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凯

596.9万浏览    60190参与
如歌的行板
终有大风,刮走莫须有,留下赤诚...

"终有大风,刮走莫须有,留下赤诚。" 

"终有大风,刮走莫须有,留下赤诚。" 

PMarysnow

【只因我是皇帝,爱一个人,便错了吗?︱祯成︱宋仁宗×温成皇后︱王凯×王楚然】


【她不是祸国殃民的奸妃,我亦不是昏聩无能的君主,我只是喜欢一个人,想对她好一些而已,只因为我是这国朝的天子,如此便错了吗?可我的臣子跟我说,我是天下人的君父,心许一人,便是错了。


我让国朝的臣子年年都为温成写词作赋,只是想告诉这天下,后世,其实“温成皇后对我一片真心,她除了我的真心什么也不想要,也不会在意名声、地位,甚至性命。”


“朕死以后,想与温成皇后合葬。”只是我知道,我一生未能如愿,这一次亦将如此。


我只是喜欢一个姑娘,到底错在哪儿了呢?】


【幼...

【只因我是皇帝,爱一个人,便错了吗?︱祯成︱宋仁宗×温成皇后︱王凯×王楚然】



【她不是祸国殃民的奸妃,我亦不是昏聩无能的君主,我只是喜欢一个人,想对她好一些而已,只因为我是这国朝的天子,如此便错了吗?可我的臣子跟我说,我是天下人的君父,心许一人,便是错了。


我让国朝的臣子年年都为温成写词作赋,只是想告诉这天下,后世,其实“温成皇后对我一片真心,她除了我的真心什么也不想要,也不会在意名声、地位,甚至性命。”


“朕死以后,想与温成皇后合葬。”只是我知道,我一生未能如愿,这一次亦将如此。


我只是喜欢一个姑娘,到底错在哪儿了呢?】




【幼年时我在宫院遇到了一个人,我很喜欢他,想再见他一面。能在这宫里提灯夜行的人,怕是哪个侍卫亦或内侍,可是我找遍了宫里的侍卫,也没寻不见他…我只难过了一瞬间,想着就算他是个内侍也不怕的,管他是什么人,我心悦他。可在寻他的五年里,我一个小丫头从没想过,宫里除了侍卫、内臣,还有一个男人,那便是天子。】






最后王拱辰的旁白本来是想整理放北宋臣子写的温成皇后挽辞、温成阁帖子的,可是实在太多了(主要是我太懒了,不想打字了😂)我想仁宗朝众臣并不是讨厌温成皇后,他们对仁宗就像现在娱乐圈追星一样,仁宗是他们打造出来的神,是最接近完美的好皇帝。他们不允许神出现人的感情,那样便破坏了神的完美无瑕。但是在众臣与仁宗二十几年的拉锯战中他们大概是有一点理解了,不管他们如何口诛笔伐,仁宗对温成已爱入骨、一爱如故,所以欧阳修才会在多年后写下:“云散风流岁月迁,君恩曾不减当年。”



后宫冷婶儿
历史上的徽柔有多惨?4岁差点和亲,婚后遭人虐待
历史上的徽柔有多惨?4岁差点和亲,婚后遭人虐待
日常小可爱

烟锁楼台(六十一)

暖春的哭喊还近在耳旁,环翠眼尖,就见小竹林那边远远地过来了一群人,还没等她定定神,那些人就来到了近前,竟也顾不得问安,连拉带拽地就要把暖春带走。


“反了你了,看你能跑到哪儿去,来人啊,给她带走。”说话的人极其眼生,环翠扫了几眼也没认出来,她只身护在烟鸾身侧,壮着胆子喊:“大胆!你们是何人,竟敢见了……”她刚想唤出烟鸾的名号,可却被烟鸾给制止了。


虽然话没说完,可环翠这一喊倒让拉扯暖春的人愣了神,暖春趁此间隙,嗖地一下又爬跪到烟鸾的一侧,跌跌撞撞地边哭边喊,“张娘子救我,他们要杀了我。”


“你这娘们!”来带暖春的人长得五大三粗,嘴上也不干净,...

暖春的哭喊还近在耳旁,环翠眼尖,就见小竹林那边远远地过来了一群人,还没等她定定神,那些人就来到了近前,竟也顾不得问安,连拉带拽地就要把暖春带走。

 

“反了你了,看你能跑到哪儿去,来人啊,给她带走。”说话的人极其眼生,环翠扫了几眼也没认出来,她只身护在烟鸾身侧,壮着胆子喊:“大胆!你们是何人,竟敢见了……”她刚想唤出烟鸾的名号,可却被烟鸾给制止了。

 

虽然话没说完,可环翠这一喊倒让拉扯暖春的人愣了神,暖春趁此间隙,嗖地一下又爬跪到烟鸾的一侧,跌跌撞撞地边哭边喊,“张娘子救我,他们要杀了我。”

 

“你这娘们!”来带暖春的人长得五大三粗,嘴上也不干净,见暖春要逃跑,一个探身就给她拽了回来,扬起手来就是一个巴掌。此时的大殿宴饮正酣,烟鸾她们在的地方又在花园的偏处,竟是比平日里还要静默一些,就连鸟鸣声都像是被哭闹和撕扯给吓唬住,生生憋闷在那里,让那一声巴掌声分外响亮。

 

“住手!”待那人要来第二巴掌时,竟是烟鸾拽住了那人的手,环翠吓得赶紧上前去,拽着烟鸾的胳膊不放,另一只手硬挤着放在了烟鸾拉人的手的下面,紧张又担忧地看着烟鸾的眼睛,像是在说,“娘娘要当心啊。”

 

“你又是哪儿根葱,敢挡本大爷的路!”那人一看就对宫廷不熟悉,又极为粗鄙不堪,像是个混不吝,反手就要甩开烟鸾和环翠。浮云略动,暗影浮沉,就在此时,月光也朝这边望了望,那人凑着月光看面前的二人,却见烟鸾穿着不俗,气质高贵,登时就乱了心神。他虽第一次来内廷,可他也不傻,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今儿又是各官眷、王妃一起入宫,眼前这位穿着雍容华贵,怕也是个贵人。

 

正巧在他愣神之际,却是一小内侍急匆匆地跑来,见了此情此景,吓得更是顿时蹲坐在地上,可手上还要拽着那莽汉,嘴里嘟囔着“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小内侍越是怕莽汉反倒越来气,他虽然心里也不稳,觉得面前的怕是一位贵人,但他也只是觉得兴许是什么官眷、夫人之类的,还不敢往妃嫔处去想,毕竟内廷里的娘娘哪个出门不是前呼后拥的,怎得就只让一个小丫头跟着。而且上来就敢阻挠他,这么泼辣的性格又哪里会是天天浸在蜜罐里,养在深宫里的娘娘。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冲突是发生了,那莽汉想着倒不如就得罪到底,把这宫人从这两个小娘子手里给要走,完成了那贵人的吩咐,兴许还能讨个赏,将功补过一下。这么想着,他也就没和烟鸾、环翠客气,怒道:“你们又是哪个,敢拦着本爷爷,且去一边待着吧……”可话音还未落,他就被一突然闪入的年轻人给制住,动也动弹不得了。

 

那小内侍本就死命拦着大汉,可大汉用力过猛,连带着也让他甩出去好远,烟鸾和环翠被突然而至的年轻人护着,也不过是踉跄了两三步。

 

“姐姐,你无事吧?”年轻人问。

 

“大胆!”环翠忙挡着烟鸾,又见面前人员杂乱,压低声音说,“休要靠前了。”

谁知面前的年轻人竟笑了,声音有些熟悉,是非常好听又有些跳脱的少年音,“姐姐,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烟鸾比环翠略高些,稍稍偏头看了看,却见那年轻人长身玉立,丰神俊朗,眉宇之间还有些未脱的稚气,月影疏浅,渐渐地与那时灯会长街里的少年郎相应和。

 

“是你!”烟鸾惊叫出了声,“王家小衙内!”

 

“姐姐终于想起我了。”到底是孩子,烟鸾认出了他,马上就开心起来,绽放出他标致的两排大白牙。这一笑,终于让环翠想起了来人是谁,紧张地拉着烟鸾就要走。

 

“姐姐,怎么走了。”年轻人想去追,可暖春却扑了过来,“小公子救我,求你救救我!”

 

烟鸾止住环翠,站定了看着暖春,问她:“你让我们救你,你且说说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带你走。”

 

暖春哭得声泪俱下,看烟鸾问她,不敢欺瞒,叩了叩头就要回话,可谁知却被小衙内给截了,“姐姐,有什么话你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烟鸾狐疑地看着他,却见他只是望着远处,烟鸾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是那被甩在地上的小内侍逃走了。

 

“他该是去报信了。”小衙内压低声音说,走上前去给那莽汉脖颈间一重击,莽汉登时倒地,吓了烟鸾和环翠向后退了好几步。

 

“报信?给谁报信?”环翠又怕又好奇地上前去看那莽汉的样子,问小衙内。

 

小衙内倒是玩世不恭,指了指暖春,说:“当然是来要她的人啊!”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可是坤宁殿的人!”环翠显然是把这位王家小衙内当小孩子看,见他不着急的样子,脱口而出暴露了暖春的身份,可话一出口就惊住了,指着王家小衙内,“你…你是说……”

 

“我可没说。”一个闪身便来了烟鸾身旁,急得环翠赶忙追他过来,他一个反身,就挡在了烟鸾和环翠之间,“是你说的!”

 

看到这么活泼的小衙内,烟鸾的心也被这少年人给浇入了一丝活气,她按下心里对年轻人自由自在的羡慕,略笑了笑,本以为把笑容给掩饰的很好,可却被王家小衙内给逮个正着。

 

“姐姐,你可终于笑了。”

 

“大胆!”环翠斥道。

 

小衙内转身冲着环翠就是一个鬼脸,又对暖春说:“这位姐姐是个好心的,你想求她就直说吧,若她能帮自然是好,不能帮你可不能勉强了她。”

 

暖春想说什么,却见小衙内突然变了脸色,又生生止住,只哭着说:“小公子救救我,我与梁生两相心悦,求小公子带我去找他。”

 

暖春此番话倒让烟鸾想起了大殿上听来的一两句碎语缝合在了一起,遂问道:“梁生便是你私……”到底是女子面子薄,又顾念着还有个少年在旁,便改了口,“私定终生之人?”

 

“是!”娘娘两个字被她生生忍住了,“求贵人救我!”

 

见暖春说的情真意切,又不断地叩头求助,烟鸾眼露不忍,扭过头问王家小衙内,道“他们的事儿,你都晓得?”

 

小衙内望了望星空,再回头时,眼睛里倒像是盛满了星河,冲着烟鸾重重地点了点头。

 

“方才暖春说你是贵人,姐姐可是什么王妃亲眷?”小衙内突然问道。

 

烟鸾有些狐疑,闹不清这年轻人到底要搞什么,到底是环翠眼尖耳鸣,听见草丛里稀稀疏疏地传来一两声摆动声,又见远处有个人影晃来晃去,立刻就接道:“贵人出来的急,再不回殿上,怕是老爷要着急了。”

 

说罢上前揉了揉烟鸾的腕处,烟鸾马上点了点头,说“好,这就回了。”

 

话音一落,远处的悉蹙声更大了些,人影也顺着月光越来越远。

 

“他走了。”王家小衙内说。

 

“还是那个小内侍?”环翠问。

 

“不知。”小衙内答道,“姐姐有什么话还是带回去问吧。”

 

烟鸾点了点头,正犹豫该往哪儿走,小衙内又道:“姐姐往灯火通明处去,那里人多,总能找到家里的人。姐姐放心,我随姐姐走一趟,还是老样子,姐姐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少年人拍着胸脯说着话,言语间倒是有那么一股侠气。

 

烟鸾打小就听了不少话本子,又见少年人光风霁月,还勉力帮她遮掩身份,道了声谢示意暖春也跟着就拉了环翠朝前走。待她们三人走了有三丈远,才听到后面似有脚步声。

 

晚上的花园幽深冷清,又遭方才那场变故,环翠不觉惊出些冷汗,她生怕再有个什么莽汉,又带着坤宁殿里的麻烦,那时这年轻人若是跟不上,想到此,她又谨慎地听了听后面的脚步声,却只听到了几声凄厉的鸟鸣。

 

“娘娘,他跟着咱们呢吗?”环翠怀疑了,也是害怕极了。

 

“放心,一定跟着呢。”烟鸾倒是很相信,拉着环翠走得更急了些。也就是在三人脚步慌乱之时,后面竟飘了微弱的歌声,那是灯会那晚烟鸾听到过的歌,这歌声像是个护身符让她的身心平静下来。

 

走着走着,就到了花园的出口,再往前就是大殿的偏门,匡生带着玉澜院的内侍们早就候在了那里。烟鸾见匡生领头,心下一惊,捏了捏环翠猛然转头望向花园里。

 

“娘娘瞧什么呢?”匡生也上前和她们一起看,只见花园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除了几处斑驳的月光,其余的尽是黑暗。

 

“没什么。”烟鸾与环翠对了对眼神,咧出一抹微,回道。

 

匡生虽然奇怪,但也不好相问,又看环翠旁竟还跟着一人,举着灯笼定睛一瞧慌了神。

 

“娘娘,这是……”他摸不清烟鸾的心思,可这人他认识,正是坤宁殿的暖春。而官家在找暖春,坤宁殿也在找,这他再清楚不过。

 

“走吧,我们回玉澜院。”烟鸾没解释什么,吩咐环翠扶着暖春,就让匡生领路往玉澜院去了。

 

匡生惊出了不少冷汗,点着灯,跟在烟鸾一侧,小声提醒着:“娘娘,官家在玉澜院呢。”

 

“大殿那边结束了?”烟鸾稍稍有些惊讶,顺嘴问道。

 

“是啊,结束有一会儿子了,一结束,官家就去了玉澜院,到了发现娘娘不在,发了……担心得不得了。”匡生小心地陪话。

 

“他是不是训斥你们了?”烟鸾像是聊家常一样和匡生说起来,匡生和玉澜院来往得久,深知烟鸾的为人,也知她将他视为自己人,所以没再说那些虚话,回说:“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呢。”

 

“他不是有范娘娘陪着呢嘛,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听赵祯发了火,烟鸾心里却偷乐起来,他们俩不咸不淡地冷着也好长时间了,但她也憋着火,不杵几句赵祯,他也不舒服,故而在匡生面前也没给他留面子。

 

“娘娘哪儿的话,范姑娘跟着皇后娘娘……”说到这里他看了后面的暖春两眼,见暖春始终低着头,才扭过头来继续说“她们回坤宁殿去了。”

 

“范姑娘?”烟鸾突然停下来,哂笑了一声,继续说,“怎么又叫人家姑娘了,这不是害人家嘛。”

 

匡生心里憋着笑,可面上不敢显,回说:“一直都是姑娘,哪里是娘娘,可是张娘子自己记错了。”

 

“我记错了?”烟鸾指了指自己。

 

“您记错了,要不就是听岔了。”匡生小心地回话。

烟鸾哼了一声,继续朝前走,可匡生却觉得她的脚步轻快起来,顺带着他提溜着的灯笼都跟着他们轻快的脚步跳起舞来。


过渡的一章,周三或周四更俩人正是和好,也得给赵祯灌灌醋。

作为怪物1111

🖌

有没有追星的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有没有追星的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月华箫清

【明诚同人】琉璃染青瓷(50)

白清影轻轻沉了口气,缓缓扬起了头,看向站在面前的明台。她的唇角一勾,面上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你的计划我可以考虑,但是现在……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我需要请示。”“想不到名震东三省的‘琉璃’,居然也需要请示?”明台的唇角一勾,立时便给予了回应。白清影当然听得出他言语中的激将之意,却也并没有同他争辩的意思,只是轻笑了笑,带着几分随性的开口道:


“当然。现在上海的局势,小少爷也同样清楚。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如若不然,便可能落得个满盘皆输的境地。我虽是不怕输的,但整个上海却已经输不起了。”她缓缓坐直了身子,一双美眸中的笑意逐渐敛去。她慢慢地走近明台的身畔,将声音压低了...


白清影轻轻沉了口气,缓缓扬起了头,看向站在面前的明台。她的唇角一勾,面上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你的计划我可以考虑,但是现在……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我需要请示。”“想不到名震东三省的‘琉璃’,居然也需要请示?”明台的唇角一勾,立时便给予了回应。白清影当然听得出他言语中的激将之意,却也并没有同他争辩的意思,只是轻笑了笑,带着几分随性的开口道:


“当然。现在上海的局势,小少爷也同样清楚。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如若不然,便可能落得个满盘皆输的境地。我虽是不怕输的,但整个上海却已经输不起了。”她缓缓坐直了身子,一双美眸中的笑意逐渐敛去。她慢慢地走近明台的身畔,将声音压低了些,沉声开口道:“我的身份太过瞩目,这次领事馆的行动不能亲自参加。所以,保险箱的编码,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你,一切都要按照具体的行动过程来衡量。”


“你这样做是对的。这次的行动风险太大,一旦你被人认出来,后果不堪设想。阿诚哥好不容易才把你给找回来,你可不能太让他失望。”明台闻言,轻轻点了点头,眉眼之间似隐隐有些担忧。白清影听到他的话,自轻轻舒了口气,唇角再次扬起了一个清浅的微笑:


“小少爷,做我们这一行的,又哪里有万无一失呢?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希望看到流血与牺牲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又有谁,不是在每一次出发之前,就做好了与这个世间的所有人永别的准备?在这件事情上,董岩不例外,我不例外,你……也同样不例外,不是吗?”


她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再次斜倚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她今日穿着一件水蓝色的旗袍,让她的整个人看上去都好像如湖水一般澄澈而洁净。明台听到她的话的,眉心不禁轻轻动了动。他再次走到一旁的椅子上落了座,低垂的眼眸中隐隐带着些许异样的情绪:“我说过,我敬佩你们。”


“仅仅是敬佩吗?”白清影莞尔一笑,侧头看着明台,一双好看的杏仁眼中泛起了粼粼波光。她那温柔的语调微微扬起,就好像春风拂过冰冻的湖面,将那冻结了良久的冰层融化。明台猛然抬起了头,看着白清影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讶异,几分警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想过要上你们的船。”


“我也并没有想让小少爷上我们这艘船。”白清影莞尔一笑,双手环在胸前,似有些漫不经心。她缓缓地抬起了头,一双美眸落向远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你能从一个富家少爷的安稳人生中闯荡出来,踏入这无边的黑暗之中,已经是莫大的勇气和决心了。至于你究竟选择了哪个阵营,于我而言,并不重要。”


“我不是那个意思。”明台看着她那清澈而坚定的目光,一时间竟有些愧疚之意自心底升起。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明明清泠的就像天边的月亮,可明台总觉得,她的眼光、她的话语、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高高悬挂在天边的太阳。他畏惧她的光和热,却又不得不被她牵引着前进。白清影的唇角微杨,牵起了一个分外甜美的微笑。她自扶正了桌面上的青瓷盏,轻声开口说道:


“你不信我说的话?”“在工作中,我谁都不信。”明台缓缓抬起了头,目光中透出了几分冷意。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如阳光般炽烈的白清影,只有刻意的沉下了声,将自己的心意与想法深藏在其中。或许,他所逃避的并不是白清影这个人,而是她背后,代表着千千万万劳苦同胞的光明与希望的马克思主义。白清影听到他的话,仍旧只是轻笑了笑。她缓缓将身子坐直了些,一双美眸落在明台的身上,唇角的笑意渐深,眼眸中的水波亦变得更加深邃。她轻轻沉了口气,开口答道:


“当然,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明少爷,你是真的……不相信任何人吗?”她的语气微微扬起,似透出些循循善诱的味道。明台听到她的问话,身子不禁微微一怔,方才还充满坚定的眼睛里,此刻显然已带上了几分动摇。白清影似乎对他的反应格外的满意,她缓缓沉了口气,仰起头来看着他,接着说道:


“在樱花号的行动中,如果你不信任我,又怎么会帮我从日本军官的身上拿取文件?昨天在影楼,如果你不信任我,又怎么会帮我去月色酒吧救深陷重围的惠子小姐?明台,很多事情,或许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绝对。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所谓的‘孤胆英雄’,每一个英雄的背后,一定都隐藏着无数为之奋斗、为之付出的人。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她又笑了,一双弯起的眉目好像是透过乌云洒落人间的阳光,直直的照在明台的身上,一直落入他的心里。他轻轻扬了扬唇角,脸上的笑意也显现出来,却更多了几分坦然:“受教了。”“不敢当。”白清影莞尔一笑,目中也多了几分调皮。她自站起了身,走到一旁的圆桌之前,为明台添了第二盏茶递上。明台方才接过茶盏,白清影那清亮温柔的嗓音便再次在她的耳畔响起:


“星期天晚上七点半,日本领事馆将举办华北战场的祝捷大会。”她那句话说得颇为飘忽,却让明台的眼神骤然一亮。他立时便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仰起头来看着白清影,露出了一个颇为满意的微笑。“我就知道,我们大名鼎鼎的琉璃,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呢?”“希望这次的合作,不要让我失望。”白清影莞尔一笑,并没有去回应明台的奉承,只是轻轻笑了笑,沉声开口道。


“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明台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留给了白清影一个分外潇洒的背影,可后者方才行到门口,便被白清影开口唤住:“明台!”他猛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白清影,那双好看的杏仁眼中,竟闪现出了隐隐的担忧:“记得保护好自己。若非如此,总有一天,我会没办法面对阿诚哥。”她轻轻沉了口气,缓缓地垂下了眼眸,将眸底的担忧和不安藏在了一声轻叹之中。明台却是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颇为自得的微笑:


“嫂子,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对不起他的。”话音落下,少年便推开了白清影卧室的大门,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他出门的时候,一抹金色的阳光正洒落在他的脸上,而少年那唇角扬起的笑意,似比着阳光还要夺目耀眼。


“白师姐今日的晴雯唱的真好,那转动着的水袖、撕开的扇子、再配上师姐那俏丽的笑容,难怪就连台上搭戏的宝二爷都被师姐的美所折服了呢。”戏台之下,几名师妹拥着白清影往化妆间走去,叽叽喳喳的欢笑声与赞美声充盈着白清影的耳畔。她自笑了笑,微微敛起了下颌,轻声道:“哪里便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不过是我对这曲目到底比旁人熟些罢了。”白清影一面说着,一面自垂下了头,心中却已隐隐带上了几分难言的酸楚。


《晴雯撕扇》,是她初次登台的时候唱的曲子,那个时候师父还在,一代名角九岁红为了她,竟甘愿唱了在这场戏中处于弱势的宝二爷。师父对她,本就是恩深义重,只是而今眼瞧着他生辰之日将近,她却连他的埋骨之所都找不到。她……实在不肖。


“咱们可没夸张,师姐若是不信,只管去问明先生。”其中的一位师妹看着站在走廊尽头的明诚,不禁轻轻笑了笑,旋即立时改变了话锋,向白清影打趣道。“明先生,你说我们白师姐好看吗?”白清影方才顺着她们的话音抬起了头,还没等她开口,其中一个胆子大些的女子已经高高扬起了声音,向明诚问道。


“你这丫头……”白清影一时无奈,抬手在那少女的手背上轻轻打了一下,被胭脂遮挡住的面颊上已隐隐透出些粉红来。明诚闻言,不禁轻笑了一声,款步向着众人站立的方向走来。一般女弟子见状更是不肯散去,便是连正在上妆准备登台唱戏的几个人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隔过妆镜向着他们的方向看去。


明诚本就生的剑眉星目、极为俊朗,属于到哪里都能吸引一种女子的目光的类型。只是他素日表现得格外严正,一时间到让敢于接近他的人少了好些。可现下面对着白清影时,他嘴角扬起的笑容充满了宠溺与温柔,莫说是白清影,就连站在一边观赏的一众女弟子们,都已隐隐有了些心驰神往的味道来。


“好看。”明诚的身子在白清影的面前站定,他微微垂下了头,看着她那浓妆覆面的容颜,自将身子前倾了两分,轻声开口笑道,“曹公曾言晴雯姑娘为钗軃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大抵却也不外如是。”他一面说着,一面自弯起了眉眼,笑看着白清影。白清影虽知他不乏玩笑之意,可到底是大庭广众,却也不好太多言语,只缓缓垂下了眼眸,报他以微笑,却不知那低垂的眼眸中已有了些痴缠的意思。


她虽是内敛温柔,可站在一旁的几个师妹却早已深感于这别样的氛围。也不知是谁那样大胆,用力的在白清影的后腰上推了一把。她的身子整个失了衡,竟看看撞在了明诚的怀里。远远看上去,倒真有‘春睡捧心’的美人,在朦胧之中投入心爱的男子怀抱的那种娇羞灵动。明诚倒也不闪不避,抬手就接过了落在自己怀中的白清影。她颊边胭脂的香气自闯入了明诚的鼻息,温软的身子便好像一块软玉,让人颇有些欲罢不能。


雪碧没有汽

前2p应该是导演过生日

小辉辉太乖啦!!


前2p应该是导演过生日

小辉辉太乖啦!!


狮子的张少

生活处处有惊喜

垂涎三尺

生活处处有惊喜

垂涎三尺

芩朩
请把这句话 吸烟刻肺。

请把这句话

吸烟刻肺。


请把这句话

吸烟刻肺。



雪碧没有汽

凯凯生图太好看啦!

凯凯生图太好看啦!

国学的智慧
人就是江湖,不懂处理人际关系的话,将会受制于人。
人就是江湖,不懂处理人际关系的话,将会受制于人。
雪碧没有汽

《向风而行》b组杀青照

猜猜captain顾在哪🤔🤔

《向风而行》b组杀青照

猜猜captain顾在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