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武士

79.1万浏览    6855参与
💙HF🦊八月🧡(暂退)
猫武士oc 川羽,雌,河族 白...

猫武士oc

川羽,雌,河族

白毛浅灰斑点,身体左侧有三道很深的伤疤

眼睛是蓝色的

武士

性格的话比较温柔但是不会手软,很忠心

猫武士oc

川羽,雌,河族

白毛浅灰斑点,身体左侧有三道很深的伤疤

眼睛是蓝色的

武士

性格的话比较温柔但是不会手软,很忠心

💙HF🦊八月🧡(暂退)

是雾脚(雾星)!!超爱的角色!!(别问我怎么想起来的猫武士……)

是雾脚(雾星)!!超爱的角色!!(别问我怎么想起来的猫武士……)

青蒸鱼

创死你们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明人不说暗话

阿鱼是好人,所以一次性直接全部把这破扑克牌的拟人都拍出来,创死你们(我已经被创死了😭

从亲友那借来的

来源:未来出版社

快说:谢谢阿鱼


黑星的那张感觉好眼熟

我:好像有位太太画过黑星的礼服,蓝星真的好像埃及艳后

还是我:火星无论是哪种拟人都给人一种“帅”,但这张。。。TM丑的连




明人不说暗话

阿鱼是好人,所以一次性直接全部把这破扑克牌的拟人都拍出来,创死你们(我已经被创死了😭

从亲友那借来的

来源:未来出版社

快说:谢谢阿鱼


黑星的那张感觉好眼熟

我:好像有位太太画过黑星的礼服,蓝星真的好像埃及艳后

还是我:火星无论是哪种拟人都给人一种“帅”,但这张。。。TM丑的连狮焰都不如!!!(火厨愤怒


Presoy
是一张橡蓝互动稿,因为画的挺开...

是一张橡蓝互动稿,因为画的挺开心所以免费送了个简单背景(?)

是一张橡蓝互动稿,因为画的挺开心所以免费送了个简单背景(?)

屑松鸦

第十一章

    影兆跟着狩猎队进入了营地。他知道他应该竖起尾巴,试着像他的族猫一样高兴。但那两只悬在他嘴下的老鼠并不是他的猎物。光跃抓住了它们,让他把它们带回营地,因为她带着她在沟渠附近捉到的肥硕的松鼠。

    狩猎队里的每只猫都抓到了一些猎物,除了他。每迈出一步,他的毛就闪烁着羞愧的光芒。其他猫都很同情他。石板毛指出这只是他的第二次狩猎。炽火告诉他,当他从两脚兽领地来到森林时,一开始也觉得很困难,之后他才熟悉并掌握了武士技能。但是影兆无法摆脱这样的感觉:既然他不能治愈他的族猫,他对他们就毫无用处了。...


    影兆跟着狩猎队进入了营地。他知道他应该竖起尾巴,试着像他的族猫一样高兴。但那两只悬在他嘴下的老鼠并不是他的猎物。光跃抓住了它们,让他把它们带回营地,因为她带着她在沟渠附近捉到的肥硕的松鼠。

    狩猎队里的每只猫都抓到了一些猎物,除了他。每迈出一步,他的毛就闪烁着羞愧的光芒。其他猫都很同情他。石板毛指出这只是他的第二次狩猎。炽火告诉他,当他从两脚兽领地来到森林时,一开始也觉得很困难,之后他才熟悉并掌握了武士技能。但是影兆无法摆脱这样的感觉:既然他不能治愈他的族猫,他对他们就毫无用处了。

    他穿过空地,跟在光跃和炽火后面,来到了新鲜猎物堆。石板毛和焦毛已经把他们的猎物放进了去。当他经过巫医巢穴时,心都绞痛了起来。还有多久虎星才会让他再次成为一名巫医?如果他永远被困在这里,既不是巫医也不是武士呢?

    他试图抱有一丝希望。天族和雷族正在寻找姐妹会,让她们帮忙找到黑莓星的魂魄。但如果姐妹会也帮不上忙呢?潜伏在影兆内心的恐惧又翻腾起来。他思绪旋转,带他去荒野是个愚蠢的主意。我杀了他,族群永远不会原谅我。我再也不能做巫医了。他感到头晕目眩,把老鼠扔到新鲜猎物堆上,转身走开了。

   “你今天做得很好。”光跃挡住了他的去路,鼓励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这不是真的。”影兆盯着他的脚掌。

   “是你嗅出了兔子的气味。”光跃告诉他。“这次绝对比上次好。”

    影兆迎上她的目光,感激她的好意。但她的话听起来更像是怜悯,这让他感觉更糟了。“谢谢你,光跃。”他低下头,穿过营地。至少还有一只猫能让他派上用场。

    他缓步走到荆棘围墙前,朝守卫着围墙的白翅和樱桃落点点头。两只雷族猫交换了一下眼神。

    樱桃落尾巴朝空心树一挥。“他睡着了。”

    白翅补充说:“他整天都在睡觉。”

    他们是对黑暗武士能在树洞里安然入睡感到愤怒吗?他们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出来,但他们的皮毛抽搐着。也许他们仍然觉得奇怪,看到自己的族长被囚禁,而他身体里住着另一只猫。

   “涡皮给他送猎物的时候,他都没醒。”樱桃落朝那只仍躺在树洞外的老鼠点了点头。

    影兆绷紧了肌肉。蜡毛还好吗?他觉得自己应该对此负责,便快速地穿过荆棘围墙,朝阴暗的树洞里窥视。蜡毛在里面蜷成一团,他的侧腹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但他的呼吸很浅,黑暗武士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僵硬。影兆伸出一只脚掌,触了触他的肩膀,发现他的皮毛没有没有丝毫温度,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生病。但我到的时候他通常都醒了。

    影兆的耳朵紧张地抽动着。他是在做梦吗?他想起了自己吃因死亡浆果而陷入的沉睡。它让他的灵魂来到了黑森林。蜡毛能做到吗?

    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别担心了,他对自己说。他只是在休息。

    蜡毛一定感受到了。黑暗武士的耳朵抽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会儿,他看上去就像虎星。影兆的心猛地一抽。如果蜡毛偷走的是虎星的身体呢?他吞下了这个想法。我很高兴他没有。蜡毛可能骗他杀了自己的父亲。

    蜡毛抬起头,眨了眨眼。“嗨。”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似乎很高兴影兆来到了这里。

    影兆心里发慌,后退了一步。他宁愿蜡毛把他当作敌人,而不是朋友。当蜡毛从空心树洞里钻出来时,他强迫自己的毛皮平贴在脊背上。

   “你来晚了,”蜡毛喵道。“我很想你。”

   “我去狩猎了。”影兆告诉他。

    蜡毛的目光扫视着他,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你没有带草药来。你不再给我治疗了吗?”

   “你不需要草药。”影兆告诉他。“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这就是你去狩猎的原因吗?”蜡毛眯起眼睛。“因为没有猫需要你的帮助?”

   “我去狩猎是为了帮助我的族群。”影兆热切地告诉他。

   “我相信他们一定非常感激。”蜡毛被逗乐了,胡须一颤一颤的。“但是你知道怎么做一名武士吗?你知道要注意你的脚掌以避免发出声音吗?你能感觉到风是朝哪个方向吹的吗?”

   “我在学习!”

   “一名真正的武士需要意料到一些之前可能从未想过的事情。”

    影兆抬起下巴。“我出去采草药时,洼光教我要时刻保持警惕。”

    蜡毛看起来不为所动,“我希望他没有教你太过神经质。”他喵道。“森林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吓猫一跳。狐狸、猫头鹰。甚至蝴蝶和蜜蜂。”他的目光锐利。“狩猎巡逻队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名一听到动静就嚎叫的武士。”

    影兆僵住了。黑暗武士知道他被一只蜜蜂吓到了吗?他的魂魄在监视我吗?他止住了颤抖,觉得好像有甲虫爬过他的皮毛。他勇敢地迎视着蜡毛的目光。不管冒充者知道什么,影兆都无法证实。“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口。”

   “你本可以成为一名天才巫医。”黑暗武士喵道。“我的伤口愈合得很快。族群再也不相信你了,真可惜。”

    影兆的胸膛里涌起怒火。“你猜猜这是谁的错?”

   “我只想活下去。”当蜡毛望向别处时,影兆觉得他在黑暗战士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内疚。“我没想过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他的声音沙哑。“我很遗憾你现在不能做一名巫医了。”这是懊悔吗?蜡毛迎上了他的目光,他的喵声又坚定起来。“但只要有虎星保护你,你在影族就永远有一席之地。”

    影兆望着他。这就是他的想法。他的族猫容忍他是因为他父亲是族长。影兆看向他的脚掌。“我要告诉洼光,你恢复得很好。”他把尾巴甩向黑暗武士,走出了围墙。

   “快回来。”蜡毛喊道。“你是唯一能和我说话的猫。”

    影兆没有回头。当他从樱桃落和白翅身边走过时,他避开他们的目光,并希望他们没有听到蜡毛的话。他感到坠坠不安。这是真的吗?他现在在影族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虎星在保护他吗?他停了下来,环视空地。如果这还不够,会发生什么?



    影兆爬到月亮池凹地的边缘,他终于来到了这里,这让他松了一口气。自从蜡毛攻击他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月亮池,他的脚掌每走一步都在抽搐。黑暗武士差点杀了他。每当沼泽地上有黑影移动,或者有猎物在灌木丛中沙沙作响,影兆就会屏住呼吸。一回想起这件事,他就很高兴洼光和蛾翅允许他来。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巫医的地位,他担心他们会把他抛弃。虎星说他仍是一名巫医学徒,但影兆并不确信。除了蜡毛,洼光不让他治疗任何猫,而且他也没有教他任何东西。虎星请洼光在他们前往月亮池的路上照顾他,他的目光显得尤为紧张,每只猫都非常清楚,他希望影兆赶紧离开。

    在森林里走的时候,洼光和蛾翅叫影兆走在他们身后,他们在领路的时候一直低声交谈着,没有让影兆加入进来。他既悲伤又羞愧,猜测他们谈论的是自己治疗过的猫或想尝试的治疗方法。

    他跟着他们,在弯弯曲曲、布满凹陷的岩石上走着,被无数个脚掌踏过的台阶已经磨得光滑,他在月亮池边停了下来。其他的巫医已经到了。在他们周围,环绕着池水的悬崖在星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他们会把他当成一名巫医,还是会让他像学徒一样闭口不言?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他叛逆地想,希望自己有勇气这么做。

    松鸦羽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你迟到了。”他对洼光说。

   “月亮还高着呢。”当蛾飞瞥了柳光一眼时,柳光礼貌地低下了头。影兆眯起眼睛。对于前河族猫来说,作为影族的一员来参加这个集会一定很奇怪。

    柳光悲伤地盯着蛾翅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简略地点了点头,轻声走到水边。“让我们开始吧。”她用鼻子触碰池水,其他的巫医也紧随其后。

    影兆松了口气,因为他们没有先交流。他不想谈的事太多了,他猜每名巫医都急切地想看看这次能不能联系到星族。他在池边坐了下来,鼻子向前伸。冰冷的池水刺痛了他的鼻子,他的脑海里没有闪现任何幻象,脑子里也没有任何声音,他已经习惯了失望的感觉。依然联系不到星族。



    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但什么也没有出现。影兆抬起头,看着其他猫一只接一只地坐起来。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星族会回来,即使森林里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蜡毛仍然占据着雷族族长的身体……黑莓星的魂魄仍然没有找到。

    松鸦羽把鼻子上的水抖掉。“我们需要习惯星族永远消失的想法。”

    柳光毛发倒竖。“这不可能是真的!他们不会抛弃我们的。”

   “也许我们抛弃了他们。”

   “你是什么意思?”柳光眨了眨眼睛。“我们已经努力联系他们好几个月了。”

    隼飞迎上她的目光。“我们可能已经偏离了武士守则,切断了与他们的联系。”

    蛾翅哼了一声。“他们跟不跟我们在一起有什么区别?”她问道。“他们真的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吗?”

   “当然了!”躁片坐立不安盯着她。“如果没有祖灵的指引,做武士还有什么意义吗?”

    蛾翅冷静地朝他眨了眨眼睛。“我们还是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的猫。”她回答道。“那还不够吗?”

    其他的猫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

    够了吗?影兆皱起了眉头。毕竟,只要洼光和蛾翅允许,照顾他的族群就是他唯一想做的事。他需要星族来治疗族猫伤口的感染吗?

    赤杨心望着群星密布的天空。“星族一直指引着族群。没有他们,我们也会找到自己的道路。但如果没有祖灵指引,它又会通向哪里呢?”

    斑愿在冰冷的石头上甩着尾巴。“试图猜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毫无意义的,”她喵道。“我们需要找到前进的道路。”隼飞和赤杨心喃喃地表示同意,她继续说下去。“我一直在想蜡毛。如果是他切断了我们和星族的联系——”

   “一定是他,”柳光插嘴说。“他一出现,我们就联系不上星族了,这未免太巧合了。”

    斑愿点点头。“他可能是唯一一只能告诉我们怎么恢复与星族的联系的猫了。”

    松鸦羽哼了一声。“你真的认为他会吗?”

    没有猫说话,可是影兆猜到了答案。蜡毛为什么要帮助族群?

    洼光眯起眼睛,看起来若有所思。“你认为是星族离我们太远了吗?还是有什么东西阻碍了我们之间的联系?”他转过头去看影兆。“你不是说你看了什么吗?”

    影兆的嘴里发干。洼光在谈论他那次拜访黑森林的旅程。

   “你看到星族和活着的族群之间有一道屏障……?”洼光步步紧逼。

    影兆觉得其他巫医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直视着前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我看到了一些东西,”他喵道,想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他。他分享了那么多幻象,结果都是假的。“我听到了月亮池传来黑莓星的声音,所以我就吃了一些死亡浆果,让我睡了过去。”他犹豫了一下,松鸦羽那双蓝色盲眼眯了起来。“我只是告诉你我看到的。你不必相信它。”他强迫自己继续说下去。“它把我带到黑森林。那里有一堆树枝,像巢穴一样,在那底下有一个水池。它把黑森林和星族分开了。”

    松鸦羽哼了一声。“当然,黑森林和星族之间有一道屏障!”

   “但它也封住住了月池,挡住了星族和我们之间的联系,”影兆坚持道。

    柳光靠得更近了,眼里充满了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路的?”

   “不是我。”影兆抱歉地朝她眨了眨眼。“我只是顺着黑莓星的声音到的哪里。”

    蛾翅抬起了下巴。“在我听来,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她喵道。

   “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胡说八道。”松鸦羽厉声说。

    蛾翅的皮毛生气地竖了起来,但她没有回嘴。

   “信不信由你。”影兆抬起口鼻。如果这些猫不愿意相信他,他是不会去说服他们的。他所能做的就是告诉他们他所知道的。“我也在另一个幻象里看到了蜡毛。我看见他的魂魄离开了黑莓星的身体。”

    赤杨心看上去不为所动。“我们已经知道了蜡毛偷了黑莓星的身体。”

   “但你不知道。如果他愿意,他可以离开它。”影兆告诉他。

   “我们仍然不知道,”松鸦咕哝道。

   “我看见他这么做过!”挫败感在影兆的肚子里翻滚。

    松鸦羽抚平耳朵。“你已经见过很多东西了。”

    赤杨心在他的族猫旁边挪动了一下身子。“也许我们不该问影兆这些事情。”他轻声说。

    影兆的心沉了下去。他们后悔听了我的话。他突然希望那块石头会裂开把他吞下去。他宁愿待在黑森林也不愿待在这里。

    松鸦羽抖了抖他的毛皮。“没有星族的指引,我们只能靠猜测。让我们专注于我们能控制的事情,比如族猫的健康。”他转身面对其他的猫。“雷族这段时间过得很好。百合心患了白咳嗽,但她恢复得很快,而且没有传染给其他猫。”

   “烬足也患了白咳症。”隼飞喵道。

   “还有石翅,”洼光补充道。“但并不严重。”

    石翅?影兆迎着晚风抖散皮毛。他不知道有哪个族猫病了。他瞥了一眼洼光。他们一直很亲密,他无法想象他的导师会对他隐瞒这件事。蜡毛的话在他脑海里回响。影族还会信任他来治疗他的族群吗?

    洼光继续说。“影兆一直在治疗蜡毛的伤口。”他喵道。

   “真是浪费草药,”柳光低声咕哝着。

   “它仍然是黑莓星的身体,”松鸦羽提醒她。

    赤杨心的眼睛似乎因愤怒而闪闪发光。“蜡毛就不应该偷它!”

    他是在怪我吗?影兆内疚地看向别处。

    斑愿摇着尾巴。“我们无法改变过去。”

    躁片点点头。“我们应当关注当下。”他看了看其他猫。“天族正在蓬勃发展,”他报告道。“花蜜鸣生了两只可爱的幼崽,小蜜蜂和小甲虫。猫后和幼崽的状况非常好。这是她的第一窝幼崽,但看起来她已经轻车熟路了。”

   “很高兴听到一些好消息,”柳光叫道。“河族也很健康,尽管我们闹过几次肚子痛。我整个月都在忙着收集猫薄荷。”她的目光转向了蛾翅。“多一幅脚掌会很有帮助的。”蛾翅没有评论,柳光向前倾身。“每只猫都很想你,蛾翅。我们都想让你回到族群。”

    希望在影兆的胸中闪烁。如果蛾翅离开影族,洼光可能会心慈手软,让他重新做一名巫医。

    蛾翅僵硬地盯着她以前的族猫。“如果冰翅和兔光不受欢迎,我是不会回去的。”

   “如果雾星不改变主意怎么办?”柳光的眼睛悲伤地闪烁着。“你会永远留在影族吗?”

    影兆密切地注视着蛾翅。一只猫能如此轻易地改变族群吗?

    但是蛾翅并没有退缩。“影族待我比河族好。”她冷冷地喵道。“我忠于虎星。”

    影兆的心沉了下去。蛾翅显然下定了决心。她可能永远不会离开影族。

    隼飞挪了挪爪子。“风族很好,但我同意柳光的观点:单凭一幅脚掌很难管理好一个巫医巢穴。”

    松鸦羽嗅了嗅。“影族有很多巫医。”他喃喃道。“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把影兆借给你的。”

   “不,谢谢。”隼飞的尾巴不安地抽动了一下。

    影兆瑟缩了一下。我是没有族群想要的巫医。

   “我一直在考虑收一个学徒,”隼飞继续说。

    影兆惊诧地朝风族巫医眨眨眼。没有星族的批准,他怎么能收学徒?

   “啁爪似乎对草药很感兴趣,”隼飞喵道。“他一直在帮我照顾烬足。他似乎有正确的直觉。”

   “你能谦卑一点吗?”影兆脱口而出。“难道星族不能指引你的选择吗?”

   “我至少可以开始训练他,”隼飞告诉他。“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他遇到了影兆的目光。“这一点你肯定比任何猫都清楚。”

    影兆望着它的脚掌,皮毛不安地刺痛着。他就不应该说话。

    松鸦羽歪着头。“影兆说得有道理,”他喵道。“现在收学徒合适吗?”

    柳光点点头。“你可以等到我们能够与星族联系时再收。”

    隼飞不耐烦地甩着尾巴。“不管星族有没有在看顾着我们,猫都能学会制作药膏。”

    洼光挪了挪爪子。“花楸星没有星族的批准就让我做了影族巫医。”

   “那不一样,”柳光争辩道。“他别无选择。影族根本就没有巫医。”

   “难道我们族猫的生命太重要了,不能等星族回来了吗?”蛾翅争辩道。

   “但把草药放在错误的脚掌里,可能比根本没有草药更危险。”赤杨心皱起了眉头。“我认为翻掌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不会让啁爪自学的。我将指导他。此外,”他僵硬地环视四周,“这是我的选择,不是你的。”

   “可你是那个担心星族把我们抛弃了的那只猫,”柳光坚持说。“如果他们发现你收了一个他们不喜欢的学徒……”

    当巫医们争吵不休时,影兆的注意力转向月亮池,月光在水面上闪闪发光。没有了星族,族群还会花时间争论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不允许的吗?他的心在胸膛里不安地跳动。他们怎么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

白杨爪
我又来污染标签了 “冬青叶在每...

我又来污染标签了


“冬青叶在每个月圆之夜都会很忧伤。”

“出了什么事吗?”

“冬青叶,你如果不想说就不的话用说了,没关系的”

“我会陪着你”

我又来污染标签了


“冬青叶在每个月圆之夜都会很忧伤。”

“出了什么事吗?”

“冬青叶,你如果不想说就不的话用说了,没关系的”

“我会陪着你”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占tag致歉

有没有猫武圈的语c大大

没有的话我想语c……

或者有人教我语c的规则咩

雷屏我

谢(

有没有猫武圈的语c大大

没有的话我想语c……

或者有人教我语c的规则咩

雷屏我

谢(

雪落黄莺

【丑画警告⚠️】

“我们冲破了白昼的界线,一起见证黄昏与黑夜的交融。”(P1文案)

P2是黄莺的好基友(不是某蔷)帮忙画的黄莺羽^_^

【丑画警告⚠️】

“我们冲破了白昼的界线,一起见证黄昏与黑夜的交融。”(P1文案)

P2是黄莺的好基友(不是某蔷)帮忙画的黄莺羽^_^

znfy
大叔猫 叫矮树叶的河族武士oc

大叔猫

叫矮树叶的河族武士oc

大叔猫

叫矮树叶的河族武士oc

Xy

猫武士八部曲之1河翻浪涌翻译第十二章

      初升的太阳还没有扫过树木,空气潮湿而清新,雾气仍在阴凉的山谷中徘徊。日束沿着凹泉和蹦须旁的影族边界移动。虽然她发现很难清醒着参加黎明巡逻队,但她很高兴能从对光跃的担忧中转移注意力,也因为炽火拒绝站在她这边而感到沮丧。
      真难,光跃躲着我,我现在不想和炽火说话,日束心想。我和蹦须还有我兄弟相处得很好,但这是不一样的。
      “我不认为我们会遇到麻烦,”带领巡逻队的蹦须喵道。“自从我们摆脱了蜡毛,......

      初升的太阳还没有扫过树木,空气潮湿而清新,雾气仍在阴凉的山谷中徘徊。日束沿着凹泉和蹦须旁的影族边界移动。虽然她发现很难清醒着参加黎明巡逻队,但她很高兴能从对光跃的担忧中转移注意力,也因为炽火拒绝站在她这边而感到沮丧。
      真难,光跃躲着我,我现在不想和炽火说话,日束心想。我和蹦须还有我兄弟相处得很好,但这是不一样的。
      “我不认为我们会遇到麻烦,”带领巡逻队的蹦须喵道。“自从我们摆脱了蜡毛,一切都很平静。”
      凹泉的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吼。“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疥癣皮对我们所做的事。但现在至少感觉五个族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亲密了。”
      蹦须点头同意。“谁知道呢?”她喃喃地说。“也许将有一天将变得如此和平与稳定,甚至不再需要边界巡逻。”
      凹泉发出一阵欢笑声。“你只是希望那样你就不必在黎明时分离开你温暖的窝了。”
      巡逻队队长顽皮地推了她的族猫一下。“我没有!”她坚持道。“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会很无聊的!”
      “不会,”凹泉坚持道。“会有更多的时间用于捕猎和战斗训练。”
      “战斗训练?”凹泉翻了个白眼。“如果一切都是和平的,那么战斗训练就没有意义了。我们只会变成变胖变懒只会整天躺着的宠物猫。我们还是走吧!”
      日束感到太沮丧了,没有参与温柔的取笑。“我有一种可怕的感觉,会有敌人,”她宣称。“会有变坏的猫。”
      蹦须和凹泉沉默了,他们盯着日束,然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回到她身上。
      “伟大的星族,你今天早上可高兴了!”凹泉喵道。
      日束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蹦须示意大家安静,他们来到了两脚兽地盘附近的河族边界。
      今天早上没有两脚兽,但有很多证据表明它们去过那里。日束扫视着那座伸向对面湖旁的半桥,以及那片覆盖着黑色硬物的雷鬼路的开阔地面上,看到到处都是两脚兽的垃圾。它的臭味冲进她的鼻孔。
      “看看那个!”凹泉解释道。“很恶心。”
      “他们为什么留下这么乱的地方?”日束问道。“你觉得它们的巢穴也像那样吗?”
      “我不会感到惊讶,”蹦须抱怨道。“但我们应该检查一下——如果这一团肮脏的东西里藏着猎物呢?”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空地边缘,开始嗅着一个皱巴巴的白色物体,像一片巨大的叶子。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痛得大叫一声,举起一只前掌。当日束和凹泉朝她冲过来时,她瘫倒在一边,蜷缩着身子,痛苦地哭泣着。
      当她走到蹦须身边时,日束注意到血从蹦须的脚掌里涌了出来;仔细一看,她发现肉垫上有一道难看的口子。“发生了什么事?”她问。
      蹦须用尾巴指了指,“我在那个……东西上弄的。”
      在皱巴巴的叶子下面,日束发现了一个坚硬发亮的东西,边缘凹凸不平,比爪子还锋利。“两脚兽!”她喊道。“我真想把它们的皮抓下来。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因为他们的垃圾而遇到麻烦了。”
      “没关系,”凹泉喵道。“我们最好马上带蹦须去找洼光和影兆。”
      日束朝他们来的方向瞥了一眼。“比起我们自己的族群,我们现在更接近河族。”她指出。“我们应该带蹦须去蛾翅。”凹泉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她补充说:“要把她的伤口疗好要花很长时间,而且伤口很有可能会脏并感染。这样巫医就更难治疗她了。蛾翅会更快。”
      “越快越好,”蹦须咬牙切齿地说。“这真的很疼。”
      凹泉依旧怀疑;他朝河族的方向迈了几步,扫视着灌木丛。日束跟着他,当一股强烈的气味从边界的另一边涌过来时,她停了下来。
      “气味?”,日束喵道。“肯定有河族巡逻队。我可以问问他们。”
      “好吧,”凹泉同意了。
      日束穿过了宽敞的雷鬼路。当她跑着的时候,她发现两只河族猫在灌木丛中面对面。“嗨,蜥尾!嗨,夜天!”她对他们喊道。“你们能帮助我们吗?”
      河族武士们转向她,似乎吓了一跳。日束很困惑,她走近了,他们看起来不像在巡逻的猫。他们好像一直在紧张地交谈,不欢迎被打断。
      日束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礼貌地低下头。“我们有一个受伤的武士,”她喵道。“我们可以带她去找蛾翅吗?”
      蜥尾和夜天交换了一下眼色。“你为什么不能带她回影族?”蜥尾问道。
      日束暂时感到不安;她没料到会有这么冷淡的回应,因为族群已经和平相处了。“我们的营地太远了,”她解释说。“蹦须的爪子上有一个很深的伤口,可能会严重感染。”当两只河族猫还在犹豫时,她更急切地补充道:“这是巫医的职责,不是吗?巫医不应该在乎边界。”
      夜天和蜥尾交换了一下眼神。日束觉得,夜天似乎特别激动;两只猫似乎真的很想拒绝,但又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反驳日束刚才说的话。“好吧。”夜天简短地说。
      日束跑回她离开族猫的地方。站在他们之间,她和凹泉扶着蹦须站起来,然后扶着她穿过边界,来到河族猫们等候的地方。
      蜥尾和夜天带着他们沿着湖边,朝河族营地的方向走去。日束很是困惑;她仍然能感觉到河族武士之间的紧张关系。
     不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在我们到达之前,他们就发生了一些事情。
      在他们的陪送下把他们带到河族营地周围的一条从湖中流出的溪流旁,夜天在岸上停了下来。
      “你可以在这里等,”她指示道。“我去把蛾翅找过来。”没有一只猫反对,她就跳了起来。
      “这没道理,”凹泉喵道,看着深灰色的母猫,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为什么要把蛾翅带到这里来,在这里她不会有任何供应的。”
      蜥尾唯一的反应就是耸耸肩。
      没过多久,蛾翅就出现了,沿着小溪边慢悠悠地走着,她的学徒霜爪跟在后面。两只猫的嘴里都衔着药草叶子。
      “好,蹦须,”蛾翅喵道,把药草放在受伤的猫旁边。“让我们看看这只脚掌。霜爪,看看能不能找到蜘蛛网。茂密的树丛中可能有一个好地方。”
      霜爪飞快地跑开了,而蛾翅则俯下头来,嗅了嗅蹦须的伤口。“好吧,把它舔干净,”她继续说。“我给你弄了马尾草药糊。这应该有助于阻止出血。”
      蹦须服从了,日束和凹泉交换了一个焦虑的眼神。她可以从他的反应中看出她自己的怀疑。就好像河族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入他们的营地?
       当蛾翅全神贯注的时候,日束悄悄地溜走了,然后跃过小溪,爬上河岸。在顶上,她跳进灌木丛,向前滑去,直到她能窥视到河族营地。
      族群里没有多少猫在空地上,他们似乎都像夜天和蜥尾一样紧张。有一两个来回踱步,尾巴甩来甩去,肩膀上的毛直竖。其他人则聚在一起,好像在严肃地讨论什么事情。没有猫在做任何有用的事情,也没有雾星或她的副族长的踪迹。
      这一切都太荒唐了…
      日束像跟踪老鼠一样小心翼翼地从灌木丛中退了出来,然后沿着河岸跑了下来,又穿过了溪流。没有河族猫发现她,她松了口气,绕过一丛香薇丛,差点撞到霜爪。霜爪用三条腿摇摇晃晃地走着,第四爪抓着一团厚厚的蜘蛛网。
      日束抑制住了一阵恐慌。“抱歉,”她喵道,让学徒冷静下来,希望她不会问她去哪儿了。当他们一起慢慢地回到湖边时,她继续说道:“喷嚏云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芦苇须吗?”
      霜爪吃惊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她不知道日束在喵喵叫什么,也许她知道,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嗯,芦苇须很好,谢谢,”她终于回答道。“我们都是,”她彬彬有礼地补充道,“我希望你也回影族。”
      但这不是我要问的问题,日束心想。如果她之前还没有怀疑河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她肯定怀疑起来了。
      当她回到在湖边的族猫身过时,蛾翅已经把马尾草药糊涂在蹦须的脚掌上了。
      “哦,霜爪,太棒了。”巫医喵道。“足够包扎伤口了。今天就这样吧,”她一边包扎受伤的脚掌,一边继续对蹦须说,“不过告诉洼光明天把蜘蛛网取下来,换一条敷料。你需要远离它一段时间。”
      “谢谢你,蛾翅,”蹦须回答,挣扎着伸出脚掌。“感觉已经好多了。”
      日束表达了和她的族猫一样的感激之情。“还要感谢雾星允许我们进入你们的领土。”她补充说。“你帮了大忙。”
      “当然,日束。”蛾翅听起来异常尴尬,河族其他猫不安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你是非常受欢迎的。”
      日束沿着湖边走着,帮助凹泉扶住蹦须,让她受伤的脚掌远离地面,日束更加确信河族出了问题。所有的猫似乎都很急躁;他们肯定不会没从蜡毛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更像是他们在隐瞒什么。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虎星,她问自己。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做,但如果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会不会造成更多麻烦?再说了,虎星叫我小心脚下。如果我不小心,就会给自己找麻烦。

星骸谰语

是猫武oc的定制委托展示,大家真的就是黄色系虎斑爱好者~感恩约稿

是猫武oc的定制委托展示,大家真的就是黄色系虎斑爱好者~感恩约稿

长夜难明
赤狼族的学徒闪电爪,是光落重要...

赤狼族的学徒闪电爪,是光落重要的家人

赤狼族的学徒闪电爪,是光落重要的家人

白石呀白石

“你背叛了你的族群,害死了我的母亲和手足,而现在你伙同你的儿子来攻击我!蝰步,今天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杜松与蝰步和磐石毛决战之前,《杜松的复仇》。

“我是否真的适合在族群里生活?杜松所说的生活是我从未接触到的,她说过如果我愿意,谷仓猫也会愿意接纳我。可是……风爪和暴爪还需要我……也许……”——黎明羽在梦中向父母倾诉,《黎明羽的选择》

“我曾经跟我的父亲许下过诺言,我绝不会背叛我的族群,现在我又跟星族许下诺言会好好带领雷族,但是我真的能做到跟冰星和黑星一样好吗,斑羽?”——霜星与巫医斑羽的交谈,《霜星的诺言》

“我希望雷族能长久兴盛下去,这是星族的意愿,也是霜星的,也是我的,......

“你背叛了你的族群,害死了我的母亲和手足,而现在你伙同你的儿子来攻击我!蝰步,今天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杜松与蝰步和磐石毛决战之前,《杜松的复仇》。

“我是否真的适合在族群里生活?杜松所说的生活是我从未接触到的,她说过如果我愿意,谷仓猫也会愿意接纳我。可是……风爪和暴爪还需要我……也许……”——黎明羽在梦中向父母倾诉,《黎明羽的选择》

“我曾经跟我的父亲许下过诺言,我绝不会背叛我的族群,现在我又跟星族许下诺言会好好带领雷族,但是我真的能做到跟冰星和黑星一样好吗,斑羽?”——霜星与巫医斑羽的交谈,《霜星的诺言》

“我希望雷族能长久兴盛下去,这是星族的意愿,也是霜星的,也是我的,松果心,我们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斑羽安慰刚刚正式成为巫医的松果心,《斑羽的守护》(收录于《霜星的诺言》外传中)

都是假的😛因为之前看到推特上有过这样仿外传的oc封面,觉得很有意思就搞了点

帅鸽子耶

两个版本的松鸦表情,一粮票可抱图(我就是奸商)

两个版本的松鸦表情,一粮票可抱图(我就是奸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