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太阳

3467浏览    29参与
国家一级彩虹屁选手

【王罗】安眠

是王罗cp向,注意避雷

小甜饼 不刀不刀 然鹅也不是很甜就是了(

讲白了其实还是一大堆日常拼凑在一起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  轻喷

———————————


  我安眠在望不到头的深夜里,看着真正的太阳拼命想把光芒分给我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我在黑暗里缓缓下坠。

————————————

梦醒了。我不知道第多少次从这种没头没尾的梦中醒来,天花板上精致的吊灯嘎吱嘎吱地嘲笑我的一身冷汗。

窗外下了一夜的雨,我顺手打开了窗户,空气中氤氲着潮湿的气息,窗外天色很昏暗,汽车刺耳的鸣笛声裹挟着灰尘扑面而来。我忍着剧烈的头痛打开了床...

是王罗cp向,注意避雷

小甜饼 不刀不刀 然鹅也不是很甜就是了(

讲白了其实还是一大堆日常拼凑在一起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  轻喷

———————————


  我安眠在望不到头的深夜里,看着真正的太阳拼命想把光芒分给我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我在黑暗里缓缓下坠。

————————————

梦醒了。我不知道第多少次从这种没头没尾的梦中醒来,天花板上精致的吊灯嘎吱嘎吱地嘲笑我的一身冷汗。

窗外下了一夜的雨,我顺手打开了窗户,空气中氤氲着潮湿的气息,窗外天色很昏暗,汽车刺耳的鸣笛声裹挟着灰尘扑面而来。我忍着剧烈的头痛打开了床头的灯,和床头灯相连接的电子钟屏幕亮了起来,5:48。

晚上一两点钟才入睡,凌晨四五点就醒来。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


雨依然下的很大,路边的汽车从水坑上开过去,脏水溅了我一身。我皱起了眉,浑身的戾气刚想发作,一个人影挡在了我面前。

他笑着蹲下用纸巾擦拭我的裤腿,抬头看了看我,一双蓝色的眼睛在灰蒙蒙的天里格外清澈。

纸巾很柔软,他的指尖也很柔软。我突然发不起脾气来了,只好佯装一副生气的样子骂了他句多管闲事。

他理所当然地从我怀里拿了一份打包好早餐,与我并肩走在街道上,一边咬着焦香的面包,一边鼓着腮帮子和我说着各种无聊的乱七八糟的事。我从来没去关心过他说的那些与别人有关的事,只记得面包似有若无的焦香悄悄飘进我的鼻腔,他和我说话的时候笑得很好看,就像雨后的第一道阳光,温暖而柔和。

他歪着头盯着我的脸,一脸严肃地指责我一定又熬夜了,不然脸色为什么那么差。我像往常那样对着他别别扭扭地冷嘲热讽一通,心里的某一块却悄悄软了下去。


上午的课基本都是看纪录片做笔记。我托着腮歪着头,想打瞌睡也睡不着 ,干脆斜着视线有一下没一下地偷偷瞥他。

他非常专注地看着纪录片,笔记本上的字迹潦草得只有他自己能看懂。偶尔他的视线与我的撞上,我会马上用笔杆狠狠敲他的脑壳指责他不好好听课。他总会委屈地眨巴眨巴眼睛,一边揉着软软的头发下被敲痛的脑壳,一边继续做笔记。不得不说,看他委屈吃瘪的样子还真……有趣。我笑出了声,引来他更加好奇的目光,却仍被我毫不留情地敲了回去。


雨停了,即使不用打同一把伞,他也仍然会和我并肩走在一起,有的时候叽叽喳喳地和我说学校里乱七八糟的事,有时候只是捧一杯奶茶,安静乖巧地走在我身边。

无论什么时候望向他,他的眼睛里永远带着令人心安的笑意,似乎能融化所有人心里的烦躁和痛苦。

他从怀里变魔术一般地拿出一杯奶茶眼巴巴地递给我,我张口便笑话他平时当宝贝一样的东西怎么今天舍得给我喝了,一边乖乖地插上吸管伸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奶茶是全糖的,喝到嘴里时仅有的一点点奶味和茶味已经被白糖冲的支离破碎。他总是喜欢这种东西。甜腻腻的感觉似乎从我的味蕾渐渐攀爬进我的喉头,尽管这种甜到过头的味道实在是让我喜欢不来,但一想到这杯奶茶上残留着他手心的温度,心里的焦躁和不安似乎被这种过头的甜意淡化了。


“你都快有黑眼圈了诶。”他微皱着眉头盯着我的脸,伸出手似乎要触碰我的下眼睑。我没躲开,柔软的指尖触碰到柔软的皮肤产生的不知名的感觉让我的心头一颤,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激动,或者说是……

悸动。


是的,我在做噩梦,一个很长很可怕的噩梦。

我梦见深不见底的黑暗,我梦见无法触碰的光。

我在混沌中下坠,我清醒地看着太阳向我靠近,却又分明离我越来越远。

好黑。好冷。好想醒来。好想离开。


“嘟嘟——嘟嘟——”一阵刺耳的铃声将我从噩梦中惊醒,我近乎是满怀感激地按下了接听键——尽管语气仍然无法表现出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喂?”

  “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喔。”

  “我总在想你是不是晚上睡得不踏实啊,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你肯定睡得不好。”

  “你现在把眼睛闭上……都说了别说话,快闭上!”

  “我现在要哄你睡觉了,你不用担心挂断什么的,等我确认你睡着了我会挂断的!至于怎么确认……当然是等到你打呼噜啦哈哈哈”

  “其实我也不太会哄睡啦……要不然我唱歌给你听吧……我想想……哄睡是不是儿歌比较合适啊那你要不要听直升机巴士哈哈哈……”

  我闭上了眼睛,却再也看不到黑暗了。

  那个噩梦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我不再害怕太阳的离开,因为那天晚上我睡着之前,他说——

  “晚安哦,至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想尽办法让你感受到我的。”

  “我想你知道,无论怎样,我都在你身边。”

  一夜好眠。

Chest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摆摊那天的摸鱼,全家出动(

奔跑的伏特加
这都能被屏蔽为什么。

这都能被屏蔽为什么。

这都能被屏蔽为什么。

清筱雾

【王太阳×罗伊×阿萨】并肩

文盲本盲,ooc见谅!

夹心饼干我真不太会

纠结一周还是写了

写得很爽直接放飞自我,看得时候还是来了一句我是什么垃圾

人生重来算了


夏天是蝉鸣渐渐,是洒满汗水的操场,是坐在空调下吃一口冰凉的西瓜,是心底压不住的悸动,是毕业季。​

学期最后一节体育课,阿萨坐在树荫下乘凉,灌下整瓶冰水,心里那点烦躁也没有驱散。着了魔般不断回想,良久,他轻轻啧了一声。

像他妈做梦一样。


自己那天准备干什么来着?告白。可是他临阵脱逃了,不是害怕告白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毕竟他和罗伊都算不上朋友。把当天发生的事理了一通,阿萨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睡昏了头,做了个白日梦。

原谅他实在...

文盲本盲,ooc见谅!

夹心饼干我真不太会

纠结一周还是写了

写得很爽直接放飞自我,看得时候还是来了一句我是什么垃圾

人生重来算了







夏天是蝉鸣渐渐,是洒满汗水的操场,是坐在空调下吃一口冰凉的西瓜,是心底压不住的悸动,是毕业季。​

学期最后一节体育课,阿萨坐在树荫下乘凉,灌下整瓶冰水,心里那点烦躁也没有驱散。着了魔般不断回想,良久,他轻轻啧了一声。

像他妈做梦一样。


自己那天准备干什么来着?告白。可是他临阵脱逃了,不是害怕告白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毕竟他和罗伊都算不上朋友。把当天发生的事理了一通,阿萨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睡昏了头,做了个白日梦。

原谅他实在无法想象,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居然能把三五个小混混摁在地上摩擦。

可他就是看见了,在他准备告白的那天,看见了罗伊和别人打架。这也就罢了,罗伊还发现了自己,所以……他跑了。总得来说,糟糕至极。

还告白呢?人没把你名字往仇人名单上记就谢天谢地。他伸手抹了把脸,自嘲的扯扯嘴角。​喜欢这种东西向来是捉摸不透的,阿萨其实不太懂自己喜欢罗伊什么,只是不自觉的把视线移到那人身上,紧接着是噗通噗通好像快溢出胸口的心跳。


哨声响起,阿萨起身把沾了他一手水的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走到操场集合。​最后一节体育课,大家多少有点感慨。体育老师难得的多嘴几句,你们好好努力,再拼一次。

太阳光刺得阿萨眯起眼,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欲睡。阿萨,你和罗伊把器材搬到体育室去。谁?罗伊?!他顿时醒了神,看到老师付以重任的目光,终究没开口拒绝。认命了。​


话虽是这么说,当罗伊靠近自己,阿萨还是忍不住慌了神。一路上,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阿萨,那天……”

“我们走快点,马上上课了。”阿萨打断他的话,步伐跟着加快不少。把手中的器材放下,他才勉强稳住心神。就这样一鼓作气走出门,他们就再没关系了。​自己不就是看到他打架了吗?这么大个人至于跟自己计较这些?


阿萨一股脑冲到楼梯间,手腕突然被人握住,紧接着身体被逼退到墙角,强势的气息扑面而来。

“跑什么?怕我吃了你?”

挣不开,阿萨有一瞬间错愕。他抬头看那张脸,是罗伊,又好像不是。明明是一样的​面孔,给人的感觉总不太对。

“你是谁?”

那人看着自己,从嗓子里发出笑声,声音要比罗伊低沉的多。阿萨大概可以确定,他不是罗伊。

离谱,实在离谱。​


“王太阳。”说着便伸手抬起阿萨的下巴,学着给猫挠痒的动作,试图安抚面前炸了毛的阿萨,他大可不必这么防备自己。“​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看着自己的手腕被这人举过头顶,牢牢握在他一只手中,阿萨心说信你才有鬼。

“我只是以防你像上次一样逃跑,不得已而为之。”王太阳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稍稍带着点歉意,“你那天找罗伊干嘛?”​​

阿萨哑然,告白这件事他能说出口?显然不能。“碰巧遇见。”他扯着谎,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王太阳另一只手正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刚运动完,手掌还带着热气。

阿萨眨着眼,睫毛轻轻扇动,让人的手心生出几分痒意。“你不适合说谎,​眼睛太诚实了,让人一眼就能看透。”王太阳拖长尾音,欣赏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我不是傻子,罗伊也没那么蠢。别以为你的话能在我这蒙混过关。”

“放开我。”

他似乎是觉得闹够了,没再逼问下去,连带着手上的力气也松了几分,“还有,那家伙让我带句话。”

“你说。”他下意识回答,不知是不是阿萨的错觉,王太阳好像愣了神。他凑到自己耳边,咬文嚼字,温热的吐息洒在耳廓。阿萨听得很清楚,那句话是……


“我爱你。”​


脑海里是空白的,又轰然炸开一束烟花,阿萨难以置信。以至于他没能感觉到,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王太阳凑近他的脸颊,将自己的唇瓣覆在了遮住眼的手背上,表情虔诚的像信徒。​​​


“你和他好好谈。”

他松开手,全身的禁锢顷刻间消失,那低沉的嗓音总带着点蛊惑的感觉,阿萨没回过神。呆愣的看那人靠在栏杆上,支撑着身体,尽量在转换时维持平衡。

我刚刚没说什么怪话吧?罗伊​揉着自己玫瑰金的发丝,一副无措的模样,想了想又干巴巴开口,“我可以解释的。”

眨眼的功夫,罗伊就朝​自己耷拉着脑袋。阿萨努力把心中那种奇异的感觉压下去,默不作声。这种事解释起来必定麻烦,罗伊甚至不知道该从哪说起,思绪乱成一团。

“我喜欢你,认真的。”​​他盯着阿萨,蓝色眼瞳此刻暗淡无光,“所以别害怕我……”


“回教室上课了,弱智。”阿萨整理衣服,迈下几层台阶,“我阿萨会怕这个?你也太小瞧我了。”少年的笑容像当初一样另他失神。罗伊后知后觉跟上他,望着他红透的耳根笑而不语。


以后他们也要迎着烈日骄阳,并肩走一辈子。


我渴望有人驯服我的灵魂​

一个眼神就能让我着迷​

Chest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干些什么》

《关于异世界高中生在放学路上会干些什么》

祁茗茗茗
比较雷所以我单独拎出来发 怪味...

比较雷所以我单独拎出来发

怪味夹心饼干 

我流理解 虽然我画得丑但希望抛砖引玉 希望能吃到更多夹心饼干球球了

打双人tag又有点怪 就先这么打8

比较雷所以我单独拎出来发

怪味夹心饼干 

我流理解 虽然我画得丑但希望抛砖引玉 希望能吃到更多夹心饼干球球了

打双人tag又有点怪 就先这么打8

狗勾小賣部
六一直播观感 太阳哥人设大崩塌...

六一直播观感


太阳哥人设大崩塌(没有)

六一直播观感


太阳哥人设大崩塌(没有)

水刷

噔噔咚 十二点了药效过了就放上变回去的样子吧

噔噔咚 十二点了药效过了就放上变回去的样子吧

骨灰
太阳哥你名字配色好土

太阳哥你名字配色好土

太阳哥你名字配色好土

发现伍茗老乡
王太阳gachi来了 王太阳g...

王太阳gachi来了 王太阳gachi走了

王太阳gachi来了 王太阳gachi走了

Chest

都是这几天罗宝相关的摸鱼,所以小王子阅读回什么时候来呢😢

都是这几天罗宝相关的摸鱼,所以小王子阅读回什么时候来呢😢

💎海鲜自助だぜ✨

5.20晚上突然想到的

五月直播出道王太阳

有点二二的可爱狗勾(

还有永远的0乍了哥(

凑在一起就是520嘛


(存档)

5.20晚上突然想到的

五月直播出道王太阳

有点二二的可爱狗勾(

还有永远的0乍了哥(

凑在一起就是520嘛


(存档)

淮何

是roza,太阳哥单箭头罗伊。

基本上是昨天起名回脑补。

还会有,更新随缘。

8.

  王太阳喜欢喝奶。

  奶茶奶昔牛奶都可以,至少罗伊点的外卖他很喜欢。

  “我点的外卖你既然喝了,那晚上的起名回你得让我一些,我也想起!”罗伊带着手套吃小龙虾:“奶茶你喝吧,锅巴留给我。”

  他又顺手剥了几个虾放到王太阳的盘子里:“尝尝这个,这个也很好吃。”

  “呵,这种东西怎么会好吃。”王太阳不屑地撇了一眼吃的正欢的罗伊,嫌弃的带上手套捏着罗伊剥好的虾肉填到嘴里。...


是roza,太阳哥单箭头罗伊。

基本上是昨天起名回脑补。

还会有,更新随缘。

8.

  王太阳喜欢喝奶。

  奶茶奶昔牛奶都可以,至少罗伊点的外卖他很喜欢。

  “我点的外卖你既然喝了,那晚上的起名回你得让我一些,我也想起!”罗伊带着手套吃小龙虾:“奶茶你喝吧,锅巴留给我。”

  他又顺手剥了几个虾放到王太阳的盘子里:“尝尝这个,这个也很好吃。”

  “呵,这种东西怎么会好吃。”王太阳不屑地撇了一眼吃的正欢的罗伊,嫌弃的带上手套捏着罗伊剥好的虾肉填到嘴里。

  “!”

  罗伊偷偷观察着王太阳的表情,开口道:“晚上的起名回你给我一些名字呗”

  “看你可怜,就给你一点吧。”

9.

  “五味果酱酱!”

  “暗潮涌动大鲸波!”

  “丝滑小阿姨!”

  “等等,”王太阳突然出声,“什么?什么阿姨?”

  “丝滑小阿姨啊,”罗伊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这名字不好吗?”

  “……下一次别起这种的名字。”王太阳扶额,“你身为一个王子怎么可以说这种毫无礼仪的话!”

  “好的好的知道了,”罗伊不以为然,“你怎么和个老妈妈一样。”

  王太阳:“?????”

10.

  “不见当初的夜晚…”罗伊思索半天,“这是那个,毛宁老师的涛声依旧吧,所以为了表示你对毛宁老师的怀念,所以特赐你名为毛宁gachi。”

  弹幕:??

  “你看,你既然这么喜欢毛宁老师的歌,所以你也会喜欢毛宁老师的人对吧,所以你就叫毛宁gachi!”

  “噗,”王太阳用手机看着直播间,轻声道,“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起名叫罗伊gachi呢……”

11.

  “又弱又菜又透明…啊这,有点惨,”罗伊托着脸,“取首字母的话…rctm…好,那就给你起名叫润肠通秘吧!”

  “诶——正好,我一看到这个名字就想起来,我们异世界皇家的秘药,润肠通秘诶——!”

  在罗伊嘚啵嘚啵和直播间聊这个药有多神奇的时候,王太阳坐在他后面翻着弹幕半天没出声。

  又过去了一会,王太阳忍不住开口道:“行了罗伊,你好歹身为一个王子,虽然海难之后没有以往那么有钱了,但是你也没必要直播带货。”

  罗伊回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太阳哥,我身为王子也不能被时代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啊”

  王太阳:“……”

  弹幕:“草。”

12.

  弹幕:“阿萨说以后可以用他的头像因为用roza情头的人很多的。”

  罗伊:“真的吗?那以后你们换上roza的头像你就不是孤独情头传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太阳:“呵。”

  半晌。

  “太阳哥,太阳哥??”罗伊盯着屏幕没有回头,“你来看看这个名字…”

  “太阳哥??理理我嘛太阳哥。”

  王太阳尽力压着自己的嘴角:“就不理你。”

  13.

  “罗伊带货的钱你们是平分的么……不,本王为什么要这种小钱,他自己辛苦赚来的,都归他。”

  “可以让罗伊撒娇吗?说实话,我不忍心强迫他撒娇。”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罗伊喝的奶茶……那就给他点一杯吧,全糖少冰加波霸,这个家伙已经在旁边流口水了。”

   弹幕:“太给啦!!!”

14.

  “要九条命才可以摸到阿萨肚脐眼,”王太阳指着屏幕给罗伊看,“就他?就他?就他?那矮子本王一只手摁着他就碰不到我。”

  炫耀完身高后,王太阳又往下翻:“我是阿萨女朋友?呵,就他?给这人赐名为阿萨找不到女朋友。”

  罗伊:“……那我是什么”

  盯屏潜水的阿萨:“王太阳给我死。”

  15.

罗伊手机屏闪烁几下,上面赫然是阿萨发来的消息。

  阿萨:“罗伊,明天出来必不能带王太阳。”

  罗伊:“我尽量…”

  阿萨:“要我说,你明天趁他不注意把他反锁在屋里面你自己出来就行。”

  阿萨:“王太阳那货来一次我必和他打一次。”

Chest

赐名回摸鱼2. 0 是水仙

wty 你好宠哦(

赐名回摸鱼2. 0 是水仙

wty 你好宠哦(

只是有机化合物

【王太阳x罗伊】寻常夜晚

*是平淡日常

*私设爆炸

*大概有ooc慎

*无趣抱歉


-

他睁开眼睛,因为一声突然呜鸣的巨响。


那声音由低远处飞速窜进窗框,他下意识摸上腰间,什么都没摸到。巨响转瞬消散,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声音不是什么魔物或刺客,而自己也没有随身配着剑和短刀了。


这里是一个——相当和平的世界,没有什么被迫卷入的尔虞我诈,也不会有人时刻觊觎他——准确来说是罗伊的性命。但他仍不自主地保留着从前的习惯。


这不能怪他,毕竟他才醒来没多久。


眼前是一张恰好足够一个一米八成年男性伸展的还算舒适的床,床边是立式书架,再边上是一张长桌,摆放着各种直播用的电子设备,还有一本没被收起的笔记本。...

*是平淡日常

*私设爆炸

*大概有ooc慎

*无趣抱歉


-

他睁开眼睛,因为一声突然呜鸣的巨响。


那声音由低远处飞速窜进窗框,他下意识摸上腰间,什么都没摸到。巨响转瞬消散,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声音不是什么魔物或刺客,而自己也没有随身配着剑和短刀了。


这里是一个——相当和平的世界,没有什么被迫卷入的尔虞我诈,也不会有人时刻觊觎他——准确来说是罗伊的性命。但他仍不自主地保留着从前的习惯。


这不能怪他,毕竟他才醒来没多久。


眼前是一张恰好足够一个一米八成年男性伸展的还算舒适的床,床边是立式书架,再边上是一张长桌,摆放着各种直播用的电子设备,还有一本没被收起的笔记本。


那原本只是罗伊用来记录直播操作笔记的本子,大概是在罗伊发现他的存在的第二天,变成了两人交流的专用留言本。


半夜起了风,笔记本没有阖上,书页被吹得哗哗响,有些扰人。但那些被掀起的书页并没有合在一起,而是被什么阻隔,隆起一个小丘。


他走上前翻开那一页,是几颗糖果。


【王太阳,今天吃到了这个世界叫水果硬糖的东西,超好吃!给你留了两颗,尝尝!】


王太阳。是罗伊给他起的名字。


虽然听起来有些随意,但对于这些东西他向来并不在意,也就这样接受了。


【你好,你是谁?】


这是罗伊给他的第一次留言。在原来世界是,在这个世界也是。


然后王太阳发现了,罗伊这家伙,是个看上去粗线条实际上相当敏锐的人。


【那天其实是你救了我吧?】


虽然想来也是,在喝下那下人端来的茶后和自己出来之前,罗伊想必还是有模糊意识的。


那么那之后安然无损地回到了房间却换了一身衣服,消失的那位下人和某个大臣以及一些侍卫畏惧躲闪的目光,罗伊会发现似乎也不奇怪。


不过在这个世界,发现的契机变成了:


【那天我在浴室滑倒,是你帮了我吧!】


这种普通又微妙的事。


之后便是【你是我吗?】,然后王太阳回复了罗伊第一次【不是。】巧合的是,无论在哪个世界,罗伊给他的名字都是【王太阳】。


为什么是王太阳呢?关于王,他没有丝毫异议,但太阳——


他看着窗玻璃上的映像,分明是同一个躯体,氛围却相隔甚远。而背后是无尽的黑夜。


他实在谈不上什么太阳。所以【你是我吗?】当然也不是。虽然他们从出生便在一起,在同一具身体里。


但他们不一样,他不是罗伊,他本该是为替罗伊凌驾阴影与恶而存在,而不是在这里吃糖写什么留言板。


风又灌进来,咕噜噜吹来罗伊留在本子边的笔,碰到王太阳的指尖。不知怎么,他仿佛见到罗伊写下留言时期待的表情。


为我留了就要吃吗?留了留言就要回复吗?


他看着那支笔和糖果咋舌,只觉得麻烦。


由于共用一具身体,只要罗伊在白天正常进食,那么王太阳便没有进食的必要,他最怕麻烦,从不做多余的事。


除了草莓,王太阳并不理解为什么要吃叫做零食的这类食物。这几颗包装精致的坚硬物体自然也包括其中,可罗伊对此总是来者不拒,这也是他和罗伊并不相同的一点。


但他又确实可以是罗伊,就像他也不是不能进食。归根结底,将罗伊和王太阳分割开的先是他自己。


是一种执念,他一定要将罗伊和自己分个你我,因为只有分成了你我,而不是同一个个体,他才能……


……


啧。




-

“…啊嚏!”


罗伊刚起床,哈欠打完没多久便打了个喷嚏,下意识看了看床边的窗,明明比昨晚睡前关的更小了一点。


他吸了吸鼻子走向书桌,和王太阳留言专用的笔记本被合了起来,里面夹着一支笔。翻开来,是两张糖纸和一句回复:


【难吃。】

淮何

是roza,太阳哥单箭头罗伊。

还会有,更新随缘。

1.

罗伊盯着桌子对面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年轻人。

“……王太阳?”

“嗯。”

王太阳听到罗伊喊自己,“腾”的站起来,一步步逼近。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嗯嗯嗯嗯恭喜拥有实体拥有和本王子一样优秀的容貌真是太好了??”

“你对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呜呜嗯嗯你别用本子堵我嘴欢迎来到三次元仅代表皇子本人请你每天帮我代播一会儿唔……啊!”

俊美的“王子殿下”欺身压上了另一个自己,在他耳边缓缓吐气,轻声道。

“你就给老子起这么个名字?”

“诶?”

2.

“你在干什么?”罗伊看着王太阳开了直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是roza,太阳哥单箭头罗伊。

还会有,更新随缘。

1.

罗伊盯着桌子对面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年轻人。

“……王太阳?”

“嗯。”

王太阳听到罗伊喊自己,“腾”的站起来,一步步逼近。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嗯嗯嗯嗯恭喜拥有实体拥有和本王子一样优秀的容貌真是太好了??”

“你对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呜呜嗯嗯你别用本子堵我嘴欢迎来到三次元仅代表皇子本人请你每天帮我代播一会儿唔……啊!”

俊美的“王子殿下”欺身压上了另一个自己,在他耳边缓缓吐气,轻声道。

“你就给老子起这么个名字?”

“诶?”

2.

“你在干什么?”罗伊看着王太阳开了直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替你为你的子民赐名。”

“……?”

王太阳眼睛看着屏幕 “身为一个将来要登上王位的王子,你必须要有一批皇家追随者,而代表他们身份的最好办法就是赐名。”

“……💎好,的,呢✨”

3.

“yuiyui233,”王太阳盯着电脑,沉吟半天…“有1有1哈哈哈。”

“?”

“来皇家种太阳了…”王太阳一哂,“这么一看你还是有衷心的子民嘛。”

“我的粉丝他们都挺衷心的。”

“对于这种人,就应该要好好奖励他们,给他们一个独一无二的皇家地位。”

“将来你做了王,也要这么奖罚分明,”王太阳在键盘上轻轻敲下,“皇家激光全自动施肥机器人。”

弹幕 :“?”

罗伊:“?”

4.

“阿萨问我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怎么让王太阳给我代班了,”罗伊抱着手机哭笑不得,“开电脑直播开的行云流水,我都不知道你会直播。”

“怎么?我替我的东西履行王子的义务,他一个女仆懂得什么。”

“人家也不是女仆啊…”罗伊抗议道

“在我看来,除了你之外的东西都是仆人。”王太阳也不理他,继续自顾自的给罗伊的子民们改名字。

“皇家尼古丁咸鱼…皇家赵四晒咸鱼。”

“今天也推roza……”王太阳看到这个名字,顿时噤声,眸子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色彩,他确定了罗伊没有在看直播,手指又轻又快的敲出来一行字。

“明天改推王罗。”

5.

“怎么还有日语名字,老子不会念!”

弹幕:“?草”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结果不是还像我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你又打我!”

6.

“我要和阿萨出去吃个饭,”罗伊取下衣架上的大衣又带了个围巾,“我晚上回来。”

“我不过是打碎了个碗,你怎么就生气了?”王太阳穿着居家服,懒散的倚在厨房门框上“你说说哪一个皇子需要自己动手洗碗的?”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和他约好了出去吃个饭,”罗伊说着想打开门,不料刚打开一条缝,就被一个一个人从背后推倒了门板上。

门应声而和。

“那更不行了,你要带上我。”王太阳就势把罗伊压住不让他乱动“你和那个女仆之间不可以有什么奇怪的关系。”

“?”

7.

最后顺理应当的变成了三人行。

“嘁,打工仔,没事不要总是粘着罗伊。”

“?给我爬”

Chest
王太阳赐名回的摸鱼,水仙真的很...

王太阳赐名回的摸鱼,水仙真的很香

王太阳赐名回的摸鱼,水仙真的很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