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玄之玄

30900浏览    425参与
爐

【默杏/壶修】酸奶麻花

默杏CP向壶修CB向五五开睡前小故事

现pa 私设如山 全员ooc注意


———————————————————— 


1.

年底的时候杏花君得了一颗和默苍离差不多高的木绣球,开开心心地种在了院子里。大概是杏花照顾的好,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绿色的花芽一簇一簇团起来立在枝头,挤得热热闹闹的。

杏花君看着满树的花芽担心起花树的营养问题,于是带着默苍离去给它浇水施肥,絮絮叨叨地念:“这花初开是绿的,跟你一样,然后就变白了,一团一团的可漂亮了。花语听说是希望美满什么的,挺好,挺吉利。”

默苍离听着,时不时嗯嗯地应几声,接过来花铲递过去...

默杏CP向壶修CB向五五开睡前小故事

现pa 私设如山 全员ooc注意

 

———————————————————— 

 

1.

年底的时候杏花君得了一颗和默苍离差不多高的木绣球,开开心心地种在了院子里。大概是杏花照顾的好,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绿色的花芽一簇一簇团起来立在枝头,挤得热热闹闹的。

杏花君看着满树的花芽担心起花树的营养问题,于是带着默苍离去给它浇水施肥,絮絮叨叨地念:“这花初开是绿的,跟你一样,然后就变白了,一团一团的可漂亮了。花语听说是希望美满什么的,挺好,挺吉利。”

默苍离听着,时不时嗯嗯地应几声,接过来花铲递过去花肥,杏花君也不管他听没听,默苍离这个样子,拉出来能做点什么就是好的,他继续扒拉着手上的活儿叨叨这颗树。

“好像还有长寿的寓意喔。我养完我这下半辈子,以后还能扔给修儒继续养。那时候花树说不定高到二楼,花季抬头都是一拳一拳的花,一年两季,哇,夏天的时候白花攒得,不知道风一吹会不会跟下雪似的。”

“嗯,我陪你。”

杏花君正背对着默苍离弯着腰埋肥,冷不丁热了脸红了耳,却不敢转过去,想着原来默苍离还是在听的,连带着手都感觉有些烫了。

花肥的味道并不重,但两人仍敞着院子门通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大多时候都是杏花君说,默苍离听,倒也怪恬静的。

只是然后他们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捡到了玄之玄。

 

2.

玄之玄咚地一声歪倒在门口的时候两人才发现外头的人。也不知道玄之玄在门口坐了多久,脸冻得通红,看样子是靠墙坐着,杏花君看他身形猜他想进来又不敢,默苍离看了看眼前的孩子伸手戳了戳脸,左右仔细看了,并不说话,也没阻止杏花君把他往家里抗。

玄之玄醒来的时候修儒都放学回来了,蹲在床边好奇地盯着这个霸占自己床位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杏花君和修儒,没想到刚刚说完,默苍离就进来了。

“你可以暂时住在我家。”

默苍离垂着眼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玄之玄的脑袋:“就先叫你小壶吧。”

玄之玄心里一惊,这么说来钜子心里是明白的。其实他也烦,靠谱的医生没几个,偏偏最方便的被好好师兄钜子大人收了去。至于其他的,默苍离不问,不代表他不知道。身体还虚着,玄之玄把花花肠子倒过来顺过去捋了几遍,不明白默苍离想干什么,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杏花君表示同意,反正多一个不多,刚好修儒也能有个伴,不过还是得看人自己的意思。

而默苍离只是转过去对着修儒:“修儒你比小壶大哦,要好好带他。”

完了,一定有问题。这一下花花肠子都吓打结了,玄之玄突然觉得肚子挺疼。

 

3.

捡到玄之玄那天杏花君本来打算给修儒做酸奶麻花,就是给修儒,不是给某个碗都不愿洗的人。不过因为玄之玄的事情耽搁了,于是第二天才做。地摊上买的杂牌酵母按比例放了发酵还是慢,于是杏花君又添了一勺白糖。刚好是个周末,这样急又不急的日子里,杏花君让修儒和玄之玄这两个所谓小孩一人一个抱着盛面团的料理盆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以及给面团发酵。等差不多了回来,一个盆的面做麻花,一个盆的面做包子馒头。牛奶是修儒贡献的,杏花君提前加了菌粉发酵,只加一点点糖,简单做了个自制酸奶。小孩子不能吃太甜会蛀牙哦,杏花君看着眼巴巴望着糖罐的修儒讲,修儒只是担心最后的成品会不会酸,不知道小壶会不会不喜欢。

玄之玄洗了个澡,穿着修儒的旧衣服和他一起晒太阳。阳光暖暖的,没有什么风,晒得人看上去都软和了几圈。

小孩子的话很好套。玄之玄很快发现修儒在狗嫌人厌的年纪里活得像个小天使,只是那点在他眼里愚蠢得不行的善意四面八方地来,淹得他招架不住。聊着聊着修儒悄悄跑回去又跑回来,递给玄之玄半瓶牛奶。

“默叔叔给我买的,你也喝呀。”

玄之玄怀疑自己还没睡醒,又想了想默苍离通过修儒给自己下毒的可能性,想了半天牛奶还是被修儒塞进了怀里,突如其来的好意在太阳底下晒得滚烫。

“是做酸奶剩下的啦,默叔叔说让我一天喝一瓶牛奶,但是他说你不需要,不让我分给你。”

玄之玄听了又是一惊,大脑急速飞转,默默地在默苍离是懒得养自己和默苍离在利用修儒对自己做什么之间思来想去游移不定。

这时修儒又开口了:“这是我们之间第一个秘密。”

玄之玄看到修儒认真的脸。

“不要告诉默叔叔哦。”

“为什么呀?”

“我想他们俩可能没钱养我们两个吧,你放心默叔叔是好人,等熟悉了等有钱了一定会买双份的!”修儒坐在石阶上两条腿晃得开心,转过来对着玄之玄笑得一脸天真,“我们要一起长高呀。”

思绪又在童言无忌和赶人两者之间绕了又绕,玄之玄把团在胸口的那一口气塞回去慢慢地在胸腔里叹,我不会长高了呀。

 

再之后由于之前默苍离对修儒的那点善意嘱咐,让玄之玄不得不坐在一旁做个吉祥物观摩修儒和杏花君做点心。期间他打个瞌睡还被修儒有些冰凉的手贴了额头,留下几点白白的面粉渍。

“要不你先回去睡?”

玄之玄吓了一跳摇摇头:“我陪大家一起。”

最后玄之玄终于也是第一次吃到这种叫酸奶麻花的甜点,味道谈不上多好,也没多坏,大概算一般般?他对吃的并没有什么追求,而修儒凑过来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一个夸奖。

“怎么样?”

“……好吃。”

终于等到修儒憋不住问出来,而他却没有给出该给的,一贯的,那种完美而滑溜的答案。他其实并不擅长真实地应对这种善意,常年的面具大概是在这一刻失水崩裂了点,又或许是人没好利索,修儒还靠得太近,呼出来的热气让自己那副伶牙俐齿统统生了锈。

胡思乱想着一口咬到馅儿,还是热的,自制酸奶带着一丝明显的酸。

“其实不带馅儿的更好吃。嘿嘿,师父答应我过年北上去吃正宗的麻花。”修儒的开心都写在脸上,“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呀。”

“好呀。”玄之玄胡乱应了,疑心起自己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其实早前默苍离私下指了指昏睡的玄之玄告诉修儒:“这是你第一个病人,你随便医吧,我帮瞒着杏花,出了事我负责。”

但是修儒没医。不出师不问诊,听话得很。

杏花君曾跟他说过和病人保持距离。

所以理所当然的,他选择和不是自己病人的玄之玄——做朋友。

 

4.

默苍离和杏花君在微信上掷骰子猜今天晚上谁洗碗。

玄之玄站默苍离后面看到杏花君掷了2点,默苍离顿了顿,没赌那点跟自己作对的天运,断了网掷了半天骰子,掷到1点才联网发出去。

随后手机界面上跳出来的是杏花君理直气壮的指指点点自制表情包。

“哼,幼稚。”

默苍离回过头,看到有什么东西窜了下去,沙发边缘只留一个自欺欺人的茶壶,心虚的流苏还在那头晃啊晃。

许是心情很好,默苍离只凉飕飕地说了一句,你的茶壶积垢了,该洗洗了。

于是就看到那只茶壶一惊,又往下移了半寸,最终慢慢悠悠地飘去了厨房。

 

玄之玄发现默苍离和杏花君不单是住在一起的那种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刷了小半个月的碗。被杏花君发现的时候默苍离居然先开口了,说小壶真是知恩图报的乖孩子。

玄之玄没理会杏花君对默苍离秀恩爱式的埋怨,洗完碗窝在沙发上默默吐槽默苍离,真是陈年龙井发新芽,好茶。而修儒可能是太小的年纪看了太多电视剧,扯着玄之玄的袖子说你以后就把这边当家。玄之玄觉得关系熟络了接话接得飞快,无聊着便撺掇修儒喊杏花君爹,喊默苍离妈。可惜修儒反应过来一半,问他为什么不是喊默苍离爹,杏花君妈。玄之玄看了看厨房那头的两人斟酌着要不要给修儒洗脑,修儒却赶着反问他是不是想爸妈了。玄之玄一懵,随便应着卖惨了几句。谁知默苍离听得清清楚楚,走过来一反常态地对着玄之玄笑得算是和煦:“你可以喊我父亲,你若是孝敬我我也会对你好。”

玄之玄卖到一半的惨被噎回去,先不说这因果这逻辑,现在重要的是修儒已然是被绕进去了,巴眨着眼望着他。

他可喊不出来。

好在默苍离拿了书又出去了。玄之玄自言自语地感慨着,你敢把他当爹?

修儒摇摇头,不一样不一样,师父是师父,爸妈是爸妈。

 

 

5.
玄之玄心里门儿清默苍离肯留自己是方便在身边看着,杏花君留自己是真医者仁心加方便带小孩。而他自己想的是留下来方便看着默苍离,也方便拐小孩,毕竟杏花君这医生他是拐不动了。可惜这无事的日子过得跟水一样,让他疑心自己白白当了儿童保姆,兼玩伴,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许是修儒在的缘故,默苍离的话虽然凉凉的,但多数情况下并不尖锐。于是养伤的日子里玄之玄很快反应过来抱着修儒大腿各种装,日子倒也这么奇奇怪怪地过了下去。

 

默苍离似乎不喜欢玄之玄,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还是留下了他,偶尔的不耐都摆到脸上了,也只有修儒没看出来。其实哪有不喜欢,无所谓罢了,但偶尔被蠢到是真的烦。

杏花君擦着银针说:“不喜欢就送到福利院呗,这么养着也不成,孩子得上学,户口是个大问题。”

默苍离说:“这不是孩子了,他年纪就比我们小一点儿。”

杏花君吓得站起来,问默苍离:“那你还让他跟修儒一块儿玩儿?”

默苍离抬抬眉毛回答:“多少有个伴还兼保姆。”

杏花君意识到小壶多半是默苍离师门那个玄之玄,在房里踱来踱去最后又绕回默苍离跟前,“万一是他玩儿修儒呢?”

默苍离的眼睛都黏在书上,翻了一页书,眼皮都不抬,“他不敢。”

杏花君还是不放心,踱着步就差冲出去逮人,但是他也不敢,生怕玄之玄急了做出什么事儿来。大概是看杏花君晃得头疼,也大概是有那么些安慰的意思,默苍离终于放下书,摘了眼镜揉着鼻梁放软了语调。

 “杏花,你得相信我。”

杏花君刚坐下来,听了这一句突然有些无措,手指张开紧绷又收回来反复几次,终于嗯了一声,往默苍离哪儿又挪了挪,“早点休息吧,别看了。”

默苍离盯着杏花君的眼睛看了半晌,确认他真的把心塞回去了才慢慢地吐出一个字。

“好。”

 

杏花君自那之后时常想捉了玄之玄摸骨,只可惜这孩子滑得根本捉不住。两个孩子看着都是十三四岁的模样,他寻思找个借口搓澡都能被修儒看得发毛,最后还是作罢。

 

7.

和默苍离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太久。那年木绣球第一轮开白又开败的时候,默苍离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而第二轮花还绿着,零星白了几朵的时候,就听到了杏花君的哭声。

好歹也算白过一次头。

默苍离走得很平常,不在八月十五不在大年三十,没祸害任何一个节日也没殃及任何一个纪念日,就是可惜了自此之后杏花君的每一年里又多出一天或者说一段难过的日子。默苍离躺在那儿轻飘飘的像一袭蝉蜕,有点重量的什么,早就一点一点被时间吹走了。

杏花君哭着笑又笑着哭。默苍离走了,解脱了?去他想去的地方了。也不算什么,只能说遂了他的愿。算是好好儿走的。

杏花君还记得他之前的样子。就喃喃着一句杏花,他看着他,他又什么都不说的样子。

他什么都不说,他已经不会再把那几个字戳到杏花的心上了,但他的表情好像在说,我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修儒和默苍离的交际不多。默苍离很忙,话也不多,修儒猜测他是忙得眼底乌青。修儒年纪还小,小孩子总是睡得太舒服,还不知道失眠是个什么事儿。直到再后来杏花君辞了工作在家待着,红红的一片浮在青黑色的眼眶上,短短一年胡茬都长长了又斑驳起来,才知道晚上醒着并不一定是忙。

他和默苍离的交际就那点牛奶。文弱的先生总是隔一段时间提着一箱绿绿白白包装的东西给他,也不拿进孩子的屋里,修儒一个人把它拖回去,而杏花君负责收拾到柜子里嘱咐他一天一瓶。

当时有没有说谢谢默叔叔呢?修儒已经想不起来了。明明交际如此之少,想来也没记住多少。但是修儒记得他大约是摸了自己头发的,后来又说过要快快长高快快长大。他问默叔叔为什么呀?当时他好像回答要陪陪杏花君?

大概吧,他真的记不起来了。

记住又有什么用,当许诺的对象最后谁都不在了,在意也没什么意思了。

 

酸奶麻花不是正宗的麻花。这是老早以前修儒对玄之玄讲的。

默苍离离开之后杏花君也不怎么拾掇自己了,更遑论做菜做点心。

玄之玄对修儒讲:“我家在北边,那边有最正宗的麻花。” 

“我喜欢吃这种。”

“我带你北上找好吃的去。”

“不,我要陪着师父,师父师父,我就剩这一个……爸了……” 

“那我回来了带给你。” 

修儒想了想,回答地牛头不对马嘴,又大概算礼尚往来:“我只会做这个,我可以做这个给你。”   

玄之玄叼着修儒做的麻花在心里想,我也不是正宗的小孩儿啊。

 

其实玄之玄也曾想过叼着修儒威胁杏花君。可是默苍离走后,他递给自己一整瓶的牛奶。

人都没了,默苍离给修儒买的牛奶还没喝完。

玄之玄看到牛奶瓶上曲面的字,算着日期不说话。

 “默叔叔走了,”他说,“这周不做酸奶也没有麻花了。”

小孩子学大人说话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玄之玄看着修儒红红的眼,不知道他这样笨拙的言辞是想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于是接过牛奶揣进兜里,又递过去一根放了不知道多久的麻花。

“吃点甜的吧,会心情好一点。”

突然自己就变成了讨厌的小孩。

反正还有俏如来陪他玩儿,何必折腾被剩下的人。

 

8.

再后来杏花君也走了。

那段时间里木绣球绿了又白,开过两季,开得连杏花君的胡子都斑驳起来。

修儒以为他不会走的。其实也不是,眼看着熬不住了,可终归熬了那么久。

指不定也就那么熬了一辈子呢?

不过到头来还是走了,大抵也算想开了。

玄之玄对此看开得简直不成样子。又或者说,是看轻。能成全默苍离的人,不一定能见得了,并担得了后果。

 

默苍离走了以后玄之玄的病也差不多好了,他慢慢地在离开,说是念书住校了。而杏花君走的时候是暑假,于是他拖着行李箱回来,看到修儒一个人在比人高了的木绣球下,坐在雨后的花坛的冰冰凉凉的瓷砖上。木绣球花被打了一地,零零碎碎的白色花瓣,像撒了一地没人再去做成点心的面粉,虫子都爬上去了。

“你看,我又成了没爹没娘的小孩子。”

玄之玄纠正他:“你不是说不一样吗?”

 修儒依旧倔着:“不一样不一样。”玄之玄走过去,抹了一把修儒的脸,糊了一手眼泪鼻涕,没听到似的又问他:“谁是爹谁是娘?”

修儒哇地一声哭出来。

“都是爹,都是娘……”

 

玄之玄摸着修儒的头发想不明白。挺搞笑的,又不怎么搞笑。

这日子过得说跌宕又平淡,还莫名其妙的。他是这个家多余的那一个,不要钱的小保姆,不成样的小卧底,不合适的小伙伴,不传统的小点心。他想不明白默苍离留自己的意思,想不明白默苍离自杀的原因,想不明白杏花君跟着去了的感情,想不明白现在为什么还跑回来的自己。

骗个小大夫回去也是好的。他记得默苍离刚走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

再之前那段短暂的,平静的日子,让他隐约感觉到那样才是正常的。他像偶然闯入了正常人的生活,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夹杂了默苍离的生活。默苍离太危险,他过得别别扭扭,还拼命分辨着真不真实。像沉迷在他看不起的日常生活里醉生梦死,这种感觉太危险,他得警惕。

而结果呢?

在那段日子里,他思索过每一种默苍离可能的动机,最后却证明这也许只是一个无聊的游戏。无聊的日子哗啦啦地过去,莫名其妙地过去。他会不会想赶过我?不,他根本不在意我的。被无聊掩埋的恨意和不甘在见到俏如来的时候悄悄冒头,烧不尽的都会回来,野心死灰复燃。他突然感觉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浪费到自己都不像自己了,再下去都要丢了。

 

玄之玄安顿好终于睡下的修儒,一个人在院子晃,晃着晃着坐回门口,嘴里还叼着半根修儒做的,分给他的麻花。

手机振动收到一条消息,老大的。

回去吧!

他看了看手里的麻花,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丢了。

 

9.

北上啊……修儒一个人拿着车票,在熙熙攘攘的车站里默默地等着那趟车。

在去哪儿都易如反掌的年岁里失约是一件很值得惦念的事儿。尤其是同一件事被两个人放了鸽子。

这次玄之玄回来没有来问修儒北上的事情,但修儒猜测,玄之玄也不会去北边了。至于去哪里,大概是他来的地方吧。

他还记得玄之玄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有当时留下的半条麻花。

——你一定会有新的哥哥,正常的,会保护你的大哥。

其实他也不知道杏花君算不算失约,因为考上大学之后,俏如来递给他北上的火车票,说钱是老师和杏花君早早地备下的,还有杏花君曾经翻来覆去絮絮叨叨留下来的话,那些话现在从俏如来的嘴里再说一遍,哪条街的麻花最正宗,老口味的一定得尝尝,只是多了一句,以后就靠你自己去了。

 

10.

后来玄之玄也曾路过那个小院,白日里一般是看也不看一眼的,但是到了万家灯火的夜里它还是太过显眼了。

家里的灯火啊,怎么就灭了呢。

 

11,

——你不会离开的对不对?

——你连我叫什么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馁?

 

12.

「不喝了你留着吧。」 

收拾行李的时候修儒找到这么一张写得勉勉强强歪七扭八大概是在学小孩字体的纸条和一瓶过期了的牛奶。

 

13.

怎么还是,都散了呢。


逻辑崩盘

在三刷墨武侠锋,翻出点之前摸的师叔侄🥹

p2动作有参考

在三刷墨武侠锋,翻出点之前摸的师叔侄🥹

p2动作有参考

隔壁老望
玄玄小可爱壶宝 下次继续搞点无...

玄玄小可爱壶宝

下次继续搞点无料吧唧(๑´∀`๑)

玄玄小可爱壶宝

下次继续搞点无料吧唧(๑´∀`๑)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26】

“敢于孤身断后,单从这一点来说,我佩服先生。”

太虚海境的一处安全屋,砚寒清尚未进入正题。

便被门外强行闯入的梦虬孙打乱了节奏:“砚寒清你搞什么鬼?!好几天了什么都没查出来?那群耆老都闹上董事会了啊!!”

“龙子啊。”砚寒清无奈一叹:“坐下说吧。”

“坐个鬼!!”梦虬孙遥遥往窗外一指:“你到外面看看,那群鲛人,都在讲什么鬼话!!那群所谓的精英,明嘲暗讽骂王暗弱,讲海境人尽可欺!无根水上的戾气重的吓人,他们还要搞线下集聚!到时候乱起来,你看你怎么收拾!!”

铁骕求衣下意识蹙眉:“煽动?”

砚寒清只道:“意料之中,所以更应当尽快理清你们的案子,给众人一个交代。”

“杀人偿命,还理...


“敢于孤身断后,单从这一点来说,我佩服先生。”

太虚海境的一处安全屋,砚寒清尚未进入正题。

便被门外强行闯入的梦虬孙打乱了节奏:“砚寒清你搞什么鬼?!好几天了什么都没查出来?那群耆老都闹上董事会了啊!!”

“龙子啊。”砚寒清无奈一叹:“坐下说吧。”

“坐个鬼!!”梦虬孙遥遥往窗外一指:“你到外面看看,那群鲛人,都在讲什么鬼话!!那群所谓的精英,明嘲暗讽骂王暗弱,讲海境人尽可欺!无根水上的戾气重的吓人,他们还要搞线下集聚!到时候乱起来,你看你怎么收拾!!”

铁骕求衣下意识蹙眉:“煽动?”

砚寒清只道:“意料之中,所以更应当尽快理清你们的案子,给众人一个交代。”

“杀人偿命,还理什么?!”梦虬孙一脚将椅子踹翻在地:“和这种人喝什么茶?!砚寒清你就是人太好!!这里我帮你审!人我来抓!!”

“龙子,配合政府的各项任务,由我全权负责。”砚寒清声色沉静:“这是王的意思。”

“那外围换掉北冥皇渊,我去。”梦虬孙不依不饶。

“不行。”

“凭什么?那家伙根本不上心。”

“因为千岁比你冷静。”

梦虬孙一手薅起砚寒清衣领:“臭墨鱼都让人给捞起来了,你在这跟我讲冷静?!”

砚寒清不闪不避的对上眼前人的视线:“王不冷静,你也是,所以事情我来负责。”

“梦虬孙,答应我,不要妄动。”砚寒清放低了语气:“拜托了。”

梦虬孙不应,背过身去。

“——我先回去了。”

长出一口气,砚寒清勾出一抹苦笑:“见笑了。”

“无妨,海境要杀得不一定非得是默苍离,不单单是一句威胁吧?”铁骕求衣单刀直入。

“云海五局果然都是聪明人。”砚寒清也不再避讳:“我要见默苍离。”

“可以,说服我。”

“现今云海失势,默苍离墙倒众人推。暗流潜藏、虎狼环伺,反击想必不易吧。”

“哈,都说了墙倒众人推,我又如何信你能帮我们。”

“智者依附于权势而存在,师伯有什么资本不去信我?”

“你——”

“师相——”砚寒清神色一黯垂下眸去:“还是称呼一声师者吧。”

“师者的事,我不信没有隐情。您不需要信我,您只要信默苍离他问心无愧,海境就是云海能够依附的权势。”

“老三的事,我很遗憾。”即是老三的徒弟,铁骕求衣有心出言宽慰,但承接着杀人者帮凶的怀疑,他没有这个立场。

“师者曾对我提起过默苍离这个师兄,评价也相当刻薄,但看得出,师者信任默苍离先生。所以师伯,您相信自己的师兄不是冷血成性的怪物吗?”

铁骕求衣阖上眼,半响终是决断:“明早四点,再来找我。”


  
  
  
  
  
  

“砚寒清!!”俏如来看着铁骕求衣身后跟进来的家伙,惊呼出声。

玄之玄被这一声吓得不轻,立时提枪戒备道:“老二?什么情况?”

铁骕求衣按下玄之玄手中危险的枪口:“别慌,自己人。”

俏如来很是激动:“海境方面终于肯交涉了,砚寒清你——”

“俏如来。”激动的俏俏被自家师尊打断:“让他自己做判断。”

来到默苍离面前的砚寒清倒也不失礼数:“前辈。”

“现下有胆识来这里的海境人,心智确实不凡。老三在海境的的徒弟,就是你吧?”

“是。”

“那吾勉强假设你也算一名智者,北冥封宇人不在西涛。”非是疑问而是肯定。

“你——”砚寒清总算展现出诧异。

“不用惊讶,北冥封宇连续一周没在公开场合露面了,合理的推理罢了。”

“王遇袭负伤,人在滨海城。现在海境上下只有我有王命。所以想要先生性命的人、不管是覆秋霜还是蜃虹蜺,都没办法公开与先生交锋。但有多少人想要先生的命,默局应该不难猜测。前辈————”砚寒清话头微顿:“尝试取得我的信任吧。”

默苍离不语,仅仅推出一张纯黑的卡来。

“这是——!”砚寒清一惊,难掩诧异。

“老三说,密码是他宝贝徒弟在海境内网无根水的帐户。砚寒清,你既自呈师门,不妨以此为证。”默苍离将卡插入终端。

砚寒清上前,输入自己的无根水账户,终端中立时输出了一行红色的警告——'AUTHORIZATION FAILED'。

目光交汇,更多戒备与忌惮愈演愈烈。

这里对不上,那后面就不必谈了。

俏如来凑上前来打破凝重的气氛:“不对呀砚寒清,你在无根水上加我的帐号,不是这个。”

“那是小号,专门屏蔽王和师相他们的。”

玄之玄摸摸鼻子:“试一下,老三计算机不差。”

砚寒清带着狐疑依言照做。

只听'叮'的一声,一行绿色的'authorized'已然跃然屏幕之上。

砚寒清:“……”

默苍离:“……”

默苍离:“继续正事吧,我们需要你的配合。”

砚寒清:“前辈,恐怕形势未必能如你所愿。我虽是师相弟子,但海境并无几人知情。以砚某现下的威信恐难以服众。远的不说,梦虬孙半个小时前才掀过我的桌子,蜃虹蜺甚至私下已经有了动作,更不用提覆秋霜未珊瑚这样游离在外的变数。人心似水,民动如烟,砚某身负王命,有些事却是做不得。”

“威信,吾可以给你。”

砚寒清见默苍离将卡推向自己,直接楞在当场。

默苍离:“这张卡不是吾给你的,是北冥封宇给你的,我讲的明白?”

见砚寒清犹豫,玄之玄嗤笑道:“小子,你怕担责任?”

“这还真是,麻烦呐……”

砚寒清叹上口气,仍是郑重接过了沧海珍珑。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元旦番外

打开就看默局在线挨训【狗头】

智者不配谈恋爱  元旦番外

打开就看默局在线挨训【狗头】

雷酷—不是刀子精

玄之玄:师侄,我送的礼物你喜欢吗?【?】

【p2是我流拟兽玄之玄鼠的示意图】

玄之玄:师侄,我送的礼物你喜欢吗?【?】

【p2是我流拟兽玄之玄鼠的示意图】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24】

医院过廊,海境的人呜呜泱泱围了一片

“砚寒清,怎么回事?王怎样了?!!”急匆匆赶来的梦虬孙喘着粗气。

“伤到了动脉,不过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按医生的意思先在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

北冥皇渊怒不可遏:“先是欲星移,再是皇兄,简直欺人太甚!”

覆秋霜悠悠一叹:“千岁此言虽说过激,倒也不假。”

覆秋霜眼底闪过三分算计,视线扫过在场诸位大臣及众多王室继续道:“这话本应是王来讲,如今老臣也只好僭越了。默苍离是有名的智者,先是以伤病为由以拖待变。现在更是果不其然——逃了。海境再不有所行动,杀入者恐将逍遥法外。”

“噢?”八纮稣浥挡下就要上套的北冥皇渊:“照雨相的意思又该如何?”

覆秋霜干......


医院过廊,海境的人呜呜泱泱围了一片

“砚寒清,怎么回事?王怎样了?!!”急匆匆赶来的梦虬孙喘着粗气。

“伤到了动脉,不过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按医生的意思先在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

北冥皇渊怒不可遏:“先是欲星移,再是皇兄,简直欺人太甚!”

覆秋霜悠悠一叹:“千岁此言虽说过激,倒也不假。”

覆秋霜眼底闪过三分算计,视线扫过在场诸位大臣及众多王室继续道:“这话本应是王来讲,如今老臣也只好僭越了。默苍离是有名的智者,先是以伤病为由以拖待变。现在更是果不其然——逃了。海境再不有所行动,杀入者恐将逍遥法外。”

“噢?”八纮稣浥挡下就要上套的北冥皇渊:“照雨相的意思又该如何?”

覆秋霜干惯了借刀杀人,但自个儿却不会轻易的蹚浑水:“嗨,老朽不管事很多年了,怎好越俎代庖。只是听到明鬼市那边最新的消息,有所感慨罢了。”

“看到鬼!”梦虬孙瞬间被撩上了火:“申玳瑁,带上你的人跟我来!!”

“谁敢!!”却是有人厉声呵止。

“你什么人?”覆秋霜觑一眼砚寒清,无不轻蔑:“对龙子大呼小喝,有没有规矩。”

砚寒清不失分寸:“雨相,龙子大人,武装冲突需要王的首肯,这才是规矩。”

覆秋霜轻笑一声:“王如今这个样子,事急从权,岂容你这小辈置喙。”

眼前的青年仍是一副进退有据的模样,砚寒清只简单的问道:“所以雨相大人没有王命?”

覆秋霜一愣,只得推搪:“王遇刺的突然,自是未及请示。”

不料这个砚寒清就像等在了这句话似的,立时递出了文件:“可砚某这里有王命一道,请诸位大人过目。”

“我看看。”立场被夹在各方之间的申玳瑁这一下颇为主动。

申玳瑁先是粗略一观,以回应四围关注的眼神:“是王的字印。”

“王命?!”梦虬孙凑上前:“王吩咐了什么?!”

覆秋霜的脸色已有些僵硬:“即是王命,那海境如何做,就请砚大人示下。”

“诸位大人,卑职砚寒清,奉王命全权负责此事。”青年不卑不亢从容为礼,语出惊人:“海境会做该做的事,但这些都同雨相大人您没有干系。”

“武装冲突,需要王命。这道命令,在下没有,诸位更没有。”砚寒清郑重定下事情基调:“诸位既没有王命,还请不要擅自行事。”

确认了书令有效的申玳瑁总算是如蒙大赦,申玳瑁恭谨表态:“申玳瑁定全力配合砚大人。”








清卯宫宅邸,黑色轿车微微的停在了未珊瑚身前。

覆秋霜拉开车门:“娘娘可否赏脸一叙。”

未珊瑚不置可否,顺着覆秋霜的意思上了车。

车俩一路向北,与海境大厦的方向背道而驰。

“娘娘见过苗疆的昊穹吗?”

“未曾得见。”未珊瑚话锋一转:“倒也无甚兴趣。”

“哈,明人不说暗话,娘娘可有兴趣同老夫合作?”

“雨相大人总得给本宫一个理由。”

覆秋霜呵呵一笑:“海境三脉,鲲帝、鲛人、宝躯。如今鲲帝本就所剩无几,宝躯未姓一家独大。只要你我合作拿下鲛人一脉,海境易主未可知也。”

“雨相说笑了,鲛人一脉,谁人不知雨相德高望重?拉拢鲛人,您何需与本宫合作?”

“鲛人一脉,也不尽是老夫的门生。”

“哈,遍数鲛人一脉,还有比雨相更能服众的人不成?”

覆秋霜缓缓摇头:“前日突然冒出来的晚辈小子,可也是正经的主脉鲛人啊。他占了理占了势占了王命,弄的老夫着实难堪呀。”

“连您都没有办法,本宫就更是爱莫能助了。”

“嗨,娘娘是聪明人。老夫就不绕圈子了。如今海境上下对默苍离的火已经不小了,可还不够,老夫希望宝躯一脉能添上这一把。”

“雨相不妨把话说的再明白些。”

“对付默苍离这样的人,只有一次机会,一击不中,死的就不是他了。老夫只是想把变数降到最低。”

“雨相还是没有回答本宫的问题,合作的前提是互信。您挑了如此危险的对手,那就起码让本宫清楚——现在已经发生过什么。”

“哈,驱虎而吞狼罢了。那欲星移在海境什么地位?若北冥封宇对此毫无反应,公司上下几人能服。他北冥封宇不站出来,失的就是人心。他站出来,那默苍离岂是易于之辈?终究会是你我得利。”

“北冥封宇不在,要逼王室对上默苍离怕是不易。”

喉管像是干到的风化一般,覆秋霜发出沙哑的笑声:“所以娘娘您就是老朽另寻的他解呀。”







明鬼市上空,大作的警报声已经一连响了好几日。

俏如来打开震动不止的通讯器,就在看到的备注为'好友'的用户转发过来的最新的通报:确认原云海五局默苍离畏罪潜逃,现发出红色通缉,不论生死。

红色通缉令,这才前多长时间,现在政府实时性这么高的吗?

下一秒,通讯器就被上官鸿信利落夺过,上官鸿信径直卸下电池:“这玩意会被追踪。”

“师兄放心,这是加密设备,只有几人知道。”俏如来自信道。

下一秒,前面的巷道就传出军用发动机的变速声,三辆完全视交通法为无物的武装吉普一段漂移,360度横停到了众人面前。

常言道,一拖二是一种实力。

上官鸿信一不小心就踏出了失败的第二步。

我真傻,真的,我单单知道师尊的天运是负的。

没想到师弟也如此的一脉相承。

拦路在前的苍越孤鸣清清嗓子:“在下苗疆苍越孤鸣,奉命追捕逃犯,诸位不要做无谓抵抗。”

苍越孤鸣身侧,全副武装的青年自副驾一跃而下:“铁军卫风逍遥,看在老大仔的面子上,我不伤人,麻烦默先生配合。”

比鹏带来的人在上回冲出医院的过程中已经报销了大半,现在二次被围上,就很麻烦了。

“我带剩下的人挡住他们。”上官鸿信取下身后的突击步枪:“师弟,从后面走。”

“从哪里走?”声音来自后方,来人年龄不大,手中却是玩着一副很是老干部作风的保定:“太虚海境,北冥皇渊,还请诸位束手就缚。”

后方此刻赫然也满是军警,一片人马中,俏如来看到一个熟悉身影:“利用俏如来的信任,好友真是让俏如来失望啊。”

“与杀人犯为伍,好友才是令人失望。”话虽如此砚寒清仍是做出让步:“你可以走,默苍离必须留下。”

“俏如来断不会留师者一人置身险地。”

砚寒清并不理会,反是对着默苍离道:“你确定还要累及两个徒弟白白送命?”

这样的威胁显然动摇不了对方,默苍离神色不动:“如果你认为他们两个可以令吾妥协的话,那吾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我、他们,在场的这几百条人命——没有什么不同。”

“砚寒清跟他们废话什么嘛。”神形慵懒的北冥皇渊并不耐烦,一抬手,身后就架起一排的枪:“我这儿接到的命令,反抗者,生死不论。”

上官鸿信啧上一声,枪已上膛:“比鹏,风逍遥归你。这个我来。俏如来,顾好老师。”

比鹏咽下一口口水,这个风逍遥貌似打不太过……

俏如来点点头,心里给自己打个气,嗯,打个兵应该木问题。

“胡闹!”伴随着一声断喝,北冥皇渊手下的军警方分列两侧,让出一条路来。

“皇兄——?!”北冥皇渊收起方才散漫的态度,连着保定都揣回了怀里,稣浥好不容易点头放他出来做些正事,可不能搞砸了。

北冥封宇断然一挥手:“都让开。”

“皇兄?你认真的。”北冥皇渊狐疑。

“本王说让他们走。”

见自家大哥不似在说笑,北冥皇渊乖乖抬手认负:“行行行你是BOSS听你的。刀叔,让条路出来。”

“王——”却是平日从不蹚浑水的砚寒清开了口,素来脾性随和的青年此刻阴沉着脸色,连着着周遭的气场都染上了一层风雨欲来的压抑:“——这也是师者的意思?”

“自然。”‘北冥封宇’不假思索应的果断,不料下一刻,砚寒清竟然豁然抬起枪口,不加犹豫的扣下扳机。

好在身后的'护卫'反应及时,一跃扑倒了‘北冥封宇’,这才堪堪都过对方的‘弑君’行为。

得,这下傻子也看得出穿帮了,铁骕求衣拽起身下的玄之玄的后领,向后急退,口中还不忘补刀:“老七你行不行,一分钟露馅。”

被拎着的玄之玄分毫不让:“呸,小爷和鳞王又不熟,你行你上啊。再说没我这一分钟,你进得来吗?!”

俏如来看清极速靠近的人:“二师叔!!七师叔!!”

“诸位未免太过分了些。”这边北冥皇渊脸色不善,显然是被惹恼了。

“奉劝千岁,让你的人收起枪。”铁骕求衣三两下除去风衣外套,外套之下赫然是一排的炸药。

“千岁,这东西是还珠楼最新的EM254,这玩意炸了,现场一个都活不了。”那边风逍遥却是有些急了:“老大仔,你冷静!!”

铁骕求衣很冷静,单冲着鳌千岁:“铁骕求衣,青椒。”

“哈!”北冥皇渊示意左右皆放下枪械,其势如风掠身而前:“你在小看谁?!!”


Doctor Doom
  查询一下七师咪。

  查询一下七师咪。

  查询一下七师咪。

-暮雪酲唐-

“他们俩怎么能不算是绝配呢?”

在明处相辅的盟主与副盟。

在暗处相斗的师叔与师侄。

“英雄”本人与“罪人”之徒。

如影随形与钜杰诸子。

活着与死去。

光与影。

“他们俩怎么能不算是绝配呢?”

在明处相辅的盟主与副盟。

在暗处相斗的师叔与师侄。

“英雄”本人与“罪人”之徒。

如影随形与钜杰诸子。

活着与死去。

光与影。

十乂
  一个很喜欢的反派,当年不懂...

  一个很喜欢的反派,当年不懂他的好就是( ˃̶̤́ ꒳ ˂̶̤̀ )

  图纸及成品请勿二传二改商用哈😄

  一个很喜欢的反派,当年不懂他的好就是( ˃̶̤́ ꒳ ˂̶̤̀ )

  图纸及成品请勿二传二改商用哈😄

AkimotoAkito
#深刻缅怀反派之光玄之玄# 这...

#深刻缅怀反派之光玄之玄#


这年头让我恨得大晚上睡不着觉的反派真是凤毛麟角,而且让观众共情的部分非常有限,临死前都不忘拿教授膈应人,希望反派们都学学。


被他气得要死,但真的很喜欢他的诗号。坏得不择手段,胆大又有智商,甚至还能贡献乐子。活着的时候每集开头都在祈祷能让他吃个瘪,不然我血压降不下来。

茶壶矮子还我佛国三尊!!


除了他的退场,印象最深的其实是他在尚同会用手支着头打盹,梦到过去的事情后缓缓醒来那一幕,莫名动容于“这么坏的反派也会累会打盹啊”。


以前的偶,简洁又很有特色,虽然不知道头顶茶壶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真的又酷又可爱啊!时刻提醒自己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

虽...

#深刻缅怀反派之光玄之玄#


这年头让我恨得大晚上睡不着觉的反派真是凤毛麟角,而且让观众共情的部分非常有限,临死前都不忘拿教授膈应人,希望反派们都学学。


被他气得要死,但真的很喜欢他的诗号。坏得不择手段,胆大又有智商,甚至还能贡献乐子。活着的时候每集开头都在祈祷能让他吃个瘪,不然我血压降不下来。

茶壶矮子还我佛国三尊!!


除了他的退场,印象最深的其实是他在尚同会用手支着头打盹,梦到过去的事情后缓缓醒来那一幕,莫名动容于“这么坏的反派也会累会打盹啊”。


以前的偶,简洁又很有特色,虽然不知道头顶茶壶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真的又酷又可爱啊!时刻提醒自己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

虽然因为太招恨,感觉九算条漫里十之有八都在拿七师叔泡茶。


在仙山的时候(等等他也能去仙山吗)和师尊and三尊好好相处吧,希望人有事。


壶喊话bot
   追逐光的人   却看不见...

       追逐光的人

  却看不见光

       追逐光的人

  却看不见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