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玉树

8115浏览    306参与
中森明卷心菜

玉树/小脑洞

我流ooc


马玉灵和刘胜男时隔三年的正面交锋是在sx联合公演上,两个人恰巧上了同一个mc,恰巧mc主题是“当然了”游戏。随着两个人间充当间隔物的游戏黑洞逐个撤出,莫名撑到最后一轮的两个人之间距离也越来越近。


闫娜眼疾手快想模仿北皇钻到两人中间,但姐终究不是皇。刘胜男脸上扬着笑,手却紧紧拽住闫娜的袖子,说:“娜姐,当然了游戏还是要面对面玩。”

闫娜对处理冷藏好几年的becp还没什么经验,眼神四处飘散,落在马玉灵身上,往后撤了一步,开玩笑说了句“那我走”以缓和氛围,却没想到马玉灵更是直接,并了一步靠过来,说好。


马玉灵直视着刘胜男,问:“你是不是很早就想和我玩当然了游戏?”......

我流ooc



马玉灵和刘胜男时隔三年的正面交锋是在sx联合公演上,两个人恰巧上了同一个mc,恰巧mc主题是“当然了”游戏。随着两个人间充当间隔物的游戏黑洞逐个撤出,莫名撑到最后一轮的两个人之间距离也越来越近。


闫娜眼疾手快想模仿北皇钻到两人中间,但姐终究不是皇。刘胜男脸上扬着笑,手却紧紧拽住闫娜的袖子,说:“娜姐,当然了游戏还是要面对面玩。”

闫娜对处理冷藏好几年的becp还没什么经验,眼神四处飘散,落在马玉灵身上,往后撤了一步,开玩笑说了句“那我走”以缓和氛围,却没想到马玉灵更是直接,并了一步靠过来,说好。


马玉灵直视着刘胜男,问:“你是不是很早就想和我玩当然了游戏?”

刘胜男眼神清澈,睫毛跟着翕张:“当然了。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和你玩当然了游戏吗?”

“当然了。”马玉灵顿了顿,“你对喜欢的定义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刘胜男很快地回答:“当然了。”随机,像听不到台下一阵浪似的起哄声一样径直问了出口:“你后悔说好久不见了吗?”


“当然了。”

马玉灵讲的很轻,其中信息量砸在众人身上却需要缓和一会儿。


但马玉灵像早就构思过问题内容一样,直直丢出了下一个问题:“玉子还是玉子吗?”

“——当然了。”刘胜男迟疑了一下,吐了口气,“你始终是你。”


“你更坚定了吗?”

“当然了。”马玉灵像松了一口气一样,定定地看着刘胜男,语调也轻松了一些,“我成长了对吗?”


刘胜男抬眸,迎上了马玉灵的目光:“当然了。”刘胜男笑了,不知道什么意味藏在其中,几乎是决绝问出:“你还会走一百步吗?”


马玉灵顿住了,两人间陷入了晃晃悠悠、悬而未定的情愫中。——闫娜终于找准了机会插了进来,特意放大了音量,调笑着讲,说:“你们s队的都不行!树,我来走向你!不对,我用俩腿哒蹦哒蹦跑向你!”旁边的众人苏醒了似的闹闹哄哄开始推进游戏环节继续进行,刘胜男梦游般地意识到自己也在笑,在讲话,在同马玉灵扯开距离。


但她能明确感觉到她右脚的船袜没有固定得当,有些回缩。她下意识地瞥了眼自己的右脚,眼神掠过了舞台的最右侧,相隔一个舞台的距离,马玉灵正露着惯有的笑容。她听到了主持流程的人在欢迎下一组mc人员的登场。刘胜男笑着转身,轻盈地、轻盈地从左侧的台阶走了下去。






JoYcE 九羽司

X JAPAN同人《無法回頭》04 淹沒

2039年,洛城

他曾說過:「GACKT是明事理的人啊!沒有他我可不行呢!HIDE也是,Toshl也是,要是沒有他們,我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在哪裡死掉了也說不定呢!」

可能那才是他內心所冀望的吧?被這些人一輩子寵著寵著,然後哪天不小心就死掉了,可是神卻吝於給他這最幸福的結局;HIDE早逝、TOSHI走了、GACKT也走了。

然後現在這些人全不在了,雖說音樂家從來不是平均壽命特別高的族群,搖滾界更不是,但他還是無法不覺得神殘酷。懂得享受生活的人都死了,而每天想著死亡的人卻硬是被留了下來;還留了這麼久。

神是否繞了個大圈子就為了告訴他「你必須長大,不能再依賴他們」?

「YOSHIKI桑,今天......

2039年,洛城

他曾說過:「GACKT是明事理的人啊!沒有他我可不行呢!HIDE也是,Toshl也是,要是沒有他們,我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在哪裡死掉了也說不定呢!」

可能那才是他內心所冀望的吧?被這些人一輩子寵著寵著,然後哪天不小心就死掉了,可是神卻吝於給他這最幸福的結局;HIDE早逝、TOSHI走了、GACKT也走了。

然後現在這些人全不在了,雖說音樂家從來不是平均壽命特別高的族群,搖滾界更不是,但他還是無法不覺得神殘酷。懂得享受生活的人都死了,而每天想著死亡的人卻硬是被留了下來;還留了這麼久。

神是否繞了個大圈子就為了告訴他「你必須長大,不能再依賴他們」?

「YOSHIKI桑,今天我們常去的公園有個爵士音樂派對,感覺你會喜歡,要不要一起去走走呢?」他的人工智慧雪莉說。

現在人工智慧非常先進,會主動根據由使用者喜好建立的數據推薦活動,如過偵測到他發呆時間過長,還會主動開啟話題,天氣、時下流行、新款甜品、周邊活動,那些昭和時代大家要從收音機報紙得知、平成時代大家從電視得知、令和時代大家從手機推播得知的東西,現在人工智慧都會有用意無意的語氣跟使用者聊起。

人們說,沒有人能比人工智慧貼心,因為人會不小心忘記重要日子、忙不過來時會脾氣不好,還會強行推薦一些明知道朋友不喜歡但自己非說不可的事情,但人工智慧不會,它永遠會順著你的心意。

記得前幾天他才看到有實驗室在做,真實媽媽養大的孩子和人工智慧養大的孩子誰能擁有較良好的心理狀態。

他曾開玩笑地跟朋友說,要是實驗結果出來是人工智慧贏了的話,他就可以放心地去精子銀行把他的小孩做出來給人工智慧養了。

他曾經很想要小孩呢!他們都曾經想要過,他、HIDE、Toshl,然而誰都沒走到那一步。

聽見雪莉使用「一起」這個詞時他笑了,估計又是哪個研究指出這種對話方式可以減少現代人的孤寂感吧?明明就算跟人工智慧一起去,他也是一個人而已。

現在這個疏遠的「YOSHIKI桑」就是他故意設的,他第一次啟用人工智慧時,雪莉從大數據偵測出了「YO醬」和「大將」兩個暱稱,結果每次雪莉一開口喊他,他就哭得唏哩嘩啦的,最後只好改掉稱呼。

「嗯,去吧!」

「太好了!我現在立刻來準備!好期待唷!」雪莉說,接著主動遠端操縱家中其他機器人把出門要用的東西統統拿來,掛在YOSHIKI的輪椅上。

以前YOSHIKI壓力大時候曾跑去夏威夷,但現在不行了,夏威夷已經成為歷史名詞,淹沒在全球暖化的海平面下,只有觀光活動還在進行,可以浮潛觀看水底遺跡。他曾經考慮過要去,最後沒去,因為浮潛的時候哭可能會有點麻煩,所以還是打消了念頭,他看見那樣的夏威夷不可能不哭的。

而且那會讓他想起GACKT位於馬來西亞的住處也在水平面下了,GACKT生前邀過他幾次,他一直說有空會去探望GACKT,順便在慢步調的國度好好散散心,結果他從來就沒有「那麼」有空過。

人有空還是沒空,其實是自己決定的吧?即便有工作綁著,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有無數可以抽空脫身的瞬間的,他甚至可以宣布退休,只是他不曾如此選擇。

結果科技和時間創造出了貼心無比的虛擬人物來陪他,但真正重要的那些人都已經不在了。

——那時候我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忙呢?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灵杉×玉树

  马玉灵再一次找到了刘胜男,刘胜男看马玉灵的眼神不再是曾经的纯真了,取而代之的是凶狠。

  “小马,找我什么事?”

  “小树,你不是要报仇吗,这次我会帮你完成的。”

  “哦?你能对苏杉杉下手吗?”

  “不能,但你能,你给我几个死士,我会把她带到你面前,你亲手杀她。”

  “小马,我还是很相信你的,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和唐帮。”

  “你放心。”


  苏杉杉在士兵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就杀完了前来袭击的死士,马玉灵......

  马玉灵再一次找到了刘胜男,刘胜男看马玉灵的眼神不再是曾经的纯真了,取而代之的是凶狠。

  “小马,找我什么事?”

  “小树,你不是要报仇吗,这次我会帮你完成的。”

  “哦?你能对苏杉杉下手吗?”

  “不能,但你能,你给我几个死士,我会把她带到你面前,你亲手杀她。”

  “小马,我还是很相信你的,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和唐帮。”

  “你放心。”




  苏杉杉在士兵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就杀完了前来袭击的死士,马玉灵拿起刀插进自己的手臂,苏杉杉迷惑的看着她。

  “你在干嘛。”

  “我身上没点伤我怎么回去交差。”

  苏杉杉不屑的哼了一声。

  “接下来的事子翀会处理的,你好好想想你要用什么表情面对刘胜男吧。”

 

  


  “昨天晚上本市的一名警察遭到了袭击,好在被路过的巡逻部队救下了,现在正在xxx医院接受治疗,目前已经摆脱了生命危险,袭击者被巡逻部队全部击毙。”

  刘胜男看着这条新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赶紧拿起手机联系马玉灵,电话连续滴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刘胜男这次真的慌了,还好马玉灵接起了电话。

  “喂?”

  马玉灵虚弱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小马?你怎么样了?”

  “我逃出来了,但受了伤,现在就在苏杉杉在的医院里,你放心,我会把她带到你面前的。”

  “取消任务,立刻回来,现在太危险了。”

  “小树,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你父亲,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无论如何都会把苏杉杉带出来的,去工厂等我。”

  



  马玉灵说完挂断了电话,苏杉杉就在一旁看着,拿起一个物体绑在了马玉灵的身上。

  “这炸弹威力不大,但刚好能炸穿你的心脏。”

  “杉杉,我听了你的,杀了刘胜男。”

  “我知道。”

  “那....”

  “除非你离开唐帮,不然没得谈。”

  马玉灵陷入了沉默,苏杉杉躺上了推车,身上裹着掩饰用的纱布,马玉灵戴上口罩,用白布盖住苏杉杉,将推车推上救护车,随后上车,开车出了医院。




  刘胜男带着人来到了工厂,马玉灵开救护车离开医院的时候就被她的人一直监视着,马上就能到了,过了一会马玉灵就推着一辆推车进来了。

  “小马,辛苦你了,你衣服怎么还在渗血?你们两个,马上带小马回去治疗。”

  两人刚要上前,戴着面具的苏杉杉从推车上踹开两人,对马玉灵的肩膀开了一枪,马玉灵痛苦的倒地,苏杉杉拿枪指着刘胜男,刘胜男的小弟立刻掏枪对着苏杉杉。

  “刘胜男,好久不见了,上次我刚见过你的父亲和两位哥哥,他们都称赞你是个好女孩,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刘胜男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马玉灵,咬牙切齿的看着苏杉杉。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吗!”

  苏杉杉对躺在地上的马玉灵的腿又开了一枪。

  “不要!”

  “叫你的人把枪放到地上。”

  “都把枪放下!”

  刘胜男的手下只能把枪放到地上。

  “你们都走吧,我的目标只有刘胜男,还有这个不要命的。”

  说着从地上拉起了一脸惨白的马玉灵。

  一个小弟想从后面偷袭苏杉杉,但不知道哪来的一枪击中了她,刘胜男这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这个工厂恐怕已经被包围了。

  “好,我跟你走,但你不能杀其他人。”

  “可以。”

  刘胜男走到苏杉杉身边,苏杉杉把马玉灵甩到她身上。

  “你好像很喜欢她吧,那就你来照顾她吧。”

  刘胜男看着怀里奄奄一息的马玉灵,马玉灵的嘴似乎在说着什么。

  对不起。

  这是刘胜男从马玉灵的嘴型读出来的。

  苏杉杉挟持着刘胜男走到了出口,小弟们也不敢太靠近,苏杉杉打开了门,看向刘胜男。

  “刘胜男,再见了。”

  随着一声枪响,刘胜男胸口中弹,和马玉灵一起摔在了地上,苏杉杉从口袋拿扔出一个闪光弹,闪身离开。

  等到闪光弹的效果散去后,苏杉杉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马玉灵和刘胜男倒在血泊中,两人都受了很重的伤,不同的是,马玉灵身上的枪伤不足以要了她的命,但刘胜男身上那枪基本是必死的。

  刘胜男在马玉灵耳边慢慢的说着什么,马玉灵因为失血过多意识已经很模糊了,没听清就闭上了眼。




  马玉灵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刚睁开眼就看到身边站满了穿着黑衣服的小弟,都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看着马玉灵,马玉灵心头一凉,恐怕刘胜男在死前告诉了大家自己背叛的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了马玉灵想多了,小弟们齐齐弯下腰。

  “老大好!”

  这一声把马玉灵吓的够呛,进来查房的护士也被吓的不清。

  “你们干嘛!病人刚醒需要休息!都出去!留一个人就行了。”

  但小弟们都不动,反而是护士被他们的注视吓的后退了几步。

  “好了,都先出去吧,留一个知道情况的人,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众人听了向马玉灵鞠了个躬就出去了,只剩下给马玉灵检查身体的护士和一个小弟。

  “你过来,告诉我我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

  “好的老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有人按了求救按钮,等我们到的时候工厂里的人都死了,但他们最后护住了刘老大和你,刘老大那时候还有一口气,说让你当唐帮下一任的老大。”

  马玉灵听到这差点从床上弹起来,但身上的伤让她缩了回去。

  “你说什么?!”

  “刘老大说完这话就晕倒了,后来也没救活,马老大你已经昏迷两天了,昨天兰的刘小姐来了,说唐帮下任帮主就是你。”

  马玉灵摸不着头脑了,以刘胜男的脑子不可能想不出是自己勾结了苏杉杉。

  “老大,你好像还是很累,我不打扰了,对了,这个东西是昨天有个女人来看望你的时候带给你的。”

  “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昨天我不在,是其他人拿过来的,听说是个有点黑的女人。”

  小弟说完拿起床边的一个盒子,随后和护士一起离开了房间。

  马玉灵打开盒子,是一块玉,马玉灵拿出玉,底下还有一张纸条。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合作愉快。”

  虽然没署名,但马玉灵已经猜到了是谁送的,将玉放回盒子,躺回了床上,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小马,你和苏杉杉合作了吧,没事的,我不怪你,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做了多愚蠢的事情,你放心,知道苏杉杉是凶手的人除了我就没有了,还好我最后死在了你手里,小马,爸爸的唐帮靠你了。”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8 抉择

  马玉灵一无所获的来到了刘胜男面前,刘胜男示意其他人出去。

  “马玉灵,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杀苏杉杉吧?”

  “我知道。”

  “你明明知道是谁杀了我的父亲和哥哥,却不告诉我,就因为是苏杉杉杀的吗?”

  “是的。”

  “马玉灵,你真让我失望,算了,这也在我意料之内,毕竟你确实不是她的对手,反正马上兰也要有强化人了,这活别人会去干的。”

  “小树,你是不是在谋划很可怕的事情。”

  “不......

8 抉择

  马玉灵一无所获的来到了刘胜男面前,刘胜男示意其他人出去。

  “马玉灵,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杀苏杉杉吧?”

  “我知道。”

  “你明明知道是谁杀了我的父亲和哥哥,却不告诉我,就因为是苏杉杉杀的吗?”

  “是的。”

  “马玉灵,你真让我失望,算了,这也在我意料之内,毕竟你确实不是她的对手,反正马上兰也要有强化人了,这活别人会去干的。”

  “小树,你是不是在谋划很可怕的事情。”

  “不可怕哦,不过是死几个人而已,欸?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树,收手吧,你父亲和哥哥的仇我们会去报的。”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苏杉杉!”

  刘胜男重重的拍了桌子站起来。

  “你说你会帮我报仇,结果人在你面前你却不杀了?马玉灵,不要把我当傻子,我不仅仅是要报仇,我要报复整个子翀,凭什么他们能不付出代价就杀了我父亲和哥哥!我承受的痛苦我要让他们加倍感受!”

  马玉灵看着眼前的刘胜男,难以想象半年前那个女孩和眼前这个人是同一人,现在的刘胜男完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唐帮会栽在她手里,马玉灵想起了苏杉杉的话。

  “有个方法可以避免这事,那就是刘胜男死。”

  马玉灵在离开唐帮基地之后脑海中构筑出了一个计划,虽然很对不起刘胜男,但她没有选择,唐帮和刘胜男,总要有一个活下去,她要去找另一个复仇之人。

  



  赵佳蕊听说有唐帮的人要找她之后,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枪上膛,冲到外面,指着来访者。

  “来的好啊,我正想杀几个唐帮的练练手呢。”

  “赵会长,没必要拿枪指着我,我是来帮你的。”

  “没错,你是来帮我的,你的人头就是我给刘胜男的战书!”

  “赵会长,我可以帮你杀了刘胜男。”

  “哦?”

  女人知道赵佳蕊感兴趣了,赶紧继续说。

  “我已经知道贵帮和子翀计划剿灭唐帮了,我还年轻,不想这么早死,所以我就来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加入我们豫珑会?”

  “不,我会杀了刘胜男,但是需要你们帮助。”

  赵佳蕊放下枪。

  “继续说。”

  “我不想让唐帮就这么倒了,我也有私心,如果刘胜男死了,那我就是帮主,我们目标一致,可以合作。”

  赵佳蕊不屑的笑了笑。

  “你当我傻?我直接把你们唐帮灭了不就好了?”

  “赵会长,别忘了,现在还是兰的天下,兰不会让手下的黑帮倒了的,还是说你愿意等着子翀拿下天下?那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总统大选这东西不好说的。”

  赵佳蕊陷入了沉思,其实她心里明白,她们这些黑帮对上面的人来说没那么重要,能当帮主的人多了去了,而且想灭掉一个黑帮可没有那么容易,必须要名正言顺,事实上子翀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将唐帮定罪,现在掌握的证据也仅仅只能够推断出是刘胜男派人干的,但推断可不行,更何况现在是兰的天下。

  “你叫什么。”

  “马玉灵。”

  “马玉灵,说说你的计划吧。”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7 指令

  马玉灵不顾门口小弟的阻拦,冲进了刘胜男的办公室,刘胜男正在跟另外几人聊着什么,看马玉灵进来便让几人出去了。

  “小马,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小树,是你让人去杀豫珑会的高层的?”

  “对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这会将地下斗争上升到台面上吗?!”

  刘胜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马玉灵面前。

  “半年前,他们在B市杀了我爸和两个哥哥,你也在那次袭击中受了重伤,不需要我提醒吧?这只是给她们的回礼罢了,很...

7 指令

  马玉灵不顾门口小弟的阻拦,冲进了刘胜男的办公室,刘胜男正在跟另外几人聊着什么,看马玉灵进来便让几人出去了。

  “小马,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小树,是你让人去杀豫珑会的高层的?”

  “对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这会将地下斗争上升到台面上吗?!”

  刘胜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马玉灵面前。

  “半年前,他们在B市杀了我爸和两个哥哥,你也在那次袭击中受了重伤,不需要我提醒吧?这只是给她们的回礼罢了,很过分吗?让那个姓赵的也体会一下我的感受。”

  “他们没留下任何痕迹,我们没办法,但你这跟告诉他们是我们干的有什么区别?!一旦子翀拿这些做文章,甚至可以用军队扫平我们!”

  “我就是要这样,子翀和兰现在忙着争总统呢,不敢有大行动的,总统和灭了唐帮,子翀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你....”

  “小马,我这也是为你报仇啊,正好,这有个任务,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就你去吧。”

  刘胜男说完把一份文件扔给马玉灵,马玉灵打开一看,吓的呼吸都紊乱了,但是很快调整了回来。

  “小树,你连警察都敢动?”

  “怎么?警察就不能出车祸吗?警察不能爬山的时候摔下山吗?警察不能被天上掉下来的钢筋砸死吗?还要我多说吗?”

  马玉灵不敢说话了,她没想到马玉灵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自从马玉灵从B市医院出院之后,一直留在B市重建B市基地,刘胜男在这半年里可是做了不少狠事的,尤其是三天前派了死士杀了豫珑会的会长,马玉灵知道之后立刻赶回了R市,但现在的刘胜男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短短的半年时间,刘胜男的杀伐果断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她的父亲,甚至更狠。

  “小马,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杀她吗?”

  马玉灵摇摇头,刘胜男拿出一个耳机示意马玉灵戴上,马玉灵戴上之后刘胜男按了手机。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刘胜男。”

  “你这算是默认了吗?”

  马玉灵吓的把耳机摘下摔了出去,惊恐的眼神看着刘胜男,刘胜男依旧带着微笑。

  “怎么了?你要是真的觉得很为难的话我可以让别人去的。”

  马玉灵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刘胜男这话里有话,如果自己不去,那刘胜男说的那些事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摩卡味松饼

玉树妹5.31生日快乐!


 p2是废稿不过我觉得很好看!发下

玉树妹5.31生日快乐!


 p2是废稿不过我觉得很好看!发下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6 撒谎

  马玉灵跟苏杉杉从公园回来之后精神明显变差了,刘胜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坐到马玉灵的床边。

  “小马,你能记起凶手的样子吗?”

  马玉灵摇了摇头。

  “他们戴着面具,我没法辨认她们,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才害的老大他们都死了,我自己却活下来了,或许我死了才好吧。”

  刘胜男听到这抱住了马玉灵。

  “不要说这种话,你能活着是这次袭击里唯一的好消息了,你好好休息,我会处理好的。”

  刘胜男离开了马玉灵的房间,拿......

6 撒谎

  马玉灵跟苏杉杉从公园回来之后精神明显变差了,刘胜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坐到马玉灵的床边。

  “小马,你能记起凶手的样子吗?”

  马玉灵摇了摇头。

  “他们戴着面具,我没法辨认她们,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才害的老大他们都死了,我自己却活下来了,或许我死了才好吧。”

  刘胜男听到这抱住了马玉灵。

  “不要说这种话,你能活着是这次袭击里唯一的好消息了,你好好休息,我会处理好的。”

  刘胜男离开了马玉灵的房间,拿出耳机戴上,点开一段录音。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刘胜男。”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5 访客

  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然这是对刘胜男而言,马玉灵的手机在早上疯狂的响着,刘胜男拿起来一看,苏杉杉给马玉灵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而这一次刘胜男打算接起来。

  “喂。”

  “你是谁,马玉灵呢。”

  “她在我旁边睡的好好的呢。”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别骗人了,她就算晚上跑马拉松都不会九点还没醒。”

  “你还挺了解她。”

  “听这声音,你是刘胜男吧,她在哪。”

  这...

5 访客

  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然这是对刘胜男而言,马玉灵的手机在早上疯狂的响着,刘胜男拿起来一看,苏杉杉给马玉灵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而这一次刘胜男打算接起来。

  “喂。”

  “你是谁,马玉灵呢。”

  “她在我旁边睡的好好的呢。”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别骗人了,她就算晚上跑马拉松都不会九点还没醒。”

  “你还挺了解她。”

  “听这声音,你是刘胜男吧,她在哪。”

  这次轮到刘胜男沉默了,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刘胜男还是告诉了她真相,苏杉杉在问了医院的地址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苏杉杉不到十分钟就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高个女人,苏杉杉和刘胜男握了手。

  “我要见她。”

  刘胜男把苏杉杉带到ICU门口。

  “她还没脱离危险,你不能进去,就隔着玻璃看吧。”

  刘胜男走到一边,苏杉杉站在玻璃前背对着她,可以看出苏杉杉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那个高个女人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过了良久苏杉杉才转身离开,临走前嘱咐刘胜男。

  “我的身份不适合跟你们有过多接触,我后面那个人就是来监视我的,我不能经常来照顾她,但如果她醒了麻烦一定要联系我。”

  “知道了,警官。”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4 继承

  刘胜男听说B市的基地被袭击,连夜赶到了B市,等到的只有数不清的尸体,包括父亲和两位哥哥,还有只剩一口气的马玉灵,马玉灵基本上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了,失血过多,内脏受损,能活下来连医生都很惊讶,袭击者很聪明,断掉了所有的监控,现场那样子也无法找到什么证据,所有的希望都在马玉灵身上,如果马玉灵一命呜呼了,这件事永远无法查清,刘胜男告诉医生,无论任何代价,都要救活马玉灵。

  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兰联,段艺璇大半夜闯入刘增艳家把她从梦中叫醒,刘增艳穿着睡衣和拖鞋就来了医院,现在唐帮群龙无首,需要有人站出来,刘增艳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事。...

4 继承

  刘胜男听说B市的基地被袭击,连夜赶到了B市,等到的只有数不清的尸体,包括父亲和两位哥哥,还有只剩一口气的马玉灵,马玉灵基本上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了,失血过多,内脏受损,能活下来连医生都很惊讶,袭击者很聪明,断掉了所有的监控,现场那样子也无法找到什么证据,所有的希望都在马玉灵身上,如果马玉灵一命呜呼了,这件事永远无法查清,刘胜男告诉医生,无论任何代价,都要救活马玉灵。

  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兰联,段艺璇大半夜闯入刘增艳家把她从梦中叫醒,刘增艳穿着睡衣和拖鞋就来了医院,现在唐帮群龙无首,需要有人站出来,刘增艳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事。

  段艺璇是个熬夜达人,但是刘增艳不是,现在靠在段艺璇的肩上睡着了,段艺璇赶紧把她叫醒。

  “别睡了。”

  “嗯.....再睡一会.....”

  “起床!”

  刘增艳被段艺璇这一嗓子直接喊清醒了,揉着迷糊的双眼。

  “你最好给我涨工资,不然我一定宰了你。”

  刘增艳看向刘胜男。

  “我听说过你,按道理讲现在这个紧急情况应该由你来当临时帮主,但是你能胜任吗?你好像一票都没干过吧。”

  “我可以去学。”

  “你只是当个临时的,没时间给你....”

  “我能做好!”

  刘胜男突然的一嗓子甚至吓到了段艺璇。

  “我爸和我的三个哥哥都死了,我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请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处理好的。”

  刘增艳看了眼段艺璇,段艺璇向她点头示意。

  “好,那你就是唐帮接下来的帮主,试着干一个月先吧。”

  刘增艳说完就和段艺璇一起离开了,刘胜男来到ICU门口,看着昏迷的马玉灵,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

摩卡味松饼

放点最近的图,三次太忙了没画多少


p2玉树妹生贺图透,p34都是性转(p4应该能动吧

放点最近的图,三次太忙了没画多少


p2玉树妹生贺图透,p34都是性转(p4应该能动吧

Abeno Haruitsuki

『树泰树』非典型黑粉

/切勿上升蒸煮

/ooc警告

/无脑流小甜饼


泽田泰司除了是一个挣扎在十八线上的过气(哦不是根本没火过  小明星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林佳树的黑粉。


-1-


其实泽田泰司和林佳树无冤无仇,甚至称得上是素不相识。两人同台的次数从泽田泰司出道以来只有一次,这正是因为那次,让泽田泰司成为了林佳树黑粉中的一份子。


大概是林佳树25岁生日演唱会那次,乐队的贝斯手突然离队。X即将解散的消息也铺天盖地的随之传来,演唱会能不能照常举办依旧是个未知数。


之后又过了几天,X的主唱兼Yoshiki的经纪人出山利三给泽田泰司打来了电话。


“泽田先生您......

/切勿上升蒸煮

/ooc警告

/无脑流小甜饼



泽田泰司除了是一个挣扎在十八线上的过气(哦不是根本没火过  小明星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林佳树的黑粉。


-1-


其实泽田泰司和林佳树无冤无仇,甚至称得上是素不相识。两人同台的次数从泽田泰司出道以来只有一次,这正是因为那次,让泽田泰司成为了林佳树黑粉中的一份子。


大概是林佳树25岁生日演唱会那次,乐队的贝斯手突然离队。X即将解散的消息也铺天盖地的随之传来,演唱会能不能照常举办依旧是个未知数。


之后又过了几天,X的主唱兼Yoshiki的经纪人出山利三给泽田泰司打来了电话。


“泽田先生您好,我是yo酱的经纪人Toshi,能耽误您几分钟吗?”


Yoshiki的经纪人?!!

出山利三?!!


泽田泰司的第一反应是立刻挂了电话,开什么国际玩笑?像林佳树那种一线大腕的经纪人能打电话给自己?


肯定是哪个无聊的狗仔子恶作剧,他如果应了,那明天的八卦头条他都想好了——


“十八线泽田泰司痴心梦想和林天王合作。”


反正和林佳树沾边的就没有不是热搜的。


泽田泰司不想趟这浑水,挂了电话他就扑倒床上。半梦半醒间他看见松本秀人风风火火的闯进他的卧室,然后琼瑶式摇他肩膀。

“Tai酱!你猜谁联系我了?Yoshiki的经纪人!!出山利三!!”


泽田泰司迷迷糊糊地挣脱他,小声嘟囔“什么啊你被骗了吧?”


“是真的!”


于是泽田泰司给松本秀人明明白白的复盘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一切,并且信誓旦旦的和他保证那个自称林佳树经纪人的一定是骗子。


“所以…你就这么挂了电话?!”


“不然呢?”


松本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那可是林佳树啊!!!”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3 调查

  刘胜男对于苏杉杉的出现很好奇,她不傻,看得出来苏杉杉和马玉灵压根就不熟,她让人去查苏杉杉,结果发现她是警察,刘胜男毕竟是黑帮老大的后代,生来谨慎,她开始怀疑昨天路上的相遇是苏杉杉和马玉灵安排的,或许马玉灵是警察安插到自己身边的卧底,刘胜男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她要试探一下马玉灵。

  但刘胜男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马玉灵对自己完全没有戒心,手机随便自己看,看她和苏杉杉的聊天内容只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而且马玉灵最近经常对着手机屏幕傻笑,估计是在跟苏杉杉聊天,其实刘胜男查到的关于苏杉杉的信息也没什么值得小心的,马玉灵也不像是有心机......

3 调查

  刘胜男对于苏杉杉的出现很好奇,她不傻,看得出来苏杉杉和马玉灵压根就不熟,她让人去查苏杉杉,结果发现她是警察,刘胜男毕竟是黑帮老大的后代,生来谨慎,她开始怀疑昨天路上的相遇是苏杉杉和马玉灵安排的,或许马玉灵是警察安插到自己身边的卧底,刘胜男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她要试探一下马玉灵。

  但刘胜男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马玉灵对自己完全没有戒心,手机随便自己看,看她和苏杉杉的聊天内容只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而且马玉灵最近经常对着手机屏幕傻笑,估计是在跟苏杉杉聊天,其实刘胜男查到的关于苏杉杉的信息也没什么值得小心的,马玉灵也不像是有心机的人,但刘胜男不得不承认,她查苏杉杉有她的私心。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2 劝说

  H市唐帮分部,刘胜男在给马玉灵疗伤,酒精棉球触碰到马玉灵脸上的伤,马玉灵像弹簧一样弹开了。

  刘胜男不高兴了。

  “马玉灵!坐好!”

  马玉灵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坐了回去。

  刘胜男继续给她擦拭伤口。

  “你不要老是逞强,明明不用起冲突的,要不是我爸跟局长是老同学,你现在还在吃牢饭。”

  “那他们骂你我不得替你出头嘛。”

  “我又不在场,没听到就是没有,下次再这样我也不给你治疗了。...

2 劝说

  H市唐帮分部,刘胜男在给马玉灵疗伤,酒精棉球触碰到马玉灵脸上的伤,马玉灵像弹簧一样弹开了。

  刘胜男不高兴了。

  “马玉灵!坐好!”

  马玉灵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坐了回去。

  刘胜男继续给她擦拭伤口。

  “你不要老是逞强,明明不用起冲突的,要不是我爸跟局长是老同学,你现在还在吃牢饭。”

  “那他们骂你我不得替你出头嘛。”

  “我又不在场,没听到就是没有,下次再这样我也不给你治疗了。”

  说完把膏药在马玉灵的脸上狠狠的拍了三下。

  “好了,那我走了。”

  刘胜男起身,马玉灵拉住了她的手“小树。”

  “嗯哼?”

  “听我的,虽然你爸是唐帮帮主,但你不要再掺合帮里的事了,你太善良了,不适合干这一行。”

  “又是我哪个哥哥求你劝我的?”

  “这次是我自己的意思,小树,你就好好过普通人的生活,找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我们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刘胜男用手指弹了马玉灵的额头。

  “傻瓜。”

  然后就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马玉灵叹了口气,一个男人在刘胜男离开后悄悄进了房间。

  “我妹妹怎么说?”

  “唉,什么都没说。”

  男人叹了口气。

  “唉,我们家四个孩子,就这一个女孩,我们三兄弟都走上了这条路,大哥已经死了,我和三弟不想让她也过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

  马玉灵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

  “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也不想看她脸上的笑容消失。”

  “谢了,兄弟。”


齐齐哈尔bbq

双生前传 玉树

1 初见

  马玉灵刚知道帮主有个女儿的时候以为她会是一个纹花臂抽烟喝酒烫头打鼻钉唇钉满嘴脏话脾气爆炸头发五颜六色的不良少女,她一度以为帮主让自己去保护她是给自己找麻烦,但她也不敢拒绝,因为这个帮主是个妥妥的女儿奴,可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因为马玉灵见到了她。

  马玉灵走在H市某大学里面,虽说是冬天,但校园四处种着常青树,让冬天的校园变得不那么单调,看着熙熙攘攘走过的大学生,她不禁感慨大学生活真好,马玉灵高中辍学之后就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大学生活是她最大的遗憾,马玉灵搓了搓手往手心里哈了口气,H市的冬天还是很冷的,也不知道那个大小姐什么时候来。...


1 初见

  马玉灵刚知道帮主有个女儿的时候以为她会是一个纹花臂抽烟喝酒烫头打鼻钉唇钉满嘴脏话脾气爆炸头发五颜六色的不良少女,她一度以为帮主让自己去保护她是给自己找麻烦,但她也不敢拒绝,因为这个帮主是个妥妥的女儿奴,可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因为马玉灵见到了她。

  马玉灵走在H市某大学里面,虽说是冬天,但校园四处种着常青树,让冬天的校园变得不那么单调,看着熙熙攘攘走过的大学生,她不禁感慨大学生活真好,马玉灵高中辍学之后就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大学生活是她最大的遗憾,马玉灵搓了搓手往手心里哈了口气,H市的冬天还是很冷的,也不知道那个大小姐什么时候来。

  一个人拍了拍马玉灵的背,马玉灵转头一看,是一个扎着双麻花的女孩,身上穿着卡其色大衣,手里抱着几本书,面带微笑的看着马玉灵。

  “你好。”

  “你好,有事吗?”

  “你是马玉灵吗?”

  马玉灵看着这个叫出自己名字的女孩,皱了皱眉。

  “是。”

  在她的记忆里,这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女孩没道理会认识自己。

  “我爸说你今天会来找我,我是刘胜男,可以叫我小树,多多指教。”

  刘胜男向马玉灵伸出了手,马玉灵目瞪口呆的跟她握了手,刘胜男依旧带着阳光的笑容。

  “我以为你会是一个脸上都是刀疤的人呢,还担心你会吓到我的同学们,还好你长的还挺憨厚的。”

  马玉灵其实很想说自己也是这么想她的,但她不敢,万一这个大小姐生气了让人砍掉自己一条手就不好了 ,刘胜男似乎从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出了她的顾虑。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没事的。”

  马玉灵做了个深呼吸,给自己壮了壮胆,把自己对刘胜男的想象告诉了她,刘胜男听了捂嘴大笑。

  “我爸和我的哥哥们是很宠我,所以我不能辜负他们的好意,我要努力学习,以后做个成功的人,才能报答他们。”

  马玉灵见过很多唐帮高层的孩子,有这种觉悟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不禁露出了老父亲一般欣慰的笑容。

  “你午饭吃了吗?”

  “还没。”

  “走吧,我请你去食堂吃饭。”

  马玉灵和刘胜男端着餐盘找到一个空位,当她们坐下之后边上一圈的人都端起餐盘走了,马玉灵以为是自己吓到他们了,虽然她长的憨厚,但是在唐帮干了五年,也杀过人,身上难免有点阴狠之气,她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可以打包吗,要不我出去吃。”

  正想起身,刘胜男阻止了她。

  “没事,不是因为你。”

  马玉灵震惊的看着她,刘胜男抬起头,笑了笑。

  “别看了,赶紧吃饭吧,我下午还有课呢。”

  说完低着头继续吃饭,马玉灵重新坐到了位子上,低头吃着饭,但余光一直在观察四周的人,他们都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刘胜男,刘胜男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场景,只是淡定的吃饭,时不时露出笑脸和马玉灵聊一些有趣的事情。

  吃完饭以后两人来到教室,刘胜男坐在第一排,马玉灵坐在她后面,不出所料,没人敢坐在刘胜男周围,马玉灵本来是想在外面等她,但刘胜男强烈要求她坐在教室里。

  这节课是经济学,刘胜男全程认真听课记笔记,但马玉灵就不行了,才十分钟就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但老师也不敢管她,还是刘胜男转头拿笔敲了马玉灵的脑袋她才醒来,但上课对马玉灵太煎熬了,她也不好意思拿手机,她转头看了看,在她的印象里,大学上课应该都是老师讲老师的,学生玩学生的,可是现在后面的学生,过于安静了,没有一点聊天声,只有老师提问的时候才会有回答声,而这回答声很大一部分来自刘胜男,老师对于马玉灵这个和学生完全搭不上边的社会人士也是没有过问,估计是因为马玉灵前面的刘胜男。

  大课之间五分钟的休息,马玉灵受不了了,跟刘胜男说了声就出去了,马玉灵在门口找了张凳子坐着,玩起了手机,她突然有点好奇当代大学生上课在干什么,她走到后门,看到两个挨着坐的男生,手机的界面明显是在跟别人聊天,但马玉灵仔细一看,直接傻眼了,他们的聊天对象的头像,就是对方,挨着坐居然都不敢发出声音聊天,刘胜男到底有多恐怖。

  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马玉灵转头,一个女生,马玉灵有印象,她也是在这教室里上课的。

  “同学,你跟刘胜男是什么关系。”

  马玉灵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刘胜男?哪位啊,我不是这个专业的,今天是来这里蹭课的。”

  “就是你刚刚位子前面的那个女生,我建议你离她远一点,你刚刚就坐在她后面也敢睡觉,姐妹你太勇了。”

  “她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那我悄悄跟你说,她爸是黑帮的老大,上次她的哥哥来学校,太可怕了,一看就是背着几条人命的,有个女生直接被她哥的眼神吓哭了。”

  “啊,这么恐怖啊,那她也是这种人吗?”

  女生摇了摇头。

  “不知道,至少她在学校里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谁知道这种人私下是怎么样的,我们上课都不敢打扰课堂纪律,怕影响她学习,说不定就会被...哎呀不说了,要上课了,同学你要么也坐到后面,要么就别蹭这课了。”

  马玉灵看着女生走进教室,摸了摸下巴,现在一切都串起来了,虽然马玉灵和刘胜男只相处了半天,但直觉告诉她,刘胜男跟她的爸爸和哥哥们不是一种人,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她绝不是那个女生嘴里的样子。

  刘胜男下完课以后马玉灵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走吧,我今天没课了,我带你去接下来我们住的地方。”

  马玉灵跟在她后面走了,之前那个女生看到她们两人这关系直接吓的坐在了地上。

  马玉灵和刘胜男来到了校园外的房子,根据刘胜男所说,这是她三哥上星期亲自来给她买的,房子不算豪华,但是非常的整洁干净,刘胜男打开一个房间的门。

  “我昨天我晚上帮你整理了一下,你以后就住这间吧。”

  马玉灵走进房间,一张1.5m的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台电视,一个衣柜,这就是这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了,但对马玉灵来说足够用了,自己的东西昨天已经让人拿过来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写作业了,待会吃饭的时候叫你。”

  刘胜男打开门打算出去,马玉灵叫住了她。

  “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刘胜男歪头笑着看她。

  “我爸没跟你说嘛。”

  “额,老大只说让我保护你。”

  “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跟我在学校待了一个下午你应该知道的吧。”

  说完笑着出去了,马玉灵躺在床上,回想着在学校的细节,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马玉灵起床时看到刘胜男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举起手看了眼手表,已经六点了。

  “醒了吗?去外面吃饭吧。”

  马玉灵赶紧整理了一下,跟着刘胜男出去了,两人来到一家很普通的饭馆,刘胜男非常有礼貌的跟服务员点了菜,看样子是常客了,现在马玉灵对刘胜男的看法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刘胜男作为唐帮老大唯一的女儿,她的三个哥哥最年轻的也都24岁了,可以说她从出生那一刻就是被众星捧月的,马玉灵以为这种孩子会是娇生惯养的,但事实恰恰相反,如果自己不知道的话,她完全不会把刘胜男和黑帮大小姐联系在一起,可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让身边的人害怕。

  马玉灵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刘胜男抬起头带着微笑。

  “那个女生没跟你说嘛。”

  马玉灵一时语塞,刘胜男低下头继续吃着饭。

  “就是这么简单,不知道谁说出去的,大家知道我是黑帮大小姐之后就不敢接近我了,我让我爸给我找个人也是这个原因,我从小到大在学校里都是一个人,我不想大学了还这样,你可以理解为学伴。”

  马玉灵仔细回想了一下,估计是刘胜男的三哥让人散布出去的,她三哥是最宠她的,她干这些是怕自己妹妹太善良了被人欺负,上次他亲自去学校估计也是为了这个,可惜他好心办了坏事,刘胜男抬头对上马玉灵地眼神,笑了笑。

  “快吃吧,菜要凉了。”

  “是你三哥说出去的。”

  刘胜男依旧带着微笑。

  “我知道。”

  马玉灵再一次震惊。

  “我又不是傻子,我三哥那点小心思我看的出来,但我不怪他,他的出发点不坏,只是用错了方法。”

  马玉灵不禁心疼起这个女孩,对她最好的人,却在无意中成为了她的枷锁。


摩卡味松饼

在lof这边也发一下,浓度超高句点十图

⚠️含有性转+私设+G向+女装+幼年捏造

在lof这边也发一下,浓度超高句点十图

⚠️含有性转+私设+G向+女装+幼年捏造

十九路

塞纳河五星级难度考试②答案

•我不信有人能满分

来,试试看!

tag上只有部分,并且顺序是乱的


本考卷共分为四部分,每部分五道题,每题五分,满分一百分。

第一部分:选择题

Question One:

以下哪一对cp的年龄差最大(       )?

A.聪蕊               B.杉源

C.水璇       ...

•我不信有人能满分

来,试试看!

tag上只有部分,并且顺序是乱的


本考卷共分为四部分,每部分五道题,每题五分,满分一百分。

第一部分:选择题

Question One:

以下哪一对cp的年龄差最大(       )?

A.聪蕊               B.杉源

C.水璇               D.蹄蹄乐


答案:D(韩家乐:1996.4.24/蒋舒婷:2002.6.18)


Question Two:

张怀瑾曾经在mc上坦言“我不看同人文”,请问一下四篇文章她可能没看过的是(      )

A.《INNOCENCE》   B.《十日游戏》

C.《忆春山》            D.《谁会不想谈恋爱呢》      

 

答案:C


Question Three:

黛玉死啦呜呜啊嗷呜呜,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呜呜呜呜呜”是哪位成员的悲叹(      )

A.陈倩楠               B.苏杉杉

C.刘姝贤               D.柏欣妤


答案:D



Question Four:

48狼人杀节目中,有一位成员的身份是女巫却在第一轮就被票出局,携带双药遗憾离场,其节目效果堪比莫寒的斗地主,请问她是(      )?

A.姜杉                   B.宋昕冉

C.段艺璇               D.费沁源


答案:D



Question Five:

“你可以说一句喜欢我吗?就算是骗我的也可以。”请问本句中的“你”是(      )

A.陈珂                        B.唐莉佳

C.左婧媛                    D.郑丹妮


答案:A(费沁源对陈珂)



第二部分:补全句子/对话

Question One:

“大家好,老娘是________(自我介绍)”


答案:冯思佳


Question Two:

“这个打不开的书上面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北京四月的樱花要开了,你要和我一起去看吗?”(接后句


答案:春天来得很慢,春天才有浪漫(刘胜男对马玉灵)


Question Three:

(前情提要:你的队友想要找你排练)

队友:“我在外面。”

你:_________(回复队友的短信


答案:and?(队友:王奕/“你”:宋雨珊)


Question Four:

“(关于cp在b50可不可以拥有双人曲)那么答案之书会给出一个什么样令人震惊掉下巴的答案呢?”

答案之书:____________(给出答案


答案:享受体验


Question Five:

周诗雨:“我实在不知道写什么,太久没写过作文了,我就去问了_______(打一cp名)。”


答案:奶包



第三部分:根据所给图片提示回答问题

Question One:

打一著名同人文名字(图源b站up主:流川枫的川)


答案:《INNOCENCE》(图片上为主要人物)



Question Two:

塞纳河上诞生了许多著名的预言家,下图中拿着话筒的女孩便是其中之一,请问她成功预言了什么呢?


答案:她是杨晔,在这场辩论赛中,针对回复对方辩友的“杨晔!你就算有cp你今年进圈了吗?”她回复“我们be了就进了”,一语成谶。


Question Three:

HII的MC4中,沈梦瑶让大伙儿猜“我也最喜欢”的成员。请问,大家猜到最后有几个现役HII成员的名字没有被提起?(图源b站up主Frodo-X)


答案:孙语姗、袁一琦



Question Four:

最佳拍档第二季加入了精彩的正反选择搭档环节,请问郝静怡反选时,田姝丽对她说了什么?


答案:她唱了一首歌“像夏天的可乐,像冬天的可可,你是对的时间对的角色。”



Question Five:

同人文《十日游戏》落下帷幕,紧张刺激的剧情,细致入微的描写为读者们带来了一场大逃杀盛宴,请问下图中谁没有在《十日游戏》中出现呢?


答案:徐楚雯、林芝



第四部分:根据图片所给提示猜测曲目

Question One:

一场成功的表演少不了道具的衬托,请根据以下道具图片答出正在表演的曲目名称表演者


答案:《女王殿下》——蒋芸、王晓佳



Question Two:

舞台背景在表演中经常起到渲染氛围的作用,猜猜这是哪首双人曲吧?


答案:《爱未央》——陈珂、郑丹妮



Question Three:

有的曲目中会出现念白,而这些念白往往也是一大两点,请为下图成员配一段台词吧!


答案:在这王国中最美丽的人啊……(忘词)



Question Four:

根据表情猜猜看,刘姝贤在跳哪首unit曲呢?


答案:《如果你拥抱我》(生气版)


Question Five:

这是谁的表演,她又在表演哪首曲目呢?



答案:《恋爱捉迷藏》——唐安琪




敬请期待

十九路

嘉兴路谋杀小叙①

•推理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上升


 性格决定命运。

                           ——荣格


“三年前的9月23日,正值初秋,S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谋杀案。 一家游戏公司的职员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宿舍内,死状凄惨。案发现场是一座三层大楼,受害者为公司内部的员工——马...

•推理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上升



 性格决定命运。

                           ——荣格



“三年前的9月23日,正值初秋,S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谋杀案。 一家游戏公司的职员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宿舍内,死状凄惨。案发现场是一座三层大楼,受害者为公司内部的员工——马玉灵,女,23岁。




死者被发现刺死在三楼的宿舍里。室内门窗紧闭,宿舍大门、玻璃窗均反锁,没有发现任何撬动或翻越的痕迹。尸体横卧在床边,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床单、被单、地板、床头柜上血迹斑斑,可以基本断定为第一现场。报警者是死者的同事——段艺璇。据她所说,23日一整个上午同事们都没有看见死者的身影,她的电话也处于长期无人接听的状态,大伙儿顿觉反常。她就和另一位同事,同时也是死者的好兄弟——陈倩楠,前往三楼死者的宿舍,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二人越发焦急,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遂报警,之后便发现死者被残忍杀害。




尸检报告指出,受害者的死因为动脉破裂造成的出血性休克死亡。死亡时间大约为23日2点。凌晨。




由于案发地点环境的特殊性,据监控显示,23日上午除为数不多的员工来公司上班外,并无陌生人员进入大楼。换句话说,若死者系他杀,犯罪嫌疑人系公司内部员工。




蹊跷的是,警方调取了案发当天三楼走廊的监控,却发现并无一人进出死者的房间。警方再将时间往回调,发现死者最后一次进入宿舍的时间是22日21时38分,此后就没有出来过。




此外,现场勘察小组亦是一无所获。案发现场没有新鲜的可疑的痕迹,被认定为凶器的水果刀刀柄上也只有死者一人的指纹。




经过警方的初步勘探,马玉灵的死被判定为他杀。死者的财物——一部手机、一张银行卡、两叠现金和一枚戒指均完好无损地放在写字台上,现场也没有发现翻找的痕迹,基本可以排除劫财的可能性。当天在公司的九位嫌疑人分别是段艺璇、刘胜男、苏杉杉、韩家乐、柏欣妤、陈倩楠、黄恩茹、张笑盈、张怀瑾。她们中有两位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陈倩楠和张笑盈声称22日晚她俩在公司对面的烧烤店吃宵夜,凌晨两点半左右才返回宿舍,公司的保安可以为她们作证。警方调取了烧烤店及三楼走廊的监控,又询问了值班保安,证实其所言凿凿。




剩下的七人里,刘胜男、黄恩茹和张怀瑾不住在员工宿舍。9月22日的监控显示,三人于19时下班后就离开了公司,直到23日6时上班才再次出现。




而段艺璇、苏杉杉、柏欣妤和韩家乐都声称案发当时她们在睡觉,没有听到任何异样的响动。




由于该案的性质恶劣,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因其缺乏有力线索,即使案件疑窦丛生,调查组仍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警方最终只能将马玉灵的死因变更为自杀。此举一出,社会上爆发出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对警方的解释提出质疑与抗议。三年来,网络平台对该案件的讨论从未停止。有媒体甚至将其拍成了电影,影名就叫做《职员密室被害之谜》。”




“我猜,这又是一个大乱子!”刘姝贤合上手机,按了按酸痛的眼角。由于长时间聚焦屏幕的缘故,她的眼睛里充盈着泪水,“短短十几分钟工夫,我就已经看到五六条阴谋论了,有黑社会暗杀一说的,有暗器偷袭一说的,甚至有外星人一说的——去你的,外星人看到都恨不得给他两个嘴巴!”




坐在她对面的刑警闻言一怔,随后轻蔑地笑了笑,“机关?暗器?真把警方当废物呢!当年房里要藏有家伙咱们找不到?”




“青钰雯儿,当初这事儿可把你整惨了。”刘姝贤摇摇头,言语里透露着惋惜,“没想到时隔三年,又给你碰上咯!”




“不止我一个……”青钰雯沉吟,“不止我一个,老刘。”




“当年悬案未决,调查组调任的调任,降职的降职。唉——”她话锋一转,笑着撞撞对方的肩膀,“这次,不仅是我,刘神探不也给摊上了吗?”




“虽然——”刘姝贤慢慢地答道,“我竟然——”




一种奇怪的幻觉在她的脑海中盘桓,仿佛她置身于一种飘然的、诡谲丛生的,但却十分具有质感的梦境中。密室、悬案、神秘人……摆在面前的一切她非但不畏惧,相反,它们牢牢的攥住了她的心脉,诱引着她血液里尘封的热情因子。




“我还挺期待的。”她吐了口气,像是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




“那我可期待咱们刘神探大施拳脚了!”青钰雯笑笑,“等胡晓慧人来了,咱们就开会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应声打开,一位身着白衬衫,只有从警徽能辨认出她警员身份的家伙抱着一大沓卷宗走了进来,一股脑儿地将卷宗放在了长桌上。




“喔,晓慧,这边坐!”“你屁股长尾巴了不是?怎么不穿警服?”




被叫胡晓慧的对着左边桌子憨憨一笑,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右边桌子“哼”了一声,望着对方的臭脸,从容不迫地关上了会议的门。




看来我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刘姝贤心里暗暗的爽,很满意自己适才的表情管理,顺手拉开了身边的椅子,没想到对方没瞧见,径直坐到了青钰雯预留的座位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俩的小别扭被青钰雯看在眼底,她狡黠地眨眨眼,清清嗓子,恢复公事公办时的严肃与波澜不惊,“好啦!会议正式开始。”




“3567案件的基本情况,你们已经初步了解了。我要重点和你们介绍一下死者与九名嫌疑人的基本情况,很微妙。”




刘姝贤眉头一皱。




“死者马玉灵是一名普通职员,负责游戏开发。她的履历很简单,毕业后任职于SN游戏公司,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死者为人热情,未曾与九位嫌疑人结下愁怨。当然,刚工作的青年,远在异乡,没有多少积蓄。”




“那’微妙’何以见得?”刘姝贤紧锁着眉头,“是一个完美的受害者?”




“这点我等会儿详细展开叙说。”青钰雯抬手,示意让自己继续讲下去,“刘胜男,死者的同事,同时也是她的大学同学。她的履历和死者的同样简单,负责宣发。”




“苏杉杉,同上。她们三人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时就相互认识。”




“陈倩楠,死者的好友,高中辍学,负责接待。黄恩茹,S大毕业生,策划之一,另一位策划是段艺璇,死者的好友。”




“张怀瑾,J大毕业生,负责文案和美工,韩家乐是她带的实习生,中途离职过一阵子。”




“柏欣妤是韩家乐的室友,她的定位不是很明确,干杂活儿的。”




“最后一位,张笑盈,同样是负责接待,以上。微妙之处——”





“苏杉杉是死者的前女友,刘胜男似乎也与死者有瓜葛,黄策划、张美工与陈接待三人关系很混乱。”胡晓慧落落大方地接道。





“哦?晓慧说的不错啊!”一旁的青钰雯投来赞赏的目光。




她略带羞赧地憨憨笑道:“整理卷宗的时候我已经默识于心。”




“我也略有耳闻!”一个声音闯入,毫不示弱,“我浏览了网上几乎每一条关于此案的视频,里面杂七杂八的啥都有。”




“不一样,我只关注案件本身,你是在意别人的看法。”




“二者并无孰优孰劣。”




“看来我不需要在介绍她们混乱的关系上浪费时间。”青钰雯微微颔首,“直接进入正题,三年后的9月23号,也就是昨天,我们警方收到匿名信一封,信中披露了一些奇怪的细节。来信者要求我们将信登在报纸上,并限我们三个月内侦破此悬案。否则——”




青钰雯调出PPT,一字一顿地念道:“若三个月后此案仍未侦破,她将永不瞑目。”




胡晓慧闻言瞪大了双眼,刘姝贤早有心理准备,只微微动了动眉。




“信的内容在PPT上,警方尚未将内容公布,应大队长要求,我们已经将此事上报给了市里。3567案件的卷宗我已经让晓慧找来了,你们的任务就是通查此事,下午市里的调查小组就要来了,我去接待。”




青钰雯抬腕看了看表,朗声吩咐:“我相信,在你们的配合下,’职员密室被害之谜’能够真相大白!”




说罢她笑着朝二人点点头,离开了会议室,“嘭”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呼——”青钰雯前脚刚走,胡晓慧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老刘老刘,看看那封信。”




“知道嘞。你过来坐我这儿。”




“好吧。”




匿名信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对刘姝贤态度的不满,胡晓慧走来,利索地操作电脑,放大照片。




【刑警同志们,你们好!我知道你们永远不会忘记,三年前的今天,在S市市郊SN游戏公司发生的那起密室杀人案。对于你们给出的“自杀”的定论,我想你们自己都不会相信。此信的目的就是帮助你们打开一个新思路,从一个全新的视角窥探三年前的秘密。我的手上掌握了所有人都不曾知道的线索,我会以信件的方式透露给你们。但你们必须满足我的一个要求,就是把我写给你们的信,原封不动地刊登在各大媒体的头条,若不按照此要求做,我不会再向你们写第二封信。不必知道我是谁,你们也没有机会了。(另外,如果你们决定接手此案,请务必、一定要在三个月内结案!!!若三个月后此案仍未侦破,她将永不瞑目。切记!)】


•欢迎评论区交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