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猪饺

1706浏览    7参与
觅杉暮澜

[猪饺]关于叉烧崽崽与他的新妈咪

※cp:烤乳猪x虾饺

※人物是官爹的,ooc是我的,台词是叉烧崽崽的,猪饺是真的

※可能存在的雷点:abo,天雷剧情,巨型ooc,人物性格捏造有,剧情魔改有

※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叉烧崽崽的那句新妈咪

※是毫无营养的沙雕故事大纲,有时间会尽量细化吧......

正文↓


首先是小腹黑的叉烧崽崽(仗着自己可爱为所欲为.jpg)


○(在一起前提,猪饺两人因为一些原因暂时不想让少主知道)


  叉烧崽崽为了报复真·老爸老妈每天投喂的狗粮,故意在烧煮面前问饺饺不是他的新妈咪


  烧煮大脑飞快运...

※cp:烤乳猪x虾饺

※人物是官爹的,ooc是我的,台词是叉烧崽崽的,猪饺是真的

※可能存在的雷点:abo,天雷剧情,巨型ooc,人物性格捏造有,剧情魔改有

※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叉烧崽崽的那句新妈咪

※是毫无营养的沙雕故事大纲,有时间会尽量细化吧......

正文↓








首先是小腹黑的叉烧崽崽(仗着自己可爱为所欲为.jpg)



○(在一起前提,猪饺两人因为一些原因暂时不想让少主知道)


  叉烧崽崽为了报复真·老爸老妈每天投喂的狗粮,故意在烧煮面前问饺饺不是他的新妈咪


  烧煮大脑飞快运转处理着刚刚的信息,恍惚间仿佛捕捉到了了猪饺两人一闪而过的要杀崽的目光。


——后来回空桑了少主也没说什么,只是让锅包肉等人安排一件情侣套房出来,“对了 ,床要大些的。”顺便缠着诗老师研究自己什么时候能抱上小猪猪或者小饺饺,诗老师表示男生和男生是没有可能生宝宝的。不服输的少主默默地低估:“万一是ABO呢....... ”



  

 同样是腹黑崽崽



○(互相双箭头设定,两人在少主来前已认识,猪猪忙着追虾饺所以忽略了叉烧)


  叉烧崽很不满意自家老豆为了追饺都不和自己玩!所以在虾饺面前问饺饺是不是他的新妈咪,新字稍稍加了重音。饺饺先是脸红,但是反应过来之后有些失落,为了不让人察觉所以只能嘴上笑着打着圆场,试图把破碎的幻想拼接起来,却只是徒劳。叉烧崽崽看着饺饺眼底的光黯了几分,对把未来妈咪弄伤心的事情就是很后悔 非常后悔。


  后来演唱会上两人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于是开始交往。回空桑后,猪猪因为饺饺跟其他人(比如小笋或者烧煮)走得太近而吃醋吵架,于是饺饺突然就想起这件事,整个人就直接愣住了,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猪猪表示没见过这种场面于是只能把人揣自己怀里哄,哄着哄着就哄上床了... 事后清理的时候饺饺醒了,有些生闷气的掐了一把猪猪的手臂,“你是不是之前和别的饺在一起过(?)”猪猪表示冤枉啊我的初恋初吻初...咳咳,全部都是你!于是饺饺重复了当时的事情。猪猪就是很气,非常气。并且准备把某只崽崽揍一顿,饺饺之前其实也想过那是崽崽的谎话,但是终究还是放不下。解开了心结的两人陷入了沉默。


——最后虾饺还是拦住了一脸愤怒的烤乳猪,接着又是沉默。“要不重新生一个吧。”望着烤乳猪投来的认真的目光,饺饺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上去, “死開啊又唔系你生!”




是单纯的叉烧仔仔



○(狗血向,abo他真的来了,两人伴侣前提,私设alpha易感期战斗力剧增)


  在少主撕毁(?)食物语之前“猪饺是真的”这一消息在空桑已经是人尽皆知,甚至包子都揣上了。后来叉烧崽崽出生了。但是不久便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猪猪和饺饺被迫分开,担心饺饺带孩子太累所以叉烧仔仔就跟了猪猪。下凡(?)后猪猪一直知道叉烧崽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有模糊的关于叉烧崽崽的母亲的记忆。于是踏上了漫漫寻妻路(?)。


  凭着感觉猪猪来到了茶楼,看到饺饺只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闻到饺饺身上的淡淡的信息素的时候火魔瞬间失控,茶楼毁于一旦。清醒后猪猪没多想,光顾着赔偿饺饺,毕竟对方是女性(?)这样做实在有点失了男子气概。对于失控的原因也只是把这归结于a对o以及对漂亮妹妹(?)的天性。赶来的叉烧崽崽只看到两人的互动。他看着自家老豆,又看了看饺饺,觉得这个新妈咪很欧克克,于是说出了那句台词。


  后来演唱会出事,猪猪从某一瞬间眼底就只剩下杀戮。


——因为不知何时虾饺脸上多了一小道伤口,血渗出时烤乳猪闻到了记忆中的那抹清甜。什么都想起来的他放出内心渴望鲜血的火魔厮杀对手,被激起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带着炽热的alpha信息素来袭,是强制的易感期。虾饺也记起了一切。


  虾饺一曲终,烤乳猪也结束了战斗。所剩无几的理智支撑他抱着同样被勾起发情期的虾饺飞奔到虾饺的房间......被锁上的房门,散落的蝴蝶结,烤乳猪舔舐着虾饺脸上那一小道的伤口,同上拥紧了身下人。


  后来叉烧崽崽不仅找到了他的妈咪。并且即将多一个弟弟妹妹。




故事最后感谢观看!同样也谢谢叉烧崽崽助攻,我好的一滴也没有了✔

肆柏♪

【猪饺】据说煲仔饭失踪的那天……

♬来个沙雕短打证明我还活着……cp烤乳猪×虾饺,注意避雷

♬沙雕无脑ooc注意


那一天少主原本想带那一家三口的粤菜们出去遛个弯,平时他们几个不怎么经常出战,就权当是旅游吧!少主确认好了队伍顺便往里塞里个煲仔饭就准备去骚扰水月阁,万事俱备,即刻出发!


可惜他没发现他忘记调难度了。


等少主意识到不对他便赶紧让这一家三口带上煲仔饭赶紧撤,烤乳猪拉着伤得不轻的虾饺,少主就帮着抱着叉烧仔跟着跑,谁都没听见身后“嗙”...

♬来个沙雕短打证明我还活着……cp烤乳猪×虾饺,注意避雷

♬沙雕无脑ooc注意

 

  

  

   

  

那一天少主原本想带那一家三口的粤菜们出去遛个弯,平时他们几个不怎么经常出战,就权当是旅游吧!少主确认好了队伍顺便往里塞里个煲仔饭就准备去骚扰水月阁,万事俱备,即刻出发!

 

可惜他没发现他忘记调难度了。

 

等少主意识到不对他便赶紧让这一家三口带上煲仔饭赶紧撤,烤乳猪拉着伤得不轻的虾饺,少主就帮着抱着叉烧仔跟着跑,谁都没听见身后“嗙”的一声。

 

回了空桑把烤乳猪扔进池子里泡着药浴,安抚好了叉烧仔,确认了虾饺的伤也都好得差不多,少主才想起来,妈呀,我的煲仔饭呢?

 

我那么大一个煲仔饭呢?

 

不行,得赶紧想个办法把他从水月阁八捞回来……

 

少主赶紧回了空桑里看看自家能打的那几个都忙不忙,万一煲仔饭就在那边被咸鱼幻君……涎玉幻君给打的半死不活的,那可怎么办啊!

 

与此同时,虾饺还是不放心烤乳猪的情况,就偷偷跑去药浴的房间去看他了。

 

“那个……你,你还好吧?”虾饺趴在浴缸边上,轻轻戳了戳烤乳猪的胳膊。

 

烤乳猪也没想到他会来这,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我天罚之焰 · 火羽之王 · 烈火丹心守护者 · 永焚者 · 烈火降生火之诸帝才不会被这等小卒打败!刚才那次战斗只是失误,待我能掌控我体内的火魔之时,定能叫他五体投地!”

 

就不该来看他!虾饺撇撇嘴,站了起来,说着:“你可别闹了,看样子你伤是好了吧,一会去饺子那看看,别出什么毛病。对了,之后到我房间来一趟吧,一些话想说。”

 

“有什么不能在这说?”烤乳猪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看看四周,确实是没人,同样都是没人的地方,不如用这里代替啊。

 

于是火焰直男烤乳猪蹭地一下从池子里站了起来,用不明物体对着一个穿着小裙子的人,疑似*骚扰现场。

 

“呀!你你你伤还没好彻底,快继续泡着去!”虾饺被吓了一跳,顺手抄起一个锅盖砸了过去,刚好把烤乳猪扣在水里。

 

“我火之诸帝怎么会被这点小伤打败!让我出战,这次本尊一定能保护好你!”烤乳猪被砸了个正正好好,在池子里咕嘟了几个泡就把锅盖给掀开了,随即两个人同时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煲仔饭呢。

 

“煲仔饭——煲仔饭?范包仔?”虾饺转身跑去空桑里到处寻找在煲仔饭,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烤乳猪匆匆忙忙跑了出来,甚至差点忘了把衣服穿上,这种事先别告诉叉烧仔了,万一再让他心里有什么难受的,对所有人都不好。

 

少主此时也在大点兵,寻找着有能力的勇者去把煲仔饭带回来。

 

“咱家的微薄之力呢?快让微薄之力把我们煲仔饭捞回来啊。”

 

“少主,八仙他在打材料呢。”鹄羹看了一眼目前空桑众人的安排,叹了口气。

 

“那飞龙汤呢?把飞龙叫过来吧,正好俞生是驱散,打咸鱼幻君有利。”

 

“是涎玉幻君不是咸鱼幻君,”鹄羹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去叫人找找看吧。”

 

然后鹄羹随手把一边没事闲着的驴打滚派了出去。

 

“少主!他们两个在干……”驴打滚急急忙忙跑过来,差点一下子没站稳滚滚滚滚滚滚滚滚着回来了。

 

“干什么???”你给我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淦的???

 

“干架!。”

 

哎呦我去你这个大喘气喘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们俩干啥去了呢……少主摇摇头,这俩人是指望不上了,那其他人……

 

“莲花血鸭呢?”

 

“和微薄之力一起打材料呢。”

 

“那花架子呢!”

 

“和龙井居士一起打兔兔包呢。”

 

……这空桑怕是快没人了。

 

少主叹了一口气,原本还想让阿符去帮个忙,但想想人家似乎在躲他哥不太方便打扰,索性把全村的希望,交给了练度还不高的阿喻。

 

于是少主把阿喻叫了过来,顺手塞了个高级的膳具,抿着嘴,一脸严肃地说着:“阿喻,你可是我们全村的希望了。”

 

三鲜脱骨鱼看着一脸悲痛地拍着自己肩膀的少主,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又不是去了就回不来了,至于吗?”

 

那可是水月阁八啊!!!!少主差一点就咆哮出来,少主擦擦辛酸的汗水,一副白帝城托孤的样子把全村最好的奶交给了阿喻。

 

“我有点怀疑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我的姓名了……”一位勇者三鲜脱骨鱼如是说着。

 

吉利虾和三鲜脱骨鱼两个人就这么跟着少主一起去营救煲仔饭了。

 

而空桑里又双叒叕炸了。

 

原因是飞龙和风生水起刚干完一架,烤乳猪就过来主动找飞龙干架,于是烤乳猪就又一次没控制住所谓的火魔,导致空桑菜园又一次被烧。

 

“你们二位,空桑的所有经济损失都将由你们二位承担。”锅包肉一脸和善的微笑出现在二人中间。

 

等虾饺试图赶过来拦住烤乳猪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你……你炸我的茶楼就算了,连空桑也炸你就不怕被少主打?”虾饺无奈地摇摇头,看着面目全非的菜园。

 

“他?能不惧本尊体内的火魔,还拥有上古的圣剑……若是能和他打上一架,似乎也蛮不错?”烤乳猪认真思考着,说得旁边的某个会飞的不明红色物体顿时兴奋起来。

 

“你说的那个是谁?和他打架的话别忘了带我一个!”

 

你们冷静点啊,少主哥哥仔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啊……虾饺试图拯救一下少主的命运,但似乎无济于事。

 

少主带着那两个人悄咪咪地来到了水月阁里,看到了被涎玉幻君当成抱枕而抱着的煲仔饭。

 

救命我的食魂和boss睡了我能怎么办?

 

他们俩是真的睡了,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睡了。吓死人了这要是其他那个boss没准现在少主已经得重新烧菜了呢,也幸亏涎玉幻君和煲仔饭能两个人各睡各的互不干扰,唉……

 

煲仔饭像是察觉到少主来了一般稍微睁开了眼,便迎上少主的目光。

 

他看见少主对他比口型:“你感动吗?”

 

“不敢动不敢动。”他摇摇头,又打了个哈欠。

 

少主深吸一口气:“阿喻,上!”

 

三鲜脱骨鱼觉得自己的怪盗职业生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但毕竟人家是空桑少主啊,该听的话还得听不是?于是阿喻小手一挥偷了个煲仔饭正要交给少主,涎玉幻君就醒了。

 

送命题,请问煲仔饭算什么buff???

 

于是三鲜脱骨鱼和吉利虾两个人就开始双排水月阁八。两个人在经历了无数次快被打吐血之后,突然间,吉利虾看着自己旁边那家伙头顶上的白字突然变成了一串-1。

 

???

 

还未等吉利虾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他就又一次被拍了个半死,一口奶下去让自己能苟住,旁边那位竟然还是在-1-1-1。

 

所以说,自己是来挨揍的吗?

 

少主,我要举报!旁边这个人他打假赛!!!吉利虾看着三鲜脱骨鱼怀里抱着的不知道多少个buff,气得差点一下子扑进少主怀里哭诉。

 

涎玉幻君逐渐开始怀疑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涎玉幻君。

 

我ballball你你来当这个boss吧别抢我buff了!涎玉幻君哭着看着自己打出的一串-1-1无能为力。

 

于是最后阿喻成功地打败了涎玉幻君并且没有让他咬到自己,当然,少主也不会把被救出来的煲仔饭嫁给他就是。

 

但他们回到空桑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变了。

 

一进门就是燃烧着的半片天空和破损的房屋,少主几乎下意识以为又是什么人来袭击了,但仔细想想,啊,没准又是飞龙他们搞的鬼呢。想着想着,他顺手把难度调回了相对较低的等级。

 

“这……空桑这是怎么了?”煲仔饭吓得以为自己梦还没醒,索性又睡了过去。

 

三鲜脱骨鱼一脸复杂地问讯而来的东璧龙珠,看着他把自己手里拎着的煲仔饭当成赃物收缴了。

 

救命这个人他在干什么???

 

“这这这……这是怎么了?”少主急忙冲进空桑里,确认了自家的大宝贝们一个都不少并且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

 

“少主放心,这是烤乳猪和飞龙汤两个人在空桑里斗殴导致的……”锅包肉沉默片刻,计算着这次空桑的损失大约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

 

少主只觉得脑壳发痛:“哈?我不是前几天才调解好吗,他们怎么又打起来了?”

 

“不清楚。”

 

少主点点头,示意锅包肉先去帮忙处理其他事务,自己则亲自去找两个当事人谈话去,把空桑搞成这个样子,可能真的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不对啊,之前驴打滚不是说飞龙汤在和风生水起打架?并且自己记得清清楚楚,他还刻意给他们俩在空桑里设了个比赛场地来着,怎么会突然和烤乳猪打起来呢?是俞生不够香了还是他飞龙又飘了?

 

“飞龙,你说实话,这次是谁先提出要打架的。”少主抓起地上的绳圈把飞龙汤拽下来,一本正经地和他谈着。

 

“我发誓,这次是那个什么诸帝说的,你别看平时都是我吵着要打架,但这次真的是他莫名其妙就提出要决斗。”飞龙汤翅膀上的羽毛都耷拉下来,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嘶……猪弟这是怎么了……少主点点头,叹了口气起身去找烤乳猪去了。结果找了大半个空桑都没看到他人影,正奇怪呢,虾饺就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少主,烤乳猪他不见了!”

 

虾饺气喘吁吁地说着:“说是你们回来之后就不知道哪去了,刚刚明明还在的,都怪我当时没注意……”

 

“他不见了?没有说自己要去哪?”少主皱着眉思考着烤乳猪所有可能的去处。

 

“没有……但我觉得,可能是和今天的战斗有关……”虾饺点点头,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是他自己都听不见的程度。

 

“快详细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虾饺抿着嘴,像是还在自责一样,今天的战斗由于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预期,导致失败得十分惨烈,这也是少主所了解的。也许少主并不知道,他们所有人对于胜利的坚持和渴望,即便自己遍体鳞伤也依旧要给予队友支持,即便毫无胜算也要凭借自己的信念去拼一把……没有人比烤乳猪更想获得这次战斗的胜利,本来在空桑就不经常出战,这次战斗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可惜他搞砸了。

 

而另外一个让烤乳猪心里过意不去的原因就在于,是虾饺帮他挡住了一次攻击,才让他能涅槃重生,正欲回过头来去保护虾饺的时候,少主偏偏在这个时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没办法保护好身边的人的悔恨,面对劲敌时扑面而来的无力感,和错失了证明自己的机会的绝望,如果是普通人来说或许可以排解,但那是烤乳猪,是一直被“火魔”缠身的烤乳猪。

 

“……我知道了。”

 

少主点点头,拉上虾饺一起,准备从万象阵穿过。

 

“既然他想证明自己,那估计他就要去自己摔倒的地方去了。”

 

“到时候我可不负责劝他哦,这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只负责助攻呢。”

 

少主笑眯眯地看着虾饺,启动了万象阵,幸亏自己顺手把难度改了,要不然……

 

等二人到达万象阵的另一端,便看见烤乳猪已经战胜了涎玉幻君,手持着长矛喘着粗气,表情却是难得的喜悦。

 

“烤乳猪!”

 

“虾饺?你怎么在……还有少主你也在?怎么……”周身的火焰逐渐熄灭,烤乳猪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两个人,不禁愣在原地。

 

“你们俩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了。”少主笑了笑,迅速闪到一边,以免又甩锅到自己身上——虽然这次本来就是他的失误。

 

烤乳猪张张嘴,还是低着头,没说话。

 

“烤乳猪,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做出来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啊……”虾饺冲上去抓住烤乳猪的肩膀,几乎是怒吼着和他说着。

 

烤乳猪支支吾吾地答道:“我,我只是,只是……”

 

“想证明自己有能力去保护大家……”

 

虾饺也不知道自己该气还是该笑,只能愣了愣,反应了好一会才去拍拍烤乳猪的肩膀:“什么嘛,你不是一直都在保护我们吗。”

 

“可……我没控制住自己体内的火魔,还害你们受了那么重的伤……”

 

他总是说自己体内有着一个火魔,说自己背负着什么沉重的罪孽,他最怕伤了自己身边所珍视的人,有时候不让别人靠近自己太近,只是怕那所谓的火魔会不小心伤了他人。唯有战斗的时候,才能放心大胆地任其肆意,毕竟只有那个时候,这火魔才不会伤到大家,才是保护大家的存在。而今天这次战斗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不仅没有取得胜利,还害得其他人为自己受了伤,无论是自己无法控制住这火魔也好,还是自己只是大家的累赘也好,这样的想法一个一个冒了出来……

 

找飞龙战斗也好,直接自己一个人去水月阁也好,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有那个能力去保护大家,也许这样的想法的确天真,但对于烤乳猪来讲,确实是全部了。

 

虾饺难得沉默了。

 

他吸吸鼻子,狠狠骂了句什么,随即冲上去将面前的傻子紧紧抱在怀里,他听见对方的心跳,和自己微弱的声音——

 

“你果真傻了吧,就算你战败几百次几千次,你都不是任何人的累赘好吗。”

 

“小心,我的火魔他……”烤乳猪下意识想后退,还未等他说完,虾饺就已打断了他的话。

 

“你作为天罚之帝 · 火羽之王 · 烈火丹心守护者 · 永焚者 · 烈火降生火之诸帝的气魄去哪了,别怀疑自己会伤到我们,你明明就在保护我们大家,保护空桑里的每一个人……”

 

烤乳猪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兀自摇着头,说着:“可,我害了你受伤……还毁了你最喜欢的小裙子……”

 

虾饺气不打一处来,还没申辩什么,脸已经先一步涨红,不知是怎么,他似乎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裙子再重要,还能比你重要吗……”

 

“你,你说什么……”

 

虾饺只得笑笑,踮起脚在他耳边用前所未有的深沉而温柔的声音说着。

 

“我中意你。”

 

烤乳猪总觉得心里有什么像是在燃烧着,也许那就是火魔在作祟吧,他只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那火魔驱使着他回抱住面前的人,鬼使神差般的,有什么声音在告诉他。你该给这个小家伙一个吻了。

 

不,准确来说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是短暂地轻触便很快分开,他曾经怕自己太过冲动控制不住那火魔的力量而伤到其他人,而现在,他只想好好疯一次——他知道,这份心情不是火魔驱使,就是自己最真实的心情。

 

虾饺愣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他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方才温暖的触感并非自己的错觉,紧接着,他便疯了一般吻上面前的人。

 

也许我们都疯了吧。他想着。

 

 

 

 

 

 

 

谁也不知道后来少主是以一个怎么样的方式强行捂住涎玉幻君的眼睛,再给他强行催眠的。

 

咸鱼幻君:救命我只是想好好睡个觉怎么这么难。

少主:所以说劳资的食魂和boss睡了到底该怎么办?给他塞狗粮吗???!!!

————————————————————

期末考试结束准备开始造作✓

来吃一口安利叭!!!

惟莫

鼎 力 相 助
是猪饺。虽然猪弟根本没露脸。他们两个太香了但是好冷!猪弟问虾饺信任他吗的时候我发出鸡叫!!!
算是交党费了。后两p是我空桑。
(安卓手Q盐梅之会的欢迎来找我玩)

鼎 力 相 助
是猪饺。虽然猪弟根本没露脸。他们两个太香了但是好冷!猪弟问虾饺信任他吗的时候我发出鸡叫!!!
算是交党费了。后两p是我空桑。
(安卓手Q盐梅之会的欢迎来找我玩)

逢山鬼莫哭

【多cp】片段灭文法

#注意避雷,cp按顺序含:湘沅,白绍,猪饺(烤乳猪x虾饺)

#如标题仅是片段,应该不会扩写

#按计划后续会有其他cp的脑洞片段,垃圾写手在线求评


【湘沅】

糖醋沅白不太喜欢冬天,或许是因为湖面结冰会让他没法垂钓,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当然还有个理由,开朗的小渔夫有点畏寒。

下小雪的时候勉强能忍受,糖醋沅白揉了揉冻的通红的鼻尖,将身体尽量缩在并不算太严实的衣衫里。老伙计站在他的肩头,因为天寒而没精打采。

他得把他的小渔船带回岸上,不然会被冻坏在湖里。帮隔壁老太太搬柴火耽误了时间,这会儿湖边只有他一个人,顶着逐渐变大的风雪凭着记忆走向渔船停泊的位置。

糖醋沅白冷的厉害,小脸...

#注意避雷,cp按顺序含:湘沅,白绍,猪饺(烤乳猪x虾饺)

#如标题仅是片段,应该不会扩写

#按计划后续会有其他cp的脑洞片段,垃圾写手在线求评



【湘沅】

糖醋沅白不太喜欢冬天,或许是因为湖面结冰会让他没法垂钓,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当然还有个理由,开朗的小渔夫有点畏寒。

下小雪的时候勉强能忍受,糖醋沅白揉了揉冻的通红的鼻尖,将身体尽量缩在并不算太严实的衣衫里。老伙计站在他的肩头,因为天寒而没精打采。

他得把他的小渔船带回岸上,不然会被冻坏在湖里。帮隔壁老太太搬柴火耽误了时间,这会儿湖边只有他一个人,顶着逐渐变大的风雪凭着记忆走向渔船停泊的位置。

糖醋沅白冷的厉害,小脸冻的发红,牙齿都止不住得发颤。只想着赶快解决回到家烤烤温暖的炭火,拨开被雪压弯的芦苇,他看到了他的小渔船…嗯,和一个人。

那人坐在一朵银莲上,银色发丝如瀑,糖醋沅白眨巴眨巴眼。天哪,是莲花仙子,他的脑海中只剩这个想法了。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看着呆站在原地的小渔夫。

哦,不对,是莲花仙人。

糖醋沅白盯着那人袒露的胸口,更改了刚刚的称谓。

“莲花仙人你好,我是糖醋沅白!”

他一向是自来熟的性格,这会儿也不例外。肩膀上的老伙计振了振翅便继续蔫巴的靠在主人身上。

冰糖湘莲听到这自作主张的奇怪称谓,皱着眉打量一副素人打扮的糖醋沅白。大概是比较热情又聒噪的,他最不擅长应对的类型。因此他向那人点点头,不做多言便打算离开。

小渔夫却不那么想,他看那人单薄衣衫,热心肠的他迈近一步刚想出言关心就被扑面而来的冷意喝退了好几步。届时场面实在是不太好看。

这样,太不礼貌了!糖醋沅白在心里批评着他自己刚刚的举动,搓了搓冻的有些僵硬的手,抬头刚想为之前的失礼举动道歉。倏然撞进了对方沉静的眼眸,是风雪中与世隔绝的方寸之地,刚好容下小渔夫和他的老伙计不能再多。

“你真好看。”

出口的却是这样的话语,糖醋沅白突然不太想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歉意。他裹紧了衣物,一步一步走近冰糖湘莲,常拿钓竿的手被冻得指节发红。

冰糖湘莲看着小渔夫又一次走过来,他本该打断对方然后直接离开,但现在他只是走下银莲,双脚切实的站在雪地上。

戴着斗笠的小渔夫哆嗦着撞进他的莲花仙人怀里,这看起来实在有些莽撞,不过现在的糖醋沅白满心只想着这是一个多么温暖的怀抱。

 

 

【白绍】

在旁人看来太白鸭和酒未有一刻分开过,腰间的酒葫芦盈着醇香美酒,闲时便是酣饮伴随着诗兴大发而舞文弄墨,即使是做正事时也要小酌几口。于是在绍兴醉鸡的印象里,他似乎一直是醉着的。

太白鸭第一次来到绍兴醉鸡的酒馆就喝得烂醉,那时夜深,男人乘着月光拔剑即兴舞了一回,让邵小老板看花了眼。

但酗酒总归是不好的不好的不好的。

不过小老板并没有把他纳入酗酒闹事的黑名单。太白鸭来的时候绍兴醉鸡会搬出酒窖里酿的最好的一坛酒,在他喝得酣畅时劝他不要贪杯,最后无奈的给烂醉的太白鸭准备好解酒药。

那会儿绍兴醉鸡还说不清他这么做的缘由,直到后来他在空桑听到了吉利虾和少主的对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届时他习惯性的将这句动了他心弦的词句记录在衣袖上,想想又回到房间翻出记账的本子在最后一页工工整整的誊写了一遍。

绍兴醉鸡一如这句话所说,没有去纠结动心的缘由,只是更加认真的在每个季节酿好一坛独属于太白鸭的酒。

有时候太白鸭会消失一年半载,绍兴醉鸡也不会将那坛酒卖给其他人,让西湖醋鱼东坡肉那几个嗜酒之人扼腕了好一段时间。

暴殄天物啊!不知是谁这么说,也不知说的是绍兴醉鸡还是太白鸭。

再后来整个空桑都知道绍兴醉鸡喜欢太白鸭。不过,小老板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藏着掖着,他把他能给的最好的都给了太白鸭。

吉利虾曾就这个话题跟绍兴醉鸡夜谈过很多次,小老板总会温着一壶度数不高的酒与他分享,看着他手捧绣球试图出谋划策。绍兴醉鸡不愿拂了他的好意,安安静静听着有时候也会记下一些浪漫的点子。

不过终归是不可能实践的,最起码现在不能。绍兴醉鸡看着记账本背面满满当当的记录着与太白鸭有关的东西,抹出几分笑意。

太白鸭醉于山光水色,醉于诗情画意,醉于人事变迁,他都不会为了绍兴醉鸡而醉上一回。周围人都觉得绍兴醉鸡痴恋太白鸭郁郁不得,到最后就连少主都来劝了几句。

“痴恋?他们是这么说的么。”绍兴醉鸡听完少主的话有些哭笑不得,“若是两情相悦自然是好,但给予喜爱之人我所能及的最好的事物,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愿违背自己这份心意。”

食魂是永生的,只要菜肴的做法没有失传,那他们就可以一直存活着。绍兴醉鸡不介意让太白鸭侵占他的漫长岁月,在长久的他自己都算不清的岁月里,有一个心心念念之人有何不可?

况且,也不是完全没机会嘛。

一整天的忙碌结束,绍兴醉鸡睡眼朦胧步伐不稳的倒在踏月而来的太白鸭怀里。小老板满足的笑着,他从太白鸭怀里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片清明的双眸。

这不太常见。

但或许太白鸭从头到尾都没醉过呢?也不是不可能。

 


【猪饺】

“烤乳猪!”少主看着又一次爆炸的厨房崩溃的向一身火红的男人大喊,“我就应该在厨房门贴上烤乳猪不得入内!”鹄羹从袖子中掏出点心试图安抚看到德州扒鸡统计好的账单险些气背过去的少主。

这次烤乳猪一反常态的没有搬出他那套祈愿的说辞,朝少主大喊着有事先行一步便窜离了众人的视线范围。

“少主,这……”德州扒鸡拿着账单微微皱眉看着少主。

“他不是不担责任的人,或许真有什么要紧事。”少主笑着叫来绍兴醉鸡,“损失从他的月奉上扣。”

此时的烤乳猪并不知道接下去的几个月他只能吃点清汤寡水的玩意,一门心思的循着记忆朝虾饺房间的方向跑去。

当时他不顾北京烤鸭的阻拦一个响指想把灶台里的柴火点燃,无奈还是没控制住体内火魔,眨眼之间温度飙升随着轰的巨响厨房爆炸,墙体颤巍巍的抖着,房梁几欲崩塌。

那会儿厨房里的其他食魂眼看阻拦不住早就做好撤离的准备倒也没人受伤,但刚从餐厅回到后厨想取菜的虾饺毫无防备的直面了这场爆炸。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烤乳猪内心一紧,想上前询问又被闻声赶来的其他食魂挡住步伐,转瞬间再次寻找已经没了人影。

虾饺的房间在一众食魂的房间里有些特别,门口挂着可爱的风铃和晴天娃娃,屋内的装潢也是软绵粉嫩的色调。门是开着的,正厅里没有人,烤乳猪绕过挂着毛毡玩偶的屏风,看到虾饺背对着他坐在床边。烤乳猪嗅到空气中的血味,一下慌了神几步走到虾饺面前。

“要不要去饺子那看看?”

正专心处理身上伤口的虾饺闻声抬起头,只见让他变成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站在面前,脸上少见的有了担心的情绪。我跟他真是八字不合,虾饺轻轻叹了口气。

“你把我搞成这幅样子还让我去焦医生那喝不知什么做的药汤也太狠了吧。”虾饺开着玩笑,手上将因爆炸而飞溅进被划伤的伤口里的木屑挑出,耐不住疼痛的闷哼一声。

烤乳猪一时语塞,他低头看着虾饺身上大大小小因为直面爆炸的灼伤和被飞溅的瓦砾刮伤的痕迹,男孩最喜欢的粉白小洋裙也变得破破烂烂,他依稀记得这是少主和鸡茸金丝笋一同设计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负责的,需要我做什么你直接说。”

烤乳猪说着想郑重的拍拍虾饺的肩膀,看到肩膀上的血迹硬生生收了力道轻柔的落下。虾饺眨眨眼看了会一脸严肃认真的男人,没有推辞将手上的东西塞给烤乳猪,拍拍床铺示意他坐下便转过身背对他。

“背上的和肩膀上的我够不着,帮我看看吧。”

少年的骨架处于刚刚长开的阶段,比起烤乳猪可能整整小了一圈,白皙的皮肤被割裂出长短深浅不一的伤口,有些已经凝出一层血痂。

烤乳猪学着虾饺之前的动作,将伤口中的细小木刺挑出接着用药酒洗净。他没怎么干过如此细致的活,屏息凝神的像是在雕琢什么稀世珍宝。

等一切结束后,烤乳猪看着缠好的绷带松口气,却见面前人没了动静,心里刚放下一些的巨石又一次被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虾饺不知什么时候抱住了床上的玩偶,似乎因为力道太大玩偶的形状都有些变形。少年转过身来看着烤乳猪,揉了揉通红的眼眶深吸口气。

“没事,就是有点疼……”伤口即使被处理过还是火辣辣的疼,虾饺微微皱眉忍着疼痛道谢,“谢谢你。”虾饺的声音带着无法掩藏的虚弱,他现在只想让烤乳猪赶快出去让他好好睡上一觉。

“没有没有!这是我应做的,让你受伤的是我,作为火之诸帝怎么能逃避责任,今天我伤你之事我一定会以命相赔!”烤乳猪显然没有读懂这话里边的意思,只是毅然决然的拍着胸脯向虾饺保证。

烤乳猪直直的看着他,少年的脸上还挂着汗,披散的粉色长发有几缕黏在莹白脸侧,他低着头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出声。一阵沉默终是随着一声轻吁结束,虾饺抬起头面上挂着平日热情洋溢的甜美笑容。

“我要你命做什么。”虾饺指了指房间里的衣柜,“小金丝之前说要带漂亮的蝴蝶结给我,帮我挑件好看的小裙子然后抱我过去吧,我疼。”

 

后来叉烧仔要有个新妈咪这事传遍整个空桑,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