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凯

602.4万浏览    60616参与
松铃(努力工作,佛系更新中)
王凯的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一...

        王凯的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一句诗: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仿佛玉树临风前。

        那蓬松的头发在白光的映衬下,带着几分青稚与生涩,正与身上的泛旧牛仔外套相匹配,却遮不住喷薄欲出的活力与力量感。

        他漆黑的眼眸...

        王凯的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一句诗: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仿佛玉树临风前。

        那蓬松的头发在白光的映衬下,带着几分青稚与生涩,正与身上的泛旧牛仔外套相匹配,却遮不住喷薄欲出的活力与力量感。

        他漆黑的眼眸直视着远处不可捉摸的未来,高高伸出的手掌像是遮挡却更像是在迎接耀眼的光芒。

        虽未举觞,但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如他内心的坚定与执着,一面深深地勤耕于自己的梦想与事业,一面淡然自若地迎接外界的悲欢喜乐……

        三十岁之后才逐渐以正面角色的形象为大众所熟知的他,经历过灰色、黑色生活的痛苦煎熬,可是却一点都不晚,因为他是个坚强、有毅力的演员。

       作为一个只关注演员部分作品和角色的路人,我认为王凯的演技还算可圈可点,不过依旧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在跟一些更优秀的演员搭戏时,接戏接的有时候看起来还不够流畅自然。希望他能够继续加固自己的文化内涵、沉淀演技,带来下一个为大众熟知、震撼人心的角色和作品。

       的确很喜欢他的一些作品,也希望他更好吧。

晚风棉棉in

【再入晗梦】第二章

   那晚的惊鸿一面,令俩人心中都百转千回,夜不能寐,妼晗躺在床上,脑海里是官家,前世和今生重合,官家还是长的这么好看,笑起来这么温柔,可能连妼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动摇了,她依旧爱他。

        官家也在想,口中一遍一遍念着她的名字,“妼晗,张妼晗...”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赵祯这段时间每晚都去后苑散步,他期待着再次见到她,可十日了,一次也没有碰见过。终于在第十一日,宴会上,他再次看见了妼晗。教坊司练的舞,本就是为这次宴会所准备,妼晗长的好看,舞跳的也好,还是领舞,衣服首饰也与其他人与众不......


   那晚的惊鸿一面,令俩人心中都百转千回,夜不能寐,妼晗躺在床上,脑海里是官家,前世和今生重合,官家还是长的这么好看,笑起来这么温柔,可能连妼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动摇了,她依旧爱他。

        官家也在想,口中一遍一遍念着她的名字,“妼晗,张妼晗...”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赵祯这段时间每晚都去后苑散步,他期待着再次见到她,可十日了,一次也没有碰见过。终于在第十一日,宴会上,他再次看见了妼晗。教坊司练的舞,本就是为这次宴会所准备,妼晗长的好看,舞跳的也好,还是领舞,衣服首饰也与其他人与众不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是王家公子,窃窃私语,想着要讨了回家。“这位姑娘,好生美丽,赶明我就去求皇后娘娘,把她赐给我。”官家听见后,瞪了他一眼,只有张茂则发现了。


        赵祯再也忍不住,一舞完,便大笑起来,手也跟着鼓掌,其余众人见状,也跟着鼓掌。“张妼晗,舞跳的不错,用心了。”“谢官家夸赞,这都是奴应该做的。”皇后见状连忙问道“官家以前见过?怎么知道这位舞娘名唤妼晗啊?”“没什么前些日子碰见她们练舞。”官家说完,众人心中明了,这位姑娘日后必定富贵了。那位王家公子赶紧低下了头,心中想,官家应该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吧!他是不敢和官家抢人的。

       赵祯转了方向问道“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今日朕高兴,赐你个恩典。”妼晗知道这是个机会,趁着官家如今对她感情不深,正好借此机会出宫,“回官家,奴想要出宫。”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惊了,谁都能看的出来,官家对妼晗有意思,是想借此机会纳她为娘子,可这位姑娘竟然拒绝了。赵祯也惊了,他慌慌张张不知道要怎么拒绝她,只好闭口不言,场面安静下来,皇后出来打圆场“官家,这位姑娘年岁较小,还不到出宫的年纪,若放她出宫,不合规矩,不如升她的品阶。”赵祯笑了,说道“皇后所言甚是,这样吧,升张妼晗为御侍,以后跟在朕身边。”妼晗听后,失望了,该来的还是逃不掉,只好答道“诺”。

  

        晚上,教习把妼晗叫到自己房间。着急的开口“祖宗,今日的情形你看不出来啊!官家这是想纳你为娘子,你怎么说你要出宫啊?你真的想出宫啊?”妼晗拉住教习的手,诚恳的说道“婆婆,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不想做官家的娘子了,官家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又不缺我一个。我是真的想出宫,我不想做这宫中许多无趣女子中的一个,我不想日日夜夜等着一个人的驾临。”妼晗说着,想到前世,心里难受。“好,你不想便不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只是明日你就要去福宁殿了,一些事情要叮嘱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闯祸,官家不可能事事护着你的。”

       

       第二日,妼晗收拾好行囊,穿上御侍的衣服,来到了福宁殿,寮子带她到房间,“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赶紧收拾好去拜见官家吧!”

这福宁殿的人对妼晗可好了,都客客气气的,(这可是官家的人,谁还不赶紧拍马屁)一下子就有小宫女过来和她搭话“妼晗,我来帮你一起收拾吧,以后就是我们一起住了。我叫小滢”“好,谢谢你啊!”妼晗依旧是大大咧咧的性格,既来之则安之,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奴拜见官家。”官家抬头,看见妼晗。官家毕竟是官家,每日很忙,“妼晗,你来研磨。”然后赵祯抬了一下手,往外做了一个手势,张茂则便带着其他人都退出去了。

       “是”妼晗走到桌边,开始研磨。

        官家在批阅奏折,今日的奏疏比以前多了些,需抓紧看完。一时之间,俩人都在做自己事,谁也没有说话。等到所有奏疏看完,赵祯突然开口“妼晗,你会恨我吗?”

       这一下子把妼晗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官家为何突然这么问?”

  “是我有私心,把你困在这里,你恨我怨我,都是应该的。”

       “我的感受对官家来说重要嘛?”妼晗苦笑了一下,重要嘛?如果重要那为何还要把我留在这里。

      官家走到妼晗身边,拉过她的手,俩手握住, “当然了,或许对官家来说不重要,可对赵祯来说很重要。妼晗,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妼晗抽回了自己的手,“官家,奴还有事,先行告退。”妼晗连忙转身退了出去,她不明白,明明这一世才与官家见了两面,他是怎么就情根深种了!转念一想,上一世好像也只有两面。

  

        这边被冷落的官家,盯着妼晗研的磨,陷入了沉思。从前,只有他拒绝别人的经历,哪有别人拒绝他的,但是他不怕拒绝啊!他一定要得到她,反正没有自己的允许,她一辈子也出不去这孤城。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妼晗时而任性不守规矩,时而冷漠无情,又大胆勇于表示自己的想法,官家想要认识更多面的她。反正他不着急,未来还很长,他会慢慢打动她的。

       妼晗晚上躺在床上,她的心在拉扯,对于官家,她是想接受的,她仍旧想陪他一辈子,她心疼他的苦,每日批不完的奏疏,还要面对朝臣的谏言,一言一行都要循规蹈矩,不敢有一丝怠慢。可她每每一想到孩子,一个又一个的离开,她不舍得再把她们带到这个世上来受苦,她也无法忍受官家对自己和皇后的差距,她受不了哪怕一丝丝的官家对皇后的偏颇。她也是有私心的,她也想要做赵祯的妻。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也是有期盼的,只是她明白,如果她要官家,是绝对不可能的。上一世,一辈子都被困在这孤城,这一次她也想出去看看,春里踏山,夏日观海,秋装果实,冬雪赏梅。

爱狮子的小棉袄

暗夜里的光4

剧情真的很难写,有些幼稚,见谅。

看到打手们走了,老板颓然地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季白和夏远连忙将他扶起。夏远抢先问:“这帮人是怎么回事?”

老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是前面不远处赌场的打手,每个月都让这条街的

人交钱,我这个月老伴生病,没钱给他们了,这就砸店了。”说罢,老板看着一屋狼藉,低下了头。

夏远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可恶,勒索还这么理直气壮。老伯,你不用怕,我们是中国来的警察,会保护您。”

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不知道,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你们在这里,要小心

。”季白见老板神色稍缓,便开口接着问“您对那间赌场了解吗?”不太了解,从来没进去过,我哪有钱去啊。”

季白和......

剧情真的很难写,有些幼稚,见谅。

看到打手们走了,老板颓然地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季白和夏远连忙将他扶起。夏远抢先问:“这帮人是怎么回事?”

老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是前面不远处赌场的打手,每个月都让这条街的

人交钱,我这个月老伴生病,没钱给他们了,这就砸店了。”说罢,老板看着一屋狼藉,低下了头。

夏远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可恶,勒索还这么理直气壮。老伯,你不用怕,我们是中国来的警察,会保护您。”

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不知道,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你们在这里,要小心

。”季白见老板神色稍缓,便开口接着问“您对那间赌场了解吗?”不太了解,从来没进去过,我哪有钱去啊。”

季白和夏远对视一眼,决定去一探竟。季白对老板说:“老伯,我们先走了,您

多保重。”

两人走出饭店,向赌场方向行进。

“这是一条很好的线索,牵扯到了当地恶势力,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夏远对季白说。

“嗯,我联系下提萨,让他来协助我们。”

季白拿出手机发送送了一条短信。说话问,两人已来到赌场门口。季白把手机放回兜里,拍拍夏远的后背," 进去后要小心。”



两人迈进屋里,赌场里人们一群群的围在桌前,脸上展露着对获胜的渴望。

一个服务生端着放着几杯酒的托盘,走向这边。突然他一个踉跄,眼看要摔倒,便一下抓住夏运的裤子,夏远反应快,一把把他扶起。而托盘已经摔在地上,装酒的玻璃杯碎了一地。服务生赶紧向夏远道谢。“没什么,你小心点。”服务生赶紧低头收拾这一地的碎片。

季白和夏远来到一处人较少的赌桌前,两个男人正在赌牌,一个荷官站在一边,周围围了几个看热闹的人。突然夏远感觉被推了一下,本能地用手撑了下又赌桌,发出“啪”的一声。而这一幕,被一个坐在二楼监控室里接电话的男人尽收眼底,男人低下头,眼镜片反射出白光,嘴角诡异地上扬。



正赌到关键时刻的两人被这一声打断,纷纷向的夏远投去厌恶的目光。夏远低下头,尴尬地是退一边,对季白小声说:“有人推我。”

“我看见他匆匆走了,我们很可能已经暴露了,快走。”

季白拉着夏远快步往门口走去,但很快被周围的人围住。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指着夏远说:“小子你敢出千。”

夏远一愣,反驳道“我也没赌啊,出什么千。〞

男人不依不饶,“你把你裤兜里的牌拿

出来。〞夏远把手伸进裤兜,还真发现了一张牌。“男人冷笑两声,“你刚刚偷换了人家的底牌,还想狡辩吗?”夏远

一惊,是那个服务生,自己被算计了!夏远看向季白,季白显然也明白了发生的一切。突然,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声音下来一群男人,来到他们跟前,用枪指着他们。“教训你们

的人来了。”黑衣男冷笑,转身离开了。赌场里的人们看到这情景,纷纷向外逃。领头的男人见季白把手伸进兜里,马上对他喊:“把手拿出来。”你们几个,把他们身上的手机和武器收走。”

几个人上来搜身,把季白和夏远的手机拿走了。“没发现武器。〞领头的男人得意地看着季白和夏远,“两位跟我上趟

楼吧,事情可要说清楚了。”

季白用眼神示意夏远,夏远瞬间明白了季白的意思,对着男人喊:“走就走,我问心无愧。。“男人们把他们押上楼,两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对策。

叶落飘零

要知道我从第一部就盼着宋程俩人离婚 当程开颜说出那句宋运辉我要和你离婚 哇靠 这是天大的好事 程开颜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要知道我从第一部就盼着宋程俩人离婚 当程开颜说出那句宋运辉我要和你离婚 哇靠 这是天大的好事 程开颜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爱狮子的小棉袄

暗夜里的光3

查了一个上午,一无所获啊。”夏远被毒辣的大阳晒得满头大汗,蔫巴巴地垂下头。季白透过墨镜看着垂头丧气的夏远,安慰道:“前面有间面馆,我请客。”夏远经过季白这么一提,也感到肚子很饿,点点头。接着问道:“那几组有什么收获吗?”

“和我们一样,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两人前后迈进面馆,面馆里大半已坐满,食物香气弥漫,人声嘈杂。老板赶紧迎上来。

“两位请坐,是从中国来的吧。”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黝黑的脸上有些许皱纹,挂着生意人标准的微笑。“是,给我行上两碗面吧。“季白摘下墨镜,看着热情的老板。“好嘞。”老板笑眯眯地转身准备去了。

“季大队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啊,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查了一个上午,一无所获啊。”夏远被毒辣的大阳晒得满头大汗,蔫巴巴地垂下头。季白透过墨镜看着垂头丧气的夏远,安慰道:“前面有间面馆,我请客。”夏远经过季白这么一提,也感到肚子很饿,点点头。接着问道:“那几组有什么收获吗?”

“和我们一样,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两人前后迈进面馆,面馆里大半已坐满,食物香气弥漫,人声嘈杂。老板赶紧迎上来。

“两位请坐,是从中国来的吧。”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黝黑的脸上有些许皱纹,挂着生意人标准的微笑。“是,给我行上两碗面吧。“季白摘下墨镜,看着热情的老板。“好嘞。”老板笑眯眯地转身准备去了。

“季大队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啊,一句话都不肯多说。”“夏远,警惕之心怎么能没有,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

“好好好,我可不想出来吃饭都听你议说教。”

夏远不高兴地低下头,摆弄自己修长的手指。季白看着耍小气的夏远,嘴角微微上扬。


不一会,面端上来了,两人都饿了,便狼吞虎咽起来。突然“啪”的一生,随着玻璃的碎裂,一群拿着棍子的打手沖了进来。领头的打手歇斯底里地大喊:“给我砸!"

打手们分散开来,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桌子被掀翻,碗被打碎,店里的顾客尖叫着向外冲。老板从柜台快步走出来,用颤抖带着哭腔的声音对着打手们哀求:别砸了,求求你们了。”夏远坐不住了,准备起身去教训他们,季白拽了一下他的手腕,示意他安静。领头的打手见了老板,直接冲上去抓住他的领子,“你到底交不交钱,说”,"我老婆生病了,花了好多钱,这个月的钱真的交不上了,求您通融几天吧”,老板苦苦哀求。


弄清了情况,季白随即起身,用强壮有力的手臂将打手扯着老板衣服的手和衣服分开,将打手推到一边。领头的一愣,随即又瞪着季白:“ 你是谁,敢多管闲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此时夏远也已起身,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双手已经握成拳。季白与打手对视着,锐利的目光和迫人的气息让领头的打手不禁打了个寒战。其他打手看见这面的情况,纷纷围过来给自家老大撑场面。


“大家都是中国人,你们不要太过分。”季白低沉的嗓音带着严厉的整告意味。领头的打手见对方不好惹,便撂下狠话:“今天先放过你们,给我等着!”转头对众打手喊:“我们走!”打手们纷纷转头离开。


感觉就是流水账啊啊,下章剧情向。

Hik-

 你好狮子先生🥰 

 你好狮子先生🥰 

朱夫人

【叔圈】七夕特辑

“有你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勿上升~谢谢~

*内含:沈腾、刘奕君、吴京、陈道明、林雨申(小刘老师友情出镜)、王凯、高栾CP、军烨CP

作者叨逼叨:情人节啦!!虽说单身,但是也该整活啦~~真的大爱叔圈♥♥♥

~~~~~~~以下正文~~~~~~~

沈腾

“老婆我去剧组啦,你等我回来,陪你过七夕奥!”沈叔叔出门之前信誓旦旦的说。

晚上你做好了饭菜在家里等他,电话响了。

“那个,老婆,剧组这边有点问题,要临时补拍几个镜头,你先吃饭吧,别等我了。”沈叔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哦,好吧。”你失落的说,“今年又是一个人的七夕啦。”

这不能怪你,这几年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你都快忘了上一......

“有你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勿上升~谢谢~

*内含:沈腾、刘奕君、吴京、陈道明、林雨申(小刘老师友情出镜)、王凯、高栾CP、军烨CP

作者叨逼叨:情人节啦!!虽说单身,但是也该整活啦~~真的大爱叔圈♥♥♥

~~~~~~~以下正文~~~~~~~

沈腾

“老婆我去剧组啦,你等我回来,陪你过七夕奥!”沈叔叔出门之前信誓旦旦的说。

晚上你做好了饭菜在家里等他,电话响了。

“那个,老婆,剧组这边有点问题,要临时补拍几个镜头,你先吃饭吧,别等我了。”沈叔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哦,好吧。”你失落的说,“今年又是一个人的七夕啦。”

这不能怪你,这几年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你都快忘了上一次两个人的七夕是多少年前了。

“对不起啊宝儿,我忙完一定第一时间回去。”

“好。”

挂断电话你想了想,当即多炒了几个菜,打包好,开车往剧组出发。

 

你去的时候导演正在喊:“所有人!休息半小时!然后开始第三次拍摄!”

因为是麻花的电影,演员们都认识你,你的到来让他们很是惊喜。

“嫂子来啦!”

“大哥呢?大哥哪去了?”

“太好了,又有好吃的啦!!”

你笑着把手里的饭盒分给弟弟妹妹们,然后拎着沈腾那份走向正在闭目养神的他。

“老婆?!你怎么来啦?”

“沈老师大忙人,我来探探班~”你调皮的说。

见自家老公有点呆滞,你点了点他的头,“怎么啦?惊喜过头啦?吃饭了沈老师!”

“老婆你太好了!!”因为周围有很多人,沈叔叔快速的亲了你一下,然后低头研究他的晚饭去了。

趁他低头吃饭的时候,你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七夕快乐沈叔叔~只要咱们俩在一起,不管在哪,都是情人节!”

 

刘奕君

因为你们两个都很喜欢大海,所以今年的情人节你们商量着,就去海边过。

三亚的气候宜人,两个北方人在这里玩了个痛快。你本来以为和老刘出门就像是领了个长辈,可能会有很多代沟,但通过这次出行你发现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

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他身上永远散发着活力与激情,有些项目他甚至比你还兴奋。

晚上,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你在心里暗暗想到:我们还要在一起度过很多很多个情人节。


吴京

“老婆,七夕快乐!”吴京的大嗓门一大早就响了起来,“咱们今天去约会吧?”

看他那么兴奋,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但是又不得不拒绝。

“老公,我今天值班。”你没有看着他,但你能想象到他听了这句话的样子。

“为什么呀?你不是说今天休假吗?”吴京深情演绎《中年人眼里的光熄灭了》

“我们科室的实习生,人家刚处男朋友,今天想出去约会。”你观察着吴京的表情,继续说着“人家来找我调休,我一想,咱俩都老夫老妻了,情不情人节的,还是对年轻人比较重要。”

“所以你就答应她啦?”吴京假装生气的看着你。

“昂~~”

“唉”吴京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好吧。谁让我老婆这么善解人意呢。但是,明天,你得把七夕补上。”

“好好好,咱俩在一起的每天不都是情人节嘛。”说着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这个动作给他整美了,傲娇的说,“好吧,原谅你了”

 

陈道明

难得今年的七夕你们都休假,终于有时间出去玩了,你们都很重视这场约会。

可事情哪有十全十美的,快乐的一上午结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你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有个急诊需要你回去处理。你为难的看着老陈,但他很支持你工作,“没关系,去吧,还是医院的事更重要。”

“我不去也会有别人去的”好好的约会被搅合了,你的心情不太好。

“那不一样,”老陈温柔的安慰你,“我家丫头这么厉害,你去大家心里才有底。”

“好吧。晚上等我,我争取早一点回来。”

“好。”

 

手术很棘手,但患者终究是抢救过来了。你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想着老陈可能已经睡了,轻手轻脚的同时,你的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毕竟你们很久都没有像这样好好的约会了。走进客厅,老陈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见你回来了,他摘下眼镜朝你走过来。

“回来了丫头。”还不等他说完,你一下子抱住了他。

“对不起老陈。”你有点哽咽。

“没事的,辛苦啦老婆。”他轻轻地摸着你的头发,“我老婆去做了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我很为你开心。真的。”

你抬头看着他,“真的吗?”

“当然啦,比起约会,当然是救死扶伤更重要了!只要我们还在彼此身边,比什么都好不是吗?”

“嗯。”你有点想哭,声音瓮声瓮气的。

“好啦。医生大人是不是饿啦?咱们吃饭吧。”

“好~”

 

林雨申

“爸爸~咱们要干什么去吖?”早上出门的时候,儿子奶奶的问。

“刘叔叔想你了,让他陪你玩一天好不好?”

“好!我也想刘苏苏了。”小孩子一高兴起来还有点大舌头。

 

“怡潼,你不是想小宝了吗?我给你送来了。”一进门林雨申就嚷嚷起来,好像自己多么忍痛割爱似的。

“小宝来啦!想叔叔没有?”刘怡潼白了他一眼,并不想理他。

“想~~”

“你俩好好玩,我们先撤啦!”林雨申把孩子塞给刘怡潼,拽着你转身就走,生怕他反悔。

 

“老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好?”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你在放松之余没忘了家里那个“冤种”兄弟。

“没事,谁让他单身呢”


王凯

什么?七夕?两个可怜的住院医不配过节。

工作之前,有师姐跟你说,以后可能会很忙,忙到没时间陪男朋友,要好好调和关系。彼时的你还不认识王凯,对自己的爱情之路不免有些担忧。

认识他之后这种顾虑完全消除了——两个人各忙各的,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着面。

你俩的聊天记录通常是这样的:

“宝儿,明天我休假,咱们约会去吧?”

“明天不行,我排班。后天行不?”

“唉~后天我有两台手术【大哭】”

“没事没事,改天再约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

 

不过,虽然俩人都很忙,但你们都深深热爱着这份工作,也热爱着从事这份工作的彼此。


高栾

“你还记得咱俩在一起多少年了吗?”栾云平看着收拾大褂的高峰,突然问到。

“16年啦,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呢?”

“我不是说搭档,我说,咱俩,在一起,过日子,多少年了?”

“那也得有12年了。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还记得咱俩在一起那天说的是哪场吗?”

“我记得是在小剧场,说的,《学哑语》吧?”

副总笑了,“记这么清楚?”

“当然了~娶媳妇的事谁会忘呢?”

“你知道今天啥日子吗?”

“今天,八月四号,礼拜四,怎么了?”高峰并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栾云平靠过去,从背后抱住爱人,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嗔怪地说,“今天是七夕诶,你都忘了。”

高峰恍然大悟,歉意的说“对不起啊平儿,我忘了。”

“没关系,我都安排好了。”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节目单,“还是那个剧场,还说《学哑语》。就当过节了。”

“好。”其实高峰想说的是,每天和你演出,都像是情人节。

 

军烨

是的,我们神经大条的胡军先生也把情人节忘了。

晚上睡觉之前,刘烨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盒子,“诺,送你的。”

胡军打开一看,是他一直想买的那款手表,此时我们的胡军先生还什么都不知道,傻乎乎的问:“烨子你真好!今天什么日子呀?怎么突然想起来送礼物了?”

刘烨从床的另一头靠过来,胡军很自然的把他搂在怀里,低下头,正对上爱人水灵灵的眼睛,“你好好想想。”

胡军从生日想到纪念日,甚至把父母的生日都想了一遍,最后实在想不出来了,“实在想不出来了,告诉我吧”

“今天是七夕。你都忘了!”刘烨用头在爱人的怀里轻轻蹭着,声音奶里奶气的,在胡军听来,还有些撒娇的意味。

“那怎么办呐?该怎么补偿你呢?”胡军“不怀好意”的说。

“你看着办吧!”此时的刘烨宝宝浑然不知自己将要面临的事,还肆无忌惮的撒着娇。

“我看着办?”胡军说着,一个翻身将刘烨宝宝压在身下,“恶狠狠”的说,“那就肉偿吧。”然后狠狠地将爱人要说出的话堵了回去。

刘烨宝宝内心:是你肉偿还是我肉偿啊喂?


许韵妍bmy

醉江月(六)

孩子一天天长大,雅雯也很是欢喜。


这日,雅雯正坐在亭子里看着不远处的昕敏跑来跑去,小女娃梳着丱发,点缀着几朵花花,身着粉衣,可爱极了。后面跟着乳娘和侍女。


雅雯抿了一口茶,便从亭子走出去。昕敏见母亲过来了,便一下奔向母亲,一把抱住雅雯的腿。


雅雯一把就抱起昕敏:“小敏,玩累了吧!去吃饭饭好不好?”


“好啊好啊!”昕敏甜甜地对雅雯说。


雅雯抱着昕敏来到屋子里,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饭。


“我的好乖乖,吃点菜菜好不好,不要光吃肉肉。”雅雯对怀里的昕敏说。


“好的!母亲,我要吃那个菜菜”昕敏肉嘟嘟的小手指着桌上的菱白鲜。


“敏...

孩子一天天长大,雅雯也很是欢喜。



这日,雅雯正坐在亭子里看着不远处的昕敏跑来跑去,小女娃梳着丱发,点缀着几朵花花,身着粉衣,可爱极了。后面跟着乳娘和侍女。



雅雯抿了一口茶,便从亭子走出去。昕敏见母亲过来了,便一下奔向母亲,一把抱住雅雯的腿。



雅雯一把就抱起昕敏:“小敏,玩累了吧!去吃饭饭好不好?”



“好啊好啊!”昕敏甜甜地对雅雯说。



雅雯抱着昕敏来到屋子里,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饭。



“我的好乖乖,吃点菜菜好不好,不要光吃肉肉。”雅雯对怀里的昕敏说。



“好的!母亲,我要吃那个菜菜”昕敏肉嘟嘟的小手指着桌上的菱白鲜。



“敏儿真乖,母亲这就喂你”雅雯抚了抚昕敏的头,拿起桌上的勺子,舀了一勺菜送入昕敏口中。



“真好吃真好吃!我还要吃!”昕敏兴奋得晃着自己的小肉手。



“那我们吃一口饭饭在吃一口菜菜好不好,母亲给你吃肉肉”雅雯说。



“嗯!”昕敏嗯了一声。



就这样,雅雯喂昕敏吃好了饭。



就抱着昕敏去睡了午觉。



昕敏从出生时就非常乖,一点也不闹雅雯和乳娘。因着平时昕敏都是乳娘照顾的,雅雯怕和女儿不亲,就会亲自喂昕敏吃饭,哄昕敏睡觉。



昕敏睡着后,雅雯也自己到一旁的书桌上看书习字。(昕敏睡午觉都是雅雯看的,雅雯平时又爱看书习字,就在一旁摆了书桌。)



没过一会儿,靖王就从宫里回来了。



慧儿:“姑娘,王爷回来啦!”



“是吗?这都快下午了,想必夫君还没用膳,去叫厨房做些饭菜来。”雅雯放下手中的笔说。



靖王从门外撩帘子进来了:“雅雯,我回来了,你在看什么呢?”



“夫君,妾在看诗经。”雅雯行了个礼说。



“夫君,你还没用过膳吧!妾叫厨房备了点饭菜”雅雯说。



“正好,我呀在宫里就想着府里的这口饭菜”靖王说着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雅雯也跟着坐了下来。



“慧儿,端菜上来”雅雯朝外面叫了一声。



不一会儿,慧儿后面跟着三两个侍女,手中端着饭菜呈了上来。



“夫君,尝尝这道沙鱼脍。好吃的。”雅雯往靖王的碟子中夹了一筷子。



“嗯,好吃,鲜嫩啊!”靖王夹起鱼脍放入嘴中,细细品尝了一番。



“夫君喜欢就好,夫君开心,妾也开心”雅雯说。



“对了,小敏睡着了吧!”靖王说。



“嗯,睡着了。”雅雯回答。



“时间过得真快,如今小敏也快三岁了。我与你也快成亲四年了。”靖王感叹时间过得快。



“是啊!但妾要与夫君生生世世在一起,正如妾说过的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雅雯说。



“雅雯,你真是我的好妻子,好王妃。”靖王搂住了雅雯。



正应此景,雅雯不觉流下泪来。她如今,夫君爱惜,儿女平安。世上女子所想拥有的,她全部都有了。



靖王见到雅雯哭了,便用手抹掉了她的眼泪:“怎么好好的还哭了呢?”



“妾高兴,妾遇到王爷这样好的夫君,妾就算现在死了也值了。”雅雯说。



“怎么能说这样的丧气话呢?雅雯还要和我一起白头到老呢!”靖王看着雅雯的眼睛说。



“是的,妾还要和夫君白头到老呢!”雅雯脸上浮现了笑容。



“对嘛!雅雯笑起来最好看了!以后要多笑笑,不能哭。”靖王说。ps:谁不爱笑容灿烂的松韵呢?



——————

全文1200+

是谁尽力了,谁不说

有个彩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