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猩花

132.2万浏览    4745参与
萧肆

【猩花】德·莱纳夫人




⚠️背德文学


⚠️流水账,无文笔


⚠️你知道的,这不是我们两个应该讨论的问题。


    我常听好友提起她的男友,那个活泼英俊的男人且酷爱羽毛球。他是学生会的干事,我曾与他一起共事,叫王瀚哲,是个细心沉稳的人。好友提起他,说他是上天的恩赐,再不会有人这么懂他了,她的嘴角会不由自主的翘起来,看着杯里的牛奶在咖啡上散开,又混入其中。


    我曾望进他的眼底,深不可测...




⚠️背德文学


⚠️流水账,无文笔


⚠️你知道的,这不是我们两个应该讨论的问题。
















    

    我常听好友提起她的男友,那个活泼英俊的男人且酷爱羽毛球。他是学生会的干事,我曾与他一起共事,叫王瀚哲,是个细心沉稳的人。好友提起他,说他是上天的恩赐,再不会有人这么懂他了,她的嘴角会不由自主的翘起来,看着杯里的牛奶在咖啡上散开,又混入其中。





    我曾望进他的眼底,深不可测。






    好友带着他约我出来吃饭,定了我们平常去的一家还算正宗的西餐厅,他也只是迁就,他很宠好友,且体贴入微。



    我们谈论着感兴趣的话题,他也颇为健谈,什么都能说上两句。我突然觉得,他不是懂我的女友,而是懂任何人,略带些血水的五分熟牛排在口腔绽开,我想,有能谁懂他呢?



    当我们品着甜点正要结束今天的晚饭时,他忽然站起来,嘴角弯的更甚,脸上多了几分轻快,我回头望去,一个漂亮的男人,来与他拥抱。



    他语气带笑的说,这是我父亲的学生,叫花少北。



    我知道他的父亲,一个知名的画家。





 


    


    花少北与我握手,他看起来不若王瀚哲健康,眼尾有一个酷似花朵形状的粉色胎记。他似是不善言谈,什么也没有说,却笑着捏了捏王瀚哲的脸,叫他别回去太晚,小心着凉。



    王瀚哲笑着应了,花少北回过头去,好像有人在喊他,他说,番茄在叫我了,就挥挥手,走掉了。










    我那日与好友吵了架,心情不好,便跑去附近的商场,想要买些新的东西,试着换一换心情,当逛了一圈之后,发现我倒霉的,来到了不属于我的地方。




    这是一家奢侈品商场。








    我身上没有足够的钱,但我在一楼发现了PANDORA和SWAROVSKI两家比较便宜的牌子,途中路过一家表店,忽的发现了两抹熟悉的身影。



    是王瀚哲与花少北。







    我看见花少北正低着头挑选,在起身时,王瀚哲吻了吻他的耳垂,花少北指着玻璃柜,说,要这个。





    王瀚哲好似心疼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说,小花同学,那可是我两个月的零花钱了。



    于是我看见花少北侧过头来。



    他吻了他。









    我吓得直僵在原地,身上冒出冷汗,想要打电话,却摁出了一堆乱码,匆匆删了。



    我根本不敢说出来。





    可这样,怎么瞒的过去呢。




























    

    花少北是在一个夏天来到王瀚哲家的,少年人的欲望裹挟着夏的火热,来的狂烈而炽热,如熟透了的蜜桃,鲜嫩多汁,甜美的气味在舌尖上炸裂开来。





    可熟透了的桃子等待的便是腐烂与低迷。





    他们会偷偷溜进对方的房间,进行一场肉欲游戏,年轻的人们总识不清,他们到底是欲望大于情感,还是情感大于欲望。



    终于在又一场游戏结束后的深夜,花少北问王瀚哲,我们到底算什么呢。





     他站在窗户前,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却又是在询问着谁,王瀚哲看着他,这仿若不真实的美好。



    他说,你知道的,这不是我们两个应该讨论的问题。





    他还说,我觉得我抓不到你了,你随时会消失,是么。




    花少北回过头,回答道,你觉得我在,我就一直在。



    





    花少北继续说,我觉得你好像德·莱纳夫人。


    王瀚哲却说,我不认为德·莱纳夫人是懦弱的,她是勇敢的,但是她是愚蠢的。



    

    花少北却不想再进行这场对话了,他说,看看吧,我们还能走多远呢。


    他又说,等我死了,我会把骨灰留给你。








    

   



    但是现在,请先继续沉沦下去吧。















                                                                                    ————END
















沧漓

【猩花】冬暖夏凉

花少北不喜欢夏天。

他不喜欢穿的太单薄,让他觉得别人在看他时感到无所适从;也不喜欢闷热的天气捂得他一身汗,披在身上别扭;更不喜欢没完没了的蚊子,在他身上叮了好几个包。

花少北喜欢冬天。

他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在暖气旁缩成一小团,很温暖;他喜欢​喝一杯温水,享受着片刻的宁静;他喜欢坚定地握住那人的手,肆意地掠夺那人手心里的温度,​如同朝阳般的暖意一直传达到心底。

王瀚哲便是那人。

王瀚哲喜欢花少北。

他喜欢花少北软软糯糯的声音,对他来说就像小猫撒娇一般;他喜欢贴近他身边,把头埋进花少北的颈窝里,沉浸在他清新的体香里;他喜欢在情事时亲吻他的唇瓣,把那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堵在嘴里。

他...

花少北不喜欢夏天。

他不喜欢穿的太单薄,让他觉得别人在看他时感到无所适从;也不喜欢闷热的天气捂得他一身汗,披在身上别扭;更不喜欢没完没了的蚊子,在他身上叮了好几个包。

花少北喜欢冬天。

他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在暖气旁缩成一小团,很温暖;他喜欢​喝一杯温水,享受着片刻的宁静;他喜欢坚定地握住那人的手,肆意地掠夺那人手心里的温度,​如同朝阳般的暖意一直传达到心底。

王瀚哲便是那人。

王瀚哲喜欢花少北。

他喜欢花少北软软糯糯的声音,对他来说就像小猫撒娇一般;他喜欢贴近他身边,把头埋进花少北的颈窝里,沉浸在他清新的体香里;他喜欢在情事时亲吻他的唇瓣,把那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堵在嘴里。

他们交往的几个月后,两人去外国领了证。

温暖的红色证书上,见证了两人的不安与坚强,最终也是落得个圆满的结局。

将近一个月的蜜月旅行,让他们鸽了观众很久。回到家以后,两人便开了直播间,把这段关系公布开来。

“各位观众老爷们,抱歉这段时间鸽了你们很久啊,其实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比较多,我都不知道从哪说起了。”

“再等一会啊,应该有的观众还没进来呢。”

王瀚哲抬起头,刚好对上花少北的目光,两人微微一笑,十指相扣。约是过了十分钟,王瀚哲才从紧张的情绪里跳出来,尽量像平常一样能幽默一点。

“啊好,我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我和花老师在一起了。”

弹幕里顿时像开了锅一样沸沸扬扬,礼物和粉色红色的弹幕铺天盖地而来,观众们也能感觉的到这不是在开玩笑。

“其实也没想着瞒着大家,我们也为此准备很久了。”

“问现在我们是什么关系,嗯,大概就是我知他深浅,他知我长短的关系吧。”

“中国boy你个老色胚。”花少北咬牙切齿地说。

“爷可是攻。”

“哎呦花老师你可憋犟嘴了,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花少北顿时没了下文,一股显眼的红色从衣领里爬上耳根,在脸上晕染开来。“我妹有……”

王瀚哲见状,关上了直播,凑到他跟前,覆上了他的唇。

“我喜欢你。”

“我也是。”

有你在的冬天不会寒冷,有你在的夏天不会嘈杂。

END

珍珠奶茶赛高

P1 不用说,北子哥老金鱼了😂

P2P3 北子哥一笑小马就回头看哈哈老听声辨位了,还有游戏一结束马哥就问他们为什么笑,明明只是北子哥笑了吧😆

P4 啧,boy真就老幻花粉头了呗哈哈哈

P5 真就小夫夫对坐呗

P6 猩花坐在旁边聊起天来了

P7P8 怎么一抓手腕就知道是🌸呢~话说切切莫名的既视感像一条蛇🐍是那种正在捕猎弱小动物的蛇,先慢慢地试探,但猎物有剧烈反应时又按兵不动,嘶嘶地吐着蛇信子,双眼紧紧地盯着猎物的一举一动,一旦猎物准备逃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一击致命💀

P9 老蕾的屁股是蕾达吗哈...

P1 不用说,北子哥老金鱼了😂

P2P3 北子哥一笑小马就回头看哈哈老听声辨位了,还有游戏一结束马哥就问他们为什么笑,明明只是北子哥笑了吧😆

P4 啧,boy真就老幻花粉头了呗哈哈哈

P5 真就小夫夫对坐呗

P6 猩花坐在旁边聊起天来了

P7P8 怎么一抓手腕就知道是🌸呢~话说切切莫名的既视感像一条蛇🐍是那种正在捕猎弱小动物的蛇,先慢慢地试探,但猎物有剧烈反应时又按兵不动,嘶嘶地吐着蛇信子,双眼紧紧地盯着猎物的一举一动,一旦猎物准备逃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一击致命💀

P9 老蕾的屁股是蕾达吗哈哈哈当老蕾反抓🌸时,北子哥明显害怕了哈哈哈,🌸:什么玩意(惊恐脸)

这里还有一个猩花的点,当🌸的手在⚡️的屁股旁边时,🐵正在慢慢地向🌸的背后靠近,然后🌸因为害怕而向后退➕起身时就刚好撞上了🐵

喧寥
突然来兴趣总结的,做都做了干脆...

突然来兴趣总结的,做都做了干脆就放出来。

all的因为包含了其他UP,而本表格只整理阴阳怪气内部信息,所以不计入总数。

all某幻的实际tag数为1197,这里搜错了。

突然来兴趣总结的,做都做了干脆就放出来。

all的因为包含了其他UP,而本表格只整理阴阳怪气内部信息,所以不计入总数。

all某幻的实际tag数为1197,这里搜错了。

Komorebi

看到有太太作图杂食党激情填图

只要粮香就vans

溢出的是属实香到我的(*´∀`*)幻花茄蕾算是初心也是粮(目前)最多的【室友组师徒组老夫夫了排面( • ̀ω•́ )✧

俩大三角里都有拜真的很奇妙,就,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就是香你懂吧(跪倒

看到有太太作图杂食党激情填图

只要粮香就vans

溢出的是属实香到我的(*´∀`*)幻花茄蕾算是初心也是粮(目前)最多的【室友组师徒组老夫夫了排面( • ̀ω•́ )✧

俩大三角里都有拜真的很奇妙,就,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就是香你懂吧(跪倒

酸奶

愛是子虛烏有.

*沒有實質內容的意識流短篇。 


*冷淡期/冷戰。 


*勿升三。 


*高考完的第一個短篇練手,雖然沒人會記得我。 


這是一部俗套的愛情獨立電影。 


花少北掛著耳機提著晚飯和幾個圓滾滾的蘋果,從街邊溜達過去的時候,不遠處懸掛著的紅色光塊遲鈍地閃了幾下,唰地黑掉,又變成了不完全的綠色,左下角的一塊紅點很礙眼。 

車流移動了,純藍色的單行道指示牌只允許這些大型的機械朝著一個方向前進,不許回頭,不許減速...

 

*沒有實質內容的意識流短篇。 

 

*冷淡期/冷戰。 

 

*勿升三。 

 

*高考完的第一個短篇練手,雖然沒人會記得我。 

 

 


 

這是一部俗套的愛情獨立電影。 

 

花少北掛著耳機提著晚飯和幾個圓滾滾的蘋果,從街邊溜達過去的時候,不遠處懸掛著的紅色光塊遲鈍地閃了幾下,唰地黑掉,又變成了不完全的綠色,左下角的一塊紅點很礙眼。 

車流移動了,純藍色的單行道指示牌只允許這些大型的機械朝著一個方向前進,不許回頭,不許減速。 

他逆著車流踱步前行。 

他掛掉了標著「w」字樣的來電。 

他再次把右向的正三角點成了永不相交的兩道平行直線。 

 

猶豫的秒數在一次次減少,如果說在內心敷衍般的懺悔能被上天聽見的話,上天也惰於憐惜你,巧妙地逃避問題無論如何都比無能的解決問題此上一等。 

 

花少北在飯後揀了一個蘋果咬開,很酸,沒挑好,他想,不該一時想吃就衝動買了。 

咬了一半的蘋果棄之可惜,卻食而無味,和壞掉的紅綠燈一樣。 

 

   ∥ 

 

打不通的電話就沒必要接著打了,自取其辱。 

 

王瀚哲並沒停下手裡該做的工作,並沒在面對煩亂瑣碎的事情的表現出任何情緒——除了通話未接記錄裡重複出現的「h」,一切都沒什麼異樣。 

 

做感性的奴隸是一個愚笨至極的行為,用強制性的理智逼一逼自己沒什麼不好,更何況是對於水中撈月的妄想。 

 

當然,王瀚哲永遠不會對自己的胃揭曉沒食慾的真正原因,畢竟嘛,主觀意識的能動性多多少少對生理行為都有影響。 

 

戇戇悄無聲息地路過主人的臥房門口,又坐不住幾分鐘,又夾著尾巴踮著腳走到另一邊。 

 

 

“……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ed off. ” 

 

太陽的光線和掛斷的提示音一起沉默,王瀚哲盯著天花板,旋轉椅的靠背被壓得吱鈕嚮。 

 

他轉過椅子,背對著黃昏與黑夜交錯時的遼闊天色。 

 

 

 

「 所 以 愛 會 消 失 對 不 對 . 」

🐳

会不会有和我口味相似的……

会不会有和我口味相似的……

牛奶兔子

【all花】选错即死3

RPG轮回向

角色死亡有​

团k×花

友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正常设定,请勿上升

本章猩花戏份多

——

9.      晚上没怎么睡,早上又起早检查了一遍桌上被人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早餐。所以在早晨大家一起吃饭时,花少北和其他人相比明显有些兴致缺缺。顶着大家略显疑惑的目光,花少北潦草的吃完了早饭,说自己要去厨房看看。随后,中国boy也用喝汤的速度吃完了饭。

         “我去看看他。”​中国boy对...

RPG轮回向

角色死亡有​

团k×花

友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正常设定,请勿上升

本章猩花戏份多

——

9.      晚上没怎么睡,早上又起早检查了一遍桌上被人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早餐。所以在早晨大家一起吃饭时,花少北和其他人相比明显有些兴致缺缺。顶着大家略显疑惑的目光,花少北潦草的吃完了早饭,说自己要去厨房看看。随后,中国boy也用喝汤的速度吃完了饭。

         “我去看看他。”​中国boy对着剩余坐在沙发上的四个人比了个口型,追了上去。


​10.     当王瀚哲找到花少北时,那人似乎在清点厨房里的刀具,他看见花少北摩挲着每一个放刀的凹槽,指尖又划过深色的刀柄。他的动作很轻,却也透着难以发觉的狠戾。

         “北子哥干什么呢?”大清早看那些刀干什么?还看得那么认真……王瀚哲皱了皱眉头,上前走了几步。

         “没什么,我检查一下厨房的刀是不是都在这里。”​他对中国boy展现出一个笑容来,继续说道:“毕竟咱们今天桌上不知怎么多了那些菜,若是这屋子里有别人,手里有刀,必定是我们的威胁……”

         “不错啊,老机灵鬼了,北子哥!”​中国boy半是真诚半是阴阳怪气的夸奖道。

          “那是,我可聪明了。”​花少北听看这熟悉的阴阳怪气,心中蓦然涌起一种亲切感。他正要和王瀚哲你来我往几句,余光却瞟到天花板复古的吊灯不自然地晃了几下,冲他对面的人砸了下去。他下意识的拼尽全力推开那人,躲开致命点,可左臂却被吊灯上的尖刺划伤。

          吊灯划破了点花少北白色的半袖,他的大半个手臂全部遇难,留下一道深而细长的伤口。伤口里的血一点一点流到地上,在浅色的地板上显得格外刺眼。他急忙抬头看去,一点点白色细散的光从他的眼前掠过,接着听到清脆的一声啪哒声,那是一条极细的丝线连着一个小刀片。吊灯的顶端似乎是后来被换成了绳子材质,细线歪歪扭扭地系着拴到门上的一个角落,让人很难发觉到。只要厨房门敞开不关,刀片就会一直小幅度的切割绳子,如果仔细地观察的话,会看到门以一个极其微小的幅度摇晃。

          ​这一定是提早布下的陷阱……花少北专注的想着,没发现对面王瀚哲心疼而又着急的眼神。下一秒花少北的手就被人攥住,从地面拉了起来。

          王瀚哲急切的拽着花少北的受伤的手,来回看了好几眼,确定没有沾染较多的灰尘后找到这里的电水壶烧了一壶水。

          “咱们先找一找这里有没有医药箱,如果没有的话可以用煮熟的温水擦拭一下,然后包扎。”他似乎本来想拉着花少北去找药箱,看到花少北受伤严重还在流血的手臂,又小心翼翼的松开来:“你先在这里呆着,我转一圈马上回来。”


11.      他确实很快的回来了,抱着从客厅找来的药箱。中国boy直接坐在花少北的旁边的地上,一点一点包扎看着让人心疼的伤口。

           “下次别这样……莽撞了。”他看了一眼对面的花少北,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就算要救我,也别让自己受伤啊……”我会心疼。这最后一句话,王瀚哲没有说出口,

          花少北看着boy生疏但确实很有用的急救手法,眸子闪了闪“每到这种时候,不,很多很多时候,总觉得你比我们都大。”他笑了下,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去摸中国boy的头发:“明明你比我们都小,却会那么多东西。不论是急救,交际,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词汇。”

          “啧啧啧,那当然,我老交际花了。”他看了一眼花少北,眼眸逐渐从紧张变得柔和下来:“既然付出过努力,总会得到一些东西的。我热爱过很多事物,也努力的去追寻过这些事物,于是我现在成了自己还蛮喜欢的主播,成了以前不曾想过的住持人,交了你们这些很好很好的朋友。无论何时,只要知道要自己要做什么,然后努力去追寻,总会得到一些东西的。”

           “所以北子哥,别去担心这所奇怪的房子了,咱们几个总会找到办法出去的。更何况咱们可是游戏up主,玩过多少恐怖游戏!”

            “……我知道了。”可我玩个MC都会很害怕呀……他默默的想,又举起刚刚被包扎好的手臂,左右看了看回答道。可是我担心的,远远不止这栋出不去的房子啊……

           如果我们未曾进入这家酒店该多好,如果我不那么让人担心该多好,如果我能立刻……猜出谁是内鬼该多好。

            可没有如果。

            他必须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获得自己想要的结局。

——未完待续——

谢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

猩花这篇卡了好久,

对不起大家了。

boy虽然年龄小,但确确实实让人感到温柔而又踏实,交际能力也很强。

他们都好可爱的!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

瑾圈
穷豪游时期的小情侣

穷豪游时期的小情侣


穷豪游时期的小情侣

Kathy禾央子

【猩花】好兄弟和好哥哥?

孩子饿傻了开始瞎想了(ˉ﹃ˉ)

希望p2不要被屏蔽

【猩花】好兄弟和好哥哥?

孩子饿傻了开始瞎想了(ˉ﹃ˉ)

希望p2不要被屏蔽

特别

【猩花】猫咪是焦糖布丁口味

*请勿上升

*一发完

*巨清水小甜饼

*boy猫奴 花是傲娇小橘猫警告

*吃醋花 追妻火葬场

*非典型AK症候群 即animal killer(非典型在哪里...即花少北不可能变温顺和只有王瀚哲能看到、闻到花的改变)


以下正文。


“你的焦糖布丁已到货。”


00.


“北子哥,你玩儿的不俗啊。”


再一次见到花少北的时候那人脑袋上顶了对橘黄色毛茸茸的猫耳。...


*请勿上升

*一发完

*巨清水小甜饼

*boy猫奴 花是傲娇小橘猫警告

*吃醋花 追妻火葬场

*非典型AK症候群 即animal killer(非典型在哪里...即花少北不可能变温顺和只有王瀚哲能看到、闻到花的改变)

 

以下正文。

 

 

 

 

“你的焦糖布丁已到货。”

 

 

 

00.

 

 

“北子哥,你玩儿的不俗啊。”

 

再一次见到花少北的时候那人脑袋上顶了对橘黄色毛茸茸的猫耳。

 

王瀚哲吃下最后一口和室友回家时顺路一起买的麦旋风,他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禁生冷食物还是因为广告牌上的大字“第二杯半价哦~”给破了戒。

 

还“第二杯半价哦~” 王瀚哲鄙夷着。

语气那么温柔,奥利奥碎却以前更放得更少了 吝啬商家。

 

他凑近观赏的时候上手撸了一把,橘色的猫耳摁下去就快速的回弹了起来,甚至还微不可察的颤动了几下。

“别动..”

 

花少北后仰着脖子,条件反射的躲开了王瀚哲的下一次攻击。

等站定身子后才觉得尴尬,抬着手摸了摸侧颈,细声道

“呃....你喜欢吗?”

 

 

王瀚哲的手愣在半空中,镜片后的眼睛倏地瞪圆,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好像听到了自己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隔着薄膜颤动的像重机的机箱。

 

“我当然喜欢!”

戆戆动了动鼻子发出一声闷哼,经过主人时不偏不倚的踩上了他光滑的脚背。

王瀚哲眯着眼痛呼了一声,“哦!痛!戆戆!”

 

 

花少北默默移开了目光。

“果然.....”

“中国boy老色批了.....”

 

 

 

 

 

01.

 

 

 

对于自己长出了王瀚哲最喜欢的猫耳朵的花少北来说,他的情绪暂时还没有太大的波动起伏。

毕竟这猫耳还挺好看的,而且花生米变得格外喜欢自己了。

 

一举两得。

 

花少北在网上查阅了相关资料,总算摸清了一点点原因,可他却开心不起来。

他并不确定王瀚哲会不会爱上他,因为那人总是跟所有人关系都不错,比如说他的室友———毛豆。

 

 

 

毛豆从房门探出半个身子开始花少北便死死的盯着那个专注盯着手机的男人,好像对方欠了他钱没还一样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怨气。

 

“嗯?哈喽。”毛豆端起了自己的马克杯,这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连忙笑着和花少北打招呼。

 

他礼貌的翘了翘嘴角,却在王瀚哲兴致勃勃的拉着室友站到他面前时笑容凝滞在了某一难看的角度。

 

“你看。”

王瀚哲捅捅他的手臂。

 

“看哪儿?”

毛豆抬了头,盯着天花板旋转了半个身子,最终以零收获兴致缺缺的垂下了眼“啥啊。”

 

“这儿这儿!”王瀚哲一连叫喊了好几次,食指都快要怼上那对猫耳了。“你看他头上!”

 

花少北抬了抬眉,欲言又止。

 

“喔!”毛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去烫了个头啊!”他含下一口水朝两人点点头,退后了半步“我还得剪视频,改天再聊啊北子哥。”

 

 

花少北顿了顿,轻轻应了一声,直到目送室友走进了房间才稍稍放下戒备。

毛豆刚才端的马克杯是王瀚哲现在用的情侣款,他摩挲着桌面上王瀚哲的杯子,突然正色道:“你俩杯子长这么像,不会拿错吗?”

 

王瀚哲还沉浸在那对疑似只能被自己看到的橘色猫耳的震撼里无法自拔,晃过神来时花少北已经面朝了他,桌上的马克杯被那人转动了些角度,清水从杯口洒出,渗进了镂空的桌垫。

 

“你是没听见我说话吗?”

花少北的声调明显下降了些,连细细的眉毛都有皱起的趋势。

 

“听到了听到了...”

王瀚哲慌忙解释“这杯子是粉丝送的,都老早以前的事儿了。”

 

“喔,老早以前的事了。”

那人小幅度的耸耸肩又指着脑袋顶上蔫巴的猫耳道“这东西只有你和我能看见,明白了吗。”

花少北重重叹了口气,越发觉得王瀚哲永远也不会懂暗恋的苦痛,于是疲惫感愈深 连开口讲一句话都觉得费劲。

 

“早点休息吧boy,我先回去了。”

 

王瀚哲张了张嘴,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看到的一则病症介绍,几乎就和花少北此刻发生的改变一模一样。

但他却怎么也记不起来患上此病症的原因。

 

他想喊花少北等一等再走,多留给他一点时间让他仔细看完那篇又臭又长的介绍。

王瀚哲刚鼓起勇气留住他,却被花少北的一句话怔了半晌。

 

“如果下次还有情侣款的杯子不知道找谁用...”

“那你就找我吧。”他搭在门把手上的指尖用了力,看上去有些发白。“我会特别特别开心的。”

 

 

 

 

 

02.

 

 

第二天录团建的时候,花少北又接连发现了其他的竞争对象。

 

旧家的沙发明明那么长,可王瀚哲非得和老番茄粘在一块儿。

花少北用食指勾起眼罩的带子,耷拉着嘴角怎么都提不起兴致。

 

这一副仿佛吃了苦瓜一样的表情终于在王瀚哲挪着屁股挨到他身边时有所缓解。

“嗯!果然是你。”他偏头对花少北勾了勾嘴角。“拍完咱们去吃焦糖布丁吧。”

 

花少北动了动手腕,甜腻的焦糖味在两人身体之间的空隙中中变得更加明显,这焦糖布丁味的信息素是在花少北起床之后发现的,他不是个爱吃甜食的人,闻多了总觉得甜味太冲,闻到最后竟还有些发苦。

 

花少北怎么也想不通,王瀚哲最喜欢吃的甜点。

居然是焦糖布丁。

 

王瀚哲总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过重的好奇心让他再一次摸上了温热的猫耳。

这次花少北来不及躲开,就被他钻了空子,忍着不耐烦的心情让王瀚哲好好的体验了一把撸“乖猫猫”的梦想。

 

“咕噜从来都不让我碰。”五分钟后,王瀚哲心满意足的瘫在了沙发上。

 

“就你这手法,他没教训你就不错了。”

花少北抬起手拨动了几下,把猫耳隐藏在蓬松的卷发里。

“你俩刚在聊啥呢。”他望着走近的老番茄,眨巴着眼发问道。

 

老番茄僵直了身子,慌忙看向已然坐直的王瀚哲,试图用跳动的眼皮来交换一点讯息。

 

-这个时候我该说话吗?

-我该说些什么...

-他到底咋了 你俩又吵架了?

 

王瀚哲紧闭着眼猛的摇了摇头。

-为了咱俩的性命,别说话!

 

-等下,什么叫又吵架了,我和他从来都没吵过架!

 

 

“干嘛呢。”

某幻从挤眉弄眼的两人之间穿过,感受到了灼热的视线交流,不由得停下脚步疑惑道。“你们现在就开始心灵感应了?”

 

“鬼知道他们。“

花少北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刚呆过的地方只剩下淡淡的焦糖布丁和一股子醋坛子被打翻的味道。

 

王瀚哲懊恼的拍了拍脑门子。

完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03.

 

 

 

“少北。“

王瀚哲抓着电脑椅的椅背,将手里提着的透明包装袋举在那人的面前。“你的焦糖布丁已到货。”

 

花少北咬着果汁饮料上的吸管,乳白色的塑料管上尽是深深浅浅的牙印。

他有些恼火,接下了王瀚哲辛辛苦苦跑了几条大街买回来的焦糖布丁却一口没动。

 

“我跟你讲,我今天超幸运。”

“今天店里打折,说满五十元还送杯子!”王瀚哲用手背抹了脑门上的汗,一边锁着手取背包一边对花少北咧着嘴笑。

 

花少北见他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有些动容“怎么出那么多汗。”

 

“今天太晒了,我不跑快点布丁就要融化了。”

他有理有据的说道,又从背包里抽出叠在一起的两个盒子。

 

花少北眯了眯眼,透过盒子前面的透明塑料膜辨认出来卡在礼物盒里的圆柱体大概是个马克杯的模样。

 

这两个杯子一黑一白,连花纹都一样。

 

是个情侣款。

 

“咱们一起用吧。”

王瀚哲这么说道,又笑眯眯的补了一句“我想我也该换换杯子了。

 

 

花少北咬了咬舌尖。

庆幸自己的猫耳不是白色的,否则让那人看见自己因为害羞而变红的耳根,他是会羞臊一阵子的。

 

王瀚哲吻上他的嘴角前蹭了蹭他的鼻子,尔后又低声哄花少北开心。

 

“我说,北子哥。”

“以后对我多一些依赖吧。”

 

“不然我总要后悔,没和你早点说喜欢你。”

 

 

 

 

 

04.

 

 

 

第二天王瀚哲不知从哪儿淘来了一布袋各式各样的猫耳,取了个粉色的卡在刚睡醒的花少北头上。

 

“虽然你没有猫耳,也没有焦糖布丁味了。”

“但我还是确定,我和以前、甚至比以前更要爱你。”

 

 

 

 

 

-end.

 

陌晓
“老大怎么总抱着那白猫” “那...

“老大怎么总抱着那白猫”


“那是他老婆。”


一个屯了挺久的王大佬抱花花猫,是很糙的草稿➕大块大块铺色➕奇奇怪怪糊背景➕第一次画的另一边侧脸➕糊得奇怪的衣服=阿晓的菜鸡摸鱼


在线等爹教我画画。


(哦草我好像是破码字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明天更文)

“老大怎么总抱着那白猫”


“那是他老婆。”




一个屯了挺久的王大佬抱花花猫,是很糙的草稿➕大块大块铺色➕奇奇怪怪糊背景➕第一次画的另一边侧脸➕糊得奇怪的衣服=阿晓的菜鸡摸鱼


在线等爹教我画画。



(哦草我好像是破码字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明天更文)

六洲黑黑

【猩花】Soulmate

   原来发的被屏了呜呜

   把本来就不算车的车删了再发一次

   啊我好难   

   卑微求赞


———————————————


  花少北蹲在街边,酒喝的多了,胃有些胀。头也在疼。


     夜晚的上海依然灯火通明,连本该漆黑的天空也被染成极暗的黄色,远处有霓虹灯在模糊中闪烁,对面的十字路口上有对情侣在争吵。...


   原来发的被屏了呜呜

   把本来就不算车的车删了再发一次

   啊我好难   

   卑微求赞


———————————————


  花少北蹲在街边,酒喝的多了,胃有些胀。头也在疼。


     夜晚的上海依然灯火通明,连本该漆黑的天空也被染成极暗的黄色,远处有霓虹灯在模糊中闪烁,对面的十字路口上有对情侣在争吵。


     晦暗不清的夜晚。是能让人升起孤独感的夜。花少北却莫名觉得夜风有些太凉了,路灯亮的好像地上有雪。


     他站起来,晕眩了一瞬,随即又正常了。胃胀减轻了很多,头疼也被过于凉的夜风吹走了七七八八。


    他走在街边,这条街上人不算多,但也不少。至少花少北能轻松的穿过人群。


    他低头看着路,边看边走。却不料被人撞上了肩膀,撞的还挺疼。于是花少北回过头去,对上了一双极黑的眸子。


     他至今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黑夜还是什么别的因素,那眸子明明是黑的,却又像在发光。他不明白,于是不再去想,但是那个瞬间,他对上那双眸子,掉进了那双眸子。


      喀嚓。


     有什么东西了然于心,如潮水般涌动。



     周围的喧嚣猛地消失了一瞬又加倍的归来。


      花少北不记得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又也许他什么都没想。


      像是理所当然的,又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推动着。


      他伸出手,朝着那双眸子,朝着那个男生,用着再自然不过的语气,他说:


       “在一起吧。”




       

      花少北后来知道了男生的名字,王瀚哲。


       他向他伸出手,没有惊讶,没有质疑,甚至连声音都不曾发出,王瀚哲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他用就像他的样貌那样温柔的声音对花少北说:“好。”好像他早已经料到如此。


       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尽管是第一次相见。


      理论上说他们应该算是陌生人。跟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在一起了,花少北觉得有些神奇,但看着王瀚哲,又自然而然的欢喜起来。


     王瀚哲搬进了花少北的家,还有他养着

的三只猫一只狗。


     花少北也养了只猫,本来是为了自己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结果养着养着养成了爹,平常傲娇的连碰都不给碰,然而遇上王瀚哲带来的这几只,不到一天时间就打成一片,俨然是多年的好兄弟。


      有时候在空闲的下午,王瀚哲会搂着他坐在阳台上,就着午后的阳光看这几只动物玩闹,泡着一壶蜂蜜柚子茶,惬意慵懒到骨子里。


  




    王瀚哲是b站的up主,还是个有几百万粉的大咖。卑微的公司社员花少北看着视频里的王瀚哲,小小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他不由得惊叹:“就这啊!”


      ......


      王瀚哲无奈叹了口气,带着宠溺揉了揉花少北的头。花少北又笑:“逗你玩呢你看你!”然后又凑近王瀚哲,在他耳边小声说:“其实我觉得你超厉害的!”


      王瀚哲定定的看着花少北,没忍住亲了上去。


      王瀚哲会做菜,家常菜西餐甜品茶点,都有涉及。搞的花少北觉得他是个新东方的厨师。但好吃这点总是没毛病的。


       花少北不会做饭,过去总是一盒方便面或一次外卖就草草了结。剩下来的饭盒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实在显得太过冷清。     

      

       但后来王瀚哲会给他做饭。红烧肉配上一碗米饭,素炒三丝或者是拌菜,有时可能只是一碗清汤面,但花少北吃的心满意足。至少不用再假装自己喜欢孤独了。


       他们没有适应期,在一起就直接热恋,顺便接受了对方的所有模样和优缺点。


      王瀚哲知道花少北不喜欢孤独但也不喜欢倾诉,他总是把一些事情默默憋在心里。他知道花少北喜欢吃小块的肉,喜欢喝苏打汽水,喜欢淡淡的皂荚味,却喜欢夏天不喜欢冬天。他也知道花少北紧张的时候会结巴,有时候会神神叨叨的说话,对着熟悉的人的口头禅是崽种,做的最多的小动作是摸鼻子。


       花少北知道王瀚哲早上起床时头发会炸毛,知道他喜欢用黑人牙膏,喜欢抠自己手指头,指甲总是会定时剪的整整齐齐。他也知道王瀚哲大大咧咧但心思细腻,他总是理性地解决各种事,却又直来直去,有事情绝不憋在心里,就算拐弯抹角也要说出来。他知道他口味偏甜,喜欢喝白开水,总是为了剪视频熬夜熬到掉发。


       他们了解彼此,深爱彼此,即使他们同居还不到一个月,但他们默契得近乎完美。


      以前花少北不喜欢离开家出去玩,但现在只要一有空,他就和王瀚哲牵着手,漫步在街边。


      或是人流涌动的集市,或是幽静的公园,他们牵着手走着,向任何方向。


     也有时候天气不好,雨滴落成一张网,笼住整个城市。


     于是他们就坐在阳台上看雨。花少北窝在王瀚哲怀里,半眯着眼,看雨听雨。花少北喜欢雨,喜欢看雨,喜欢听雨,雨的清凉和雾蒙蒙的天气总让他觉得很舒服。


     王瀚哲没那么喜欢雨,但他喜欢花少北,也喜欢花少北窝在他怀里。花少北看雨,他偏着头,嗅花少北身上淡淡的香味。


      这种时候他们一坐就是一下午,时间在雨声中被无限拉长,好像这就是一辈子。


      他们在一起很久之后,有一天花少北突然问王瀚哲:“如果当时咱俩没遇见,你说该怎么办。”


      王瀚哲亲他,笑的温柔而坚定:“不怎么办,就算那一次没遇见,还有下一次。”


      “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会遇见的。”


 

   



    有一个周末晚上他们俩在家看电影。

   

     电影里的男女主角相互拥吻的时候,花少北偏头看了一眼王瀚哲。


      他的脸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窗外漆黑一片,天空中缀着几颗星。


      他蓦地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充斥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


      看不真切,但花少北知道那是什么。


      所以他伸出手,做了一个他绝对不会后悔的选择。


      他知道,那不是想要放纵的一时兴起,而是来自灵魂的触动。


      他们彼此都是。


       花少北低下头,看他跟王瀚哲牵在一起的双手,两只手上都带着戒指,戒指在黑暗中显着银色的光泽,泛着柔软的光晕。


      他不自觉勾起唇角。


      他多幸运。


      “王瀚哲。”


      “嗯?”


      “我爱你。”



       王瀚哲怔愣了一瞬,却很快反应过来。他握紧花少北的手,把他揽进怀里。


     

      “我也爱你。”

小房有房

现在才看到其他视角

妹想到这么近这么甜

现在才看到其他视角

妹想到这么近这么甜

披库路
又到了喜欢的吃柠檬环节拉 bm...

又到了喜欢的吃柠檬环节拉

bml博爱大白给有感

又到了喜欢的吃柠檬环节拉

bml博爱大白给有感

/hhhhh少北.

洛丽塔14

阴阳怪气+KB   OOC+BUG严重

花少北不知道某幻对他强烈的欲望.某幻是参加过二战的退伍兵,他爱花少北但是他身为军人的道德和职责还是在的 所以a上去还得在等等哦~


14.


花少北弯曲的手指敲开某幻的家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顿时充满的光亮,某幻有些局促的开口“少北,有什么事吗?”


“某幻叔叔,我妈妈去外城了;KB叔叔这两天有大手术要做。”花少北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某幻,小手捏起了男人的衣角。


“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某幻揉揉花少北的脑袋;灿烈的阳光照耀在某幻的发丝上,细长的睫毛盖住所有的欣喜,脚下的...

阴阳怪气+KB   OOC+BUG严重

花少北不知道某幻对他强烈的欲望.某幻是参加过二战的退伍兵,他爱花少北但是他身为军人的道德和职责还是在的 所以a上去还得在等等哦~



14.

 

花少北弯曲的手指敲开某幻的家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顿时充满的光亮,某幻有些局促的开口“少北,有什么事吗?”

 

“某幻叔叔,我妈妈去外城了;KB叔叔这两天有大手术要做。”花少北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某幻,小手捏起了男人的衣角。

 

“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某幻揉揉花少北的脑袋;灿烈的阳光照耀在某幻的发丝上,细长的睫毛盖住所有的欣喜,脚下的猎犬兴奋的叫个不停。

 

桌子上放着一些甜腻的点心,那都是自己最爱吃的;花少北有些兴坐下,对某幻开口“我可以来一块嘛?叔叔”

 

“嗯。”某幻只是扬着嘴角,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晦涩的想法被他装裱在心里的最深处。

 

花少北待在某幻家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可能他真的把这位年长的男性当成最好的朋友了;每次对上某幻的目光时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喜悦,不像KB叔叔那般浓稠的有些骇人。

 

“小家伙。”某幻拿出放在书柜的插画书,那是花少北最喜欢的。“给你。”花少北接过看着书柜中许多的军事小说有些枯燥的嘟嘟嘴。

 

天气真的太热了,空气不安的在跳动着,摩挲着花少北;少年趴在绿荫下,一旁的自动喷水器不断的运作着。水花划出好看的弧度砸在花少北的身上。

 

白色的衬衫紧紧的包裹着少年,用力亲吻着少年展露出那奶白的皮肤;某幻站在窗边恶劣的欲望不断上涨,他那从未经过性事的权杖挺立着。

 

“少北,进来吧;天气要暗了。”少年点点头走进屋中,换好的衣服被随意的搭在床上;“好饿啊,某幻叔叔。”

 

“快吃吧。”某幻推了推餐桌上的意面“我去忙一下,你先吃。”“麻烦某幻叔叔了。”

 

白色衬衫上残留着花少北诱人的气息,将他包裹在权杖上就像是漂亮的少年蹲在自己的身下,用那只小巧的手艰难的握着。

 

……这里是某幻幻想  车 怕被屏蔽就截掉了

 

“呼。”某幻she在了少年的衬衫上,门外传来敲门声“某幻叔叔,你怎么还没好啊。我都吃完了。”

 


宇航鯨
xql摸摸,没看到tag里有姐...

xql摸摸,没看到tag里有姐妹发,发一下,他俩太可爱了!😭😭😭

⭕圈地自萌哦姐妹们

xql摸摸,没看到tag里有姐妹发,发一下,他俩太可爱了!😭😭😭

⭕圈地自萌哦姐妹们

孙瓜Tempo
我恨我痴心。绝了,这画面绝了。

我恨我痴心。绝了,这画面绝了。

我恨我痴心。绝了,这画面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