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玄离

63.7万浏览    2085参与
哐哐哐

截了一些很好笑的图,这两小傻子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


截了一些很好笑的图,这两小傻子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


今天依然没有画画

这个狗哥真的太可爱啦!忍不住画动图

这个狗哥真的太可爱啦!忍不住画动图

(*^ω^*)
我爱玄离大人😍 可以在哔哩哔...

我爱玄离大人😍

可以在哔哩哔哩漫画里看哦

我爱玄离大人😍

可以在哔哩哔哩漫画里看哦

-零翊-
想看俩贴贴于是就画了()

想看俩贴贴于是就画了()

想看俩贴贴于是就画了()

阿弢ATao(粮产亿千霸的金嗑垃)

《蓝溪镇》第九十一话节选~

众神帮忙~

彩蛋:无限和那伽对上了!打起来打起来!

《蓝溪镇》第九十一话节选~

众神帮忙~

彩蛋:无限和那伽对上了!打起来打起来!

江白
阳光大狗狗!!!!!

阳光大狗狗!!!!!

阳光大狗狗!!!!!

星愿

呃啊上色变油了好多

是狗哥

呃啊上色变油了好多

是狗哥

江城万世。

一些校园恋爱妄想

◆有罗根单性转

◆随便写的一些玄根bg

◆有一点谛新

◆写到后面不知道在写啥了,就先这样吧


玄离不是第一次在球场见到她了。


一板一眼的校服混在篮球场观众席里并不显眼,看领口颜色应该和他是一个年级。架在鼻梁的眼镜偶尔折射过几道刺眼的日光,藏在镜片后的双眼总是蕴着点笑意。垂落她胸前的麻花辫今天扎了个可爱的水果发饰在发尾,不像她平常的风格,但反倒更加吸引玄离的注意力了。


中场休息时,在太阳暴晒下早就失去原先温度的矿泉水被玄离一抬手咕噜噜灌进喉咙里。可惜这水安抚得了躁动的身体,却浇不灭他火烧火燎的心。


“…怎么又是来找罗小黑的!”视线牢牢钉在对面,玄离一开口便......

◆有罗根单性转

◆随便写的一些玄根bg

◆有一点谛新

◆写到后面不知道在写啥了,就先这样吧





玄离不是第一次在球场见到她了。


一板一眼的校服混在篮球场观众席里并不显眼,看领口颜色应该和他是一个年级。架在鼻梁的眼镜偶尔折射过几道刺眼的日光,藏在镜片后的双眼总是蕴着点笑意。垂落她胸前的麻花辫今天扎了个可爱的水果发饰在发尾,不像她平常的风格,但反倒更加吸引玄离的注意力了。


中场休息时,在太阳暴晒下早就失去原先温度的矿泉水被玄离一抬手咕噜噜灌进喉咙里。可惜这水安抚得了躁动的身体,却浇不灭他火烧火燎的心。


“…怎么又是来找罗小黑的!”视线牢牢钉在对面,玄离一开口便是咬牙切齿。他手中的空矿泉水瓶很快被捏攥成团,发出喀啦一阵响动。


罗小黑是低他一级的学弟,经常到球场打球,一来二去也算得上和他关系不错,既是对手又是朋友。那个女生也不是每天都来,但只要罗小黑打比赛,她肯定会带着水和毛巾来观赛。有时候只她一个人,有时候是和一群人。


谛听从背包里翻出山新之前准备好的毛巾擦了擦汗,顺着玄离的目光往球场对面相谈甚欢的两人瞥了眼,回头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他女朋友?”


“怎么可能!那小子凭什么追我们年级的学姐!!!”玄离陡然拔高音调,情绪激动得仿佛要冲过来和他打一架好好掰扯掰扯。


谛听赶紧捂住一侧耳朵,一边用眼神示意玄离看看对面。包括那个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同样因为这家伙突如其来的嗷呜一嗓子,往他们在的方向投来了目光。


等把毛巾整理归位,谛听瞥了一眼还沉浸在“她看我了,她是不是在看我”氛围里的好友,干脆利落地一脚踢过去。语气倒是平稳:“这么想知道去问问不就行了?”


玄离挨了他一脚也不生气,笑嘻嘻凑上来搂肩:“山新不是和罗小黑一个班吗,你让她帮我打听打听呗?”


“不行,”谛听回绝得干脆,“她最近备考,不接情报活。”


“我让老君给你们买新外设。”


“…成交。”






玄离再一次碰见罗根是在校外的冷饮店。这时候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她是今年才从镇里转来的转校生,是罗小白的表姐,也是住在罗小黑家隔壁的邻居。


没有那身板正规矩的校服,垂至小腿的长裙勾勒出少女的曼妙身姿。比平日更松散的长辫中支出几根不那么听话的发丝,胡乱翘着,好像肆意诉说着主人在休息日的随意。


好漂亮啊……


大约是偷瞄得太过明显,原本沉迷于面前那盘芒果冰沙的少女突然抬眸朝他站的方向望过来。玄离吓了一跳,连忙低头挪开视线装作认真挑选饮品的样子,却错过了少女嘴角扬起的弧度。


最后纠结半天才点了杯冰柠檬水。玄离环顾店内四周,除了罗根对面仅剩的空位,他就只有打包带走这一个选项了。经过不到两秒钟的天人交战,玄离果断选择再要一份慕斯蛋糕,和柠檬水一起端过去。


“你,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吗?”为了给心仪的女生留下好印象,玄离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刻意。


罗根轻轻摇头,少女清润嗓音缓缓开口:“没有,请坐吧。”


连道谢都结巴,这还怎么把蛋糕顺理成章的送给她,再顺便交换名字,谈天说地,拉近距离啊!玄离面上不显,心里却懊恼得不行,手里的蛋糕现在反而像个烫手山芋,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但罗根却没给他继续犹豫的机会,仿佛他们俩不是初次相遇的陌生人,而是早就约好在这儿见面的朋友。她顺手接过玄离手中瓷盘放到自己面前,精致的花瓣勺子切下蛋糕一角再拐个弯送进少女口中,任由芒果清甜在口腔里融化蔓延。


玄离看得一愣,一句话只来得及蹦出个你字。罗根拿着勺子疑惑地看过去:“这不是给我的吗?”


“呃、啊…是!但是——”


“喔…我知道了,你也想尝尝对吧。”


等下,等下,等等等等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玄离盯着送到面前盛放着小块蛋糕的勺子,顺着捏住勺柄的素白手指一路向上,罗根单手托在颊侧,那双眼镜也遮不住的盈盈笑眼直勾勾盯着他。


“真的不吃一口吗,玄离学长?”






阿弢ATao(粮产亿千霸的金嗑垃)

《蓝溪镇》第九十话节选

众神茶话会商议对策

彩蛋:阎明竟然是……

《蓝溪镇》第九十话节选

众神茶话会商议对策

彩蛋:阎明竟然是……

阿弢ATao(粮产亿千霸的金嗑垃)

《蓝溪镇》第八十九话节选

那伽,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寄

彩蛋:老君摸头杀,好宠啊啊啊啊啊啊!

《蓝溪镇》第八十九话节选

那伽,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寄

彩蛋:老君摸头杀,好宠啊啊啊啊啊啊!

重沧
【七夕8.4产粮活动筹划】 诸...

【七夕8.4产粮活动筹划】

诸位看这里!群里的老师一时兴起,我们又开始筹划36h啦!!!

8.4七夕罗小黑战记女性角色(可性转)36h开始征集啦!

(占tag致歉)

【七夕8.4产粮活动筹划】

诸位看这里!群里的老师一时兴起,我们又开始筹划36h啦!!!

8.4七夕罗小黑战记女性角色(可性转)36h开始征集啦!

(占tag致歉)

孟商十肆

【玄根】Crush

Crush:v.压坏,粉碎/n.短暂地、热恋地、但又羞涩的爱恋


——————


  “醒了?”


  你应该是在做梦,原因是面前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比你熟知的还要小上那么一圈。


  就像……就像对方的时间倒流回到了才十三四岁的时候。


  大概是因为你今天偷看了他的日记?你今天扫过对方多年前尚且青涩的字迹,一瞬间竟闪过了穿梭时空,与曾经的少年同行的想法。难道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样的想法很荒诞,但又很合理。


  抱歉了阿根,我可不是有意要看你的日记的。你在心里念叨着,这可不怪我啊。这个人类少年从小就喜欢读书,也爱写些小话,这是理所当然。最后这本...

Crush:v.压坏,粉碎/n.短暂地、热恋地、但又羞涩的爱恋



——————


  “醒了?”


  你应该是在做梦,原因是面前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比你熟知的还要小上那么一圈。


  就像……就像对方的时间倒流回到了才十三四岁的时候。


  大概是因为你今天偷看了他的日记?你今天扫过对方多年前尚且青涩的字迹,一瞬间竟闪过了穿梭时空,与曾经的少年同行的想法。难道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样的想法很荒诞,但又很合理。


  抱歉了阿根,我可不是有意要看你的日记的。你在心里念叨着,这可不怪我啊。这个人类少年从小就喜欢读书,也爱写些小话,这是理所当然。最后这本日记辗转到了你的手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谁让上面署了你的名字,你当然有权力翻看。


  “阿根?”


  你试探性的喊了一声,顺着对方的目光向下看,你这才发现他的怀里抱着一大束粉蓝色的花朵,有些堪堪挂在瘦小的手臂上。你疑惑地看着这些花,伸出手打算替对方拿一些,正巧这时他转过头与你四目相接,然后一股脑的将所有花全部塞进你的怀里。


  ……哈,这是把你当成免费劳动力了?即使是他,未免也太得寸进尺了吧。


  “无尽夏。”


  他指了指你怀中的花,然后又指了指你。


  “送你了。”


  你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是在说这些花的名字。


  “即使是我也没办法拿着这么多花啊。”你小声嘀咕,对方听到嘴角牵起一抹柔和的微笑。


  “既然拿不下的话,那就放进你的背包里吧。”


  你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那里果真有一个背包,而你对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背包浑然不知。你将花放进背包里,在心里默默祈求这些花不要被压坏,一方面又犹豫地开口询问。


  “你真的是阿根吗?”


  “这么短时间还不至于把我忘了吧,玄离?”


  依然是熟悉的语调和熟悉的神情,这样的眉眼你看了十几年,简直要把他们烙印在脑海里。你自然不可能会认错。


  “不,只是你现在看上去……”你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对方现在的身高,手臂在半空中僵直了一瞬掉落在身侧,“不……什么都没有。你还没告诉我,我们现在在哪?”


  “你也没问我啊。”他无奈地说,“我们在一座小岛上。现在的位置大概在半山腰,然后要去那里。”


  他的手指向你的身后,你顺着对方指示的方向看去,只见白色的山顶中露出些许粉色。向下是大片火烧般的红色,然后就是你们目前所处的葱郁的绿,再向山脚下望去就是紧密的粉。


  许是你盯着山下看太久了,对方终于忍不住开口:“大概是桃花吧。说起来,现在应该也快到桃花盛开的季节了?”


  你皱着眉想问这是什么意思,而他似乎压根没想从你这里得到答案,径直踏上了上山顶的路,示意你跟上。你们沿着小路向上,旁侧开满了他塞给你的无尽夏。有风吹过球花和枝叶碰撞的声音沙沙作响,蝉声齐鸣,阳光打在你面前的少年身上,烘出暖融融的金黄色。


  阳光,微风,蝉鸣,夏天。


  夏天……


  你想起面前的少年在夏日里不小心失足跌落,然后永远留在的夏天里,再也没有向前走过。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在夏天里遇见他的原因。


  “玄离。”


  你抬眸撞进他的眼睛里,那里安静的就像雾霭中的泉水。而你却像不小心闯入其中的麋鹿,霎时间沸反盈天,嘶鸣声夹杂着鸟儿四处逃窜煽动翅膀的声音。


  他的声音把你的思绪拉回来,你看到他在你的面前挥了挥手,眼神中满是担忧。


  “怎么了,你没事吧?”他不由分说地抓起你的手,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山上走去,“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啊,你还需要继续向前走呢。”


  事实证明,任何事和阿根扯上关系总没好结果。就比如现在,你在内心指责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就像思春期的少女,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自己。那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玄离去哪了?你盯着对方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简直糟糕透了。


  走过一座小桥后景色立刻变了样,火红的枫树立于此处,落叶铺就了金灿灿的道路。他静静伫立在红枫之中,天光倾泄,就像他正轻轻踏着曦光向你走来。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小房子,你跟着他来到房屋的面前,轻叩房门。开门的是一位少女,见到你之后面露喜色,喧闹地扑向你的怀里。


  “哇,狗哥!我好想你啊!”


  看到少女的面容之后你睁大了眼睛,呼吸都停滞了一瞬,目不转睛盯着面前的人,声音颤抖着问道。


  “小清凝?”


  少女抬头冲你眨眨眼睛,笑着回答:“是我呀狗哥,你不认得我了?”


  “真的是你?”你紧紧地将她裹进怀里,生怕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似的,“我怎么会忘记你呢?我永远也不会忘了小清凝的。”


  她的手臂轻轻环住你,额头抵在你的颈窝。你呜咽了一声,将她抱得更紧,努力压下抑制不住的眼泪。重逢应该是喜悦的,而不应该是痛苦的。它应该是充满笑声的,而不是眼泪。你想。


  “我也不会忘记狗哥的。”声音是轻柔的。


  就在这时,你听到一声突兀的咳嗽声,转头发现他不好意思的看着你们两个。


  他迟疑地开口:“虽然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团聚,但是……”


  你依依不舍地放开怀中的少女,没想到这么久时间过去了,还能在这里相遇。如果这真的是个梦的话,真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啊,你内心祈祷着。


  她挣脱了怀抱,咯咯地笑着:“好久不见了小阿根。”


  “我已经不小了,还请您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


  你听着两人的谈话,不由得大笑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对方愠怒地瞪了你一眼,赏了你一记不痛不痒的肘击。


  “你们感情还不错嘛~”她嬉笑着说,“但是我知道,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才来这里的吧?”


  “清凝仙子明智,我们是为山顶的钥匙而来的。”


  重要的事,什么重要的事?你可不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感觉头上冒出一排排问号,而阿根从善如流的回答更是让你摸不着头脑。


  “钥匙?”她低眉思考道,“那你们在这里是不可能找到的,只有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钥匙才会出现。”


  “山顶……那么您知道如何才能让它出现吗?”


  “星星。”她笑着说。


  “是吗?我明白了,多谢仙子。”


  无事的你左顾右盼,插嘴问道:“老君呢?为何这么久都不见他?”


  她抿着唇,面露难色:“师父他……不在这里的……”


  “……这样啊。”


  你喃喃自语道,仰头躺在满地的落叶中,以地为席。按理说,老君不可能离开清凝这么久的,可他若是不在这里反而如了你的意。反正你现在也不是很想见他,倒不是因为你讨厌他,而是因为杂乱的无法收拾的心情。


  刚躺下没两分钟,你就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轻轻推你,转过头发现是阿根。你忙不迭地坐起身来询问怎么了。他只是笑笑,说没什么,表示你们该走了。


  “啊?可是我们不是才刚刚到这里吗?”


  风吹落枫叶缓缓飘落,他的视线透过红枫与你相遇。


  “是啊。可惜了这么好的景色,很难再遇见了。”


  很奇怪,你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明明是温柔的,但是听起来却那么难过。你想问他为什么难过,可到底什么也没说,只是站起身拍拍手,准备与他一同前行。


  “狗哥!”


  你转过身,青衣的少女驻留在原地,笑着向你招手。


  “等你们找到了钥匙,可要回来看看我呀!”


  勾起的小手指是约定,你冲她缓缓举起手,半握着拳,勾了勾手指。


  “我和清凝说好了,等我们找到就会回来的!”


  话虽如此,可你压根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找一把你从未见过的钥匙。穿过秋季就是冬季,山顶裹着素银的白雪,只有零星的几颗青松,如何能找得见一把小小的钥匙。雪又冷又厚,上天大概是觉得掩盖得不够彻底,大片的白绒源源不断地从天而降。


  红色。


  你本不该去想红色的,可是在白色的世界里他耳尖和脸颊上攀附的红晕实在太明显了。就像……苹果。红色的苹果,带着特有的果香味,咬上一口汁水在舌尖打转,唇齿之间全部都是甘甜的回香。你突然有点想吃苹果了。


  你们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太阳落山,天空被泼上一层深蓝的染料才停下。他双眸盯着蔚蓝的天空,你不明白他在看什么,正在你打算出声询问的时候他突兀的开口:“玄离,你想追逐流星吗?”


  此时一颗星星拖光带尾地划过天际,降落在远处的地平线,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去追逐流星吧。”


  他说,然后牵起的你的手开始向前奔跑。


  不可思议。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不可思议,四季分明的小岛,没有晴日的雪地,寂静到可以听到你胸腔内震耳欲聋的心跳声的皑皑白雪。


  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他向来不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举动,而他此刻牵着你的手向前奔跑,你只觉得心跳加速。你只希望这一刻能够无限延长,你们两个在看不到地平线的雪地留下脚印,或许可以不止跑步的脚印,也可以是一首华尔兹。什么都好,你此刻只想和他手牵手在一起。


  光芒消失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他盯着远处的流星,而你盯着他。


  散开的光晕中留下了一只小鸟的雕像,他捧起那座雕像,回头冲你露出微笑。你伸手戳了戳这只看起来有点傻的小鸟,满肚子疑惑。


  “你确定这就是我们要找的?”


  “是不是总要试试才知道结果嘛。”他笑着说,“别忘了我们还要回去看清凝仙子呢。”


  这倒是事实,你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着他乖乖下了山,到了目的地时又和清凝嬉笑成一团。而他不紧不慢地拿出流星化作的小鸟雕像,递到清凝面前。


  “还要劳烦您看看,是这东西吗?”


  她盯着小鸟仔细看了半晌,随后点点头说没错,他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但你还是不明白,他到底在找什么,这只看起来傻傻的小鸟有什么重要的。


  “你们找得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她咯咯笑着,俏皮地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教你们一首歌吧?”


  柔和的声音响起,你聚精会神地仔细听着。飘渺的歌声就像午夜若隐若现的萤火虫,忽远忽近,挥挥手就会散去,待到白昼来临时全然不见了踪影。


  随后少女送你和他出门,笑着与你告别。你心中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就像心脏被泡在酸酸的柠檬水里。在你重新踏上旅途前你紧握着她的手,想让自己看上去可怜一些,委屈地问她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而她苦笑着挣开了你的双手。


  “狗哥,我要留在这里。”


  “那……那我便与你一起……”


  “不行的。”她严肃地说,“狗哥你还要和阿根一起上山。”


  说完,她又轻松地笑了,笑得开心快活。


  “狗哥,其实我知道你迟早要走的,我有预感。你还要继续向前走,我怎能留你在这里呢。”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你怔愣地看着她,然后随阿根一起向山上走去。可刚走了没两步,又回头去看。少女依然站在原地,微笑的注视着你。你突然感觉鼻子一阵发酸,趁眼泪从眼眶涌出来之前又转过身,向前走去。你突然想到,是不是世间所有生命的泪腺都如此脆弱,在感情的面前全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稍稍一点刺激都能泪如涌泉。


  清凝,小清凝。我可爱的妹妹,小小的清凝。


  “玄离——走了。”


  你听到阿根这么说。


  上山的路很漫长,像走了一个世纪这么漫长。雪山很冷,风也很冷。你并不是怕冷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却感到丝丝寒意。你看着前面的身影,突然想抓住他的手臂,对他说我们回去吧。回去。


  然而还没等你将想法付诸于行动,他就在你的面前停下了脚步。你抬头看,只见一片被浓雾掩埋的森林。


  你有点害怕,玄离或许不应该害怕,玄离或许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此时此刻你有点害怕,你知道这里一定有着什么,你害怕面对被掩藏在森林内的东西。你觉得你还没做好准备。


  正在你的内心做着痛苦挣扎的时候,手心温热的触感分走了你的注意力。你低下头,看到他的手松松垮垮的握着你的手指。你困惑的抬头,而他只是笑笑,轻轻地说走吧。


  走吧。


  我不想走。你想这么回答,可就像是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腻在嗓子里,始终开不了口,只能任由对方拉着你在充满黑雾的林间穿梭。你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黑漆漆的树木,浓烈的迷雾,经过了数次的同一个地点。就像你们只不过一直在一个地方不停地打转。


  “这里是迷宫森林。”


  你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告诉这些。这些和他做的事有什么关系呢,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到底想做什么,你又该做什么?为什么他和清凝都在不停的催促你向前走呢?清凝为什么不能走?太多的疑问折磨得你心烦意乱,你只想摆脱这一切。为什么你们不能坐在清凝的小屋里一整天都清闲的聊聊天呢?你想。


  “玄离,你知道应该怎么走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怎么走呢,你从来没来过这里。你皱着眉,摇了摇头。


  “你知道应该怎么走的,你知道。”


  “不……我不知道……”


  “我其实挺高兴的,像这样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


  “我不希望你停滞不前,玄离。你还要继续向前走。”


  你产生了一点退却的情绪,然后又将他们压了下去。


  “我走了,那你呢?”


  他轻轻笑了:“我的时间到头了,但是你的时间还很长,你的面前还有一片时间海,玄离。人生就像花开花落,花期到了,就会衰败,然后等到下一个花期,再次绽放。”


  他停下来,转过身与你四目相对。


  “我不会离开的,你当你想起我的时候,我都会在。”他的手慢慢放到你的胸膛,紧紧贴在你的心口上,“在这里。”


  你眨眨眼睛,嘴里挤出一点点破碎嗫嚅。


  “我不希望你因此难过,玄离。我希望你可以替我去看看我没看到过的景色,我永远与你同在。”


  你觉得很难过,同时又有些绝望。生存的法则是残酷的,他们会慢慢夺走你的一切。你此时此刻拥有他,然后还要再一次失去他。


  “我累了玄离,接下来的路,你能替我走吗?”


  你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难熬的痛楚。这次换成你攥着他的手了,拉着他一路向前。就像他说的一样,该死的,你真的知道该怎么走。你缓缓吐出一口气,抹抹眼泪,把口中细碎的呜咽全吞了回去。


  “这里是迷宫森林。”你听见他说,“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梦之回廊。”


  你知道,你默默想你知道。可是你又不那么想知道,你希望你宁愿不知道。


  阳光透过林间间隙照射在大地上,巨大的樱树伫立于山顶,开出最灿烈的樱花。和煦的微风吹拂,散落的樱花铺了满地,你转身想要再看看那个存在你记忆中的少年。


  “阿根,我……”


  他摇了摇头,目光露出不舍。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玄离。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来找我。但是现在不行,你还有属于你自己的生活,还有人在等你。”


  他轻轻哼唱着清凝教于你们的歌,双手托举小鸟的雕像。转瞬间那小鸟像是拥有了生命,啼鸣了两声扇扇翅膀飞向了烈日长空,然后一阵阵清灵的歌声从远处传来,就像飘渺的花香。


  这是你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他露出真诚的微笑来。


  “玄离,该苏醒了。”


  在你失去意识的最后时刻,你看到他唇齿轻启。


  “玄离,我——”


  随后樱树消散,雪山顷刻间崩塌。天空露出鱼肚白,太阳缓缓攀升,天光散落。小岛分崩离析,光亮透过那些缝隙,最后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


  你醒来时觉得头昏昏沉沉,似乎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有一座小岛,岛上有一年四季,还有一座小屋和什么人。


  但你不记得了,而现在你也没时间回想更多细节。你还有很多事要多,忙于自己,忙于会馆。最后再抽出时间来怀念故人,但今天你觉得似乎格外放松。这时你才想起前天你翻看了阿根的日记,现在应该还散落在书桌上。


  窗外枝头传来鸟鸣声,你转过头去看有几枝桃花越过窗台伸展进屋内,粉红的花朵开得正艳。


  你睡得太久了,匆忙的坐起来想要收拾。一阵东西掉落的声音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低下头去看,发现一种绣球花原先被塞在你的怀里,此时洒了一地。


  无尽夏。

end.

关于生命的话题永远是严肃的。

非常不好意思浪费了大家这么长时间来看我胡诌的一篇废话。其实最先选了这个梗时其实想写一场时空穿越,阿根和玄离来了一场记忆旅行,思考之后又觉得不太好写。思来想去想到了前不久通关的《塞尔达传说:织梦岛》,于是我想,那么好吧,就写一场梦吧。于是有了这么奇奇怪怪的一篇,所以其中借鉴了很多织梦岛的内容。


整座岛从低到高按照春夏秋冬的顺序分部。玄离在夏季遇见阿根,然后他们走过秋冬,最终玄离又回到了春季。


阿根永远留在了夏季,他送给玄离的是一捧无尽夏。也是我的私心,希望那个夏季无尽夏。


阿根和清凝的生活不会再继续了,可是玄离不同,玄离的生活还要继续,所以他们希望玄离继续向前走。


小鸟的灵感原型是塞壬,传说她是人首鸟身的怪物,会用歌声诱惑人们。


最后的桃花是为了前文中阿根问玄离“现在桃花应该开了吧”相呼应。


阿根最后没说完的话其实是我爱你。



前前后后审了这么多次,我真的琢磨不透审核的机制……


重沧
【端午产出24h 23:00】...

【端午产出24h 23:00】

最后一棒啦!依旧是代银空老师发的!

是三人组一起吃粽子呀!!!


上一棒银空老师(由我代发)

下一棒@充500送5000大保J发廊欢迎您 老师(是彩蛋!!!)


我们居然真的凑齐了24h……真的,好感动!!!24h!!!全体起立!为老师们鼓掌!!!👏🏻👏🏻👏🏻

【端午产出24h 23:00】

最后一棒啦!依旧是代银空老师发的!

是三人组一起吃粽子呀!!!


上一棒银空老师(由我代发)

下一棒@充500送5000大保J发廊欢迎您 老师(是彩蛋!!!)


我们居然真的凑齐了24h……真的,好感动!!!24h!!!全体起立!为老师们鼓掌!!!👏🏻👏🏻👏🏻

重沧
【端午产出23h 22:00】...

【端午产出23h 22:00】

依旧是代银空老师发的。

是黑手党君清狗!!!


上一棒@薏米修仙中 老师

下一棒还是银空老师,由我代发。

【端午产出23h 22:00】

依旧是代银空老师发的。

是黑手党君清狗!!!


上一棒@薏米修仙中 老师

下一棒还是银空老师,由我代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