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玉兔

6011浏览    353参与
一乐筱哀
堆堆旧图,是玉兔小姐姐♪[噢噢...

堆堆旧图,是玉兔小姐姐♪[噢噢噢哦哦,超喜欢这只小兔叽,奈何我画不出她千分之一美貌ರ_ರ 画的很粗糙[除了眼睛有好好画]全程爆破[轻喷]啊!眉间痣被刘海给遮住了,才不会说是画完后才想起[小声bb]内含私设[就是想画画玉兔兔的小香肩嘛~~]

堆堆旧图,是玉兔小姐姐♪[噢噢噢哦哦,超喜欢这只小兔叽,奈何我画不出她千分之一美貌ರ_ರ 画的很粗糙[除了眼睛有好好画]全程爆破[轻喷]啊!眉间痣被刘海给遮住了,才不会说是画完后才想起[小声bb]内含私设[就是想画画玉兔兔的小香肩嘛~~]

又木

(直接把老大发的说说截图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大家都辛苦了!!!)


(快看这些神仙!!!)


(而九烈的小剧场什么时候修出来呢)


(暗搓搓)

(直接把老大发的说说截图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大家都辛苦了!!!)


(快看这些神仙!!!)


(而九烈的小剧场什么时候修出来呢)


(暗搓搓)

陌上逢。。

我今天真的不想牵红线。

【是私设的月老,和玉兔是情侣,三界可以随时串门,我不吃月老和孟婆,注意避雷谢谢!ooc归我,写的不好还请见谅~][图片]

‘’啊,是正位的恋人......代表你将要邂逅 一段十分美满的婚姻~‘’把玩着手里的塔罗牌,抬头望着面前这个可恶的问卜者。‘’好了,月老大人,现在可以去工作了吧?‘’问卜者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来,将手中的牌丢过来,问。‘’岫玉,我是真的不想上班!‘’

大家好,本尊名为袁天定,说白了就是你们人类眼中掌管婚姻的月老。话虽如此,但是,婚姻还是由女娲掌管,我只负责守护。最近工作比较清闲【玉:睁眼说瞎话!】,所以在玩占卜。哦对了,刚刚的问卜者是岫玉,也就是你们眼中嫦娥仙...

【是私设的月老,和玉兔是情侣,三界可以随时串门,我不吃月老和孟婆,注意避雷谢谢!ooc归我,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啊,是正位的恋人......代表你将要邂逅 一段十分美满的婚姻~‘’把玩着手里的塔罗牌,抬头望着面前这个可恶的问卜者。‘’好了,月老大人,现在可以去工作了吧?‘’问卜者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来,将手中的牌丢过来,问。‘’岫玉,我是真的不想上班!‘’

大家好,本尊名为袁天定,说白了就是你们人类眼中掌管婚姻的月老。话虽如此,但是,婚姻还是由女娲掌管,我只负责守护。最近工作比较清闲【玉:睁眼说瞎话!】,所以在玩占卜。哦对了,刚刚的问卜者是岫玉,也就是你们眼中嫦娥仙子的那只兔子,她跳槽了,现在是本尊的手下,在姻缘殿工作,谁动她我跟谁急。【微笑】

你问我为什么不去上班,是因为不想啊......算了算了,先听本尊给你讲个感人的爱情故事吧:

一百年前的一天,我和岫玉一起去上班,牵红线,守护婚姻。有一位少年,他祈求和自己的女友能永远在一起,他爱她。我将红线甩过去,在他的小拇指缠了几圈,告诉他,回去在她的小拇指上,也缠几圈。

他兴奋地走了,我看着他,跑向一个破旧的木屋,在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很漂亮的少女,只是,她的腿却......少年将自己手上的红线的另一头缠上少女的小拇指,在少女身边坐下,和她说着什么。看到这一幕,我是很欣慰的,那个残疾的少女,到底还是有人爱的。

此后,我便很关注他们两个。慢慢的,我知道了少女叫雨落,少年叫志强。他们在一起,十几年了。少女本来,是很健康的,她和少年很幸福,他们还有一个孩子。可在少女瘫痪后,一家子破碎了,孩子当时才一岁,什么也不懂,为了给少女治病,他把孩子卖了,把房子卖了,但少女却一直没能好起来呢,他,彻底放弃了。

又是一年的春节,岫玉回月宫了,我思考着,要不要和雨落他们一起过春节呢?就这么定了吧,给他们带点好吃的。

天气真好,阳光暖暖的照在雪上,发出金色的光芒,梅花开了,香气四溢。我的心情也如这天气,响晴的。只是没多久,乌云便把太阳遮住了,雪,又下了起来。

来到他们居住的小木屋,我惊奇的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怎么会!雨落瘫痪是不能走动的啊。‘’糟了......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雨落似乎和我说过,志强,想要杀了她。

不会吧?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飞向离这里最近的小树林。‘’不会的不会的,他那么爱她。‘’我喃喃着,怎么也不愿往那里想。到了,到了!树林里传出一阵哭声,是雨落的。‘’不会的......‘’我向哭声那边奔去,好巧不巧,正是他们。‘’月老大人,救救我!‘’雨落被志强掐住脖子,痛苦的向我张开手。志强额上渗出几滴汗水,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刀,在雨落脖子上一划......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少女,我心里莫名难受。‘’你不是说,你爱她吗?你要和她永远在一起。‘’我揪着志强的衣领问道。‘’这是对我的一种折磨你知道吗?!为了她,我已经付出很多了!我还年轻,我可以开始一段新的爱情!呼......月老大人,我爱上了一个富婆,和她在一起,我会更加幸福的。请您祝福我。‘’志强挣脱后,冲着我咆哮道。

‘’可是你知道吗?你伤害了她,她是多么爱你。就算她给不了你什么,但你们在一起十几年了。你忘了,她依偎在你怀里时的满足和幸福?她本来就够可怜了,你为什么还要夺走她最爱的?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她?她做错了什么?她是你的!‘’

心里有些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我看着志强离开,几滴泪水落到我的手上,是他的吧?他也是不舍的吧?

‘’雨落!‘’来到地府,我看向正准备喝孟婆汤的少女,冲她大喊。她转过身,笑着对我摆摆手。‘’月老大人,你怎么来地府了?你没死~‘’她打趣道。‘’你很不恨我?‘’我问。她愣住了,良久笑笑。‘’不,死了多好,我解脱了。‘’她回答,慢慢将孟婆汤饮下,她消失了,我也心安了。只要她不是带着恨离开,就好。

‘’袁天定大人,您怎么在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里,我心下一颤。‘’志强,你怎么也死了呢?‘’回头,看着少年问。‘’我被那个富婆杀了呗,她嫌我穷。这样也罢,我来陪雨落。‘’少年苦笑,将孟婆汤一饮而尽,朝我笑了。‘’谢谢您的守护......‘’

经历了两个人的离开,我几乎崩溃。原来人类心中的爱情,是这么脆弱的,这么虚伪的。‘’都怪我,是我毁了他们。早知这样,我就不应该那么早,为他们的婚姻守护!‘’

从那天起,我便开始变得讨厌红线,讨厌上班,也开始憎恨人类。我不准别人称呼我为月老,因为这会触碰到我的痛处。

故事讲完了。

我在塔罗牌里抽出一张......是逆位的死神,看来,有好事要发生了呢。‘’月老大人,别玩了!‘’岫玉崩溃的喊着。‘’抱歉,我今天真的不想牵红线啦~还是待在姻缘殿玩塔罗牌吧!‘’我笑着在她唇边落下一吻。‘’这是补偿喔~‘’

人间,在一家别墅里,传出一阵婴孩的哭声。

算了吧,他们,终究还是要在一起啊,红线牵,续旧缘......

MANTIANXING
【原创】花了点时间,自助构想是...

【原创】花了点时间,自助构想是有点难。
      有发现画的不协调的地方,但是也怪我边画边勾线...(*/ω\*)
      发社区跟大家分享下我的成果。♬︎*(๑ºั╰︎╯︎ºั๑)♡︎

【原创】花了点时间,自助构想是有点难。
      有发现画的不协调的地方,但是也怪我边画边勾线...(*/ω\*)
      发社区跟大家分享下我的成果。♬︎*(๑ºั╰︎╯︎ºั๑)♡︎

LotusEater

【娥兔】思凡—3

嫦娥穿着一身法式田园风格的奶白色裙子,头发惯常松散地挽着,她走得很轻很轻,好像是被夏日傍晚的微风扶着而来的,冷白色的光为她披上一层迷蒙的光影,就像夜月一样温柔又忧郁。

玉兔那时正在天宫大学的门口徘徊,生活不是戏剧,不总需要个结局,这或许是一场徒劳无果的跋涉,她是来见嫦娥的,可嫦娥不会来,她不知道玉兔来找她,而玉兔也不知道在哪能够找到嫦娥,她确实意识到这一点。换而言之,这只是在少年人的一时意气下的逃离,玉兔给了迷茫的自己一个需要抵达的终点,怀揣着一种侥幸,希冀遇见嫦娥。

但是嫦娥真的“来了”,玉兔注视着她自远方来 ,刹那间惊喜起来。

等玉兔反应过来时,她已冲向了嫦娥,牢牢站在了她的面前。...

嫦娥穿着一身法式田园风格的奶白色裙子,头发惯常松散地挽着,她走得很轻很轻,好像是被夏日傍晚的微风扶着而来的,冷白色的光为她披上一层迷蒙的光影,就像夜月一样温柔又忧郁。

玉兔那时正在天宫大学的门口徘徊,生活不是戏剧,不总需要个结局,这或许是一场徒劳无果的跋涉,她是来见嫦娥的,可嫦娥不会来,她不知道玉兔来找她,而玉兔也不知道在哪能够找到嫦娥,她确实意识到这一点。换而言之,这只是在少年人的一时意气下的逃离,玉兔给了迷茫的自己一个需要抵达的终点,怀揣着一种侥幸,希冀遇见嫦娥。

但是嫦娥真的“来了”,玉兔注视着她自远方来 ,刹那间惊喜起来。

等玉兔反应过来时,她已冲向了嫦娥,牢牢站在了她的面前。

“玉兔?”嫦娥先是发出一声惊呼,又浅叹了一声,“怎么了?”

玉兔一听到嫦娥的声音,眼睛一酸,泪便落了下来,连忙拿手抹了抹。

嫦娥递给玉兔一张纸巾:“吃饭了吗?”

玉兔摇了摇低着的头。

“那先去吃个饭吧。”嫦娥便不多问什么了。

玉兔跟在嫦娥后面,两人沉默着前行,校园非常安静,她只能听到两人交错的脚步声,和自己一次次的呼吸和心跳声,并看见嫦娥那浅淡的影子,后面紧紧跟着自己的影子,叠了那么一小部分,像是分出了两层,于灯光的海洋里游着。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走了一段后,嫦娥打破了沉默。

“都可以。”

玉兔随她到了一栋建筑物。那应该是食堂,玉兔想。接着嫦娥走向楼梯,领着玉兔到了三楼,到一个窗口,为玉兔和自己刷了两份面,找了个靠窗的地方相对而坐。

两个人相对无言,嫦娥拿起手机,摆弄了一会儿,玉兔则沉沉地低着头,局促不安地坐着,不多时,嫦娥说:“面应该好了,我去端来。”

玉兔想要起身说:“我跟你一起去。”嘴巴张了张,到底没来得及说出口,嫦娥说出这话便转头走了,于是玉兔半站不站,就讪讪地坐了回去,闭上嘴,远远注视嫦娥离开。

不久,嫦娥托着一个方形托盘回来了,托盘上面是两碗清汤小面,都各放了两根青菜,嫦娥将托盘放到她们桌子的另一边,把面端到了两个人座位前,接着坐了下来,轻轻说到:“吃吧。”

玉兔把刚放下的碗端得靠近她一些,缓缓拿起一旁的筷子,拨弄了几下面,这时就听到对面筷子搅动碗和汤面的声音,玉兔用的余光看到了嫦娥那双纤纤玉手,一只捧着葱绿色的碗,另一只拿着综黑色的筷子,撩起一筷子面条,然后耳边便听到嫦娥将面条轻轻送进嘴中,小声咀嚼着的声音。

玉兔忽然觉得很饿,但是她还是像嫦娥那样克制地吃着面条,希望自己表现得很乖,其实她尝不出什么味道,只是因为饥饿和悲伤而吞食着,当她听着食堂里的人间烟火气和嫦娥那非常轻的动作,蓦地眼中酸涩起来,一点泪便掉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来的路上都没有哭,现在却掉了一点泪水,她尝试不去擦它,更不要理它,埋下头,围着面碗,大口吸溜着面条,发出很响的声音,好像这样就能克制并掩饰自己抽噎的冲动。

嫦娥注意到了,但她什么也不说。

嫦娥先吃完了面,学校食堂的面味道一般,但是分量非常足,她吃不下这么多,还留了好些面在碗里头,便把筷子搁在碗上,默默地看着玉兔。

玉兔应该也是饱了的,她已经不狼吞虎咽了,温吞吞地咬着面条。

嫦娥轻叹了一声,想起自己明天要上的课,既没有预习也没有复习,她本来应该昨天晚上做好这件事的,结果拖到今晚,眼下怕又不能赶回宿舍复习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只希望明天老师不要抽她回答问题。

前几天她都忙着文宣部的工作,她不擅长做那个,据说是因为外形好才被安排进了这个部的,等她质疑自己进学生会这个选择时,似乎已经覆水难收了。

这几个晚上就昨夜得空,自己异地的男友却难得打来一个电话,或许她的确有点态度敷衍,两人便吵了一架。

其实嫦娥也不难理解男友的心情,当年两人说好一起去一个本地的大学,临到正式发通知书,嫦娥却去了天宫大学,而她男友本来也可以去天宫大学的,却还是没有在填志愿填上这所大学,于是等到要开学前,嫦娥才和她男友勉勉强强重修于好。

显然,吵完架,嫦娥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差了,直接随随便便洗了个澡,上床睡觉去了。

刚刚嫦娥微信上和玉兔母亲聊了一会儿,知道了前因后果,便一直在等,等玉兔打破僵局,她不擅长哄孩子,可她总得负责,把这个头一次离家那么远的孩子给带回家。

那头 玉兔却在等嫦娥开口问为什么——就像其他大人遇到这种情况会问的问题一样,她也想好了回答,那便是自己的沉默。

好一会儿,玉兔才听到嫦娥再次开口:“怎么了。”

她停下了自己的咀嚼,右手紧紧捏着筷子,眼泪倏然掉了下来,停不下来,她便用自己左手狠狠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张嘴想要说什么,眼泪又流了下来,微微摇了摇头。

“没事,慢慢说。”

玉兔到底没说出口,最终只是抽噎了几下,羞愧地低下头了。

“是不是要初三了,压力太大了?”

玉兔有点茫然,这应该不是她这次“离家出走”的直接原因,她迟疑了一会,绞着衣角,还是点了点头,确实,她也不喜欢考试。

嫦娥便温柔地看着她,又轻轻叹了口气,笑了笑,忽然抛出一个令玉兔意想不到的问题:“你将来想做什么?”



LotusEater

【娥兔】思凡—2

临近初二结束那会儿,玉兔和她妈妈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当然是那些陈词滥调。

倘若遇到平时,她总是委屈地掉掉泪水,接着一梦过去,便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但是这次她一怒之下,打算跑出了家门。

走时,隐约听到后面母亲冷冷的讥讽:“翅膀硬了?有本事你走啊。”

听到这句话,她狠狠地甩开门,没等父母反应过来,便冲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一声母亲的怒吼从后袭来。

而她一往无前,跑下来楼梯,如野兽脱笼,如弓箭离弦。

跑时,她的心脏快速而鲜活地跳跃着,耳边是自己奔跑时卷起的风,搅动了凝滞的空气,冲刷着那些沉闷的回忆,连同着父母愤怒的声音,向后滚滚而去。

等到了小区门口,她开始感觉刚刚发生一切犹如她...

临近初二结束那会儿,玉兔和她妈妈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当然是那些陈词滥调。

倘若遇到平时,她总是委屈地掉掉泪水,接着一梦过去,便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但是这次她一怒之下,打算跑出了家门。

走时,隐约听到后面母亲冷冷的讥讽:“翅膀硬了?有本事你走啊。”

听到这句话,她狠狠地甩开门,没等父母反应过来,便冲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一声母亲的怒吼从后袭来。

而她一往无前,跑下来楼梯,如野兽脱笼,如弓箭离弦。

跑时,她的心脏快速而鲜活地跳跃着,耳边是自己奔跑时卷起的风,搅动了凝滞的空气,冲刷着那些沉闷的回忆,连同着父母愤怒的声音,向后滚滚而去。

等到了小区门口,她开始感觉刚刚发生一切犹如她踩在月球上一般轻快而迷幻,有一刹那她吃惊于自己突如其来的勇气。也许她要能够冷静地站一会儿,就会觉得这勇气其实是一种鲁莽,可她害怕后面她的父母追了过来,想到这,便又片刻不停地冲出了小区。

她跑到公交车站才停下,盛夏的阳光刺得人疼痛,她的眼前是不息的车流交互而去。

慌张,迷惘,不知所措……她那发热的头脑渐渐冷却下来。

走到车牌那儿,将手插进口袋里,紧紧捏着离家前拿的那张一百块散钱,也许这点钱不多,对于玉兔来说,其实已经是她所有的存款了。

她从没有过一个人乘公交车的经历,突然她意识到了这一点。

当然,她也可以调头回去,不过一种强烈的不甘心撕扯住了她后退的步伐。

她扫视着车牌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站名,并认识到,自己无处可去,但依旧强打精神,做出一种泰然自若的姿态,就像那些只是为了看时刻表的大人们一样。

不久,一辆公交车驶来,看上去很多人都要乘这辆车,一群人涌了上去。

玉兔看着他们上去,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一声“小姑娘”突然响起,那是来自于一个她旁边的中年妇女的,玉兔挡着她的路了,她便立马惊恐地让了路,随后那个中年妇女便搭上了那辆车,跟着那辆车一起走了。

玉兔便朝角落里去,窝在那儿,看着车载着人来来往往。

良久,玉兔又走到了车牌那儿。

她忽然隐约想起,嫦娥说她坐一辆公交车就能到这儿来。

一个大胆的念头跳出来。

又一辆公交车驶来,远远发出沉闷的引擎声,伴着一声低鸣停下,发着嗡隆隆的喘息,就像一个巨大的钢铁野兽。

她转头猛然看到她的父亲,于是连忙搭了上去,问司机说:“这辆车能不能到天宫大学?”

在得到司机的肯定回答之后,她长吁了一口气,交给了售票员,说要去天宫大学,售票员说要四块钱,她从那堆钱里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又慌忙地接过找零,连忙跑到了最后面那排,挨着窗坐下去。

她要去见嫦娥,她想,尽管她不知道嫦娥的寝室、班级。

车发动了,熟悉的风景向后退去。

车厢内人不多,他们好些人都低着头看着手机。

玉兔坐在后面,靠近汽车的心脏,引擎特有的有种嗡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她的耳中,直到心底,不轻不痒地挠着,但比起这个,更清晰可闻的是她自己的心跳声,甚至盖过那引擎恼人的声音,玉兔听到它正快速而紧张地跳动着,在自己的胸腔里发着“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拍打着她的胸膛,要破壳而出。

而车子随着一路的前进,起伏摇摆着,朝着玉兔未曾见过的风景驶去。

她就这样起伏摇摆着去见嫦娥。

宋桉柠檬汽水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丢!)
国庆快落七天!!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丢!)
国庆快落七天!!

白世

玉兔。

“有没有觉得秋天的月亮格外清冷啊”

“嗯,颇有些高冷清远的气质了”

“其实你知道是因为他不在了的”

“……没有。走了就是走了。我不会回去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在同自己讲话啊。”

“……”


恰是一樽江湖,还一樽少年。


恰是一樽江湖,还一樽少年。

(以上与本文有的有关,有的无关。酌情品尝)


月发清冷了。越发清冷了。

我打开窗子向外面望出去。没有一颗铄星陪同的月亮故作孤高的姿态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喂。。宫主我们能不能把冷气开小点……”

新来的小斯抱着膀子瑟瑟发抖。

宫主看了看这名小斯,不禁叹了口气。天庭对他这边也是一天比一天小气。自己能拿着撒气的也就是这全宫式冷气了。。不过和新来的属下搞好关系还是...

“有没有觉得秋天的月亮格外清冷啊”

“嗯,颇有些高冷清远的气质了”

“其实你知道是因为他不在了的”

“……没有。走了就是走了。我不会回去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在同自己讲话啊。”

“……”


恰是一樽江湖,还一樽少年。


恰是一樽江湖,还一樽少年。

(以上与本文有的有关,有的无关。酌情品尝)


月发清冷了。越发清冷了。

我打开窗子向外面望出去。没有一颗铄星陪同的月亮故作孤高的姿态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喂。。宫主我们能不能把冷气开小点……”

新来的小斯抱着膀子瑟瑟发抖。

宫主看了看这名小斯,不禁叹了口气。天庭对他这边也是一天比一天小气。自己能拿着撒气的也就是这全宫式冷气了。。不过和新来的属下搞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于是宫主只是又默默叹了口气,把冷气给关小了些。


新来的这小斯颇为吵闹,也不知是不是玉帝老儿偏生想要为难他。就因在他叨叨了一句这月宫杂人太多而把手下干活的在中秋之后都给遣散了不说。还给扔了只兔子。。虽然前几只也都是兔子……但是。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括噪的兔子啊!为什么啊!


括噪的兔子原是天上一位仙子的宠物。按说灵宠修行个几千年也该成个精了,但的他成精之路就颇为艰难,前前后后修了个几万年。待他家仙子下凡寻了个他人嫁了顺带把他安排在草窝里之后。他也不是没想过,就这么当个普通兔子也挺不错。有的吃有的玩,没事儿还能和仙女姐姐一起拉拉小手帮她逗逗孩子之类的。

可是事情从那个晚上,就不一样了。


那晚。月宫之主到人间巡查,虽然在门童的再三劝阻下。还是没有带着一只兔子下凡。

他还真是倔强。说什么人类给他定的poss太土,带什么兔子他偏不要带。众兔一致表示怀疑他是看了 哪吒 的新电影被中二化了。不过那毕竟是宫主,既然不带那兔子们就老老实实该捣药捣药,改做月饼做月饼。各忙各的了。


那晚。玉帝老儿下凡巡视人间,其实就是看看兔兔的仙子主人在下届过的如何,毕竟是天宫新下发的律法,这位仙子作为新律法的第一试用人兼天庭前任员工。每逢个什么节的还是要关怀一下下属的。

正巧,我们的宫主小可爱,也到了这儿附近。

“完了完了上班不把装备佩戴整齐被玉帝老儿那难缠头碰上就不好搞了……上次打麻将出老千的事儿估计他还没忘完了完了又要被唠叨了……”正当宫主一个劲儿的想着该怎么办时。一只兔子。一只带着灵力的兔子。

(兔兔的迷惑眼神)

宫主一个手脚伶俐就把这兔子往身上一抱。

玉帝老儿走了过来。“你这是上着班呢。”

“参见玉帝。吾正在人间例行视察,不出两日便是中秋了。这时候出了什么乱子,呵。我可不想平白给玉帝您添麻烦。”

宫主咬了咬牙根,心想这玉帝老儿不好好在天上呆着偏巧不巧这个时候出来做甚。惹人心烦。

顺带着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兔子……怎的这样老实。不管了反正事情过后会给它补偿的。

“乖乖呆着配合我,事成给你奖励。”宫主悄悄用神识传音给它。

兔兔早就是看呆了。月光下脸上越发现出他出好看的轮廓。兔兔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仙连讽刺他人的语气都能讽刺这么……这么让他痴了。

玉帝自然是把这两位的一来二去看的一清二楚不过是不好意思随便戳破而已。但看了看宫主那一副不屑于他的小表情。还是忍不住怼了两句。

“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只兔子。怎么回事”

“就是我宫里的兔子。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时候你宫里的兔子,身上没有药味儿。没有月饼气儿。莫不说宫主你终于想开了准备再找一只新的玩具把玩?”

……

“玉帝若无他事,我便先告辞了。”宫主努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用着清冷的语调说着。

“且慢,你还没给我讲过。这只兔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玉帝是打算揪着这件事儿不放了。

“本就没什么,宫里的兔做事儿不甚麻利。废兔颇多,今日吾下凡碰巧看见了它,觉得灵根聪慧。想带回去好好用着才是。”

玉帝觉得有意思极了。方才探查了一番宫主与这兔儿,发现这二人居然牵着红线。还真是有趣,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玉帝愣是压着姨母笑想着那就帮他们二人一把。

“既然都是废兔,那就中秋之后都遣了吧。留着一只,应该也够了。”

“……谢玉帝。在下告…”

“慢。拿了人家的兔子,至少和人家说一声再走啊。去,和人仙子说一声。便说这兔子我赏你的,我瞅着她养的也不怎么在心。应该会答应的。”

“谢玉帝。”


(未完持续)


十只喵ww

「玉兔」


“嫦娥姐姐,月饼是什么味道的?”


“甜甜的。”


“那人间是什么样的?”


“胜过天宫仙景无数。”

「玉兔」









“嫦娥姐姐,月饼是什么味道的?”


“甜甜的。”


“那人间是什么样的?”


“胜过天宫仙景无数。”

Eden阿寒
中秋节都过了三天了,我玉兔还没...

中秋节都过了三天了,我玉兔还没画完,咋办???

中秋节都过了三天了,我玉兔还没画完,咋办???

Vitamin
中秋快乐,月下人间,终得圆满。...

中秋快乐,月下人间,终得圆满。🌕🐇

中秋快乐,月下人间,终得圆满。🌕🐇

海豹王xx

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中秋节,海豹把自己变成了兔兔!

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中秋节,海豹把自己变成了兔兔!

米唐木子
我一直在想月亮上就只有嫦娥和吴...

我一直在想月亮上就只有嫦娥和吴刚,不知道后羿帽子戴正了没有,还有做了这么多年的月饼,真是辛苦他们了哈哈哈哈

我一直在想月亮上就只有嫦娥和吴刚,不知道后羿帽子戴正了没有,还有做了这么多年的月饼,真是辛苦他们了哈哈哈哈

瑶七七

一个玉兔的人设。
七号在群里上新

一个玉兔的人设。
七号在群里上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