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和老鼠语c

1513浏览    277参与
Miko

皮下

后天开学,各位懂的都懂。

开学要考试,祝我一路走好

(顺带一提,开学后带更的才更新)

后天开学,各位懂的都懂。

开学要考试,祝我一路走好

(顺带一提,开学后带更的才更新)

Toodles Galore

 P1,我正好好的涂着指甲油,女孩子要美美哒,突然汤姆就过来了?

 P2,我对汤姆还是很有好感的呢,就允许他亲我的脸颊吧

 P3,汤姆!你知不知道对女生大吼大叫是很没有礼貌的?哦真讨厌!

 唉,长得美丽优雅真有烦恼呢…

 P1,我正好好的涂着指甲油,女孩子要美美哒,突然汤姆就过来了?

 P2,我对汤姆还是很有好感的呢,就允许他亲我的脸颊吧

 P3,汤姆!你知不知道对女生大吼大叫是很没有礼貌的?哦真讨厌!

 唉,长得美丽优雅真有烦恼呢…

Toodles Galore

立春

  今天本小姐在外面闲逛,突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在干嘛呢?好奇的我跟着去看了看,原来是在草地上玩?(疑惑不解)还吃着春卷春饼,看着好好吃唉…原来今天是立春!是一个中国的二十四节气之一,人们在庆祝呢…好热闹呀!

  (皮下:祝大家立春快乐!新的开始红红火火呀~)

  今天本小姐在外面闲逛,突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在干嘛呢?好奇的我跟着去看了看,原来是在草地上玩?(疑惑不解)还吃着春卷春饼,看着好好吃唉…原来今天是立春!是一个中国的二十四节气之一,人们在庆祝呢…好热闹呀!

  (皮下:祝大家立春快乐!新的开始红红火火呀~)

Devil Jerry

皮下

怎么说呢

明天回校,再见各位


可能会时不时掉落吧,还有就是@斯飞 这个账号确实来不及更新,要是两号一起更新按我两个星期放一次假(加上患有更新困难症)不太可能

so回见了


怎么说呢

明天回校,再见各位


可能会时不时掉落吧,还有就是@斯飞 这个账号确实来不及更新,要是两号一起更新按我两个星期放一次假(加上患有更新困难症)不太可能

so回见了


斯飞

皮下

明天开学了,就是说拜拜了

(暑假见?

明天开学了,就是说拜拜了

(暑假见?

Munchkin Mouse

大概是一个……请假条?

(抱歉地笑了一下)

啊。很久都没有发什么了……

因为某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似乎是某个已经被仙女小姐和爱丽丝小姐一起制裁过的那个家伙又回来了……

会出一个很久很久的差,有可能的话,我会带兵上战场吧。(苦笑)我倒是很厌倦这样的场合……

我们不打算再找爱丽丝小姐回来一趟……她有自己的生活。还有铁皮人先生,我希望我能搞定这件事情。

有可能我的手机会放到皇宫里……?(思索)希望不要长草吧。

(抱歉地笑了一下)

啊。很久都没有发什么了……

因为某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似乎是某个已经被仙女小姐和爱丽丝小姐一起制裁过的那个家伙又回来了……

会出一个很久很久的差,有可能的话,我会带兵上战场吧。(苦笑)我倒是很厌倦这样的场合……

我们不打算再找爱丽丝小姐回来一趟……她有自己的生活。还有铁皮人先生,我希望我能搞定这件事情。

有可能我的手机会放到皇宫里……?(思索)希望不要长草吧。

Toots
  下午好啊,不来一份下午茶吗...

  下午好啊,不来一份下午茶吗?

  下午好啊,不来一份下午茶吗?

萧

求你们搁mp擦啊剧组们

😭  

😭  

Toodles Galore

  p1.2,听有人说这是本小姐?不不不,这只能证明汤姆喜欢我,本小姐可没有这种习惯呢

  p3,喂斯派克,你为什么要偷我的指甲油?虽然说我还有很多,送你一个未免不可,但不至于偷吧?

  真的不理解这些人的意思呢,我很疑惑,不过LOFTER确实很有意思呢…

  p1.2,听有人说这是本小姐?不不不,这只能证明汤姆喜欢我,本小姐可没有这种习惯呢

  p3,喂斯派克,你为什么要偷我的指甲油?虽然说我还有很多,送你一个未免不可,但不至于偷吧?

  真的不理解这些人的意思呢,我很疑惑,不过LOFTER确实很有意思呢…

长夜终将明

*私心人偶设,替身文学,原主存活

*含CP营业注意


木偶。


被制造出来的时候,“master”以该名词为我定义。


作为失败多次后唯一成功的产物,除了没有处理常人复杂情感的思维和自主理解定义的能力外,一切都像“那个人”。


“master,为何要将我打造成‘天使’的形象?您,不是尊贵的深渊领主么。”


“不用管,你只要做好你的木偶。”


master这样答复,可基础设定里的求知欲望使胸口空荡荡,失了充实的实感。master眉眼间有些不悦,自知逾越,可仍然想要得到真相。


根据失败产物可得知,master希望我活的不像个造物。打造出木讷的木偶,不是他的愿...

*私心人偶设,替身文学,原主存活

*含CP营业注意




木偶。


被制造出来的时候,“master”以该名词为我定义。


作为失败多次后唯一成功的产物,除了没有处理常人复杂情感的思维和自主理解定义的能力外,一切都像“那个人”。


“master,为何要将我打造成‘天使’的形象?您,不是尊贵的深渊领主么。”


“不用管,你只要做好你的木偶。”


master这样答复,可基础设定里的求知欲望使胸口空荡荡,失了充实的实感。master眉眼间有些不悦,自知逾越,可仍然想要得到真相。


根据失败产物可得知,master希望我活的不像个造物。打造出木讷的木偶,不是他的愿望。


和其他失败品相比,我的情感性能更加完善,贴合度更高,这也是在最后筛选时能脱颖而出的原因——只是猜测。


直到打扫房间里翻出一张长得与我相似度高达98%的天使的照片时,第一次诞生名为“嫉妒”的情感。


原来作为成功品的自己也是个替身产品罢了?不,这种事不允许......不能再被任何阻拦淘汰,master身边所属只能存在一人。


“master,请原谅我的私心。——我想要代替他的位子,成为你最喜爱的存在。”


“不..是我逾越了。请求删改情感中枢系统。”


垂下眼眸,双手交叠在胸口,低眉准备接受所有的整改:身为一个“人偶”,不该拥有一切左右制造者意愿的想法,而自己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master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什么也没做。判断为默许、纵容,抬眼注视master如红玫瑰般完美的眸子,大脑自动导出恋爱手册的情景式教学,轻轻亲吻他的手背。


“感谢您的认可,master。哪怕只有不到1%的成功率,我也会尽全力代替他与您相伴。”

Robin Hood Tuffy

早上好!

  清晨的森林依然是静悄悄的...

  头顶只有几声鸟叫,森林好似没睡醒一般,打上几个哈欠...

  我爬上了树枝,默默看向远处的太阳 (歪头)“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呢?″(笑)我想...先要把自己的事做好吧!

  早上好!我的朋友!望你今天开心!(笑)

  清晨的森林依然是静悄悄的...

  头顶只有几声鸟叫,森林好似没睡醒一般,打上几个哈欠...

  我爬上了树枝,默默看向远处的太阳 (歪头)“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呢?″(笑)我想...先要把自己的事做好吧!

  早上好!我的朋友!望你今天开心!(笑)

Miko

粉福+代更通知

到100粉了啊…这个号准备找人代更(是代更!代更!私信和评论都是我自己回的)

粉福就是:满足粉丝们的愿望吧,随意提~

到100粉了啊…这个号准备找人代更(是代更!代更!私信和评论都是我自己回的)

粉福就是:满足粉丝们的愿望吧,随意提~

长夜终将明

/噩梦缠身/

*含营业。注意


单手压帽遮挡半边脸,响指后手中携一支白玫瑰献给上刑嘉宾,莞尔随性转起通体银白的手枪,低头温柔别开刘海亲吻那人的额头,对准左侧心房扣动扳机,连一声尖叫也没有,不由得些许落寞;手指蹭上一点还带有余温的血,轻轻抚过他的唇,鲜红夺目。

从一片混沌中惊醒,心跳快得不正常,那梦实在真切,同时也是我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失去理智被黑暗面取而代之。

是我亲手开枪击穿了心爱的人的心脏,而自己只能看着他复杂的眼神随着身体后仰缓缓合上,胸前的白玫瑰晕染上几片醉红,纯洁的感情被血污拉下圣坛,跌落尘埃,轻如羽,重如山。

我可能是疯了,竟会觉得那副死寂的模样颇具美感——另一个我啊,你想要的究竟是什......

*含营业。注意


单手压帽遮挡半边脸,响指后手中携一支白玫瑰献给上刑嘉宾,莞尔随性转起通体银白的手枪,低头温柔别开刘海亲吻那人的额头,对准左侧心房扣动扳机,连一声尖叫也没有,不由得些许落寞;手指蹭上一点还带有余温的血,轻轻抚过他的唇,鲜红夺目。

从一片混沌中惊醒,心跳快得不正常,那梦实在真切,同时也是我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失去理智被黑暗面取而代之。

是我亲手开枪击穿了心爱的人的心脏,而自己只能看着他复杂的眼神随着身体后仰缓缓合上,胸前的白玫瑰晕染上几片醉红,纯洁的感情被血污拉下圣坛,跌落尘埃,轻如羽,重如山。

我可能是疯了,竟会觉得那副死寂的模样颇具美感——另一个我啊,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早该明白的。

享受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实在抓心挠肺,想要得到更多又害怕做出的举动会将他顺水推舟漂向未知,再也没有瓜葛。

如果他喜欢我的话,请更加在意我,发现我的心意,赠予我一场美梦吧。

呼吸。吐息。

其实做朋友也挺好的。

真的吗?

......

假的。

Butch
是这样的,我一不小心从美国迷路...

是这样的,我一不小心从美国迷路到了中国的巷子里。

半夜睡觉总是听见“噼里啪啦咚咚嚓嚓轰隆——biu~~啪啪啪”的响声,天边的火光把我的睡意全都炸碎了。我以为这是炸弹空袭,非常害怕,可是看到路边几个人点燃炸药后迅速撤离,我才明白,原来这是军事演练。

中国人连过年都要军事演练吗?太可怕了,我在这个地方肯定睡不好觉的!(捂耳朵)我很疑惑为什么这种活动一定要在大半夜举行,难道所有人都不睡觉吗?看来人类的精力比流浪猫旺盛多了啊。


我险些对半夜放鞭炮的人口吐美式芬芳

是这样的,我一不小心从美国迷路到了中国的巷子里。

半夜睡觉总是听见“噼里啪啦咚咚嚓嚓轰隆——biu~~啪啪啪”的响声,天边的火光把我的睡意全都炸碎了。我以为这是炸弹空袭,非常害怕,可是看到路边几个人点燃炸药后迅速撤离,我才明白,原来这是军事演练。

中国人连过年都要军事演练吗?太可怕了,我在这个地方肯定睡不好觉的!(捂耳朵)我很疑惑为什么这种活动一定要在大半夜举行,难道所有人都不睡觉吗?看来人类的精力比流浪猫旺盛多了啊。


我险些对半夜放鞭炮的人口吐美式芬芳

Robin Hood Tuffy

嗨!

 哦,好吧!最近的大风大浪看样子平息了,我!小罗菲回来了!(开心)

  最近的是一段时间都很忙,也不知道森林里变成什么样子了,也许还是像平常一样?(歪头)

  无论怎么说,小罗菲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的向前前进!!

 哦,好吧!最近的大风大浪看样子平息了,我!小罗菲回来了!(开心)

  最近的是一段时间都很忙,也不知道森林里变成什么样子了,也许还是像平常一样?(歪头)

  无论怎么说,小罗菲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的向前前进!!

Detecive Tom

杰瑞你干嘛打得这么凶@Detective Jerry 我不就是不小心拍扁你了嘛……噗嗤(偷笑)

杰瑞你干嘛打得这么凶@Detective Jerry 我不就是不小心拍扁你了嘛……噗嗤(偷笑)

Butch
ok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

ok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宣布个事,汤姆是个逊比!没毛病啊兄弟们(招手)@Tom 


话说这只猫怎么这么含蓄,感觉没放开啊。各位和我说话(对戏)不需要拘谨,尽管放飞自我,平易近人的猫王非常喜欢听你们的脑洞胡话!


ok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宣布个事,汤姆是个逊比!没毛病啊兄弟们(招手)@Tom 



话说这只猫怎么这么含蓄,感觉没放开啊。各位和我说话(对戏)不需要拘谨,尽管放飞自我,平易近人的猫王非常喜欢听你们的脑洞胡话!


Michelle米雪儿

迟到的新年快乐

呜 现在拜年应该还不算晚?

那么新年快乐各位!真的好久不见啦 这些天哥哥带我去了新春游园会 那里可有意思了 我们吃了超多好吃的 比如糖葫芦 饺子 还有糖画 卖糖画的叔叔除了老鼠之外还画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哥哥还给我讲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 还说中国是文明古国 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

哦对了 哥哥说今年是兔年 给我买了一套衣服 呐 就是我身上的这套 可爱吧!

呜 现在拜年应该还不算晚?

那么新年快乐各位!真的好久不见啦 这些天哥哥带我去了新春游园会 那里可有意思了 我们吃了超多好吃的 比如糖葫芦 饺子 还有糖画 卖糖画的叔叔除了老鼠之外还画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哥哥还给我讲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 还说中国是文明古国 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

哦对了 哥哥说今年是兔年 给我买了一套衣服 呐 就是我身上的这套 可爱吧!

鼠鼠我啊,恨死你们所有人啦

额呃呃呃

试图放一些天使杰瑞的语擦

[图片]

感觉被雷到抱歉,我也就是个小白

试图放一些天使杰瑞的语擦

感觉被雷到抱歉,我也就是个小白

堆砌繁华。

👑

  初磨,ooc请指出,感激不尽。

  *【猫鼠语c16h企划·国王杰瑞致上】

  ——

  我并未理解烟花的绽放、绚丽是为何。但它之美,应是留在我心之上,印在眼眸之中,被我作美好记忆讲述温暖光明。

曾在母亲的小园子中静侯夏夜,三角梅的花片受夏夜凉风撕扯,零零落落竟洒满苍天大树下每一处庇护;绿茵偶尔过高擦过的皮肤带来的不适也会极快被分去神。周围从角落反射的微光照亮母亲柔和的脸庞。自母亲手上接过闪烁微光的木根会含着些对陌生的羞涩与警惕。暗夜轻咛的歌目在幼时举起手来与月比肩时从不显得烦躁。在微光悄然熄灭的流逝里的心跳突然震耳欲聋——夏夜还未离去,我也未曾忘记。夏日里独有的清凉...

  初磨,ooc请指出,感激不尽。

  *【猫鼠语c16h企划·国王杰瑞致上】

  ——

  我并未理解烟花的绽放、绚丽是为何。但它之美,应是留在我心之上,印在眼眸之中,被我作美好记忆讲述温暖光明。

曾在母亲的小园子中静侯夏夜,三角梅的花片受夏夜凉风撕扯,零零落落竟洒满苍天大树下每一处庇护;绿茵偶尔过高擦过的皮肤带来的不适也会极快被分去神。周围从角落反射的微光照亮母亲柔和的脸庞。自母亲手上接过闪烁微光的木根会含着些对陌生的羞涩与警惕。暗夜轻咛的歌目在幼时举起手来与月比肩时从不显得烦躁。在微光悄然熄灭的流逝里的心跳突然震耳欲聋——夏夜还未离去,我也未曾忘记。夏日里独有的清凉沁人心脾、母亲留下的照片充满清晰的记忆,奔走花园的灵活下的自在充满在每一个夜。

  响声被阻绝又被朔风撕裂在窗外的声响偶尔会嚇到孩子不够成熟的心,足尖触地是做跑拽住窗帘的;仔细小心挑开缝隙只留一只眼观测就能惊艳的画;冬日夜是见不到天间的光亮的,路灯照过的光斑下雪迹追随,几个脚印隐约能透见主人为了稳住身躯的尽力。一声惊响在压抑不要惊呼想法时还需寻找声源——烟花是像金菊怒放牡丹盛开;像彩蝶翩跹巨龙腾飞;火树烂漫虹彩狂舞,需要怎样遗忘这漫漫寒冬。

  不胜日夜官家人剑拔弩张,只为这权钱色位便是血流成河——我的国,我的家。我回不去的夏夜绘本总带着卡帧的恍惚,拼命汲取还容易落得个优柔寡断的骂名。

雪容易阻断路,母亲却说它卡住的时钟的步伐。雪里的一切洁白是被赋予的,要擦干净玻璃再判断——这是谁、?这又是谁?在宴会上被狠狠损一顿;你小时候还曾跟我玩过的、、怎么把我忘记了?又或者是抱过我同我共舞(并且定会强调是我邀请她,光是生日宴依她们言就跳了数十场……)母亲叮嘱过的公爵姓名也支支吾吾才猜到,幼时确实少了些认真功夫在掌权上。

  总在奔跑的人偶尔歇息都有些负罪感,而冻时便消散的差不了了、、为什么?我总留得写理由推脱与放纵些,好吧,不会太久,纸张堆叠太多是会有人怨我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