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猝死

2035浏览    152参与
清醉.
  在2023.1.14—20...

  在2023.1.14—2023.1.27

两个星期也就是14天中:

我通宵了七天整  也就是一个星期

剩下的七天中  我的睡眠总时长为245分钟

折约4小时5分钟

早睡早起身体好  大家切记尽量不可熬夜  养成健康的规律作息

  

  在2023.1.14—2023.1.27

两个星期也就是14天中:

我通宵了七天整  也就是一个星期

剩下的七天中  我的睡眠总时长为245分钟

折约4小时5分钟

早睡早起身体好  大家切记尽量不可熬夜  养成健康的规律作息

  

Dr圆哥哥
阳康后 剧烈运动 易得病毒性心肌炎 猝死?!
阳康后 剧烈运动 易得病毒性心肌炎 猝死?!
铃铛从心开始
浙江杭州22岁女孩加班熬夜猝死
浙江杭州22岁女孩加班熬夜猝死
苏苏苏苏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总之跨年忄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总之跨年忄

尚井田

卷一 第三十章 坠落深渊

    “从一开始登上这艘邮轮的,就是尚时与【神】。”

    “尚时参与到狼人杀游戏里,与其余乘客互动提高‘尚时’这一身份的信任,并同时与许氏姐妹接触,一同谋划毒杀与神牌的事宜;”

    “【神】操控广播,诱导方想猎杀大副后夺取全邮轮权限,并在尚时分担注意力时在救生艇上安置所有炸药。”

    “尚时不知为何不想与【神】同流,所以陈婉婉出事时他拼力施救,方青出事时他也试图营救,帮助邱秋找神;【神】从一开始就计划并沉迷于这场屠杀...

    “从一开始登上这艘邮轮的,就是尚时与【神】。”

    “尚时参与到狼人杀游戏里,与其余乘客互动提高‘尚时’这一身份的信任,并同时与许氏姐妹接触,一同谋划毒杀与神牌的事宜;”

    “【神】操控广播,诱导方想猎杀大副后夺取全邮轮权限,并在尚时分担注意力时在救生艇上安置所有炸药。”

    “尚时不知为何不想与【神】同流,所以陈婉婉出事时他拼力施救,方青出事时他也试图营救,帮助邱秋找神;【神】从一开始就计划并沉迷于这场屠杀,提前加重陈婉婉的药剂、割破绳索,依靠猎杀任务逼死帮手许昼。”

    “他们的冲突与矛盾在昨晚激化到极限,理念不合的尚时意图与【神】相斗,但拥有武器的【神】先行一步击杀了尚时。”

    狼人杀组织不惜屠杀尚存良知的自己人也要维持游戏进行。这群疯子早已迷失正轨。

    “以上,就是你们在邮轮十天的所有心路历程。我说的有误吗,超狼杀级的真凶!”

    再现他的犯罪全程后,我用尚时的话悉数奉还。

    【神】满意地低笑着,我甚至感觉整座大厅都降了层温度。

  “你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甚至超越了你姐姐,夏妹。我对你们的勇气、理智与善良致以敬意。”

       夏妹……是因为我姐姐才这么称呼我吗……

       他柔和的面庞令我不由得回想起这十天的尚时,意识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那个这十日会公然斥责那些人、开导我保护我,温文尔雅的老师,我……

       我第一次心动的前辈与异性,他已经不复存在了。

       心脏隐隐的抽痛,我下意识单手按住胸口,压住眼睛里的热流。

       现在,还不是宣泄个人情绪的时候。

     “所谓传媒学副教授的身份只是伪装。身为【神】你早就清楚这艘邮轮上所有人获取邀请函的原因。”

     “对。”他摘下眼镜,解开了长发的束带。

     “你为什么能让警方以恰当的时间赶到将我抓捕?”

       【神】冷笑一声,抄起遥控器对显示屏按了几下。

       那段录像里,那个“我”对准镜头诡异一笑,不过几息的时间就已经脱胎换骨。

       那个易容成我的紫眼睛女孩,我记得如果按宇哥和苏言姐的说法……

     “她就是程思?”“是她。”

       原来如此。她假扮成我提前暴露在监控下,警方才会提前抵达将我逮捕,之后押送时又劫走我,强迫我参与游戏。不过这么长时间,熟悉程思的秦方警官和苏言姐应该已经查到真相了。

       被劫持时我头部受伤意识模糊,但记忆恍惚时陌生的声音与现在【神】阴阳怪气的语调高度重合。

    “你亲自出手劫持我,是为了什么?”

     【神】嘴角蠕动着眼神似乎有些无奈,又一次按动遥控器。

       没有画面,但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我与姐姐曾就狼人杀组织的问题争吵过无数次。

       明明重逢那时我们还彼此发誓绝不遮掩……

       狼人杀组织有人在医院,甚至可能就在我与姐姐身边。

       这半年来姐姐没有危险,恐怕只是他们隐忍未发。

       这是威胁我?

     “放心,夏姐是高价值目标,我们不会妄动。缓解你们姐妹的矛盾,这是原因之一。”

       这种缓解方式可真是“谢谢”了,我去年买了个表。

     “那个YY到底是谁?为什么李子莉的死亡与我的抵达时间刚好?”

      【神】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回味地笑了笑,再度按动遥控器。

(你很痛苦,你很愤怒,你很悲伤,你很绝望。此时此刻,你只有唯一的出路……)

       视频中的李子莉身形枯槁,精神萎靡,脸色发白双目无神的她只是被动听从【神】的传教。

       她的视线逐渐转移到【神】腰间的匕首上,他抽出匕首递到李子莉手里……

       白矢一拳打在【神】的脸上,将他反手押跪在地。

       面对被网暴的无辜少女,不是开导她拯救她,而是教唆她结束自己原本漫长的一生。他还有人的良知吗!

       白矢最后还是克制了他的怒火,只是阴冷地说:“没必要反抗,我会亲手把你交到警方手里。”

      【神】轻笑着让白矢放轻松:“别紧张,我已经是入瓮之人,连武器都没有。”

       大家如梦初醒嚷嚷着什么“他是【神】”“抓住他”“别想跑”之类的。

       曾自称尚时之物的神情很轻松,并没有任何反抗。

       他在看,大厅的挂钟?

       难道他有什么绝地翻盘的手段?!

       不可能,这里是公海,就算是狼人杀组织的人也不见得能那么快赶来。

       自己吓自己,我拍着胸口止住心慌。

       这场狼人杀终于彻底结束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

       不理会神情激动的人群,我走到【神】的面前盯紧他的面孔。

     “一年前,我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姐姐不告诉我,宇哥和池大哥也不告诉我,就连徐照辰也只是奇怪的一句“代我道歉”。

       或许,这位【神】先生知晓发生过什么。

     【神】的嘴角忽然抑制不住的抽搐着:“呵呵呵……”

       他在干什么?

     “呵呵,哈哈,哈哈哈——”

       他毫无顾忌地仰天大笑,我警惕地后退一步,白矢手上用力以近乎骨折的角度扭住他的胳膊。

     “哈哈哈哈哈——”

       这个问题有什么可笑的!

     “够了!回答我的……”

       胸口忽得泛起一阵憋闷感袭上咽喉,我下意识地闭气,话还没说完就被咽进肚子里。

       肺里感觉像火烧似的,我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心脏……跳得好快……

       疼痛。

       突如其来的绞痛感从心脏出发,席卷并吞噬着五脏六腑。

       我下意识双手紧捂胸口,倒退几步靠在立柱上大口喘着粗气。

       上次心脏有疼痛感……是第八天早上,当时是因为熬夜逃避许昼的猎杀,刺激得心脏不适,我还来不及舒缓下来就遭到了姜良的袭击。

       但这次……疼的时间以及程度……好难受……

       两大只刺猬在我的胸腔里来回折腾,感觉心和肺都要被搅成一团肉泥了!

       这两次的疼痛感……简直和噩梦里我被第二天票出时心脏猛然震荡的刺痛一般……

     “沉溪!沉溪你怎么了,坚持住!”

       剧痛激得我大汗淋漓浑身发软,靠着立柱慢慢瘫坐在地上,仰着头渴求哪怕多一丝的氧气。

       视野恍惚间我似乎看到江也在说什么,但我已经听不清了……

       耳边的鸣响逐渐消散,意识在剧痛的刺激下模糊又清晰……

    “白矢,医药箱里还有没有强心剂?救心丸也行!”

      ……十天的长期噩梦逼得我精神压力失常,饮食从今天开始才刚刚恢复正轨,再加上长期熬夜,猝死的几率确实直线提升。

       但这股剧痛比那天的突发疼痛……刺激上百倍,我的身体甚至已经失去控制在抽搐。

       我被下毒了。什么时候?

       是昨天晚上的那颗糖吗……

(你的唯一价值,已经到此结束。从五小时前我就替代你了。)

      ……从一开始,【神】就没打算放我活着回去吗……

潇湘晨报
四川研一医学生阳性带病上岗后猝死?回应:病情危重,仍在抢救!
四川研一医学生阳性带病上岗后猝死?回应:病情危重,仍在抢救!
skephalo不结婚不改名
  别人:💤   我:👧✍...

  别人:💤

  我:👧✍🏼👍👍

  我已经彻底疯狂了,leave me alone!

  别人:💤

  我:👧✍🏼👍👍

  我已经彻底疯狂了,leave me alone!

ID830793580
  今天是第一天,记录一下生活

  今天是第一天,记录一下生活

  今天是第一天,记录一下生活

尚井田

卷一 第十章 恶行初现

     “狼人线索:昨日与人发生争吵。”

       广播公告结束,众人面面相觑。

     “那个,咳,”病弱的程楚虚弱地举手,“我有看到,陈婉婉昨天甲板上在打电话,好像很不愉快……”

     “啊对,”方青连忙指着陈婉婉,“就是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就在旁边,她吵得很大声。”

     “我也看到了。”许昼冷笑......

     “狼人线索:昨日与人发生争吵。”

       广播公告结束,众人面面相觑。

     “那个,咳,”病弱的程楚虚弱地举手,“我有看到,陈婉婉昨天甲板上在打电话,好像很不愉快……”

     “啊对,”方青连忙指着陈婉婉,“就是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就在旁边,她吵得很大声。”

     “我也看到了。”许昼冷笑着同样看向陈婉婉。

       陈婉婉一怔,后退两步面色涨红:“看我做什么?”

       方青冷笑着:“看你做什么?你就是狼人对吧?”

     “不是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方青咄咄逼人:“你敢说昨天打电话吵架的人不是你?”

       连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所以昨天甲板上的人是你杀的!”

       不是她。昨夜甚至是平安夜,她根本没杀人。

       陈婉婉歇斯底里反驳:“不是我!我就不认识他!广播在胡说八道!”

       凶器是船上的水果刀,只能在厨房里拿到,不可能是乘客,船员可能性更大。

       我瞥了眼船员们,他们似乎都有些焦躁不安。

       不能从这个角度说,针对性太明显了反而会激化矛盾。

       我上前两步把陈婉婉挡在身后:“她不是凶手。”

     “死者是邮轮的大副,驾驶邮轮,在职期间绝不能擅离职守。”

       白矢默默点头。

     “所以他不应该出现在甲板,而操作室才是第一现场,有未擦干的血迹为证。”

       人群没有太大反应,但那个叫方想的船员脸色不好。

     “如果他被捅伤后跑出来,从楼上摔下来?”连庞问道。

     “大副的双手毫无伤痕,他是在没有抵抗的前提下一击被杀,或者一击下失去行动能力。”

     “对,咳咳,捅人的话为什么不喊?”

       程楚边咳嗽边说的话被方青反驳:“捅人一刀能不能喊出来还是未知数,这只是她的凭空猜测!”

     “从操作室到二楼楼梯再到二楼阳台,有一连串间隔比较平均的滴落状血迹。大副伤在后背,若是逃跑,血液顺伤口下流甩出,间隔很大也不可能只落在地板上。”

     “阳台上有一片内到外的擦蹭状血迹,大副被人为搬上二楼后被丢下来,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

       我指向身后的陈婉婉:“凭她一个女生,怎么做到运尸抛尸的过程?”

       大厅内一阵沉默,坐在沙发上的灰发青年陆倾泽不紧不慢地鼓掌:“有理有据。既然已经如此地步,再认为她是凶手,未免说不过去。”

       陆倾泽……

       我第一次认识他还是几周前的事。

       那会儿我偶然在网上下了个剧本杀APP玩,结果正好接到线下的邀请函,出于好奇和玩心我去参加了一趟。

       当时我是帮凶的剧本,陆倾泽是真凶,只可惜最后还是被侦探点破了。

       那会儿我就不会说谎,也傻傻地接到邀请函就跑去赴约。啧……

       他为什么会在邮轮上……算了,现在这不是重点。

     “规则说投出狼人就能下船,你们不想下船吗?今天的线索是她,不投白不投!”连庞你音量那么高想干什么?!

       这家伙清不清楚他在做什么?还是故意的?

     “你们知道投出去会怎么样吗?”打游戏的少年江也摘掉耳机起身。

     “不是说接受制裁……”“你知道制裁是什么吗?”

       连庞不屑一顾对江也说:“管他呢,投了不就知道了?小鬼一边打游戏去!”

     “你不知道就在这里带节奏,到底谁在瞎掺和?”

       江也凶巴巴地冲连庞呲牙。

       白矢也认为不应该投票,但连庞一意孤行认为,投票就能尽快结束游戏下船,方青还在跟着附和。

       投票……制裁……死亡……

       我绝不会忘记,姐姐那段时间在医院濒危的样子。

     “这票绝不能投……”“讨论时间结束,投票开始,三分钟。”

       广播打断了我的话语,连庞当即就要指向陈婉婉。

     “别着急。昨天的凶手另有其人。”

       尚时按住了连庞的胳膊逼他放下来:“仔细想想,付敬身上的刀有个什么标识?”

       他打算指出这个问题?!

       我急忙向他使眼色,但他却浑然不觉:“这种船上的刀,只可能在厨房里有。”

     “你是说?”连庞狐疑地跟着尚时指向的方向。

     “船员。”

       庄晋暴躁地反驳:“姓尚的,别■■把锅往我们身上引!”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你!”

       一众乘客纷纷远离船员,剑拔弩张下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乘客和船员的矛盾一旦引起,游戏结束后船怎么开回大陆?

       绝对不能对立,否则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

       我绞尽脑汁思索着对策,忽然灵光一闪。

       如果每个人都能把票只投给自己,那不就是平票,无人票出!

       我正想开口,却看到尚时瞪了我一眼,他的口型让我硬生生把想说的话吞了下去。

     “别莽撞。”

       也是,如果我提出这个提议,那我必须以身作则先要投自己。现在能相信其他乘客吗?

       不能,今天才是第二天,彼此之间才了解几分?

       难道要就此弃票?

       我紧咬牙关却在犹豫,再犹豫时间就来不及了!

       ……如果没有舍我其谁的勇气,还怎么结束游戏?

     “我……”

       我刚要发出提议,陈婉婉忽然痛苦地捂着胸口,两眼圆瞪,身形一僵骤然倒地。

       尚时脸色一变蹲在陈婉婉身边,伸手碰触陈婉婉的脖颈后又探了探鼻息。

     “白矢!邮轮上的AED还能不能用?!”

       白矢紧皱眉头:“昨天检查的结果,AED被人为破坏,无法使用。”

       如果提及AED也就是说……

     “她,她死了?!”离陈婉婉最近的林琦被吓得倒退了几步。

     “五分钟内还能救回来!谁会心肺复苏?!”

       尚时话音未落,广播悠悠传来一句“玩家陈婉婉出局,执行完毕。”

     “这是制裁,这一定是制裁!”

       回过神来的众人纷纷夺路而逃,白矢和庄晋在维护秩序,其他船员却不见了踪影。

       白矢和庄晋交代了什么后发现我还在这里,皱眉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不对劲,没有人接近她,她为什么就这么死了?”太蹊跷了。

       尚时还在做着心肺复苏,但陈婉婉毫无回转的迹象,肤色惨白瞳孔散大。

       他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由着我和白矢查看尸体:“下午五点十三分,死亡。”

       因为心肺复苏的缘故,陈婉婉的衣衫凌乱,但没有血迹也没有创口。

       我们正打算进一步检查,却听见外面有争执声传来:“他们要跑!”

       瘫坐在地的尚时冷笑了一声:“杀人凶手,当然想跑。”

       ……确实是船员最可能杀害大副。

       我和白矢连忙冲向甲板,但方想等人已经坐上救生艇扬长而去。

       他们到底是不是凶手?难道这会是永远的谜团?

       “嘭!”

       救生艇,爆炸了?!

0185288
出租车司机车内猝死,同行:他长期熬夜过度疲劳
出租车司机车内猝死,同行:他长期熬夜过度疲劳
医法汇

67岁患者手术后4天猝死,医院被判赔偿30万丨医法汇

作者:医法汇

目前我国医疗纠纷中的尸检率是很低的,受“死要全尸、入土为安”等传统观念的影响,患方对尸检往往采取排斥、拒绝的态度。

台湾回来再改

烦死了

凌晨两点被老师的电话吵醒,说是疫情不用去学,但是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打电话啊!!!!我10.30才睡的啊!!!现在4.00了!我还没睡着啊!

凌晨两点被老师的电话吵醒,说是疫情不用去学,但是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打电话啊!!!!我10.30才睡的啊!!!现在4.00了!我还没睡着啊!

Dr圆哥哥
熬夜必看!猝死前身体会给我们哪些警告?
熬夜必看!猝死前身体会给我们哪些警告?
贝斯曼之家
运动有益健康,为什么还有人运动猝死呢?
运动有益健康,为什么还有人运动猝死呢?
再造人
再造人
再造人
再造人
再造人
再造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