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猫男

59438浏览    2191参与
蛋包饭饭包鸡VV

刷到衣服了!!这套的腰真的好绝!顺便摸了把自己的猫猫

刷到衣服了!!这套的腰真的好绝!顺便摸了把自己的猫猫

胡狸安
机工招机器人的动作实在是好像:...

机工招机器人的动作实在是好像:看我打个电话叫一车面包人来捶死你!
然后一车上只装了一个面包人【x

机工招机器人的动作实在是好像:看我打个电话叫一车面包人来捶死你!
然后一车上只装了一个面包人【x

Ale-1000
亲友强烈要求的亩〇猫男稿

亲友强烈要求的亩〇猫男稿

亲友强烈要求的亩〇猫男稿

Aoha
今天的色彩打卡摸了小红猫! 素...

今天的色彩打卡摸了小红猫!


素材参考:李冰墨

今天的色彩打卡摸了小红猫!


素材参考:李冰墨

矢車響

被猫男蛊走了别救了

被猫男蛊走了别救了

懒癌教主

一些猫男表情包(醉酒作画警告

一些猫男表情包(醉酒作画警告

霧雨秋

【FF14】旧识

#就是想看这四个人发现关系网是个圈(?)

Summary:“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里德尔,是个……可能是个学者。”


  “……尔…萨尔?萨尔德斯?”

  在同伴呼唤名字的声音中,萨尔德斯回过了神来。他稍微甩了甩头,右耳后的两根小辫子也跟着一起晃了晃。

  “啊,怎么了?”他看向身旁的同伴

——古·莱伊·提亚,一个总是闪闪发光的白色的猫魅族。在夕阳的照耀下,萨尔感觉他那头有着棕色发尾的白发比平时更耀眼了。

  “我是说,快天黑了,咱们是今天就到这先回伊修加德,还是找个山洞休...

#就是想看这四个人发现关系网是个圈(?)

Summary:“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里德尔,是个……可能是个学者。”


  “……尔…萨尔?萨尔德斯?”

  在同伴呼唤名字的声音中,萨尔德斯回过了神来。他稍微甩了甩头,右耳后的两根小辫子也跟着一起晃了晃。

  “啊,怎么了?”他看向身旁的同伴

——古·莱伊·提亚,一个总是闪闪发光的白色的猫魅族。在夕阳的照耀下,萨尔感觉他那头有着棕色发尾的白发比平时更耀眼了。

  “我是说,快天黑了,咱们是今天就到这先回伊修加德,还是找个山洞休息你再出去转转?”莱伊抖了抖耳朵说道。

  “先回去吧,”萨尔德斯道,“安全优先,你别忘了上次留你一个在山洞你差点就死于误入的雪狼了。”

  “那次纯属意外,我那会在打盹来着。”莱伊不怎么高兴的甩了甩尾巴,说话间也夹杂了一些猫魅才能发出来的生气的呼噜声。

  “但是结局是你差点被雪狼从背后咬断了脖子不是吗?要不是我正巧回来,我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搭档的尸体了。”萨尔德斯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弹了莱伊的耳朵一下。

  “萨尔德斯你个……!”莱伊骂骂咧咧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依稀可以看到他的尾巴有些炸毛。

  “行了行了先回去吧。”萨尔德斯笑着骑上了黑陆行鸟。


  “之前就想说了,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路上莱伊对萨尔德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有吗?”萨尔德斯当然知道今天一直在走神,一直是莱伊给他兜底,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反问了回去。

  “在想什么?”莱伊很清楚他是什么脾气,直接无视那句反问,“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或者失恋了?”

  “怎么可能,”萨尔德斯道,“只是这样的天气让我想起了一位曾经遇到的应该算得上是朋友的人。”

  “哦吼?”莱伊眯起了眼饶有兴趣的听着。

  “就是我之前讲过的那个,旅行的时候在黄金港的居酒屋认识的精灵。”

  “没想你居然还惦记着人家,说不定人家早忘了你了。”莱伊道。

  “什么叫‘惦记’啊,我只是印象深刻而已。”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回到了伊修加德城中的陆行鸟房交还了黑陆行鸟。

  “萨尔。”莱伊道。

  “嗯?”萨尔德斯一边把陆行鸟鞍囊里的东西整理了出来一边回了莱伊一个单音节。

  “接下来有安排吗?喝一杯去?”莱伊单手放在口袋里,一副街溜子的样子。

  “老地方?行。”萨尔德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陆行鸟房走了出来。


  还是那个坐落于偏僻角落里的,莱伊和凯尔经常光顾的那个酒馆——这里还是萨尔德斯向他推荐的。不过实际上,萨尔德斯也是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的这个酒馆,就是那个在远东的黄金港居酒屋认识的精灵向他推荐的。

  “来了?”老板看到莱伊和萨尔德斯进门打招呼道。

  “来了,老样子。”萨尔德斯道。

  “我也是,还是得麻烦老板温一下。”莱伊道。

  “好嘞!”老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凯尔先生也来了,就在靠窗那边的那桌。”

  “你先坐?我去和凯尔打个招呼。”莱伊扭头对萨尔德斯道。

  “不用,我也挺想见见他的。”萨尔德斯道,“总是听你提起,还是会好奇的。”

  萨尔德斯跟着莱伊来到了老板说的那桌边上。

  “凯尔,晚上好啊。”莱伊打招呼道,“啊对了,旁边这家伙是之前我提到过的做任务的搭档,萨尔德斯。”

  “晚上好。”凯尔道,“你们刚从野外回来?我记得你说今天要去做任务来着。”

  “是的,不过今天没什么进展就是了。”莱伊耸了耸肩。

  谈话间萨尔德斯突然注意到了坐在凯尔对面的精灵,那张脸他有印象,“……李?”

  “嗯?”对方给出了回应,“……是你啊,好久不见,萨尔。”

  “你们认识?”莱伊和凯尔同时看向了身边的人。

  “以前在黄金港的居酒屋认识的。”萨尔德斯道。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里德尔,是个……可能是个学者。”

  “果然,‘李’不是你的本名呢。”萨尔德斯道。

  “意外吗?”里德尔笑道。

  “倒不如说从得知你是艾欧泽亚人时就已经或多或少的猜到了。”萨尔德斯道。

  “凯尔你们是在谈正事吗?”莱伊问道。

  “没,单纯的出来喝酒而已。”凯尔道,“怎么了?”

  “那……要不要干脆坐一起?人多也热闹不是?”莱伊笑着说道,“况且萨尔今天在野外还在走神想里奇来着。”

  “噗。”里德尔小声的笑了一声,“怎么,惦记上我了?”

  “没,只是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了。”萨尔德斯说着从旁边扯了个凳子,“我可以坐这吗?”

  “我是无所谓,凯尔呢?”里德尔道。

  “请随意。”凯尔说完又看向莱伊,“你也别光站着了,坐。”

  “好嘞。”莱伊扯了个凳子坐在了桌边。

  此时先前的酒老板也给拿了过来,几个人凑在一起一边喝一边聊。

一剑执☆一般路过扫地龙骑

在猫一和猫四,日猫和月猫之间反复横跳,陆陆续续约了很多张,先发点,剩下的下次想起来再发()

在猫一和猫四,日猫和月猫之间反复横跳,陆陆续续约了很多张,先发点,剩下的下次想起来再发()

-tuclllwm
给朋友画的他家猫猫

给朋友画的他家猫猫

给朋友画的他家猫猫

亚马乌罗提坏人

存都存了所以要发

是狒和oc


人生第一次打这么多tag震撼了

存都存了所以要发

是狒和oc


人生第一次打这么多tag震撼了

一般狒狒民

一些,我的老婆🥺他怎么这么好看🥺

一些,我的老婆🥺他怎么这么好看🥺

霧雨秋

【FF14】误会

#终究还是把他们两个撮合到了一起(不是)

#猛然扒拉出来前几天写的东西了

#两个笨蛋

#一点点误会(当然最后解开了)

#说起来莱伊和凯尔分别信仰太阳神阿泽玛和月神梅因菲娜

Summary:“或许只是我会错意了……”凯尔苦笑着看向后式自动人偶,“这种时候也就你陪着我这种连个朋友都没有的家伙了……”


  凯尔从忘忧骑士亭出来,冷风猛的一下从领口灌进去,激得他缩了缩脖子。他打算等下去找莱伊喝点,不过在那之前要先去趟宝杖大街。


  凯尔一边掂着手里刚从百家兵团拿到的金币,一边走在宝杖大街,两边都是各种的铺子或是不知道谁的雇员。...


#终究还是把他们两个撮合到了一起(不是)

#猛然扒拉出来前几天写的东西了

#两个笨蛋

#一点点误会(当然最后解开了)

#说起来莱伊和凯尔分别信仰太阳神阿泽玛和月神梅因菲娜

Summary:“或许只是我会错意了……”凯尔苦笑着看向后式自动人偶,“这种时候也就你陪着我这种连个朋友都没有的家伙了……”



  凯尔从忘忧骑士亭出来,冷风猛的一下从领口灌进去,激得他缩了缩脖子。他打算等下去找莱伊喝点,不过在那之前要先去趟宝杖大街。


  凯尔一边掂着手里刚从百家兵团拿到的金币,一边走在宝杖大街,两边都是各种的铺子或是不知道谁的雇员。

  “要不要再给莱伊带点礼物?”凯尔想着,看向了旁边的花店。

  花店老板注意到他的视线,“是要买花吗?”

  “嗯。”凯尔走了过去。

  “要送什么人呢?亲人?恋人?”

  “嗯……”凯尔思索了一下,“……恋人。”

  说完这两个字,他的耳朵像是缓解尴尬一样的抖了抖,依稀可以看到被毛发覆盖的内耳变得通红。

  “那么这些怎么样?”老板捡了几支花给他看。

  “您看着包就好了。”凯尔稍微甩了甩尾巴道。

  过了一会,老板拿出了一束包好的花,里面是一些他不认识的红色花——观赏性的植物在他的知识盲区,毕竟他作为学者并不需要了解这些,同样,作为工房的机工士也不需要。


  接着,他正准备去酒馆买几瓶酒时,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莱伊?”

  是一位女性的声音。


  凯尔扭头看了过去,那是一位黑色头发的猫魅女性,金色的瞳孔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十分耀眼。

  旁边的人和他想的一样,是古·莱伊·提亚。


  虽然他并不想偷窥别人的私生活,不过还是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那位猫魅女性拿起了一支头花别在了头发上,然后拉着莱伊的胳膊似乎是在问怎么样……


  凯尔把酒钱递给了那位出来卖东西的雇员,提着酒快速的往九霄云舍走去。

  期间他与莱伊擦肩而过,莱伊注意到了他。

  “凯尔?!你怎么在……”

  还没等莱伊说完,凯尔便跑远了。


  他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桌子前自己喝着闷酒,先前买的那束花被他丢在了学术书籍堆的角落里。

  之前他在调试后式自动人偶时把它带了回来,此时就在桌子的另一侧静静地看着他一个人喝闷酒。

  “或许只是我会错意了……”凯尔苦笑着看向后式自动人偶,“这种时候也就你陪着我这种连个朋友都没有的家伙了……”


  “嘭嘭嘭”。

  一旁的窗户传来了熟悉的拍打声,凯尔并没有理会——他知道那是谁。

  过了一会,他听到“咔”的一声,然后冷风从那个方向灌了进来。凯尔扭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莱伊从窗子外面翻了进来,甩了甩头抖了下来一些尚未融化的雪,老样子他应该在窗外待了有一阵子。

  “你……怎么了?”莱伊看到凯尔桌上的酒瓶,问道,“刚刚在宝杖大街叫你你也不回我,拍窗子你也不理我……我就撬开窗子进来了……”

  “……她,看起来挺不错的……”凯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又灌下了一口酒。

  “‘她’?她是谁?”莱伊彻底被他搞蒙了。

  “那个黑色头发的猫魅女性,和你一样闪闪发光。”凯尔拿起一旁的酒瓶倒了倒,发现已经空了,准备从一旁再拿一瓶新的时被莱伊抓住了手。

  “别喝了!你今天这是在闹哪出?”莱伊有些不快。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挺般配的。”凯尔挣了几下发现没能从莱伊的手中挣脱,有些不爽,“放手!!”

  “那是丝·芙琳!我之前给你讲过的童年玩伴!再说了我只是拿她当妹妹看,她也只是拿我当哥哥看!”

  “……”凯尔沉默着,只能任由莱伊抓着他的手臂。

  “况且就算你不信,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芙琳现在有恋人,是占星院的克·莱特·提亚。”莱伊说完松开了凯尔的手臂,手臂没有用力,直接落回了凯尔的腿上。

  “……我还以为是我……”凯尔小声的念叨了一句什么。

  “什么?”莱伊并没有听清。

  “……礼物在旁边的书堆里……”凯尔起身晃晃悠悠地去找了一个杯子,“要喝一杯吗?”

  “也……不是不行。”莱伊从旁边的书堆里找出了那束花,那是一束阿泽玛玫瑰


——传说中太阳神阿泽玛很喜欢的花。

電気章鱼

摸了豆芽的猫男!

嘿嘿猫男!

摸了豆芽的猫男!

嘿嘿猫男!

仰望星空苹果派

在战场被痛打有感

摸了猫男战士x猫男黑魔

在战场被痛打有感

摸了猫男战士x猫男黑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