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和老鼠手游

10万浏览    3303参与
凌冉

小号泰菲皮肤一颗星出,这合理吗,我真的焯了

小号泰菲皮肤一颗星出,这合理吗,我真的焯了

少云信
为什么我画的杰瑞像个小姑娘

为什么我画的杰瑞像个小姑娘

为什么我画的杰瑞像个小姑娘

藉个板砖

熊猫登不上去,用相机自带的涂鸦画的

笔刷大小真的不好控制也没办法旋转,画的私设小夏

熊猫登不上去,用相机自带的涂鸦画的

笔刷大小真的不好控制也没办法旋转,画的私设小夏

kafa1010_暁子
IX THE HERMIT -...

IX

THE HERMIT

-----

Also want to do THE HIEROPHANT but that's for another day.

IX

THE HERMIT

-----

Also want to do THE HIEROPHANT but that's for another day.

黑桃SPADE
放点委托ww 金主要求的小太菲...

放点委托ww

金主要求的小太菲新金皮,再加上今天刚好抽到了呜呜泰菲也好可爱,妈妈爱你(bushi

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

放点委托ww

金主要求的小太菲新金皮,再加上今天刚好抽到了呜呜泰菲也好可爱,妈妈爱你(bushi

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这波画完了就开始画玛丽!!!!

连赞的死m
可能来不及上色了 明天上学(悲...

可能来不及上色了 明天上学(悲  

  所以先发发 所以人不要动都让我上一遍嘿嘿嘿  那个小恶魔的名字我是真没找到 为什么没有人画他啊www 明明很可爱💔

可能来不及上色了 明天上学(悲  

  所以先发发 所以人不要动都让我上一遍嘿嘿嘿  那个小恶魔的名字我是真没找到 为什么没有人画他啊www 明明很可爱💔

考试必胜

拿坡里祝你逢考必过!!!!

必胜!!😤😆😆😆😆


拿坡里祝你逢考必过!!!!

必胜!!😤😆😆😆😆


YIXIAO4

好,笔刷好用

和朋友的茶呜呜呜呜

好,笔刷好用

和朋友的茶呜呜呜呜

未存在此人

侦探汤杰 abo 番外(?)

内容有点重口,如果感到不适请直接退出

时间线注意!

这是在汤杰初次见面的时候!!

杰瑞视角!!!此时杰瑞还是beta!

---

入夜了,走过灯光昏暗的街道,这里已经是郊区,这里放眼望去全是林木。但这里被照得比街道更亮,也更热闹。

我确认了地址,这里是案发现场没错。

正如电话里警方告诉我的一样,这次不是小案子。

我到了现场,大家都让开了一条道,我环顾四周,却没看到死者,直到警方告诉我,死者只剩一个不像头的头颅了。

我脑海中大致有了想象图,尸体的发现者说过,他是在树下散步时发现了血迹,抬头便见到一颗头颅挂在树上。

不知道发现者现在心理状态怎样,我想着,夜黑风高的晚上碰到这事,任......

内容有点重口,如果感到不适请直接退出

时间线注意!

这是在汤杰初次见面的时候!!

杰瑞视角!!!此时杰瑞还是beta!

---

入夜了,走过灯光昏暗的街道,这里已经是郊区,这里放眼望去全是林木。但这里被照得比街道更亮,也更热闹。

我确认了地址,这里是案发现场没错。

正如电话里警方告诉我的一样,这次不是小案子。

我到了现场,大家都让开了一条道,我环顾四周,却没看到死者,直到警方告诉我,死者只剩一个不像头的头颅了。

我脑海中大致有了想象图,尸体的发现者说过,他是在树下散步时发现了血迹,抬头便见到一颗头颅挂在树上。

不知道发现者现在心理状态怎样,我想着,夜黑风高的晚上碰到这事,任谁都得吓出病来。

我向警方请示看那颗头颅,那个小伙子打了一激灵,不过还是招手叫人给我带过来。

于是我就见那脸色苍白的老警员提着个袋子来了,里面是被一团团乱血乱发缠绕着的头颅,脸皮被完全撕烂,蛆虫在上面蠕动,舔舐着血肉和白骨。

我见过的杀人案不少,极少时候才感到反胃。但这次我反胃了很久,从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我呕吐完才回到现场,警方正在搜集现场的遗留痕迹,他们认为凶手是一个alpha,原因是这颗头颅挂在两三米高的树上。

我想到那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又开始反胃。

此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说道:“目前还不能确定凶手是一个alpha!”

我微侧过身看到一只穿着黑色便服的蓝猫,正缓缓的走来。

“凶手将死者的脸都毁了,却留下了毛发,不是很奇怪吗?”

我听他这么一说,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个毛发被打结了!”

我突然有了猜想,向树上望去。

我听见蓝猫又说:“聪明鼠,不过要在大晚上看到痕迹的话,问问警方有没有灯吧?”

旁边的警官听闻,马上找来了手电筒,往我指的方向照去。

果然不出所料,绕着树找了半圈,在上方约三米高的地方找到了一块凹下去的痕迹。

“果然,凶手压根就没有上过树。”

凶手利用的是硬质的东西,绑着脑袋丢上去的,就像附着在箭上的羽毛一样,再用细绳回收工具,将头颅挂在了树上。

“其实看树干就知道了,这两天没有下雨,这周围的土质比较粘,树干上却没有半粒泥沙。”奇怪的胜负欲发作,我跟这个陌生猫较起劲来,顺手用相机将痕迹拍下。

他终于低头看我,说道:“您是调查这个案子的侦探?”

我迟疑了一下,一直到刚刚我还以为他是个高明的警察,但警方基本上都知道我的身份。

“你是谁?”我想到他不仅不因看到那颗头颅而恶心甚至还仔细观察了,不过周围都是警方,应该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是我报的警。”

“诶!?”我原以为发现者大概率已经精神失常,没想到还在现场,不过仔细观察倒会发现他的两腿正发软,大概是被吓的。

“我叫托马斯,beta,以前是个侦探。”

“…叫我杰瑞,是beta,没有别的事情要告诉我的话,我先行离开了。”

原来也是个侦探,那么事情就说得通了。

虽然凶手撕毁了受害者的脸皮,但是依旧可以找到其原先的身份,而既然血液会从头颅上滴下,那么找到分尸地点也是有可能的。

我问了托马斯先生一些关于细节的问题,没有什么收获,于是决定前往警局,以警方的效率应该很快能找到受害者的身份。

“杰瑞先生,您去哪里?”

“您不用关心,有问题我会联系你的。”

“有消息立马告诉我行吗?好歹我们算同行。”

“不,有什么事你找警方讲吧。”

丢下这个包裹给现场的警方,我立刻动身前往警局,等我到那的时候,受害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

受害者名叫尤加,鼠,是一个学生,女性omega。

尤加的家庭关系很差,母亲已经离世,父亲与她时有争吵。

“受害者是什么时候离世的?”我拿出贴身的笔记本迅速记下信息。

死者已经死亡一天了,但是其他肢体似乎还没有找到。

我正想离开去拜访一下那位孤寡的老父亲,突然发现周围的警察似乎都在急着去哪。

按理说没那么巧在一小段时间内发生那么多案子才对,我随手抓了一个幸运儿询问了状况。

原来尸体的四肢部分找到了…

我随即问道:“跟着血迹找到的…?”

“不,血迹跟丢了,我们只是去找死者的亲属,然后就找到了…”

我感到一丝毛骨悚然,尤其是当我站在死者的住处前时,一眼就能瞥见死者房间玻璃窗上还未干的血迹…

我想知道那位老父亲怎么样了,却被告知他因为过度惊吓而语无伦次,此时正在接受心理疏导。

我走出了这间屋子,再次往二楼窗口的玻璃上看去,怪了,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血应该是溅上去的才合理吧,但那血更像是倒上去的。

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我,我听出来是两小时前听过的声音。

“嘿,又见面了,这里是死者原住处?”托马斯顺着杰瑞的眼神看去,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听说郊区那里没追踪到血迹。”

“先生,您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没必要吧。”

“我也是有收获的OK?”托马斯拿出了他的相机,我注意到他的衣袋里还放有手帕。

“嗯?”

“给你看,放我进去?”

“。。。随便你,别捣乱。”

他给我看的照片中,阴暗的林木下放着染血的麻袋,刀和一梱乱绳。

“难道凶手没来得及处理凶器?”我说出了我的猜测。

托马斯似乎是趁我思考时进了屋子,过了十几分钟,一个警察告诉我凶手有可能是死者的父亲。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

死者的父亲叫艾加,平时的兴趣是飞镖,脾气暴躁,是个alpha。

“不太可能!”我这么说,正想拿出那张树上痕迹的照片,如果是用飞镖的话,痕迹应是由下向上才对,而现实并非如此。

“如果是他的话,难道他的心理障碍是假的?”托马斯几乎是从屋里追出来。

不久,这段猜想被证实是错的,案件再次陷入困境。

我让警方去调查艾加的人际关系和近期行程,然后打算去死者的学堂看看。

托马斯又抬头看了眼那窗口的血迹,说道:“凶手大概是想嫁祸艾加,艾加现在在哪里?”

念在他确实是在帮忙的份上,我告诉了他艾加所在的医院。

“呃,抱歉,我刚搬到这来,指个路?”

。。。

托马斯说的没错,凶手为了嫁祸艾加将死者的房间伪装成了分尸现场。

我正往死者的学堂走,天气有些阴凉,大概是要下雨了,伦敦的这个季节经常下雨。

我向学堂门口的警卫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进入到学堂里去调查。外面闪过雷光,警卫同我一起进了屋。

学堂并不那么光鲜亮丽,在黑暗中现在有些老旧,如果不是还有鼠,还有灯,可能会被其他人当成鬼屋。

据警卫透露,来调查的侦探不止我一个。

我猜想着,没想到果真在教师办公室见到了老熟鼠。

“嘿!杰瑞你那边调查的怎么样?”秦菲是和我分头行动的侦探,他刚忙完上个案子就投入到了这个案子的调查中。

实际上,泰菲与警方的关系更好,我会来调查这个案子都是因为他向警方推荐我。

他刚刚正在和一个老师聊天,看到我之后便丢下笔记来找我了。

“你动作太慢了,错过了很多。”我把我的笔记本和相机递给他,他迫不及待的坐在一旁翻看去了。

尤加的老师是个beta女鼠,管着一群喜欢闹事的学生,其中就包括死者和死者的弟弟布克加。

听着这些人名,我已经乱了套,查案子最烦复杂的人际关系。干脆将死者记为A,死者父亲记为B,弟弟记为C吧。

哦对了,将老师记为D。

“A是个很好的孩子,但是几乎不与其他同学交流,她放学后常一个鼠回去。”

“那么她的弟弟不陪她?”

被问到C的情况,D有点无奈道:“是个难缠的家伙,在班里拉帮结派,已经是个黑社会大哥了。”

C是一个很会惹事生非的beta,行踪不定,交际网几乎遍布整个学堂。

我并没有在学堂里找到他,打听了其他学生,都不知道他的去向。最近一个见到他的鼠是在5个小时前。

5个小时,我内心思考着,5个小时这家伙能去到哪去呢?

“杰瑞等等,你这笔记本上的猫写的难道是汤姆?”泰菲走过来用手戳我,指着我笔记上的一段。

“嗯???”我表示疑惑:“他不是叫托马斯吗?”

“汤姆是附近一个小村里的杀猫案重点嫌疑犯!而且他前几天从村里逃出来了…”泰菲向我解释。

“什?!”我心里有些乱糟糟的,麻烦了,我好像把信任给错人了。

这附近一些小村的居民很少,缺乏管理,这里的治安管不到那边去,自然会滋生很多犯罪分子。

泰菲是消息灵通也有破案能力,但就算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的案子,请求他查案的可一堆呢,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我疾步奔向学堂外,见到的是一场暴雨。

可恶!

不知道那位因惊吓导致心理疾病的老父亲还活着没有,顾不上那么多了,我直接冲进了雨中,泰菲在身后边喊边追:“你去哪里啊啊啊!!!”

本来已经工作了很久的迟钝的大脑因大雨而变得清醒,我意识到汤姆极可能是犯人。

他不是托马斯,可能不是侦探,甚至不是beta。他能找到假凶器,能迅速判断凶手的意图。那么有一种可能,他才是凶手!

我带着一丝不安来到了医院,医院24小时营业,此时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我凭记忆来到了B的房间门口,小心的将门推开一条缝,听到里边汤姆的声音。

“那么C即使每天都很浪但每天晚上都会回到家?”

“是的。”

“他有没有哪个常去的地方?”

“他从不告诉我,但听邻居说常在球场见到他。”

看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汤姆很认真的在做调查。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们马上结束了谈话。

不等汤姆开口,我马上就抢问他:“托马斯,警方在树林里找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要一起去看看吗?”

我说这句话一点都不违心,反正他能骗我我当然也可以骗他。既然他喜欢当侦探,不如投其所好,把他骗到警局去。

“当然,但今天有些晚了,该休息了。”他丢给我一条白色软毛巾,示意我擦一擦身上的雨水。

我意识到我很可能露馅了,头上的雨水证明了一切。

我先前对汤姆不在意,知道他可能是凶手后竟冒雨冲过来还编了个谎言,假装邀请他入伙。

B的精神依旧不太好,我决定留在这里守夜。

汤姆离开了房间,我不知道他往哪里走了,也不敢离开B一秒。

将汤姆记为E…

天终于又黑了,昨晚很安静,连雨都停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一直睡不着。

B大概是不会再回那座凶宅住了,他今天将去找一间出租屋住下。

我向B询问了一些问题,其中大部分问题B反应汤姆已经问过了,他很没耐心的又讲了一遍。

一些问题如死者的房间B完全不敢去想象了,我也便不好去问。

于是问题最后转向C和D这边,C的朋友很多,我联想到D的话,说A几乎从不与他人交流。

D在B眼中几乎是陌生人,压根没有谈过几句话,说来也怪不得D没提过B。

我再去了躺学堂,现在是周末,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警卫还在门口。

警卫告诉我,C昨天仅在晚餐前来了一会就离开了,这个消息和我昨天从同学那打听到的一样,我并没有什么收获。

我在学堂借了电话,打给警局,才知道C像是人间蒸发般连家都没回去。

泰菲正好在警局,他告诉我C可能在东北方向,那边的X街上曾找到过一点受害者的血迹,但是已经跟丢了。

我在心里夸了泰菲,然后摊开地图,发现X街便是离开这座城市的一条路线,沿途都没有什么建筑,只有一间福利院坐落在那条街边上。

“不是,那C不是很可能已经逃出这里了吗?上哪找他去?”我禁不住大声的对着电话说。

“呃呃呃我尽力啦!已经在往那边赶了,如果福利院找不到他,我看这个案子就烂尾了!”泰菲有些气急败坏的回答说。

我琢磨着,如果我现在追过去,实在太慢了,不如等在这里等泰菲的好消息。我让泰菲调查福利院后再打电话到学堂来,他表示同意了。

我刚挂掉电话,看见远处走来一猫,打扮几乎是与夜色融为一体。

如果C的失踪与他有关呢?

“你今天扮的很土啊?”我上前去和他套话,我猜他大概是从B口中得知了C的学堂:“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周末吗?”

“原来今天是周末吗?”他反问我,我被他问住了。

汤姆哼笑一声,问我:“你昨晚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我看见一辆警车开往那边去。”

“不,他们是去调查C的去向,只是方向差不多。”我回答道。

我坐在学堂门口,看见他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最后一页抽出一张小地图,好像是在仔细研究C可能会去的地方。

“C会不会是去福利院了?”他突然问我。

我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回答:“那么请给我一个像这样的鼠会去福利院的理由。”

“…”汤姆沉默了,没有回答。

大概半个小时,汤姆在本子上写了很多,不知道写的什么,同时他还在警觉周围其他人的靠近。

我终于接到了泰菲的电话,简直难以置信,C昨天去了福利院,给孤儿们讲故事,待了许久才离开!而且往回走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将目光放到汤姆身上。

“别看我,这次我可是跟C八杆子打不着关系!”

我还没挂泰菲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继续说:“不过故事的内容很奇怪,讲的是一个恶魔得到了天使的恩惠,最后恶魔杀了天使的故事。”

“农夫与蛇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联系到这个,但我同泰菲一样,觉得这个故事很奇怪。

“不完全是农夫与蛇的翻版,最后恶魔也死了,而且是自杀…杰瑞,你那边我看有必要再调查一下。”

我心中隐隐约约感到不妙,挂了电话,向食堂的冷冻仓库中走去。

如果是恶魔完成了这个案件,那么恶魔会怎样设计才符合恶魔的风格呢?

冷冻仓库里果不其然藏了一具尸,不,可能连半具尸都算不上,我看着这堆白花花的骨头和没刮干净的血肉。

血液早已不知去向,肉大概是被掺进了学堂的晚餐中,C丝毫不在意这会暴露他,甚至在食堂呆了一会才离开。

说来,昨天来调查时食堂早已没有工作人员,所以也没有调查食堂,真是中了他的计。

汤姆用低沉的声音问道:“要不要去林子里确认一下…”

林中已经不像上次来那样,上次这里被照的很亮,现在林道很阴森,安静到能分析出有几只虫子正在叫。

“喂!你不是怕黑吧?”我看到汤姆愣在灯下,笑了。

“。。。咳咳,只是。”

“嗯?”

“只是怕你进了林子找不到我。”

我看到汤姆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手电筒,没想到他连这都有准备,还以为他穿一身黑真的是为了碰见警察就逃跑呢。

我不知道相信汤姆有什么好处,但是他现在是托马斯,很正经的在帮我查案。

就算是犯人,也是有感情的吧…

我们最后只在林中深处的河岸边发现了一大滩血水,经鉴定,是C的。

C彻底消失了,但流了大量的血,大概也去不了哪里。

汤姆在河岸捡到一张纸条,是故事的真结尾:活着的天使不会被当成天使,活着的恶魔才是真的恶魔,他们最后都永远离开了,可喜可贺。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泰菲,想着C大概是中二病少年还真把自己当恶魔了。

大概更多的秘密还埋藏在这个学堂里,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深挖了。

我看到汤姆正打算悄悄离开,他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赶忙挂了电话上前去抓住他。

“…你忘了我是个危险人物了吗?”他说。

“不,你是被冤枉的吧。”我想扯出一大堆证据和猜想,但由于时间问题只好直入主题。

“那又能怎么办呢?我确实是个侦探,可惜医者不能自医。”

“不如让我去看看你的案子?”我向他提议。

后来的我才知道这个选择改变了多少未来。

------

口味会不会有点重,有人能推出剧情吗,就受害人那个,实在想不到就算了鹅鹅鹅

YIXIAO4
小夏wwww! 因为paro是...

小夏wwww!

因为paro是关于表哥组的所以打cptag了?


小夏wwww!

因为paro是关于表哥组的所以打cptag了?


波霸猪气球

一些拟


侍卫旧金清嗓太涩(所以你两个金皮怎么都是白毛)

一些拟











侍卫旧金清嗓太涩(所以你两个金皮怎么都是白毛)

YIXIAO4

涂完了!

我上色真的好屑

等我赶完小夏的(

涂完了!

我上色真的好屑

等我赶完小夏的(

烧崽就是逊啦

最近真是疯狂迷上了白底头像~

猫鼠道具类高清纯手工修复套图,点亮红心心自取哦

最近真是疯狂迷上了白底头像~

猫鼠道具类高清纯手工修复套图,点亮红心心自取哦

Rascal.Lei

来了来了!

猫和老鼠主播自制表情包1

主小破车车队

以下是出现顺序:

老班长

宝鸽鸽

大西瓜

杠精

王惜凯

彦祖

磊哥

大宝!


来了来了!

猫和老鼠主播自制表情包1

主小破车车队

以下是出现顺序:

老班长

宝鸽鸽

大西瓜

杠精

王惜凯

彦祖

磊哥

大宝!


烧崽就是逊啦

猫鼠沙雕图白底高清修复第二弹~在线征集更多好想法👀

猫鼠沙雕图白底高清修复第二弹~在线征集更多好想法👀

呀哈哈被发现了

天呐,真的好喜欢谁是外星人

天梯连跪,这个连胜,嗯

也就只会玩这个了

天呐,真的好喜欢谁是外星人

天梯连跪,这个连胜,嗯

也就只会玩这个了

晴☀️夜🌙

我又画猫猫了(?

不混圈但是真的很喜欢😍


我又画猫猫了(?

不混圈但是真的很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