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玉穗衍生

111浏览    5参与
文不言

圣诞节-----榭寄生

说我有敏感字


我只得试试...到底是谁敏感!!


--------------


小剧场一. 上官透 X 萧情

晚十点,又过一刻。继玄女趁夜华出去屋外打通电话的功夫,给素锦哄喝了一杯香槟,被离境逃也似的拉着拽走后;萧情与上官透也觉得闹得太晚,纷纷离席回家.


夜华脸色难看地带着…哦不,是辖制兴奋地要亲人的素锦,同他们一道出来.


上官透看得出来,夜华脸色难看,不是针对有一沾酒便要亲人毛病的女朋友,而是对始作俑者的不满.


若换着没有旁人在场的场合,他估计还挺喜欢的.

没看见家里有个不能喝酒的,还放着各种香槟么....


说我有敏感字


我只得试试...到底是谁敏感!!


--------------


小剧场一. 上官透 X 萧情

晚十点,又过一刻。继玄女趁夜华出去屋外打通电话的功夫,给素锦哄喝了一杯香槟,被离境逃也似的拉着拽走后;萧情与上官透也觉得闹得太晚,纷纷离席回家.

 

夜华脸色难看地带着…哦不,是辖制兴奋地要亲人的素锦,同他们一道出来.

 

上官透看得出来,夜华脸色难看,不是针对有一沾酒便要亲人毛病的女朋友,而是对始作俑者的不满.

 

若换着没有旁人在场的场合,他估计还挺喜欢的.


没看见家里有个不能喝酒的,还放着各种香槟么.

 

上官透念及自己早上挨的那巴掌,不由感叹为什么这可爱又烦人的毛病不在萧情身上.

 

 

二人手指交握,迎着夜晚寒风,一步一晃往家去.

 

路灯一排

 

身影两只

 

都默然无声.

 

 

上官透拉着她的手揣进他自己的口袋,口袋里指间收握,交缠得十分紧.


那一霎

 
萧情在唇角抿着一朵笑花,心口暖甜,脚下往右迈近了些,悄悄挨上上官透身侧.

 

 

门孔咔嚓一声.

 

萧情拉着把手推开屋门.

 

【阿情..】

 

【嗯?】

 

她脱鞋进屋,完全没注意上官透的低落语气.

 

 

【阿情..】

 

【嗯.】萧情换过兔儿鞋,挂好围巾,抬手把碎发别到耳际后,肌肤滑腻,温柔笑道,【怎么啦?】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生气?

 

唔..起初是生气的.

 

一想起早上他吻她把手探进衣服里,她便宛如浑身着火似的,觉得太下流了!

 

可是,她也是喜欢他的..

 

以低幼的生物水平来看,上官透作为男生,这个年纪…….

 

 

萧情摇摇头,漂亮的眼睛里一湾清水,眼角瞥见墙上被素锦挂上的榭寄生,那句在榭寄生下接吻的话在萧情脑海里荡起回音..

 

她提着一颗砰砰跳的心,感到面上薄热腾起.

 

上官透合上门,却见萧情从玄关踏下,站到那个一圈白色果子的花环下.

 

 

妙目莹莹瞅着他.

 

 

她拽过他外衣长袖.

 

【素锦说,在榭寄生下接吻..会得到幸福..】

 

萧情瞅着上官透眸中浓郁的深色,他面目本就标致俊逸,泛起浅笑,连眼角的痣都带上几分冶色.

 

萧情顿感窘迫,有点不妙,【你、你不可用再把..】

 

【好.】

 

 

他笑着截断萧情的话,只用了一个字一个吻..

 

不过萧情觉得.

 

男人的嘴,呵….真是骗人的鬼..

 

 



---------------------------------



小剧场二.   夜华 X 素锦



房间暖熏熏,只留了一盏浮雕玻璃蜡烛,荧荧烛火昏昏,和暧昧的呻吟喘息混为一体...


葱白的指尖捏着藏青的被单,揪成一团,三两声猫儿一般的吟啼,募地葱指一松.

好半晌.

昏昏室内,气息甜腻,两道喘气声.


素锦把自己从夜华怀中扒出来,碎发细汗,红唇如艳。一扭头,侧露香肩,一连串的红梅在雪肤上娇娆.


她与夜华鼻尖相对,懒洋洋地道,【圣诞快乐.】


【.嗯】


【你说外面有下雪么?】素锦瞄到窗帘,好奇地问.


【明日一早看看..】夜华用鼻尖蹭她面颊,不一会儿便循着素锦被厮吻红肿的唇去,低语道,【我瞧你倒是精神.】


素锦一眨湿漉的羽睫,水眸怔怔,想抗议的话消失在丰润的唇瓣间.


被子又是一层细浪翻滚.


--------------------


小剧场三,离境X玄女.

 

 

车库熄火

 

离境没让玄女立马下车,而是拉住玄女的手臂.

 

【干嘛?】手臂被拉得超紧的玄女,挑眉.

 

 

离境一撇笑,【你还没犒劳我.】

 

玄女闻言,放下握着车门把的手,倾身捏上离境的下巴,唇线勾起,【来,给小女子我亲个.】

 

 

【是你说的.】

 

 

嗯??

 

 

【喂喂喂..】

 

 

玄女瞧离境起身跨来的架势,好似要当场办事儿,一时心慌.

 

 

【干、干什么呢!车里开车??】

 

 

离境横跨玄女两侧,探手调整座椅,把人压在身下,特意冷笑两声,【我今儿切洋葱流的泪,我得叫你哭回来.】

 

 

【…..】擦,可真逻辑鬼才.

 

 

 

离境倾身,一手压在玄女脸侧,一手抚弄微白的唇瓣,直把唇瓣弄得泛起红色.

 

他低头亲亲,问玄女.

 

【我皮带硌人么?】

 

 

玄女自不愿露出让离境得逞的神情来,身下哪块硌她还能不晓得。当下她搂着离境反亲回去,娇嗔道.

 

【哪儿硌人了?我得叫你像那张表情包似的,哭着说一滴也没了.】

 

 

离境手上动作不停,略一用力,便把玄女动来动去的腰紧箍住

 

冷哼道,

 

【等会儿看谁哭得厉害!】

 

****************************


好吧...


没有一个敏感,气哭我!!



文不言

圣诞节-----榭寄生

《泰迪互日》番外


CP大杂烩


一桌子的狼藉.


几人吃喝完都已各自离去,留下方盘里生菜叶铺裹的炸鸡块、玻璃碗中的可乐鸡翅、散乱的几样吃食;桌上还剩着切了一半的蛋糕,红色草莓俏立在外边香甜的奶油层面上,表皮泛着白粉的黑蓝色莓果被花型奶油缀在顶点,切下的部分露出浅蛋黄色的蛋糕,松软的样子让人迫不及待想尝尝.


穗禾很喜欢这款蛋糕,早在几日前逛到蛋糕店便给润玉说,今日一定要吃到它!


在润玉眼里,穗禾也是他喜欢的蛋糕.


肌肤明净,脸颊因喝了酒而浅浅酡红,睫毛长而翘…….最好看的,还是那张丹唇,红润丰盈,引得...

《泰迪互日》番外


CP大杂烩


一桌子的狼藉.

 

 

几人吃喝完都已各自离去,留下方盘里生菜叶铺裹的炸鸡块、玻璃碗中的可乐鸡翅、散乱的几样吃食;桌上还剩着切了一半的蛋糕,红色草莓俏立在外边香甜的奶油层面上,表皮泛着白粉的黑蓝色莓果被花型奶油缀在顶点,切下的部分露出浅蛋黄色的蛋糕,松软的样子让人迫不及待想尝尝.

 

穗禾很喜欢这款蛋糕,早在几日前逛到蛋糕店便给润玉说,今日一定要吃到它!

 

在润玉眼里,穗禾也是他喜欢的蛋糕.

 

肌肤明净,脸颊因喝了酒而浅浅酡红,睫毛长而翘…….最好看的,还是那张丹唇,红润丰盈,引得人想一尝为先.

 

 

润玉蹲在穗禾身侧,用眼睛细细描摹,满面温柔含笑.

 

 

穗禾睡着了.

 

 

地上铺着毯子,她侧窝在沙发与长形矮桌之间。上半身趴靠在沙发上,露出半张脸,用左手枕着,柔软的头发有一些从耳廓处垂落,落到颈窝里.

 

 润玉唤了两声,见没应答,便探身亲了一下

 

微凉的唇贴在可爱的脸颊上.

 

随后一只手从双膝处穿过,另一只揽过香肩,躬身小心地把人横抱在怀。垂首一望,怀里的穗禾正好扭着脸把自己贴在润玉胸口处.

 

那般不设防,好似在引诱人.

 

润玉笑笑,双臂稍使些劲把人往怀里紧了紧,步子迈得缓且轻。可行走间的摇晃无法避免,特别还是要登上二楼.

 

 

楼梯还差上一节,穗禾在摇晃中,模糊地拾抬起眼皮,迷蒙地看了好几眼,都是润玉性感的喉结、还有那张春意松快的唇

 

 

情人眼里,心上人的任何一处都好看。平日里一双眼睛便是一双眼睛、一张嘴也只是一张嘴,换了此时,只把人勾得心魂不舍.

 

 

穗禾萌动,手臂攀上润玉脖颈,一吻在润玉唇角.

 

 

退开时,哪知被偷袭仅仅是愣了一会儿的润玉,在瞬间反客为主,攻势迅疾抢占粉唇,被堵得只有一声短促的唔咽在喉间.

 

不过一插,贝齿失去阻拦,舌尖探进来,扫遍齿间。贪婪地攫取着,一切都被对方掠夺去,呼吸都缠在一起,难解难分.

 

穗禾恍惚想起今日萧情问的那一句.

 

 

…….

 

 

【圣诞节,你们接吻了么?】

 

 

润玉带着夜华、上官透、离境三个打下手的在厨房;院子里摆了一张长桌,给玄女、萧情、穗禾和素锦四个人边干活边聊.

圣诞节,气温寒冷,可下午日光充盈,晒得人暖洋洋的..

 

原本聊得好好的四人,乍然给萧情的一问弄得窘迫地窘迫、懵逼地懵逼..

 

 

唯独被素锦叫来的玄女磊磊落落,宛如她洗的草莓,一颗颗躺在瓷盘里.

 

 

【嗯,接了.】

 

穗禾本来震惊一贯文静温柔的萧情当众问出这个问题,现在又震惊这个刚认识一个上午的玄女坦荡爆出自己的隐私..

 

----这样真的好么?!

 

【唔…碰了下.】穗禾含糊道。润玉早上是悄悄偷吻了下她,虽然只有一下下..

 

 

素锦则拉长了调子,【嘿诶---------】

 

 

大把大把需要修剪的香槟玫瑰摆在她和萧情面前,这么多玫瑰都是她买来的,她还买了花瓶和一些榭寄生。除了放在家里,还打算分些给穗禾和萧情.


 谁让香槟玫瑰那么好看呢~

 

听着一个两个都在她面前秀恩爱,突然有点不能适应.

 

 

趁着二人在问萧情原由,素锦放下剪子,悄咪咪地把手探向玄女洗好的草莓的盘中.

 

啪------

 

 

阒然被横眼来的玄女一把拍开.

 

 

【这臭毛病,都是面瘫惯得你!】

 

素锦摸摸手,腹诽玄女还不是离境惯得臭脾气,现在管她管得都宽….. ,不过她没功夫答玄女,因为要张口接住了萧情递来的草莓

 

 

 

穗禾含笑,也给萧情投喂了一个,顺手自己也吃起一个,【没事啦,家里还有呢.】

 

 

素锦见状,从修好的玫瑰里抽出一枝,拿来递给玄女,调侃道,【鲜花配美人.】

 

【哼~ 你唷~】玄女接过香槟玫瑰,手一探,花苞轻轻拍在素锦发顶,一片花瓣飘飘掉下,她笑,【真怕你这样给人拐走---快、老实交代,今天吻了没?】

 素锦一扬眉,【吻了】

答得底气十足.

----大不了她等会儿去亲,反正都是今天.

 

 玄女笑得颇有意味,与穗禾萧情一对眼俱都心照不宣.


【情情呢 ?】

 萧情见素锦问自己,显得颇为难为情,刘海下的乌黑眼睛眨上两下,由眼睫遮住,【....我打了他一巴掌..】


想想早上那会儿,她都快吓死了.

现在还觉得,阿透的那只手贴在她肌肤上.


穗禾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怔,才惊讶地又问一遍,【你打他??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不过润玉那张好颜色的脸,每每在上官透那吊儿郎当的人身上见到,总叫人不适应。可别提她第一次与萧情上官透打的照面,吓得惊叫失声,她甚至以为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 
 
 
【..是.. 可我们七月才确定的关系吖...】萧情轻声道,粉面微红. 
 
 
【....】穗禾想了想自己,会不会是她太不矜持了.... 
 
 
【是太突然吗?】素锦扯下一片玫瑰花瓣,想起自己那会儿刚被吻时的窘状来。【不过情情,上官透什么时候追你的..】 
 
 
【唔....他自己说是小学.】 
 
 
【哈哈哈.】玄女一听,把手中的草莓给洗滚了,不给面子的哈哈一笑,【好不给力,追这么久.】 
 
 
【是人家上官透上心好不好,你俩同班同学吗?】 
 
 
萧情说到往事,脸上温意漫漫,【那会儿我在隔壁学校,是那次太巧,堂哥拿着我的竖笛袋子忘了给我,我折回去找他..】 
 
 
年纪幼小那会儿才上小五的萧情,好不容易看到堂兄身影,却见几个同龄差不多高的男生拦住堂哥 
 
铁哥们被欺负了的上官透,特意等在这条路上截堵,一张标致的脸上轻轻笑意,他正瞥见路边的一块砖,走过去正弯腰拾起 
 
却听见一道浅浅悠悠的嗓音,带着一点点疑惑,轻轻地砸到上官透的心上 
 
【哥哥...,你们在打架么..?】 
 
 
他抬眼往上看,白色的长袜套在小腿上,露出膝盖头,深灰蓝线格百褶裙,荷叶边白色长衫,领口一条红丝带;皮肤透白,大大的眼睛也正瞧着他,黑色柔顺的长发到半腰的位置,精致乖巧地宛如娃娃. 
 
 
上官透没能拿起转头,直起身浅浅笑了,接着一手拉过自己哥们到萧情堂哥面前,懒懒地道,【跟堂哥道歉...】 
 
 
铁哥们丈二模不着头脑,以为上官透说错了,【嗯???】 
 
 
【嗯什么!】上官透眼尾一横,【我们是来交朋友的,是来打架的吗?!】 
 
 
铁哥们委屈极了,【可我昨天明明被打了啊....】 
 
 
【那是堂哥给你的见面礼.. 】他先白了一眼不上道的猪队友,随后笑吟吟望着面前人,【是吧堂哥?】 
 
 
......... 
 
 
【小五一见钟情....】离境放下手中刀,用指腹抹去眼角湿润的眼泪. 
 
厨房这边润玉掌勺,上官透洗菜、离境切菜,夜华负责装盘,四个男人第一次合作,也没出什么乱子。润玉起始还以为自己要一个人全包,没想到除了夜华,离境与上官透都娴熟得很. 
 
 
【有让你那么感动么?】 
 
上官头一扭头见离境在擦眼泪,眼泪还不止,大感诧异. 
 
 
【我特么是感动的么!!洋葱啊我在切洋葱!】 
 
 
挂着眼泪的离境直接用刀抄起一把切碎的洋葱往上官透一探,刺激的辣味令上官透立马捏了鼻子后撤两步 
 
 
挥手直嚷去去去. 
 
 
另一面停工的润玉与无所事事的夜华捡着话题闲说,二人已是快半年的邻居了,真正凑在一起谈话的也不过一两次. 
 
 
【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你挺擅长厨房的】 
 
 
夜华没在意润玉话里的笑意,淡淡道,【事实上......,素锦一直不喜欢我在厨房给她捣乱..】 
 
 
润玉弯唇笑道,【真该换换,我还希望穗穗来厨房给我捣捣乱】 
 
 
话音刚落,离境又插了进来. 
 
 
【怎么又撒狗粮,也不怕把耶稣吃撑着.】 
 
 
他今日就不该被玄女吻昏了头,答应来圣诞聚餐。哦不,他应该多攒点狗粮来,撑死他们!! 
 
 
 
【有本事你也撒.】 
 
 
上官透笑眯眯地跟在后头,适时地给离境补上一刀,位置精准. 
 
 
....... 
 
 
日落西山,傍晚天边橘红的霞光,对着打开的玻璃窗,折出一部分映在瓷砖的墙面上. 
 
 
夜华被素锦堵在卫生间内. 
 
 
说是尾随他进来的也不为过。此时,还亲眼见着素锦蹑手锁起门,夜华眉梢一挑. 
 
 
【做什么?】 
 
 
他自然不会认为大白天还在别人家里,素锦要与他弄什么奇怪的PIAY. 
 
 
素锦理了理自己不乱的头发,她的双手因为弄过香槟玫瑰而沾染了些许香气,现在把它们覆到夜华的面颊上. 
 
 
悄悄地说. 
 
 
【圣诞之吻.】 
 
 
她答完夜华的话,踮起脚尖送上一吻. 
 
 
可能是玫瑰花的香气迷惑了,夜华没有放过这个投怀送吻的机会。他喉头一个滚动,在素锦送上粉唇时,手已经扣上纤腰,箍得紧,直贴着自己. 
 
 
脸一侧含住双唇,从轻柔戏弄到缠绵深吻,硬生生把素锦吻得轻喘吁吁,粉面红霞,一张粉唇被揉弄得水润红艳,好似之前吃的草莓.. 
 
 
【今晚早点回去,嗯..?】 
 
 
尾音低哑性感得迷人,素锦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今晚早点回去干啥... 俏脸红中透出番茄色,恨不得自己这趟没来. 
 
 
她匀过气息,在夜华炙热的眼神中,只得点点头. 
 
 
一溜回到外面的素锦,神色如常经过玄女身边,坐到凳子上,见其他三人都没注意自己的异样,悄悄松口气. 
 
 
【说来,圣诞有个习俗.】 
 
 
【什么?】 
 
素锦见勾起三人的好奇心,唇边的笑容分外浓. 
 
【传闻在榭寄生下接吻,恋人们会得到幸福哦~】 
 
 
青绿色的枝叶,一节节枝条,米白色的小果子宛如一颗颗珍珠。在圣诞节来临的这日,人们会把榭寄生做成一个圈圈,挂在门前或者墙上. 
 
 
传闻站在榭寄生下的女生,不能拒绝恋人的吻. 
 
 
由穗禾主动的这个吻,似乎吻得长久了些。 
 
她被润玉带到最后在房门前才放下,双膝发软,手臂只得攀着润玉借力支撑. 
 
她身体几乎热烫得不行,只因他的深吻绵长又炙热。莹润的唇瓣始终被润玉霸占着,时而轻咬时而舌尖来回摩挲,猝不及防探入唇齿间,又是吻势汹汹,直压尽她肺部空气才稍稍松开。 
 
 
她嫣红着脸,扬起被吻得发麻的唇,【圣诞快乐..】 
 
 
这句圣诞快乐,仿佛连上了去年圣诞节二人相互的照面. 
 
 
从素锦那儿弄来的榭寄生正挂在穗禾的房门上,小小巧巧地扎成一个花环,上头还点上小枝的冬青红果. 
 
 
润玉只是松开一点,给穗禾一点呼吸,他唇边泛着暖意的笑,见穗禾站在榭寄生下,面庞白皙的腮边沾上娇红,明眸水光泛泛,眼角一逶而出的媚曼令润玉心中悸动,旋即又倾身缠吻.. 
 
 
既是相邀,何乐不为. 
 
 
唇边相贴,润玉喑声暗语,【我可以先进去再说圣诞快乐么..】 
 
 
穗禾脑袋被吻得昏沉,一句话过了几遍,思绪一路回溯,只与润玉来讨说法那日的一幕重合. 
 
 
 
他抬手搭在门上,温和言道,【我可以先进去再谈.】 
 
 

-----坑,是埋在这儿呢!!!



-------------------------------------------------------



**************************************


全员OOC




本来润玉与穗禾是要骑辆小破车的,不过我掐着一算穗穗年龄,剩下的全靠脑补吧哈哈哈.  (润玉是推着车出场的男主,嗯,第一章的话是我有意的)


接下来恐怕要比忙还忙,更文可能不定时.


大家圣诞快乐,不过好像晚啦~ 


三个小剧版没放一起,总说敏感,另放了


文不言

【玉穗】------泰迪互日

更小剧场.


开始串了hh

********************


小剧场.一

 手拉手一起回家的穗禾在润玉的那里听到了几条惊人的消息.

【你在代理你爸在学校的理事长职位?!!!】

她是不是..是不是钓到了传说中的金龟子,呸,金龟婿了?!!

【不是代理,只是偶尔去办一些我爸来不及、能交给我做的事.】润玉给吃了大鲸的穗禾轻笑解释.

穗禾追问一遍,【你爸是真的吗?】

润玉一挑眉,见刚交的女朋友不信,只得拿出决定性的证据,【不然你认为,以锦觅那个学习成绩,能和你在一个班.】

这.....

她想了想,【也是..】

这就是能使得荒,怪不得在和锦觅相处中,总觉得她智商和学校不...

更小剧场.

 

开始串了hh

********************

 

小剧场.一

 手拉手一起回家的穗禾在润玉的那里听到了几条惊人的消息.


【你在代理你爸在学校的理事长职位?!!!】


她是不是..是不是钓到了传说中的金龟子,呸,金龟婿了?!!


【不是代理,只是偶尔去办一些我爸来不及、能交给我做的事.】润玉给吃了大鲸的穗禾轻笑解释.


穗禾追问一遍,【你爸是真的吗?】

润玉一挑眉,见刚交的女朋友不信,只得拿出决定性的证据,【不然你认为,以锦觅那个学习成绩,能和你在一个班.】



这.....



她想了想,【也是..】


这就是能使得荒,怪不得在和锦觅相处中,总觉得她智商和学校不匹配.



【我还有个问题,你、你、你那个..】穗禾一双眼睛盯着润玉,只盼他能给早已深埋于心的疑问给个解答,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你家.....】


润玉晓得她从锦觅那里听过关于他家的一点事儿,并不介意她此时问出来,顺着她的话说道,

【你想问,我爸妈是不是我亲生父母?】


【啊对..】

她其实不好意思说,她是想问润玉是不是变态.....,虽然是变态的疑问打消了不少,但还是想问下。不过现在,答应了别人告白再来问是不是变态已经太迟了,贼船已上.


【我家不算复杂,现在的母亲,虽不是我亲生母亲,但待我也很好,亲生母亲生了我,后来又重新找了人结婚...】


润玉说到末尾时,似笑非笑地瞅着穗禾.


【?怎么了?】


【她和叔叔生了彦佑..】


润玉缓缓吐露,唇角一勾,如愿见到穗禾震惊呆住的可爱样.



【....怪不得他晓得你名字.】穗禾喃喃一句,【不过你妈妈,为什么要丢下你?】



润玉牵着穗禾的手,笑道,【等我们结婚再告诉你.】


父亲太微过于花心,他虽对父亲颇有微词却也不便表露太多。母亲丢下他重新结婚他在长大后是能理解的,即便是现在,父亲也四处留情,不过继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不太想把这些告诉穗禾,免得她认为子亦肖父..


他不喜欢自己父亲游戏情爱的作风,他想要对待穗禾一心一意.



俩人说了会儿话晃晃悠悠地,转眼便到了家门口。从路口过来时,俩人已瞧见有辆白色的大车停在穗禾家的邻近处,有穿着灰色衣服的人进进出出搬着一箱箱东西.


穗禾推着自家的院门,朝润玉笑道,【我们有新邻居了.】



润玉他从告白成功那一刻开始,嘴边的弧线就没有过一丁点下垂趋势,反而隐约还上扬了.


此时他觉得开心,不是有邻居开心,而是穗禾说了我们这个词,把自己圈到她的范围里,甜到他心上,应道,【今天应该有两个租户搬过来。】



【嗯?】


二人一同进入围院,穗禾后知后觉地,觉得润玉后头那句话有点点奇怪,刚想扭过头问,便被推门而出的邻居牵住目光


----高扎起的丸子头,远眉杏眼,一张春华若绽的面庞,白衬衫加米黄高腰伞裙,可爱娇俏又柔美风流.


穗禾认得她,是大二历史系的高岭之花----素锦.

一朵开在经管系大神这座高岭冰山之颠的娇花.

【嗨~萧情】

萧情??

穗禾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便被对方一声唤得一头问号。那是谁?萧情?是在唤我吗??我是萧情?那穗禾是谁??


隔着半矮的围墙,素锦也颇是疑惑地瞧着一身打扮稍稍有点不一样的人


【一会儿没见,你连衣裳都换了....你住我隔壁吗?】她记得...好像是说在下一排来着吧..?


穗禾敛过心神,把昏了的脑袋摇摇,礼貌地牵起唇线,【学姐我认得你,不过我是穗禾】


【嗯 ??可是.....】


素锦被惊愣,一寸寸地在穗禾脸上打量,怎么看都是一个人啊,又瞄到站在穗禾身侧的润玉,心中更是嘀咕:明明连对象都长一样...



【大概是长得很相像的人吧】穗禾见她吃惊得很,也并没有作他想,只当是真的那么相像的人,笑道,【我们还要回去做晚饭,回见.】



....

夜华整理了些东西,在屋里绕了一圈没见到人,便出来寻寻,推门出来,见素锦一个人立在院中颦眉思索.


【想什么呢..】


【啊,那个..】素锦见是夜华过来,看了一眼目露疑色,和夜华说道,【刚刚与我们的邻居打过招呼.】


【嗯.】


她攀着夜华的手臂,挨凑得近,【她和前面碰上的萧情长一模一样,连男朋友都长得丝毫不差.】


【是么...可能是双胞胎.】夜华显得不太在意.


【有那么巧?】素锦不满地撇了一眼夜华。这人有时就爱敷衍她..


明明她与萧情搭话的时候,连人家看都没看,这会儿却来说是双胞胎.... 不至于有两对双胞胎还都给她遇上吧?


【无巧不成书.】


【那....若不是双胞胎,你亲我一下,若如你所说,我亲你一下,怎么样!?】


扯开脚步准备要走的夜华,听了她的话把脚下一迟,饶有趣味地侧过身子。点漆如星的眸子盯得素锦暗道不妙,她刚刚说话可真的太大胆啦。
攀着他手臂的手迅疾回撤,挪着脚想从夜华身侧绕过.


却被夜华一个长臂勾住,又给扯回到他面前.


【走什么...】

【我去看看屋里头的东西..】

下巴被夜华用手指托起的素锦,不得不仰着些脸,花儿一般的面盘被风吹了个红粉,娇娇樱唇开合着话还没说完,便被堵了个没音.

【暂时先还你点利息.】


搬家人员乙见搬家人员甲杵在门前不进不出,拿手捅了捅,催道,【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干活!】


【....狗粮吃撑着了.】搬家人员甲杵着没动。


他也不太容易,今日就接了两份活,吃了两份狗粮,这份甜度适宜,吃着还行;上午那个叫阿透的更能腻歪他女票,那份真超齁,少吃才能保证身体健康..


搬家二人的对话声音不大不小,全数落在两个刚亲完的人耳里,夜华一贯是冷面的,就算不好意思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只可怜素锦,羞赫地不晓得该捂住发烫的脸,还是把自己埋进夜华的怀里来得好..


算了,她下次还是不要调戏夜华为好.

吃亏的都是自己.

 

 

------------

 

上官透和萧情,嗯....这个西皮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吃来的...


Jayne

b站玉穗现代衍生

啊啊啊,我们玉穗也是有现代衍生视频的cp了,大家快去b站刷起来

(⁄ ⁄•⁄ω⁄•⁄ ⁄)是小甜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为up主打cal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8233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RopT3gbLB9-SixNMU0xCW8cK0V0QndFckJyinfoc&ts=1555234079369

啊啊啊,我们玉穗也是有现代衍生视频的cp了,大家快去b站刷起来

(⁄ ⁄•⁄ω⁄•⁄ ⁄)是小甜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为up主打cal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8233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RopT3gbLB9-SixNMU0xCW8cK0V0QndFckJyinfoc&ts=155523407936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