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凯

600.8万浏览    60418参与
困

前2p应该是导演过生日

小辉辉太乖啦!!


前2p应该是导演过生日

小辉辉太乖啦!!


恰似喜欢in

前朝后宫皆知,官家独宠张娘子

前朝后宫皆知,官家独宠张娘子

浅

孤城闭 2

俩人对视持续了三秒,静怡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往后去了去,抓住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满眼的惊恐,身上一直在颤抖。

“你别过来”静怡颤抖着声音说。

轮到赵祯疑惑不解了。

“你莫怕,我是赵祯,大宋的皇帝。”

“赵祯,大宋?”

赵祯望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


静怡回忆


蔺晨和靖王同时爱着一个女人——静妃娘娘。

他说:“母妃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蔺晨却说:“她是你的母妃,你们只能是母子!”

靖王:“可是我不想做她的儿子,我只想让她做我的爱人,就算做不了皇后,那就做宠妃,我要封她为宸妃!”

“萧景琰,你有爱,可你为什么就没有脑子?”景琰:“朕是皇上,天下都是朕的,更何况是她!”...

俩人对视持续了三秒,静怡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往后去了去,抓住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满眼的惊恐,身上一直在颤抖。

“你别过来”静怡颤抖着声音说。

轮到赵祯疑惑不解了。

“你莫怕,我是赵祯,大宋的皇帝。”

“赵祯,大宋?”

赵祯望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


静怡回忆


蔺晨和靖王同时爱着一个女人——静妃娘娘。

他说:“母妃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蔺晨却说:“她是你的母妃,你们只能是母子!”

靖王:“可是我不想做她的儿子,我只想让她做我的爱人,就算做不了皇后,那就做宠妃,我要封她为宸妃!”

“萧景琰,你有爱,可你为什么就没有脑子?”景琰:“朕是皇上,天下都是朕的,更何况是她!”

蔺晨揪着他的领子,骂道:“萧景琰,封她为妃,你让天下人怎么看她?你要让她遭受天下人的唾弃吗?你要让她永生永世都背负着红颜祸水、祸国妖妃、勾引亲生儿子的妖孽的骂名吗?你自己做昏君也就罢了,凭什么让她背负万世骂名!你事爱她还是害她?”

萧景琰剑指蔺晨:“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蔺晨用折扇轻轻博凯景琰的剑,道:“萧景琰,小殊真是看错你了!他聪明一世,也有糊涂的时候,怎么就将你这头大蠢牛扶上位了?他要是知道了你有这样的想法会不会气活过来?”

芷萝宫中,静怡苦苦哀求:“我求求你,放我走吧!”

景琰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怀里带,一只手禁锢着她的细腰,冷冷地说:“静儿,你就那么想摆脱朕吗?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害怕?朕是恶魔会吃了你吗?”

“你放手!”静怡推拒着他的胸膛。

“想摆脱朕,没那么容易!”

“你放手!”

“不放!”

景琰睁着血红的双眼,“静儿,待会儿我都怕你没力气说话!”

“你干什么?”静怡慌了,他要是发起疯来谁都阻止不了。

“你疯了吗?”

“我疯起来什么样你不知道吗?你还想着那个人是吗?朕现在就让你死了这条心!”

萧景琰用力抱起静怡的身子。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静怡两手用力捶打着他的胸膛,然而这对于萧景琰来说无异于挠痒痒。

景琰不顾静怡的挣扎将她抱到床边,放到床上,接着自己雄壮的身躯便压上去。

“不!不要!我求求你放了我,别让我恨你可好!”静怡要哭了,哀求着萧景琰。

“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琅琊阁那位?”萧景琰捧着静妃的脸质问她,“你就那么喜欢他?”

“是!你放我走吧!你已经登上皇位了,你想要的江山已经得到了!”

“静儿,你真狠心啊!为了一个男人居然放弃荣华富贵,放弃锦衣玉食的日子,你值得吗?”

“值得!”

“你想走,朕偏要囚着你!朕要封你为妃!”萧景琰粗鲁撕开静妃的衣裙。

静妃拔簪对着自己的脖子,威胁道:“萧景琰,你是要逼死我吗?你在不住手我就死在你面前!”

萧景琰暗叹一声糊涂,怎么没想到卸了她身上的利器。

“爱妃!”萧景琰不得不住手,“好!我住手,我不碰你!”

“皇上,求你不要看!”

“呵呵!”景琰冷笑,“静儿这么好看,朕要是不好好看看岂步可惜了?”


回忆结束


不知怎的静怡就来到了这



浅

孤城闭

仁宗盛治,天下雍熙,海晏河清,四海升平。

静妃朦朦胧胧地醒来,看着眼前的景像

“这,这是哪?”

曹丹姝:“你醒了?这是皇宫。”

“皇宫?那你是?这是何年?”

“我是皇后,这是明道三年。你昏倒在我宫中,你是何人?”

“我叫静怡。”

此时,赵祯急匆匆地赶到

“听说她醒了?”

静怡更加疑惑不解

仁宗盛治,天下雍熙,海晏河清,四海升平。

静妃朦朦胧胧地醒来,看着眼前的景像

“这,这是哪?”

曹丹姝:“你醒了?这是皇宫。”

“皇宫?那你是?这是何年?”

“我是皇后,这是明道三年。你昏倒在我宫中,你是何人?”

“我叫静怡。”

此时,赵祯急匆匆地赶到

“听说她醒了?”

静怡更加疑惑不解

月华箫清

【赵祯同人】长烟落日孤城闭(9)

“让开!都让开!”悠长的宫道之上,皇城司众人的冷呵声突然传来,将这寂静的宫城打破。一众人等押解着一名内侍,走在前往大理寺的路上。正从司衣司取了赵祯夏衣的如烟恰与这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撞上,忙避到了道路的一旁,垂眸静待着人群经过。


虽然,她尚且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被皇城司押解着的那人,她到底还是认得的。


那可不正是周怀政?


“如烟姑娘!”周怀政的声音忽然响起,扬声高喊着如烟的名字,这让如烟不由得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跑向了队伍之内,试图跟上周怀政的脚步。“你要干什么?这可是谋逆重犯!官家有命,任何人不得靠近。”她方才走近,皇城司的内侍便伸手拦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的身子与周怀政......


“让开!都让开!”悠长的宫道之上,皇城司众人的冷呵声突然传来,将这寂静的宫城打破。一众人等押解着一名内侍,走在前往大理寺的路上。正从司衣司取了赵祯夏衣的如烟恰与这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撞上,忙避到了道路的一旁,垂眸静待着人群经过。


虽然,她尚且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被皇城司押解着的那人,她到底还是认得的。


那可不正是周怀政?


“如烟姑娘!”周怀政的声音忽然响起,扬声高喊着如烟的名字,这让如烟不由得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跑向了队伍之内,试图跟上周怀政的脚步。“你要干什么?这可是谋逆重犯!官家有命,任何人不得靠近。”她方才走近,皇城司的内侍便伸手拦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的身子与周怀政隔绝开来。


“谋逆?”如烟的身子不禁一僵,脸色亦带上了几分苍白。她不止一次的听赵祯说过周怀政此人的忠义,此时所言‘谋逆’一事,实在让她始料未及。“这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如烟姑娘,吾只向她嘱咐两句话。还请诸位行个方便吧。”周怀政看着脸色微白的如烟,不禁轻轻蹙了蹙眉。他率先停下了脚步,转头向那为首的侍卫说道。


“这……”那侍卫官微微皱了皱眉,目光上下打量着如烟,又将询问的目光落在了身后的一众侍卫身上。到底有人认出了如烟的身份,徐徐上前一步,同他说道:“她确是殿下身边的人。之前小人在东宫时,曾见过她。”


“也罢,有什么话,便在这儿说吧。”那为首的侍卫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站在宫墙内的周怀政与如烟。他轻轻沉了口气,眸子里似乎带着几分复杂,“周先生,规矩你是懂的。你二人交流已是破例,断断没有回避的道理了。”


“让您为难了。”周怀政微微躬下了身子,向那长官施了一礼,适才慢慢的站起身来,轻声说道,“不过是几句叮嘱的话,本就无需回避。”他话音落下,慢慢地走向了如烟。身边的几名皇城司侍卫十分知趣的让开了路。如烟亦缓缓上前一步,面对着周怀政站着。她虽仍旧无法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但见那侍卫官对于周怀政的态度,却也不是对谋逆的重犯所应当有的样子。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如烟姑娘,请您替罪臣周怀政转告太子殿下。”周怀政一面说着,一面已掀起了衣袍,径自面向着如烟跪了下来。他猛然叩首于地,语气之中透出了十足的悲伤。如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方才上前一步想要拉他起来,他的声音却已再次传来,“怀政……有负殿下的厚爱,可怀政对殿下、对官家、对大宋,绝无二心。”他的语气陡然下沉,一双眼眸中似有了泪意。他那微微颤抖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方才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女:


“如烟姑娘,怀政知道姑娘原是位妥帖之人,殿下对姑娘的倚重,也与对旁人不同。今后殿下的安危,便要由姑娘……多多担待了。”“周先生……”如烟的眼泪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溢出了眼眶,地上的周怀政却微微绽开了笑脸。他看着面前的如烟,再次将头叩了下去,端端正正的行了一记大礼。


礼毕,他没有再回头去看如烟,只是轻轻向那为首的侍卫官挥了挥手。一众人等便再次迈开了脚步,缓缓向前走去。


周怀政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这逐渐沉下来的天际,方才还有些沉重的步子却在这一刻变得轻松了很多。


他不后悔策划了这次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可惜所托非人,错信了那杨怀吉等人。而今事不成,不过是个死字。他早已没了亲属家眷,区区一条命死不足惜。只可惜到底没有帮到太子殿下,将那乱政之人一并铲除。他……有愧于殿下厚爱。


他本觉得一番赤胆忠心再难有言明之日,哪成想竟然在他如此这般穷途末路的时候,遇到了如烟。


他相信,这番心思,定能让殿下知晓。


他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张先生!”如烟别了周怀政,几乎是立刻返回了东宫。她自先将夏衣交与雨儿收好,自己则快速入了张茂则屋内。张茂则亦应声站起身来,先将她拉入了内殿,后又掩上了屋门,方才缓步踱到了殿中,“张先生,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方才我自司衣司回来,正遇到了皇城司的人抓走了周先生。这……”如烟想到方才周怀政的话,心中不免又多了几分悲戚。她急急蹙起了眉,开口问张茂则道。


“此事我也是今日才知晓,可前朝早已经是满城风雨。听说……是由杨怀吉等人,告发周先生意图联络外臣,拥立殿下上位,使陛下为太上皇,剥夺大娘娘权柄,诛杀丁相。”张茂则的声音越来越沉,眉头亦情不自禁的蹙紧。如烟听到他的话,不禁攥紧了拳头,脸色似比方才更加低沉苍白。


“周先生虽无乱政之心,可如此一来,岂非将殿下置于众矢之的?”她的眉心轻动,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担忧,整个人再上前走了一步,压低的声音里充满了急切。张茂则深深沉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眉宇间亦含着几分担忧:“周先生与殿下亲厚,天下谁人不知?若是有心之人真的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难免……不会生出大乱子来。”


“可当今陛下到底只有……”如烟心知他所言不虚,言语更多了几分急迫。可话到此处,声音却不禁再次顿住了。她微微垂下了眼睛,自知恐有失言之处,只慢慢向后退了一步,静静等待着张茂则的言语。“你所说之言亦不无道理,好在殿下年纪尚小,到底与外臣联络甚弱。负责主审此案的曹玮将军又是位极为公道正义的臣子,想来……不会有失。”令如烟没有想到的是,一向谨言慎行的张茂则竟对她那一时失言颇为认同。他轻轻沉了口气,看着已经急出了一头汗的如烟,语音中带上了些许宽慰之意。


“先生所言极是。是如烟莽撞了。”听出了张茂则的言外之意,如烟的心中已然安定了几分。这个时候,周怀政那令人颇有些辛酸的自陈才再次涌现在了她的脑海。她不禁轻轻蹙了蹙眉,与其一起冲入脑海的,还有在新年之夜,赵祯随笔写下的那幅‘周家哥哥斩斩’。她不禁再次蹙起了眉,抬眸上前问张茂则道:


“张先生,殿下……可知道了此事?”“此事闹得满城风雨,你我都已知晓,何况殿下?”张茂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中显然透出几分无奈。如烟听到他的话,心口几乎是立时微微一动。她轻轻抿了抿下唇,沉声说道:“殿下与周先生素来亲厚,此番……他虽是背上了谋逆大罪。可到底……”话音未落,她轻轻服了服身,向张茂则告退,“如烟实在不放心殿下,想先去殿前看看,便先向张先生告辞了。”


“嗯。”张茂则轻轻点了点头,得到了他的许可,如烟几乎是立时便转过了身,向着正殿走去。张茂则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出言感叹道:“在这东宫之中,或许也只有你,才能做到时时处处,将他的安危荣辱、平安喜乐放在第一位。殿下走的,注定是一条孤独之路。可你若是能一生都能将这一点保持下来,于你于他……或许都是一件幸事。”


“如烟姐姐,如烟姐姐你可回来了。”看着快步走向正殿的如烟,王守规不禁松了口气,一面快步向她走来,一面已喋喋不休的开口说道,“姐姐知道周怀政的事情了吧?殿下自从听到了消息,便叫我们都下去了。他不许人进去,底下人也不敢擅动。可到底这么长时间了,殿下连口茶水都没喝,实在是……”


“罢了,你们都先下去吧。叫雨儿把殿下的夏衣收好了,待我回去之后再行料理。”如烟轻轻沉了口气,虽已心知他多半会自责自悔,可听到王守规的话,心中仍旧免不了传来一阵痛楚。她轻轻摆了摆手,一面示意王守规他们回去,一面轻轻推开了寝殿的大门。她徐徐向内殿走去,只见赵祯正在床前的地上坐着,一双眼眸中似带着些许泪珠,整个人亦颇有些无神。


“殿下。”如烟微微服了服身,向他施了一礼。“你来啦?”赵祯并没有抬头,只是轻轻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示意她近前来坐。如烟却并未立时上前,只是规规矩矩的在他面前跪了下来,以首触地,沉声说道:“方才在回来的路上,奴遇到了周先生。先生有几句话,让我带与殿下。”她言语低沉而郑重,赵祯的眼眸却在她话音传来的那一瞬间亮了起来。他猛地站起了身,快步走到她面前,看着身前跪的板正的少女,沉声开口问道:


“怀政说什么?”“周先生说……他有负殿下厚爱,可他对于殿下、对官家、对大宋……绝无二心。”如烟的眼眸中再次有了泪花,周怀政临行之前的话语叩击着她的心灵。赵祯的眼眸亦在那一瞬间泛起了红。他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豆大的泪珠从他的眼眸中滚落下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一直在我身边服侍。我就知道……他不是那等犯上作乱之人。”他一面说着,一面弯下身去,将跪在地上的如烟扶了起来。两人四目相对,却皆是泪眼婆娑。赵祯拉着她的衣袖,再次在原先的地方落了座,适才沉声开口道,“如烟,我本该去为他求情。父皇……或许会看在他自幼服侍的份儿上,饶他一命。”


“殿下明白,周先生身上所犯罪过,绝非求情可免。况且……”如烟轻轻蹙了蹙眉,方才与张茂则的对话再次回放在她的脑海中。她只觉心口微微一酸,泪水从她的眸子里滚落下来。她轻轻抬袖擦了擦脸颊,适才缓缓转过了头,面对着赵祯。他却已轻轻扯了扯嘴角,苦涩的笑容里透露出几分无可奈何的味道:


“况且……他本就是为我筹谋,我若是此时前去求情,便是坐实了他的罪状。不仅如此,内外朝所有牵涉的、可能牵涉的,都会卷入其中。这场本已经偃旗息鼓的政变,将会成为一场不可估量的旋涡。”


他的目光落在紧闭的门扉之上,有不甘、有无奈、有悲凉,他虽已经不再流泪,可低沉的语气中却仍旧带着无法掩饰的哀伤。赵祯慢慢的转过了头,将目光落在了如烟的身上。他一双深沉的眸子里,透露出一种挥之不去的孤独。


“如烟,这座宫城、这太子之位,就像一道枷锁、一座孤城,吾早已经被深深地锁在其中,永永远远……都走不出去。”“殿下……”看着他那充满着忧愁的眼睛,如烟的心口不禁一沉,她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探身上前,将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如烟会永远在这孤城里陪着殿下。如烟亦希望,能为殿下撑起一片别样的空间。哪怕这个空间很小,哪怕……只有这一间寝殿,但只要身在这片空间之内,殿下……便不是那个负担着天下和万民的储君,只是……只是赵祯。”如烟微微顿了顿,仍旧徐徐开了口。她轻轻拍抚着赵祯的后背,言语中透出温和与坚定。


在他身边越久,如烟越明白史书上‘孤家寡人’四个字实在所言不虚。可哪怕他注定踏上一条孤独之路,她也希望……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的前路不是那么的孤单坎坷。她要为他点一盏灯,一盏只为他而亮、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灯。


“如烟……”赵祯慢慢的抬起了手,轻轻拥住了面前的少女。他的手臂逐渐收紧,将她那柔软的身子紧扣在其中。这是两人之间距离最近的一次,赵祯似乎都能听到,少女左胸腔内那颗勃勃跃动着的心脏。虽然很自私,可从那天起,他便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她的聪慧、她的温柔、她那不顾一切的勇气和毅力,都是他此生不可多得的幸运。


不管日后的路究竟如何走,赵祯都希望她能够永远的陪着自己。


困

别一直盯着我……😽😽😽

送粮票🈶原图哦!

别一直盯着我……😽😽😽

送粮票🈶原图哦!

困

三元极致品牌官宣代言人

三元极致品牌官宣代言人

困

和平天使系列|王凯全新演绎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文章源公众号周大福 

文章源公众号周大福 

浅

孤城闭

赵祯 × 静妃 × 曹丹姝


可?

赵祯 × 静妃 × 曹丹姝


可?

依青今天缺德了吗

【王凯*顾南亭】

章子巨美!谁看了不迷糊🤤

图原我自己

【王凯*顾南亭】

章子巨美!谁看了不迷糊🤤

图原我自己

叶落飘零

不客气的说一句 我家两条狗 两只猫智商都要比程开颜高 程开颜废物本废

不客气的说一句 我家两条狗 两只猫智商都要比程开颜高 程开颜废物本废

如歌的行板
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

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然后再慢慢地来改变我们的容貌。——席慕蓉 《透明的哀伤》 

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然后再慢慢地来改变我们的容貌。——席慕蓉 《透明的哀伤》 

如歌的行板
在人生里,要学会放手,不属于你...

在人生里,要学会放手,
不属于你的,
有些事情,有些东西,有些感情,
紧抓着不放未必真的能继续拥有,
该失去的就让他失去。

———朱德庸

在人生里,要学会放手,
不属于你的,
有些事情,有些东西,有些感情,
紧抓着不放未必真的能继续拥有,
该失去的就让他失去。

———朱德庸

叶落飘零

大江大河2第三十六集 程废物殴打陶医生 电话威胁宋运辉 这世上怎么会有既废物又恶心的女人???

大江大河2第三十六集 程废物殴打陶医生 电话威胁宋运辉 这世上怎么会有既废物又恶心的女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