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7091浏览    3735参与
麦小浪

接吻之后(其之一)

…………………………

……………

………

刚才那个的确是kiss对吧?

“你…你在说什么啊!搭档。刚才那个怎么可能是kiss啊!”

即使脸颊已经烧得火辣辣的疼,但还是Shifty仍然在极力辩解着什么。

就在刚才,自己一如往常般准备吓一吓自己的搭档。但是不知怎么的,就在她从背后准备偷偷抱住她的搭档的时候,她脚下突然一滑,再然后就只听扑通一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可是刚才明明……”

“我说不是就不是啦!笨蛋Chara!你究竟想要问到什么时候啊!”

面对着自己搭档的一再追问,Shifty失控似的团出一个雪球朝着自己的搭档丢了过去。当然,这一点作用都没有。飞出去的...

…………………………

……………

………

刚才那个的确是kiss对吧?

“你…你在说什么啊!搭档。刚才那个怎么可能是kiss啊!”

即使脸颊已经烧得火辣辣的疼,但还是Shifty仍然在极力辩解着什么。

就在刚才,自己一如往常般准备吓一吓自己的搭档。但是不知怎么的,就在她从背后准备偷偷抱住她的搭档的时候,她脚下突然一滑,再然后就只听扑通一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可是刚才明明……”

“我说不是就不是啦!笨蛋Chara!你究竟想要问到什么时候啊!”

面对着自己搭档的一再追问,Shifty失控似的团出一个雪球朝着自己的搭档丢了过去。当然,这一点作用都没有。飞出去的雪球在空中被突然伸起的藤蔓给挡了下去。

“不要闹啦!小镜子。我可是很认真地在问你呢!”

“怎么可能会有人纠结在于这样的问题呢!Chara。难不成你是变态吗?”

(还是那种喜欢被虐的受虐狂。)

“Shifty!”

就在Shifty还想说些什么,眼前的Chara像是瞬间移动般突然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抓住了自己还没来得及扔出雪球的右手,紧接着另一只手趁机搂住了自己的腰。

“呜哇!大变态Chara!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亏我还把你当成朋友!”

“别撇开话题。小镜子。否则我就真得变态一回。”

“唔嗯……”

Shifty自知说不过自己的搭档,于是干脆把头转向了一边。她已经做好了打算,不管接下来Chara问自己何种问题,自己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

“把头转过来!Shifty。我可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变态Chara。”

“变态………”

说实话,她永远搞不懂她的搭档究竟在想些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想到如此之多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呢!)

“随便你怎么说。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而已。”

刚才的那一下到底是不是kiss?

“……………”

“回答我啊!Shifty!”

Chara有些失控地质问着眼前的搭档。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失控的语气还有心脏的狂跳,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我…我…”

(我也不知道啊!)

Shifty小声地啜泣着。说实话,她也分不清刚才那一吻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说到底我只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不可能喜欢上我的可怜人而已!那一吻对于我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

“Shifty!”

突然间,Chara下意识地吻上了对方的双唇。如果这份感情难以言表,那么是否可以通过这样的行为来传达给你呢?

“哈…哈…Chara…”

“抱歉。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传达给你。因为我跟你一样,实在说不口。”

“所以刚才的吻是……”

“真心的哦。其实我是很喜欢小镜子你的!关于你的事情…”

我一直都很在意。

“就像刚才的那个吻吗?你还真是执着呢!笨蛋Chara。”

“彼此彼此吧。笨蛋镜子。”

“如果真的那么在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吻到你满足为止哦。”

“我怎么可能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啊!你这个变态镜子!”

两人说笑着。似乎彼此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呢。




不知芳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樰扎糖𖠚ᐝ

怪活?


今天我们来吃个牛油果~

怪活?


今天我们来吃个牛油果~

弄潮丶钰

【闰猹】别时容易见时难

全文2000+

好家伙我学完这篇课文就想动笔了,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纯属胡言乱语


“便是今夜不在,明夜月圆之时,也自然瞧得见你的身影,又何来思念一说?反倒是你这一惊一乍的脾性,是不是也该改改了?”闰土斜倚着插在地上的胡叉,睥睨着伏地不动的猹。

“你可知,我来这儿即是奉父上之命驱杀你的?倒是着许许多多夜里,你是雷打不动地来这片地里。我若是这一叉刺下去,你可就命丧黄泉了呦!”

闰土俯身,用手掐住了猹的下颌:“你瞧!你若真是存心与我作对,怎会这般口下留情?只消得一张口,我这便再也没能力和你对着干了吧。”

猹轻啸,故作凶猛状。闰土笑笑。这猹当真是一根筋儿,死活不肯离开。...


全文2000+

好家伙我学完这篇课文就想动笔了,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纯属胡言乱语


“便是今夜不在,明夜月圆之时,也自然瞧得见你的身影,又何来思念一说?反倒是你这一惊一乍的脾性,是不是也该改改了?”闰土斜倚着插在地上的胡叉,睥睨着伏地不动的猹。

“你可知,我来这儿即是奉父上之命驱杀你的?倒是着许许多多夜里,你是雷打不动地来这片地里。我若是这一叉刺下去,你可就命丧黄泉了呦!”

闰土俯身,用手掐住了猹的下颌:“你瞧!你若真是存心与我作对,怎会这般口下留情?只消得一张口,我这便再也没能力和你对着干了吧。”

猹轻啸,故作凶猛状。闰土笑笑。这猹当真是一根筋儿,死活不肯离开。

 

壹:

闰土倒提着一串红果站在瓜田里,那红果大而鲜艳,瞧一眼便叫人口水直流三千丈。几个时辰下去,闰土早已口干舌燥,却仍不肯吃几粒解解渴。

星子升上来了,闰土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什么人的到来。潮气上涌,直叫人头昏脑胀。里屋的人家已经在呼唤着闰土,小心受了潮,反倒是三两天只能躺在几尺床板上。

闰土咂了咂舌,它每天都会来的,怎会偏偏是今天失了约?

许是叫人心急,俨然已是后半夜。一丛翠色绿叶后才传出几声细微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在轻轻地踩着地。闰土急忙起身,飞快地前去查看:只是几只误入旱地的青蛙。

闰土红润的脸耷拉了下来,重新坐回了地里。突然听见一声熟悉的嚎叫从身后传来,是猹!

它浑身沾满了露水,油亮油亮的皮毛闪着光。大抵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被植被沾湿了身。

猹的鼻子抽缩着,像是被冻了许久。闰土连忙脱下了自己的外搭,轻轻披在猹的身上:“从远处赶来,应是饿了许久吧?快来,我这儿特地给你带了我从大山上采来的野果儿。啃了瓜我不好向家里交代,今年的收成有三成是看这片瓜地呢……”

果子一点一点被猹吞吃入腹,屋房处再次响起了呼喊声:“快到天明了!獾猪都已归巢,快回来歇息歇息吧!”

闰土闻声,低头看了看吃得正香的猹。露出了一个半是满足半是无奈地表情,便撒开腿向家的方向跑了去。

 

贰:

猹躺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闰土见了,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没什么衣物能分给你了,不如你先回你的巢穴吧……”一语未毕,猹已经爬到了闰土的身边,就像有灵性一般。

闰土一愣,伸出胖乎乎的手抚摸着猹。猹没有跑开,只是蜷缩着身子,发出猫打鼾般的声音。闰土见状笑了笑:“会读懂人言语的动物?还真是罕见呢……”

土地湿软,像是一张自然生的大床。脆瓜快成熟了,飘出一阵阵的清香。蝈蝈儿快要湮灭在季节的更替中,便趁着最后的时间鼓足了劲儿叫着:“咕咕——呱——”

闰土闭了眼睛,也许他留在这里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了。马上就到秋收了,这片土地也会在冬时荒芜。自己或许也没任何理由留在这儿了。

不知为什么,闰土总是莫名地把视线锁定在这个应该和他是敌对关系的小动物上。

猹的皮毛很柔软,身子的温度也渐渐清晰起来了。闰土悄悄起身,慢慢在瓜田里踱着步。

“如果不是天气的变化,我甚至察觉不到日子在慢慢流逝。

 

叁:

“大家伙儿上啊!咱邻家的闰土被猹挠伤了!”

闰土在一阵喧闹声中睁开了眼睛,一群邻家的友人正围着自己。而猹正倒在自己的身边,紧闭双眼,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一动不动。

“哦呵!这小伙子醒了!没事儿吧……昨晚你一夜未归,我们大家伙儿寻了半夜,瞧见这只猹正趴在你腹腔处,像是要为非作歹。我便一榔头敲了下去。瞧!它现在早已经断气儿了……”

邻里们笑着,闰土却突然像是疯了一般冲过去,捧起了猹的尸体。昨夜里还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小生灵就这样没了呼吸。

自己胳臂上有一道深深的划痕,但不像是动物爪子划出来的。反倒更像是被勒出来的。

“可千万别让它还有存活的机会,”说着那个村民冲上去拿胡叉又补了一叉。金属的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格外刺耳,随即一抹鲜红喷涌而出……

霎时间天旋地转,闰土的耳旁出现了许多无法抹除的杂音……好像是被猛地拉入了山谷中,山风呼啸着从耳边掠过。四肢突然变得绵软无力,他只想沉沉地睡一觉。

便没了意识。

再醒来时,闰土已躺在了温暖的小屋里。

“猹呢?!”闰土意识模糊地呼喊着。

一旁端水的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被那恼人的东西吓坏了,这孩子被魇着了,就连梦中也没法忘记……”

无法忘记,的确是无法忘记。

闰土冲出家门,回到了那片瓜田。土地上什么都没有了,就连飘着清香的瓜也只剩下了几片孤零零的叶子。

他的眼睛红了:“它怎可能会想害我呢?”

 

肆:

xx年x月x日  闰土书

至此已过数载,故地重游时,田地依旧。却是不见当年……

 

伍:

晚间,我瞧见闰土一人站在地上,看来快要昏昏睡去了。我急忙把他曾经给我的褂子铺在地上,用自己的体温替他保暖。

就这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有些人忽然恶狠狠地拿武器把我打晕了,我不明所以,在半梦半醒中,我听见他们说我抓伤了闰土……

但怎么会呢?鲜血从我的身体处流了出来,意识似乎越来越不清楚。我好像看见闰土站在这片田地的远处,正在轻轻呼唤着我:“猹儿,快来!我提来了果子!你一定会喜欢的对不对?”

我早就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毕竟我只是一只人见人嫌的猹……

我可能已经等不到明天晚上了,但我好像再听闰土叫我一声啊。

“他不会忘记我的……对不对?”

 

田间再也没了那个无所畏惧、一直能守瓜到天明的少年。



麦小浪

kiss time-吵架后的和解之吻

………………………………

…………………

………

喜欢与喜欢是不同的

面对着搭档的无理取闹,Chara如此回答着。但她的眼神很不坚定,甚至不敢朝向对方。说实话,她不敢相信她真的说出那些话来,而且还是在面对着自己的搭档的时候。

“什么?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搭档。喜欢难道不是只有一个意思嘛。”

“但是你的喜欢与我的喜欢是不同的。而且说到底,你的那种喜欢是与你无缘的东西。”

“无…无缘?!你在说什么啊!Chara!这是什么新的玩笑吗?”

她的搭档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解到现在的故作镇静,这都在Chara的预料之内。如果换作平常的话,Chara早就随便找一个理由去打发她的搭档。但是不知怎么的...

………………………………

…………………

………

喜欢与喜欢是不同的

面对着搭档的无理取闹,Chara如此回答着。但她的眼神很不坚定,甚至不敢朝向对方。说实话,她不敢相信她真的说出那些话来,而且还是在面对着自己的搭档的时候。

“什么?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搭档。喜欢难道不是只有一个意思嘛。”

“但是你的喜欢与我的喜欢是不同的。而且说到底,你的那种喜欢是与你无缘的东西。”

“无…无缘?!你在说什么啊!Chara!这是什么新的玩笑吗?”

她的搭档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解到现在的故作镇静,这都在Chara的预料之内。如果换作平常的话,Chara早就随便找一个理由去打发她的搭档。但是不知怎么的,那些话语就是说不出口。

(就像是被卡在喉咙里了一般。)

“我可是每天都对你说着喜欢的话语的人啊!Chara!你真的就这么忍心抛弃我吗?”

“小镜子…我…”

“我好伤心啊!Chara。难道说每天你都只是把那些话语当成是玩笑吗?”

“小镜子。”

“好吧。我想我应该接受现实。我真的是太傻啦!居然真的会爱上一个根本不可能爱上我的人。”

“Shifty!”

还没等Shifty反应过来,对方突然从背后抱住了自己。这突如其来的行为不免让Shifty吃了一惊。因为这是她们的剧本上所没写的。

(Chara。你还好吗?)

Shifty下意识地小声询问着。但对方只是抱着自己痛哭流涕着。看起来她的爱人因为把自己之前所说的那些话语信以为真了。

“别…别走…Shifty…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一直都很害怕…但不知道要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才…原谅我吧!搭档!其实我一直都…”

Chara小声地哽咽着。如此心痛的声音让Shifty感觉有一股负罪感爬上了脊背。她想回头安慰自己的搭档,但最后还是按着剧本走了下去。

(毕竟这个结局也不坏……)

“噗……”

“Shifty?!”

“噗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Chara。我刚才的那些都只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什么?!你……”

“就像你说的。天性恶劣的搭档哦!”

“唔嗯……”

Chara有些赌气地转过身去,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再一次上了这个家伙的当!

“别生气嘛!搭档。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就听不见你的真心话啦。你想想看,要是每天都是我一个人说着单口相声的话,我也会感到疲倦的。而且,我还想听Chara你…”

还没等Chara反应过来,Shifty偷偷地亲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这让本来生气的Chara瞬间疲软了下来,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但对方仍是那一副坏笑的面庞。

“嘿嘿个什么啊!你这个色镜子!”

“恶劣的搭档还记得吗?Chara。这可是你说的。所以可不可以再为我说一次呢。如果用那种甜死人的语气来说的话就更棒啦!”

“Shifty你这个……”

即使口头上不愿意,但Chara仍然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嗯呢。我一直都深爱着你哦!Shifty。”

随后,在Shifty的惊讶声中,自己直接扑倒了对方。

反正戏也拍完了。这下该是自己的报复了。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最喜欢你啦!Shifty。”

“喂喂…等一下!Chara。如果一直这么说的话,我会…”

“谁让你刚才说出那些玩笑话!好好的给我负起责任吧!负心汉!”

“唉?!饶…饶了我吧。Chara。”

Shifty苦笑着。看起来自己不管是在戏里还是在戏外,都被她的搭档吃的死死的。

喜欢与喜欢从来都只有一个意思而已。





屑w君不会画画

我发现茶绘好好玩啊啊啊啊!这次画了一个尘埃和猹,猹就涂了个眼睛,懒的上色

在发布时被房主踢了……

我发现茶绘好好玩啊啊啊啊!这次画了一个尘埃和猹,猹就涂了个眼睛,懒的上色

在发布时被房主踢了……

麦小浪

被NG的镜头其之一(吵架后的和解之吻)

…………………………………

………………………

…………

喜欢与喜欢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在拍摄这部戏的时候,Shifty与Chara同时发出疑问道。似乎在我们的认知中,喜欢就是喜欢,绝无可能会有第二个意思。但导演告诉我们-

的确,喜欢就是喜欢。但是喜欢的程度却不一样。比如说…

Shifty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部戏里她们二人的命运居然会如此的艰难。仅仅因为她们二人的身份不同吗?或者…

Shifty看向一旁正在拿着剧本跟着导演据理力争的Chara。前者表示用着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背不下这段台词为由不停地要求换一个剧本,但后者只是摇了摇头。

“Chara?”

Shifty有些担忧地走了过...

…………………………………

………………………

…………

喜欢与喜欢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在拍摄这部戏的时候,Shifty与Chara同时发出疑问道。似乎在我们的认知中,喜欢就是喜欢,绝无可能会有第二个意思。但导演告诉我们-

的确,喜欢就是喜欢。但是喜欢的程度却不一样。比如说…

Shifty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部戏里她们二人的命运居然会如此的艰难。仅仅因为她们二人的身份不同吗?或者…

Shifty看向一旁正在拿着剧本跟着导演据理力争的Chara。前者表示用着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背不下这段台词为由不停地要求换一个剧本,但后者只是摇了摇头。

“Chara?”

Shifty有些担忧地走了过来。她知道Chara在反对什么,她也知道Chara如此愤怒的理由。

“只不过是一场戏而已。Chara。放轻松一点。”

“一场戏?!可是那些…我是绝对不会对你说出那些刻薄的话的!”

“Chara。”

Shifty不知该说什么,她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爱人的头。相比于戏中那几乎单相思的两人不同,现实中的二人相互深爱着彼此。不管是在同居的出租屋内,还是人来人往的超级市场外,两人几乎都是形影不离的程度。

而现在,对于如此相爱的两人居然要演出一场互相吵架的闹剧。即使导演最后说是以和解收尾,但那又能怎样呢。

那些刻薄的话语一旦脱口,真得不可能会在对方的心口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疤痕吗?

这是Chara担心的,也是Shifty担心的。

但是现在,她们已无退路。

“什么叫做与我无缘的东西!我可是每天都对着搭档你说着喜欢的话语呢!”

“………………”

出乎意料的,Chara并没有接下我的话语。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举足无措着。

(Chara。)

Shifty小声地提醒着她的爱人。她知道Chara在担心什么,她保证自己绝对可以承受她接下来的那些话语的。

“喜欢?!我想你完全搞错了吧。我的喜欢与你的喜欢可是不一样的。”

“唉?!你在说什么啊!搭档。难道说你已经爱上我的那种喜欢吗?”

“不…恰恰相反…是…是…”

Chara的话语开始断断续续的,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卡着什么东西似的,将自己那句讨厌的话死死地卡在了里面。

(Chara。)

Shifty再次提醒着。她用眼神安慰着Chara尽管说出来就行,她完全可以当作没听见的。

但即使如此…

“是朋友的那种…不!才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呢!我不接受!在我们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我才不会接受这是朋友的喜欢呢!”

突然间,Chara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她眼含着泪花,直接撞在了Shifty的怀中大声痛哭着。

“我才不承认这是什么朋友的喜欢!明明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还只能停留在朋友的地步!难道是因为我们的性别吗?”

“Chara。”

Shifty安抚着她的搭档。她知道的,她早该知道的,Chara如此那些厌恶台词的理由让她想起了她们在现实中所面临的窘境。

“抱歉。Chara。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们回家吧。”

Shifty擦拭着对方脸颊上的泪痕,同时在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吻。与戏内的Chara不同的是,现实里的她似乎很喜欢做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孩子。

“嗯。”

在得到对方的肯定的答复后,Shifty抱起了Chara。一边对着导演说着抱歉的话语,一边走出了会场。

看起来,不管在戏里还是在戏外,我都是一个失败的恋人啊!



幽鏡YJING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是混ut的

整点chara

日更...没要求一定更第五吧(?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是混ut的

整点chara

日更...没要求一定更第五吧(?

逃逃逃桃桃桃桃子

一点Killer和一只小不拉几的chara

(好)

二次编辑:我去打错tag了(救)



一点Killer和一只小不拉几的chara

(好)

二次编辑:我去打错tag了(救)


384.

听歌(听到最后可以收获猹宝小心心

拼了一些猹的tictoc,这首歌我太爱,可惜目前没有要出的计划。加个字幕配个图🤓

听歌(听到最后可以收获猹宝小心心

拼了一些猹的tictoc,这首歌我太爱,可惜目前没有要出的计划。加个字幕配个图🤓

麦小浪

醉翁之意不在酒

…………………………………

……………………

…………

你还是老样子呢。傻镜子。

看着一旁已经被灌得迷醉不醒的搭档。Chara叹了口气。她的搭档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防备的样子。就这么为了些钱就答应陪着附近的一桌怪物喝酒,结果到最后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灌得烂醉如泥。当时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来的话,也许这个时候的搭档早就已经失身了也说不定呢。

“你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呢!笨蛋镜子!”

Chara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已经瘫倒在桌上的Shifty。但对方除了傻呵呵的笑以外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同时还说着什么这样我就能跟Chara永远在一起的梦话之类的。

“你这个家伙!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还学会做春...

…………………………………

……………………

…………

你还是老样子呢。傻镜子。

看着一旁已经被灌得迷醉不醒的搭档。Chara叹了口气。她的搭档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防备的样子。就这么为了些钱就答应陪着附近的一桌怪物喝酒,结果到最后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灌得烂醉如泥。当时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来的话,也许这个时候的搭档早就已经失身了也说不定呢。

“你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呢!笨蛋镜子!”

Chara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已经瘫倒在桌上的Shifty。但对方除了傻呵呵的笑以外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同时还说着什么这样我就能跟Chara永远在一起的梦话之类的。

“你这个家伙!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还学会做春梦了吗?”

Chara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她刚准备抬手扶起对方的肩膀时,竟无意碰到了桌上的某样东西。起初Chara以为自己碰到的只不过是一个酒杯而已,但等她仔细看时她才发现那是一个蜡烛。而在随后,她在桌上看到了更多的蜡烛。

(我一直以为在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已经没有什么惊喜可以给我了。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

“你一直都能给我惊喜呢!小镜子。”

看着桌上被摆成心形的蜡烛,Chara有些佩服对方对于自己的执着。但比起执着,Chara感觉到更多的,应该是在内心生起的莫名其妙的高兴。她说不明白这份喜悦从何而来,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竟然会对如此老土的告白方式感到些许兴趣。

“也许都是因为你呢。小镜子。”

Chara不自觉地说道。眼下的她决定放弃带走小镜子的计划,转而选择在这里陪着她的搭档一醉方休。

既然她的搭档选择在这里和自己约会的话,那么自己又有什么不陪的理由呢。

“你可以趴在我的身上。就算是对你带给我惊喜的奖励好了。”

将自己的搭档倚靠在自己的肩膀之上的Chara自顾自地说道。她甚至还主动地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的搭档披上。

“我看上你了哦!Shifty。今天要是不陪着我一醉方休的话!我可保不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嘿嘿…C…Chara…嘿嘿…”

“嗯呐。如果你继续在哪里傻笑的话,也许会变成笨蛋也说不定呢。不过没关系,就算你变成笨蛋我也照样会照顾你的。毕竟你可是我的…”

Chara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堵上了自己的嘴唇。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搭档正在带着一副糜烂的痴笑看着自己。

“这才是惊喜呢!Chara。怎么样?吓着你了吗?”

“小镜子你……”

“我可还没醉哦。Chara。你才是被骗的那一个。”

“……………”

Chara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看着自家搭档那一副糜烂的样子,还有那一副像小恶魔似的坏笑。她感觉自己在剧烈地跳动着,有什么东西快要冲破自己的理智防线啦。

“是不是很想…啊!”

Shifty的话还没有说完,Chara就已经将她扑倒在了座椅上。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Chara。我可是一直都能带给你惊喜的女孩哦!





Star忆冬

你们有没有突然觉得气势变怪吗?

你们有没有突然觉得气势变怪吗?

Star忆冬
Tiok升级了 (我的画技没有...

Tiok升级了

(我的画技没有进步了)

Tiok升级了

(我的画技没有进步了)

麦小浪

无意识的相处(其之一)

……………………………

…………………

……

刚才的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望着一旁昏迷不醒的搭档,Chara不自觉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她不明白她的搭档为什么保护自己?难道她忘记自己才是应该被保护的那一方吗?还是说她只是想逞英雄而已?

想到此处的Chara不禁苦笑了几声。

是呀。如果是她的话,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她可能只是想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但不管结果如何,她成功了。现在自己真得没有办法单独放下她自己一个人。

“你知道刚才那些行为很鲁莽吗?如果一不留神的话,你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烧焦的尸体了。”

“Chara…我…”

“放心。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只是有些担心...

……………………………

…………………

……

刚才的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望着一旁昏迷不醒的搭档,Chara不自觉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她不明白她的搭档为什么保护自己?难道她忘记自己才是应该被保护的那一方吗?还是说她只是想逞英雄而已?

想到此处的Chara不禁苦笑了几声。

是呀。如果是她的话,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她可能只是想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但不管结果如何,她成功了。现在自己真得没有办法单独放下她自己一个人。

“你知道刚才那些行为很鲁莽吗?如果一不留神的话,你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烧焦的尸体了。”

“Chara…我…”

“放心。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只是有些担心你而已。毕竟你只不过是一个人类而已。先不论寿命如何,你本身的身体就很脆弱。我怕下一次如果你还这么爱逞英雄的话,我可能就……”

“Chara!”

Shifty下意识地握住了Chara为自己上药的手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Chara一跳,这可能是她们自见面以来第一次做过的最亲密的举动了。

“我不会死掉的。Chara。不管你信不信,我有很多不能死掉的理由。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我想你应该知道。”

“…………”

Chara没有回答。她感觉到对方握在自己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了许多。就好像紧紧抓住什么一般。

(你想抓住我的心吗?小镜子。)

“放心。我是不会跑的。你不用握得这么用力的。”

“唉?!我握得…抱…抱歉。Chara。我不是故意要…”

“没事。小镜子。反正一会儿我们就扯平了。”

“唉?!扯平?什么…嘶…”

突然间,Chara像是故意使坏一般加重了自己手上的力道。药物的刺激加上伤口的疼痛直接让Shifty抽回了自己的手。

“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你开玩笑的吧!Chara。明明我都已经…疼疼…轻点儿!轻点儿!”

“这就是你太得意的代价。别忘了。现在可是我在给你上药哦。”

“你这个恶魔巫师…我…啊啊啊!疼!疼疼疼!轻点儿!轻点儿!”

“好啊!恶魔巫师是吧?现在我就让你好好地感受一下。”

“疼疼疼!错…错啦!Chara。你就放过我吧!啊!!!”

看着自己搭档那一副滑稽样,Chara松了口气。这最起码表示她的搭档还挺生龙活虎的。(话说回来刚才的使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就突然无意识的……)

“Chara你太欺负人!明明我可是救过你的大英雄的说!”

“我当然知道。Shifty是救过我一命的英雄。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发生什么,这就是事实。而我也一定会报答你的。”

“所以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唔嗯…”

Shifty还想抱怨什么。但被Chara堵住了嘴巴。她惊讶地看着Chara,而Chara则是用着一副忘我的表情看着自己。

难道…难道说…Chara她……

“现在满意了吗?大英雄。”

“哈?!嗯。”

“等一下。你脸红了吗?该不会是在害羞吧?想不到你这个每天都在说着那样的话人居然意外地纯情呢!等一下,该不会你是…”

“你好烦啊!Chara。不要再对我使坏啦!”

以前都没发现,她害羞的表情还蛮可爱的。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一下她。等一下!我在想什么?怎么突然无意识的就…唔嗯…这还真是怪事呢!


菌辜

是猹哥——

p2是加了滤镜的版本

我不会搞背景💔💔

是猹哥——

p2是加了滤镜的版本

我不会搞背景💔💔

麦小浪

未说出来的话语

…………………………………

………………………

…………

实际上,我一直都很珍视你!小镜子。

看着自己的搭档的离去的背影,Chara不自觉叹了口气。这一次一如往常一样,她没有对她的搭档将那句话当面说出。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次这样失手的机会,但说实话,应该没几次了。因为不管是多么狂热的爱,在每次收到的都是这样冷漠的回复后恐怕都会熄灭吧。而一旦那份感情熄灭的话,那么联系在二人之间的桥梁也会断裂。届时,她们会成为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样的结局Chara每天几乎都能梦见到。金色的长廊中,Shifty那决绝的背影没有给予自己丝毫挽留的余地,她甚至对自己连头都没有回。

“我已经厌倦这过家...

…………………………………

………………………

…………

实际上,我一直都很珍视你!小镜子。

看着自己的搭档的离去的背影,Chara不自觉叹了口气。这一次一如往常一样,她没有对她的搭档将那句话当面说出。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次这样失手的机会,但说实话,应该没几次了。因为不管是多么狂热的爱,在每次收到的都是这样冷漠的回复后恐怕都会熄灭吧。而一旦那份感情熄灭的话,那么联系在二人之间的桥梁也会断裂。届时,她们会成为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样的结局Chara每天几乎都能梦见到。金色的长廊中,Shifty那决绝的背影没有给予自己丝毫挽留的余地,她甚至对自己连头都没有回。

“我已经厌倦这过家家的游戏了。Chara。如果我们不合适的话,为什么还要一直纠缠不休呢?干脆就此别过吧。”

“等一下!小镜子。我从来就没有……”

“太晚啦!Chara。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等一下!小镜子!Shifty!”

Chara想要伸手去挽回什么,但是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往后拖拽着,没有办法移动身体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搭档离开。

Chara不知道这样搭档噩梦她还要经历多久。她现在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开始有些恍惚,脑海中不断有一个声音劝服着自己-

(不用挣扎啦!Chara。这就是你的命运!你难道忘记了是你自己亲手在瀑布的石壁上刻下的那句-“被爱是非魔法者的特权”这句话吗?你还在希求什么呢?你是一个巫师!她是一个人类!人类与巫师在一起,注定不会长久的!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对方,最好还是斩断这段孽缘吧!)

这是为了她好!Chara。难道你想让她一辈子都跟你一样躲躲藏藏吗?

Chara!不要再去破坏别人的生活啦!

接受你是一个巫师的宿命吧!这片地底才是你的归宿!

Chara…

Chara…

“Chara。”

“Chara!快醒醒!Chara?Chara!”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Chara在半醒半迷糊间缓缓地睁开眼睛。

还是那抹令人安心的紫色。

“天呐!Chara。你怎么…唔嗯!我止不住血!拜托!Chara。呆在我身边好吗?”

“……………”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受伤啦!为什么一定要硬撑到现在啊!”

“……………”

“不要想着这么一走了之啦!就算把整个地底世界都重置一遍!我也一定会救你的!”

“Shifty。”

Chara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就像她之前所做的那样,但这一点也安抚不了对方。因为此刻的Shifty早已泣不成声,她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步发现自己搭档的异样!更痛恨是自己的疏忽才让Chara替自己挡下那一次致命的魔法。

如果…如果…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你说吧。Chara。我听着呢。”

Shifty啜泣着。即使戴着手套,她也能切实感受到那股随风而逝的感觉。

“我……”

Chara嘴唇微动着,她竭力地想要表达出自己内心中最想传达给对方的话语。但她从来都不是幸运的,仅仅只是说出第一个字来之后便戛然而止了。

留下的只有Shifty抱着自己冰冷的身躯的那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而已啦。

即使到了最后,那些话语也没有传达出去。







文轩

【我想吃蜗牛肉桂派~】


再也,没有什么肉桂派了。

【我想吃蜗牛肉桂派~】


再也,没有什么肉桂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