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狮子王

30万浏览    3976参与
ky怪.鬼殺
不是,你们的心都是铁打的吗,这...

不是,你们的心都是铁打的吗,这么美丽的小狮子都没人嚎一嚎的吗,我一非狮子厨都觉得好看的不得了了orz

不是,你们的心都是铁打的吗,这么美丽的小狮子都没人嚎一嚎的吗,我一非狮子厨都觉得好看的不得了了orz

罚无
感觉很可爱就先发出来了

感觉很可爱就先发出来了

感觉很可爱就先发出来了

每天都想改圈名的栎
凑不要脸秀稿子,水印源画师 画...

凑不要脸秀稿子,水印源画师


画师:倚阑SIDELESS

凑不要脸秀稿子,水印源画师


画师:倚阑SIDELESS

一只粉橘子🍊
【轻装概念专属御守】3 该产品...

【轻装概念专属御守】3

该产品有极御守的效果 需要刀剑和审神者将灵力一同注入对应的专属御守中

这期的轻装都好可 马上摸御守爽爽

【轻装概念专属御守】3

该产品有极御守的效果 需要刀剑和审神者将灵力一同注入对应的专属御守中

这期的轻装都好可 马上摸御守爽爽

时屿月
摸一下我家狮子!(ω)🦁 (...

摸一下我家狮子!(>ω<)🦁

(我本丸一队队长!)

摸一下我家狮子!(>ω<)🦁

(我本丸一队队长!)

麒麟太郎

[刀乱乙女] 钟响鵺鸣

-CP:狮子王X婶,麿婶客串

-OOC的CCO

-大晦日钟声牵手的故事


“在新年的第一下钟声牵手的两人会两情相悦。”


听到审神者莫名地重复刚得知的情报,狮子王皱起眉头问了句"怎么了?"


"要不我们测试一下吧!"伸手至狮子王眼前,审神者狡猾地笑道。


闻言,狮子王递手托在审神者的手下,却在对方松懈之际迅速抽回、抬起敲打她的额头,"还在想你打什么鬼主意。现在该担心他们两人会否相遇才对。"


话音未落,狮子王的目光已从审神者身上撤回,开...

-CP:狮子王X婶,麿婶客串

-OOC的CCO

-大晦日钟声牵手的故事

 

 

“在新年的第一下钟声牵手的两人会两情相悦。”

 

听到审神者莫名地重复刚得知的情报,狮子王皱起眉头问了句"怎么了?"

 

"要不我们测试一下吧!"伸手至狮子王眼前,审神者狡猾地笑道。

 

闻言,狮子王递手托在审神者的手下,却在对方松懈之际迅速抽回、抬起敲打她的额头,"还在想你打什么鬼主意。现在该担心他们两人会否相遇才对。"

 

话音未落,狮子王的目光已从审神者身上撤回,开始四处张望寻找。

 

略为失望的审神者摸了摸额头,还是跟他一起寻觅。

 

 

 

 

大晦日扫除结束后,审神者在寒风中穿着浴衣提住一篮甚平。

 

她说要锻炼御寒能力,并邀请大家一起到寺庙参拜。

 

当看到在白日充分劳动的刀作鸟兽散,她就知道计划成功了。

 

 

会在冰天雪地中跟她作傻事的笨蛋本丸只有一个。

因此所谓的御寒锻炼顺理成章地变为单独约会。

 

 

 

然而在进入神社不久后,他们遇到一位哭泣的少女。少女与自家近侍走散,因担心赶不上元旦钟响牵手而抽泣。

 

 

得知"牵手的两人会两情相悦"的传说后,审神者想要乘机牵狮子王的手,可惜对方并无此意。

 

 

"啊!这振源清麿会是少女的同行人吗?"

 

循着黑色手套的指尖望去,一振清麿急步穿梭人群、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

 

"是了,是了,正常的清麿才不会这么慌失失。"审神者轻叹一口气,视线再次返抵狮子王。

 

身畔的同行刃笑得连犬齿也露出来,"太好了!他好像找到刚才的少女了。"

 

失落地垂眸审神者啃了口苹果糖,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流入唇舌。

 

––咚!

 

"次回的钟响就是最后的了,希望他们能赶上。"

 

听到狮子王的话,审神者顿时觉得溜进咽喉的糖浆更酸了。

 

狮子王抬起手臂手掌微曲挡在额前,目光投往远处的两人。仿佛把别人的事情当作自己似的,狮子王的心全然落在别家审神者身上。

 

 

 

狮子王就是这么体贴的刃。

虽然很在意自己的身高,可还是主张为了爷爷而磨削自己是温柔贴心的举动。

 

要独占这种活泼贴心的家伙并不可能吧。

 

 

审神者暗自垂眼,悄然捏住甚平的下摆,心中默默期待着可以同样取得两情相悦的效果。

 

––咚!

 

在新年来临的一瞬,察觉衣角被揪住的近侍刀回眸。

 

钢铁般的银瞳困惑地扫视后方的人。只见对方脸颊通红、眉梢下垂,紧闭双眼无法与他对视。

 

思考片刻后他会心一笑,"啊啊!原来是这样啊!交给我狮子王大人吧!"

 

言罢,黑色的半截手套伏在审神者的手上,顺势牵起她的手,扯她往人潮逆方向行走。

 

不理解他明瞭什么的审神者只能羞涩地盯住双握的手任凭他带领。

 

两人在人群中穿梭。

 

群众纷纷涌往寺庙的正殿,只有他俩逆流而上。

 

 

 

 

 

"到了!"

在狮子王活力的喊声下,审神者抬起头环顾四周。

 

他们来到了人烟罕至的钟楼。负责大晦日钟响的人早已散去,幽暗的侧殿并没有其他人的气息。

 

 

察看四周后,审神者皱眉不解地漫声问道:"我们来这里是?"

 

"轻点声!被发现就麻烦了!",狮子王答非所问地作一个噤声的手势。

 

松开审神者的手,他轻巧地翻过栏栅,闯进放置石钟的朱红木亭。

 

接着转过身朝木栏外的她伸出手。

 

定睛栏杆彼端的掌心,审神者不解地歪头,"付丧神在寺庙破坏可不行!到神社去!"

 

"我才没有破坏寺庙。"狮子王脸颊涨红反驳她的话。

 

"那么,你这个入侵者要做什么?"

 

狮子王半眯钢色的眸子露得瑟的笑容:

"你不是想测试钟响时两情相悦的传说吗?"

 

 

在昏暗的夜里,仿如星光的银瞳闪烁着。

 

闪熠的瞳光仿如漆黑长夜中童心不泯的活泼星斗。那些看尽生命的短暂还是愿意每夜不休照亮天涯、为人指路的繁星。

 

这刻,她终于意识到尽管对方长着少年的身躯、不失赤子之心,可他还是经历前主自刎的平安刀。

 

 

巴眨着眼的审神者屏住呼吸,她没有想到狮子王会认真对待她藏匿心意的戏言。

 

她重新牵起那双黑色的手套,单脚踏在护栏上,灵巧地跨跃栏栅,翻过阻隔两人的障碍物。

 

她的心意,他应该注意到了吧。

 

他们牵着手敲响寺庙的石钟。

 

 

——咚!

不该存在的第109次钟声响彻寺庙。

 

审神者认为这音色相效前108次还要清澈响亮,因为这次的钟声是那位贴心的近侍赠予她的。

 

 

 

 

"谁?不能擅自敲钟!"

 

闻及远处传来的责骂声,狮子王迅速拉起审神者的手,牵着她拔足而逃,"快跑!"

 

在两人跑至庙宇大门后,狮子王喘着气笑道:"接下来只要我们不两情相悦就行了!"

 

"……"

 

"你不是要测试能不能打破传说吗?"

 

被狮子王的误解弄得只能摇头叹息,审神者扶额道:"我......你真是迟钝得让我想要替你磨刀了。"

 

"不,我的刀昨天才手入过,很锋利的。"

 

无言以对的审神者甩开狮子王的手箭步走回本丸,"我不想理你了!"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了。

 

会意悄然瞄看黑手套的目光,狮子王急步追上牵起她的手,半眯眼睛窃笑解释,“我们牵手走回家吧!太刀夜盲看不清路。”

 

“眼瞎狮,我才不是你的拐杖!”虽然她厉声抗议,可并没有放开那只手。

 

 

在闪烁的星河下,两人边吵架边牵手走了一段对人来说漫长、对刀来说短暂的路。

 

 

 

 

至于,因让狮子王在寒风穿着夏季服装生病而被鵺的鸣叫声骚扰一星期,则是审神者不愿意提起的后话了。

 

 

--哈囉!咱是很久没有打招呼的分割线--

 

因为写这篇时,CCO的轻装还未有,所以是非公式绘的那件甚平。

 

爷爷的忌日放这篇文没关系吗?

 


是阿岳呀🌙
猜猜鵺在哪里呢~ 最近超忙以后...

猜猜鵺在哪里呢~

最近超忙以后重新编辑慢慢找亮点

1.当然是头发挽起来了!!!可爱的一匹wwwwwww

2.超刀剑男士必备的炫酷腰带!

3.我觉得鵺在掀起的披风下

露出来的两个小白点是它的眼睛~

盲奶其他也是太刀!

猜猜鵺在哪里呢~

最近超忙以后重新编辑慢慢找亮点

1.当然是头发挽起来了!!!可爱的一匹wwwwwww

2.超刀剑男士必备的炫酷腰带!

3.我觉得鵺在掀起的披风下

露出来的两个小白点是它的眼睛~

盲奶其他也是太刀!

清沉溯

Day.29——《放牛班的春天》

Every heart need love, need to be gentle, generous, need to understand. Every child comes from the pure innocence of place, never should be the very cherish...

Day.29——《放牛班的春天》

Every heart need love, need to be gentle, generous, need to understand. Every child comes from the pure innocence of place, never should be the very cherish the treasure.

每一颗心都需要爱,需要温柔,需要宽容,需要理解。每一个孩子都来自纯净无邪的地方,永远都应该是人间万分疼惜的珍宝。

 

You can't say, there are things worth trying.

你不能说,有些事情值得一试。

 

At that moment, I feel every inch of skin with joy and optimism, I want to say to the world, but who can hear?

在那一刻,我感觉每一寸皮肤用欢乐和乐观,我想对这个世界说,但谁能听到吗?

Never give up, always have hope in front waiting for.

永不放弃,总有希望在前面等待。

8

是列表点的图,一次性发发

打这么多tag会不会被锤啊(我错了

是列表点的图,一次性发发

打这么多tag会不会被锤啊(我错了

简八灵

啊————我终于————!

……谢谢朋友圆梦神让我圆梦(感动流泪……

直男拍照全靠滤镜.jpg

啊————我终于————!

……谢谢朋友圆梦神让我圆梦(感动流泪……

直男拍照全靠滤镜.jpg

叶韵LEAF

这些是我的摸鱼🐟,我热爱星空与纯音乐(后摇、电音、轻音乐、史诗音乐等等我都喜欢),喜欢科幻作品,喜欢基努里维斯,最爱的电影是《星际穿越》与《黑客帝国》✧*。٩(ˊωˋ*)و✧*。

这些是我的摸鱼🐟,我热爱星空与纯音乐(后摇、电音、轻音乐、史诗音乐等等我都喜欢),喜欢科幻作品,喜欢基努里维斯,最爱的电影是《星际穿越》与《黑客帝国》✧*。٩(ˊωˋ*)و✧*。

Ato

【木法沙X刀疤】兄亲弟恭(H)

       拟人故事
  OOC产物,慎入
  —————————  

      刀疤做梦了。
  梦见小时候,跟爸妈还有木法沙一起去游乐园,原本四人是手拉手的,后来涌进一堆人,将他和他们冲开了。
  “爸爸!妈妈!木法沙!”
  他高喊着,可三人置若罔闻,他被冰冷的人群推搡着,推搡着,推搡着...
  刀疤感到自己确实被推搡着,睁开眼,沙拉碧的脸便怼在他的面前。
  “wow...”
  刀疤脱口而出的惊呼在沙拉碧的瞪眼中噤声,她凑得极近,只见她边将口中...

       拟人故事
  OOC产物,慎入
  —————————  

      刀疤做梦了。
  梦见小时候,跟爸妈还有木法沙一起去游乐园,原本四人是手拉手的,后来涌进一堆人,将他和他们冲开了。
  “爸爸!妈妈!木法沙!”
  他高喊着,可三人置若罔闻,他被冰冷的人群推搡着,推搡着,推搡着...
  刀疤感到自己确实被推搡着,睁开眼,沙拉碧的脸便怼在他的面前。
  “wow...”
  刀疤脱口而出的惊呼在沙拉碧的瞪眼中噤声,她凑得极近,只见她边将口中露出的布头递到他的唇边,边发出‘呜呜’的声音。
  刀疤环顾四周,他俩被紧捆着关在一间像是楼梯间的地方,漏缝的木门紧闭着,没封窗的墙洞外,小如光斑的白月挂在洒满碎星的天上。
  确认周围无人后,刀疤也被那布头磨烦了,张嘴将沙拉碧口中的布团扯出,沙拉碧立刻大口呼吸起来。
  “你那几个朋友是傻子吧,用了麻药还砸我脑袋,我到现在还是晕乎乎的。”沙拉碧一改白天担惊受怕的样子,对着刀疤压低声音抱怨道。
  但刀疤似乎对她这样的转变并不讶异,他只轻笑地应和道:“他们就是白痴。”
  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两人相互望着,似有万般的疑问,但却无从开口,最后还是刀疤发出了试探。
  “你不怕吗?”
  “怕什么?”
  “就...现在这样。”
  “你有办法,我怕什么?”
  刀疤注视着沙拉碧,含笑的眼中藏着打量:没错了,是那个会送耐摔手机来挑衅他的聪明姑娘。
  “你怎么知道我有办法?”
  “那女混混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沙拉碧顿了顿,问道:“你...真的喜欢木法沙?”
  刀疤被沙拉碧问得一愣,刚放松的身子又僵住了,他看向沙拉碧,想探究她话中的意味,可这位姑娘的漂亮脸蛋上只是认真,这让刀疤笑出了声。
  “你一直这么直白吗?”
  “还行吧。”
  “不觉得恶心?”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呀。”
  月光下,沙拉碧柔和的棕红色眼睛清澈见底,不惨杂质,看得让人心动,让人愿掏真心。
  刀疤盯着看了良久,才缓缓开口,他语调沙哑悲情,似诉衷肠。
  “我爱他。”
  人不轻易言爱,刀疤的回答让沙拉碧惊讶,但想起往日木法沙的抱怨,她眉头微皱,说道:  “但他说你恨他。”
  “没错,我确实恨他!”
  “为什么?”
  “...”
  往事总会让人无言,还有什么比此时更脆弱的呢?
  月色如水,刀疤溺在其中,记忆的虱子从心里的缝隙中爬出,他翠色的眼睛躲在阴暗里,无人可探其中的伤感。
  “我家父母双亡,你知道吧…”
  刀疤低下头假意灰尘迷了眼,放缓语速,尽量掩去其中的颤抖,让自己像是在说一个旁人的故事。
  “...那年木法沙高三,我初二,办完葬礼,他也没跟我商量,就把老家的房子卖了还债,自己辍学跑去当兵,把我寄放在了亲戚家,那家…那家的老头是个变态,总喜欢半夜进我房间,我脸上的疤就是那时候留的…之后大了点,我就逃了出去,跟桑琪他们混在一块儿,鬣狗帮就是这么来的...”
  “...你没跟木法沙说吗?”
  “我要怎么说呢?没人会信的...而且他三年都在部队,从没回来过,我还是找人打听他退伍的日子的...当时知道他要回来,怕他不高兴,我就把鬣狗帮解散了,还租了套跟老家差不多的房子,想到时候一块儿住的...可他回来后什么也没问就拉我去老头家道歉,当时的情形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反胃...”
  沙拉碧觉得心里堵得慌,说不上哪儿对,也说不上哪儿错,她感觉自己像是失了语,话到嘴边,只剩唏嘘。
  忽然,沉默的两人被门外飘来的警笛声惊得一愣,还未等刀疤提醒,便见沙拉碧眼疾手快地将地上的布团重新咬回嘴里,也就在这时,桑琪带着尖利的怒气破门而入。
  “你个贱人!是你引警察来的吗?!”
  桑琪上来便是一脚,将坐在地上的刀疤踹倒在地,被紧捆着的刀疤无从挣扎,只能任其踢打。然而桑琪似乎并不过瘾,转头看向一旁的沙拉碧,嗔怒的脸扭曲得像个恶鬼面具,继续泄愤的她正想抬脚踢过去时,班仔气喘吁吁地跑来。
  “桑琪,外面全是条子,咱们走不了了!”
  班仔的话像是一盆凉水,浇灭了桑琪的气急败坏,她紧抿着唇,眉头皱起了疙瘩,直到她指甲油已剥落大半的手摸上后腰的凸起时,她才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松弛了点。
  “带他们下去!”她对身后的混混们说道。
  刀疤被人架起,借着月光,他看清了那贴着腰的纯棉布料后是一把枪的形状。
  两人被半推半搡地扯下楼,此时警笛声迎面而来,响彻长空。
  桑琪一行人钉脚望去,十米开外,六辆警车堵在路口,数名持枪的警察正对着他们,警灯闪烁,木法沙便立在这红蓝光影间。
  木法沙笔直地站立着,钩子似的眼睛扫过对面的那帮乌合之众,终于在刀疤和沙拉碧被推出时松了口气,他抬手向警车里的沙祖示意,便听得沙祖的破锣嗓子从警车上的喇叭中传出。
  “对面的绑匪,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放下武器,不要伤害人质,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和牺牲!”
  少了城市灯火的遮掩,月光毫不吝啬地洒下,誓将楼前的那帮亡命徒与警车逼人的车灯隔开,好将其置于一片惨淡的灰色中。
  当桑琪拔出枪时,她明显感到对面再次涌起的紧张,她让人将刀疤和沙拉碧拉到她的面前,冷硬的黑色枪筒在两人脑后晃荡,被指向时,他们身体下意识的战栗让她颇为满意,裸色的嘴唇扯起奸诈的笑,紧绷的神经染上了恶毒的瘾。
  “桑琪!你个疯女人!把刀疤给我放...拉菲奇你干嘛!...唔!老头你!哔——。”
  吉娜的尖叫在喇叭中被掐掉,桑琪凑在刀疤耳边呼着讥讽,“你这个新的跟班够辣的嘛~”
  “你还是把枪放下吧,你们逃不掉的!”刀疤冷眼看向她。
  “哈,我就喜欢你这样,不是好人,却有好人的架子,但其实你和我们臭味相投,不是吗?”桑琪诅咒似的言语咬过刀疤的耳朵,她将枪抵在刀疤的太阳穴上,喊道:“木法沙!如果你想让你心爱的女朋友和弟弟活命,就让他们退下!”
  刀疤神情复杂地看向木法沙,光影模糊了木法沙的面容,只觉得此时握拳站着的他就像城南的那些烟囱一样,沉默而固执。
  警笛已闭,唯有丛间的虫鸣不分场合的叫着,盛夏的热浪裹挟着对峙的双方,却只让人淌下紧迫的冷汗,他们都不想退让。
  到底是桑琪先失了耐性,她生疏地将手枪上膛,正要扣动扳机时,木法沙拿起车里连喇叭的话筒开口道:“退下可以,但拿我换沙拉碧。”
  “什么?”
  木法沙的提议让桑琪始料未及,正当她在权衡利弊时,刀疤侧目嘀咕道:“警长换平民,你不亏。”
  “你闭嘴!”桑琪同班仔和艾德交换了眼神,便用枪将沙拉碧顶出,口中威胁道:“你老实点!”
  沙拉碧被推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由于被抢指着,害怕桑琪走火的她脚步缓慢而僵硬,对面的木法沙也举起双手朝她这边慢慢地走来,沙拉碧看向他,想从男友的眼中得到鼓励和安慰,但却发现他目不斜视,只盯着刀疤,她头回发现,这不到十米的路竟然如此漫长,直到两人交汇时,满身烟味的木法沙才轻声地对她说了句别怕,然后两人就分开了。
  刀疤直直地看着向他走来木法沙,碧色的眸子包着木法沙越发清晰的轮廓,两人的视线相互纠缠着,这让刀疤想起了那个香气扑鼻的夜晚,木法沙每靠近一步,刀疤的心都会停一拍,之后就是比上次更快的跳动。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两人交换,却并不知道其中藏着三人的博弈,只不过自己是唯一的输家,沙拉碧走到警车旁想到。
  木法沙在刀疤面前站定,他想了一路的人,他念了一路的人,此刻满身伤痕的浸在他眼里。
  “没事吧?”
  木法沙的关切带着久违的柔软,嘴角开合间卷起的烟草香哄得刀疤浑身发暖,他看着木法沙,轻轻地点了点头。
  “喂!演电视剧呢!”
  桑琪瞧着置若旁人的两人,想来城西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但如今也不是八卦的时候,她将枪指向木法沙,正欲叫人将他绑起来时,却见木法沙双手快速的握住桑琪的枪,身往下蹲,手往上提,桑琪的手被带动着扣到了扳机。
  “呯!!!”
  枪声在空中干脆地炸开,附近树林休息的鸟儿们被惊起,它们迅速有序的从树间散开,叽喳咒骂着飞向远处。
  而这帮混混们哪真见过开枪的,全都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桑琪更是,被枪声震得一阵耳鸣,发麻的手根本握不住枪,颤抖间便被木法沙夺去,漆黑的枪筒对向了她。
  “不许动!!!”
  木法沙一声低吼,二十几名在黑暗中待命的武警们从混混们的身后包抄上来,鬣狗帮全员落网。
  一月后,木法沙的公寓内,刀疤靠在阳台上,此时落日西沉,将尚未被染上青蓝色的西面笼在一片橙黄中。
  “你真不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从屋内走出的木法沙将手中的冰啤递给刀疤。
  刀疤眯起眼瞧着落日,他想到来时在门口看到的女士拖鞋,刚好和木法沙脚上穿的是情侣款。
  “有我在,沙拉碧不方便吧?”
  “我们...分手了。”
  “啊?”眼中藏着窃喜的刀疤瞥向在喝酒的木法沙,只见他亲爱的哥哥正在收回瞟他的眼,这让刀疤脸带狐疑,“你骗我吧?”
  “绑架案结束的第二天,她来找我,说我跟她还是做朋友比较合适...”
  “哦~就是说你被甩了!”刀疤还是爱看木法沙吃瘪的,他嬉皮笑脸地调侃道:“也是,那姑娘挺聪明的,配你可惜了。”
  “…我劝你善良。”
  太阳下山,小区内亮起了万家灯火,人们一天的繁忙都归置在了这一个个散着光的窗户里。
  阳台上喝得微醺的两人数着楼下亮起的路灯,偶有的夏风吹散了木法沙的犹豫,他将最后一口酒灌入喉中,转而看向还在数路灯的刀疤。
  “对不起!”
  刀疤确实喝迷糊了,他偏着头,泛红的脸上满是困惑。
  “...那个老头后来我在监狱里见过,想问你的,但又怕你会受伤,我就没提。”
  “你跟沙拉碧还真是朋友,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我想...”木法沙欲言又止时,他的手机响了,示意刀疤后,他便退到房内去接电话了。
  木法沙走后,刀疤裤袋里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
  “我没打扰你们的约会吧?”拉菲奇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鬣狗帮的地盘吉娜接管完了吗?”
  “差不多了。”拉菲奇轻松的声音带着愉悦的尾调。
  “…你以后别再监视木法沙了。”
  刀疤掐断了拉菲奇的快乐,“你想清楚了,现在我们需要监视他!而且要不是我跟你说了那个强奸犯的事儿,你也不能编出…”
  “我自有打算!你信我。”
  “…他过来了,再说吧。”
  拉菲奇挂电话前的叹息声让刀疤不觉低头苦笑,他将手机塞回裤袋里,便见木法沙又拎了两罐啤酒过来,接过啤酒,刀疤便被手中的冰凉刺了骨头,他用劲握了握,抬眼对木法沙说道:“我还是搬过来吧。”  

         木法沙放下咬住的唇,对着刀疤展出欣喜的微笑。
  “好啊。”
  当晚,沙祖收到了停止监视刀疤的短信。


  -End-

      感谢看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