部位有黑色的环纹;后颈部的毛比较长,好像很短的鬃毛一样,体型是纤细、腿长、头小。

沈烟绿

摘抄

“你有跟家人说你晚上睡得怎样吗,长官?”


哈根猛然止步。


“抱歉,长官,”哈利说,“攻击那个位置犯规。”


——《猎豹》

“你有跟家人说你晚上睡得怎样吗,长官?”


哈根猛然止步。


“抱歉,长官,”哈利说,“攻击那个位置犯规。”


——《猎豹》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完)

等到完全听不到伊万的脚步声了,你才从衣柜里出来。

里面太闷了,你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空气中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你立刻就感到有些不适。

伊万回来后才有的这股味道,他受伤了?

但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现在最主要的是先离开。


你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发现开着的密码门。

果然,由于太过着急,伊万连门都没有关。


你先探头往门外看。

外面是客厅,暗金色调的装潢就像房子主人的兽瞳,高贵又压抑。

你不敢掉以轻心,贴着墙小心翼翼地穿过客厅往外面走。


穿过漆黑一片的客厅用的时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等到完全听不到伊万的脚步声了,你才从衣柜里出来。

里面太闷了,你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空气中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你立刻就感到有些不适。

伊万回来后才有的这股味道,他受伤了?

但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现在最主要的是先离开。

 

你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发现开着的密码门。

果然,由于太过着急,伊万连门都没有关。

 

你先探头往门外看。

外面是客厅,暗金色调的装潢就像房子主人的兽瞳,高贵又压抑。

你不敢掉以轻心,贴着墙小心翼翼地穿过客厅往外面走。

 

穿过漆黑一片的客厅用的时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等到真正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你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两只手提着过于宽大的裤子试探着往前走。

 

你不知道这是哪里,看这荒凉的模样像是郊区。

现在应该打个车。

然后去另一个城市。

 

马不停蹄地离开。

 

但是在这个地方手机没有信号,你只能靠着你的直觉走。

幸运的是由于这里太过偏僻,当你发现一条公路的时候你知道这是这里唯一的一条公路。

也是唯一回到市中心的路,连岔路口都没有的路。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今天是圆月,明亮但不似阳光热烈的月光柔和地拂着大地,你没有在公路上走,那样过于显眼了。

你在路旁边半人高的草丛里蹒跚前行。

 

你艰难地走着,不知过去多长时间终于感到前方的景物有些熟悉了。

这说明你没有走反。

你干裂的嘴唇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尽管你现在狼狈不堪着装怪异,但你的眼睛在霓虹之下亮的惊人。

 

你没有耽搁,连忙打车去机场。

 

天色已深,一天没有进食的你又累又饿。

你疲惫地下车。

当你抬眼看到树下面那个斑驳的黑影后,你的脚好像定在原地怎么也动不了。

一双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你。

 

他怎么在这?

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你不禁地往后退了几步,你甚至没想过往后跑,因为没人能跑过他。

 

伊万从黑暗中走向你,像是一个蓄势待发的猎手。

他紧紧抿着嘴,眼睛却从没离开你的脸。

 

伊万停在你面前。

他的四周弥漫着一股低气压,平静又颓废。

“你是不是从来没爱过我?”猎豹的眼中淌出苦涩的悲恸,尾巴也无力地垂下。

他在想什么,竟然奢望你能爱上他。

伊万问完没等你回答又轻柔地环住你,“不用回答了。”

他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你说出那句话,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尽管他和你都对这个答案心知肚明。

 

你没有动,站在那里接受他的婘恋。

 

你爱过谁呢,你谁也没有爱过。

“你谁也不要爱。”伊万低声认真地说。

你没有爱过他,但你也没有爱过其他人,这是唯一让他得到的安慰。

 

你疑惑地看向他,他说这种话,就像是要放你离开。

 

“我怎么能做让你不喜欢的事啊,”伊万吻了吻你眼睛。

“我怎么可以。”

他收紧胳膊,你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可你没有这样做,他这种卑微的姿态让你这种看似没有心的人也觉得有些可悲。

 

血腥味浓厚得终于让你无法忍受,“你受伤了?”

“没有。”你的“关心”让伊万的脸色好了些,“那只羚羊死了。”

 

艾德里安?死了?

伊万杀了他。

 

伊万绝望地闭上眼,反正已经决定要分手了,这种事情,就算被你知道也没什么了吧。

所以你看他时是什么眼神,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他抱着你的手往下移了一点距离,不让你看到指甲中残余的血迹。

 

你只是有些震惊,但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

无情如你。

 

有伊万的城市你也不想待下去了。

 

你挣开他的怀抱。

伊万握紧拳头,这种你抗拒着他的感觉他还是难以忍受。

“那么,”你声音带着轻松,“永别了。”

你连再见都不想说。

 

“嗯。”

伊万深深地看了你一眼,比你更先转身离开。

 

你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伊万的身影像是一个失魂的丧尸,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失去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你直接走进机场,订了一张去邻近城市的机票,你名下在那里有一栋房子。

 

 

“伊万,你要去哪?”室友黑豹看着伊万拿着行李箱收拾东西。

伊万神情阴郁,“我要转学了。”

“什么!”

 

你可以不爱他,但你也不能爱其他兽人和人类。

他会一直看着你,等着你,即使只能待在你看不见的,阴暗的,肮脏的角落。

你爱上谁,他就杀了谁。

 

你最终的归宿只有他。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五)

被屏三次了,我枯了,试试图片可不可以


[图片]

被屏三次了,我枯了,试试图片可不可以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四)

你看着伊万顺利地冲到了终点。

第二名离他甚至还有全程三分之一的距离。


这是多么强大又恐怖的速度啊。

你勾起唇,就好像是你跑了第一名。

“第一名是你的男友吗?”袋鼠看到你笑了,侧身问道。


你点了点头。

不过马上就不是了,你对于这只猎豹已经感到一些厌烦了,他就像你的前任男友们一样,到最后总是想索求更多,真是贪心呐。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人类是一种典型的喜新厌旧的动物,而你,又是典型中的典型。

你眼中划过一丝讽刺,像是感叹伊万接下来的“悲惨命运”,又像是在嘲讽你自己水性杨花。


“哇,那可真是厉害,”袋鼠眼中流露出些许羡慕,“那他也...

你看着伊万顺利地冲到了终点。

第二名离他甚至还有全程三分之一的距离。

 

这是多么强大又恐怖的速度啊。

你勾起唇,就好像是你跑了第一名。

“第一名是你的男友吗?”袋鼠看到你笑了,侧身问道。

 

你点了点头。

不过马上就不是了,你对于这只猎豹已经感到一些厌烦了,他就像你的前任男友们一样,到最后总是想索求更多,真是贪心呐。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人类是一种典型的喜新厌旧的动物,而你,又是典型中的典型。

你眼中划过一丝讽刺,像是感叹伊万接下来的“悲惨命运”,又像是在嘲讽你自己水性杨花。

 

“哇,那可真是厉害,”袋鼠眼中流露出些许羡慕,“那他也能被兔老师亲自颁奖了。”

“啊,”你发出一声无意义的感叹,不想去回应这位兔老师的狂热粉。

 

运动会进行的如火如荼。

你却忽然淡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思,这种心情的断层就像是特别喜欢的东西突然有一瞬间就不喜欢了,甚至看都不想看到它。

这种心情你熟悉的很,你经常有这种情绪,然后你就会分手。

 

伊万在运动员等候区等着结果的宣布,他没办法在颁奖之前去找你。

所以他没有看到你的离席。

 

今天的太阳不算很大,天昏昏沉沉的,像是快要下雨了一样,但对于运动会来说,这样的天气反而是最合适的。

你走在学校的小道上。

相对于操场的热闹,这里则显得冷清很多,却让你烦闷的心绪见得了一些清明。

你本来想等到运动会结束之后再说分手的。

 

这条小路的尽头是一片潮湿的草地。

上面生长着有着披针形叶子的花,这么多紫紫绿绿几乎晃到了你的眼睛。

“真丑,”你垂下眼,用手轻触这些看起来娇小的六瓣花。

 

“学姐?”艾德里安疑惑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好巧啊您怎么在这里?”

你收回手,转身看去。

 

艾德里安还没有换下他比赛的衣服,他所走过的地方似乎能留下青春的气息。

“无意中走到这里来了。”你的声音淡淡的。

“您在看花吗?”艾德里安快步走到你身边,“啊,对叶莲,”他面向你,细瘦的脸上浮起笑容,“学姐您喜欢这个吗?”

“不喜欢。”

 

艾德里安怎么没换衣服就从操场跑出来了呢。

你不去细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会让他刚刚说的“好巧”变得苍白。

 

艾德里安没料到你会说不喜欢,一时语噎站在原地。

他面对你是依然很紧张,你能看到他捻揉着衣角的手。

 

你沉默着,感受到一道目光犹如实质般扎在你和艾德里安的身上。

你甚至不用余光去看就知道谁来了。

伊万看着你时的目光总是充满存在感,你以为他会向初识时一样激动地跑过来拉着你走,然后愤怒地吻你。

 

可是他没有。

 

他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你们。

尽管他的心中快要溢出来了痛苦和愤怒。

 

伊万脑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如果他强行把你拉走你是否会趁机提出分手,这种猜想让他感到异常恐慌。

事实上,他从等候区出来准备接受颁奖时一眼就发现了你不在,不安感驱使他违背了老师不去上领奖台,顺着你的味道找到了这里。

 

还有那只该死的羚羊的味道。

他迟早会杀了他。

兽性在他的眼中翻腾。

 

你感觉有些无趣。

对着艾德里安像是对着所有不相干的人一样呈现出一个公式化的完美的微笑,你开口道,“我就先走一步了,我的男友在等我呢。”

 

艾德里安把请你留下的话含在嘴里许久,最终只是艰难地咽了下去,连同着他对你的喜欢,“您慢走,学姐。”

您再走慢一点,学姐,我多想告诉您我拿到了跳高比赛的金牌了。

我也多想得到您送给我的夸赞。

 

艾德里安没去回头看你,只是用余光目送着你的离开。

 

“走吧,”你挽住伊万的胳膊,“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伊万反过来紧紧地抓住你,你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

 

伊万的厨艺真的很不错,吃到他做的饭之后你的心情有了片刻的愉悦,伊万看到你眼里的笑意后如释重负地笑了。

“谢谢你做的饭。”你真心地感谢他。

伊万听到你的话后开心地抱住你,尾巴尖克制地晃动着,今天你的举动在他看来,你也许不会想着离开他了。

 

下一秒,他的尾巴僵在空中。

 

“伊万,我们分手吧。”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三)

期待已久的运动会终于开始了。


你兴致昂扬地坐在观众席,伊万坐在你旁边,胳膊搭在你身后的椅背上,虽然没有触碰到你,但能一眼看出他对你的占有姿态。

伊万参加的短跑和长跑项目,长跑是最后一项,但是短跑快要开始了,他还没去检录。

他也不急。


当然你更不急,你已经被下面兽人运动员们吸引走了全部目光,所以你并不知道身边的猎豹没有看下面,而是侧着头看你。

以一种十分专注黏腻的目光。


老虎身上的花纹随着他跳起来的动作而动,显得可爱又威猛。

但是你有过一个白虎男友了,那只老虎很爱撒娇,经常躺着让你挠弄他颈部和腹部细软的毛。

你移开视线,一小撮头发落...

期待已久的运动会终于开始了。

 

你兴致昂扬地坐在观众席,伊万坐在你旁边,胳膊搭在你身后的椅背上,虽然没有触碰到你,但能一眼看出他对你的占有姿态。

伊万参加的短跑和长跑项目,长跑是最后一项,但是短跑快要开始了,他还没去检录。

他也不急。

 

当然你更不急,你已经被下面兽人运动员们吸引走了全部目光,所以你并不知道身边的猎豹没有看下面,而是侧着头看你。

以一种十分专注黏腻的目光。

 

老虎身上的花纹随着他跳起来的动作而动,显得可爱又威猛。

但是你有过一个白虎男友了,那只老虎很爱撒娇,经常躺着让你挠弄他颈部和腹部细软的毛。

你移开视线,一小撮头发落到你的脸侧。

跳高运动员中你看到了曾经吸引过你视线的羊角。

那只可爱的羚羊挺胸站在一干运动员中,和那天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羞涩完全不同,倨傲地仰着头不把任何对手放在眼里。

 

“请短跑运动员到检录处检录。”

 

你感觉到毛茸茸的手扳过你的头,让你面对他。

猎豹的竖瞳闪过一丝危险。

 

“我去了。”伊万说着,把你垂在脸旁的头发撩到你的耳后,他手掌粗糙的触感让你的皮肤感觉到痒痒的。

 

“请短跑运动员到检录处检录。”广播里温柔的女声又催促了一遍。

你摆了摆手,“去吧,”又想起你第一次见他时他在跑道上一马当先的身姿,你眼中的情意更加真切了一些,轻轻抚摸了下他脸上微微抖动的胡须,“加油。”

 

伊万觉得从被你触摸的胡须开始,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瞬间涌到全身,猎豹低垂着眼眸看着你,他没有笑,眼中却盛满快要溢出来的温情,抑制不住地凑近你,在你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吻,轻到像是一支柔软的羽毛拂过你的额头后又无声地落在地上。

轻到没在你的心里留下任何涟漪。

 

“不要看其他人,看我。”临走的猎豹吐着热气在你的耳边留下湿湿热热的一句话。

 

跳高结束了,趁着短跑运动员检录的时间,跳高项目已经开始颁奖了。

你饶有兴致地看着艾德里安高高地站在颁奖台第一名的位置上,一个长相可爱的白色兔子体育老师给你带上奖牌。

 

兔子竟然也能当体育老师了,难道不会被那些凶残的食肉动物给吓哭吗?

“啊,”你呼出一口气,低声自言自语,“兔子。”

“这位兔老师可不一般,”旁边的袋鼠注意到你旁边的猎豹离开后,听到你的声音急忙开口,语气中带着仰慕,“他可是在拳王赛中获得了金腰带的最厉害的兽人了。”

 

“拳王?”你想不出看起来这么柔弱的兔子还能打拳。

“你不会不知道吧?”袋鼠看起来很是吃惊,漆黑的眼睛睁的更大了,“他可是我们学校特别聘请的体育老师,当时来的时候校长都去迎接了呢,”他又把视线移到颁奖台上,“要是有一天我也能被他颁奖就好了。”

 

看来这个老师是个厉害角色呢。

 

你背靠上座位上的靠背,慵懒地眯起眼睛,看向刚刚进场的短跑运动员们。

他们一进场,观众席就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

 

甚至还喊起了他们其中有的兽人的名字,仔细听来还有伊万的名字,这种热烈的场面不亚于粉丝见到自己粉的明星的模样。

体育好的兽人向来很受欢迎,这种情况在短跑这种充满急速与激情的项目中更加明显。

 

瘦削但不羸弱的猎豹一上场就看向你。

他的目光像是裹绕在你身上的蛇一般缠绵又难以忽视,你甚至感觉有些窒息。

 

也许他看到你和旁边的袋鼠说话了。

真是个粘人的猫咪。

 

伊万确实看到了,也立马从心底生出一股要把那只袋鼠撕碎的暴虐之意。

他一不在,你的旁边就会出现其他的雄性,这让他愤怒的兽瞳中隐过一丝不安。

你们在一起已经快要一个月了,他知道你的历任男友从来不会在你的身边超过一个月,可能是明天甚至今天你就会提出分手。

 

这个念头让他难以忍受。

 

“伊万,想什么呢?”黑豹拍了拍他的肩膀,“准备比赛了。”

“嗯。”伊万调整了一下情绪,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应该认真比赛了,作为你的男友,他必须拿到第一。

虽然这个第一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

 

你热切地看向跑道起点处。

你不喜欢伊万那种黏腻阴沉的目光,但这不妨碍你喜欢他奔跑的姿态。

速度飞快的他在全速奔跑时有着优美的身体线条,他会给你一种感觉,一种真正的自由的感觉。

 

他像是融入到了空气中,几近是在飞翔,你在观众席上几乎只能看到他的残影。

你坐直了身子。

看到猎豹的速度以及优雅之后,你敢肯定,很难有人类不会去爱上这种奔跑着的大猫的姿态。

人类总是过于孱弱,而更去沉迷于更强大的存在。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二)

你抬头,看到是刚刚操场上那个跑第一名的猎豹。


艾德里安吓得声音一抖。


伊万跑到这里时就看到了你勾起的嘴角和对面羚羊通红的脸,一股妒意涌上心头,他想都没想就过来打断了羚羊的话。


他知道你对于雄性基本上来者不拒,除了你前男友们的兽人种类,恰巧你没有过羚羊男友。

他知道你每一任男友在任时长不会超过一个月,恰巧你刚分手没几天。

伊万向你看了一眼,重复了一遍:“她不想。”


由于对于天敌本能的恐惧,艾德里安竟然说不出来一句话,他愣坐在那里,不明白这头猎豹为什么过来打断他的告白。


而你仰脸看到了猎豹眼里涌动着的情感...

你抬头,看到是刚刚操场上那个跑第一名的猎豹。

 

艾德里安吓得声音一抖。

 

伊万跑到这里时就看到了你勾起的嘴角和对面羚羊通红的脸,一股妒意涌上心头,他想都没想就过来打断了羚羊的话。

 

他知道你对于雄性基本上来者不拒,除了你前男友们的兽人种类,恰巧你没有过羚羊男友。

他知道你每一任男友在任时长不会超过一个月,恰巧你刚分手没几天。

伊万向你看了一眼,重复了一遍:“她不想。”

 

由于对于天敌本能的恐惧,艾德里安竟然说不出来一句话,他愣坐在那里,不明白这头猎豹为什么过来打断他的告白。

 

而你仰脸看到了猎豹眼里涌动着的情感以及欲望。

了然地笑了笑,“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伊万定定地看着你。

“有事。”伊万移走了他放在桌子上的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拉起你的胳膊,“跟我走。”

你想起在跑道上时他雄健的身姿和结实的肌肉。

 

那这个小羚羊就暂时搁置一下吧。

对着对面的艾德里安歉意的笑了笑,“抱歉,我先离开一下。”

伊万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你感兴趣的对象变成他了。

 

他拉着你直直地往前走,你跟不上他的速度,在后面几乎快要跑起来,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看到了拉着你的胳膊上暴起的肌肉。

这个小豹子抓着你确实很用力了,你感觉你的胳膊要麻了。

 

伊万把你拉到学校有名的小树林里。

 

然后把你按在树上,不由分说地就开始吻你。

你没有挣扎,反而回吻他。

他吻得很用力,几近对于猎物的撕咬,像是把对你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对你历任男友的妒火都汇在舌头上,上面的倒刺似乎已经刮破了你嘴里娇嫩的皮肉。

你睁着眼睛看他动情的模样。

 

食肉动物连吻都带着血腥。

 

他双手环上你的腰,把你禁锢在他的怀中。

伊万内心有些慌张,他知道你喜欢乖巧懂礼貌的男友,而他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吻你,还把你的嘴咬流血了。

他不去看你的眼睛,盯着你的浓黑如墨般的头发。

 

半晌,伊万颇有补救意味的开口,“我可以亲你吗?”

你抬头看他毛茸茸的脸。

 

他金色的兽瞳看向你时比太阳还要灼热,甚至让你这种万花丛中过的人都有些招架不住。

你伸出你的食指,轻轻触碰到他的内眼角,往下滑,顺着他黑色的泪线,划过他的脸,停在了他的嘴角,然后把手指放在他的唇上。

 

“这条线真好看。”你轻飘飘地吐出夸赞他的话,不去回答他这种没意义的问题。

尽管隔着毛发,伊万仍感觉到你手指的温度,以至于被你触碰过的地方都在隐隐发烫,他伸出粗糙的舌头,舔了舔你的手指。

有一种大猫咪的感觉。

“你满意就好。”伊万抱你更紧了。

 

那天之后你们俩就好像在一起了,谁也没有说明,又都好像默认了。

 

这只拥有金色兽瞳的大猫意外的粘人。

每天早中晚饭都要一起吃,有时候你懒得去学校餐厅吃饭时他就会做好饭来你的宿舍找你,你以为他这种看起来粗糙的兽人不会做饭,但是他做的饭竟然出乎意料的好吃。

他还要求你每天课外活动时间要去陪他训练,你就在裁判席最边上的位置坐着,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你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殊不知你的睡姿引得多少雄性频频偷看,虎视眈眈,只不过鉴于你身边有个凶猛的食肉动物而没有上前。

早已习惯了这种目光的你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伊万看到有其他的雄性觊觎你后异常的烦躁。

 

“不要在这里睡觉了,”伊万训练完一轮后迫不及待地跑到你身边,他推了推你的胳膊,“你去我的训练室睡觉吧。”

你有些迷糊的抬头看他。

伊万看到你这副懵懂可爱的模样,只觉得刚刚的烦躁烟消云散,心都要化了。

他用更加轻柔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我带你去我的训练室睡觉吧,那里有床。”

 

你觉得有床睡比趴着睡舒服多了。

打了个哈欠,你揉了揉眼角的泪意,“好吧。”

听到你的肯定,伊万直接把你横抱起来,就向训练室走去。

你也乐得不用走路。

 

从裁判席到训练室有一段距离,课外活动时间有不少兽人在训练,看到猎豹抱着你走过去投来诧异的目光。

你对各种目光是没有感觉的,况且你在他平稳的怀中昏昏欲睡。


伊万则是走的更慢了,挺直了腰,带着黑棕色斑点的尾巴微微晃动。

好像在宣告,怀中的这个雌性是我的,你们休想染指。

 

他骄傲的模样仿佛怀中抱的是凤毛麟角的绝世珍宝。


阿丙丙

【人外】猎豹 x 多情又无情的你(一)

你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无视身边那些雄性投来的惊艳的目光。

人类雌性在这里是非常稀少的,况且是你这种带着侵略性美貌的雌性。

你顺着人流无意中走到了操场,突然想起距离运动会还有一个月,但来训练的人已经很多了,大多数都是兽人,对于人类来说和兽人比运动简直是自取其辱,人类很难赢得过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兽人的。

所以一个月之后的运动会是兽人的专场。

虽然你没有参加运动会的任何一个项目,但这不妨碍你对于运动会的热情,毕竟那些兽人的身材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一声急促的哨声从跑道的方向传来。

你微微仰头向那边看去,恰巧看到一群身影像离弦的箭般冲出去,快到你只看到他们的残影。...

你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无视身边那些雄性投来的惊艳的目光。

人类雌性在这里是非常稀少的,况且是你这种带着侵略性美貌的雌性。

你顺着人流无意中走到了操场,突然想起距离运动会还有一个月,但来训练的人已经很多了,大多数都是兽人,对于人类来说和兽人比运动简直是自取其辱,人类很难赢得过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兽人的。

所以一个月之后的运动会是兽人的专场。

虽然你没有参加运动会的任何一个项目,但这不妨碍你对于运动会的热情,毕竟那些兽人的身材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一声急促的哨声从跑道的方向传来。

你微微仰头向那边看去,恰巧看到一群身影像离弦的箭般冲出去,快到你只看到他们的残影。

兽人果然很厉害,你在心里感叹道。

如果是你的话,可能会没跑几步就喘了。

跑在首位的是一个黄色的身影,身上夹杂着黑褐色的斑点,如果你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只猎豹。

你又走近了些,站在跑道边,这里有很多兽人在围观,有些高高大大的兽人们注意到你来了,悄悄地给你让开,你也毫不客气地往前走,在他们的避让下没有阻碍地走到了人群的第一排。

兽人们向来对人类很是友好。

人类雌性香甜诱人的味道以你为中心开始弥漫,但是身为嗅觉并不算灵敏的人类的你是闻不到这股味道的。

你周围的雄性兽人们有些躁动,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而是离你更近了一点,这里不比跑道对面的观众席,大家都在站着看,本来就很拥挤,你只是感觉更拥挤了些。

你往前挪动了一下,就快要站上最外围的跑道了。

这时跑道上的第一名冲到了你的正前方。

你努力睁大眼睛,想看仔细是否如你猜想那样。

果然是个猎豹,还是个非常赏心悦目的猎豹,你看着他线条优美又不失爆发力的腿想着。

你还没有和猎豹谈过恋爱呢。

他经过你的时候似乎扭头看了你一眼,但他跑过去的时间非常短,你怀疑自己有没有看错,你微微伸长脖子想再看一眼。

你只顾着看猎豹,却不知道阳光下的你是怎样姝丽动人。

“您好,”你感觉到有人拍了下你的肩膀,回头看去,是一只羚羊,他没看你的眼睛,盯着你笔挺纤巧的鼻,腼腆一笑,“我能找您说件事吗?”

您?你眨眨眼,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见你没有回答,他摇着头急忙说到,“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的。”

他头上的角从他的额骨长出来向后面倾斜,角尖又微微向内弯曲,你看了一眼跟着他的头晃动的羊角,点了点头,“好。”

“那我们去学校咖啡厅谈吧。”

 

伊万跑到终点后又看向你的方向,却发现那个娇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皱了皱眉,向操场的出口走去。

“伊万,你去哪?”后面的兔子老师叫住了他,“今天的训练还没有结束呢。”

“我今天不训练了。”伊万沉声道,顿了顿,又走到旁边的桌子旁拿走自己的黑色外套,看了一眼旁边可怜兮兮的兔子老师,“你别拿这个表情恶心我,谁不知道你是打人最疼的体育老师。”

兔子三瓣嘴咧开笑了笑。

伊万懒得看他,披上外套就往外面走。

 

“学姐,”羚羊局促地坐在你面前,低着头,两个手交叉在桌子下面不停地搅动,“我注意您很久了。”

你听到他的话,挑了挑眉。

“你叫什么名字?”

“对不起学姐,”他抬起头,“我忘了对您说了,我叫艾德里安,是一年级新生。”

这紧张的模样,真是可爱。你咬着嘴中的吸管。

“我,我特别喜欢您,”艾德里安红着脸看着你,“我想,想……”

“想什么?”你有意逗他,带着笑意问到。

艾德里安看着你那娇美的笑容更加说不出来话了,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吞吞吐吐了半天似乎才下定决心,“学姐,我想和您——”

啪——一个手掌拍在了你和艾德里安中间的桌子上,“你不想。”

声音阴沉得可怕。


azure

有人说猎豹的眼睛旁边纹路,是因为老是打不过人家所以哭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可怜

有人说猎豹的眼睛旁边纹路,是因为老是打不过人家所以哭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可怜

Heese黑泽
好想去非洲看萨凡纳的火烧云阿(...

好想去非洲看萨凡纳的火烧云阿(*´罒`*)

好想去非洲看萨凡纳的火烧云阿(*´罒`*)

Awater

被“爱”囚禁的精灵

这是一个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我觉得明天我可能会忘记,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用了一个半小时摸出了这章丝毫没有逻辑的、意识流的文,嘻嘻

再爱我一次叭,求求了!

想要爱心、小蓝手、评论三连(卑微.jpg)


她们对我格外地包容,我总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人们的爱,但其实我根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我甚至忘记了我叫什么名字,但当她们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发出一个短促的声音时,我便知道了,她们在喊我。

我总是不理她们的,转过身去,可也抵挡不了腻味的、不明所以的话语从背后传来,我翻了翻白眼,懒洋洋地侧躺在沙发听着她们因为我的动作而传来的小声惊呼,穿着鲜艳、臃肿衣裙的贵妇人们用半打开的扇子挡住半张...

这是一个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我觉得明天我可能会忘记,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用了一个半小时摸出了这章丝毫没有逻辑的、意识流的文,嘻嘻

再爱我一次叭,求求了!

想要爱心、小蓝手、评论三连(卑微.jpg)







她们对我格外地包容,我总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人们的爱,但其实我根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我甚至忘记了我叫什么名字,但当她们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发出一个短促的声音时,我便知道了,她们在喊我。

我总是不理她们的,转过身去,可也抵挡不了腻味的、不明所以的话语从背后传来,我翻了翻白眼,懒洋洋地侧躺在沙发听着她们因为我的动作而传来的小声惊呼,穿着鲜艳、臃肿衣裙的贵妇人们用半打开的扇子挡住半张脸,眼睛微微眯起含着笑意,我同样知道,她们喜欢的正是我这种懒洋洋的傲慢。

我上下打量着染着色的指甲,不懂她们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的实用性还不如一盘糕点,哪怕那个糕点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

后来我从我那个弟弟……那些贵妇人、绅士嘴里的我的“弟弟”那里得知,她们用来称呼我的、甜腻到惊人作呕的词语——“美丽的小猎豹”。

怪不得,我恍然大悟,她们、他们都沉迷着我的腰、我的腿、我漂亮的脸。

“她们总是夸奖你,就算你只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她们也有层出不从的华丽语句来赞美你。”

我那个愚蠢的“弟弟”蹲坐在窗台上,脸上的神情就像是我抢了他一顿…不,十顿晚餐。

我嗤笑了一声,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他,他实在太愚蠢了,不过托他的福,我总算明白了她们到底想要什么,我开始整日整日地在漂亮的城堡里走来走去,听着那些遇见我的人发出不明所以却又热烈的话语。

“真是好笑”我这样想……

我就像幽灵一样游荡在这座城堡里,躲在转角处埋伏着,等仆人们经过时突然扑出来,将她们手里价格不菲的杯子、餐具、艺术品撞掉,砸的稀碎,或者突然抓住一个路过的人,不管是戴着礼帽的绅士还是穿着华丽衣裳的贵妇人、小姐,冲她们肆意发脾气,宣泄我突如其来的怒火,然后在他们嗔怪的语气中欣然离去,我知道,她们会原谅我的。

当我离开那张舒服地几乎让人想要溺死在上面的软榻,开始在城堡里走动时,从来不做梦的我开始夜夜被梦境困扰,是一个噩梦。

梦里的我在一个荒凉、一望无际的地方——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个地方,我在那里肆意奔跑、狩猎、和另外一些同样美丽的同伴玩闹着,那个地方还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有的强壮得能打十个戴礼帽的绅士,但有的却又瘦又小,就像我那个“弟弟”。

我就特别喜欢挑选这些人去捉弄,不过他们有一个相同的特性,他们都很凶,不会像城堡里的人那样随时赞美我,可我并不怕他们,他们根本追不上我,所以我总是很快乐。

我想,我大概忘记了什么。

我再一次躺倒在了软榻上,将精致的糕点塞进嘴里,哪怕我根本不喜欢吃这些,可她们喜欢。我喜欢吃肉,各种各样的肉,可她们不喜欢,她们说我这么美丽,怎么可以粗鲁地、野蛮地吃着那些俗物!

可我觉得好像是不对的,我大概忘记了很多东西。

今天她们将我带出了城堡,见到了更多戴着礼帽的绅士和贵妇人,也见到了一片绿色的草地,我忽然很想像梦里一样奔跑一下,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毕竟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奔跑”了,她们只喜欢看我慢悠悠地走来走去。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脖子一紧,牵着我的漂亮小姐拉直了手中的锁链:

“好孩子,不要学那些野蛮的东西,甩着舌头奔跑着,就像一个流着唾沫的肉块,你就不一样了,你是这么漂亮,要优雅,慢慢地走。”

她这么对我说,但是我只觉得我脖子要被勒断了,我只好收回迈出去地手脚,乖乖地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同身边的伙伴一起甜腻地赞美我。

什么?你问我不是听不同她们说的话吗?

拜托,我这么聪明,那个愚蠢的“弟弟”都会的东西,我随便一学就会啦!毕竟我总是这么聪明。

今天还是躺在软榻上的一天,和往常不同的是,我今天是在外面躺着的,有进步!噢对了,绅士们悄悄给了我一些肉,当我吃掉的时候他们的惊呼就像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他们真的很蠢哎。”住在我左边的小人毫不留情地说着,还准备控制我的身体翻一个白眼。

但是他被住在右边的小人阻止了:“不要啦,看在他们给的肉的份上。”

最后我们都决定通过右边小人的决定,由我来回报给他们一个笑容!

可是我却听到周围的贵妇人们传来刺耳的尖叫:“你怎么可以撒娇,好孩子不可以这样!一定是那只该死的怪物教坏了你,以后少些和那只狮子待在一起,他是怪物,而你不一样,你是高贵的!”

然后绅士们的文明仗打到了我身上,我第一次感到了“弟弟”常说的恐惧,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她们不喜欢这样的回报。

我也第一次知道了“弟弟”的名字——怪物和狮子。

当我冲他们呲牙、发了一通脾气,还将原本左边的小人没给出去的白眼给了她们之后,所有人又都回复了模样,再一次用那个甜腻的声音称赞我的高贵和完美。

回到城堡后她们第一时间将“弟弟”拖了出去,将他带到了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那个房间以前我和仆人们捉迷藏的时候去过,那里仅有的一扇小窗还是因为我而存在。

我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深夜跑去找他,然后我在黑暗中就瞧见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他缩在角落里,原本就瘦小的身体显得更小了,我忽然很烦躁,将他打了一顿之后终于舒心了。

“她们真的很奇怪,明明用的方法就像是门口的老太太对她的小猫一样来养我,却希望我依旧高贵傲慢、不可一世呢?你说。”我真的想破头都想不出来,人类真是矛盾的东西啊。

“她们总是这样,她们想像养小鸟一样将你留在身边,但是又不想让你变得想猫一样平常,她们扭曲地想要你的天性,呵。”

他无意识地拍打着地面,嗤笑着,像一个王者在嘲笑他的奴隶,我想我总算在他身上看出一点“狮子”的影子了。

“喂,我们逃出去吧!”我看着悄悄洒在身上的月光,摸了摸,还是摸不到。但我突然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她们不就是喜欢看我这样不可一世吗,所以我们逃吧!”

“逃了之后去哪?”

他语气平静地就像是君王百忙之中在随口问晚上吃什么。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不逃呢?我们应该要逃的呀,这才是真正的我们不是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真正的我们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先忽悠他再说嘛!

我说得口干舌燥,恨不得立刻喝一大盆带着热气牛奶,但是他只是很淡定地回到了之前挨打的小角落,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我明白了,所以我离开了,我想他忘的东西比我多太多了。

起码我没忘记我从动物园被卖到马戏团,再被卖到这座城堡,我也没忘记城堡外那一层又一层的铁笼、电网以及各种武器。

她们都在怕我。

所以我逃了。

在一个下着大雪的晚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雪,很冷,但我觉得在今晚逃跑一定非常有仪式感,所以我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一如她们所希望地高贵。

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铁笼和电网,看着他们不再挂着平时甜腻的笑容,贵妇人们尖叫着将小姐们少爷们护在身后,绅士们愤怒地咆哮着在我身上留下各种伤痕,棍子、长剑、匕首还有一个枪伤,我根本不在乎,只要我能离开最后一层铁笼,那就再也没有东西能够困住我了!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欺负欺负我梦里那些小个但又讨厌的家伙们。

“野兽”

“野蛮”

“养不熟”

“忘恩负义”

  

……


她们的辱骂被我甩在身后,她们再也追不上我了,我踩在雪地上快速奔跑,我几乎要笑出声来。

但最后我停在了深山里一座破旧的小木屋前,我太累了,我决定先睡一觉,明天再去欺负那群讨厌的家伙好了。

对了,等我找到了另外漂亮的同伴们,我就去救那个该死的、拒绝了我的“弟弟”,我一定要每天打他一顿,不然我都没办法发泄我的愤怒!

我看着门外白茫茫的雪,忽然又看见那些在梦里才出现的人,她们一定是知道我逃出来了,来接我的!那个臭屁狮子知道之后一定会后悔的!我得意洋洋地抖了抖腿。

噢,对了,我忘了告诉那些绅士、贵妇人、小姐少爷们,我其实是最后一只猎豹了,嘿嘿,她们再也找不到比我更漂亮的啦!让他们最后还打我,气死他们!



……



那只猎豹死了,在大雪夜死在了一个小木屋里。


伍亦翎
随手瞎画 p图大法好

随手瞎画& p图大法好

随手瞎画& p图大法好

REECHA

Guide Research Projects

③-Cheetah and Dog


Cheetahs are large, gentle cats, and sensitive to the environment. They are especially nervous. One reason why they are endangered is ...

Guide Research Projects

③-Cheetah and Dog


Cheetahs are large, gentle cats, and sensitive to the environment. They are especially nervous. One reason why they are endangered is that they are nervous. Too nervous to mate and prone to miscarriage after pregnancy due to stress. Therefore, zoos keep cheetahs with comfort dogs. A docile dog can soothe a cheetah's mood and contribute to their health.

猎豹体型庞大,性情温和,对环境很敏感。他们尤其紧张。它们濒临灭绝的一个原因是它们很紧张。过于紧张而无法交配,怀孕后由于压力容易流产。因此,动物园给猎豹养了安慰犬。温顺的狗能够安抚猎豹的心情,有助于他们的健康。


图片有参考,字体来自于字魂,资料来自于http://t.cn/A62DbSYO

欢迎您提出任何建议。

刘某人
持枪猎豹人 有参考而画 猎豹自...

持枪猎豹人

有参考而画

猎豹自创

持枪猎豹人

有参考而画

猎豹自创

林雾

和一个兽设太太约的猎豹(๑¯ω¯๑)

和一个兽设太太约的猎豹(๑¯ω¯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