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猎车兽魂

1331浏览    6参与
社会你雷总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骨科我爱了呀

(选自猎车兽魂33骨肉相连和37集为他人而挥剑)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骨科我爱了呀

(选自猎车兽魂33骨肉相连和37集为他人而挥剑)

官翎
我又来宣群了,这次用了新文案,...

我又来宣群了,这次用了新文案,看看能不能吸引新人(?)


动画没看够?或是想找人一起讨论?或是对关于本作的更多事情感兴趣?欢迎加入QQ群495537703!


你们这是个什么群啊?:原为国产动画《猎车兽魂》交流群,现在是猎车兽魂主编、编剧潘俊杰的粉丝群。

你们群都是什么人啊?:像群主(我)一样的咸鱼、国产动画的编剧大佬、对该领域很了解的大佬、画画写文很厉害的大佬、蓝弧等动画公司的忠实粉丝、B站国创生活区的千粉up主、未成年、成年人等等等等。

所以必须要讨论这个编剧的作品吗?:不是的哦!该编剧的作品只是主要内容,在你群,你还可以讨论——

各种国产(少儿向)日韩欧美的动画特摄作品、群...

我又来宣群了,这次用了新文案,看看能不能吸引新人(?)


动画没看够?或是想找人一起讨论?或是对关于本作的更多事情感兴趣?欢迎加入QQ群495537703!


你们这是个什么群啊?:原为国产动画《猎车兽魂》交流群,现在是猎车兽魂主编、编剧潘俊杰的粉丝群。

你们群都是什么人啊?:像群主(我)一样的咸鱼、国产动画的编剧大佬、对该领域很了解的大佬、画画写文很厉害的大佬、蓝弧等动画公司的忠实粉丝、B站国创生活区的千粉up主、未成年、成年人等等等等。

所以必须要讨论这个编剧的作品吗?:不是的哦!该编剧的作品只是主要内容,在你群,你还可以讨论——

各种国产(少儿向)日韩欧美的动画特摄作品、群友日常生活,甚至可以讨论mrfz、fgo等手游.jpg

在群里,偶尔会有冷门动画的自制周边,也会有很多动画行业幕后的故事。


那么这个编剧都有哪些作品呢?:激战奇轮、激战奇轮2、木奇灵、美食大冒险2、猎车兽魂、星兽猎人、超变战陀、核晶少年、炫斗小Q、炫斗战轮等等……还有一个国漫大IP改编的手游。

如果您是以上任意一个作品的粉丝,都欢迎加入“精灵世界战轮俱乐部总部”:495537703!


本群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让大家更了解这个编剧、幕后,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冷门作品粉丝交流的空间,同时让小伙伴们更了解国产少儿向动画!

总而言之,欢迎大家加入~

焰月

时空重合之后的他们(2)

看了一下群里的列表除了小萨飞星么得一个主角(缺人呀),大大们太会了(原地螺旋升天.jpg)

商量剧情商量了半天,一致决定采用传送。

这一篇的bug比上一篇更多。

最后,阅读愉快。


一缕缕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变成淡淡的而又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照射着地面。烈焰慢慢睁开自己的双眼,缓缓地从地面坐起来,双目呆滞,时不时地摇摇头。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它谨慎地打量着周围这些陌生的景色,满脸疑惑地思考先前所发生的事情,寻找着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起来:“先前明明还在跟小萨进行着激烈的奇轮对战……可为什么就因为眼前一黑,便来到了这种人迹...

看了一下群里的列表除了小萨飞星么得一个主角(缺人呀),大大们太会了(原地螺旋升天.jpg)

商量剧情商量了半天,一致决定采用传送。

这一篇的bug比上一篇更多。

最后,阅读愉快。




一缕缕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变成淡淡的而又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照射着地面。烈焰慢慢睁开自己的双眼,缓缓地从地面坐起来,双目呆滞,时不时地摇摇头。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它谨慎地打量着周围这些陌生的景色,满脸疑惑地思考先前所发生的事情,寻找着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起来:“先前明明还在跟小萨进行着激烈的奇轮对战……可为什么就因为眼前一黑,便来到了这种人迹罕至的大森林之中……”

思索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望了望四周,担忧道:“小萨……对了,小萨他现在会在哪里?是不是和我一样来到了这个地方?不行,我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先和小萨会合。”

就在准备出发离开的时候,烈焰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站在那里,心想着:这人会不会是生活在当地的人类,要不上去打个招呼,顺便打听打听这里的情况,说不定能有关于小萨的线索。

想着想着,它感觉自己真得是太聪明了,便迅速地朝其的身后飞去,拍了拍其的后背,“这位人类,你好啊!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

 

“我说啊——你们能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会啊——我要累死了!!!”

小萨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最先打起了退堂鼓。真是奇了怪了,看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感觉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我看雾也散了,你们真是太警惕了,我早就说过什么事都不会有啦!不如坐下来聊聊天嘛!增进一下友谊!”

这句话有很多让人吐槽的地方。比如说这个家伙根本没说过“这片森林什么都没有”的话,可能是脑内YY吧,记得那时他明明是默不作声来着。还有啊……这家伙也太自来熟了吧?增进友谊?难道相处仅仅不到一天就变成朋友了吗?真的不怕他们是什么坏人吗?

……当然,他们确实也不是什么坏人。

“也好。”易寒顺势停下脚步,凝聚在身侧的目光也消失了。

挑衅?评估?还是纯粹的好奇?这无从得知。

只是剑士的本能不断叫嚣着解放,企图冲破理性的桎梏。如果不是当下的情况,真想好好较量一番。

不过……这群人居然也能坚持到现在。不自觉地弯了嘴角,对众人的看法稍有所改观。

在不远处寻了块平整的土地盘膝坐下,雾气早已消散,刚刚诡谲的场景就仿佛是一场梦。

不,不可能是梦,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易寒抱着木剑,过滤掉周围的打闹声,再次陷入深深的沉思。

东方月遂跟着停下,走了良久之后呼吸有些紊乱,额前的发丝沾染着颗颗细密汗珠。见鹿恒一直在自己侧后方,便也示意他停下来歇上一歇。

鹿恒坐下来,正打算休息,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人的双眼在盯着自己。

回过头,什么人都没看到,再看看旁边已经歇下来的一群人——包括自己的队长,于是十分自然地躺了下来。

大概是自己累出幻觉了吧。

虽这一路走来面色不变,但多少还是有些呼吸紊乱,毕竟有病在身。所以趁这难得的休息,司空剑便安心地盘腿坐下,木剑轻放于腿上,微低下头,闭目养神。

抹去额前密密麻麻的汗珠,木林心中感慨。

多亏叮叮平时的训练,不然自己准要累趴下。

看着他们都打坐休息,并没有与他们一同坐下,而是就近找了处岩壁靠着。

这个树林,或许还有别人,但又是谁把我们聚在一起的?不知道始作俑者想干什么?

毫无头绪的思考被那边传来的打闹声打断,遂循声望去。

鹿恒实在是放不下心,站起身,却看见木林不在。

他去哪里了?

这样想着,听见不远处有打闹声传来。走过去一看,却发现……

一个不认识的少年抓着一只大喊大叫的不明生物?

 

不明原因的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飞星胡乱的在森林里到处逛。

就在快要陷入迷路的窘境时,忽然看见在前方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于是跑上前去拦住。

看见是烈焰,于是想拉着他一起走,但是烈焰不肯,只能硬拉着,而烈焰还是在不停的闹腾。

可没想到,附近有一位陌生的少年正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易寒本想忽视不远处传出的动静,奈何那几人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只是不想被他们拖后腿罢了。

他叹息一声,半眯起眼打量起那边的情况。且不说鹿恒,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毫无威胁,却能感受到特别的气息。而木林——他好像在观察什么?顺着木林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个男孩拉扯着某红色的不明生物。转瞬间,星星点点的光粒蜿蜒着攀上男孩的身躯,闪烁着浅蓝色的光芒,逐渐将男孩吞没。

这到底是?!

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前的景象完全变了样。某红色不明生物还在,只是刚刚与他一同的男孩替换成了黄色头发的少年,他们似乎正准备搭话,而方才的光粒又悄无声息地附了上来……

情况不对!!!!必须赶紧——

瞬时袭来的一阵眩晕感打断了思索,周围的景物快速变换着,同时身侧涌现出一串串酷似法阵的神秘符号。

只来得及抓紧手中的木剑,意识逐渐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木林还在疑惑这俩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却猛然发现浅蓝色的光芒在逐渐将他们吞默。眼眸里多了些许慌乱。

“这次又是什么?”

那诡异的浅蓝色光芒浅浅淡去,木林稍稍松了口气。又看了看易寒那,众人都还在。

太好了,他们没事。

只是一瞬,诡异的蓝光再次出现,它似乎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人,全员愕然。被莫名的力量缠着脚腕当然不好受,欲要发声提醒却被无形的压迫镇住。似是要赌一把。

“小心!”

还未来的及发声,一阵天旋地转就将思路打断。身旁不断涌现出奇怪的字符。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终究是抵不过这股力量昏了过去。

眼眸微闭,和风从好看的眉间略过,细碎的刘海在白皙的脸上落下一层淡淡的阴影,和着睫毛的颤动。周围的一切仿佛是那般宁静,可细听却总有未知的音波震荡着耳膜,眉头紧蹙,为这不合时宜的吵闹感到一些不满意。

抬眼四下张望,却发现周围人都在安静休息。

循着嘈杂的声音,模糊地望见远处的人影和浅蓝色的光粒。那些粒子似乎要把那人吞噬了一般覆盖在其身上,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司空剑还未来得及理解眼前的景象,突如其来的耳鸣和充斥视野的混乱字符让人作呕。试图出声做出回应奈何眩晕感只增不减,强大的力量似乎从地底下喷涌而出,身体渐渐没了知觉。

清醒的最后,仿佛听到同伴的呼喊。

但又或许,只是我的错觉。

就在这一阵又一阵的重压之中,昏睡了过去,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tbc.

(所以为什么没有新人接戏!!!)

焰月

时空重合之后的他们(1)

来自于语吸群的修改(一群大佬自谦,我不知作何感想)

初次修改,bug巨多,记得避雷。

人设归官方,欧欧西归我们,背景就是是官翎大大在贴吧的一篇文,也就是各个世界被揉到了一起。

最后,祝阅读愉快。


  清风拂起树叶,阳光透着叶缝斑驳撒下。几片绿叶随风而走,轻轻落在绿发男孩的鼻尖。男孩的睫毛轻扇,抬手拿起绿叶,环顾四周。 “……这是哪?我不是在部落里吗?”

  睁眼发现眼前的景物焕然一新,木林拍了拍裤子上的灰,问道,“有人吗?流星,寒酷,奔尼,叮叮,别耍我了快出来。”树林里只有树叶的声响,而后再无其他。 “这...

来自于语吸群的修改(一群大佬自谦,我不知作何感想)

初次修改,bug巨多,记得避雷。

人设归官方,欧欧西归我们,背景就是是官翎大大在贴吧的一篇文,也就是各个世界被揉到了一起。

最后,祝阅读愉快。


 

  清风拂起树叶,阳光透着叶缝斑驳撒下。几片绿叶随风而走,轻轻落在绿发男孩的鼻尖。男孩的睫毛轻扇,抬手拿起绿叶,环顾四周。 “……这是哪?我不是在部落里吗?”

  睁眼发现眼前的景物焕然一新,木林拍了拍裤子上的灰,问道,“有人吗?流星,寒酷,奔尼,叮叮,别耍我了快出来。”树林里只有树叶的声响,而后再无其他。 “这似乎不像是恶作剧。先看看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吧。”抱起还在地上睡觉的小嘟嘟,轻轻将它放在肩上,整了整衣领便向前走去。

 

蓝发的少年轻抚着他心爱的木剑,恰巧有温柔的风略过他的耳畔。少年轻叹:“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感受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由自主地警觉起来,执着手中的木剑指着声音来自的方向。

“是我,鹿恒。”拨开草丛,鹿恒看着面前这个少年,“我想我们现在应该不在炫南市,司空剑。”

面前的蓝发少年放下木剑:“原来是你。那你说这是哪里。”
“我不知道,先找到小辉哥他们要紧。”
“谁在哪里!”

“嘶……”吃痛地揉了揉前额,忽略掉手腕上摔出的一块淤青翻身爬起,东方月打量了眼四周陌生的环境。轻柔的和风拂过林间树梢上的的翠叶,斑斑驳驳的阳光透过稀疏的缝隙投下,映进那双露出些许疑惑神色的鎏金色眸子。
缓了缓神,试探性挑了个方向走去,过了一片灌木之后,意料之外地发现了熟悉身影。

“……鹿恒?”在这种情况下碰到队员不免亦惊亦喜,视线微微错开,注意到在旁的另一个叫得上名字的面孔。

“嗯……司空剑?”那头标志性的蓝色碎发掩着半张侧脸,饶是这样,倒也足以让他认出眼前人。

“你们怎么都在这儿?”看这两人似在对话,他耐不住走近出声引起他们注意。

 

木林拨开树丛,发现前面的空地上有几个怪模怪样的人。

多找几个人结伴总比单独一个人好。他鼓足勇气迈出步子。 “你们好。我是木林。请问这里是哪里?” 说话声音偏小,毕竟不知是敌是友,只是试探一问。

东方月听到动静后回身望去,见是个陌生少年,似乎与自己年纪相仿,衣着打扮的风格倒是印象里从未见过。但听对方如此发问,便知是个懂礼数的,自是也不会过于介意,只于唇角轻微浮现出一道上扬弧度,上前和和气气地回应。

“我是东方月。听意思,这地方你也是第一次来?”唇角轻微浮现出一道上扬弧度,他上前和和气气地回应。

“是的,我并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在找我的队友,但似乎他们没有在这。”小嘟嘟好似醒了,木林伸手逗了逗它。

“巧了,我也是。”东方月暗叹,不经意望了眼旁边的鹿恒和司空剑,不多时却被司空剑低声提醒附近有动静,顺势绷紧了心下那根弦,重新看向边上初识的某位,眼神示意他一起去查看。

木林心领神会,安抚好小嘟嘟便和那人起过去查看。

 

在几个人重逢或者初次见面的时候,有另一个人醒来了,森林里只能听到风吹草动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红发少年环顾四周后惊讶地喊出声:

“这是哪?!烈焰呢?!”

想了想还是先在这里走走看吧。他这么想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前方不远处的空地发现几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好像是在说话。

出于武者的本能,司空剑对周围的一切动静都是如此敏感。对身边的三人低声提醒着:“那边好像有人。”便朝草丛走去。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稍有些犹豫终是站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位似乎比自己稚嫩一些的少年,觉得他没有敌意,于是试探性地问道:

“请问你是?”

注意到这么多人留意自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了笑道:
“哈哈哈,你们好啊,我叫小萨,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暂时聚在了一起而以。我是木林,幸会。"介绍自己的同时觉得这个男孩的性格有点像流星。

东方月微抿唇角,双眸盈上些许温和的笑意。“幸会,我是东方月。”

“木林、司空剑、鹿恒还有东方月……你们好啊!” 热情的回答完自我介绍后,好奇的在几个人周围转来转去 “哇,你们真的好神奇...有仓鼠有剑还有...你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奇轮星的人!”

东方月眼神循着那红发少年转了几个来回,心道这人怎么似乎比小辉还自来熟。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奇轮星?他后知后觉捕捉到几个字眼。
诧异地蹙了蹙眉梢,纠结片刻后暂且压下了刨根问底的欲望。

“奇轮星……那是什么?”司空剑环着双手深思,暗自低语并未被身边人听见。

 

杂乱的枝叶层层叠起,树林里涌现出泛着潮气的薄雾,将眼前尚且明朗的小道隐藏于虚无之中。

太静了。

“不对劲。”危机感冲击着紧绷的身躯,剑士的良好素养在这时发挥了作用。

易寒略带思索后走向附近的一颗大树,摩挲着树皮粗糙的纹路,呢喃道“没有剑痕……不是原来的树林。那这里究竟是哪?”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不远处的谈话声打破了诡异的宁静。

打着寻找线索的目的向声源走去,望见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其中的一个还拿着木剑,和自己有着相似的气质。
这个人不容小觑,不知是敌是友。
借着地形隐藏身息,俯下身决定观察片刻。果不其然,这片狭小的天地吸引来了更多奇奇怪怪的人,就像是——被刻意聚集在一起一样。

“我认为当前不应该继续在此地逗留。”

指尖擦拭着木剑,有湿润的触感。不知何时沾上的水雾令司空剑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起雾了。”远处的楼层已看不见轮廓,空气中弥漫着湿气,着实让人难受。

“我的确不是这里的人。我来自比卡萨亚,星达古米拉族。准确来说,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木林接下了话柄答道。因为呆久了的缘故,感官好似灵敏起来,听见后面的树林有怪声传来便提高警惕。

“有人在那!”微微蹙眉,瞥见一抹淡紫。这绝不是树木的颜色。

旁人似乎因为自已有些突兀的话语而愣在原地。而自已则因坚定了自已的想法而向那走去。停在了离树不远处,问。

“你是谁?”在旁人看来像是和一棵树讲话,其实是他们没发现端倪。

被发现,易寒也丝毫不惊慌,索性自草丛中跃起,将手中的木剑翻了个花指向来人,却堪堪停在那人眼前,只因注意力被他肩上张牙舞爪的——仓鼠(?)所吸引。

面对面前的木剑堪堪站定,恐惧感油然而生。木林的脚稍稍有些不稳。

他很强,也很危险。他这样想到。

发现他的目光转移到都小嘟嘟身上,慌忙护住它。“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远处的草丛中有一紫色身影突然跃出,并将手中的剑对准了木林,司空剑暗想不妙,拿起剑就朝那人冲去,却发现对方手中的动作似乎有所迟疑,趁机将木林扯到身后,自己便挡在他的身前。

“队长,大事不妙啊。”鹿恒的眼睛变成了竖瞳,看向了东方月,“现在怎么办,要出手吗。”

东方月注意到情况有变,半眯起瞳孔。细碎的光线攀上面庞,轻轻在上面摇曳,面部的光暗区倏然明显,一小半罩在阴影中,使神情看上去有些阴晴难辨。他回头,对着队员叮嘱。“暂且不要扯进去。”

 

看到眼前几个人的反应,小萨瞬间大惊失色。
“这人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有话好好说,不要打架啊!”
看着这几个人都做出了警惕反应,自己还是...先劝架好了。

“如果你不把剑放下,我想我也不会那么做。”剑锋对准面前陌生的人,司空剑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微表情。“啧。”

东方月嘴边一道意味不明的弧度,林间的薄雾微掩了眸子,使神情变成了一种看不真切的微寒。耐不住上前轻拍司空剑的肩头,示意他别在情况不明时意气用事。

 

看到眼前的人竖剑而立,默默护住同伴的样子,易寒再次为自己的失神暗自懊恼。

敌众我寡,要是虎魄在就好了。

忽视绿发少年警惕的目光,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向他肩头的小生物。闭了闭眼,将心中的杂念扫去,发觉对方并没有恶意,却也不敢放松警惕。手中剑不松,只是迟疑地问道:“你们是谁?有什么目的?”

司空剑看了一眼东方月,放下手中的剑。

是自己冲动了,眼下大家都处于一头雾水,而来人虽带着拒人千里的气息却也能够理解——毕竟当前不论是谁,神经都会过度紧绷,何况这周围的雾气愈发浓烈起来。

“各位,我觉得还是先走出树林比较好。”鹿恒看了看周围,“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太好了,没事就行没事就行。”小萨舒了一口气。刚才本来打算直接箭步上去把两个人的剑按下去的,看了看雾气应和道,“鹿恒说得对,我们先走出去吧”

“不可,雾这么大容易辨不清方向,况且我们并不知道树林里还有什么危险。”木林开口。

“可是这样待在这里,也不知道雾什么时候会散啊。”

能有什么事嘛!我这一路走来不是鸟叫就是鸟叫。小萨本来打算这么说,突然想起之前在冒险地带的大雾了。所以大家沉默着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瞥了眼周遭的环境,一呼一吸在不自觉间加快了频率,带着种愈发加深的警惕与莫名的不适。

东方月眉梢颦蹙,尽量使自己从这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中冷静下来。
重新确认了一遍鹿恒与司空剑的位置,随即抱臂,注意地听着众人的对话。

众人卸下防备的举动实在让人没有提剑的欲望,易寒想到来时诡异的小路,决定先以大局为重,将剑收于身后。“我来的方向,雾气散布得更密集,顺着那个方向去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只是,可能会有危险。”

“比起止步不前,我倒挺赞成这位......嗯,朋友所说的。”

司空剑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和自己气质相似的紫发少年和他背上的剑,“我想这位剑士会乐意和我一同行动?”

“别误会了,我还没有完全相信你们。只是暂且同路而已。”易寒转过身率先向小路走去,而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摆摆手道:

“易寒,我的名字。”

东方月保持着抱臂动作,原先微微阖了眸子细听周遭动静,耳膜忽然截获到清冽嗓音,遂睁眸望了眼出声者,见那清俊模样的少年已率先开了路,于是对着那方向颔了颔首,向旁边偏过脖颈,示意鹿恒一并跟上。

若不是这四处弥漫的厚雾,倒也许能看到不错的景色。只可惜这种情况下谁都不愿出声,原本就潮湿难耐的环境加上死气沉沉的氛围更加让人浑身难受。

不过细想还是不要说话为妙……先静观其变吧。看那两人是下定了决心,于是不再多说便跟上了他们。

浓雾给树林蒙上了一种神秘感,只有一行人的脚步声回荡在树林,偶尔有轻风拂过。

静。静的渗人。

 

昂首抬眸,透叶隙,望天光,微蹙眉头,略显恼意。

此处应是好风光,若无视这般窘境,兴许应能惬意观焉。虽是一副平静安稳深情,皇甫圣的内心却已经自行问候罪魁祸首祖宗三百多遍。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还迷了路。

且听旁有窸窣声,移目所视,抬手转腕,轻捻枝叶以窥,且看数人结伴而行。微阖眼睑缓缓打量。

tbc.

(我对老福特的文字排版无言以对)

官翎
【群宣】动画编剧的粉丝群真的不...

【群宣】动画编剧的粉丝群真的不来看看嘛?!


震惊!tag里这些动画都是同一个人写的?

欢迎来我们群里玩!!!!!

表面上是编剧的粉丝群,实际上聊什么都可以的!!群里风气也很好,没有nt小学生!!!

这里有编剧本人在,有很多各个圈子的大佬,还有像我这样的咸鱼,所以我群是非常朴素的wwww

这两天有好多人退群我好绝望x所以又跑来宣传了

心动不如行动大家来这里玩玩吧呜呜呜呜

如果您是国产动画的冷圈好友,这里的同好也有很多!(毕竟我们都是冷圈选手啊 小声)

不要在意群名和群头像!这个是本群的习俗啦,每年三四月左右都会变成这样x四月中旬就换回去啦

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玩啊!...

【群宣】动画编剧的粉丝群真的不来看看嘛?!


震惊!tag里这些动画都是同一个人写的?

欢迎来我们群里玩!!!!!

表面上是编剧的粉丝群,实际上聊什么都可以的!!群里风气也很好,没有nt小学生!!!

这里有编剧本人在,有很多各个圈子的大佬,还有像我这样的咸鱼,所以我群是非常朴素的wwww

这两天有好多人退群我好绝望x所以又跑来宣传了

心动不如行动大家来这里玩玩吧呜呜呜呜

如果您是国产动画的冷圈好友,这里的同好也有很多!(毕竟我们都是冷圈选手啊 小声)

不要在意群名和群头像!这个是本群的习俗啦,每年三四月左右都会变成这样x四月中旬就换回去啦

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玩啊!!!!


ベ断桥烟雨ミ

这都是些什么小天使!都太可爱啦!

这都是些什么小天使!都太可爱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