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玉君

3498浏览    17参与
浮桥

【all君|潇君|潇玉|玉君|天法】新时代家庭

净龙云潇x玉离经x君奉天,大概算是拉郎,主要是我觉得净龙云潇应该会很喜欢玉离经这样的孩子。


全文没有一个字能够放出来的,走凹那个3和36雨。

凹那个三搜文章标题或者works id:38222032


感谢@伊雲 的建议和陪伴。

Without you, this article would be another face. In this process, we have become good friends...

净龙云潇x玉离经x君奉天,大概算是拉郎,主要是我觉得净龙云潇应该会很喜欢玉离经这样的孩子。


全文没有一个字能够放出来的,走凹那个3和36雨。

凹那个三搜文章标题或者works id:38222032


感谢@伊雲 的建议和陪伴。

Without you, this article would be another face. In this process, we have become good friends. This is the charm of creation, isn't it?

:)

辟谷中的鸽腿肉

【霹雳|玉离经→君奉天】我爱你,无悔。

之前太懒了全都是丢个链接完事儿,换网页版来直接链一下视频……

【霹雳|玉离经→君奉天】我爱你,无悔。

之前太懒了全都是丢个链接完事儿,换网页版来直接链一下视频……

Cesario

情若蜀山,05

05


照顧人是個體力活,何況是照顧慎恒之這類體弱氣不虛的人物。


雲忘歸嫌病人態度差,玉離經覺得雲忘歸的打呼聲才是惹人煩燥的原因,便請雲忘歸提早準備別耽擱了回返的時辰。


眾所皆知雲忘歸已拜入法儒門下,身為直屬弟子雖性格散漫,師尊要他回去還是得按時報到,加上他和慎恒之實在不對盤,自是識趣地告辭了。


待慎恒之完全燒退能自理,玉離經已是兩夜未闔眼,慎恒之心底琢磨了千萬個不好意思,然而這人自負得很,連個謝字都似要了他的命,低聲道謝便飛也似地逃回原來的單位,大有以後老死不相往來的決心。


玉離經在當地打點好一切,舟車勞頓路上睡得極淺,回到居所想整理這趟所總結出的報告卻突來一陣昏...

05


照顧人是個體力活,何況是照顧慎恒之這類體弱氣不虛的人物。


雲忘歸嫌病人態度差,玉離經覺得雲忘歸的打呼聲才是惹人煩燥的原因,便請雲忘歸提早準備別耽擱了回返的時辰。


眾所皆知雲忘歸已拜入法儒門下,身為直屬弟子雖性格散漫,師尊要他回去還是得按時報到,加上他和慎恒之實在不對盤,自是識趣地告辭了。


待慎恒之完全燒退能自理,玉離經已是兩夜未闔眼,慎恒之心底琢磨了千萬個不好意思,然而這人自負得很,連個謝字都似要了他的命,低聲道謝便飛也似地逃回原來的單位,大有以後老死不相往來的決心。


玉離經在當地打點好一切,舟車勞頓路上睡得極淺,回到居所想整理這趟所總結出的報告卻突來一陣昏眩,「欸、不是吧......」

罷了,反正報告明日完成也無妨,還是早點休息吧,真染上風寒就糟了。玉離經內心嘀咕,早早熄燈隨後寬衣上床。


他沾榻便失去意識,恍惚中陷入詭異的夢境,一名臉戴蒼白鬼面的人以極近的距離看著他,玉離經篤定是第一次夢到如此意象,對那人靠近所造成的壓迫感卻無比熟悉,正欲開口探問對方目的,豆大雨點打得窗簷滴答作響,玉離經在惶惶刺骨的寒夜中驚醒。


抬手探了探額溫,所幸無恙只是些微盜汗,再闔眼卻輾轉反側怎麼也無法入眠,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僅隱約感覺面具下的視線令他毛骨悚然,遭這怪夢一擾,玉離經再也沒睡覺的心情。


他打傘出外散心,腳步不由自主來到昊正五道外頭。


「唉,什麼時辰了......玉離經你也太不知輕重。」玉離經只顧享受夜雨下滌淨的冰涼空氣,回過神只能責怪自己沒注意方向,竟差點叨擾亞父歇息。


轉身欲回,玉離經感覺握著傘柄的手已被另一隻手覆上,他回頭便迎上君奉天關切的目光。


「...緊張的時候......」他盯著被拉住的手,淅瀝雨露含糊了傘下的自言自語。


「?」君奉天一心顧著將人帶入屋內避雨,沒聽清他說了什麼,只多看他一眼,這孩子為何.....「為何三更半夜不睡覺在夜遊? 」避開嘈雜雨勢後心急忍不住,法儒尊駕有些責難的口吻,話出口便後悔,玉離經若有心早是遇水不沾衣的本領,還打什麼傘呢。


「亞父。」他眨了眨溫潤的眸,笑道:「我只是睡不好出來透氣,意外驚動亞父絕非本意。夜深了,不該叨擾亞父,這便回去。」他拿起擱在門邊收疊好的傘,雨水順著傘骨滑落自成一灘小水漬,不亞於君奉天側邊被浸濕的衣角。


「離經。」出聲人是喚住了,君奉天仍在釐清自己的情緒,他該如何待離經,「留下吧,我以為這輩子不會與你相認,算算也許久沒和你好好說上話了。」


伸手按下收攏的傘,示意暫留一宿也無妨,君奉天看玉離經聽話地將傘擱置於原位,轉身入內換下浸濕的裡衣。


............


見人仍佇在一旁,並無靠近的意思,君奉天輕嘆:「離經長大了,不願與亞父同榻了?」


「不是,怕是唐突了亞父。」


「沒有的事。」他沒料到有天也得哄幼時總吵著要和自己睡的人,挪身往內側靠去騰出了位。


玉離經解下本就隨意紮起的髮,君奉天見他乖巧地鑽進被褥裡,心寬不少,本擔心人恢復記憶會怨懟自己的長年避不相見,看來是多慮了。


溫和沉穩的嗓音在房內喁喁細語,君奉天本想關心他成長的小故事,順便探他的記憶究竟恢復至何種程度,但玉離經僅簡短回應並無熱情做諸多分享,以為他已無心談話,「離經,你累了嗎?」


玉離經深吁一口氣,刻意翻過身輕應了聲,窗外細雨綿綿不絕彷彿連呼吸都要變得綿長,他閉目傾聽,內心喃喃低語,緊張的時候啊......


過去不論是風流放浪的墨傾池、純良耿直的邃無端、瀟灑率性的雲忘歸、甚至是苛薄傲嬌的慎恒之,他皆是心如止水波瀾不興,此刻卻彷彿雨落心湖漾起漣漪,窗外雨不停,那水波便不消停。



怎會偏偏是亞父呢?又怎能是亞父呢?




(待續)


Cesario

【玉離經X君奉天】情若蜀山,04

04


君奉天看出玉離經別有來意,但意識下仍是希望劃開彼此距離,「二度踏上此地,看得出你對自己願望的執著非同小可。」


「啊…..是吶,離經有個小小願望,望尊駕成全。」

也是,初次會面便已佯作不識得,怎有可能這回便與他熱絡。


「嗯,用實力說服吧!」

君奉天公事公辦只當眼前人是一般挑戰者,勁隨意發掃向玉離經,豈料玉離經是毫無防備,眼見人將如斷線風箏般飛出,法儒尊駕心下一急,趨身向前的同時亦脫口而出:「離經!」


「義父,果然還記得離經啊……」逼出想要的結果,他隨即站定身形,從容靜待法儒尊駕如何應對。


君奉天你...

04

 

君奉天看出玉離經別有來意,但意識下仍是希望劃開彼此距離,「二度踏上此地,看得出你對自己願望的執著非同小可。」

 

「啊…..是吶,離經有個小小願望,望尊駕成全。」

也是,初次會面便已佯作不識得,怎有可能這回便與他熱絡。

 

「嗯,用實力說服吧!」

君奉天公事公辦只當眼前人是一般挑戰者,勁隨意發掃向玉離經,豈料玉離經是毫無防備,眼見人將如斷線風箏般飛出,法儒尊駕心下一急,趨身向前的同時亦脫口而出:「離經!」

 

「義父,果然還記得離經啊……」逼出想要的結果,他隨即站定身形,從容靜待法儒尊駕如何應對。

 

君奉天你這蠢貨,怎會這樣容易便漏洩多年的秘密,再說離經又怎會有記憶,當年玉逍遙是不是對心印動了手腳?君奉天摸不著頭緒,前科累累的某人自然無形中變成被冤枉的對象。

 

「唉。」明白是瞞不過,君奉天不再多作掩飾,選擇正面回應:「這麼多年了,你另有真正養育你的義父,我無資格再做你之義父。」

 

「怎會呢!義父…義父對離經恩重如山,離經是知道的!我自幼蒙受義父恩澤,不知何故竟遺忘了一切,今有幸想起便是要報答義父的!」

 

玉離經的眼神是那樣認真沒有一絲迷惘,拗不過他的真誠,也因難得的私心作祟,他曾以為能將這塊心頭肉藏得很好,再見的那刻起便苦惱該如何讓離經遠離過去那沉埋多年的真相。

 

最後法儒尊駕破例鬆口,約法三章只可私下喊他亞父,玉離經想賴皮沒有任何餘地,便甜笑作應。

 

 

不久玉離經被派下任務,至西北一帶賑災,同行的有雲忘歸和慎恒之,過去皆有因公合作的交情,他和慎恒之還曾同修過一門課,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同窗往事了,適逢中秋佳節,一行人在本該梳洗就寢的時刻仍忙著擀麵皮和餡泥,就只為讓災民團圓之際能過上好節。

 

玉離經試嘗了一口剛出爐的應景月餅,舌尖被麻了個突然:「好甜。」

 

「甜……哪裡甜得過我們離經呢?」雲忘歸腮幫子滿是紅豆餡,像隻松鼠塞不停,出口的只有甜膩的噁心話。

 

「嘔嘔嘔嘔!!!!」

 

「喂喂小心你的嘔吐物,那些餅是要給別人吃的!」雲忘歸嘴裡停不下,就是捨不得那些餅。

 

「我控制不了,太噁心了。」慎恒之睡眠不足出口就是衝話,心裡只覺得眼前的紅豆餡特別辣眼睛。

 

「喂你!」這人是想吵架了嘛,雲忘歸歪頭一想靈光乍現,故意道:「喔~我想起來了,聽說你以前送過情書給離經啊?」

 

「才不是!我我我我我是要送別人的,哪知太緊張搞錯位子了!!」嗚他不願面對的黑歷史啊,一時手殘搞得大家都認為他暗戀玉離經。

 

「好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慎恒之,你這樣的說法令我很受傷。」

 

「神經病!」慎恒之不論是害羞還是生氣都是臉紅得像蘋果,氣呼呼挽起袖子繼續備他的紅豆餡料,玉離經本還想提醒斟酌糖量,都怕被忽然咬一口。

 

雲忘歸想這人已捉弄不得,趕緊將做好的餅送出兼胡扯閒聊,其實他們才剛在這村頭落腳沒幾日,當地姑娘已當雲忘歸是閨密,天際早披上一層夜色仍捨不得離去。

 

「我有一個朋友,他某方面與你頗為相似。」玉離經的描述僅點到為止,潤飾濫情這類太過直接的用詞。

 

「什麼朋友?有像我倆這般要好嗎?」雲忘歸對這話題有興趣,湊上前刻意貼著他的肩說話。

「你知道嗎?當一個人願意和另一人彼此靠著肩膀沒有距離,表示他們互有意思。」

 

「哈,原來我對你有意思?也是,你們一樣可愛啊。」玉離經轉頭直視雲忘歸,眸裡染了一點促狹之意。

 

「沒有沒有!切!不好玩!」結果玩笑開到自己不好意思了,雲忘歸想這人明明一臉正經做事嚴謹,人與人的進退亦是有度得體,玩笑尺度卻放得挺開的,真是有趣。

 

「這樣一塊出公差,就讓我想起以前的往事。」

 

「你是說我們去拜訪西儒的時候?」

 

「嗯,那是我初次與你共事,還記得那時有個才情出眾的儒生,呃嗯……才情出眾…落筆不俗…..而你能面不改色與之論字論得煞有其事,還真交流出一番心得,我那時便覺得你真是個人才。」他現在夜深人靜回想起,躺在床上都會被那一撇一捺給笑醒。

 

「什麼人才?話事人才?」玉離經覺得自己又句點了雲忘歸。

 

「不是啦!我是指你對任何人皆得體周到,不會存有私心也不參雜過多情緒,卻自然不生分,這讓生人都喜歡和你相處!」說完順手撥了一下隨著話嘮停不下來的馬尾,他話嘮歸話嘮也有屬於自己的市場。

 

「也是有的…….緊張的時候……」他反射性地反駁了雲忘歸的話,細思卻忽然什麼也說不上來。

 

「喔喔,說來聽聽」雲忘歸豎起耳朵想八上一卦,真莫怪姑娘都當他是閨密了「該不會是考試的時候吧?哈哈。」

 

「嗯......總之是有的。」玉離經就此打住,回以他最得意的甜笑,甜得雲忘歸不敢再多做探問。

 

那夜月色圓滿了時節的愁懷,慎恒之卻體力不支發了高燒,玉離經照顧他之餘陪同聽了兩晚街上叫賣的小曲。慎恒之嘴上嚷著多管閒事心裡也怪不好意思的。

 

 

 

(待續)


辟谷中的鸽腿肉
攻受之争,奉天,败并被调戏

攻受之争,奉天,败
并被调戏

攻受之争,奉天,败
并被调戏

辟谷中的鸽腿肉
怎么说呢,手撕粉证非常爽哈哈哈...

怎么说呢,手撕粉证非常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觉非常瓜式笑声)
因为手机上正好有这张离经就p了……请相信我是粉……真的,出这么沙雕的眼罩的是我吗不是我啊是官方啊所以不是我的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愉悦啊)
cp tag是私心……球球各位产量呀!
以及——如果有合适的底图,我可能会把黑手伸向别人……嘻嘻~~

怎么说呢,手撕粉证非常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觉非常瓜式笑声)
因为手机上正好有这张离经就p了……请相信我是粉……真的,出这么沙雕的眼罩的是我吗不是我啊是官方啊所以不是我的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愉悦啊)
cp tag是私心……球球各位产量呀!
以及——如果有合适的底图,我可能会把黑手伸向别人……嘻嘻~~

Cesario

【玉離經X君奉天】情若蜀山,03

03


墨傾池問他為何喜愛約在德風古道,念舊嘛,他隱藏真實答案,心知彼此實力未達一探昊正五道的門檻。


現階段畫地自限顯得不明智了,不論身在何處,他仍會抱持初衷歸來。


離開前掛念邃無端去和他打了招呼,邃無端過得挺好,行劍輕雲貼水無一絲雜念,沒因為被聖司那啥……咳咳!玉離經覺得腦子裡缺乏相關詞彙做適當連結。


邃無端習慣自貶身分默默與人保持距離,人心對他而言亦太過複雜,卻不覺得和玉離經無話可談,聖司是清冷,玉離經則是自然熟,邃無端識他是聖司的朋友,他知邃無端是……。

「我會等聖司。」感念玉離經的體貼,邃無端平靜背...

03

 

 

墨傾池問他為何喜愛約在德風古道,念舊嘛,他隱藏真實答案,心知彼此實力未達一探昊正五道的門檻。

 

現階段畫地自限顯得不明智了,不論身在何處,他仍會抱持初衷歸來。

 

離開前掛念邃無端去和他打了招呼,邃無端過得挺好,行劍輕雲貼水無一絲雜念,沒因為被聖司那啥……咳咳!玉離經覺得腦子裡缺乏相關詞彙做適當連結。

 

邃無端習慣自貶身分默默與人保持距離,人心對他而言亦太過複雜,卻不覺得和玉離經無話可談,聖司是清冷,玉離經則是自然熟,邃無端識他是聖司的朋友,他知邃無端是……。

「我會等聖司。」感念玉離經的體貼,邃無端平靜背過身,語氣像隨口說出今天早餐要吃燒餅配豆漿。

 

可憐的孩子,明明邃無端不是懵懂的年紀,玉離經內心仍是忍不住感歎。

 

他忽然明白為何墨傾池會這麼喜歡邃無端,因為邃無端適合他。

 

當真眾裡尋他千百度,不對,玉離經輕咬自己的舌頭,墨傾池已然備齊驀然回首那引子,他簡直不忍看。

 

 

 

 

玉離經在外學藝累積自我人脈與經驗,他天資聰穎八面玲瓏不恃才傲物,可說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閱歷已是不可同日而語,期間經歷不少,也錯過了許多,錯過杏花春雨潤江南,錯過亞父在暑氣蒸人的午後扇著至衡律典的模樣,錯過滅佾血案所埋下的關鍵,錯過了未來人人嘖嘖觀摩的單峰劍意。

 

他唯一沒有錯過的是益發清俊的儒門聖司,不敢看的仍是要面對。

 

「真慢。」墨傾池在必經之處刻意等他,俊逸身姿直接當了小店的活招牌。

 

「慢?我和你約定了什麼?」

 

「哈,記得我答應過你的嗎?」

 

「抱歉…..實在太久了。」玉離經有些不好意思地瞇起眼,想想對這人特別包容,他難得會記著,「回去過了?」

 

「還沒,等你一塊回去有個伴。」

 

玉離經想墨傾池這是在緊張嗎,這人總是太過自信,邃無端也不見得會傻傻在原地等他,邃無端他……玉離經想到那說話致力咬字,行劍心無旁鶩全神貫注的人,墨傾池的自信似乎變得理所當然。

 

既然墨傾池還記得他們的約定,玉離經心心念念的自是那盛名遠播的昊正五道,聖司領會各自闖盪這麼多年,驗收自我有何不可,他邀得自然,墨傾池乾脆地捨命陪君子。

 

第一道關卡,玉離經如願見到朝思暮想的人,無須細聽剛正不阿的詩號,他便認出眼前人正是當年暗中關照自己的年輕人,意氣風發的青年已是白髮蒼蒼歷盡風霜,玉離經下意識害怕又被那股痛苦淹沒,這回近距離面對面卻只有莫名熟悉的親切感。

 

他終於有資格與之對視,他有好多話想說,該先說什麼好呢?照理先道謝才是……

「再問一次,闖關者,誰?」

 

「呃……玉、玉離經!」玉離經被他的話點醒,活像上課打瞌睡唱名慢半拍的學生。

「墨傾池。」

墨傾池眉頭一皺,察覺事情並不單純,感覺他倆就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剛得到一套裝備就躍級挑戰大魔王,直接在第一關被掃地出門。

 

如聖司所料,他們被實力差距給請了出來,自己感到氣餒,身旁的玉離經卻不說話也掩藏不住嘴角笑意,墨傾池想問他何以如此開心,瞧見玉離經的表情,又覺得多餘了。

 

回到熟悉舊地,墨傾池這才得知邃無端失蹤的消息,他望著崖上劍痕,沉默許久,這一望,望出了墨傾池後半生漫長的人情束縛,望出爾虞算計背道而馳、與遲來的……燈火闌珊處。

 

他與玉離經的分歧點從此開始,墨傾池為替邃無端昭雪,各自告別,踏上截然不同的旅程。 

 

 

 

結果連聲謝也來不及說,他變了好多……也對,自己都長這麼大了,會變是正常的,玉離經夜裡仍思索著白日相見時的情景,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天還濛濛亮,玉離經就被自己的夢給嚇醒,腦海瞬間湧入許多記憶片段,過去種種相處點滴像紀錄片似地呈現在眼前,還小的自己揪著法儒尊駕的衣領爬上爬下,有事沒事犯天真撒嬌親嘴樣樣來,甚至把尊駕的臉當枕頭睡,糊他滿臉口水,那個法儒尊駕,那人人敬畏的法儒尊駕…….

 

玉離經覺得自己現下肯定滿臉通紅,為何尊駕見了他還能如此淡定,果真是高人風範。

他後來才明白,亞父即使內心波濤洶湧也是同樣表情,唯有求歡時方能見識不同風情的亞父。

 

君奉天像個規律的公務員,每天朝九晚五站崗,一絲不苟地盤問挑戰者大名。

 

「玉離經。」禮貌報上名姓,他這回有備而來,「尊駕,不識得離經了嗎?」

笑意凝上嘴角,他相信尊駕懂這話中暗示。

 

 

(待續)


一宇任平生

解鸳鸯02(玉法/昙楚)

01

02 刮痧

寄昙说进屋的时候,夸幻和他的两个弟弟已经在后屋用饭了。下人们说老爷外面临时有了应酬,要晚上才回来。

他掀帘进了膳厅,下人们便通报:“大少爷来了。”

夸幻抬眼冲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寄昙说把自己的遭遇轻描淡写那么一说,夸幻的出生摆在那里,看自己儿子没缺胳膊少腿就不以为意,只是叮嘱他下次小心一些。

倒是年纪最小的玉离经很紧张自己这个哥哥,站起身围着寄昙说直打转:“哥哥你真没事吗?有哪里还觉得疼吗?”

寄昙说无奈地自己转了一圈:“你看可不是好好的?”

一边的云忘归笑了,对玉离经说:“大哥一定饿了,你还是让大哥好好坐下吃饭吧。”

玉离经像个乖巧的小狐狸般点了点头,拉着哥哥坐回...

01

02 刮痧

寄昙说进屋的时候,夸幻和他的两个弟弟已经在后屋用饭了。下人们说老爷外面临时有了应酬,要晚上才回来。

他掀帘进了膳厅,下人们便通报:“大少爷来了。”

夸幻抬眼冲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寄昙说把自己的遭遇轻描淡写那么一说,夸幻的出生摆在那里,看自己儿子没缺胳膊少腿就不以为意,只是叮嘱他下次小心一些。

倒是年纪最小的玉离经很紧张自己这个哥哥,站起身围着寄昙说直打转:“哥哥你真没事吗?有哪里还觉得疼吗?”

寄昙说无奈地自己转了一圈:“你看可不是好好的?”

一边的云忘归笑了,对玉离经说:“大哥一定饿了,你还是让大哥好好坐下吃饭吧。”

玉离经像个乖巧的小狐狸般点了点头,拉着哥哥坐回了自己位置。

寄昙说入了座,筷子还没拿起就对夸幻说:“乡下的老楚家,爹亲知道吗?”

夸幻一筷子的鸽子蛋停在碗中:“两个月没收上来租,这下又怎么了?”

寄昙说看了自己爹亲一眼,小心翼翼地说:“老楚家的儿子今儿到府上来了,听说是家中出了些变故,现在人就等在外面呢。”

夸幻斜眼:“你认识他?”

“今天才认识。”

“行了,让他进来吧。”


楚天行被领了进去,之前秦管家千叮咛万嘱咐家里大太太如何如何,大少爷什么样、二少爷和三少爷又是怎么样的,到了楚天行那里,临阵统统变成了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问安:“大太太、少爷们好。”

夸幻听这好听的声音,倒是抬起头来,看对方半低着头:“你是老楚家的?”

“是,我是老楚的儿子。”

夸幻放下碗问:“说说,家里又怎么了?”

楚天行听说过大夫人的脾气,要夸幻可怜别人那是不可能的。但不知道怎么的,他碰到夸幻本人反倒不怕了,就把家里的情况这样那样那么一说,一副很真诚的态度,倒是完全没有卖惨的样子。

没想到夸幻反而受用,倒是站在他的角度数落起他爹来:“守着解家给的几十亩地不是挺好的,现在把自己家弄成这样,让自己的儿子讨上门来,他也真不会为你打算。”

楚天行微微摇了摇头:“他就是太为我今后打算了,才搞成这样。”

夸幻听了倒是笑了:“你几岁了?”

“小人一十六岁。”

夸幻不禁看了旁边的云忘归一眼,心想真是不同人不同命,同样的年纪一个是金贵的少爷,一个却要为自己家奔波讨钱。

“你抬头,我看看。”

楚天行抬起头,看了夸幻一眼又偷偷看了旁边的大少爷一眼。

夸幻大概知道楚天行的计量:“别看了,我们家老爷少爷们不管事,你把二少爷三少爷都搞定了,我这边不放钱,也没用。”

楚天行摇了摇头:“小人只是怕生,看一眼稍微不那么生分的,心里就没那么害怕。”

夸幻听了说:“我倒觉得你一点都不怕生,伶俐得很。好了,我让库房先支你半年的佣金,等你家盘活回来了,再还给我。”

楚天行算术不好,心里算不清楚,就拿出自己手指那么掰着算,算来算去也没算出个一二三四来,刚才他都没有急,现在反而急得满头大汗。

一边的玉离经笑了:“楚哥,是大约九两的银子,够抵掉你家中的债务啦。”

一听到半年的佣金勉强可以还掉债务,楚天行高兴得乱鞠躬:“谢谢大太太,您真是太好了。”

夸幻难得地笑了:“好了下去领银子吧,真感激就记得后面把钱还上。”

“一定一定,谢谢太太。”

楚天行欢天喜地地拿着一袋银子从解府出来,他觉得自己就是书里说的那个什么,“不辱使命”、“衣锦还乡”,解家的大老虎也没有真的要吃人。

楚天行拿着借来的钱还了债、他爹这边的营生也好了起来。如此相安无事了大半年,解家大老爷带着他的家眷们倒是到乡下来纳凉了。

老楚家的田地就在解家的度假山庄里面,种出来的瓜果也就都供给了这些老爷少爷们。解家人吃着瓜果,自然就有人想到了老楚家。

“老楚现在怎么样了,上次他儿子还来找我要钱呢。”解锋镝吃着一块西瓜,问身边的夸幻。

夸幻说:“当时借了他家一些钱,估计已经还上了债,最近已经开始向我们交租了。”

解锋镝笑了笑:“你倒是精明,那么点钱直接施舍给他们好了,何必还要他们还呢。”

夸幻不以为然:“如果这天底下的钱都来得那么容易,老楚拿回去不知道又要怎么乱使,那他儿子不是白来一趟了。”

解锋镝点了点头:“看来是你比较会为小辈考虑。我到底从不管账,不懂这些营计。想想当年那么个大山寨被你弄得风生水起的,都是你的本事。”

夸幻听了反而不大高兴,解锋镝想起他不喜欢听别人提他在山寨的过往,继续留在这里怕他赶自己走,索性站起身主动撤退:“天气热,我去看看奉天,听说今早没吃早饭,他又体态丰腴,可别中暑了。”


君奉天确实是中暑了,说起来都是玉离经给捣腾的。

说起来,玉离经从小跟自己的亲爹鬼麒主关系反倒没有和君奉天那么亲近,鬼麒主对这个亲儿子也不大上心,这么一来,随着他年纪渐渐大了,便和亲爹更加生分,和君奉天那屋也更加亲近。

玉离经第一次来乡下,对乡下的事物都惊奇得很。前日里下午,大家都在午睡,他就拉了君奉天去田埂的沟渠里抓泥鳅。君奉天在田里蹲了一个时辰就觉得头晕目眩,回到住处后就恹恹的,身体发不出汗,也提不起劲来。

一大早,玉离经就来君奉天屋里。

“二爹,你身体好些了吗?”玉离经走到君奉天床边,看他正靠着一个枕头在闭目养神。

君奉天听到声音,张开眼看着他:“你哥哥呢?”

“大哥今早说要带我们去放风筝,他和云归去了,我没去。”

“那你怎么不去?”

玉离经说:“我跟他们说我不舒服。”

君奉天冲他招招手,玉离经便轻手轻脚坐上床搂了他一只胳膊。君奉天左看右看:“你哪里不舒服了?”

“我没有不舒服,我是为了来陪您。”

君奉天勉强笑了一下:“不要说谎话。”

“二爹是不是中暑了?”

君奉天点了点头:“应该罢。”

“那离经给您刮痧。”

“不用,这种事让下人来就行。”

玉离经站起身:“这种事怎么能让下人来。二爹等我,我马上回来。”

过了一会儿他就端了一碗酒,拿了一个瓷勺过来。

“二爹,离经帮您把衣服脱了。”

君奉天不好再拒绝他的孝顺,只说:“脱衣服我自己来就好。”说完便把上面的亵衣脱了,翻身趴在床上,等了小一会儿却没见离经过来。

“离经?”君奉天觉得奇怪,把头侧转朝着床外,见玉离经正看着自己发呆。

玉离经被他一叫才回过神来,走上前侧坐在君奉天身边,拿瓷勺沾了酒,在他身上来回刮弄起来。

法儒忍耐了一会儿,才说:“离经,你可以重点,不用不忍心,这么轻手轻脚的,痧刮不出来。”

“是,是吗?”玉离经不好意思起来,“那这样呢?”

“再重一点。”

玉离经略微加重力道:“这样呢?”

“可以再重一些。”

“那这样呢?”玉离经下手又重了些,看君奉天背上瓷勺画过之处,出现了一道紫红的痕迹,又听君奉天“嘶”了一声,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他,顿时紧张起来:“离经是不是弄疼您了?”

君奉天脸闷在枕头里:“就用这个力气,很好。”

玉离经手指轻轻抚过他背上的红痕:“这一道道的,就是刮出来的痧么?”

君奉天背部被玉离经这么触碰,觉得痒痒的:“是的,都刮出来就好了。”

这话显然鼓励到了玉离经,他一手按在君奉天的肩膀上,一手使起力来,过了一盏茶时间,君奉天背上痧就出了大半,人也出了一身的汗,顿时感到身体爽快了不少。

玉离经拿来一条汉巾,一面细细擦拭君奉天身上的汗水,一面问他:“离经侍奉得好吗?”

君奉天犹豫了一下:“好。”

“那…离经可以讨个奖赏吗?”

君奉天脸还埋在枕头里暗自笑了一声:“这孩子…...你想要什么?”

玉离经两手攀住君奉天的肩膀,把头埋在他颈边,快速地啄了他耳垂一口。君奉天被亲得一个激灵,马上半撑起身来:“离经。”

玉离经若无其事地笑了:“孩子不能亲自己的爹亲吗?”

君奉天转身拿起衣服,侧背着玉离经把衣服穿上。他像是想了一下:“我不是你的爹亲,你也已经长大了。”


这天早上外面倒没有那么热,也有一些风,寄昙说带着云忘归在山庄的一块空地上放起了风筝。

寄昙说把风筝放到了半空,才把线盘给了云忘归。云忘归一面在前面跑着,一面不停放着手里的线,没过多久风筝就升到了高空。

寄昙说走上前看了眼云忘归手上的线轴,发觉里面的线都被他放了出去。他便对自己弟弟说:“这线不要一口气使尽,你要存一些在线轴里,给自己留些余地,才能更好地控制它。”

云忘归此刻正在兴头,注意力全在天穹下那个渺小的图案上,听不进哥哥的劝告:“风筝不就是要升得越高越好吗?”

没想到刚一说完,一阵大风吹来,崩得很紧的风筝线骤然断了。

“怎么办…风筝…”云忘归怔怔看着不知道飘向何处的风筝,手足无措起来。

“别怕,哥哥给你追回来,你在这里等着。”

寄昙说看了眼风筝飘去的地方,跟着跑了出去。他快跑了一段路,因为风停了,那风筝眼见着坠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土屋那儿。寄昙说看这尚在自己解家的山庄里,顿时舒了口气,小跑到了风筝坠落的地方。他弯下腰正要去捡那只风筝,却看到一只手先他一步拾起了风筝,递给了他。

他接过风筝,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楚天行。”


袞雪

【玉離經X君奉天】陰陽枯蠱(下)

時間過了很久,筆力毫無進步,原劇各種放飛,我已經不知道怎麼接了,就……就這樣小小收個尾吧,不要打我。

有空想開新坑加入雲忘歸,但是不萌CP,也不喜歡看雲忘歸對離經單箭頭什麼的,就是雲忘歸的角色十分有趣,喜歡他們的互動這樣,除非原劇裡玉離經斬斷對法儒的孺慕之情,不然我可能就這麼一直線了。(ノД`)シクシク

——————

怦怦——怦怦——

不屬於自己的心跳聲迴響耳際,昨晚的記憶隨著節奏一下子倒回又順著放了一次。玉離經閉上眼思考人生,他想了很多,就是不想從那人身上起來。

生平第一次五感均被同一人佔滿。從縈繞於耳的心跳聲至房裡道不清說不明的氣味、緊貼的溫度,還有手中不同於自己的一綹白髮。...

時間過了很久,筆力毫無進步,原劇各種放飛,我已經不知道怎麼接了,就……就這樣小小收個尾吧,不要打我。

有空想開新坑加入雲忘歸,但是不萌CP,也不喜歡看雲忘歸對離經單箭頭什麼的,就是雲忘歸的角色十分有趣,喜歡他們的互動這樣,除非原劇裡玉離經斬斷對法儒的孺慕之情,不然我可能就這麼一直線了。(ノД`)シクシク

——————

怦怦——怦怦——

不屬於自己的心跳聲迴響耳際,昨晚的記憶隨著節奏一下子倒回又順著放了一次。玉離經閉上眼思考人生,他想了很多,就是不想從那人身上起來。

生平第一次五感均被同一人佔滿。從縈繞於耳的心跳聲至房裡道不清說不明的氣味、緊貼的溫度,還有手中不同於自己的一綹白髮。

當一個人佔有慾被滿足的同時,內心的不安也被同時佔滿,那是一種患得患失的恐懼。玉離經掙扎著心想待會該如何面對後面一連串的未知,又或是如果能一直不醒該有多好。

此時此刻,唯陽光透過窗紙,輕輕揭開房裡的一角幽暗。

直到君奉天終於躺不住。他在感知玉離經呼吸頻率改變時,就明白人已醒,一直等著胸上的人起身,卻沒料到對方居然一直這麼賴在他身上,沒有一絲一毫挪動,簡直胡鬧。

……起開。

咦,亞、亞父你先別動聽我說,昨夜——

蠱蟲已經逼出,無事。

不是說這個。

心魔之事我會替你想辦法。

什……?

起開。

……是。

玉離經乖乖起身跪坐在床內,見縈心之人下了床披上裡衣,卻仍掩不住頸側胸前的曖昧痕跡,看得眼睛都直了。他緊握因心動而酥麻的手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君奉天忽視了他的目光,不緊不慢繫好衣帶,再抬頭,見到的就是青年光著身,卻一副「此時此刻都由您做主」的乖巧神情。

他默然一瞬,便自主朝外喚了下人,讓他們備水與安排早膳。

亞父……

嗯。

如此大家便知道你在我房裡留宿的事。

你介意?

玉離經被他問得一噎,原本的問心無愧被對方坦然模樣一下打成無所適從。他搖搖頭,強壓下內心焦躁,跟著下床拾衣披上。

自然不介意,只是未料亞父還是如尋常一般待我。


說話同時,送水的下人已在外等候,君奉天應了一聲,門便從外被推開。

只聽玉離經一聲嘆,只可惜昨晚的只給亞父一人用了,我找時間再自己取——

砰!

不准!

君奉天反手一拍,把原本要進門的下人一臉茫然地關在門外。玉離經被突如其來的怒氣嚇了一跳,不、不准什麼?

我說過,這件事原不是你的責任,留給肇事者處理便是,不需用到你的……總之沒你的事!

可是——

嗯?

……知道了。

哼。

一陣壓抑的沉默之後,玉離經小心翼翼,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似地去拉君奉天的衣角,亞父,他們還被你關在外頭。

……這是你的院子,本就該你做主!

玉離經看君奉天的瀏海被氣得翹起,知道老人家動起怒來就很難順毛,只好繼續討好道,等等讓我來服伺您老人家沐浴可好?

哼。

知這應聲是許可之意,玉離經凝眸一笑,上前把人掩在身後,才拉開門讓外頭提水的人進入。

*

後來德風古道倒也沒有傳出什麼奇怪的流言,只是自那日起,御鈞衡覺得自家主事與法儒尊駕之間雖然還是保持著恭敬禮讓,但彼此的疏離感似乎莫名拉近不少,此是後話。

如果要說起真正第一個發現他們之間關係的,其實是神毓逍遙。

接獲能解決蠱蟲的消息,君奉天帶著玉離經二度上了仙腳,天跡作勢要奔上來,卻被大漠蒼鷹一把揪住。

你沒看見法儒的表情不大對勁嗎?

唔,聽你一說,的確是有種莫名菊花痛的表情。

……

玉離經先上前道了一聲前輩,天跡看他仍是一副乖巧有禮的樣子,就忍不住想伸手——看看能不能跟他預支奉天下個月的薪水讓自己吃一頓飽。

但很顯然這不過是癡心妄想。

見君奉天仍冷著臉不說話,天跡便上前拍拍他的肩,再拍拍自己的胸脯,道:奉天,你放心吧,師兄我還沒失去貞操。

……

咳,前輩,聽說你們已經找到母蠱了,能否詳細?

啊啊,沒錯,那天你們走後,鵰兄跟我提起非常君身上奇怪的改變,於是我去看了一下,發現母蠱就在非常君身上。大概是盒子掉落的時候,母蠱順勢寄身於離他最近的那個人身上了——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母蠱改變了型態,所以我們才沒發現母蠱就在他身上。

某些原因?玉離經發出疑問。

呃,這個有關於個人隱私,不便贅述,總之事情在釀成大災前終於得以解決了,也不必用上小離經你的元陽了,簡直皆大歡喜。

——是說奉天你從剛才就一直這個表情,是哪裡不舒服嗎?

無事。

唉,你又來了,難道你不相信我能解決這件事?

我一直相信你。

那你——嗯?你脖子是被蚊子咬了嗎?

……

……

……!

*

直到君奉天拉著玉離經走了一段時間之後,一臉懵的神毓逍遙才回過神。他轉頭用一種複雜的神色看向背後的大漠蒼鷹。

鵰兄,我好像把事情搞大了。

大漠蒼鷹把買來的香腸架在火堆旁,一臉冷漠。

你放心,這次不是你的鍋。

怎麼說?

看他們那個樣子,遲早是要變成這種關係,只不過這次事件讓他們提早捅破那層窗紙而已。

……你怎麼好了解的樣子,真不騙我?

不騙,你可以安心吃你的香腸。

鵰兄,你突然好溫柔,我有點怕。

呵呵。

*

仙腳下有一彎綠帶。水中,鱖魚順著桃花的踪跡慢悠悠遊過;陌上,玉離經和君奉天沿著花徑,自在地穿過山林與村莊,不留蹤,不遺跡。

就是誰也沒去注意迎面而來的漫天花雨。

玉離經目光灼灼,習慣性地慢君奉天幾步走在後方,含情守望著對方背影,後來想到什麼似地,幾步跟了上,與他齊肩。

他忍不住瞄了一眼咫尺間的側顏,見對方繃著的臉已經放緩,但仍是厲眸如刃,是人見了都要退避。自己卻忍不住在臉上堆滿了笑意。

君奉天感到目光,便帶著疑問對上去,何事?

玉離經便笑,亞父你可知,昔日我總只能在你背後追著你,受你保護,那時我就想,總有一日我要與你並肩,甚至護你身前。

君奉天聞言眉目輕斂,收了眼角凌厲,低低應了一聲。

又聽他問道:我總希望能拉近與你的距離,亞父會討厭這般黏膩嗎?

君奉天目光遠探,笑意隨思緒輕挑,轉順而逝,連身旁的玉離經都未察覺,只聽他淡淡地回說,如此正好。

嗯?玉離經還來不及高興,又聽見他沉下聲音道:

昔日的你才是真折騰人。

回思往事,他想起玉離經一歲的時候扒在自己袖口大哭,不准他離去的模樣。那時的他頭疼不已,現在回想起來居然反而覺得可愛,便不自覺地因這個念頭皺起眉頭。

玉離經不知道他想起了什麼,只是看他這樣,不由得緊張起來,亞父你說的是什麼時後?我怎麼沒有印象?

無事。

……亞父還是什麼都不說。

話多必失,該說的時候自然會說,倒是你,該學學邃無端。

玉離經聽了頃刻失笑,學他的正直可愛?

君奉天聞言頓了一下,又忍不住斂眉搖了搖頭。

亞父這又是何意?

……聽德風古道底下人流傳著一言,說主事是「逢人必誇,見者必撩」,原來你是這樣覺得邃無端可愛。

咳咳咳!

你可還有話說?

離經,無話可說。

他們這樣並肩齊走,好一段時間沉默無話,只任由身上流轉的默契,將歲月流年、飛花草木,拋往不甚重要的深春裡。

一直到很久之後,玉離經才從他的天哥哥口中得知,所謂撩人吸粉之功,君奉天才是真令人望塵莫及那個啊。

袞雪
亞父,其實我的吻技也挺好的,您...

亞父,其實我的吻技也挺好的,您可以來驗收--

亞父,其實我的吻技也挺好的,您可以來驗收--

酱油界帝王,海天

【君玉君无差】暗恋

#一个还没告白就被拒绝的故事#

玉离经左手抵在胸前,微倾身做恭礼,目光却紧紧追寻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直到君奉天消失在昊正五道之内,他才缓缓起身。

不知他已经望着这样的背影多久了,想到这,玉离经不由叹息了一口。

近日里血螟之灾赫然爆发,受到螟虫侵蚀的百姓都没了意识,徒留一副身躯行尸走肉,一瞬间人心惶惶,暂时安全的百姓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者。这般涂炭生灵,玉离经身为德风古道的主事,自然义不容辞的集结了儒门众人,想要破除螟瘟。

但此灾怎会如此好解,幕后之人阴谋一重接着一重,一环扣着一环,稍有不慎便会入了被安排的绝路,虽言人觉非常君有带来的方法,但后来,也因寄昙说被设计入魔而付之东流。

夜深星稀,月华洒在地上留...

#一个还没告白就被拒绝的故事#



玉离经左手抵在胸前,微倾身做恭礼,目光却紧紧追寻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直到君奉天消失在昊正五道之内,他才缓缓起身。

不知他已经望着这样的背影多久了,想到这,玉离经不由叹息了一口。

近日里血螟之灾赫然爆发,受到螟虫侵蚀的百姓都没了意识,徒留一副身躯行尸走肉,一瞬间人心惶惶,暂时安全的百姓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者。这般涂炭生灵,玉离经身为德风古道的主事,自然义不容辞的集结了儒门众人,想要破除螟瘟。

但此灾怎会如此好解,幕后之人阴谋一重接着一重,一环扣着一环,稍有不慎便会入了被安排的绝路,虽言人觉非常君有带来的方法,但后来,也因寄昙说被设计入魔而付之东流。


夜深星稀,月华洒在地上留下一片银白皎洁,玉离经行在半路,凉风吹拂脸庞,也吹动了华袍上的柔白软绒,蹭着手背,带来几丝痒意。玉离经望着随风摇曳的树叶,心思一动,转了步子,抬足迈向了昊正五道。他想与君奉天,他的亚父,商讨一下此灾的对策。

则更多的是,他有一个埋藏在心中很久的秘密,为此……想再见他一面。

然后便有了上面那一幕。

聊完了灾祸的危害,亦聊完了儒门的近况,相对已然无言,当玉离经站在原地,内心犹豫着此时是否为合适的时机,话语在他的舌尖绕了数圈,支支吾吾正要开口,君奉天却不等他说话,只留下几句夸赞鼓励,便踏着沉步离开了。

披风乘风翻扬,划出的弧度隔绝了玉离经的视线,也隔绝了二人来之不易的独处。

玉离经捂着失序的心跳,一时愣怔,不知做何反应,待他缓缓恢复过来,才苦笑一番,意识到了君奉天这番动作的含义。

还未告白就被拒绝了。

他的亚父心思通透,断恩绝情后对他人所示出的感情更为敏感,他心中的小九九君奉天早已明了,只是未曾挑明罢了。

但就算如此,他又如何能克制?

玉离经是追随君奉天的脚步来到儒门的,沉然严肃的面容,巍峨如山的身影,早已映在了他的心中。玉离经一心想与他并肩而战,却在不知不觉中,对他的孺慕之情渐渐变质,转换为了仿佛要灼烧一切的爱意,男子之间的情意已是天理难容,更遑论父子。

玉离经也曾挣扎,他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渴望父爱而来的感受,他也选择没日没夜的批改公文,让自己没有时间再去想念亚父。但都没用,他只要躺在床榻上,或是合上眼眸,脑海中就会浮现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爱恋。

他想伸出手,握住亚父的宽厚的手掌,十指相扣。就如同小时候,小小的手牵着义父的大手,在秋叶飘零的小径上,慢慢踱步而行,夕阳斜晖落在身上,身后拉着两人的长长影子。

但这都是奢望,美好的回忆,留下的只是现在决然的背影,相思是苦,如流云在天空漂浮,若隐若无,心绪也随之被牵动,漂浮天涯。


玉离经回过神来,抬手接住了一片依风而荡的落花,他用手指戳了戳花瓣。

水有情,风亦有情,唯花无情啊。

感慨完,玉离经陡然发现自己也有这般伤春悲秋的时候,暗暗腹诽,勉强苦中作乐,他负手于腰后,花瓣从手心跌落在地。


“唉,怎么办呢,下次再找机会吧。”

最爱小白

〔玉离经x君奉天〕解毒(五)完结篇

是我写的不清楚,其实一个吻就已经让奉天爸爸知道是离经了,摸脸只是想要确认一下,否则,以他的性格是不会主动去摸离经的脸,我觉得前面铺垫也比较多,如果那个人是离经,他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并不会很生气

君奉天压过来,玉离经便躺倒在了床上,看着上面的君奉天,玉离经斟酌着说辞,“亚父…离经并不是故意的…不愧是亚父,一个吻便认出我了。”
君奉天看着身下的人,又是喜又是怒,怒的是他竟然瞒着自己,而且还让德风古道的弟子配合他诓骗自己,之前调查这件事似乎都不在轨道上,便引起他的怀疑,如今想来,也只有身为主事的玉离经能够让他们欺瞒自己了;喜的是,当初那个人竟然真的是他。
玉离经见君奉天一直盯着自己面无表情,心里很是忐...

是我写的不清楚,其实一个吻就已经让奉天爸爸知道是离经了,摸脸只是想要确认一下,否则,以他的性格是不会主动去摸离经的脸,我觉得前面铺垫也比较多,如果那个人是离经,他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并不会很生气


君奉天压过来,玉离经便躺倒在了床上,看着上面的君奉天,玉离经斟酌着说辞,“亚父…离经并不是故意的…不愧是亚父,一个吻便认出我了。”
君奉天看着身下的人,又是喜又是怒,怒的是他竟然瞒着自己,而且还让德风古道的弟子配合他诓骗自己,之前调查这件事似乎都不在轨道上,便引起他的怀疑,如今想来,也只有身为主事的玉离经能够让他们欺瞒自己了;喜的是,当初那个人竟然真的是他。
玉离经见君奉天一直盯着自己面无表情,心里很是忐忑,亚父若是发怒可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玉离经正不知如何是好,君奉天突然趴在他的身上搂住他,依旧冷冷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为何瞒我?”
玉离经心中不免涌起酸涩,同样伸出手臂,环住身上的人,决定所有一切便都豁出去了,“亚父,离经对您有着…您所不了解的心思…您可又明白,自己吃自己的醋是何种的感受?”
不知为何,讲出来便似是将自己所有的坚持与委屈全部吐露出来,不自觉的眼角有些泛酸,心里也痛到难以呼吸,似是在等待着身上的人判决自己的死刑。
君奉天此时心里也很是激动,一切事情虽是都超乎意料,却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还不想将自己的心情让他知道,对于他的欺瞒,总要给些惩罚才好。
过了许久,君奉天从玉离经身上起来,语气仍是平平淡淡,让人听不出喜怒,“到床上去”
玉离经心中有愧,便听话的再次爬上床,既然没有被赶走还让上了床,也许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糟糕。
君奉天随后也上床拉过被子盖在二人身上,面对玉离经躺下,“转过来看着我”
对面的人这时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势,像个乖宝宝,一声不吭的转过来面对他,却是低垂着眉眼不敢看他。
君奉天让自己狠下心拿出平常对玉离经的冷淡态度,继续询问,“演戏的天分不错…”
玉离经身体一抖,断断续续的开口,“若是讲出实情,亚父怕是再也不会见我”
“哼,早知如此,你还敢…”
“离经…不由自主…”眼见心爱之人在自己面前发情,又毫无反抗能力,不动手才是傻子。
君奉天一愣,心里却有些喜悦,语气似乎没有那么冷淡了“你那日去门口做什么?”
“不放心亚父,自从亚父出去后,便一直等在那里”心事都已透露,其他的也没什么可隐瞒了。
“那…该怎样‘回报’你呢?”
“只要亚父莫要不见我,若能让亚父高兴,怎样都可以”爱一个人总是很卑微,有时祈求能够得到的不过些许。
君奉天终是心中不忍,怒气也已经散了,便没必要再为难他。而且依照上次的情况怕是要发泄两次才能解毒,此时身体已经又开始升温,便留下他了,“睡吧”
这种发展有些超出玉离经的预料,事情有了定局,才想起君奉天解毒的事,拉过君奉天的手,将手指搭上去,果然,并未完全解毒,那义父留下自己…
有些想法一旦在心中发了芽,便会向野草一样疯长,让玉离经蠢蠢欲动,刚才亚父并未阻止自己查看他的情况不是么?
玉离经虽是闭着眼,心里却已经在幻想…咳咳,睁开眼,便见君奉天应是不舒服,紧皱着眉,玉离经不由的伸出手去,抚上君奉天的眉,“亚父…”
君奉天无奈的睁开眼,毒总是要解,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可扭扭捏捏的,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面对的还是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
君奉天起身压到玉离经的身上,一只手已经去解玉离经的里衣。
玉离经并未阻止君奉天的动作,直到被脱光才开口,“亚父,您可是想好了?”
“嗯…”

微博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5729831389544

最爱小白

〔玉离经x君奉天〕解毒(三)

5.君奉天醒来时天已大亮,睁开眼,视力已经恢复,自己是躺在熟悉的床上。
“亚父,你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君奉天扭头,便见到玉离经坐在床边,眼神关切的望着自己,听力也恢复了,“嗯,我无碍,你怎会在这?”记忆慢慢回笼,君奉天不自觉收回视线,依旧望着房顶,中毒后恢复的身体还有些疲累,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亚父,昨晚您不记得了么?”玉离经面上似有犹豫的问话,让君奉天不禁想昨日莫非真的是离经,这种可能性让整颗心似乎都活跃了起来。
玉离经见君奉天并未回答,不由的叹了口气,“我不放心您,昨夜过了五更,便来找您,却见到您躺在昊法修堂的门口,亚父…您不要瞒着离经,您昨夜是否中毒了?”玉离经脸上一刹那出现了纠结的表情,随...

5.君奉天醒来时天已大亮,睁开眼,视力已经恢复,自己是躺在熟悉的床上。
“亚父,你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君奉天扭头,便见到玉离经坐在床边,眼神关切的望着自己,听力也恢复了,“嗯,我无碍,你怎会在这?”记忆慢慢回笼,君奉天不自觉收回视线,依旧望着房顶,中毒后恢复的身体还有些疲累,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亚父,昨晚您不记得了么?”玉离经面上似有犹豫的问话,让君奉天不禁想昨日莫非真的是离经,这种可能性让整颗心似乎都活跃了起来。
玉离经见君奉天并未回答,不由的叹了口气,“我不放心您,昨夜过了五更,便来找您,却见到您躺在昊法修堂的门口,亚父…您不要瞒着离经,您昨夜是否中毒了?”玉离经脸上一刹那出现了纠结的表情,随后还是决定问出来。
“怎会这样想?”果然是自己想太多,还是不想让他知道,而自己对离经的感情发现的是否又太晚呢?
“亚父当离经还是个孩子么,我抱您回来的时候,您身上还有一些…吻痕…况且亚父身上的衣物虽是好好的,却很是褶皱,明显之前是湿透的,那个人是谁?”玉离经语气欲趋激动,最后身上竟是弥漫着杀气。
“中毒后,我双耳失聪双眼失明,又怎会知是何人,主事,我累了”君奉天闭着眼,表情始终未变,却是给人一种疲倦的感觉。
“是离经失态了,亚父您好好休息,离经有事先离开了”玉离经将君奉天的被子向上盖了盖,便欲离去。
“不要去调查这件事,若儒门没什么事,便坐在这里陪陪我,只是不要再问了”难得君奉天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玉离经心中一痛,便坐下陪着君奉天,却也不再开口。
过了这日,君奉天便恢复原来的生活方式,看似与之前并无两样,但君奉天却是努力要将那晚忘记,也让自己更加忙碌,而私下里自己却在调查那晚可能会出现在德风古道门口与湖边的人。
然而调查并不顺利,当晚值班弟子表示晚上并未有人出现在门口,也未曾见过君奉天。所有能查到弟子当夜也未曾去过湖边,整件事似乎都透出一种诡异。
君奉天也很快放弃了从他所了解的那人特征查起,德风古道弟子大多数头发都很长,所有人又都是习武,身体肌肉这点更是无从查起,而与君奉天身高相似的也是不在少数,那人的脸,若是让自己再摸一遍必会认出,但是这个方法并不现实。最近所有弟子对待君奉天也并无不同,除了,玉离经来昊正五道的次数稍微多了一些。
果然,要到下个月圆之夜才能了解了么?而对方是否会出现也是一个谜,玉离经似乎一直对那个人存着杀意,偏偏自己必须通过疏解情欲方能解毒,而下个月圆是中秋节,究竟会怎样呢?
6.一个月对于他们来说,不过白驹过隙转眼即逝。
八月十五中秋节,一个团圆的日子,他们虽是已活过几百个岁月,但仍是不能免俗。也难得的在这日,德风古道除了守卫值班人员,其他人皆是很自由。
君奉天这一日,虽是全天都待在书房看书,却有些心不在焉,手中的这一本,一天下来不过才看了十余页,最终君奉天板着脸将书当回原处。
刚走出书房,便见玉离经走过来,“今日是中秋节,离经亲手准备了一些小菜,想与亚父对饮几杯。”
讲起来,君奉天一直对玉离经都是冷冷淡淡的态度,究竟他对离经何时有了不同的心思,自己当也是说不清的。他们之间有约定,不得让他人得知二人之间的关系,便也从未一起度过中秋节,而今夜君奉天却是没有拒绝离经的请求,具体什么原因,自己似乎也说不清,今夜注定了不平凡。
二人坐在桌前,品尝着玉离经亲手所做的小菜,偶尔小酌几口。玉离经断断续续的描述着记忆中模糊的儿时趣事,君奉天在旁静静聆听,偶尔补上几句,整个画面看起来和谐而美好。
君奉天平常甚少饮酒,很快便感觉自己似是有些醉了,便放弃了饮酒的想法,今夜还有谜底需要揭开。
此时,已近深夜,君奉天感到身体的体温正在上升,不知是饮酒的关系,还是…维持着不变的脸色,开口道“夜已深,你该回去休息了”
一句话便让玉离经似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他看着对面的君奉天,因为饮酒的关系君奉天的脸有些微微发红,虽然仍是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却让玉离经感有些可爱,当然,即使是他人看到此时的君奉天,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今夜,我又怎能离开呢?玉离经想着,便故意露出很受伤的表情,语气消沉的回道,“难得今日中秋节,亚父便多陪一下离经吧”然后看着君奉天的发饰,心中又转了一个念头,“亚父,既然要休息,不如让离经给您梳发。”
也许是了解了自己的感情,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玉离经受伤的表情让君奉天不忍,也许三者皆是,君奉天点了点头。
玉离经便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紫色的玉梳,走到君奉天身后,一边慢慢拆解君奉天的发饰,一边为他梳发。
玉离经的动作很慢,拆解发饰特别认真仔细,细细的梳过手中的发丝,玉离经感到心中一片满足。修仙之人的发质都是特别好的,所以并没有打结的情况,玉离经仍是梳理的很仔细。发饰终是全部被全部解下,所有头发散在君奉天身后,玉离经不自觉的用修长的手指卷着君奉天的长发,看着银白的头发在手指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似是也将这个人一圈一圈的缠进心里。

最爱小白

〔玉离经x君奉天〕解毒(二)

这次的是图片,走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5776142612/4094552669790652

这次的是图片,走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5776142612/4094552669790652

最爱小白

〔玉君〕非是求而不得

玉离经x君奉天 我又不要脸的出来浪了,奉天爸爸自带吐槽属性,严重ooc,慎入

君奉天最近一直忙于与天迹针对地冥的事情,已是许久不曾回到德风古道。这日,刚刚回去,便见墨倾池快速赶来,“法儒尊驾,您回来了,昨日我有事外出,回来后才得知主事被鬼麒主带走了,我已派人前去找寻,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传回。”
君奉天一惊,暗道不妙,最近一直忙于对付地冥,对于鬼麒主却是有些疏忽了,而且自己一向信任离经,自认遇到任何情况他都会妥善处理,但鬼麒主的功体本就高深莫测,这次亦不知是何目的。
“你们顾好儒门,此事由我处理”君奉天正欲离开,却见远处一人缓缓而来,正是鬼麒主,而在他的右肩上扛着一人,便是玉离经了。既然鬼麒主...

玉离经x君奉天 我又不要脸的出来浪了,奉天爸爸自带吐槽属性,严重ooc,慎入

君奉天最近一直忙于与天迹针对地冥的事情,已是许久不曾回到德风古道。这日,刚刚回去,便见墨倾池快速赶来,“法儒尊驾,您回来了,昨日我有事外出,回来后才得知主事被鬼麒主带走了,我已派人前去找寻,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传回。”
君奉天一惊,暗道不妙,最近一直忙于对付地冥,对于鬼麒主却是有些疏忽了,而且自己一向信任离经,自认遇到任何情况他都会妥善处理,但鬼麒主的功体本就高深莫测,这次亦不知是何目的。
“你们顾好儒门,此事由我处理”君奉天正欲离开,却见远处一人缓缓而来,正是鬼麒主,而在他的右肩上扛着一人,便是玉离经了。既然鬼麒主主动寻来,君奉天便不动声色,等待鬼麒主主动开出条件。
鬼麒主走到君奉天面前手一挥,玉离经的身体便直冲君奉天而来,君奉天一手接住,另一只手已探向玉离经手腕脉搏,似乎并无异状。
直到此时,鬼麒主才轻笑一声,“鬼麒主所设自不会让你轻易查出。”
“你究竟意欲何为?”君奉天有些恼怒,是他过于大意,才置玉离经此时这种现状。
“无意间在他身上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便改变了游戏规则。你心中的乖乖孩子,竟也有一个求而不得的愿望,我不过是激发他深藏在内心的黑暗,助他完成心愿。呵呵,温馨提示,若是他心愿未完,这件事情他便会一直往复的持续做下去。最后,预祝你们玩的愉快”鬼麒主话音落,人已是不见。最后一句的话语,语气却是有些戏弄的意味,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
君奉天望着玉离经,心头沉重,玉离经一向表现不错,也甚是善解人意,自己对他的态度一向有些冷淡,不过是为了他能够依靠自己独立处事,却也因此对玉离经的心事并不了解,如今便也不了解将要发生何事,但以离经的心性,当不会是毁灭人世,做天下霸主之类的,现在猜测已是无益,且看事情如何发展了。
“尊驾。。。”墨倾池亦是有些担忧。
“德风古道之事暂有你来打理,先通知众人主事负伤,没有我的指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主事居所”会发生何事尚未可知,应是尽量避免伤亡,以离经的修为,暂时也只有自己可以控制了,况且鬼麒主的话也不能尽信。
墨倾池答应一声便下去安排,他亦是了解法儒尊驾的决定是最好的方法。
君奉天抱着玉离经回到居所,将人放到床上,将他头上的发饰一一解下,儒门主事的服饰太过于繁复,必也是解开为好。做好一切,君奉天为玉离经盖上被子,便坐在床边看着他陷入深思。
鬼麒主的语气并不像作假,而究竟又是何事能让鬼麒主放弃之前的想法?离经的心愿。。。该是亲情吧,果然是自己对他关心不够,虽是他在自己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但自己一向对他态度冷淡,莫不是这个引起他的不满?
心思兜兜转转,不知怎地回想起玉离经小的时候,总喜欢缠着自己,那时还是个孩子,被几人宠着,却也懂事,如今局势变动,他已是可以独当一面,带领众人的优秀领导者,究竟还有何心愿呢?
看着玉离经昏迷中毫无防备的脸,君奉天不禁伸出手,为他理了理脸侧散乱的发,这时,一只手抬起抓住了他的手,同时玉离经缓缓睁开眼。
刚刚清醒的人似乎还有些神志不清,看了君奉天良久,突然在君奉天猝不及防之时,将人拉倒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君奉天刚开口还未讲话,身上的人已经压下,双唇便贴了上来。
这并不能算是一个吻,更像是撕咬,很快君奉天的嘴唇与舌尖便被咬到出血,虽然君奉天很想一掌将人拍晕,但。。之后再醒来是不是还要一遍?

不算是肉,保险起见,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776142612/4090014457330384

袞雪

【玉離經x君奉天】陰陽枯蠱 序章:蠱禍(ABO)

中二的標題配中二的內容。是的,這是一篇惡搞文。也非平常而論的ABO,就當是類似的梗吧。

第一篇主要是交代事情原委,所以玉君的出場戲分少,以後就會變多的。只有主配對有「愛情」成分,其他疑似配對的都沒有。

目前只預計寫玉君的肉,還有另外一對的肉,另一對的肉會丟番外(同無愛情),這對挺冷,目前還沒看到有人寫就是了。

盡量平坑,除非受到正劇刺激。

最後呼一聲,年下萬歲。

序章:蠱禍

誰道今日劫起,天地擾攘。上有黑雲洶湧,青雷交織,下有淵鳴嗚咽,風起喧囂。此時仍有不怕死者——人覺非常君獨自佇於高崖邊,任狂風吹亂金色髮尾,只一心看那天地不容的兩人,相對厭惡,卻又難分難捨。

又是失敗的會...

中二的標題配中二的內容。是的,這是一篇惡搞文。也非平常而論的ABO,就當是類似的梗吧。

第一篇主要是交代事情原委,所以玉君的出場戲分少,以後就會變多的。只有主配對有「愛情」成分,其他疑似配對的都沒有。

目前只預計寫玉君的肉,還有另外一對的肉,另一對的肉會丟番外(同無愛情),這對挺冷,目前還沒看到有人寫就是了。

盡量平坑,除非受到正劇刺激。

最後呼一聲,年下萬歲。

序章:蠱禍

誰道今日劫起,天地擾攘。上有黑雲洶湧,青雷交織,下有淵鳴嗚咽,風起喧囂。此時仍有不怕死者——人覺非常君獨自佇於高崖邊,任狂風吹亂金色髮尾,只一心看那天地不容的兩人,相對厭惡,卻又難分難捨。

又是失敗的會面,唉。他第一萬零一次嘆息起來。

就在離高崖不遠的黑色雲層下,天地二人無視惡劣天氣,凌空相對。前者一勁砸武力攻擊,後者一昧丟術法躲避,卻又不謀而合地相互嘴砲,誰也不讓誰。被他們晾在一旁的人覺閒閒沒事,只得兀自神遊,上一刻擔憂天下蒼生,下一秒懷念人間美食,自娛自樂間,他只待適當時機從中插入,作二人口中的不識時務者--他容易嗎他。

就在非常君神遊一遭天九重,覺得時候差不多了,這邊只待他開口,那方卻先傳來地冥一聲驚呼。他心下一凜,忙循聲望去,未料卻見一梨花木盒大敞,從天傾墜向他擊來。

……

非常君自不會空等被砸,待他輕輕一個翻袖,木盒已經好生端於手心上。人覺抬眼瞄見地冥無恙後,關注的目標便移向從盒中盡數灑出,此時浮空散如銀漢的點點螢光。同此時,他感到背心處有異物正欲侵入體內,而自己竟無法抵擋,運功也不能驅除。

驚疑未定間,已聞那端天跡爆叫到,你搞什麼!為何滅不了這玩意!

地冥的嘴角也難得緊繃,但是一瞧見天跡大怒跳腳的模樣,方又覺得心裡好受許多。他兩手一攤,無奈道,非是眩者搞什麼,而是你沒控制好力道,把我的寶物翻了。就連眩者也無可避免被波及……唉,所以說,命運的劇本下,你天跡才是這天下最大的禍害啊。

非常君眼見天跡又要發難,連忙開口打斷,地冥,這到底是什麼?

聽見他開口,地冥歪頭看了過來,眼神在他憂心的面上巡了一圈,嘴角一下勾起壞笑。

是神物——陰陽枯蠱。

聞言,非常君一個怔愣,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聽到那邊天跡誇張的倒抽氣聲,你、你說什麼!我、你……這……啊!我的貞操啊!

……原來重點是貞操?!

地冥跟人覺相對無言,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男人叫貞操,怎麼聽怎麼尷尬。連平時最愛出言調戲天跡的地冥,此刻都覺得心下羞恥難平。

住嘴,這神物我本是要用來養花的,現在被你糟蹋了,你說你怎麼賠眩者?

賠你?我不打死你都要感動三界了……話未完,驀然一個念頭閃過,天跡突然嘿嘿怪笑了起來,說,你方道自己同被波及,而我曾聽聞陰陽枯蠱會依據個人特質變化,像你你這樣陰險狡詐的小人,定是陰體。

地冥聞言一笑,也不急著辯駁,僅讓手中權杖在空中劃出一道風口,不由分說噴了天跡一臉。

感受到這精純沛然之氣沒,眩者我可是陽體啊。該說像你這種道貌岸然,老是喜歡背地搞事的人才會是陰體吧。

……

天跡咬牙把臉一抹,恭喜你……想差了!

地冥本待他出招,未料自己雙足突然一下陷地三寸——不對!

驚訝之餘,方見天跡開始凝指運功,四周地動莫名,轟隆不已。須臾,地冥彷彿有感,往後一望,眼中忽現一根粗大狼牙棒從地底破出,竟是往他後庭襲來。

像本仙人這樣氣質不凡、超然釋智者,自然是陽體——不信你受這棒一試!

天跡眼看即將得手,卻見地冥驚恐表情一下換上耐人尋味的笑。他笑臉一僵,只見狼牙棒一下破開地冥黑霧凝聚的幻影,直徑朝自己而來。

?!

天跡來不及收勢,堪堪險避而過。待收回法器,他沒好氣地瞪向完好無缺的敵手。

地冥享受著他狠瞪過來的眼神,嘴裡不忘揶揄,嘖嘖,我就知道你對眩著動了歪心思,不過很可惜,看來我們都是陽……

我是陰體。

天地二人聞言一個怔愣,齊齊望向突然插足的第三道聲音——人覺非常君。

……

沉默一陣,天跡訕笑道,好友啊,你可別逗我,你可知,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你受難啊。

地冥心知這不是玩笑,不跟他打哈哈,卻也只道,莫怪天地不仁,這一切皆是既定的命運,寫好的劇本,眩著只能深表同情。

非常君看著兩人前後對他表示了一番同情,然後又很有默契地往後挪移一大段距離。

……呵呵。

人覺努力深呼吸兩下,決定不跟他倆計較,再次開口道,這盒陰陽枯蠱盡數灑出,蠱物恐怕已寄生整個苦境,你們就算躲得了我,能躲過其他人嗎?

說,說的是……天跡拂塵一揮,喂!地冥,這貨怎麼解!

地冥哼笑道,我要知道解法就拿來對付你了,哪會弄得這方田地。

你!……

雖然離得遠,但是修道人五感優於常人,天跡遠遠就瞄到非常君朝他笑得十分溫和,溫和得令人毛骨悚然。

……不跟你吵了,我回仙腳翻翻典籍找解方……那個,好友,你隨我回去吧,我那裡應可以試著催眠蠱蟲,而且尋常人上不來,你就不用擔心隨便被什麼人撲了。

非常君眉一動,聽見「被撲」一句,眼底暗了暗,復又嘆息,罷了,便先隨你一道。語落,他將視線轉移到地冥身上。

地冥感到投來的眼神,看也不看他,僅是順順長髮,一臉嫌棄道,天跡那破腳我就不去了,你們若有什麼發現,記得通知眩著便是,但若先讓我尋得機緣……呵呵。

笑聲一出,地冥即刻被黑霧圍攏,不過眨眼,人便消弭天地間。

又讓他逃了,天跡皺眉將拂塵一掃,頃刻天青雲朗,竟是一片祥和的樣子,好像方才不過噩夢一場。只是仙者一想到此時暗伏於苦境的陰陽枯蠱,頓時愁雲由心而生,晴朗不再。

非常君看他的神色,一臉無奈道,後悔了是嗎。

天跡仰天而嘆,不應該啊。

時間滑水而過,夜幕被無聲拉上,深居昊五正道的尊者燕坐於席,同平常習慣,於睡前將神識外放,四周景色一下豁然而現。只見一輪明月,悄悄爬上了粹心殿。他眉心一寬,心想,雖然今早天現異相,卻無大事發生,也無大惡現蹤,日子又將安穩而過。

而那方正埋首於奏摺山的玉離經若有所感,抬起頭來把窗外望,他的視線望不了太遠,但心已然飄向了思念的方向,穩穩落於昊五正道門外。他便放下手中的筆,隨心而動,一步跟著一步,想著,不知門內那位睡了沒?應該睡了吧,記得亞父都是這個時間熄燈的。

直至道門前,兩臂寬的距離,玉離經也只敢靜靜看著,不敢打擾--未料門竟然從裡面開了。

門裡的君奉天也沒想會在此時見他,兩人均是一愣。

玉離經怔楞間看出他眼中焦急,先回過神來,亞……法儒尊駕有事外出?

是,請了。話聲一落,君奉天見青年仍擋在身前,只好側身而出,未想手臂卻在此時被人扯住,兩人距離一下拉近。

你!君奉天轉頭瞧見對方神色,疑惑間只得壓下內心焦躁,轉而沉聲詢問……何事?

玉離經聞聲又是一愣,低頭瞥見自己竟使力抓著人,這才燙手一般彈開,不,我、我只是覺得,嗯,今日的法儒尊駕好似有些不同以往……似乎,變得更加讓他難以自持。最後一句話他只敢喃喃在心,卻是連自己也不清楚要「自持」什麼。

君奉天聞言只覺得莫名其妙,你又飲酒了?

玉離經也覺得自己莫名其妙,沒有……這,既然法儒尊駕有事,我便不再耽擱,請吧。他低頭作揖,只待再次抬頭目送人走,卻是一抬眼便撞進對方難辨喜怒的眼底。

只聞君奉天一聲罷了,下一刻,自己已被人騰空帶起,又聽風聲伴著對方的話送入耳裡,他說,你便同我一道去吧。不過一瞬,兩人便如流星消失在昊五正道門前。

黑幕之下,巍峨大門緩緩闔上,被帶入的風吹落桌上白紙黑字一張,上面書道:

--急!師兄貞操不保!

<續>

黑鱼wander

法儒爸爸的头像,画完啦~~~话说找参考的时候截图截到这个角度好像双马尾哦····忍不住画个互动···噗····

法儒爸爸的头像,画完啦~~~话说找参考的时候截图截到这个角度好像双马尾哦····忍不住画个互动···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