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0240浏览    2656参与
dumi 要吹爆社乱

新人入坑x第一张献给猹,话说这个坑tag好复杂的亚子2333

新人入坑x第一张献给猹,话说这个坑tag好复杂的亚子2333

麦浪

迫不得已的方法(人类组)

提问:怎么才能够知道别人的真心话?

答案很简单,只需要用酒就行。正因如此,Chara才会少见地邀请对方去Grillby约会。Chara想要从对方的嘴里知道些什么,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真是少见啊,Chara。你居然会请我吃饭!难不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Frisk半开玩笑着,但是Chara没有说话,她必须要表现出与平常一样的样子,最起码不能够出现做贼心虚的情况。时间继续流逝着,不知道是劳累带来的错觉,还是本身店里的闷热。Frisk感觉有些燥热,脑袋也有些头晕,脸颊上慢慢出现了绯红。Chara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唉,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里突然变热呢了?”

“那可能证明你快要饱了。”...

提问:怎么才能够知道别人的真心话?

答案很简单,只需要用酒就行。正因如此,Chara才会少见地邀请对方去Grillby约会。Chara想要从对方的嘴里知道些什么,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真是少见啊,Chara。你居然会请我吃饭!难不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Frisk半开玩笑着,但是Chara没有说话,她必须要表现出与平常一样的样子,最起码不能够出现做贼心虚的情况。时间继续流逝着,不知道是劳累带来的错觉,还是本身店里的闷热。Frisk感觉有些燥热,脑袋也有些头晕,脸颊上慢慢出现了绯红。Chara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唉,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里突然变热呢了?”

“那可能证明你快要饱了。”

“唉,是这样吗?”Frisk不自觉打了个嗝,她现在不仅感觉身体燥热,而且心里也非常燥热。她看着Chara,又看了看桌上的水杯,像是明白了什么。既然Chara想从我这得到什么的话,那就顺她的意思好了。我相信Chara不会让我做不喜欢的事情的。

“好热啊!干脆把外套脱了吧!”上头的Frisk刚想动手时,一旁的Chara拉住了她,用眼神示意着不要这么做。

“我明白的了,我只会让Chara看的啦。”Frisk故意露出自己的一部分,用着诱惑的语气说道。Chara稍微脸红了一下,但立马反应过来,连忙把对方的衣服重新拉了上去。在这样下去的话,可能就会出现玩脱的情况!因此,Chara连忙把对方拉了起来,带回了家中。

回到家的Frisk明显因为酒量不行,出现了严重的排斥反应。比如说呕吐之类的症状。Chara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止住了Frisk的症状。看着躺在床上的搭档,Chara恨不得给自己一拳,明明知道Frisk根本不能喝酒,为什么还会强迫她喝酒呢!还喝得这么多!为了自己的私心,人类真得可以变成恶魔!

“Ch…Chara…你还在吗?”床上的Frisk尝试地叫着对方,而Chara也蹲了下来,握住对方的右手,说着对不起的话语。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好不容易Chara才邀请我一次的,而我却搞砸了。对不起啦……”

对方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但在Chara眼中那个微笑宛如利刃一般,刺痛着她的心。她强忍住眼泪,因为她不想让对方担心。

“下次,我再陪你一起去。Chara。”

“Frisk,我……”

Chara你可真是个傻瓜,像她这么纯情的孩子,这个天底下还能有多少?为何还这么在意对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一直守护着她不就可以了嘛!

废弃的电压表U0
本来想讨好我姐的。。。失败了

本来想讨好我姐的。。。失败了

本来想讨好我姐的。。。失败了

宗_罪
是摸鱼 大概是自家au的猹//...

是摸鱼  大概是自家au的猹///

是摸鱼  大概是自家au的猹///

麦浪

蓝色的眼瞳(人类组新AU)

身为一半的感觉是什么样儿?恐怕这连Frisky自己也不知道吧。不过即使身体还是保持原样,但是Frisky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思想已经被彻底地分成了两半。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什么…一些重要的东西!

她的经验告诉她,自己所处的地方不是自己的世界,起码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她在这里看到了怪物,这个在她的时代已经很难见到的物种。她虽然有些吃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眼下,她只想回去。以及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怪物们看着她,她看得出来,那不是恐惧而是尊敬。很显然这里的怪物把她认成了某个人,某个值得它们尊敬的人。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人类,一个能与怪物友好相处的人类,Frisky有...

身为一半的感觉是什么样儿?恐怕这连Frisky自己也不知道吧。不过即使身体还是保持原样,但是Frisky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思想已经被彻底地分成了两半。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什么…一些重要的东西!

她的经验告诉她,自己所处的地方不是自己的世界,起码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她在这里看到了怪物,这个在她的时代已经很难见到的物种。她虽然有些吃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眼下,她只想回去。以及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怪物们看着她,她看得出来,那不是恐惧而是尊敬。很显然这里的怪物把她认成了某个人,某个值得它们尊敬的人。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人类,一个能与怪物友好相处的人类,Frisky有些急不可待地想要见到这个神奇的人类。

“孩子儿,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不应该是呆在家中的吗?”

说话的是一个羊型的怪物,她的语气中虽然有些恼怒,但是仍然不失温柔,使人不禁联想起母亲这一个角色。Frisky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认错人了。”

但没想到,这个怪物依然没有放过自己。她走到自己的面前,想要看清楚自己的面容以确保自己是否看错了。但Frisky始终不想让她看,时间一长,竟有些火大。径直撞开了对方,快速地离开了。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与怪物有任何的接触!Frisky在内心大喊着,在她的时代,人类与怪物的战争毁掉了一切,她的生活,她的朋友,她的家庭甚至是她自己!她的心情很是烦闷,竟意外看见了镜面中的自己,而她也清楚地知道了那场实验所给她带来的疤痕—异色瞳!哪只红色的左眼,就是连接着另一半的证据!

Cheese10124
摸鱼比认真画的都好看 tcl...

摸鱼比认真画的都好看 tcl

瞎几把糊背景jpg.

摸鱼比认真画的都好看 tcl

瞎几把糊背景jpg.

麦浪

恶作剧(人类组)

NO.1—Face Print

一早起来的Chara打了个哈欠,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无视了一直在努力憋笑的Frisk,径直来到了卫生间,准备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时,镜子里的自己差点把自己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上被人用黑色记号笔描上了搞笑的八字胡,连带着自己的眉毛也被狠狠地描重了。整个人看上去像个滑稽的小丑,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表演默剧的喜剧演员!

她叹了口气,把一旁偷笑的Frisk拉了过来,缓缓地说道—“不愧是你啊!化妆都花得这么丑啊!”

“唉,Chara不喜欢吗?那么下次就给你画个浓密的胡子好了!”

“嗨…你呀…难道就没有危机感吗?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

NO.1—Face Print

一早起来的Chara打了个哈欠,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无视了一直在努力憋笑的Frisk,径直来到了卫生间,准备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时,镜子里的自己差点把自己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上被人用黑色记号笔描上了搞笑的八字胡,连带着自己的眉毛也被狠狠地描重了。整个人看上去像个滑稽的小丑,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表演默剧的喜剧演员!

她叹了口气,把一旁偷笑的Frisk拉了过来,缓缓地说道—“不愧是你啊!化妆都花得这么丑啊!”

“唉,Chara不喜欢吗?那么下次就给你画个浓密的胡子好了!”

“嗨…你呀…难道就没有危机感吗?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Chara用着威胁的语气说道。而Frisk自然没有害怕,她缓缓地拿出自己的黑色记号笔,用一股很神秘的语气说道—“既然我有黑色的记号笔,自然不会简简单单地只会做脸上工作,亲爱的,你知道我接下来会说什么吧……嗯”Frisk继续做着暗示,这次论到Chara有些慌张了,她有些发颤地问着—“你…你不会…”

“对哦,五笔的简笔画。我画在了别人一般看不见的部位哦。”

这下论到Chara脸红了,如果是恶作剧的话,这就太恶劣了!而看到脸红的Chara的Frisk,一边偷笑着一边说道—“我开玩笑的…嘿嘿…Chara,你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Frisk,你…”

Chara刚想说什么,又给生生咽了回去。现在生气的话就正中对方下怀了,我必须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才行。




Inky Tiffya
来一杯花猹吗? sker摸鱼

来一杯花猹吗?


sker摸鱼

来一杯花猹吗?


sker摸鱼

SansElsa
我!学生党!!寒假复活!!!...

我!学生党!!寒假复活!!!

然鹅依旧无法保持定时更新。。。

献上复习前的摸鱼×1

*你永远都想不到你能在美术课本里找到什么; - ) 

猹福随意,裙子是临摹书上的

我!学生党!!寒假复活!!!

然鹅依旧无法保持定时更新。。。

献上复习前的摸鱼×1

*你永远都想不到你能在美术课本里找到什么; - ) 

猹福随意,裙子是临摹书上的

血姬bloody

今天画的福,和之前忘记发的猹的表情包

今天画的福,和之前忘记发的猹的表情包

老黑老茵
特殊攻击——影流骨刺 茶

特殊攻击——影流骨刺

特殊攻击——影流骨刺

-LONELY BORDER-

随便画的小短漫
是一小时半的摸鱼
原图找不到了tt

随便画的小短漫
是一小时半的摸鱼
原图找不到了tt

麦浪

第一次相遇(人类组)

一般的第一次见面,双方首先会互相根据对方的外貌来判断对方的性格,毕竟相由心生这回事吗!不过,那是处于人与人之间,而Frisk与Chara的第一次相遇,基本上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毕竟对方可是个幽灵的来说!

“为什么…为什么我能看见一个幽灵!难…难不成…”Frisk胡乱地思考着,她的脑海中回想起她母亲的话语,死在荒郊野外的人的话,灵魂就会化为厉鬼之类的。而能够看见幽灵的话,就说明自己已经…

“喂,小鬼!别瞎想了,你还没有死。至于你能看见我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说…说话了!幽灵说话了!”说实话,Frisk一惊一乍的反应有些让Chara有些反感,她理解人类之间关于鬼怪的迷信传闻,但对方的反应...

一般的第一次见面,双方首先会互相根据对方的外貌来判断对方的性格,毕竟相由心生这回事吗!不过,那是处于人与人之间,而Frisk与Chara的第一次相遇,基本上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毕竟对方可是个幽灵的来说!

“为什么…为什么我能看见一个幽灵!难…难不成…”Frisk胡乱地思考着,她的脑海中回想起她母亲的话语,死在荒郊野外的人的话,灵魂就会化为厉鬼之类的。而能够看见幽灵的话,就说明自己已经…

“喂,小鬼!别瞎想了,你还没有死。至于你能看见我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说…说话了!幽灵说话了!”说实话,Frisk一惊一乍的反应有些让Chara有些反感,她理解人类之间关于鬼怪的迷信传闻,但对方的反应这么强烈,难不成尤其得怕鬼?如果是的话,那可就惨了!

“我…我没有干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求求你,不要取走我的性命!”

“哈?为什么你要这么想?我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与你绑在一起了,相比较你讨厌我来说,我更讨厌你才对!”

“绑…绑在一起了?”Frisk瞬间石化在当场,已经太晚了,这个孤魂野鬼已经缠上我了,这一辈子都逃脱不掉诅咒了。

“嗨!真是个麻烦的小鬼!胆子既然这么小,为什么还要来到伊伯特山!难道你没有听过关于那些谣言吗?”

“我当然知道那些谣言!但是…但是…”对方的话语越来越小,到最后居然变成了哽咽声。Chara叹了口气,她看着对方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下来,心里总说没什么好受的!

“我知道了,来的原因都一样!肯定是来寻死的对吧!毕竟如果在上面过得好的话,肯定不会做出跳崖这种傻事的!真是没用!”

但没想到,对方哭得更大声了!Chara终于忍无可忍,大喊着—“牙卡马西!你好吵啊!给我安静一点!”这一下,直接把对方吓得立马停止了哭声,不过身体上的哽咽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不停地打着嗝。Chara推头抱怨着,为什么我会碰到这样一个弱小而又无能的人做搭档呢?

麦浪

如果你不再特别—失去重制的能力之后的故事

“怎么会?为什么?”Frisk诧异着看向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远处的存档点。黄色的星星像之前一样闪着柔和的光,然而唯一不同的是,它现在真得只是一个星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救治你的伤口和显示当前存档等功能了。

“这怎么可能呢!Chara,你在吗?Chara?Chara!”Frisk像是落水者紧紧地抓住眼前的浮木一般呼唤着自己搭档的名字,但是没有回音。那个平常爱跟自己拌嘴的幽灵此时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不…等等,或许不是对方消失了,只是因为自己看不见了。不过现在的Frisk可想不到这些,她因为无法适应一时间发生的巨大变化而差点昏了过去。不过幸亏自己的意志力坚定,让她能够好好的想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以...

“怎么会?为什么?”Frisk诧异着看向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远处的存档点。黄色的星星像之前一样闪着柔和的光,然而唯一不同的是,它现在真得只是一个星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救治你的伤口和显示当前存档等功能了。

“这怎么可能呢!Chara,你在吗?Chara?Chara!”Frisk像是落水者紧紧地抓住眼前的浮木一般呼唤着自己搭档的名字,但是没有回音。那个平常爱跟自己拌嘴的幽灵此时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不…等等,或许不是对方消失了,只是因为自己看不见了。不过现在的Frisk可想不到这些,她因为无法适应一时间发生的巨大变化而差点昏了过去。不过幸亏自己的意志力坚定,让她能够好好的想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怎么去解决这场事变!

“Frisk!打起精神来,你还有一堆人需要你去救呢!”Frisk这么鼓励着自己,而在她一旁的搭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不认识眼前的女孩,但总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诱使她靠近。

——————————————————————————

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底下又来了一个新人类。他是既自己之后的第九个人类,不过这个人类与Frisk不同,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霸王!经常会因为种种莫须有的原因去欺负比自己弱的怪物们,Frisk自然看不下去,但无奈又打不过他!

“可恶,如果自己的重置能力还在的话!”Frisk这么想着,但没想到上天给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那个人类!那个新来的人类,居然有着重置能力!而且似乎在利用这种能力胡作非为!

“如果Chara你还在的话,那该多好啊!凭你的性格绝对会把那种家伙狠揍一顿的!”又一次鼻青脸肿地回到了家,Frisk不自觉地说着。随后直接躺倒在自己的床上,一旁的幽灵缓缓地飘了过来,她安慰着那个受伤的人类,时不时地摸着对方的头。奇怪!明明是根本互不相识的人,为什么我看到她这副模样有股莫名的心痛感!这是为什么?!

——————————————————————————

时间继续行走着,对方的不可理喻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什么叫做因为看不顺眼就将对方杀死!而对方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自己重制的能力可以把它们重新救回来,而且没有把杀死的任何记忆,简直是堪比神的能力不是吗!

“所以,你把自己当成造物主了?可以私自来判决别人的生命!”

对方笑而不语,而Frisk早已怒放冲冠!她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赌上自己的性命,也一定要阻止如此恐怖的行径!但没想到,Frisk远远低估了对方的卑劣程度,他居然连一个路过的幽灵都不放过!就在攻击即将打中一旁还在发呆中的Chara时,Frisk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攻击。

“你上当了,Frisk。这是致命伤!你很快就会死的。”

“Frisk!”

Chara叫出了声,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这不是简简单单的绅士行为,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正义感而做出的无意识行为!曾经的Chara曾告诉她自己只不过是个幽灵而已,没必要这么做。但Frisk却回答她,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活生生的人类,而且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互相帮助的吗?一时间记忆如潮水般涌来,Frisk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谎,也从没有违背过自己的准则。即使对一个她根本看不见的幽灵来说。

“这个世界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我的世界的一部分。我会成为这里的君王,而你只能成为我的牺牲品而已!”对方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而Frisk沉默着。她感觉,一些东西正在缓缓地回到自己的身边,那些失而复得的东西!

“Frisk!快按下眼前的重置键!”

Chara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她只感觉眼前有一处隐隐发光的按键,几乎是下意识地按了下去!与此同时,还伴随有对方的惨叫—“不,我的能力!怎么会?”

一切终于回到了起点…………

——————————————————————————

“Chara,我好像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个普通的小孩。”

“哦?那么接下来呢?你喜欢做一个普通的小孩吗?”

“不,一点都不喜欢!没有重置的能力之后,感觉自己变得十分弱小!”

“还有,没有重置能力之后,我又变成了孤独的一个人…”

“所以,你很在意我了?搭档?”

“(脸红ing)无…无路赛了!不要让我说这么难为情的话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