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玄学

8123浏览    1095参与
肉桂甜面包

人生路上过客很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终点

他人向东向西向南向北

而我向你

人生路上过客很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终点

他人向东向西向南向北

而我向你

卓宇

最近gg这件事情的发展我也一直在关注,其实说实话,有很多人找到我问过,其实我也心里有数,其实对于gg来说,或者这么说吧,就算是对于-一个人来说,突然从那么高的地方莫名其妙掉下来,心里都不是滋味,但是还好,他目前状态还不错,首先因为这件事对他的确会有影响。合约,代言会掉都很正常。毕竟背后黑手也是出了不少钱财气力的,人家的目的是直接想把他踢出圈,这件事的发生,很多人担心他会就此糊掉,这件事情目前不用担心,退一-万步讲,他就算事业不.上升也不会差,他今年会红。

而我现在担心的一-件事,主要gg的粉有比较多年龄比较小的孩子,这些孩子在心智上还不能说很成熟,也容.易被带节奏。也应该加强对这些孩子的管理...

最近gg这件事情的发展我也一直在关注,其实说实话,有很多人找到我问过,其实我也心里有数,其实对于gg来说,或者这么说吧,就算是对于-一个人来说,突然从那么高的地方莫名其妙掉下来,心里都不是滋味,但是还好,他目前状态还不错,首先因为这件事对他的确会有影响。合约,代言会掉都很正常。毕竟背后黑手也是出了不少钱财气力的,人家的目的是直接想把他踢出圈,这件事的发生,很多人担心他会就此糊掉,这件事情目前不用担心,退一-万步讲,他就算事业不.上升也不会差,他今年会红。

而我现在担心的一-件事,主要gg的粉有比较多年龄比较小的孩子,这些孩子在心智上还不能说很成熟,也容.易被带节奏。也应该加强对这些孩子的管理。

说实话,有些人担心gg会不会因为这次风波退出娱乐圈,放心吧,不会的。说实话不是因为gg有多坚强,而是因为他背后真的有很多债务,他毕竟刚刚解约,还有一大笔违约金要赔。如果他的粉再不加强管理,让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那就很难说了。(主要我算过就这么几年,我不确定是他的粉还是又是黑子,还会再搞一次他,至于什么样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要是再来-次,gg就可能真的退出娱乐圈了。)这几天我可能还会继续帮他算一卦,塔罗我也会使用一下,因为主要现在我不用塔罗也能算,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再算一下, 再把帖子整出来。

易知半解
肉桂甜面包

在你们身上有那么多相似

就好像前世今生的注定

我疯狂的着迷

又害怕这惊人的相似

因为我知道

月满则亏


在你们身上有那么多相似

就好像前世今生的注定

我疯狂的着迷

又害怕这惊人的相似

因为我知道

月满则亏


梦谈霜雪

【博君一肖】前世——浮梦

27.


萧赞最近总是做同一个噩梦,梦里有女人和婴孩凄厉的哭声,从天上伸出来一直巨大的手掌想要抓到他,他奋力往前奔跑,可是总被罩在巨掌下,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自己。

每次都是跑到山崖旁,脚下踏空,才能醒过来。

萧赞猛地睁开眼,从榻上缓缓坐起身,他感觉背后凉凉的,都是冷汗。外面已是白昼,光从窗沿照进来,铺在室内的地上。

身旁已经空了,萧赞伸手摸了摸,感受不到温度。

看来今天有早朝。


萧赞正准备下床,侍女芙翠领着几个侍女端着衣物和丝帛进屋。

穿好衣服,整理好头发,芙翠在萧赞手边放了一碗汤药。


“这是什么?”萧赞打量着黑黢黢的汤药问。


“殿下说公子夜里睡不好,眠浅...

27.


萧赞最近总是做同一个噩梦,梦里有女人和婴孩凄厉的哭声,从天上伸出来一直巨大的手掌想要抓到他,他奋力往前奔跑,可是总被罩在巨掌下,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自己。

每次都是跑到山崖旁,脚下踏空,才能醒过来。

萧赞猛地睁开眼,从榻上缓缓坐起身,他感觉背后凉凉的,都是冷汗。外面已是白昼,光从窗沿照进来,铺在室内的地上。

身旁已经空了,萧赞伸手摸了摸,感受不到温度。

看来今天有早朝。


萧赞正准备下床,侍女芙翠领着几个侍女端着衣物和丝帛进屋。

穿好衣服,整理好头发,芙翠在萧赞手边放了一碗汤药。


“这是什么?”萧赞打量着黑黢黢的汤药问。


“殿下说公子夜里睡不好,眠浅易醒,还有头疼的老毛病,所以从太医院取来方子。殿下特意叮嘱奴婢要每天都熬,好减缓公子的病症。”


萧赞愣住了,一股甜丝丝的暖意顺着脚底往上翻涌。


元子攸睡眠很好,也不常做梦,总是一觉到天明,不像自己入睡困难,有时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还会醒来。

不过,他是怎么发现自己浅眠易醒呢……明明每次都睡得和小猪一样……

萧赞展颜一笑,拿起汤药喝了一口,眉头缓缓皱起。

太苦了吧。

芙翠看到萧赞蹙眉,连忙递出手里的瓷碟。

“公子,若是觉得滋味不好,就尝尝甜梅。”芙翠脸上笑意陡增,开口道,“这些梅子都是殿下买的。”


萧赞捏了一颗甜梅放入口中:“殿下回来了?”


“已经回来了,现在在书房和温大人商议事情。”


用完早膳,萧赞来到书房,元子攸和温子升已经商议好了事情,正在喝茶下棋。


“殿下和温先生好兴致啊。”萧赞笑着行礼。


“世务兄来了。快坐。”元子攸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萧赞。


在旁人面前元子攸还是不敢叫赞哥的,不是他不想,而是若是叫了,晚上就得睡书房了……


毕竟有了前车之鉴,之前在旁人面前失口叫了赞哥,当晚就被拒之门外。

自己只好厚着脸皮说自己没地方睡觉,萧赞占了自己睡觉的地方,哪知萧赞道:“殿下不是亲口说过,自己喜欢在书房睡吗?怎么会没地方睡呢?”


元子攸目瞪口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借着丹桂香,真的说过这句话。


鉴于自己说话嘴上不把门,还会在无形中给自己挖坑,元子攸暗中无数次告诫自己一定要改掉嘴欠的毛病,最起码不能在赞哥面前这样。


萧赞坐下后,元子攸一边落子一边对萧赞道:“我方才和子升谈论了独潮阁的事……子升他有一些消息。”


萧赞闻言看向温子升,温子升开口道:“臣之前和独潮阁打过交道,不过仅是和里面的人有过数面之缘的小事,那时孙天潮还在掌管独潮阁。现在孙天潮的徒弟接管独潮阁,我对孙天潮的徒弟不了解,据我所知,孙天潮一共有三个徒弟,最小的徒弟是个女人,现在管理独潮阁的是二徒弟,大徒弟和小徒弟数年前就不在独潮阁了,传闻是二徒弟为了以绝后患亲手将自己的师兄师妹赶出独潮阁……”


“这个二徒弟,江湖上有何传闻吗?”萧赞问道。


“听说这个二徒弟不像当年孙天潮管理独潮阁那样经常出面,他很久才会露一次面,而且喜怒无常、做事狠厉,若说他的手下是敬他,不如说是怕他更为准确。”


萧赞抿起唇,缓声道:“如此看来,也是个狠角色。”


“我和温子升方才已经商议过了,要想打入江湖门派,首先要成为江湖中人,”元子攸又落下一子扭过头笑着对萧赞说,“我们要给温子升安一个身份,方便他展开手脚。赞,咳,世务兄有何想法……”


萧赞眼中含笑地看了元子攸一眼,思虑片刻,道:“提及江湖气息浓厚地方,我确是想到了一个……不过,我怕温兄介怀。”


温子升摇摇头:“大人但说无妨。”


萧赞缓缓道:“烟花之地,青楼。”


“……青楼?”温子升惊愕中又有些不解,“臣不知大人何意……”


“温兄莫慌,”萧赞低眸看看案上的棋盘,手里折扇轻晃,“之后我会仔细和你解释。现在还请温兄下好这盘棋吧……”


闻言温子升把目光放到棋盘上,瞪眼挑起眉。


这,这……只不过分心两步棋,就完全处在下风了,殿下的棋艺未免也太精湛了吧。


元子攸看到温子升的表情,学着萧赞的口吻道:“温兄莫慌,你仔细看看这棋盘……你输定了。”


说着元子攸回头冲萧赞俏皮一笑,萧赞眸中宠溺笑意渐深。


温子升看着眼前两人,抚了抚额。


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掉进狼窝了啊……

 

 

 

 


阳光菠萝蜜

夫妻间不要有利害冲突,不要对对方要求太高,君子之交淡如水

夫妻间不要有利害冲突,不要对对方要求太高,君子之交淡如水

清乾散人
阳光菠萝蜜
问: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恳请师父...

问: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恳请师父从佛法和玄学的角度,来开示眼睛和心灵也就是灵魂的关联程度。感恩师父慈悲开示。

答: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人跟人的交往,唯一能够看到你心里的就是你的眼睛。不要看眼睛我都能看到你的心里,但是你们不行,你们只能通过人家眼睛才能看到他的心灵。一个撒谎吹牛的人,跟你讲话他的眼睛不敢直视你的,吹牛撒谎的时候他心跳加快,他眼睛会乱转,思维不集中,浑身会抖动。眼睛很重要的,你要是不相信他,你盯着他眼睛看,他不敢看你,你就要怀疑他讲的话是不是诚实。教你们个方法,你要看这个人对你好不好,你看他对人家好不好就知道了。他如果对人家都不好,就对你好,他一定对你有目的的,那一定不行;要对所有...

问: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恳请师父从佛法和玄学的角度,来开示眼睛和心灵也就是灵魂的关联程度。感恩师父慈悲开示。

答: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人跟人的交往,唯一能够看到你心里的就是你的眼睛。不要看眼睛我都能看到你的心里,但是你们不行,你们只能通过人家眼睛才能看到他的心灵。一个撒谎吹牛的人,跟你讲话他的眼睛不敢直视你的,吹牛撒谎的时候他心跳加快,他眼睛会乱转,思维不集中,浑身会抖动。眼睛很重要的,你要是不相信他,你盯着他眼睛看,他不敢看你,你就要怀疑他讲的话是不是诚实。教你们个方法,你要看这个人对你好不好,你看他对人家好不好就知道了。他如果对人家都不好,就对你好,他一定对你有目的的,那一定不行;要对所有的人都好,那对你一定会好了。就算对你不好,有问题你还是可以找他,因为一旦他想通了愿意帮助你,他会真心帮助你的,这种人可交。


阳光菠萝蜜

属什么像什么是一种福气

属什么像什么是一种福气

易水河安
woc!半夜闲的胃疼随手在福公...

woc!半夜闲的胃疼随手在福公那个池子里来了一发结果直接出了小笋!!!姐姐我终于要脱非入欧了吗!( • ̀ω•́ )✧

ps难道临近午夜也是一个玄学时间(〃'▽'〃)

woc!半夜闲的胃疼随手在福公那个池子里来了一发结果直接出了小笋!!!姐姐我终于要脱非入欧了吗!( • ̀ω•́ )✧

ps难道临近午夜也是一个玄学时间(〃'▽'〃)

阳光菠萝蜜

什么人会有财运?求财是有一个过程,你前世有一点财运,今生不求就只能顺着你的命。

问:如果一个人的偏财运特别旺,这是前世的什么因果?

答:看见人家有难有苦,就经常去帮助别人,这种人下辈子一定有偏财运;不管人家的人是没有偏财运的。

什么人会有财运?求财是有一个过程,你前世有一点财运,今生不求就只能顺着你的命。

问:如果一个人的偏财运特别旺,这是前世的什么因果?

答:看见人家有难有苦,就经常去帮助别人,这种人下辈子一定有偏财运;不管人家的人是没有偏财运的。

OS小二二

蔡徐坤Part 1-基本配置与相位

#玄学 我瞎说的#

小菜的基本配置和相位影响。上次写正正的字有点多,之后就直接写比较明显的关键信息好了。挑简要看的妹妹可以直接看第一段和最后一段。


这次综合的话写在最前面:是会大火而且持续火下去的盘子。外表温柔闪耀,风格鲜明强烈,自我要求极高,容易情绪内耗。会不断逼迫自己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强大。


基本配置:


太阳狮子:永远闪耀永远炙热。


上升天蝎:天生适合吃娱乐圈这碗饭。特别有自己的磁场,加上日狮真的就是“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参考其他升蝎艺人:王菲,杨幂,ab,朱一龙。


月亮天蝎:落陷的一个月亮,情绪特别充沛,野心欲望特别强大,对自己要求特别特别...

#玄学 我瞎说的#

小菜的基本配置和相位影响。上次写正正的字有点多,之后就直接写比较明显的关键信息好了。挑简要看的妹妹可以直接看第一段和最后一段。


这次综合的话写在最前面:是会大火而且持续火下去的盘子。外表温柔闪耀,风格鲜明强烈,自我要求极高,容易情绪内耗。会不断逼迫自己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强大。


基本配置:


太阳狮子:永远闪耀永远炙热。


上升天蝎:天生适合吃娱乐圈这碗饭。特别有自己的磁场,加上日狮真的就是“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参考其他升蝎艺人:王菲,杨幂,ab,朱一龙。


月亮天蝎:落陷的一个月亮,情绪特别充沛,野心欲望特别强大,对自己要求特别特别高,只是表达的方式会稍微有点特殊。所以之前看坤的mv就时常让人有一种情感场景都比较压抑,但是风格和理念又特别超前。能看懂的就是一下被带进去沉浸下去,看不太懂的就会比较疑惑。


水星狮子:自信又浪漫。




金星巨蟹:温柔愉悦永远是他的社交关键词。所以跟他合作过的真的都是好评。


火星巨蟹:脾气真的算很好的。但是有感情用事的倾向,好在有其他配置平衡,而且所在的环境也不允许他过于情绪化。



相位影响:

太阳土星相刑:遇到挫折时容易自责,可能年纪比较小的时候父亲会比较严格给压力。


太阳天王星对冲:不走寻常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特别会靠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我。感觉和爸爸的关系小时候有疏离的倾向。这个之后再看具体宫位会说。


太阳三合冥王星: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强烈,同时也有一种偏执狂的感觉,之前一直有点担心他被舆论淹没,但是上周看到他亲自再提起“打篮球”,就知道他已经非常能觉知负能量,并且转化为新的力量。所以哪怕中间会遇到一点点小困难,之后一定会越来越强大。


月水相刑:感性和理性会时常有冲突,内心还是时常纠结的。


月木三合:本性就是善良又大方。并且感觉他妈妈对她一直都是支持帮助会很多。


月海六合:敏感,尤其是对苦难者有着一种强烈的救赎感。可能表现出来我们能看到的就是他还是蛮热衷公益的,一直在我们看见看不见地地方都有在做好事。


金火合相:审美风格上倾向于对比强烈,个性鲜明,是艺术家的高发相位。特别有助于他进行艺术创作。很明显就是创作型选手,包括拍杂志,穿搭都特别有自己的风格和表现力。


看相位的时候更加明显内在情绪给他带来的一些痛苦或者撕扯,同时本身是一个很温柔和平的个性,有一种很反差萌的感觉,其实是个特别坚韧不拔的小可爱。但正是这种内在的苦和种种差异让他更鲜明更强大。


推运之后也会慢慢写的,欢迎大家关注。



最后安利一下我的微博和公众号。


微博每天会发十二星座塔罗日运/看一些我喜欢的人的盘子/搞一些玄学乱七八糟的小东西。https://weibo.com/u/7389227440


公众号会发神话故事/书单分享/各种小魔法/星盘八卦。点标题下面的蓝色字就可以关注了哦。https://mp.weixin.qq.com/s/r_b4OuwtK8NpDF0-uD4l_Q




梦谈霜雪

【博君一肖】前世——浮梦

26.

 (萧赞525年离开梁国前往魏国,当时跟着萧赞一起离开的有心腹梁话和常侍田文宠二人,梁话和田文宠到魏国后,被封为三品光禄大夫。)


第二日不到晌午,萧赞坐着马车来到梁话府上。梁话和田文宠见到萧赞,振奋不已,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扯着萧赞聊了许久。萧赞待二人说的差不多了,缓缓道明来意。


“最近你们谁和释法鸾还有联系?”


梁话和田文宠面面相觑,同时摇摇头。


“法鸾兄整日神出鬼没,还喜爱远游,动不动就出门好几个月,”田文宠叹息道,“想要联系到他,不容易啊。”


说到这个释法鸾,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物。他并非朝廷官员,似乎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喜爱儒道学术,脾...

26.

 (萧赞525年离开梁国前往魏国,当时跟着萧赞一起离开的有心腹梁话和常侍田文宠二人,梁话和田文宠到魏国后,被封为三品光禄大夫。)


第二日不到晌午,萧赞坐着马车来到梁话府上。梁话和田文宠见到萧赞,振奋不已,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扯着萧赞聊了许久。萧赞待二人说的差不多了,缓缓道明来意。


“最近你们谁和释法鸾还有联系?”


梁话和田文宠面面相觑,同时摇摇头。


“法鸾兄整日神出鬼没,还喜爱远游,动不动就出门好几个月,”田文宠叹息道,“想要联系到他,不容易啊。”


说到这个释法鸾,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物。他并非朝廷官员,似乎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喜爱儒道学术,脾气爽朗至性,每次遇到有缘人非要拜个把子。


一次意外,萧赞认识了释法鸾,当时萧赞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两人促膝长谈后,释法鸾很喜欢这个温柔隐忍、有责任心的少年,拉着萧赞拜把子做兄弟,萧赞不忍拒绝释法鸾的热情,两人随便搭了个案台拜把子。


此后萧赞时不时溜出宫去找释法鸾,两人无话不谈,聊到尽兴处,释法鸾还邀请萧赞下次和他一起出游。时间久了,萧赞不忍再瞒着好友自己的身份,就找了个机会告诉释法鸾。

释法鸾知道萧赞是皇子后,沉默许久,转着手中的茶杯,最后叹气道:“……可惜了。”


萧赞不知释法鸾话中意思,以为两人的情谊走到了尽头,便匆匆告别离去。

没想到下次相遇,释法鸾给他带来了田文宠,还向他举荐了梁话。


萧赞问释法鸾那句“可惜了”是何意,释法鸾解释道:“其实依你的脾性,生在朝堂不如生在江湖,但可惜你已经是朝堂中人,朝堂路肯定会多有变数,我给你举荐的这两个人,你可任意派用,希望他们能在关键时刻助你一力。 当然,你若来找我,我定当鼎力相助。我们可是拜过把子的情谊……”


此事之后,萧赞就和释法鸾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释法鸾经常出门远游,十天半个月联系不上很正常。


萧赞当时很受自己父皇的青睐,总是顺风顺水、无忧无虑,直到后来异变突生,萧赞整个人生跌入深渊,那时怎么也联系不上释法鸾,萧赞突然想到自己府上还养着释法鸾举荐的那两位。


释法鸾虽洒脱不羁,眼光看人方面却很毒辣,平时他对梁话和田文宠不闻不问,到了如今这个时候人品尽显。他一封薄薄书信送出,梁话田文宠二话不说一路护送自己直达魏国,甚至丢下梁国一切,陪自己留在魏国。


“殿下现在联系法鸾兄有何事?”梁话问道。


萧赞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道:“你们可知独潮阁?”


梁话闻言点头,道:“有所耳闻。很大的一个江湖门派。”


“我打听到一件事,”萧赞手指敲着案台,面上神色平静,“这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独潮阁里的人会在身上纹朝颜花的纹身……”


萧赞话没说完,和释法鸾关系较为密切的田文宠脸色变了几变,而和释法鸾没见过面的梁话还认真听着萧赞接下来的话。


萧赞看到田文宠的脸色,继续道:“……我之前在释法鸾身上见到过这种纹身,在他右脚脚踝上。”


梁话一惊,惊呼道:“真的吗?!”


田文宠脸色沉了下来,开口道:“真的。我也见过他的纹身。但是我那时并不知……这个纹身和独潮阁有关联。”


“现在我们需要联系到释法鸾,”萧赞从袖中掏出纸张,上面画着朝颜花面具和纹身,他推到梁话田文宠面前,“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和他商榷,我无法离开京城,希望你们帮我找到他。”


“殿下放心,”田文宠直着身子,庄重行礼,“这事就交给我们吧。”


萧赞走后,梁话一边捋着胡须一边问田文宠:“田兄,我和法鸾兄没见过面,你和他交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他长什么样?”


梁话虽是释法鸾举荐给萧赞的,但梁话自始至终都没见过这位帮了自己恩人。当时他母亲逝去,他连给母亲下葬的钱都掏不出来,最后还是好心的几位邻里凑了钱帮忙安葬的,他还没从悲伤中抽离出来,萧赞就登门找他,想收他做门客,还赠予他五万钱,当时他非常感激,后来安置好一切后,萧赞告诉他是一位叫释法鸾的人举荐他的。


“他啊,很好认……身高九尺,鹤立鸡群。”田文宠喝了一口茶,不慌不忙道,“剩下的可用八个字概括。”


“哪八个字?”


“光头、卷眉、长耳、厚唇。”


梦谈霜雪

【博君一肖】前世——浮梦

25.


“‘独潮阁’我以前便有所耳闻,因为身在皇室,接触的政事多,对江湖上的事并不清楚,只对江湖上影响大的事情知晓一些,这个独潮阁便是其中一件。”萧赞赤足披发站在案台边,只穿了一件白色中衣,手指卷着一页页的信纸,不停翻动着。


元子攸此时在床榻上,手撑着头侧躺着,长发铺在床榻上,上身赤裸着,下半身遮挡在薄被下。元子攸神色痴迷,目光凝在萧赞身上,不停地上下扫视。发现他赤着脚站着,脚尖微微发紫,元子攸抬起手,开口道:“过来,地上凉。”


萧赞走到床边坐下,继续看手里的信纸,元子攸支起身子,捞起萧赞的腿,非常自然地用手给他暖脚。萧赞的足比寻常男子的更劲瘦秀气,和元子攸的比起来小了一圈,...

25.


“‘独潮阁’我以前便有所耳闻,因为身在皇室,接触的政事多,对江湖上的事并不清楚,只对江湖上影响大的事情知晓一些,这个独潮阁便是其中一件。”萧赞赤足披发站在案台边,只穿了一件白色中衣,手指卷着一页页的信纸,不停翻动着。


元子攸此时在床榻上,手撑着头侧躺着,长发铺在床榻上,上身赤裸着,下半身遮挡在薄被下。元子攸神色痴迷,目光凝在萧赞身上,不停地上下扫视。发现他赤着脚站着,脚尖微微发紫,元子攸抬起手,开口道:“过来,地上凉。”


萧赞走到床边坐下,继续看手里的信纸,元子攸支起身子,捞起萧赞的腿,非常自然地用手给他暖脚。萧赞的足比寻常男子的更劲瘦秀气,和元子攸的比起来小了一圈,元子攸爱不释手地暖了一会,眼神渐渐暗沉下来。


萧赞翻阅着独潮阁的信息,突然感到脚尖湿热,萧赞惊愕地抬起头,正好和元子攸看对眼,元子攸捧着萧赞的足,脸上含着一丝赧然:“我忍不住。”


萧赞连忙把脚抽回。


“那你也不能舔啊……”萧赞小声道,神情有些不自在,“刚才我光脚在地上站过,多脏啊。”


“那下次你洗过了我再舔,”元子攸眼睛亮亮的,“行不行,赞哥?”


萧赞轻咳几声,含糊地应了,把手上的纸展开给元子攸看:“这封信你是何时收到的?”


元子攸看了几眼,道:“半个月前。当时独潮阁有大动作,我派人去查。”


“……你手下没有看清那人真面目?”萧赞问道。


“没有……独潮阁的人都会戴面具,职位越高面具越大,普通的通常戴半脸黑白面具,独潮阁阁主孙天潮戴的是黑色面具,面具两侧刻着六朵白色朝颜花,传言他在面具上刻朝颜花是为了一个女人,就是暗朝苑的阁主吕晚朝。他们二人年轻时相爱,但因个人仇怨而决裂,孙天潮至今对吕晚朝都念念不忘……这几年可能是因为年岁大了,孙天潮很少出面,独潮阁现在由孙天潮的徒弟管理。”


“这上面说,独潮阁成员都会在身上纹朝颜花,是真的吗?”萧赞指着信纸上某处对元子攸说。


“以前捉到过几个他们的人,身上都有这种纹身,不过纹的地方各不一样……”元子攸抬手抚弄着萧赞的长发,缓缓道,“我猜测独潮阁的人都有朝颜花的纹身,不过不确定。”


信纸放到腿上,萧赞呆愣地陷入沉默。元子攸见状,道:“怎么了?”


“你之前说过,先皇在时便将独潮阁视为眼中钉,若非有暗朝苑与其相互制约,独潮阁的势力恐怕早就危及皇室……我想,短期间除不掉独潮阁的话,不如与其交好,令双方关系缓和一些,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借机从中获利。现如今孙天潮徒弟正接手独潮阁,独潮阁处于新旧阶层交替之际,良机难得,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去解决此事。”


“赞哥,你这个想法我之前也想到过,是个一箭双雕的良策……但我们是皇室中人,和外朝机构接触,很难不被旁人捉到把柄。”


“所以,我们需要找个人替我们做这件事,此人必须和皇室没有关系,在京城名不见经传,甚至在官场上都查无此人,”萧赞握住元子攸的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声音压得极低,“而这个人就在我们这里。”


“你是说……”元子攸看着萧赞的眸,一个身影闯入脑海,“温子升?”


“正是。”萧赞点头,眼中含笑,“城阳王(元徽)亲自将温子升给你送来,说明温子升绝非等闲之辈……他是否真有才能,这一次就试一试吧。”


元子攸盯着萧赞看了一会儿,嘴角微勾,颧骨升起,眸里是道不明的情愫。


“你这是什么表情?”萧赞失笑道。


元子攸凑上前,吻了吻眼前人的唇下的痣,额头抵着萧赞的额头。


“就是觉得那个和尚说的挺准的,你一来,我觉得什么事都能迎刃而解……赞哥,你真的是我的贵人啊。”


听了元子攸的话,萧赞也想起之前释空法师的话,他用鼻子蹭蹭元子攸的鼻头。


“我运气这么差,怎么可能是你的贵人?”


元子攸感受着萧赞口中呼出的热息,闻言嘴巴微撅。


“我说是就是。还有,赞哥,你运气差是因为没有遇到我……现在你遇到我,以后运气只会越来越好。你一定要记住,只有在我身边运气才会越来越好,离开我就不灵了。”


少年俏皮的情话逗得萧赞忍俊不禁:“那我岂不是不能离开你半步?”


元子攸贴着萧赞耳朵,轻声道:“当然了,离得越近效果越好,以后贴着我走路最好。”


萧赞红着耳朵装作淡定地推开元子攸:“你个小无赖,离我远点。”


元子攸动身,一下子扑倒了萧赞,顺势动手拉上被子。


“既然赞哥你不愿贴着我,那我只好主动贴着你了。”


帷幔微掀,香雾弥漫。暗紫色的天空星罗棋布,莲池里两条黑白鲤鱼旖旎纠缠,这个夜似乎很长很长……

 

 

 

 


梦谈霜雪

【博君一肖】前世——浮梦

24.

   杨宽手撑着头,心不在焉地看着案台上的图纸,这时管家匆匆敲门进屋汇报。


“少爷,人接过来有些时日了,现在都安置在东郊的竹林园里。”


杨宽连眉毛都没抬一下,维持着姿势,淡淡地“嗯”了一声。


管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道:“温夫人每天都会问园子里的人,温大人什么时候去见他们,而且温夫人总想出门去找温大人……奴才不知这该如何是好……”


“还是和以前一样,说他忙就行了,”杨宽手指敲敲桌面,“让人看好他们,别让他们出门,东郊离这里可不近,乱跑出去走丢了,被野兽叼走了,我不好和子升交代。看管人手不需要增加,几个妇孺孩童罢了……”...


24.

   杨宽手撑着头,心不在焉地看着案台上的图纸,这时管家匆匆敲门进屋汇报。


“少爷,人接过来有些时日了,现在都安置在东郊的竹林园里。”


杨宽连眉毛都没抬一下,维持着姿势,淡淡地“嗯”了一声。


管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道:“温夫人每天都会问园子里的人,温大人什么时候去见他们,而且温夫人总想出门去找温大人……奴才不知这该如何是好……”


“还是和以前一样,说他忙就行了,”杨宽手指敲敲桌面,“让人看好他们,别让他们出门,东郊离这里可不近,乱跑出去走丢了,被野兽叼走了,我不好和子升交代。看管人手不需要增加,几个妇孺孩童罢了……”


“是。”管家套出袖子里的几封信递上,“这是温夫人差人给温大人的信,每天一封。”


杨宽抬眸看了管家一眼,神色冷寂狠厉:“拿下去,烧了。”


管家退下后,杨宽拿起图纸揉成一团,扶着额站起身。走到窗边,将手里的小竹筒系在信鸽脚上,看着鸽子飞远,嘴里喃喃道:“老头又要心软了……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许久没有出门的杨宽,原本就白的面颊此时更是苍白,将那张精巧的娃娃面衬得愈发较弱。若从面相看,绝没有人会猜到长着这样一张人畜无害脸的人,不仅是蛇蝎心肠,还是个舞棍弄枪不在话下的武将。


“杨宽。”

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杨宽回头看到温子升。


“你回来了,”杨宽脸上笑开,迎上前,“饿不饿?马上就开饭,坐马车累不累?要不要先歇一会?……殿下今日叫你去说了些什么?”


“我不太饿,马车坐得很舒服,一点也不累,殿下叫我过去没有商量什么,就是问问我的近况。”话虽如此,温子升面色却不太好,眉头一直皱着。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杨宽伸手抚上温子升的胳膊,问道,“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温子升摇头,“……最近我往家寄了好几封信,却迟迟不见回复,我担心家里出了事……杨宽,我来和你说一下,我想回家看看,可能几个月后才回来,这期间殿下那边有什么事就麻烦你多担待了。”


“原来是这样,”杨宽恍然,缓缓道,“子升你莫慌,我有朋友在济阴当差,我让他去你家里看看到底怎么了,若是真有急事也可以帮一把,到时候你再回去也不迟。”


杨宽的一番话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温子升脸色和缓许多:“多谢……但愿是我想多了。”


杨宽抚着温子升胳膊的手缓缓摸上肩头,手指微微触摸到温子升脖颈的温度,杨宽盯着温子升的唇看了许久,然后莞尔一笑:“别担心,你肯定是想多了。”


你的妻子儿女,我都帮你好好照看着呢。

 


阳光菠萝蜜
你放生了,身上的疾病不一定会立...

你放生了,身上的疾病不一定会立马消除;贵人也不一定会马上出现;事业也不一定马上就更上一层楼。但是你放生了,你的财富会越来越多,你和亲友会越来越健康,你的贵人也会慢慢出现,你的事业也将蒸蒸日上。当有一日你回望自己所做的这种种的善事,你才会看清,积德会给你带来很大的福报。


你放生了,身上的疾病不一定会立马消除;贵人也不一定会马上出现;事业也不一定马上就更上一层楼。但是你放生了,你的财富会越来越多,你和亲友会越来越健康,你的贵人也会慢慢出现,你的事业也将蒸蒸日上。当有一日你回望自己所做的这种种的善事,你才会看清,积德会给你带来很大的福报。



花间秘语&

会唱小跳蛙嘛?

《非职业半仙》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文案#

  突如其来,谢灵涯成为了一个小道观的产权所有人。

  该道观左邻商业街,右靠广场,背后一个菜市场,可惜香火冷清,穷得叮当响。

  我们的目标是:开最大的道观,烧最粗的香!

  ……

  谢灵涯:我无证抓鬼、算命、画符、看风水……但我知道我是好半仙!


/主角自带金手指、背后有靠山,文章节奏很好,我刷了好几遍了,今天突然又翻到,推荐给大家。然后我也想要一只会唱小跳蛙的耳报神_(:з」∠)_/

《非职业半仙》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文案#

  突如其来,谢灵涯成为了一个小道观的产权所有人。

  该道观左邻商业街,右靠广场,背后一个菜市场,可惜香火冷清,穷得叮当响。

  我们的目标是:开最大的道观,烧最粗的香!

  ……

  谢灵涯:我无证抓鬼、算命、画符、看风水……但我知道我是好半仙!


/主角自带金手指、背后有靠山,文章节奏很好,我刷了好几遍了,今天突然又翻到,推荐给大家。然后我也想要一只会唱小跳蛙的耳报神_(:з」∠)_/

叹一句_当时只道是寻常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真的吗?

2020.03.24 00:50 周二

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好人经常没好报,坏人却活得逍遥自在呢?

我想从玄学角度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一)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在当下就获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现世报,那么世界就会经历一次大清洗:投胎过后的所有人都过着相似的人生,没有福祸灾难,世界也就失去了其原本五彩缤纷的颜色。

而这个世界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有好有坏,有穷有富,有高有低,有美有丑呀。

因果不虚,坏人的报应即使这辈子没来,下辈子也逃不过;这一世的好人如果早亡,可能是过去几世做过坏事,只是我们看不见因果而已。

(二)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面,一个人来到这...

2020.03.24 00:50 周二

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好人经常没好报,坏人却活得逍遥自在呢?

我想从玄学角度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一)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在当下就获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现世报,那么世界就会经历一次大清洗:投胎过后的所有人都过着相似的人生,没有福祸灾难,世界也就失去了其原本五彩缤纷的颜色。

而这个世界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有好有坏,有穷有富,有高有低,有美有丑呀。

因果不虚,坏人的报应即使这辈子没来,下辈子也逃不过;这一世的好人如果早亡,可能是过去几世做过坏事,只是我们看不见因果而已。

(二)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面,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也会有他的使命。

有的人报恩,有的人报仇,有的人还债,有的人接受恩情,有的人弥补过去的遗憾,有的人经历上辈子未通过的考验...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三)

总体是这样的思路,适应于这个世界上99%的人。

至于少部分意外,有的是祖坟问题,风水问题,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父母等六亲也会影响你,祖上也会影响你。

比如说,祖上做的恶,或者说没处理清楚的事,后代要去承担。同理,父母家人做的好事,都会替你积德,攒运气。做的坏事,一家人共同承担。至于是谁影响谁,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四)

至于雷锋、还有前段时间的李文亮这些人,我还想到了去年的高以翔...

通灵姐姐说他属于上面来的人,对他来说,回归原来的位置尽早享福也是极好的,不用担心。

每个人来到人间就是受苦,磨练自己。所以说人间实苦,看上去过得再好的人也一定有自己的苦恼。

感情、事业、财富、健康、家庭关系...命格再好的人也总会有至少一个缺憾。

人生总有不完美。

(五)

总体来说,大道至简,善恶终有报,有因必有果,谁都逃不掉。

人间实苦,所以婴儿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

至于信不信这套理论,就看自己啦。愿意信的人可以信,不相信的人也能用自己的方式过好自己的一生呀。

只是多了一个角度和方向来解读这个世界叭~

爷就搞博肖

给战哥卜了一卦,半吊子技术。大概是坚持本心,坚守正道就能化险为夷,现在双方处于僵持状态,敌强我弱,需万事小心。履挂的释意是踩着老虎尾巴,而老虎不生气,其结果是好的。(本卦:天泽履卦,变卦:火雷噬嗑卦,信不信随你。说了半吊子技术,别杠我。)

给战哥卜了一卦,半吊子技术。大概是坚持本心,坚守正道就能化险为夷,现在双方处于僵持状态,敌强我弱,需万事小心。履挂的释意是踩着老虎尾巴,而老虎不生气,其结果是好的。(本卦:天泽履卦,变卦:火雷噬嗑卦,信不信随你。说了半吊子技术,别杠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