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奴

15910浏览    3667参与
十七

  看《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的时候:一积分可以换一千元

  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但还有一丝理智的我:哇!我想…算了不去了,太危险了,还是命重要(叹气)

  

  看《惊悚练习生》的时候:B级练习生主系统会给配宠物,还给配猫猫

  毫无理智的我:啊!啊啊啊啊啊!!!修猫咪!!!!我要参加惊悚练习生选秀!!!!啊,啊啊啊啊!!!!修猫咪我来了!!!!快让我rua两把猫猫啊啊啊啊啊啊!!!!(把性命抛之脑后)

  我:命有修猫咪重要吗?当然没有!(肯定)

  看《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的时候:一积分可以换一千元

  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但还有一丝理智的我:哇!我想…算了不去了,太危险了,还是命重要(叹气)

  

  看《惊悚练习生》的时候:B级练习生主系统会给配宠物,还给配猫猫

  毫无理智的我:啊!啊啊啊啊啊!!!修猫咪!!!!我要参加惊悚练习生选秀!!!!啊,啊啊啊啊!!!!修猫咪我来了!!!!快让我rua两把猫猫啊啊啊啊啊啊!!!!(把性命抛之脑后)

  我:命有修猫咪重要吗?当然没有!(肯定)

一粒虾米

  好帅的猫猫,简直就是梦中情猫!😍😍😍

  好帅的猫猫,简直就是梦中情猫!😍😍😍

小仙女。

  给你们看看我的猫猫,是不是很可爱ớ ₃ờ

  给你们看看我的猫猫,是不是很可爱ớ ₃ờ

梅林的苦茶子

我真的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还想撸你呢

要过年了,今年你还在外面过年吗,快点回家吧

这是我的猫猫团子,去远方旅行了,如果有好心人看到她,请善待

最后一张是团子的朋友,一只可爱的流浪猫

希望大家能善待小动物,谢谢😊

今天突然想她了,不知道她胖了还是瘦了,今年就该五岁了,她陪我度过了半个小学生活

真的好后悔没有多给她拍几张照片,记录她的成长,相册里只剩这几张了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但记忆渐渐模糊了,我真的真的好想她

我原以为我们会一起长大,谁知道你比我成熟,都当妈妈了,你的孩子在新主人家很乖

我想对她说:新年快乐,快点回家


我真的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还想撸你呢

要过年了,今年你还在外面过年吗,快点回家吧

这是我的猫猫团子,去远方旅行了,如果有好心人看到她,请善待

最后一张是团子的朋友,一只可爱的流浪猫

希望大家能善待小动物,谢谢😊

今天突然想她了,不知道她胖了还是瘦了,今年就该五岁了,她陪我度过了半个小学生活

真的好后悔没有多给她拍几张照片,记录她的成长,相册里只剩这几张了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但记忆渐渐模糊了,我真的真的好想她

我原以为我们会一起长大,谁知道你比我成熟,都当妈妈了,你的孩子在新主人家很乖

我想对她说:新年快乐,快点回家


猫派

  猫咪再见👋愿你在喵星过的好些。

  猫咪再见👋愿你在喵星过的好些。

困困困鱼

小猫发呆时在想什么呢🐱 

小猫发呆时在想什么呢🐱 

有熊艺术
文人吸猫的境界:古代皇帝也是猫奴,还是顶级玩家!
文人吸猫的境界:古代皇帝也是猫奴,还是顶级玩家!
羊咩咩~
  我已经想象的出来我家猫在乡...

  我已经想象的出来我家猫在乡下变土猫的样子了!

  我已经想象的出来我家猫在乡下变土猫的样子了!

之之在呢~

  猫猫:看我喵喵拳~

  猫猫:看我喵喵拳~

摩卡电影x
一部为猫奴量身定做的动画片,全程各种高萌
一部为猫奴量身定做的动画片,全程各种高萌
晓华看影视
狂虎危城:万物皆可吸,在猫奴面前,巨虎也只是大号版的猫猫罢了
狂虎危城:万物皆可吸,在猫奴面前,巨虎也只是大号版的猫猫罢了
球毛毛

何为爱情13

私设勿上升真人

先赞后看已成习惯宝子们


在学校期间刘耀文和宋亚轩还是表面很和气,装作无事发生。但是让刘耀文郁闷的是宋亚轩总是若有若无的避开他,接连好几天放学没见到他,回家后更是没有勇气去找他,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大半个月。


而与隔壁高中的篮球联赛也被学校提上了日程,往年都是刘耀文和严浩翔张罗着训练和安排,今年严浩翔就是担心刘耀文的脚而不让他这么冲动报名。


“李哥,今年球赛我要参加,我脚早都好了,我肯定是要去的”


“要是脚没问题了我就不担心了,只要你们不耽误主课的前提下是没问题的,但是一定不要像去年那么冲动知道吗?”


“OK,遵命”


出了办公室刘耀文高兴的...

私设勿上升真人

先赞后看已成习惯宝子们



在学校期间刘耀文和宋亚轩还是表面很和气,装作无事发生。但是让刘耀文郁闷的是宋亚轩总是若有若无的避开他,接连好几天放学没见到他,回家后更是没有勇气去找他,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大半个月。


而与隔壁高中的篮球联赛也被学校提上了日程,往年都是刘耀文和严浩翔张罗着训练和安排,今年严浩翔就是担心刘耀文的脚而不让他这么冲动报名。


“李哥,今年球赛我要参加,我脚早都好了,我肯定是要去的”


“要是脚没问题了我就不担心了,只要你们不耽误主课的前提下是没问题的,但是一定不要像去年那么冲动知道吗?”


“OK,遵命”


出了办公室刘耀文高兴的往班级跑去,在课间人群中来了个漂亮的转体摸高跳。


“你啊你,不就是场篮球赛嘛,至于嘛”


严浩翔看着刘耀文在自己面前嘚瑟的样子就忍不住给他白眼。


“怎么不至于,你忘了上次……TM的,我这次得打的他们服服帖帖”


刚说完刘耀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爸,哦,好”


挂了电话刘耀文嚣张的气焰立马全灭了,站起身看着严浩翔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灰溜溜的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刘父身为学校校长,平时在学校对待刘耀文也是和普通学生差不多,毕竟没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你这脚刚好利索就去参加篮球赛,你是想把脚折腾骨折为止吗?”


刘父显然对刘耀文不珍惜自己身体情况而生气,作为刘氏唯一继承人,性取向歪了也忍了,反正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但是要是身体受点伤害,那岂不是要了他老命。


“哎呀爸,我这常年打篮球不是经常扭来扭去嘛,这不是没事儿了嘛,你看”


说着刘耀文还在办公室跑跳了几下,最后落地时强忍着搓痛感装作若无其事。


“你啊你,这么多年就没让我省心的。这次不准瞎胡闹,不管比赛结果怎么样都要顺利结束知道吗?不要整一些幺蛾子,我和那校长都是多年好友,不要弄得那么尴尬懂了吗”


刘父深知劝不动刘耀文分毫,索性由他去吧,泄气的坐在办公椅上点燃支烟。


“放心吧爸,这次肯定相安无事”


刘耀文走到刘父身后,笑着给他捏捏肩


“你们班那个宋亚轩最近怎么样?”


刘耀文听到这个让他备受煎熬的名字时,正在捏肩的手顿了一下,紧接着不慌不忙的接着捏


“他学习好,打篮球也好,人缘也可以,就是不爱说话”


“他爸爸和我是大学同学,上学时关系就挺不错的,自从他爸爸成名之后来往的就少了一些。这次转学可是废了很大周折啊,希望他能安分一些高考完吧”


刘耀文第一次听到关于宋亚轩的身份信息竟然还是从自己爸爸嘴里说出来的,那好奇心上来了可就下不去了


“爸,他成绩这么好,原来的学校怎么舍得放他走啊”


“据说是打架差点出人命,打的半死那个孩子的父亲是省里政府官员,所以不依不挠非要让宋亚轩进局子,最后还是因为当时未成年加上他父母走动关系这件事才了结,学校肯定不愿意放他走啊,但是也保不住他的名声了,索性就转学了。”


刘父说完后将手里快吸完的烟按在水晶烟灰缸里,伸手拍了拍刘耀文的手


“你在班级照顾着他一些,有事儿和我说”



“放心吧爸”



回教室的路上,刘耀文一直也想不到能把人打的半死的宋亚轩和他接触的宋亚轩联系到一起。


虽然平时确实看着有些狠劲儿,但对人待客确是很有教养和礼貌的,是什么人什么事能让他动手打的这么狠?


刘耀文越想越乱,索性想着有机会要是他愿意聊再说吧,目前最关键的就是怎么才能让宋亚轩答应和他一起参加比赛,其实不管他参不参加自己和严浩翔都是稳赢。但是宋亚轩的球技更狠,就是想出口恶气。


回到教室刘耀文看到宋亚轩正和贺峻霖聊得火热,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贺峻霖能笑的这么灿烂,自己哪一点不比他好,就这张脸都比他帅一万倍。


“你老爹又给你上课了?”


严浩翔从教室后面晃悠着走到刘耀文身旁,抬手搭在他的肩上。


“我都自动屏蔽了,这次比赛都有谁”


“咱俩,加上二班的大壮和黑子,还有个替补,就差个狠角色了”


严浩翔故意讲声音提了个语调,看着刘耀文朝宋亚轩努努嘴,上次的切磋严浩翔也知道宋亚轩球技可以,虽然平时看他和贺峻霖走的那么近心里不爽,但是以团体为战的话,还是不得不佩服。


“难搞,我试试”


上课铃声响起后大家都乖乖回到自己座位上。


这节是历史课,又正好赶在下午上,一个个同学都是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宋亚轩也不例外。


单手托着下巴听着历史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哈欠一个连一个的来袭,不经意间瞥了眼隔壁桌的人,却忍不住笑了。


刘耀文趴在桌子上早都睡着了,换个姿势的时候正好面朝着宋亚轩的方向,嘴角那条水渍悄悄的流到了他的胳膊上,能充分体现出此时的他睡得有多香。


宋亚轩拖着头静静的看着他,平时那么嚣张跋扈,睡着了就跟虎头虎脑的小狼狗一样,俊俏的五官离不开他性格的烘托,明明可以做阳光男高,非得要做港风少爷,真希望他睡醒的时候也这么听话这么乖。


宋亚轩鬼使神差的掏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悄悄坏笑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做什么呢?他可是刘耀文啊,明明说好了不再搭理他了,这怎么又偷拍上了呢?来不及多想赶紧翻书掩饰一下内心的无措。


放学后刘耀文没和严浩翔去野,却跟在了宋亚轩身后一路走到小区门口。

每次想张口叫住他的时候,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怕迎接他的是那冰冷拒人千里的眼神。


一直跟随到了家门口,看到宋亚轩在按密码的时候刘耀文有些着急了,再不张口的话今天就这么过去了,正在他焦灼无措的时候,宋亚轩却先开口了


“有事?”


刘耀文有些喜出望外三两步走到宋亚轩跟前看着他认真的说


“和我一起参加篮球赛吧,就这一次。”


宋亚轩有些意外的看着他,又匆匆将将情绪换了下去。


“为什么一定是我,你可以找贺儿……”


“只有你可以,毕业前只有这一次了……你先别急着拒绝我,明天再给我答复好吗?”


宋亚轩沉默一会儿,还是开口说到

“好”

珍妮说电影
穿靴子的猫:论一只帅气的橘猫可以圈粉多少猫奴,我已经沦陷了
穿靴子的猫:论一只帅气的橘猫可以圈粉多少猫奴,我已经沦陷了
球毛毛

【文轩】九条命15

这篇写的我有点心疼,不知道是心疼的是谁,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先赞后看已成习惯宝子们


“这几天在维修外墙,你们小心”


严浩翔走在前面,提醒着身后的俩人。


刘耀文拉着宋亚轩的手,一直叮嘱他小心,最后直接背着宋亚轩绕过那些摆在地上的材料设备。


“我自己走啊”


“小心磕碰了,你怕疼”


刘耀文将宋亚轩放下后,一阵秋风吹过,刘耀文单手把大衣解开将宋亚轩罩在怀里。


“军阀大人就算没有披风一样可以为你挡风遮雨”


宋亚轩抬眼看着此时的刘耀文,一样俊俏的脸,不一样的气势与性格。


是他还是他……


严浩翔一个转身看这里俩人站在一起腻腻歪歪,忍不......

这篇写的我有点心疼,不知道是心疼的是谁,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先赞后看已成习惯宝子们




“这几天在维修外墙,你们小心”


严浩翔走在前面,提醒着身后的俩人。


刘耀文拉着宋亚轩的手,一直叮嘱他小心,最后直接背着宋亚轩绕过那些摆在地上的材料设备。


“我自己走啊”


“小心磕碰了,你怕疼”


刘耀文将宋亚轩放下后,一阵秋风吹过,刘耀文单手把大衣解开将宋亚轩罩在怀里。


“军阀大人就算没有披风一样可以为你挡风遮雨”


宋亚轩抬眼看着此时的刘耀文,一样俊俏的脸,不一样的气势与性格。


是他还是他……


严浩翔一个转身看这里俩人站在一起腻腻歪歪,忍不住想打断。结果自己还没有发出声音,就被头顶突来的巨响打断。


“耀文儿,亚轩,小心!”


“嘭”


还没反应过来的宋亚轩只看到一个身影重重的压在自己的身上,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看到严浩翔惊慌失措跪在地上……


头部撞在地上短暂的晕了两分钟,恍惚间看到周围好多人焦急的围着自己,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没了动静,侧过头发现昏迷的人竟是刘耀文。


“你醒醒,你醒醒,大帅,耀文儿”


宋亚轩此时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只能抽出手用力的推着刘耀文的肩膀。


严浩翔跪在刘耀文的身旁,颤抖的叫着他的名字,起身又和众人一起想办法要将石板抬走。。


宋亚轩突然感觉脸庞有温热的液体留下,血腥的气味直冲鼻腔。


“大帅,耀文儿,别吓我啊,别吓我啊啊”


宋亚轩用尽浑身的力气嘶吼着,趴在身上的人却毫无反应。


“你们快点,快啊”


严浩翔眼睛已经猩红,手上也被磨出块块血迹。午饭时间建筑器械的师傅都不在,只能徒手去搬这百斤的石板。


“醒醒,醒醒啊,大帅,大帅,耀文儿……”


宋亚轩流着泪一遍遍的在刘耀文的耳边叫喊着,声音慢慢从嘶吼变成了哀求


“你再看看我,再看看我,求你了,呜呜呜求你了”


身上的人突然咳了起开,一口口献血喷在宋亚轩的头侧。


“芽芽,不怕”


身上的石板终于被抬下,严浩翔却再一次无力的瘫软在地,一根断了的钢筋直直的插在刘耀文的后背上,渗出的血迹已经将周围的衣物染成黑色。


“耀文儿,耀文儿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坚持住耀文儿”


严浩翔只觉得大脑现在一片空白,跪在刘耀文身旁的手一时间不知该放哪里。


“大帅,大帅你疼不疼。”


宋亚轩此时的内心再也没有丝毫怨恨,他只希望爱自己的人都不要这么痛苦的离去。


“芽芽,大帅不疼”


刘耀文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喘息时喉咙里都是带着嘶嘶的空鸣。


宋亚轩感觉身上的人要慢慢睡去,呼吸变得越来越薄弱,突然听到了120的呜鸣声从远处传来,伸出手用力拍着刘耀文的肩膀。


“大帅,大帅,你别睡,你在和我说说话大帅”



“芽芽,我爱你……”



芽芽,等了百年的三个字,我这次终于说的完整了……



医院抢救室的走廊上,医护人员一直焦急的的来来回回,宋亚轩瘫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内心只能祈祷千万不要出事……

严浩翔打完电话走到宋亚轩身侧,将西装外套脱下盖在他身上,慢慢蹲下抬手放在宋亚轩的膝盖上


“已经安排了最好的急诊医生,别担心”


宋亚轩的大脑已经没有了思考,他现在只想听到里面的人是没事的。


“浩翔……”


就这样过了四五个小时,抢救室得灯终于灭了,主治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喊过严浩翔到一边


“头部的伤有些重,目前还没有颅内出血的情况还要观察,但是会有重度脑震荡的危险。再一个,那节钢筋已经取出,位置刚好在肾脏上方,创伤面不小,手术很成功,但也要观察有没有感染迹象。右侧肋骨骨折了三根有一节扎进了肺部,之后还需要几次手术才能恢复功能,身边不能离开人,有一定的生命危险,家属要做好准备。”


严浩翔抓着医生的胳膊再三哀求


“医生,想尽办法一定要治好他,不管国内外,要请最好的专家医生,求你了医生”


主治医生拍了拍严浩翔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着急“我和你父亲多年的交情,我们定会全力以赴。病人马上就出来了,我去安排一下病房。”


转过身却发现宋亚轩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准备了一堆打算隐瞒伤情的话却没机会说出口,看着面色苍白挂满泪水的人,严浩翔更加难受。


现在只能希望有奇迹出现,让耀文儿伤情赶紧好转。


医院安排了最顶级的特护病房给刘耀文,也方便陪护人员的休息照顾。


宋亚轩坐在刘耀文的病床旁,看着此时的他带着呼吸机,身上插着很多机器的线管,手背上还扎着点滴。头上、身上都被缠着一层层的绷带,那么有活力的一个人,此时却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大帅,百年前你救过我一命,我说过我不会死。为何如今你还要冒险救我,难道你忘了我是只妖吗?”


办理完住院手续的严浩翔刚踏进病房门口,就听到宋亚轩哭着道出这么一段话,手里的票据瞬间散落一地……


“浩翔”


“你到底是谁”


深秋的夜格外的安静,偶尔能听到凉风吹落树叶的微微声响。


宋亚轩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这次没有用自己的办法来迷惑严浩翔,而是将‘故事’从头到尾给严浩翔叙述了一遍。


这个‘故事’很长,慢慢的从不可思议,到现在的欣然接受。


真的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围绕在身边,真的要看自己怎么去接纳与吸收。


“所以说,此时的刘耀文不过是我认识的人,而不是他的灵魂。那耀文儿去哪了?”


“他可能会像大帅一样,沉睡了”


严浩翔回想着这段时间刘耀文的一举一动,一切有迹可循。


“那,你说的军阀大帅虽然有些手段卑鄙,但确实是爱你的,要不然也不会两次都舍身而出。”


“是一种强势病娇的爱,如果没有感受到耀文儿这样细腻的爱,也许我会把大帅的爱当做是世上最美好的爱。”


宋亚轩有些自嘲的笑着,还说人类对待感情是善变的,妖还不也是一样。


“亚轩,不管是大帅还是耀文儿,我们还是祈祷床上的人能醒来吧。”


宋亚轩点点头,将脸埋进刘耀文的掌心里……

球毛毛

【文轩】九条命2

猫形是小黑

人形是轩轩

先赞后看养成习惯宝子们。


渡着步子走在公园的石阶上,晒着秋日里温暖的阳光,小黑心情好极了,看着一池塘的小金鱼都放过了他们一码。


“不知道小黑在家无不无聊”


刘耀文刚将手里的文件表处理好放在一边,就忍不住想起蹭在怀里的那一团毛绒。


毕业之后来C市两年了,工作一直也不稳定,父母年纪大了更是不想让他们操心,新工作还不到两个月,薪水也是少得可怜,看着公司稳定发展的趋势,还是忍忍吧。


“小刘,这几个你马上处理,我下午要用”


“好的经理”


手机传来严浩翔的信息,约晚上出去喝两杯。


刘耀文果断的回绝了,心里确实放心不下家里等...

猫形是小黑

人形是轩轩

先赞后看养成习惯宝子们。



渡着步子走在公园的石阶上,晒着秋日里温暖的阳光,小黑心情好极了,看着一池塘的小金鱼都放过了他们一码。


“不知道小黑在家无不无聊”


刘耀文刚将手里的文件表处理好放在一边,就忍不住想起蹭在怀里的那一团毛绒。


毕业之后来C市两年了,工作一直也不稳定,父母年纪大了更是不想让他们操心,新工作还不到两个月,薪水也是少得可怜,看着公司稳定发展的趋势,还是忍忍吧。


“小刘,这几个你马上处理,我下午要用”


“好的经理”



手机传来严浩翔的信息,约晚上出去喝两杯。


刘耀文果断的回绝了,心里确实放心不下家里等待的小家伙。


严浩翔家里条件很好,典型富二代,大学期间就和自己是篮球队的主力,长得帅又多金还有背景,风流史自然也是少不了。


“你确定不来,今天可是有几个舞蹈学院的小男孩儿,嫩!”


“确定以及肯定,你们先玩,改天约”


刘耀文本来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每次都是被严浩翔拉着充数。这么多年也就大学时谈过一次恋爱,最后毕业了也是分道扬镳。


“小黑,好想你啊”


最后还是埋头扎进一堆资料中。


————


宋亚轩换成人形在街上晃荡着。


出门竟然忘记吃饭,猫粮和人类的食物都是宋亚轩的最爱,只要是好吃的,小馋猫的本性一览无遗。


“姐姐,我帮你卖,能给我一盒寿司加饮料吗?”


寿司店小姐姐看着眼前妖媚的男孩儿,竟由不得她拒绝。


“送你两盒,随便选”


宋亚轩站在寿司店的门口摊位上,也不用说话,看着路过的人寻找目光对视。只要对视上,那就得消费一份了。店里的人先是被黑衣少年帅气的摸样吸引着,以为头上带着cosplay的猫耳朵。之后就被他惊人的销售速度震惊了,客人也不问价钱也不问味道,拿起食物就扫码付钱,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样。


几个店员围在一起还没反应过就看见宋亚轩拿着两盒鳗鱼寿司走过来。


“姐姐,已经卖空了。能在帮我打杯饮料吗?”


“好!”


宋亚轩坐在窗边沙发上享受着美食,舌尖的美味更是让他回味无穷,眯着眼睛慢慢的品尝着。


“你去嘛,你去,你长的好看。”


“你去吧,你身材好”


最后一个面容姣好的小姐姐害羞的拿着手机走到宋亚轩面前。


“你好,冒昧问一下能加你的微信吗?”


宋亚轩乖巧的看着站在旁边的女生,转而斜着嘴角眯着眼睛的将人拉到自己的唇边。


“姐姐,我喜欢男生哦”


女生红着脸直起腰一直跟他说着“对不起打扰了,打扰了”


宋亚轩只要换成人形,这种事情太多了,一点也不影响他继续享受美食。


转头看着窗外,一辆蓝色敞篷跑车停在街边,驾驶座位上的人拿着墨镜的手搭在车门边,欧式大眼饶有兴趣的望着自己的方向,任凭副驾驶的可爱小男生怎么撒娇也不回头,眼睛里赤裸裸的欲望呼之欲出。



“无聊”



将最后一个鳗鱼寿司塞进嘴里,伸了一个懒腰满足的站起身准备回刘耀文的小家。


“姐姐,下次还可以来帮你卖吗?”


宋亚轩的眼睛是青灰色,被注视的人只能由他控制着说


“可以,随时欢迎。”


“姐姐再见”


甩给身后几个女生一个甜甜的笑容,潇洒的转身迈着步子离开。




刘耀文的家是在离市区不远的小公寓里,这一代住的都是匆忙的上班族。


正当中午,过往吃饭的人们经过这个猫耳朵黑衣男孩儿身边都忍不住侧目。


黑衣中长发,迷人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嘴角总是带着坏笑,加上头发里的两个黑色猫耳朵,就犹如午夜里邪魅的精灵,与周围格格不入。


在小区内的监控死角,宋亚轩换成小黑,顺着消防管道向刘耀文家出发,18楼。小巧的身姿一会儿爬一会儿跳,就差飞起来了,不一会儿就钻进了开着的窗户里。


晃悠着步子,走到自己的小窝旁,午觉时间开始了。


“小黑,小黑”


下班买了菜回来的刘耀文换了鞋迫不及待的寻找小黑的身影,却发现屋子里冷得出奇。


“走的时候我关窗户了呀,记错了?”


没太在意将窗户关好后,转身发现那一团毛绒坐在自己身后的地板上。


“喵~”


刘耀文高兴的跑过去抱起小黑坐在沙发上,让它踩在自己的胸口,鼻尖去触碰那湿乎乎的小鼻子。


“我好想你呀,在家有好好吃饭吗?想不想我呀?”


“喵~”


刘耀文指尖划过的地方,小黑都轻声呼噜着,随着温柔的力度躺在刘耀文怀里。


“走吧,陪我做饭”


刘耀文换了家居服将小黑放在肩膀上,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个姿势,他知道小黑肯定不会乱跑乱跳,就如同昨晚一样。


暖色灯光打在这温馨的房间内,高大的身影在厨房忙碌着,完好比例的身材藏在米色针织的家居套装里,宽大的肩膀坐着一只小小的黑色身影,时不时在刘耀文耳边用鼻子闻一闻,满意的眯着眼睛。


“小黑,今天工作好累哦,不过我也坚持下来了,这个月努力下就能转正了哦”


“喵~”


刘耀文和小黑絮絮叨叨的功夫,一盘红烧肉配着米饭就端上了桌子。刘耀文把小黑的可爱饭盆倒上了猫粮和小鱼干,放在桌子上,又给它铺了毛茸茸的小毛巾让他坐在桌子上和自己一起吃饭。


“小黑,你想吃肉吗?”


“喵~喵~”


小黑早都暗暗的流口水了,卖相太诱人。慢慢的走到刘耀文身边在他胳膊上蹭了几下。


“要小心吃呀,我给你撕成小条,呀,你慢点吃”


“原来小黑爱吃肉呀,下次还给你做”


“喵~”


饭后时间还早,刘耀文打开投影和小黑一起窝在沙发里看最新的宠物电影。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的刘耀文也是因为条件有只养了一只猫一只狗,都在老家父母看管着,这次养小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的出奇。


看那露着肚皮伸展着四条小腿的样子,忍不住宠溺的凑上前亲了亲。


“耀文儿,耀文儿,开门啊”


安静有爱的氛围被一串敲门声打破。


“浩翔,来了”


严浩翔带着一身酒味和寒气进了屋,换了鞋就跑去沙发上重重一躺。


“喵!喵!”


“妈呀,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养猫啦?我刚才压住他的脚了,呀,它打我”


严浩翔不可思议的看着巴掌大的一小团黑色,明显看到他已经伸出了五个尖锐的指甲但在刘耀文看过来的瞬间换成可爱猫拳,不痛不痒的捶在严浩翔大腿上。


“他眼睛咋和别的黑猫眼睛不一样啊,没见过”


刘耀文心疼的抱起它仔细的检查,又捏了捏小肉垫,发现没事后一并坐在沙发上慢慢把玩着。


“捡的流浪猫,你不是去酒吧了吗?怎么结束这么早”


严浩翔听完,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跟你说,真是奇葩,和那几个男孩儿本来玩的好好的,里面有一个长得特别乖我就想着请他喝完出来玩,结果被骂了一顿,真是的”


“喵~”


严浩翔皱着眉头回头摸了一下小黑的头,却被它一下躲了过去,又伸着猫拳打了他的手。


“他竟然又打我”


“小黑和我想的一样,你肯定对人家做了什么吧”


刘耀文双手抱着小黑举过头顶,凑过去和它的鼻子蹭了一下。


“就是摸了他的腰么,出来玩的哪有几个只是喝酒的,结果这个还真不一样,气急败坏的骂完我就走了,我自然也没心情玩了。要不是看他长得可爱,我肯定不客气了”


严浩翔还想把小黑薅过来玩一会儿,结果被刘耀文举到了一边。


“你太臭了,小黑不喜欢你”


“喵~”


小黑确实不喜欢他。


因为他在街边跑车里坐着看自己的时候,小黑就讨厌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