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咪老师

74312浏览    1779参与
作夏目的小妖

哈哈哈哈不知道会不会破2000先发了再说,这是第一期,还有猫咪老师的一期。

抱图随意,🈲白嫖

哈哈哈哈不知道会不会破2000先发了再说,这是第一期,还有猫咪老师的一期。

抱图随意,🈲白嫖

-HIRO-ひろ-

日月食sp 第二回

二、攀爬的蜥蜴

      “呐,胖太,你有名取先生的联系方式吗?”坐在电车上抱着睡着的夏目的田沼如是问道。

     一旁的猫咪老师瞅了他一样,像看个傻子一样,继续闭上了眼睛,继续伪装成玩偶。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行为会让路人觉得很奇怪的田沼尴尬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索性的是,即便是在假期,也没有人会把这一行为非常当一回事,田沼松了一口气。

转眼到了站,田沼抱着夏目下了车,为了避免拥挤的人流,他把夏目搂着往上提了提,让他两条细瘦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头也倚靠在上面。或许是因为放下了戒心......

二、攀爬的蜥蜴

      “呐,胖太,你有名取先生的联系方式吗?”坐在电车上抱着睡着的夏目的田沼如是问道。

     一旁的猫咪老师瞅了他一样,像看个傻子一样,继续闭上了眼睛,继续伪装成玩偶。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行为会让路人觉得很奇怪的田沼尴尬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索性的是,即便是在假期,也没有人会把这一行为非常当一回事,田沼松了一口气。

转眼到了站,田沼抱着夏目下了车,为了避免拥挤的人流,他把夏目搂着往上提了提,让他两条细瘦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头也倚靠在上面。或许是因为放下了戒心,或许是因为身体变小精力也跟着下降了的缘故,从昨天到今天夏目都很容易睡着。因为熟睡的关系,也就任由田沼摆弄,田沼感受到夏目潮湿的呼吸声贴在自己脖子上,一下一下,仿佛猫咪的爪子一样,轻柔且试探,抓得田沼的心痒痒的。

“胖太,你现在要往哪里走?”猫咪老师一下站就跳出了列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挤进了人群又跳了出来,寻了一处空地蹲着等着田沼缓慢的挪动出来。

“胖太,在这种地方还是不要乱跑吧!”终于从人群堆挤出来的田沼忍不住指责道。

“你小子还说我呢,在那种地方问我问题这不怕被人当成怪胎。算了,快跟我走吧。”说罢猫咪老师迈着圆滚滚的身体跑了起来。田沼跟在它身后跑了两步,这个时候夏目醒了过来,他先是半睁着眼,有些迷茫,带着朦胧的睡意,只觉得身处的地方有些颠簸,待他缓缓抬头,田沼的脸就近在咫尺。“哎?”夏目心中一顿,又因为颠簸的关系,小小的手下意识的拢了拢田沼的脖子。与此同时觉察到动静的田沼停下来脚步,他低下头,正好和完全清醒的夏目四目相对。

“哎?!”夏目意识到自己在田沼怀里的刹那立刻无措起来,“对不起.....”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道歉。“对不起,我怎么会睡着了、给田沼先生添麻烦了。”无措的行动连带着无措的声音,夏目低垂着头,细碎的头发遮住他的眼睛。虽然田沼看不到夏目的神情,但体谅如他,当即明白了一切,他颇为有些心疼的轻轻叹了一口气,“没事哟,夏目。”他低声细语道,“没事的。”他的目光一直注释着夏目不曾离开,直到夏目怯生生的抬头,胆怯的目光被田沼温柔的注视给捕获。就如同冰川和春日的相遇,夏目的心中的屏障被一点点的融化了。“你可以依靠我的,夏目。”田沼的微笑在夏目面前绽放开来,十分灿烂。夏目愣了一会,然后他缓缓低了头,脸有些微红,颇为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田沼肩膀上,“是。”夏目轻轻回答。

“喂,小子,你怎么那么慢啊!”远处的猫咪老师扯着嗓子叫嚷了起来,田沼应了一声,赶快小跑了几步跟了上去。

“那个臭小子的公寓就在这附近。我闻到他的味道了。”

“哎?所以胖太也不知道名取先生的住址吗?”

“这不是废话吗,和那个臭小子的有联系方式的只有夏目有,但你看他像会记得名取的样子吗?不过一路上我是寻着气味来的应该不会有错。”

“真的是,要是胖太带错路我们都白跑了。”

“那肯定是不会的....”猫咪老师举着它倔强的头颅踏着小脚往前走,这个时候一双穿着白色袜子脚踩着木屐的人挡在了它的面前,“嗯?是谁?”猫咪老师抬起来头。

“斑大人怎么会在这里?”是柊。

“哦!是这不是名取那小子的式神嘛。”猫咪老师的声音明显有了愉悦的声音,“你既然在这里的话那名取一定也在这附近了。”

“确实如此,不知道斑大人找主人有什么事呢。”

“这个嘛.....”猫咪老师看向跟在身后因为看不见而一脸茫然的安慰夏目的田沼和因为见到柊而害怕的搂紧田沼脖子的夏目,“就得当面和名取说了。”



名取的公寓内。

“原来如此,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名取说。“不过变小的夏目,真的很可爱啊。”

本来安静坐在田沼身旁,听猫咪老师复述当时事件经过的夏目听到名取的夸赞突然一抖,有些害怕的侧身往田沼身旁靠了靠,一只手抓紧了田沼的衣角。这一切当然都被名取收进眼底,他收起了方才有些调戏的笑容,神情严肃了起来。“所以你们找我,想让我帮忙做什么呢?”

“你们除妖师有没有解除日月食法术的办法?”

“非常遗憾,并没有。”说完名取略微思索了一下,“或许的场一族比我更了解.....”

“不行不行,的场一族还是算了。”猫咪老师嫌恶的阻止,“而且本来的场那家伙就颇为窥探夏目的能力,你要是去拜托他,现在这个情况的夏目岂不是狼入虎口。”

“说的也是呢。”名取笑道说,“还是猫咪老师想得更周到。”谈话间,漆黑色的蜥蜴攀爬到名取的脸上,很快又迅速的爬了过去。

“呃!”看到这一瞬的夏目露出惊恐的样子,他拽着田沼衣角的手又紧了几分。

“夏目?”察觉到夏目异样的田沼低头看他,“怎么了夏目?”他搂住夏目的肩膀,随即他像意识到什么,问,“你是看到了什么。对吗?”

“我想应该是我脸上的东西对吧?”名取插了进来,“如果是‘它’的话不用在意,很早就一直贴在我身上了。当然,你是知道的。”

“哎?”听到名取话的夏目似乎缓解了紧张感。“我是知道的吗?”

“是的,夏目。并且我和你一样,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世界。”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柊也是你和我一起合力救下的呢。”

“是吗。太好了。”夏目展露出笑容,“原来,我也能帮助到别人呢。”

听到了他这个回答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名取看着夏目观察周围的反映又有些无措的模样,他柔声道,“是的,夏目。你帮助了很多人,并且做得很好。”

“是哦。”田沼拍了拍夏目的头,“你一直做得很好。”


后来的商议,名取叫柊陪着夏目去隔壁间看书。

支开夏目以后,名取问,“虽然经过猫咪的复述已经知道夏目的具体情况,但是我们除妖人并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

“但是这个事情再这样拖下去是瞒不住的,假期一过,田沼也要去上课。塔子那边没办法交代的同时,学校那边也没办法交代。”

“如果不处理好夏目的事情的话,我这边也确实不太好隐瞒下去。而且,就怕再拖下去会被当成失踪事件。”

“啊,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呢。”名取说,“不如我们带着夏目登门拜访藤原家吧。”

“哈?”

“什么?”就连田沼都震惊了。

“你家伙在说些什么呢?那你要怎么解释夏目变小的事情。”

“那必然发挥我除妖师的借口了。”

“不行!这真的是太胡来了,真就不应该听田沼的建议来找你!”

“那你认为怎么办呢?”名取又恢复了严肃的样子,“本来这种情况确实不应该让普通人掺和进来,但是在找不到日月食解除法术的情况下,像两个人坦白的轰动远远会小于展露到一群人面前的轰动来得快。当然,还会有我出面处理这个事情,放心好了。”

“你这个家伙可真的看上去不像会让人放心的样子啊。”

“原来大名鼎鼎的名取周一是这样。”

“好了,你们过来也辛苦了,难得来一次可以就由我来招待你们吧,房间里也有空着的客房,正好夏目变小了,小孩子容易疲乏,形成也不用那么赶。”


吃过晚饭后,众人都去歇息了,田沼则因为有一肚子想问的事情而敲响了名取的房门。

“请进。”名取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拜访的样子,打开了房门。

“打扰了。”田沼表达了歉意,进了来。

“夏目没跟着你?”名取打趣道。

“没有,胖太陪着夏目先睡了。而且我想了解的事情并不想夏目知道。”

“嘛,夏目看起来现在很信任你。好了,我才你想了解的是那边的世界,但是很不好意思我并不能告诉普通人。”

“我和名取先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妖怪我也已经见过了。”

“嘛,那确实,你确实是有一部分能力。”

“并且,我只是想和您了解,在你们的世界,和你一起合作的夏目是什么样子的。”田沼说,“在此之前,夏目一直会把事情全部都一个人拦下,我和多轨问什么都只会用没事来回答。”

“但是,夏目变小以后,我真的很难去放任他不管。”

“也许是错综复杂的童年记忆的原因,夏目真的会让我发自内心的心疼他。”

“这很正常。”名取叹息道,“因为他妖力的关系,以至于在人类社会格格不入。不过现在他是幸运的。他现在有我们。”田沼的话让名取陷入沉思,什么样子的夏目?

是面对危险不惧困难也要保护别人的他,是心中藏着很多事情的他,是绽放在一片光芒中的他。即便是到现在名取依旧会记得,误会自己要除去柊的夏目跳进阵法中的模样,飞扬的浅黄色头发和无畏的眼神和最后伤痕累累倒在地上的模样。

“纵使,他曾经经历过不幸,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他有我们。”

“不过。”名取莞尔一笑,“实际上我也并不是非常了解夏目呢,可能因为以前经历的关系,他还不能完全的信任人类吧。”

“为什么我们不接着这个机会,温暖他呢?”

“说得也是呢,谢谢您,名取先生。”

amino_orz

最近的照片色彩练习 因为不知道画什么(指想摆烂)所以选了猫咪老师当麻豆

最近的照片色彩练习 因为不知道画什么(指想摆烂)所以选了猫咪老师当麻豆

猫咪老师

我是否也有一天能够不再畏惧分别,而是渴望与谁共同生活下去呢。--夏目

我是否也有一天能够不再畏惧分别,而是渴望与谁共同生活下去呢。--夏目

镯云

【斑夏】结缘

      Cheaper 6  归家


  我叫夏目贵志,我有个秘密,我能看见妖怪。同时,我也在保管祖母的遗物——友人帐。不过现在,我的秘密又多了一个……


  少年穿梭在树林中,从树枝下投下的斑驳光点无法在他晶莹的发上停留,只能不甘心地化为光线,与灰尘在寂静中共舞。少年宝蓝色的羽织在微风中轻轻划过,宛如振翅飞翔的飞鸟。


  树下静谧处。


  “嘻嘻……嘻嘻嘻……,我要把你们吃掉!”


  树下,一个形容可怖的黑影扭曲着它不甚清晰的五官,朝着两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妖怪尖声讥笑。...

      Cheaper 6  归家


  我叫夏目贵志,我有个秘密,我能看见妖怪。同时,我也在保管祖母的遗物——友人帐。不过现在,我的秘密又多了一个……


  少年穿梭在树林中,从树枝下投下的斑驳光点无法在他晶莹的发上停留,只能不甘心地化为光线,与灰尘在寂静中共舞。少年宝蓝色的羽织在微风中轻轻划过,宛如振翅飞翔的飞鸟。


  树下静谧处。


  “嘻嘻……嘻嘻嘻……,我要把你们吃掉!”


  树下,一个形容可怖的黑影扭曲着它不甚清晰的五官,朝着两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妖怪尖声讥笑。


  看着妖怪逐渐张开的,发出不详气息的空洞大嘴,小妖怪紧紧抱住同伴,声嘶力竭的呐喊:“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偷喝你珍藏的美酒了!汪呜呜呜呜……”


  “什么,我的酒竟然是你这个混蛋偷走的!算了……我,我其实也也故意把你喜欢的那些破石头藏起来了嘤嘤嘤嘤”


  “什么破石头啊!那是山玉,是大自然的馈赠,你这个土鳖懂什么呀啊啊啊啊啊要被吃掉了!”


  上一秒还痛骂对方的小妖怪们此时紧紧相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


  咦?没有……被吃掉?


  小妖怪试探着,慢慢睁开了朝向妖怪的那只眼睛,看到了让它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


  戴着狐狸面具的雪发少年浮在空中。他穿着的宝蓝色羽织上,有妩媚雍容的金菊静静绽放。


  少年的手轻轻按在那个想吃掉它们的妖怪的头顶,手心微光浮动。那个刚刚还要吃了它们的妖怪嘴仍然张的老大,它的身形不断颤抖,却再也发不出那宛若噩梦般的尖笑。它是在,是在害怕吗?


  “离开这里。”


  雪发少年出声了。是很好听的,沉静而带着些许凉意的声音。那声音很奇怪的,在脑海中不断回响、盘旋。


  那个妖怪停止了颤抖。它呆滞地转身,步伐缓慢的离开了这个地方。雪发少年轻盈落地,木屐轻点在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若有所思,转头看向抱在一起不撒开的小妖怪们,语带笑意:“你们还好吗?”少年脸上的狐狸面具朝向它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面具上眼尾的部位,有着细细描画的鲜艳的红,花纹繁复。最显眼的是眉心的一点青,色泽浅淡,却又让人移不开视线。


  少年的脸掩在面具的阴影之下,只能看见些许瘦削而白皙的下巴。


  能感受到他目光的温暖。


  小妖怪抱在一起,早就忘了发抖,已然看痴了。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在干什么?哦,我们是妖怪,在一棵树下,刚刚差点被吃但是又被一位好看的大人救了,现在我们俩紧紧抱在一起像是那个……对了,人类说的连体婴!


  嘤,好丢人!


  两只小妖怪毫不犹豫地松开手,转身背过去,重重地哼了一声。


  它可没忘记这个混蛋偷了它的酒/藏了它的宝石!


  “好啦,不要闹了,你们可是刚刚才一起从虎口逃生呢,虽然你们咳咳咳,可是你们不是好朋友吗?”少年声音清澈,声音不似刚才震慑妖怪的那种空灵。


  虽然,能听出他很努力地在憋笑就是了。


  小妖怪互相看看对方,还是怎么都看不顺眼,却也还是勉为其难的击了个掌,权当做劫后余生的庆祝。


  我是为了大人才勉为其难和这个混蛋和好的!


  双方不约而同如此想到。


  “这样就对了,要好好珍惜当下哦,这样,在困难来临时才不会后悔,后悔没有在已经逝去的曾经,为这份感情增值。”少年语气不知为何带了些惆怅。但他很快又打起精神:“你们最近经常看到刚才那种妖怪吗?我看它围捕你们的动作似乎很是娴熟。”


  是的,简直就像是式神一样。少年如此想到,心里不禁一沉。


  小妖怪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对问出问题的美丽大人实话实说。


  “我们是第一次遇见”


  “但是好像其他的妖怪似乎也被袭击了”


  “不对不对,应该是消失了才对”


  “森林的感觉也很奇怪”


  “我们其实是准备离开这里,去另一座山的,但是在走之前被逼到这里,要不是大人,我们就被吃掉了!”小妖怪怏怏说道。


  妖怪,消失……果然,是除妖师吗?难道,是的场先生他们又有什么行动吗。


  少年回神,好看的唇角勾出一个温柔的笑:“是这样吗,谢谢你们的消息。你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这里最近恐怕不会安全了。”少年有些顽皮的偏偏头示意小妖怪们不知何时牵在一起的手“毕竟,只要好友在身边的话,什么都无所谓,对吧?”


  小妖怪们脸色爆红。


  “好啦,我也要走了,祝你们旅途愉快。”少年笑出了声,他真的忍不住了,这对好朋友真的很有趣。


  看到拥有美丽身姿的大人要转身离开,小妖怪急忙叫住他:“大人,还请留步!”


  “嗯?”少年回首,是有些疑惑的声音。


  “还请您告知我们您的名字,让我们知道是谁救了我们!”


  “我们想知道大人的名字!”


  “我的名字啊……”


  “我叫夏……”


  “我叫枝归,南山狐族的枝归。”


  少年在从疏朗枝丫中降落的阳光下微笑,雪发似盈高天之辉。


  我叫夏目贵志,我现在又多了一个秘密,那就是,我其实,也是妖怪中的一员。


  ……


  真伤脑筋啊,时间要来不及了。


  夏目如此想着,加快了步伐。再不回去,外婆他们要着急了。


  夏目前几日离开了南山,是被赶出来的。曾祖母空月和祖母玲子教了他几天法术、又填鸭式教了他一些生存技巧后,让他去外面多熟悉熟悉自己的妖力,不到最后一天不准回来。


  出乎意料的,夏目本以为自己没办法适应没有现代电器的生活,结果在森林的这几天,适应的非常不错。


  饿了就去摘应季野果或直接去抓没有开化的野兔溪鱼,渴了就去舀一捧山泉,困了就随便找一棵看着顺眼的大树。因为是妖怪,身上也不容易弄脏,真的想洗澡直接去水底游一圈就好,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总的来说,倒是挺自在。


  曾祖母和玲子都不是会溺爱孩子的人呢。夏目想到她们,想到老师和自己的朋友们不由得忍俊不禁。


  老师一点儿都不希望他一个人出来,当时都吓傻了,最后还是丙和三筱劝他才勉为其难地留在南山,放自己一个人出去历练。


  猫咪老师现在在做什么呢,唔,享受南山陈酿美酒的香醇?


  哎呀,到了。


  看到熟悉的被藤蔓掩盖的洞口,他变成白色的小狐狸钻了进去。夏目一边奔跑一边用余光丈量自己的身躯,嗯,很好,有长大一些,他已经已经是个青少年狐了。他踩在柔软的青草地上,再次感叹这密道的神奇。一想到这是空月的杰作,小胸脯就不住挺的更高了些——这可是我曾祖母建造的!


  紫藤花的香气弥漫在鼻尖,夏目钻出厚密花帘,天光大亮,已然是到了南山。有狐狸远远的看到他,摇摇尾巴打了个招呼,他鸣叫示意,继续向湖心岛跑去。


  哎呀呀,谁能想到,几天前,他连路都不会走……现在,连鸣叫都如此娴熟,这就是天性吗。


  夏目如此感慨着。


  他没有停止奔跑,白色的狐狸渐渐变幻成人形,到了紫藤树下,已然是位身着宝蓝色和服的年轻小公子了。


  “曾祖母,玲子外婆,我回来了……哎?”


  等在树下的,是一如既往美丽的玲子,和狐狸形态的空月。温柔的白狐狸轻轻闭着眼,庞大的身躯倚卧在紫藤树旁,似乎是陷入了一个甜美静谧的梦。


  曾祖母,很开心呢。


  “玲子外婆,我已经完成了独自生存三天的任务啦。”夏目放轻脚步,用气声和玲子汇报。


  “嗯,我知道啦。现在的你已经是只勉强合格的小妖怪了。那么,现在该回去了,你现在的家人们在等你呢。”玲子也用气声说。玲子轻轻抚摸着夏目的头“贵志,要常回来看看哦,我们随时欢迎小狐狸枝归的到来。”拥有小麦色秀发的少女眼神慈祥。


  夏目因为被少女外貌的长辈摸头而感到有些许尴尬羞涩,但果然还是很开心。因为是和塔子阿姨和滋叔叔一样的,自己的,可以依靠信赖的家人。


  “那,我走了,请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事,直接来找我就好。”夏目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


  玲子笑着用与刚才的轻抚不一样的力度揉乱了夏目的白发“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去吧。斑他们在湖心岛外。”


  夏目被玲子推着,走向了不远处,等待自己的伙伴们。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那个银色长发的,不羁的身影,果然,还是看不习惯。夏目忍不住勾起唇角。


  他向前跑去。


  “猫咪老师,丙,三筱!”


  猫咪老师带着一丝嫌弃的表情在阳光下格外醒目,但是让人觉得,有种熟悉的安心。


  夏目感到由衷的快乐。


  黄昏时分,藤原家。


  “真是的,贵志,怎么能一直打扰田昭那么长时间呢!下次要送人家礼物答谢哦。”塔子阿姨站在式台上,边对着夏目絮絮叨叨边偷偷从上到下扫视夏目,嗯,很好,没有受伤。


  夏目一句话都不敢说,毕竟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塔子阿姨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他能做的,就是委委屈屈的在塔子的审视下换鞋。


  塔子看着夏目怂唧唧地换好拖鞋,气顺了不少。她稍稍用力拍他的后背“快去洗澡,水已经烧好了!”


  “真是的,猫吉都不知道劝劝夏目!”塔子的絮叨仍在继续,夏目溜进客厅,徒留猫咪老师遭受着塔子“猫吉是不是又胖了”的质疑。


  滋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看着狼狈逃进客厅的夏目哈哈笑“别怕,塔子只是太想你了,才会忍不住唠叨你。学习会那么多人,一定很累吧,毕竟不是在自己家。赶快去洗澡吧,洗完就可以吃饭了。”


  “滋,帮我切菜!”


  厨房里传来塔子的声音,滋放下报纸,对夏目眨眨眼示意,无奈地急急忙忙跑向厨房。


  夏目……夏目不敢再造次,捞起朝客厅走来的似乎遭受了什么打击的猫咪老师,准备洗澡。


  啊,真是甜蜜而有负担的一天啊。

猫咪老师

护吾之人,显其名。

吾等在此,静侯君归。

护吾之人,显其名。

吾等在此,静侯君归。

枫红叶落篱边草
放暑假了,二刷了夏目。真的好久...

放暑假了,二刷了夏目。真的好久没画,先画个纳兹咩复健一下🤣🤣🤣

放暑假了,二刷了夏目。真的好久没画,先画个纳兹咩复健一下🤣🤣🤣

Mindy

【夏目友人帐】(十三)又见他

 一个毛团子撅着屁股在草丛里扭啊扭着,雨宫茗子看着这个乱兮兮的毛色感觉相当眼熟,揪住一个看起来像腿的东西一把把毛团子提了出来,好吧,是夏目家的......那只猪叫什么来着?茗子还在努力地回忆,毛团子已经灵活地翻过身来,尝试用他那小短腿拍掉茗子的手,扯着喉咙不住地嚷嚷:“喂,臭小鬼!竟敢对我猫咪老师这么不尊敬,就算你住在我家旁边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茗子反应过来,带着微微的一丝嫌弃把毛团子放到了地上,甩了甩手腕,猫咪老师气得胡子都歪了,有被冒犯到。

“你怎么在这?”茗子蹲下来,看着猫咪老师舔毛,猫咪老师从舔毛大业中抬起头来,一脸气急败坏:“臭丫头,我还想质问你呢,怎么哪儿都有你......


 一个毛团子撅着屁股在草丛里扭啊扭着,雨宫茗子看着这个乱兮兮的毛色感觉相当眼熟,揪住一个看起来像腿的东西一把把毛团子提了出来,好吧,是夏目家的......那只猪叫什么来着?茗子还在努力地回忆,毛团子已经灵活地翻过身来,尝试用他那小短腿拍掉茗子的手,扯着喉咙不住地嚷嚷:“喂,臭小鬼!竟敢对我猫咪老师这么不尊敬,就算你住在我家旁边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茗子反应过来,带着微微的一丝嫌弃把毛团子放到了地上,甩了甩手腕,猫咪老师气得胡子都歪了,有被冒犯到。

“你怎么在这?”茗子蹲下来,看着猫咪老师舔毛,猫咪老师从舔毛大业中抬起头来,一脸气急败坏:“臭丫头,我还想质问你呢,怎么哪儿都有你?我就是去参加个酒会都得被你拦下来!”茗子耸耸肩,无所谓地蹲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帮猫咪顺着毛:“夏目呢?没跟你一起?”“我才不要跟他一起去酒会呢,他去那个田沼小鬼家了,嗯?时间要到了,真是的,每次遇见你就会出事,要赶不上酒会了。”猫咪老师一纵身又跳进草丛里,留下茗子还蹲在那里。远处的树唰唰作响,茗子眉眼一凛,缓缓站起身来,盯着某一处,两脚一前一后摆出防御的姿势,就这么僵持了十几分钟,感受到妖怪的气息渐渐消失,她浑身紧绷的状态才慢慢松懈下来,转头看了看周围,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看起来走的很自然,但是步伐非常快。

这不是第一次茗子感受到那个妖怪的气息,尤其是最近,这个妖怪经常出现,但是一次都没有向茗子发起攻击,也没有露面,出于谨慎,茗子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即便是最近这样的紧张让她精神上非常疲劳,但是如果这个妖怪没有恶意,一直跟着她又算什么呢,总不会是打算把她养肥了再吃吧,想到这里,茗子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这是什么恶趣味。

就这样,有时在上课的路上,有时在茗子家附近,这个妖怪仍然不时出现,奇怪的是,这个妖怪出现以后,那些找麻烦的妖怪就少了很多,莫名其妙地就更让茗子肯定了她的想法,这不行,一定得跟他谈谈。放学后,茗子特地挑了一个没有人的小路,走的很慢,她在等他出现,终于,走到一半的时候,那个熟悉的气息又来了,茗子停住了,微微抬起头:“喂,这么久了,也该出现了吧,你天天跟着我,如果是想把我养肥了再吃,我劝你省省吧,我不会被你们吃掉的。”茗子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妖怪也没离开,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刀转过身来,举起手臂,“那我只好逼你出来了。”接着就要往手心上划,然后拿刀的手腕就被紧紧地攥住了,一簇黑色的头发垂在眼前,茗子条件反射地就要发力踢开,一抬头却愣住了,这等颜值的妖怪......自己好像见过,犹豫归犹豫,该出的招还得出,茗子一腿扫过去,但是没有扫到,那个妖怪已经在离她三米远的地方了,随风飘起的长发看起来很是潇洒。茗子挑了挑眉,没有继续逼近,就站在原地打量着妖怪,等对方开口。

按照人类的标准划分,这应该是属于男性,额头上有个黑色的头箍,搭着黑长直的头发,垂到胸前,面容算得上清秀,身上穿着也是黑色的浴衣,除了裸露在外的皮肤,似乎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尤其是眼睛,犹如吞噬一切的微型黑洞,让人挪不开视线,不自觉就会被吸附进去。

妖怪沉默了一会,似乎有些期待地看着茗子打量着他,举起手腕,露出了系在上面的一段浅蓝色手帕,茗子眼睛亮了一下:“是你?”


Mindy

【夏目友人帐】(十四)墨罄

那个妖怪的脸上露出了算是欣喜的表情,迈步就要靠近,雨宫茗子立刻后撤一步,仍然紧盯着他:“你最近为什么跟着我?”妖怪驻足,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我,来找夏目大人要回名字,没想到又遇见了您,所以......”

“所以?”茗子抱着手,看着他。

“所以我想看看您过得是否安好。”妖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你的名字在友人帐上?”

“是的。”

“友人帐......究竟是什么东西?”夏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怪名字?后面的问题茗子没有问出来。

妖怪眼神暗了暗,低声说道:“那......是个很危险的东西。”

......

出于想早点解决掉麻烦,不要再让那个妖怪跟着她,茗子决定把他带给夏目,......

那个妖怪的脸上露出了算是欣喜的表情,迈步就要靠近,雨宫茗子立刻后撤一步,仍然紧盯着他:“你最近为什么跟着我?”妖怪驻足,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我,来找夏目大人要回名字,没想到又遇见了您,所以......”

“所以?”茗子抱着手,看着他。

“所以我想看看您过得是否安好。”妖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你的名字在友人帐上?”

“是的。”

“友人帐......究竟是什么东西?”夏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怪名字?后面的问题茗子没有问出来。

妖怪眼神暗了暗,低声说道:“那......是个很危险的东西。”

......

出于想早点解决掉麻烦,不要再让那个妖怪跟着她,茗子决定把他带给夏目,要回名字后就让他离开,所以当夏目打开门看到站在外面的茗子时,先是惊讶,再顺着气息看到后面的妖怪,就是惊吓了。等茗子说明缘由,夏目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被妖怪威胁了。”跟塔子阿姨打了招呼,茗子跟着夏目往二楼走去,看着夏目拿出友人帐,喃喃念着:“守护吾者,显汝之名。”然后友人帐自动地“哗啦啦”翻起来,然后......翻到最后一页也没有什么变化,夏目微红着脸,略显无奈地对茗子说:“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看着我,我集中不了注意力。”茗子弯了下嘴角:“好吧。”侧过身子盯着书桌,余光却仍注意着夏目。随着又一次咒语的念出,友人帐中有一张纸直直地立住了,夏目撕下来,轻轻对折,叼在唇间,呼出一口气,纸上的墨迹便有了生命力一般从他唇齿间游出,随着一阵洁白的光亮,没入妖怪的额间。

茗子下意识地眯起眼睛,等视野恢复后,才慢慢睁开,就看到夏目虚弱地倒在榻榻米上,赶紧过去扶起他,夏目撑着头,说道:“我没事,每次还完名字都会这样的。”一抬头,看到茗子白皙的脖颈和下颌,连忙支着身子坐起来,不好意思再看她,转头对着妖怪说:“墨罄,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墨罄微微颌首,却直直看向茗子:“那我要离开了。”茗子点了点头,看着他的身形像泡沫一般慢慢消散。

夏目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雨宫,你身边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

“刚才的妖怪算吗?”茗子认真地说。

“额,人类什么的。”

茗子想了一下:“没有。怎么了?”

“哦,我问一下,最近......你多加小心,对陌生人。”

“好。”茗子没有再多问,看得出来这是不发生夏目就不会告诉她的事了,“你......还名字的时候,非常......有魅力。”茗子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但是嘴角却莫名出现了一丝坏笑,然后起身离开。夏目脑子“嗡”地一下,整个脸颊都染上了红霞,偏偏罪魁祸首毫无知觉,非常自然地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不知所措,最主要的是,明知道对方是在真心实意地夸赞,但就是......很奇怪!

边城的城边

啊啊啊孵蛋的猫咪老师好可爱

啊啊啊孵蛋的猫咪老师好可爱

春日的毛毛虫

我躺在床上的样子和猫咪老师一模一样🌚

我躺在床上的样子和猫咪老师一模一样🌚

三鹰、

 「優雅の𓁹‿𓁹生成器」


emm...无与伦比之优雅

动画版在比利比利♂:BV1cB4y1D7xX

@LOFTER次元执事

 「優雅の𓁹‿𓁹生成器」


emm...无与伦比之优雅

动画版在比利比利♂:BV1cB4y1D7xX

@LOFTER次元执事

-HIRO-ひろ-

日月食sp第一回

前情提要:正剧夏目因为帮助日月食的关系被变小了的if线,即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变回来的小夏目不得不出现在藤原夫妇面前,并且请假了很长一段时间。笔者一些小小的私心,想让塔子桑见见小夏目。

  一、寺院的水池

    “夏目,咖喱饭好了哦。”田沼打开门,多规在他身后探出头来,变小的夏目并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只见他还是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熟睡着。

    这个时候圆滚滚的猫咪老师从院子里弹射进敞开的门,“啊,太累了——”

    “喵喵老师,你回来了......

前情提要:正剧夏目因为帮助日月食的关系被变小了的if线,即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变回来的小夏目不得不出现在藤原夫妇面前,并且请假了很长一段时间。笔者一些小小的私心,想让塔子桑见见小夏目。

  一、寺院的水池

    “夏目,咖喱饭好了哦。”田沼打开门,多规在他身后探出头来,变小的夏目并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只见他还是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熟睡着。

    这个时候圆滚滚的猫咪老师从院子里弹射进敞开的门,“啊,太累了——”

    “喵喵老师,你回来了?”田沼问。

     “回来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解决。”猫咪老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像猫一样蜷了起来,“日月食,目前找不到它,看样子找到它之前夏目都得维持这样的情况。啊太累了。”猫咪老师扭动它满身伤痕污渍的圆滚滚的身体。“那就先这样,我要睡了。”

    “哎?!喵喵老师!”

    于是现在这个棘手的状况又轮到田沼和多规手上。他俩相视,多规笑道:“嘛嘛,那就先这样,先把夏目君叫起来吃饭,再由我们想一下怎么和塔子阿姨说这个情况比较好。”

    “那再好不过了。”

     “夏目,起来啦,咖喱做好了哦。”田沼轻轻摇了摇还在睡觉的夏目,被打扰睡眠的夏目动了一下,“嗯.....”只见他眯起眼睛睡意朦胧,仿佛还有些搞不清状况,“嗯、田沼先生。”

     夏目随田沼和多规来到餐厅,咖喱的香味爬满整个房间。

     “来,这是你的座位。”多规安顿好夏目,她和田沼坐在夏目的对面。

     “今天的咖喱做的很好吃哦,夏目君要多吃点。”

     年幼的夏目这个时候清醒了一点,“嗯!”

     “夏目,刚刚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和塔子阿姨打电话了,今天那就先暂时住在我这里。明天正好是假期,我们再想一想别的办法。啊,想起来了。虽然等夏目恢复记忆的时候可能会有所责怪.....多规,或许我们可以找名取先生帮忙。”

     “哎?名取先生?”夏目和多规异口同声。

      “啊,虽然我也不知道名取先生住在哪里,联系方式也没有。”

     “你小子这个想法,等夏目记忆恢复以后我可不背锅哦!”

      “啊,喵喵老师。你醒了。”

      “啊,小猫咪!”

       只见猫咪老师跳上凳子,“夏目一直不想让你们过多的参与进妖怪的世界,你们去找名取那家伙的话,相当于把自己牵扯进来,夏目肯定不会乐意。但是。”猫咪老师看了一眼一脸诧异的夏目,“但是这家伙现在一时半会是便不会去了,稍微处理不慎就会变成失踪人口处理。啊,对了,塔子那边你们怎么说的?”

       “塔子阿姨的话,已经打过电话了。”实际上塔子阿姨貌似还蛮开心的,田沼想,在电话里塔子阿姨甚至还说了一些夏目以前的事,她说,“贵志以前很少会和朋友在一起,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我和滋曾经一度以为是我们做得不够好贵志还没有放下心中的戒心。不过从贵志第一次主动开口询问我能不能养猫开始,我也稍微感觉被贵志依靠了呢。阿拉,这都要多谢猫五郎呢。贵志现在也比之前刚来的时候开朗不少,朋友也渐渐多了起来,我和滋都放心了。不过,要是贵志能够再多依靠我们一点就好了,实话说我一直想拥有一个可以和我撒娇的孩子呢。不过也不能为难贵志,嘛,不说了,辛苦你听我说这些事情了。”

       会撒娇的夏目吗。田沼想,如果把这个样子的夏目带到塔子阿姨面前她一定会大吃一惊。不过,果然,我还是想不出会撒娇的夏目是什么样子呢。这样想着,田沼的目光又落在夏目身上,正在低头吃饭的小小的夏目像是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他顿了一下怯生生的抬头看向田沼。二人的目光相会之时,田沼在对他微笑。

       到了晚上多规回家去了,夏目则留在了田沼家里。田沼从自己的衣柜里翻出自己小时候穿的旧衣物。是一套黑色的运动服。

      “来,给你。”田沼将衣服递给夏目,“不好意思啊,夏目。”田沼抱歉的说道,“之前搬家过来以后以前的衣服不是太多,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只能委屈你穿我以前的旧衣服了。”

      夏目接过田沼递过来的衣服,抱在怀里,“谢谢。”他说。衣服还残留着好闻的木头混合着太阳的香气,并没有因为常年的沉积而带着潮湿的发霉的味道。

      “好了,去洗澡吧。我在卧室里等你。”田沼看夏目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变小的夏目君可真可爱呢,是个非常乖巧的孩子。”

      被夸了。或许是因为大脑一片空白的关系,虽然没有对田沼的记忆但是还是熟悉,一股热气涌上夏目的心里也涌上他的眼睛。“谢谢田沼先生。田沼先生真的非常非常温柔。”夏目小小的手抱着怀里的衣服,他忍住自己眼中在打转的泪水。无论是田沼也好还是多规也好,在夏目空白的记忆里,是少有的接纳他的朋友。一切真的太梦幻了,像梦一样。因为太幸福了,以至于担心这些人都是妖怪,都是在欺骗他。

      “嚯啦,洗澡我也要去。”

      “胖太!你睡醒了。”

      “因为肚子饿了,你们留给我的咖喱饭我已经吃完了。今天累了一天浑身都脏兮兮的。喂,夏目,你过来,你要服侍我洗澡。”

      “喂,胖太。”田沼要上前抱住猫咪老师。

      “嗯,可以哦。”夏目说,他蹲下去抱起猫咪老师,“田沼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和猫咪老师借用你家的浴室吗?”

       “啊,嗯。当然可以。”田沼顿了一下,还是对他笑了起来。


      浴室内。

      夏目和猫咪老师都泡在浴缸里,“猫咪老师。”

      “嗯?”

      “我这个状态还要维持多久?”

      “谁知道,日月食这个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今天我到处找问遍了附近所有的妖怪都不知道。啊对了,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你要保管好友人帐。还有,你这个状态要是被附近的妖怪知道了就不好了,所以你恢复之前最好学校也不要去了。都怪你,一直什么事都要管一管,看现在好了吧。”

       “是。”夏目低着头,眼睛都沮丧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变小的缘故,或许又因为只保留了年幼的记忆,夏目很容易把错误都归结为自己。

       “啊真的是真的是,从今天开始我要一直跟着你。”

       “猫咪老师,我们是朋友吗?”

       “不是哦,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一段孽缘。”

       “那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等你记忆恢复的时候,你什么都知道了。”猫咪老师眯起了眼睛,不再说下去了。



       “阿拉,夏目你洗好了。好的,那么轮到我了。啊对了,夏目你今天和我睡一个房间吧。”

        “哎?”

        “虽然并不是因为没有别的房间的这个缘故。”田沼顿了一下,“因为家里古怪的东西太多了,今天下午把夏目吓到了我很不好意思呢。”

        “啊,并不是田沼先生的责任,而是、而是.....”夏目的声音小了下去,他确实没办法解释他的恐惧,说了真话就要被讨厌,即便是一开始田沼和多规告诉他知道自己能看到妖怪。

        “请多信任我一点,夏目。”田沼拍拍夏目湿漉漉的头,扯着浴巾去洗漱了。

       


       一切安顿好,熄灯睡觉。

        “夏目,你睡了吗?”

        “还没有,田沼先生也没睡吗?”

        “没有哦,只是想到了一件必须要和夏目说清楚的事情。”

        “嗯?”

        “还记得我问你,你在院子里看到了什么,但是你却摇头告诉我你什么都没看见这件事吗?”

        “嗯。”

        “夏目,其实你不必和我保密的。”

        “哎?”

        “我想你看到的应该是一片池塘,里面有几条红色的鱼在游动是吧?”

        “难道田沼先生也可以...、”

        “并不是,我看不到。我只能看到阳光折射在天花板上的光影,但是我看不到。这困扰了我许久,直到我遇到了你,夏目。可能你现在并不记得,但是鱼的颜色可是你告诉我的。还有别看我这样,我也是见过妖怪世界的人哦。”

        “田沼先生.....”

        “所以,夏目,请你多一点的信任我吧。”

        “好的。田沼先生。”

        “谢谢你,田沼先生。”

      田沼的手搭在夏目的头上,“好哦,一切都会好的,夏目。”

         这天晚上,夏目做了一个梦,他梦到田沼站在池塘边和他打招呼,清风拂过他的面颊,一切是那么温馨。

瑾

第六章

太小了,刻了好久,眼睛都快瞎了😂

留白的时候实在遭不住了,本来留白就很垃,这么一刻更拉了

第六章

太小了,刻了好久,眼睛都快瞎了😂

留白的时候实在遭不住了,本来留白就很垃,这么一刻更拉了

甩卖友人帐本 还没更完欢迎私聊问
占tag抱歉,斑夏本 右上45...

占tag抱歉,斑夏本

右上45r 右下35r因为有折痕

下面可单出,上面捆下面,捆物可换合集里绿色那本全员,没删就是还在,走🐟,欢迎评论私聊询问

占tag抱歉,斑夏本

右上45r 右下35r因为有折痕

下面可单出,上面捆下面,捆物可换合集里绿色那本全员,没删就是还在,走🐟,欢迎评论私聊询问

甩卖友人帐本 还没更完欢迎私聊问

占tag抱歉,夏目友人帐 全员本

出场角色:夏目贵志 的场静司 名取周一 多轨田沼 猫咪老师

35r 走🐟 试阅在后面 没删就是还在 欢迎评论私聊询问

占tag抱歉,夏目友人帐 全员本

出场角色:夏目贵志 的场静司 名取周一 多轨田沼 猫咪老师

35r 走🐟 试阅在后面 没删就是还在 欢迎评论私聊询问

猫咪老师

互相争吵,但却一样关心着对方,鼓励对方,需要的时候会出现在你身边帮助,不需要时也会是你心灵上最强的支柱。或许,这就是挚友吧( 你不会相信了吧,这明明是爱情!!!)

互相争吵,但却一样关心着对方,鼓励对方,需要的时候会出现在你身边帮助,不需要时也会是你心灵上最强的支柱。或许,这就是挚友吧( 你不会相信了吧,这明明是爱情!!!)

快点去画画!
#夏目友人帐 画完收工[泪]...

#夏目友人帐

画完收工[泪]

这是只有纳兹美看得到的妖怪之雨🌧️

背景是猫咪老师喝完酒随便乱跑

贵志找了好久

结果发现有✨

然后找到了在花坛里睡觉的🐱

我日益增长的审美与画技之间的矛盾

#夏目友人帐

画完收工[泪]

这是只有纳兹美看得到的妖怪之雨🌧️

背景是猫咪老师喝完酒随便乱跑

贵志找了好久

结果发现有✨

然后找到了在花坛里睡觉的🐱

我日益增长的审美与画技之间的矛盾

灵ivi
这是谁家的,来认领一下

这是谁家的,来认领一下

这是谁家的,来认领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