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546.7万浏览    46.1万参与
starry-bstar

  有住在江西景德镇的爱猫人士吗?我家昨日出现了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猫,目前暂住在我朋友家里,请问有人愿意领养这只刚出生的猫咪吗?

  有住在江西景德镇的爱猫人士吗?我家昨日出现了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猫,目前暂住在我朋友家里,请问有人愿意领养这只刚出生的猫咪吗?

止水official
圆得像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

圆得像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

圆得像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

寅杺
今天是国际爱猫日耶~ 这是我的...

今天是国际爱猫日耶~

这是我的爱猫么么~

今天是国际爱猫日耶~

这是我的爱猫么么~

乱码summer夏
  好多猫猫~   (现在才知...

  好多猫猫~

  (现在才知道8月8日是国际爱猫日的我这个猫奴是个屑

  好多猫猫~

  (现在才知道8月8日是国际爱猫日的我这个猫奴是个屑

超好看故事

我的猫得了抑郁症

2018年11月28日,我的猫得了抑郁症。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我的猫,我不确定你是否离得开我,

但我一定离不开你。


我不确定它是否离得开我,但我一定离不开它。


1、2018.11.28

我的猫似乎得了抑郁症,在我们搬家后的第二个星期。它不停地给自己舔毛,拒绝平时爱吃的罐头,大部分时间都在屋子最阴暗的角落里度过——之所以说是“最阴暗”,是因为这间屋子本身就已经足够阴暗了,从日出到日落,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都少有阳光。

我知道这样的生活环境很不健康,对猫咪来讲也不够友好,它不喜欢这里。

但我没有办法,北京的房租越来越贵了,就如同雨季水位不断上升...

2018年11月28日,我的猫得了抑郁症。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我的猫,我不确定你是否离得开我,

但我一定离不开你。


我不确定它是否离得开我,但我一定离不开它。

 

1、2018.11.28

我的猫似乎得了抑郁症,在我们搬家后的第二个星期。它不停地给自己舔毛,拒绝平时爱吃的罐头,大部分时间都在屋子最阴暗的角落里度过——之所以说是“最阴暗”,是因为这间屋子本身就已经足够阴暗了,从日出到日落,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都少有阳光。

我知道这样的生活环境很不健康,对猫咪来讲也不够友好,它不喜欢这里。

但我没有办法,北京的房租越来越贵了,就如同雨季水位不断上升。而我的银行卡却仿佛是行将干涸的湖泊,本就不丰厚的工资在东分西挪后便只剩下可怜的一瓢,尽数倒进去也不见水涨。

于是我只好从那间带有巨大阳台的主卧搬了出来,搬进了另一栋公寓逼仄阴暗的次卧——其实它原本是一间书房。

虽然生活环境变差了,但房租也从四千五每个月降到了两千五每个月,这让我能够在月末的时候多寄两千块钱回家。

两千块钱……甚至不够买一套护肤品,但我的家庭非常需要它来还债。

没错,我们家欠了一大笔钱,具体数额我不清楚,因为我妈的话不能信——她说是一两百万,但凭借着我对她的了解,我认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像以往她说自己去棋牌室打麻将的时候,实际上却是在赌钱。

对于她的欺瞒,我心中其实是很愤怒的,倒不是因为她欠了一屁股的债丢给我和我爸去还,而是因为她做错了事还不愿意立刻承认,分明没有将我们当成是最亲的人。

——如果她在欠下几万、十万甚至是几十万的时候就和我们说,而不是去借高利贷的话,我想事情也不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我爸把买来准备养老的房子卖掉了,小城房价不高,因此加上他的存款也只凑出了一百来万,在我妈的债务面前依旧是不值一提。

我问他,我妈究竟欠了多少。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似乎是过去了抽掉一根烟的时间,才缓缓地说:加上几年的利息,应该不到五百万吧。

顿了顿,那边又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在外面别委屈自己。

我故作轻松地说,我妈作的孽就让她自己去还吧。但挂断电话后,立马就在微信上找房东退了房。

我怎么能不管呢?我爸靠一个人的工资养了我和我妈二十年,我就算是住进地下室、每天只吃一顿饭,也不能让他独自扛下这重担。

 

2、2018.11.29

今天带猫去了宠物医院。

它当初是我在微博上领养来的,狸花加白,纯种的田园。初次见面的时候,它被车轮轧断的尾巴已经长好了,虽然比正常的猫短了一截,末端还不自然地弯曲着,但却翘得很高——送养人说这表示它心情很好。

当时我就在想,这可真是一只坚强又乐观的小猫咪啊,我们在一起会很开心的。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设想都落在了实处。我干着一份自己不喜欢却也谈不上十分讨厌的工作,每个月的收入足够我支付四千五的房租、无所顾忌地点外卖,也足够让我的猫享用美味且健康的主食罐头。

虽然在这座城市里,我没有人类朋友,它没有猫朋友,但我们拥有彼此,似乎也无需与旁人交流。一年半以来,它没有生过病,就连绝育后的心情和身体都恢复得很快,坚强乐观一如我对它的评价。

谁能想到,它居然会因为一次搬家而陷入了抑郁呢?

——再说了,该抑郁的难道不是我吗?它除了不再拥有光照充足的阳台和昂贵的主食罐头,生活质量并没有明显的下降,吃的也都是最好的猫粮。

我可是连续十天没有吃过外卖了。

它趁我不注意,又开始疯狂地舔舐自己的尾巴周围,那里已经显出了浅浅的肉粉色,是毛发即将脱落干净的样子。

我最初并不知道它得了抑郁症,还以为它只是搬家后正常的应激反应,直到它的体重从十一斤锐减至八斤、尾巴毛也日渐秃噜下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它可能是生病了。

给它体检花了我上千元,检查结果是除了轻微脱水以外,没有任何生理上的病症。医生有些不确定地说,它可能是得了抑郁症,这或许是搬家引起的,也或许和季节性变化有关。

他说这话的时候窗外突然飘起了雪,突兀到有些不真实,就像是楼上晒着的羽绒被突然集体剖腹自杀了一样。

“你看,冬天来了,有的猫就是会得冬季抑郁症。”医生推了推眼镜,满意地欣赏着替他造势的雪景。

我很爱我的猫,但我依旧觉得所谓的“冬季抑郁症”是无理取闹,是它存心想给我如今的境地雪上加霜——它确实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就像它小时候经常把我整理好的文件咬碎一样。

我烦躁地拎着猫包离开了宠物医院,走之前听从医生的建议下在网上下单了一盏光疗灯。据说这种灯可以模拟紫外线,每天只需要把我的猫放在旁边照上几个小时,就能让它心情愉悦。

或许我养的是一棵猫草吧?这么想着,我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

 

3、2018.12.08

光疗灯没有作用。

收到货之后,我抱着我的猫乖乖地照了几天暖光,但它依旧心情沮丧,我也没有高强多少——可见猫和人都无法通过光合作用产出让自己快乐的激素。

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接了一些私活,办公室虽然温暖如春,但倘若没有加班任务,下班后是不让久留的——老板说商业用电太贵了。于是我只好回到湿冷的小房间,坐在被窝里加班。

做完一张图后,我下意识地在房间里寻找猫的身影,果然又在衣柜和墙壁之间的狭小缝隙里看到了它。它端端正正地蹲在地上,胸前的毛遮住了两只前爪,看起来好像已经发了挺久的愁。

在我的抚摸之下,猫依旧埋着头一声不吭,只用脑袋轻轻蹭了一下我的手心。我无可奈何地掏出手机找到了医生的微信,询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治疗方法。

医生推荐了我几款猫咪合成信息素,说是能够让猫在新环境中感受到安全感和亲切感,并放松下来,重拾好心情。

他居然在一只猫身上用了“重拾好心情”这样的句子。我觉得有些好笑,就像看到了我五年级堂弟写的作文。

从经常光顾的宠物用品代购那里订购了合成信息素之后,我又回到床上继续埋头于自己的私活。不是我不想关心我的猫,恰恰相反,如果我不更加努力地赚钱,又怎么有钱去照顾它呢?

当我结束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手机上有两条未读消息,来自我妈。我没有点开,径直收拾衣服去洗了澡,举手投足还得尽量放轻,否则明天我的合租室友就会在我门上留下纸条,并叱责我的扰民行为——即便她经常在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才开始使用卫生间里的洗衣机。

当我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时,猫已经从墙角窝到了床尾,正躺在它最爱的那个位置上给自己舔毛。

又在舔毛!

就是这一刻,我的心头不知为何突然烧起了一把无名之火,它来得毫无预兆,以至于没人能有效地将其遏止。

于是我把手里半湿的浴巾团了起来,重重扔在了被子上,生气地质问它:你还有完没完?

猫听不懂我的话,但它和我朝夕相对了四百多天,理应明白我的各种表情和语气。它清减了许多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舔毛的动作也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它站起身哀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跳下床、回到了自己的墙角。

我就像个刚家暴完老婆就立刻后悔不已的渣男,站在床边忏悔了自己的罪行。发梢没擦干的水渐渐浸湿了后背,又在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摊冰凉的水渍。

“咪咪,”我抓起浴巾胡乱地包起了头发,然后蹲到墙角将猫抱进了怀里,讨好地放软了声音:“咪咪,来吃罐头呀。”

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向它道歉,因为它生病了。但我大概向来都不是个包容的人,以至于对着一只病猫都不愿意说一句对不起,也不知在跟谁赌气作对。

或许我也病了。

 

4、2018.12.15

猫咪合成信息素暂时没有作用,这很令人沮丧。

但好在与此同时,我的银行卡里收到了八千块钱,那是每天熬夜接私活的成果。在给我爸转过去六千之后,我打开了外卖软件,准备今晚用掉这个月的第一个会员红包。

——我感到十分幸福,因为此刻困扰着我的问题仅仅是吃炸鸡还是吃烤猪蹄,没有更多令人作呕的烦心事。

虽然这段幸福的时光只持续了两分钟不到,在我点击付款的瞬间就终止了,没能留下一片云彩。

我妈前阵子发来信息,说她为了还钱,去家门口的超市当了理货员,一个月能拿三千块钱。见我没有回复,她又发来一条信息,问我是不是很恨她,以至于都不愿意跟她讲话。

那个晚上我赶设计图赶到了凌晨一点多,自然不可能再回复,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给我来了个电话,没有主题、漫无目的地聊起了我读书时的一些事情,甚至还装作打趣似的提到了我的早恋男友。

可惜她讲的那些事情,大部分我都没有印象,而那位早恋男友的脸,更是已经模糊成了大雾里的路人。我无法跟上她的节奏,只能不停地用“嗯”、“哦”、“啊”来给予回应,导致这场势不均力不敌的通话难以为继,最终结束于早上七点半,历时八分钟零四十二秒。

但结束语是由我妈说的:“你要上班了吧,那先不说了,挂了啊,再见。”

先说“再见”大约让她自以为维持住了体面,却又显得她更加心虚和可怜,因为当天是周末,我并不需要上班。

所以在我收到那笔八千块的尾款之后,又在微信上给我妈转去了一千块钱,就在她发来的那两条没收到回复的消息底下。

 

5、2018.12.30

信息素用了大半个月,猫的病情反反复复,总得来说没有好转。

医生不建议用药,因为药物必然存在着副作用,而且在不确定我的猫是否适合用药之前,擅自用药很可能引发生理上的不适,从而导致病情加重。

他建议我给猫换一个环境,比如,让它住在一个有阳台的房间里,最好能看到天空和阳光。除此之外,医生说我最好能多陪一陪猫咪,让它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的、被关注着的。

换房子显然不现实,至少目前为止不那么容易实现;陪伴也很困难,因为我的工作不能丢,业余时间又几乎都要拿来挣外快,很难支出两个小时来逗猫。

对于我的回复,医生那边发来了一串省略号,接着他就陡然成为了披着神光的正义使者,抽出了圣意凛然的长剑指着我说:“对于你来讲,它或许只是一只宠物,但对于它来讲,你就是它的整个世界!”

说得好,放在任何一段公益广告里都足够滥俗。我无动于衷地想。

“猫咪是十分敏感的小动物,它三个月的时候就开始跟你生活,已经和正常的野外生活隔绝了一年多,是会对你产生依赖感的。”

“它需要你的陪伴,因为它已经离不开你的关心和照顾了。”

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难道我不想回到几个月前的生活吗?难道我愿意每天都绞尽脑汁地婉拒同事的下午茶邀请、仅仅是因为我舍不得喝一杯二十块钱的奶茶吗?难道我能够回到降生之时,去选择一个不爱赌博也不爱说谎的母亲吗?

我在这座闪着光飞速运转的城市中生存,就像置身于一颗永不停歇的迪斯科球,我拼了命地赶上别人的脚步,以为自己也成为了亿万耀目光斑中的一员。

但只需要我的家人在后头轻轻一推,我就轻而易举地跌落,成为昏暗舞池中毫不起眼的一份子——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只是一块反光贴片,一旦离开灯光的加持,就会变得灰败和渺小,即便是换掉了土气的衣服,打扮成了三里屯年轻人的模样,也无法改变我晦暗枯燥的里子。

我看了看猫,它正蹲在窗户边上,对着隔离网外头斑驳不清的夜色出神。

 

6、2019.1.1

新年的第一天,我和我都猫都没能开个好头。它把肚皮上的毛也舔成了薄薄一层,我只好找医生买了药,花掉了计划用来买围巾的钱。

今天朋友圈的许多人都在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虽然没有发表动态,但也忍不住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

记得刚来北京的时候,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如今依旧没有),孤身拎着一只28寸的巨大行李箱,里面装着我的全部梦想。

后来的我逐渐意识到,梦想这个词语是很“土气”的。在北京,大多数漂了几年的成年人都不会把它堂而皇之地拎出来讨论,就算要谈,也会换个不那么飘渺的词语,比如说“目标”、“理想”,甚至有时候是“爱好”。

除非是我这种见识少、也没经受过社会毒打的小城姑娘,才会鼓起勇气在大家面前谈“梦想”,然后又在同事略带诧异和好笑的目光中意识到不对劲,最终选择闭嘴,重归沉默。

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迄今为止的工作是婚礼设计师,负责布置婚礼现场的各个区域,将它们打造成新人最期待的样子。

原本在我看来,这是一份为别人造梦的工作,毕竟结婚是一件重要的事,每个人都应当有自己梦想中的婚礼,而我们设计师,就应该将造梦当成自己的梦想。

——在入职介绍时我便是这么说的,但同事们并没有丝毫触动,甚至只有一两个人点了点头。

那两个人和我一样,都是今年新进的职员。

直到入职大半年之后我才知道,为何大家当时对于我的话不屑一顾。

原来,婚礼并不是一件完全美好的事情,当我见到的新人和家庭多了,便发现他们当中有得是貌合神离,有得是不情不愿。大到婚礼现场布置的色调,小到哪怕是甜品的种类,都可以成为两个人、甚至是两个家庭之间爆发争吵的导火索。

除此之外,公司对设计师的要求并不仅仅是对接甲方、搞好设计,还需要我们学习如何当一名好的销售和预算师,谈成更多的单子、做出更好看却更赚钱的报价表。

光是这两点,就几乎将我想象中的美好工作毁在了朝朝暮暮。

但我并没有辞职,因为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没有冲动做事的资本。当时我的家庭虽然不算贫穷,但也绝不富裕,至少无法在我上班以后继续给我太多金钱方面的支持;而初入职场的我也并没有足够的积蓄承担北京的消费、直到自己找到完全满意的工作。

是了,这份工作虽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但倒也符合实际——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忌讳谈一谈“梦想”呢?

一年之后,我的积蓄渐丰,搬到了公司附近的公寓楼里,拥有了三十平米的房间、独立的阳台,和一只邪恶又可爱的小猫咪。

这只小猫咪在遇到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这两年经历了多少内心挣扎,正如我遇到它的时候,也不知道它经历过的流浪生涯和那场车祸是如何煎熬和惨烈。

我只看见它高高翘起来的秃尾巴,它只关注我手里刚拆开来的冻干牛肉——我们彼此都认为对方很不错。

但我知道,那些经历过的挫折、懦弱和纠结,并不会在短期内尽数消弭,继而重组成坚韧的力量,它们只是凝成一片虚虚的影子埋在了思绪深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淡去,也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浮现——现在看来,这条影子在短期内是不可能淡去了,它或许已经爬进了我的血管,流遍了我的身体。

现实这只巨手轻而易举地将我两年来搭建出的虚假快乐撕成了碎片,又下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

 

7、2019.1.13

猫不见了!我出门时居然忘记了关窗!

 

8、2019.1.14

今天请了假,因为昨天在小区里找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猫,晚上还失眠了。

我突然不能确定它是否真的如医生所说的那样离不开我,但我知道,我一定离不开它。

先前独自在北京生活了一年有余,那段时间我过得并不开心,经常质疑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当下的工作,却又优柔寡断、瞻前顾后地不愿意做出改变。

我好像成为了一座孤岛,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一直漂浮在冰冷的墨色海水中煎熬不堪,直到我遇到了它。


【未完结,赠礼解锁,送【奶茶】可看结局】


 
 最近发生事好多   希望可以...

 最近发生事好多

  希望可以平平安安的吧

 最近发生事好多

  希望可以平平安安的吧

Ham_涵

 摸个设

  喜欢猫咪(^・ェ・^)

 摸个设

  喜欢猫咪(^・ェ・^)

爱咕咕的某星光
呜呜呜想要的头像框终于拿到手了...

呜呜呜想要的头像框终于拿到手了,画个头像祝贺祝贺

呜呜呜想要的头像框终于拿到手了,画个头像祝贺祝贺

英宠宠物摄影inpetphoto
黑暗系的猫外景 直接戳中我的心...

黑暗系的猫外景

直接戳中我的心巴🥳


黑暗系的猫外景

直接戳中我的心巴🥳


追光逐影
看着有点凶。其实加拿大的家猫脾...

看着有点凶。其实加拿大的家猫脾气都还较温顺的,并不怕陌生人,也不怕陌生人喀嚓喀嚓拍照的声音。你一招呼它“Hello Kitty”,它也许下一秒就屁颠屁颠跑你跟前腻腻歪歪粘住你让你撸毛😻


这些家猫在屋外房前草地上溜达闲逛,看见野兔熟视无睹(可能对和它体型大小相近的动物不感兴趣、也斗不过吧),对落在草坪上的鸟也毫无兴趣。我一度觉得是它们吃得太饱了,生活条件好,忘了本职工作,没有了生存压力,是不是进化了?🙄

看着有点凶。其实加拿大的家猫脾气都还较温顺的,并不怕陌生人,也不怕陌生人喀嚓喀嚓拍照的声音。你一招呼它“Hello Kitty”,它也许下一秒就屁颠屁颠跑你跟前腻腻歪歪粘住你让你撸毛😻


这些家猫在屋外房前草地上溜达闲逛,看见野兔熟视无睹(可能对和它体型大小相近的动物不感兴趣、也斗不过吧),对落在草坪上的鸟也毫无兴趣。我一度觉得是它们吃得太饱了,生活条件好,忘了本职工作,没有了生存压力,是不是进化了?🙄

sherryxxr

  朋友的猫 给她拍了个时尚写真

  朋友的猫 给她拍了个时尚写真

矮脚虎凸凸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可可爱爱鸭!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可可爱爱鸭!
Ladious
芭蕾舞者喵~ 嗯这个姿势特别像...

芭蕾舞者喵~


嗯这个姿势特别像芭蕾舞姿了,一件小舞裙是必不可少的呀~

芭蕾舞者喵~



嗯这个姿势特别像芭蕾舞姿了,一件小舞裙是必不可少的呀~

ᴊⲉғⲧⲉⲉ

  猫咪被我烦死了hh

  猫咪被我烦死了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