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俊凯

807.5万浏览    17.2万参与
娜宝
这个老男人好会啊 把猫猫盯的都...

这个老男人好会啊 把猫猫盯的都害羞忘词了😏

这个老男人好会啊 把猫猫盯的都害羞忘词了😏

狂揽愁余

哇偶,不心动挑战

哇偶,不心动挑战

缦澪
随随便便来一张ƪ(˘⌣˘)ʃ

随随便便来一张ƪ(˘⌣˘)ʃ

随随便便来一张ƪ(˘⌣˘)ʃ

缦澪

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你,而是遇见你才有了最好的时光。

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你,而是遇见你才有了最好的时光。

慕程

想去重庆但并不是因为喜欢重庆 而是因为深爱着重庆九龙坡那朵永不凋零的蓝玫瑰.

想去重庆但并不是因为喜欢重庆 而是因为深爱着重庆九龙坡那朵永不凋零的蓝玫瑰.

慕程

我将誓死热爱重庆九龙坡那朵盛开的蓝玫瑰。

我将誓死热爱重庆九龙坡那朵盛开的蓝玫瑰。

慕程

海底的蟹老板很好但我更喜欢重庆的蟹老板他虽词不达意但我懂他的所有浪漫.

海底的蟹老板很好但我更喜欢重庆的蟹老板他虽词不达意但我懂他的所有浪漫.

慕程

叮~您的小可爱已上线!

叮~您的小可爱已上线!

阿灿爱睡觉

义父07

光明不羁人民警察X黑暗束缚天才少年

  

罗坚 X 庄文杰


7.羊入虎口

  

  罗坚正喂小孩喝粥时。

  局长打来了电话。

  

  罗坚接听以后便听见老烟鬼一如既往的痰音:“别再给我惹事了,罗坚,上级通知下来了,暂时让你停职一段时间,念在你是资质很老的警察,明天处罚通知会说你带病请假,回家休养,这段时间算是你的假期,就去好好照顾你那小朋友吧!”

  

  老烟鬼说完便挂了。

  

  罗坚不以为然的抬了抬眉,这通电话就是来变相通知他好好弥补小孩。

  

  庄文杰呆呆的张着嘴等下一口迟迟没有,手便拍打床铺吸引罗坚的注意力。

  ...

光明不羁人民警察X黑暗束缚天才少年

  

罗坚 X 庄文杰



7.羊入虎口

  

  罗坚正喂小孩喝粥时。

  局长打来了电话。

  

  罗坚接听以后便听见老烟鬼一如既往的痰音:“别再给我惹事了,罗坚,上级通知下来了,暂时让你停职一段时间,念在你是资质很老的警察,明天处罚通知会说你带病请假,回家休养,这段时间算是你的假期,就去好好照顾你那小朋友吧!”

  

  老烟鬼说完便挂了。

  

  罗坚不以为然的抬了抬眉,这通电话就是来变相通知他好好弥补小孩。

  

  庄文杰呆呆的张着嘴等下一口迟迟没有,手便拍打床铺吸引罗坚的注意力。

  

  罗坚反应过来,吹了吹勺子,喂给庄文杰。

  

  庄文杰很乖,但似乎胃口不大,吃了小半壶便摇摇头不吃了。

  

  罗坚便拧好保温壶放到床头柜。

  

  他扶着庄文杰躺下,自己则握住他的手,一句话也不说。

  

  他知道老烟鬼打电话的目的,破坏现场是最低级的错误,相当于一个警察的操守。

  

  但是现在为了小孩,他打破了那些陈年束缚自己的规矩。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孩提供凶手零星半点的线索,即使罗坚知道这很困难。

  

  他极其轻柔的摸了摸庄文杰的额头,起身离开了。

  

  罗坚并没有走远,他靠在医院安全通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罗坚自己也喜欢上了抽烟。

  

  尼古丁能适当缓解与释放压力,短暂麻痹自己的痛苦。

  

  罗坚的反应实在太过平常,但是在他照顾庄文杰时,眼神中溢出来的悲伤是掩盖不了的。

  

  隔壁床的老爷爷曾多次看到罗坚握着庄文杰的手默默掉泪。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

  

  

  

  通道里烟雾迷绕。

  

  手机里的资料不停的被翻阅。

  

  这几天罗坚一直在调查国内类似庄文杰的案件,调查显示,在2003年至2010年频繁出现青少年受害者,案件性质也各不相同,有些是意外,有些是病因导致,还有一些则是人为。

  

  那段时间……

  

  罗坚果断决定下楼开车,他要去找一个人。

  

  一小时后,罗坚来到城西一座古典的别墅之中,别墅的主人亲自给他开了门。

  

  “罗坚队长?好久不见!”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灰色V领修身针织长裙的气质女性。

  

  “文教授,07年一别,已经13年未见了,你依旧这么风韵犹存。”

  

  文婷无奈笑笑:“罗队长,过去的事,总会云开得见真相。”

  

  文婷,国内著名犯罪心理学家,从业二十余年,擅长分析与解剖凶手的作案动机和真实想法,破获案件几千起,功不可没。

  

  “进去说。”

  

  罗坚进去后,文婷递给罗坚一杯咖啡,十分优雅的坐下来。

  

  罗坚简要的说明了庄文杰事件始末,提了最重要的问题:“这起案件对小杰伤害过大,所以我正在调查是否有类似的案件发生,可以供我作参考?”

  

  文婷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说,沉默了许久,文婷显然做好了决定,严肃的看着罗坚说道:“有,但并未记录档案,因为性质太过特殊曾被禁止调查,除了2007年庄耀柏的那场盗窃案,最近的时间线是2009年那场“千眼画”一案。”

  

  “我在档案室没有看到。”

  

  “这属于S级机密文件,我都不曾看到全貌,那时年轻的我未曾被指派到这起案件当中,不过这件事情的大概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你是怎么知晓的?”罗坚好奇的小心思动了。

  

  文婷一下就察觉到了,她无奈扶额:“我一个同学参与案件后疯了,我得知后去探望她时,她边疯边断断续续讲完的。”

  

  “愿闻其详。”

  

  “当时轰动社会的这幅画恐怖到给不少人留下了心理阴影,受害者们因为太过恐惧而拒绝心理治疗与心理干预。”

  

  罗坚有些吃惊:“这么严重?到底是什么样的作案手法?”

  

  “凶手将五百名受害者眼睛挖出,拼接成了一幅画,随后这五百名受害者在一年之内接连不明真相的死亡,仅剩的几名被警方救出生天也精神崩溃,据还活着的受害者口供曾提到,她脖子上被刀架着,被逼无奈,摸过那副满是眼睛的画作。但是直到现在凶手也未入法网,受害者家属们一直不曾放弃希望的寻找。画作发现就私密的运送,并没有销毁。”

  

  罗坚听完久久不能平静。

  

  他打开手机,给文婷播放了庄文杰的那段视频。

  

  文婷叹气:“开始了。”

  

  “有什么方法?”

  

  “现在档案已经封锁,你以为想调查就调查的到吗?”

  

  罗坚点点头,继续问道:“再告诉我多一点凶手犯案的细节吗?”

  

  “我记得凶手十分喜爱薄荷糖,每次案发现场都会留下大量的薄荷糖。”

  

  

  

  严煊洛站在庄文杰的床前,他拆了包装袋,把糖丢进嘴里,薄荷糖弥漫,味蕾逐渐冰凉。

  

  一旁来看望庄文杰的小孙也被打晕在地,昏死过去,水果散了一地。

  

  严煊洛跨过水果,一把捏住了庄文杰消瘦的脸颊,他笑的十分诡异,语气更像是在嗔怪朋友:“阿杰,你不应该骗我的。”

  

  “我说了,没有。”

  

  庄文杰身体不自觉的发抖,他尽可能在语气上坚定,打消一点点严煊洛的怀疑。

  

  严煊洛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文婷和罗坚的监控录像,可惜,庄文杰看不见,只能听声音辨别。

  

  “真可怜,你的好义父为了你去以身犯险,你却连他待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要对他做什么?”

  庄文杰语气很愤怒。

  

  “你猜。”

  

  录像中,罗坚正要向文婷道别,走出家门。

  

  门外,半人高的草丛里,一个一个枪口精密的瞄准了出门的方向,他们正在等待主人下一步的命令。

  

  “你再不答应我,我在门外安排的狙击手就要把他打成筛子了。”

  

  “好,我答应你。”

  

  “自己说,答应什么?”

  严煊洛摁了录音笔。

  

  “我答应严煊洛,带他去见庄耀柏,严煊洛也答应我,放了罗坚。”

  

  

  罗坚出了文婷家门,还未走远,突然想起自己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急忙返回。

  

  结果一开门,发现文婷死了。

  

  桌上还有一叠资料。

  

  罗坚似乎明白了什么。

  站在原地瞠目结舌。

  

  

  警方在傍晚时封锁了文婷家,罗坚则被带到审讯室录口供。


    “我来看望我以前共事的老同学,我们今天下午聊完天,我便走了,因为有东西落在文婷家,于是我往返折回,就发现了她……”

  

  录完口供再回到医院已经凌晨,罗坚开门进了庄文杰的病房,闻到了自己给庄文杰买的洗衣液,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顺着墙壁和自己的记忆摸索到庄文杰床边,他碰到了庄文杰不怎么热的手这才放心。

  

  他往后退一步,鞋底似乎踩到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罗坚心跳加速,他急忙打开手电筒。

  

  原来是洗衣液被打翻了,罗坚猜想应该是庄文杰起夜时不小心踢翻了。

  

  但是,洗衣液放在庄文杰的床底,怎么会碰到打翻呢?

  

  此时,罗坚感觉到后面有人,他正要做出反应,被人用枪抵住了后脑勺。

  

  “罗坚……”

  

  床上的人突然坐起,打开了病房的灯,罗坚看清了那人的脸。

  

  那人嘴角抽搐,手里玩弄着住院手环,上面还有血迹。

  

  罗坚在熟悉不过那手环,他低声威胁面前的人:“杀我可以,那小孩你别动他!”

  

  “哈哈哈哈哈!”那人爆笑。

  

  “别动!”站在罗坚后面的人发出奇怪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用简陋的变声卡说话的。

  

  罗坚高举双手,一动不动。

  

  他闻到空气中一股隐隐约约的薄荷糖味。

  

  那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吧,罗大队长,我们请您看看画去!”

  

  随后罗坚便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我更新晚了

怎么越写越悬疑了??

慕程

大家猜猜这是哪个小可爱

大家猜猜这是哪个小可爱

MU票务
中餐厅录制,王俊凯,宋亚轩

中餐厅录制,王俊凯,宋亚轩


中餐厅录制,王俊凯,宋亚轩


豌豆荚里蹦出来的蛋君

第一次看TFBOYS舞台

四周年演唱会《不完美小孩》reaction

第一次看TFBOYS舞台

四周年演唱会《不完美小孩》reaction

烬瑟

TFBOYS: C市精神病院(救赎文)3

他抬手,替我試去眼角的眼泪,继续安慰我:“我让王医生过来看看,你情况不太好!”

我点了点头,等到他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又穿好鞋子,到四角运动台那边。

梦晨看着大屏幕的电视剧,很入迷,她是一刻也不想理我。

刘秋仪和张紫欣在打扑克牌,对手是李香和那个四十岁的阿姨钱秋霞,她满肚子文采都是其他国家的地理,追她的大帅哥Ben杰克,以及当今的社会局势。

进这儿的病人,有些还是高知,例如,一口流利的法语,有些人讲话,我都听不懂。

比如钱秋霞,说自己的儿子会来接她的,只是徐医生那边一直都推脱,说她还没恢复,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钱秋霞但凡见到徐医生,都会叨叨不休的问:

“医生,我什...

他抬手,替我試去眼角的眼泪,继续安慰我:“我让王医生过来看看,你情况不太好!”

我点了点头,等到他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又穿好鞋子,到四角运动台那边。

梦晨看着大屏幕的电视剧,很入迷,她是一刻也不想理我。

刘秋仪和张紫欣在打扑克牌,对手是李香和那个四十岁的阿姨钱秋霞,她满肚子文采都是其他国家的地理,追她的大帅哥Ben杰克,以及当今的社会局势。

进这儿的病人,有些还是高知,例如,一口流利的法语,有些人讲话,我都听不懂。

比如钱秋霞,说自己的儿子会来接她的,只是徐医生那边一直都推脱,说她还没恢复,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钱秋霞但凡见到徐医生,都会叨叨不休的问:

“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快了,我已经联系你的家人了,但你儿子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医生,我儿子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呢?不可能的,是不是换号码了?”

“我再联系联系,你也不要着急!”

钱秋霞也就作罢,倒是那徐医生真的烦了。

“老徐老徐,认命咯!”王源一拍徐医生的肩,无奈摇了摇头。

钱秋霞这人的性子,喜欢念叨各种国际边界的事,她最喜欢的是外国的帅哥Ben杰克,也讲过一段他们的浪漫爱情故事。

“Ben杰克,他长得非常英俊,他追我的时候,真诚,爱意都有,我们在游轮上跳舞,他抱着我,告诉我,露丝,我爱你!”

有点熟悉,但是我也不反驳。

刘秋仪揪了揪我的衣角,很纠结的问道:“她说的,是不是泰坦尼克号?”

我不能说话,摇摇头。

趁着她们打牌,两人就像下凡的白衣天使,王源戴着口罩就对我说:“药我已经调好了,别害怕!”

我点了点头,跟我说完话,他就大步流星走向了那个林晴妍,染着薄荷音:“晴妍,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玩?”

林晴妍在这里,是相当的不爱说话,甚至有些自闭,她沉默到只剩下“嗯”字,家人觉得她孤僻不堪,将她送来这里治疗。

和她有相似症状的,另外一个,叫做苏倩。

苏倩和她也有一些不同,她只会数手指,数着数着,就开始脱掉身上的衣物,开始光着脚丫子走来走去,眼神迷离,似乎魂魄都飞走了。

此刻的林晴妍摇了摇头,说自己不喜欢,就安静的坐着,她宛如一个木头人,吃饭,睡觉。

除了那一次,她在病房被人打了一巴掌。

管她的女护士把事情告诉了王源,后来那病人就被调进了重症监护室,林晴妍去了B区病房。

她和王源的关系也很微妙,那天在病房,王源搂着她,温柔得像水,薄荷音稍微有些颤抖:“妍妍,没事的,你吓坏了吧!”

我心里质疑,但很快这种质疑感就消失了,她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而我,吃饭吃不下,睡觉失眠,我真的很难受。

王俊凯观察了我两天,他站在我旁边,盯着我吃饭的情况,他发现我不愿意吃多一点儿饭和菜,经常原封不动,就把饭菜倒了。

我根本没办法正常吃饭和吞咽,他还不知道,坐下来就喂我吃饭。

“不爱吃饭,我给你添点粥。”他很有耐心,温柔体贴。

我又不能说话,摇了摇头。

“你不舒服?”他抬手探了探我的额头,温度很正常,于是,他依旧一勺一勺的给我喂饭。

“吃,好不好?”他哄着我,说话的嗓音把我的心都融化。

我还是摇摇头,甚至很抗拒。

他没有办法,似乎是放弃,转身就走了。

吃完午饭,我还没去B区病房,还在原来的病房待着,盯着走廊发呆。

我的眼睛也模糊不清,白蒙蒙的一片,那一瞬间,不能说话,视线也模糊看不见,我仿佛掉入了地狱,我吓得大哭,这样的惩罚,为什么要我一个人承受?

我起身,往铁皮墙撞了过去,试图撞死自己。

一只被关在病房的笼中雀,得不到自由,每天只能听到钥匙开锁又关锁的“喀嚓”声,虽然没有被绑住手和脚,感觉灵魂已经死去了。

但,病房的构造也是特殊的,巨大的铁皮撞上去是发出声音,不会造成受伤,能听到“硐隆”的一声,我的哭泣还是惊动了几个女护士,她们一并前来,开了锁就问我:“谁在撞墙?”

她们看到是我,只好拉扯我,让我回到病床。

第二天,我不哭,也不闹了,身上的束缚带还未解开。

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一定是王源,他来救我了。

“你怎么能撞墙呢,天哪,都红了!”浓浓的薄荷音,我听出来了。

“王源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想回家!”我崩溃的哭着,随意的扯着某个人的手心,他的手心好温暖。

“郁子绮,你能说话了?”这声音,是王俊凯的。

“她看不见,所以不知道谁是谁!”王源的声音。

“没事,别哭了…”感受到有人抱着我,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攥紧他的手。

“源儿,换病房,我照顾她就好。”

“王俊凯,她这样情绪失控,是…要被绑起来的还得送进重症监护室。”

“我知道,那就去A215,那间。”

“行吧行吧,听你的。”

我被他牵着,到了A215,这一间病房有四个床,但是都没有病人住。

我坐在其中一张床,还是看不清,模模糊糊的白色,还未反应过来。

“这个肉粥,我自己熬的,你不能不吃东西!”王俊凯的嗓音有些特殊,我很容易分辨。

我还是一口都吃不下,他牵着我的手,哄着我:“要吃的,你已经三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我不吃,咽不下去。”我摇摇头,非常抗拒。

他凑近我,轻轻的吻了我,或许是太生涩,他犹豫了十几秒,又再一次吻了我一遍。

我尝到了,粥的…味道。

“好吃吗?”他抹了抹我的唇,上面有些湿润。

“我可以自己吃!”我似乎能看到他的容貌,模模糊糊,也是英俊不凡。

那一抹吻又落在了我的唇,这是调戏。

“不准哭了,都看不见我的样子了。”

“明天开始,我来喂你吃饭,必须好好吃饭!”王俊凯心满意足了,他顺手扯了扯医用口罩,微微眯眼,捏了一把我的脸。

“低血压的话,还是吊个葡萄糖。”他说着,就起身离开,不一会功夫,又回来,熟练的动作,给我扎了针,挂上葡萄糖吊瓶。

“淤青都散不掉,啧……”

“你躺着,好好睡一觉”王俊凯守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那一瞬间,给了我安全感。






































啖枝

【坚杰】四口之家(七)

OOC预警

🈶非典型ABO❗❗❗不喜慎入❗❗❗

🆘孕❗❗可能会有吵架❗病❗醋❗真的慎入❗❗


“你费尽心机把我抓过来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让我看着你们是如何虐待罗坚的吧。说吧,要我过来做什么,你们说要换,要怎么换?”庄文杰知道他们要自己过来的目的并不简单,无非是看中了自己身上值得他们利用的某一点。


虽然自己向来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但现在他和罗坚两个人,额……可以说是毫无缚鸡之力。其实庄文杰是没有底的,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把他们抓来做什么,反正罗坚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用自己来威胁罗坚了。


只不过在庄文杰想些事情的时候,对面的...

OOC预警

🈶非典型ABO❗❗❗不喜慎入❗❗❗

🆘孕❗❗可能会有吵架❗病❗醋❗真的慎入❗❗




“你费尽心机把我抓过来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让我看着你们是如何虐待罗坚的吧。说吧,要我过来做什么,你们说要换,要怎么换?”庄文杰知道他们要自己过来的目的并不简单,无非是看中了自己身上值得他们利用的某一点。





虽然自己向来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但现在他和罗坚两个人,额……可以说是毫无缚鸡之力。其实庄文杰是没有底的,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把他们抓来做什么,反正罗坚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用自己来威胁罗坚了。





只不过在庄文杰想些事情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已经开始上下打量了。看来道上的人说的没有错,庄耀柏的宝贝儿子是一个omega,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能乖乖的配合自己,找到藏在这些文物中的密钥,他就可以放他们离开。





警察没有查到的是,他们这些人并不只是在边境做一些贩毒,倒卖的贸易,还见过一些走私和盗墓的生意。尽管贩毒也赚钱,但相比较而言,倒卖一件文物的钱足够他们发展壮大自己的团伙,筑牢自己的基石。





这伙人之前和庄耀柏做过生意,但其实他们也不过只是中间人,真正的幕后boss向来不露脸,毕竟这些脏了人手的东西没有人愿意碰。可他们不一样,他们从始至终就是靠这些倒卖东西的手艺来赚钱。但谁也不想摊上人命,毕竟这种东西一旦压在自己头上就很难再摘掉了。





“你们让我去找密钥,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文物是什么,我怎么给你们提线索,现在是你们要我帮忙,所以到底要不要把你们所有知道的事情和我说,你们自己想。”庄文杰是有想过他们要拖走那批文物,只是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密钥究竟是什么,看来自己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





“你不是庄家的儿子吗,你应该知道啊,你父亲没教过你吗?最近出土的一批文物,实际上是一批文物群,民国时期为了防止有文物群遗失,所以他们埋藏的每一个地点都是相互关联的,就像你们家的洛神图,通过上面的经纬度可以找到下一群文物所在地,现在从青城市挖出来的这批也是同样的”





“相较于现在出土的这批文物价值,找到源源不断的文物来源才是我们更加需要的,所以我们需要你,需要你来破解你的祖父留下的秘密,别想着耍花招,你现在这样应该也逃不出去吧,来人,把我们找到的东西给他”





对方拿来的是一件青铜鼎,但实际上是比祭祀用的鼎小很多,应该是是家族里摆放的文物。高度约有人的小臂那么高,很重。庄文杰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但一定是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警局的人应该已经在外面做好了埋伏,但现在……他要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个鼎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你要我从中找出什么线索,合作讲究的是彼此坦诚,你什么都不和我说,这样显得很没有诚意” “从哪里得来的你不用知道,要你找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找到了一个地址,一个藏着更多文物的地址”





“老大,上面那边来了消息,说让我们尽快动手,警察那边有所动作了,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告诉他们,我知道了。” “是。”  看来我要加快动作了,一定要赶在他们动手之前把罗坚带出去。“我需要东西” “什么东西?”




“我需要一个能照出纹路的偏光笔,还有用于拓印的纸和墨,鼎和画不一样,我需要把它上面的纹路拓印下来,才能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对面的人挥了挥手,身后的人就出去了,很明显是知道了他的意图,出去找这些东西。





“反正东西也没到,我们要不要聊一聊” “聊什么?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好聊的,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把东西找出来,我自然会放你们离开,别想着耍什么小聪明” “别把话说那么死,我刚才听你们说上面,什么上面?你不也只是为人办事吗,就算我找到了地址,你又能从中获利多少”





“这些你想过没有,你就没想过自己扛旗干一番大事业吗,总是听他人话能有什么作为,你就真的甘心沦为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吗”庄文杰不知道自己赌的对不对,但庄文杰也并不是真的想让他立刻反判,他只需要让他的心里出现裂缝,有了裂缝,坍塌就容易了许多。





许是刚才一直和庄文杰说话的缘故。对面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人并没有发现周围环境的变化。刚才那个出去准备东西的人身上悄悄的被庄文杰抹了鳞光粉。室内点着灯看不出什么。但是一到了室外就显得格外明显。这是他和廖双约定的记号。





只要一发现这个就证明庄文杰和罗坚暂时安全,并且庄文杰有能力拖住对方。只要警方尽快布署,就可以成功解救二人。庄文杰慢慢走到对方身边,却被他身后的两个人拦住。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很好,就是现在。





📢没啥说的,今天二更,下章生❗









Sun🌞

想见你。

“想见你只想见你 未来过去我只想见你 穿越了 千个万个时间线里 人海里相依 用尽了 逻辑心机推理爱情 最难解的谜

会不会 你也 和我一样在等待一句 我愿意”


阿俊,如果是去见你,我一定是用跑的!

[图片]


“想见你只想见你 未来过去我只想见你 穿越了 千个万个时间线里 人海里相依 用尽了 逻辑心机推理爱情 最难解的谜

会不会 你也 和我一样在等待一句 我愿意”


阿俊,如果是去见你,我一定是用跑的!


烬瑟

TFBOYS: C市精神病院(救赎文)2

【郁子绮视角】

易烊千玺走了之后,我看到玻璃窗外,隔壁A间,有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我认识她,之前她是麻花辫,她就像水鬼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心里想,反正我能转科。

但,又过了两天,我还是没有出去。

易烊千玺骗我,他明明说,我可以出去的。

早晨的粥一点儿也不好吃,我吃了几口,就没胃口了。

那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很快就不见了。

那个跟在她身边的短发小姐姐,也跟着消失。

我坐在饭堂的椅子,盯着那播放着电视剧的电视机,里面播着《爱情真善美》

隔壁是个比较矮小的女人,她很勤劳,每天都在干一些小活,比如擦桌子,给病人喂饭。

她这个人挺好的,对我也挺好的,我还在B间时,因为...

【郁子绮视角】

易烊千玺走了之后,我看到玻璃窗外,隔壁A间,有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我认识她,之前她是麻花辫,她就像水鬼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心里想,反正我能转科。

但,又过了两天,我还是没有出去。

易烊千玺骗我,他明明说,我可以出去的。

早晨的粥一点儿也不好吃,我吃了几口,就没胃口了。

那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很快就不见了。

那个跟在她身边的短发小姐姐,也跟着消失。

我坐在饭堂的椅子,盯着那播放着电视剧的电视机,里面播着《爱情真善美》

隔壁是个比较矮小的女人,她很勤劳,每天都在干一些小活,比如擦桌子,给病人喂饭。

她这个人挺好的,对我也挺好的,我还在B间时,因为洗了头发不干,她拿风筒给我吹过头发,我常常会害怕,只要想家就会掉眼泪,在这椅子上,我也忍着眼泪,她会察觉,一把抱住我,告诉我:“她们都转科了,你也不严重,你会转科的。”

后来,易烊千玺又来看了一次。

“好些了吗?”他冷淡的言语。

我沉默不语,抱着自己发呆,他蹲下来,盯着我的眼睛:“告诉我。”

“不好,我讨厌你。”我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你知道在这里哭的话,一会护士会拿束缚带把你捆起来的。”易烊千玺这句话说得很轻,但对我就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立马抹了抹眼泪,止住了。

“吃糖,请你吃!”他把棒棒糖递给我,我感受到,他好似笑了,笑起来一定很温柔。

“我,不吃糖”我拒绝了他的阿尔卑斯糖。

“好,不吃就不吃。”他一点儿也没生气,反倒是跟我说:“去女一科也要听话!”

我不理他,一点儿也不想说话。

女护士拿来了牙刷,漱口杯,还有白毛巾,开口就说道:“郁子绮,你转科了,我送你去女一科。”

漱口杯放着牙刷和塞着白毛巾,她手里一叠的资料,似乎是这些天的病例记录。

白大褂的医生站了起来:“我送她去,给我就好。”他冰冷的声音。

女护士点头,就把全部东西交给他。

易烊千玺跟我示意:“我带你去女一科。”

我乖巧的跟着他,走过了宽大的地下车库。

他拉开了一扇门,见我进门,很快就锁了。

“我先去交资料,你站在这里别动!”

“一会,会有护士来接你。”他叮嘱道。

我默不吭声,站在那儿,看了一眼环境。

女一科是在二楼,这是一片平地,设计得跟迷宫差不多,两扇铁门远远相互隔着,那远处写着大大的几个字,女一科,A区,B区,除此之外还有几间门牌室,里面都关着一些病人。

好一会,易烊千玺走了出来,看见我,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你的主治医师叫做王源”

“主要管你个人的医师叫做王俊凯,别记混了!”

易烊千玺低头那一瞬间,摘下口罩,亲吻了我的额头。

“我走了,别害怕,也别哭!”

我看着他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眼睛大大的护士走了出来,机械般的声音:“郁子绮,可以了,你跟我走吧!”

我跟上她的脚步,怕等一下,找不到房间睡觉。

她把我带到了重症监护室,这房间一共就八个人。

有个像男人的短发女,她在拆灯管,不知道嘟哝着什么。

有一个在床上蹦蹦跳跳,像僵尸一样。

其余的几个人都被束缚带绑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乱动得像蛆虫。

我是靠走廊这边的,还有一扇窗户。

无力的坐在床上,床垫是白色的,印着几个大字,C市第三人民医院,我看着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

“下来,林月花,你再拆我的灯管,我就把你锁起来!”两个女护士一起阻止她的作恶,硬是扯下来了。

“你还跳,等会摔了!”另一个女护士也在尽力阻止那个女病人跳僵尸舞。

于是,两个女病人被绑在床上,病房所有病人,只有我一个人不用绑,坐在床边。

等了很久,女护士推着小推车,开口就问:“谁要喝水?”逐间病房都推进去,然后再推出来。

其他的病房虽然看不见,但吵闹是难免的。

我抬眸看到对面的病房,她们的门是不锈钢,几条不锈钢组成,很简易。

里面有个绑着头发的漂亮女孩子,也没有不正常。

她很活泼,过了好一会,她终于笑了,笑起来都停不下来,也不知道笑什么。

顺带还转了一圈,还在笑,她旁边的伙伴是个蘑菇头小姑娘,那小姑娘伸长了手臂,一蹦一蹦的跳,嘴里还说着外星语。

我盯着天花板,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不一会,那些女护士似乎做完任务了,三个两个一起出去,到了门外。

那个眼睛很好看,连口罩也没戴的男人出现了。

“王医生,你来了!”女护士几个跟他聊天,叽叽喳喳的,他眉眼舒展,温柔一笑:“郁子绮情况怎么样了?”

“她呀,坐那儿呢,发呆!”

“情绪看起来还不稳定!”

“不过打人就没有,就没有绑着!”

几个女护士汇报完了,有个女护士让他签字。

“嗯,我进去看看她。”王源签完字,就用钥匙开了锁,走了进来。

“郁子绮…?”

我听到他喊我名字,就抬头看了一眼。

“医生”

他温和的态度:“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王源,看你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在这里住两个月就可以出院了。”

“两个月?”我懵了,我不想住两个月,这太久,太长时间了。

“不用担心,你会好起来的,很多人都是两个月就出去了。”

我低着头,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病。

“医生,我到底有什么病,你告诉我吧!”

“等你出院了,我就告诉你。”他安慰我,拍了拍我的肩。

我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你记得,你的管理个人医师对吧?”他反问我一句。

“记得,那个医生跟我说过。”我记性没有这么差。

“有时候我比较忙,你的事,他会转达给我。”王源说完这句话,放心的起身,再一次叮嘱道:“听易烊千玺说,你不爱吃饭的。”

“要吃饭,听医生的话。”

我点头答应他,看到他离去的背影,我还是觉得这一刻连自由都没有,真的很难受。

这样煎熬的日子,过了好几天。

我大概每天都是7点半吃早餐,9点半可以去四角运动台那边坐,看电视剧,听音乐,还有看那一群疯子跳舞,游荡,聊天。

四角运动台不是很大,容纳得下几百个人,只有抬头才能看到蔚蓝天空和遥远的建筑物,就像一个巨大的玻璃被围在里面,外头摇曳着青翠的竹叶。

一般都在10点半吃饭,护士打开那一扇饭堂的大门,宛如一大堆黑色蚂蚁,簇拥而上,不过她们乱中有序,排着队,到了饭堂,大家也都还是排着长长的龙队,等着吃饭。

吃过饭之后,就是吃药时间。

我也是在吃药时刻,才认出了我的个人管理医师。

他的眼睛,很深邃,里面似乎藏着很多小星星,让人觉得看谁,都被吸引住了,就很容易让人陷入沉思。

王俊凯摘下口罩,清俊无比的容貌,对我笑了笑。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我摇摇头,反倒是那些女病人都盯着他看。

“你长得真帅,王医师!”

“他好帅,真的!”

“你的个人医师是谁啊?”

“是那个徐医生。”

“哈哈,我的主治医生是王源,个人医师也是那个徐医生。”

他听到这些话语,青涩的笑意,忍不住就勾了勾上唇。

“要好好吃药!”这话是对我一个人说的。

吃完药,接下来是午睡时间,午睡一般都在12点-5点左右,这长期无聊的时光。

但我之前也是这么过的,也只好认命了。

王俊凯送我一副扑克牌,笑了笑:“打发时间,等吃饭的时候,你就可以见到我了。”

“谁要见你!”我接过扑克牌,独自一人回了跟上队伍。

晚上,就是吃饭,洗澡,接着,散步,睡觉。

吃饭是在楼下饭堂吃的,洗澡比较尴尬,是北方那种搓澡,我害羞到不敢去。

后来发现,这个时刻,是没有男医生,男护士允许过来的,于是,我也就试着尝试这种搓澡方式。

我住的病房很快又转出去一个,是闹得太疯了,不愿意吃药,让护工和男护士扛出去的。

王源也在场,他负责引导那个病人吃药,病人发脾气朝他拳打脚踢,这才叫了护工和男护士过来帮忙。

因为空了床,暂时还不安排人,A区,B区那边也有空床,但是没有给我安排过去,我心里就很想去B区。

很多出院的病人,都是B区出去的。

她们说,B区容易出院,这个月又出去两三个。

那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被塞进了我住的那个病房里,她好像不太爱说话,很孤僻,总是一个人坐在床边。

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过去和她说话。

她叫林晴妍,跟我说是因为离家出走,妈妈半夜叫她起床,她踢门,被送进来的。

她说,她出去了,还要离家出走,去打工。

林晴妍长得很漂亮,一张娃娃脸,宛如韩国的女明星,皮肤也是雪白雪白的,她此刻弄掉了头上的发圈,披散秀发,精致的五官,素颜看起来宛如天仙,让人想保护她。

夜晚,吃完饭,病人们都要到四角的运动台,那边散步,夜空漆黑,闪烁着一闪一闪星星,白炽灯照在各处,有病人在看电视剧《我的小娘惹》

有病人在登原地的自行车,有病人坐在台边打扑克牌,有些病人坐在旁边一排排的椅子,有老人,有十几岁的孩子,还有一些病人在跳舞,歌单放着《绿色》

我很喜欢一个人待着,头发也还没干,在这里很容易交朋友,大家都没有电子手机可以玩,消遣时间都是聊天,聊外面的世界,聊好吃的,聊未来的工作。

许微是我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我们是在饭堂,那时候上楼梯,我不小心拌了一下,她扶住了我,跟我说了第一句话:“你好,我叫许微!”她很高,很瘦,短头发的,脸色有雀斑,她是因为幻听,幻觉,来到这里,已经住了四个月,还有,她告诉我,王俊凯医师他待人很好,不会凶病人的。

梦晨是第二个,她扎着头发,有些圆滚滚的,

有点儿像小熊猫,很喜欢睡觉,特别是夜晚这个时候,她跳舞很来劲儿,相对来说,她比较喜欢欣赏帅哥,永远热衷讲起,她那分了手的学长,跟我谈起,就涛涛不绝,最后还要说一句。

学长他真的很帅!

我当时怎么就不知道他是渣男呢!

可是他很帅啊!

我喜欢林一那样子的帅哥。

刘秋仪是第三个,她是生了三个孩子的母亲,身形很瘦,短头发,长着一张很大众化的脸,她的孩子叫做,乐乐,可可,圆圆。

会偶尔哭鼻子,说想起孩子们了,她的老公是一个普通跑快递的,但在她眼里,那个男人就是全世界最好的。

张紫欣,29岁,她是我认识的第四个朋友,我与她最投缘,她讲话很幽默,有些胖胖的,特别是脸颊部分,肉肉的,特别可爱。

她最擅长跟我讲的就是:“我在女三科,见到那个医生,他暗恋我,就是不告诉我!”

梦晨:“那个医生啊?帅吗?”

张紫欣会毫不保留的告诉我们:“易烊千玺,我那天就躺着,然后他进来找我,我说,千玺医生,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以后可是你的老婆,你这样看着我!”

“然后,他好帅,还对着我笑了,一点儿也不凶!”

他问我:“你病好些了吗?”

“哇塞,好羡慕哟!”许微在一旁起哄道。

“你猜怎么着,我上次不是说,我到时间出去了吗?然后出去三天,就又进了女三科,我被绑着,就想啊,我老公易烊千玺会记得我是他老婆吧!”张紫欣滔滔不绝的讲起。

“但是他居然不记得,我就提醒他!”

“你看我像谁?”

“他摇摇头,然后我就说,嗯…我是你老婆啊!”

“然后他眉眼似乎对着我笑了,转身就走了!”

我开口说道:“那你不得在女三科待久一点?”

“我也想啊,但是我很快就被送到这儿。”

我和几个朋友聊得很开心,听到有人叫我名字了。

“郁子绮,测血压”女护士唤了一声。

我赶紧就过去,乖乖的坐下。

“贾,我来吧。”听到温润染着沙哑的男音,我抬眸一看。

“嗯,你就替我值班了,她最后一个!”女护士收拾了一下资料,交给了他。

“这活你撂给我干了?”

“赶着下班,凯子你帮帮忙,我还要去步行街吃螺蛳粉和逛两元店。”

“啧,好歹叫一声哥!”

“行,哥,麻烦你了!”女护士敷衍了一句,转身就走,似乎抛弃了一个烫手山芋。

测血压,他的手很灵活,纤细又雪白的手指,不一会,盯着血压,陷入了皱眉:

“45”

“你的血压怎么这么低?”

“头晕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看来王医生那些药,真的要调一下。”

那一瞬间,他抬起了头,盯着我看了很久,点头说道:“晚上好好睡觉,黑眼圈重的,你是国宝?”

“头发也没干,我记得有风筒,你怎么也不吹头发?”

他牵着我,就过了那走廊,开了那一扇锁了的门,问护士室的护士。

“我们这儿不是有风筒吗?”

“有啊,我拿给你!”一个女护士起身快速找到,递给他,护士室里面一共三个护士,有一个已经怀了七个月的身孕,还在认真的输入文字。

王俊凯给我吹头发,呼呼呼的风声,刮过我的耳朵,很刺耳,我感觉自己好像站不稳。

我微微一侧,他扶住了我,担心的声音:“头晕了?”

“没事,站得有点儿久。”我揪着他怀里的衣,他放下风筒,很轻松的把我抱了起来。

走到了我的病房,此刻,我的病房没有病人,那些病人都在外面散步,看电视剧,唱歌,跳舞,打扑克牌。

我开始咳嗽,咳了两声,他开口就问我:“头还晕吗?你现在咳嗽,是什么感觉?”

我没办法回答他,抱着他的腰部没有撒手。

“要放开了噢,我今天值班!”

我抬手摘下他的医用口罩,他的俊脸印在我的眼里,惊诧到不知道怎么办。

想说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也不能开口说话。

我痛苦的眼神盯着他,默不作声。

“你怎么了?”他发觉我有异样,认真的跟我说话,似乎有些紧张:“有一回我叫你吃药,你觉得我很好,叫了我一声哥哥。”

“可以再叫一遍,我想听听!”

我沉默,眼泪水都流下来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能说话?”

我点点头,连哭都没有声音。

“没关系的,你别哭,乖!”他哄着我,一字一句都很温柔。





爱豆世纪  (周边)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门写真集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门写真集

爱豆世纪  (周边)

2023非虚构成长 tfboys书 

记录王俊凯王源 易烊千玺成长记录记 tfboys五周年

2023非虚构成长 tfboys书 

记录王俊凯王源 易烊千玺成长记录记 tfboys五周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