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娘

18359浏览    1473参与
风朔
单主的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猫娘!...

单主的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猫娘!!

单主的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猫娘!!

Anift

画的醒爷(发福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画的醒爷(发福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给点饭饿死了
今天生日!!摸摸自己捏的最满意...

今天生日!!摸摸自己捏的最满意的猫娘给自己!!非常概略的毕业校服呜呜……

今天生日!!摸摸自己捏的最满意的猫娘给自己!!非常概略的毕业校服呜呜……

彩星眸Syfus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泡三次白桃乌龙茶

【FF14】猫猫夫妇奇遇记 (猫男x猫娘 全年龄向)

是wb一位老师家的猫猫夫妇oc!有些流水账式的小日常

日猫喜欢使坏的猫娘x月猫好面子容易害羞的嘴硬猫男


睡前好像没这么困来着......

快到年节了,好多工作一堆积起来简直要命,好在降神节到来前一口气做完了,顺便把攒了很久的年假叠加一起休个够。

不过再怎么累,睡前也是搂着爱人心情放松的状态......怎么感觉这一觉完全没睡够?像是彻夜在隧道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走到世界之外也没法休息。

猫娘嘟囔一声,还是慢慢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我靠......我不会还没睡醒吧?“

睁眼后,她被眼前的繁复东方样式的室内陈设震惊到无以复加,下意识掐了一把手下的皮肤——没啥感觉,看来还在睡梦...

是wb一位老师家的猫猫夫妇oc!有些流水账式的小日常

日猫喜欢使坏的猫娘x月猫好面子容易害羞的嘴硬猫男



睡前好像没这么困来着......

快到年节了,好多工作一堆积起来简直要命,好在降神节到来前一口气做完了,顺便把攒了很久的年假叠加一起休个够。

不过再怎么累,睡前也是搂着爱人心情放松的状态......怎么感觉这一觉完全没睡够?像是彻夜在隧道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走到世界之外也没法休息。

猫娘嘟囔一声,还是慢慢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我靠......我不会还没睡醒吧?“

睁眼后,她被眼前的繁复东方样式的室内陈设震惊到无以复加,下意识掐了一把手下的皮肤——没啥感觉,看来还在睡梦中......

“嘶——轻轻轻点!干嘛掐我啊......”

她的身后响起一声委屈的叫唤,猫娘这才发现自己掐错人了,赶忙给猫男揉揉大腿。

“好了好了没事啦......没、真的没事了你手在摸哪里啊啊啊!”

猫男面红耳赤地拽起锦被就想后退,突然发现手感不大对劲:这大红大紫的婚庆配色和鸳鸯戏水的细密刺绣怎么和也他们家那种现代极简风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吧?!

但首先......他们确定还在家里的床上?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猫娘才率先开口道:“不是......啥情况?穿越了?亚拉戈统治艾欧泽亚了?”

猫男挠挠耳朵环顾着一室看着就很贵的家具,思忖片刻决定自己先去外面看看。

他让猫娘在这待着等他回来,免得这个未知的世界有什么危险。猫娘一听就不乐意,掀起锦被也起身随着他到处观察起来。

他们身上舒适柔软的家居服也变成了传说中的东方古国才有的月白色寝衣,绣着雅致的花竹,摸上去丝丝滑滑,与这满室气派也很相配。

难道是灵魂被传送到过去的时空中,附身在古人身上了吗?

且不论艾欧泽亚那些史书有没有记载过相关资料......这种穿越方式简直闻所未闻,毕竟他们只是一队普通的冒险者夫妇,没有任何外力的条件下不可能自己来到这样的地方。

猫娘瞬间脑补出恶势力迫害小市民的邪恶阴谋,打了个寒噤,这才发现室内确实有些冷——没了家里的暖气。

角落的华丽实木衣柜里居然放着成套的着装,宽袍大袖,同样是吉祥如意的大红色。二人比对了一下身材,发现竟完全合身,并且穿上后衬得人也很精神。

——就像是量身定做一样。

真的会有人针对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吗......猫男也觉得不大对劲,但此情此景虚虚实实,他甚至没法分清这是不是一场梦。

猫娘抽了抽鼻子,她闻到了烟火爆竹燃烧的味道,注意到周遭后,外面喧闹的人声也清晰起来。推门一看,小院的墙角种着一株海棠花树,还没到盛开的季节,只是抽出了些许嫩芽延伸至低矮的院墙外,而抬头便能看见浩瀚无垠的星空炸满了烟花,噼里啪啦五光十色,转瞬便落幕,化作星屑散在尘烟中。

已经是傍晚近夜的时分了啊......还好在屋内就穿戴了衣服,冬夜的空中似乎还飘着细碎的小雪,人眼看不大清,落在肩头触手绵软,不一会儿就融化在热闹的人潮中。、

“好热闹啊......是什么此地的大节日吗?我们出去看看吧!”

猫娘烟粉色的杏眼一弯,整张脸是婉约又温柔的模样,但猫男知道她那颇有欺骗性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活泼好玩的性格,只好无奈一笑,跟上了那灵动的脚步。

院门外是和艾欧泽亚完全不同的世界——满街行人也都是这样层层叠叠的服装,女子的长发或披散或挽成几个发髻,上面插着各式各样精致小巧的饰品;男子大多束发,还有些提着剑带着幕帘的流浪侠客在喧嚣中孤身走着。

街市上挂满了大红色的灯笼和缎带,每户人家中都亮起了橘黄色的烛光,而摊贩上卖的更是猫魅族夫妇二人从来没见过的新奇玩意。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气,耳畔中就连和商贩砍价、和家人抱怨的声音都少了几分负面,听得竟然人不知不觉也跟着笑,融入到满城的欢快氛围中。

“这好像艾欧泽亚的降神节啊......你说是不是?”猫娘满含羡慕地盯着一个小孩手上饱满晶莹的红色果实串,喉头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没等猫男回答,旁边卖包子的妇人就热情地招呼道:“丫头是第一次来我们镇过春节吧?看你们俩这猫耳模样的打扮不像是本地人呢!二位不来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吗?”

“春节,是什么?”猫男支着下巴轻声低问。

“唔......应该是和降神节差不多的大节日吧。人们为了祭祖或者辞旧迎新什么的,庆祝的方式应该都相差不大......”

琢磨过味来的猫娘看着这满屉散发热气的包子饿得口水横流,灵机一动,一把抱住猫男的腰,冲着老板娘甜甜地说:“老板姐姐!我们是外地来的,钱给人偷了,您能不能看在过节的面子上送我一个包子吃呀!”

熟悉的气息中带着衣服上淡淡的海棠熏香一下钻到怀里,猫男的脸到脖子顿时红成一片,僵在原地结结巴巴地小声说:“笨蛋......怎么骗人东西啊!”

可是看到猫娘的竖瞳里的小狡黠,他又闭嘴了,冲着妇人补充道:“嗯......我妻子一直很喜欢这个镇子来着,听说您家的包子味道一绝,这才专程过来......没想到刚到这边钱包就被偷了。”

他天生圆溜溜的瞳孔看人的时候显得很是真诚,再加上那小姑娘又甜又乖的模样,老板娘还是心一软,笑着说:“哎呀好了好了!你们刚成婚吧?大过年的,谁家里没个难事呢!来来来,给你们每个口味都挑了些,小心烫啊!”

“谢谢姐姐——祝您的店越开越红火!一路开到我的家乡去!争取我在那边也能天天吃到您的包子!”

猫娘捡了便宜笑容更灿烂了,拉着猫男一起给老板娘说了好多吉利话才被笑骂着赶走。

没想到才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春节见面拍马屁的祝福话。

可——谁不喜欢听呢?

直到走远了,猫男才别扭地对猫娘说:“我们这么骗人是不好的,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啊!”

“知道了知道了......!这不是梦嘛,再说了,也没有怎么骗嘛,我们的确是外地来的,也的确没有钱啊!”

“你刚刚还帮着我骗人来着......你可是帮凶啊!”

猫娘佯装恶狠狠地威胁道,可猫男却是个直性子,听罢急吼吼地辩解说:“我、我、我是看你......你、那个、那不是饿得很了......”

还钻到他怀里撒娇卖乖......这谁、谁也顶不住吧!

“饿了就、就快吃!等下要凉了......!”

最后这话说完,他觉得自己正在生气,便扭头盯着另一摊位的小贩,就是不愿直视猫娘。

可通红的脖子还是暴露他又羞又恼的情绪,猫娘黏糊糊地凑上去亲他,直把人眼里亲出动情的朦胧水光才作罢。

“吃——吧!“

猫娘笑眯眯地往他嘴里塞了半个包子,活像个吸人精气的老妖怪,吃饱喝足后才为了能多吃几顿才送人补药。

罢了......谁让他就是喜欢大妖怪呢。

猫男任命地叹了口气,微红着脸把半凉的包子一口口吃下了肚。

二人一路撒欢着来到没那么多人的地方,沿着一条并不很宽的小河慢慢走着。已是月挂枝头的时候了,河畔的树影斑斑驳驳,倒有种闹中取静的祥和安宁。月光如银般洒在河面,几盏花灯挤挤挨挨地从他们面前流过,打着圈向身后的桥洞里漂去。

微红的烛光从花瓣中透出来,就算过去很远也能看见一个小亮点。不远处也有行人驻足放下花灯,看来这也是这里的一种仪式呢。

猫娘当然不能错过,如法炮制地“骗”来两个花灯后,学着这些“古人”装模作样地在河边许愿。

“唔......我想想,我希望来年不加班,上司多多发钱,怪兽们也能少一些,我们就能攒够钱去大城市生活啦!”

她期待地就要放下花灯,猫男忙拉住她的手腕叮嘱道:“我刚刚听了一嘴,他们提到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你得放在心里。”他指指猫娘的心口处,那正用金线绣着一朵怒放的海棠花,“用心许下,才能成功呀。”

他的眼里似有灼灼情意,却带着既不烧人又很暖心的温柔。花灯那么小巧,就拢在二人之间,幽幽烛火甚至烫不到手,可猫娘就是觉得,对上这样的眼,她周身扑簌簌的雪就算落满肩头,心中也满含热意。

“......我知道啦,你也快许愿!”

难得不是她去逗人自己就脸红了,便只好欲盖弥彰地将下巴埋在毛茸茸的衣领中闭上眼睛凝神许愿。

嘴角的那抹笑和心底的期盼只有她自己知道。

好不容易折腾完,两人互相依偎着看那两盏花灯并拢着漂走,恰逢此时一朵巨大的烟花开在上空,将整条小河的清冷映出火烧云一样的绚丽。

猫娘直直盯着那烟花余烬,不知怎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明媚动人的猫魅族女孩通红的侧脸带着笑意,猫男一眼看去,竟再也移不开视线。他突然体会到久违的悸动,心跳得好快,东方人常说“一切尽在不言中”,正如此情此景。二人就这么手牵着手,对视一眼后低眉会心一笑。

甜滋滋的。

一路走回那间小院,热热闹闹的气氛已然散去很多,街上到处都是爆竹点燃后的红纸,人多的地方烟火气还格外呛鼻。两人鼻子都很敏感,赶忙小跑着向院子里跑去,却听得一道清朗的声音在身后挽留道:“请留步!”

猫娘疑惑地看向那位不知名的先生,却见那人纠结踌躇片刻小声说道:“猩红鹦绿极天巧,叠萼重跗眩朝日......我从未见、见过如姑娘一般天资的人,不知可否......请教芳名?”

猫娘卡壳,一脸茫然地看向猫男。

她听不明白这人在嘀嘀咕咕什么,猫男自然也不明白,但他男人的直觉提醒他这不是什么好事,脸一下就黑了,语气不善道:“你看得到她,难道看不到站在她身边的我吗?也太没礼貌了!”

那青年被吼得后退一步,尴尬地摆摆手道:“公子你你你、你误会了!小生只是一个落魄的侍弄丹青之人,见这位姑娘貌比西施身如月华,我想为她做、做副画罢了!”

“一时失礼,还、还望莫怪......”

什么啊......原来只是要画画而已。

可是还是好不爽啊!猫男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护月之民特有的尖牙龇出,显得很不高兴。猫娘扶额,她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景出现,只好一边拒绝了青年一边赶紧拉着猫男回小院去了。

待院门彻底合拢,青年站在一地碎红中才愣愣地自言自语道:“繁华一梦忽吹散......就当我只在梦里见过你,此生怕是不复相见了。”

屋中的红蜡仍未烧尽,却已经昏暗了不少。猫娘抱着手挑眉转向失态的猫男,一副看戏的样子,好似刚刚那一幕的女主角不是她一般。

猫男受不了这种直勾勾的眼神,又别扭起来,掩饰地咳嗽一声:“我好困......我要睡觉了......别看我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猫娘:“瞎吃什么飞醋,我还没说你呢!”

见猫男又要急眼,她也撇撇嘴,把猫男一下扑到在床上:“春宵帐暖,你有空想着什么画不画的,还不如......”

“......什、什么啊!你别乱来啊!”

猫男醋也不吃了,忙护住自己胸前的开襟。见他终于放下这回事,猫娘也不逗他,重重地打了个哈欠便倒在他身上,含糊不清道:“你刚不说我还不觉得......怎么突然就这么困了......”

被她传染到,猫男也打了个哈欠,神志也有些不清醒的回应着:“可能是......要回去了吧。”

“回去......?艾欧泽亚吗......啊......还有点舍不得呢......”

她强撑片刻也没等到猫男的回应,转头一看才发现这人已经沉沉地入睡了,便也不管不顾地陷入梦乡之中。

至于这是否又是另一个梦中梦,已经没人能分清了。

---

再次醒来时,天光已然大亮,熟悉的小飘窗吹进清晨的风,猫娘死鱼般的睡姿一下坐直了。

“别睡了别睡了!快醒醒,我们回来了!”她看了两眼,确认是自家的狗窝没错,忙叫醒猫男,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二人清醒后在客厅的小桌上讨论了许久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唯一能确定的是——时间的流速不一样。他们在那个世界从傍晚待到夜里不过几个小时,却在睡梦中经历了一整夜直到白天。

是的,猫男更倾向于那是个梦,他在那边总觉得很虚幻,脚踩在地上也不是很真实。但是猫娘却觉得他们的的确确是穿越了。

“你见过两个人同时入梦,同时醒来,还能经历同一件事的情况吗?而且你说的轻飘飘的什么,我倒是没感觉到。”她站起来用力跺脚,摊手道:“是一样的触感,空气也没什么别的味道。”

“......说到气味,你有从那边带回来什么吗?”猫男用力吸了口气,凑到她身边问。

在看到猫娘迷茫的表情后,猫男只好解释道:“我闻到你的味道变了。”

“什么?!我被鬼附身了?!”

她的思维还是这么跳脱......这哪像被鬼附身的样子。猫男指指她的衣领定定地说:“有一股海棠花香,很淡,但我不会认错。”

猫娘狐疑:“你怎么知道你不会认错啊?”

“......”

他该怎么解释他昨天觉得这味道好闻就一直偷偷摸摸嗅着身边人结果又因为这破花大吃干醋于是深深记住了这个味道这件事。

“呃......我、我记忆力很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好在猫娘没有追问。二人对这奇妙的经历都有种不明不白的感觉,只好先记在心里,静待来日的变化。

休息的日子过得很快,降神节在艾欧泽亚人们热热闹闹的庆祝中终于到来了。

猫娘穿着一身东方风格的衣饰,拉着猫男在“大城市”——格里达尼亚的街上到处乱逛。她一直很喜欢这里,离黑衣森林里他们的小家很近,又有着生机盎然的蓬勃之感。大街小巷满是年货,猫娘逛了一圈眼睛都要花了,肚子也适时的发出咕咕叫。

“我想吃包子!”

又来了——每次她睁着大眼睛看过来就是要吃的,猫男一直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势,这次也不例外。他心里知道为什么猫娘这会突然想吃包子,便好脾气地在一家人满为患的店铺前排起长队,猫娘趁此机会四处打听着近来的趣事。

“哎你知道吗!我昨天做梦梦到伊修加德的埃斯蒂尼安阁下了......!啊啊啊真是让人心醉的俊朗......”

“你怎么这么花心,明明上次梦到的是艾默里克阁下!”

“你懂什么啊!”害羞的精灵族女孩不好意思地勾着手,“我听老一辈说,梦到哪里,就证明上辈子是那里的人啦......我和伊修加德的精灵族没准真的有缘分呢......”

女孩们嬉笑着闹作一团,可猫娘却不经意将他们的对话听入心里。

上辈子......吗?根本没人会记得上辈子的事吧,这辈子都过得浑浑噩噩的......

可是......自从那天以后,她就很向往那传说中的东方古国,查阅了很多资料,也只在史书中找到零星的记载。

她说不明白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如果说艾欧泽亚是她安身立命的家乡,她希望永远能在这里生活,那那边古韵十足的世界就像灵魂的栖息之所,让她时常不安的身心都有种妥帖的熨烫感。

那么真实的一切,不应该只是一场梦......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找你找了好久!喏,你的包子。”

熟悉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猫娘用力地晃晃脑袋,接过那热腾腾又柔软的面食便大口咬下。

“烫烫烫——嘶!”

龇牙咧嘴中,她的视线被蒸汽氤氲得模糊,猫男担心紧张的神情也看得不那么真切,犹如雾里看花。

......不管怎么说,她心底还是希望那是真的。她没准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东方古国里,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吉服上街放花灯的小姑娘呢?没准那个好心送她包子的大婶真的能将皮薄馅多的包子铺开到世界各地呢?

“唔啊——真好吃啊!”

不顾猫男震惊的眼神,她忍着烫三口两口吃掉了拳头大的包子。

好像是记忆中的味道呢。

---全文完---

YAUWZ

很难得一幅画完还喜欢的图。希望以后能画得更好-u-

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点赞‪ ·͜· ❤︎‬

很难得一幅画完还喜欢的图。希望以后能画得更好-u-

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点赞‪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