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小波

25481浏览    1670参与
UnSay1ng

节选王小波的《夜行记》

很喜欢王小波通俗见血的文字,谁没有个文学梦呢

留来做个记录,也是分享给老福特的同学


和尚说,谈女人无趣,不如来谈骑射。

书生听了心里又发痒——出家人谈谈击鼓撞钟、敲木鱼念经也罢,他偏要谈跑马射箭!

不过这是书生心爱的话题,虽然对着一个和尚,他也禁不住发言道:

习射的人多数都以为骑烈马,挽强弓,用长箭,百步穿杨,这就是射得好啦。

其实这样的射艺连品都没有。真正会射的人,把射箭当一种艺术来享受。

三秋到湖沼中去射雁,拿柘木的长弓,巴蜀的长箭,乘桦木的轻舟,携善凫的黄犬,虽然是去射雁,但不是志在得雁,意在领略秋日的高天,天顶的劲风,满弓欲发时志在万里的一点情趣。

隆冬到大漠上射雕...

很喜欢王小波通俗见血的文字,谁没有个文学梦呢

留来做个记录,也是分享给老福特的同学


和尚说,谈女人无趣,不如来谈骑射。

书生听了心里又发痒——出家人谈谈击鼓撞钟、敲木鱼念经也罢,他偏要谈跑马射箭!

不过这是书生心爱的话题,虽然对着一个和尚,他也禁不住发言道:

习射的人多数都以为骑烈马,挽强弓,用长箭,百步穿杨,这就是射得好啦。

其实这样的射艺连品都没有。真正会射的人,把射箭当一种艺术来享受。

三秋到湖沼中去射雁,拿柘木的长弓,巴蜀的长箭,乘桦木的轻舟,携善凫的黄犬,虽然是去射雁,但不是志在得雁,意在领略秋日的高天,天顶的劲风,满弓欲发时志在万里的一点情趣。

隆冬到大漠上射雕,要用强劲的角弓,北地的鸣镝,乘口外的良马,携鲜卑家奴,体会怒马强弓射猛禽时一股冲天的怒意。

春日到岭上射鸟雉,用白木的软弓,芦苇的轻箭,射来挥洒自如,不用一点力气,浑如吟诗作赋,体会春日远足的野趣。

夏天在林间射鸟雀,用桑木的小弓小箭,带一个垂发的小童提盒相随。

在林间射小鸟儿是一桩精细的工作,需要耳目并用,射时又要全神贯注,不得有丝毫的偏差,困倦时在林间小酌。

这样的射法才叫做射呢。

和尚说,看来相公对于射艺很有心得,可称是一位行家。

不过在老僧看来,依照天时地利的不同,选择弓矢去射,不免沾上一点雕琢的痕迹。

莫如就地取材信手拈来。比如老僧在静室里参禅,飞蝇扰人,就随手取绿豆为丸弹之,百不失一,这就略得射艺的意思。

夏夜蚊声可厌,信手撅下竹帘一条,绷上头发以松针射之,只听嗡嗡声一一终止,这就算稍窥射艺之奥妙。

跳蚤扰人时,老僧以席篾为弓,以蚕丝为弦,用胡子茬把公跳蚤全部射杀,母跳蚤渴望爱情,就从静室里搬出去。

贫僧的射法还不能说是精妙,射艺极善者以气息吹动豹尾上的秋毫,去射击阳光中飞舞的微尘,到了这一步,才能叫炉火纯青。

钦书

我说自己多年以来保持了沉默,你可能会不信。这说明你是个过来人。你不信我从未在会议上“表过态”,也没写过批判稿。这种怀疑是对的:因为我既不能证明自己是哑巴,也不能证明自己不会写字,所以这两件事我都是干过的。但是照我的标准,那不叫说话,而是上着一种话语的捐税。我们听说,在过去的年代里,连一些伟大的人物都“讲过一些违心的话”,这说明征税面非常的宽。因为有征话语捐的事,不管我们讲过什么,都可以不必自责:话是上面让说的嘛。但假如一切话语都是征来的捐税,事情就不很妙。拿这些东西可以干什么?它是话,不是钱,既不能用来修水坝,也不能拿来修电站;只能搁在那里臭掉,供后人耻笑。当然,拿征募来的话语干什么,不是我该...

我说自己多年以来保持了沉默,你可能会不信。这说明你是个过来人。你不信我从未在会议上“表过态”,也没写过批判稿。这种怀疑是对的:因为我既不能证明自己是哑巴,也不能证明自己不会写字,所以这两件事我都是干过的。但是照我的标准,那不叫说话,而是上着一种话语的捐税。我们听说,在过去的年代里,连一些伟大的人物都“讲过一些违心的话”,这说明征税面非常的宽。因为有征话语捐的事,不管我们讲过什么,都可以不必自责:话是上面让说的嘛。但假如一切话语都是征来的捐税,事情就不很妙。拿这些东西可以干什么?它是话,不是钱,既不能用来修水坝,也不能拿来修电站;只能搁在那里臭掉,供后人耻笑。当然,拿征募来的话语干什么,不是我该考虑的事,也许它还有别的用处我没有想到。我要说的是:征收话语捐的事是古已有之。说话的人往往有种输捐纳税的意识,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在口头上。在这方面有个例子,是古典名著《红楼梦》。在那本书里,有两个姑娘在大观园里联句,联着联着,冒出了颂圣的词句。这件事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躲在后花园里,半夜三更作几句诗,都忘不了颂圣,这叫什么事?仔细推敲起来,毛病当然出在写书人的身上,是他有这种毛病。这种毛病就是:在使用话语时总想交税的强迫症。

我认为,可以在话语的世界里分出两极。一极是圣贤的话语,这些话是自愿的捐献。另一极是沉默者的话语,这些话是强征来的税金。在这两极之间的话,全都暧昧难明:既是捐献,又是税金。在那些说话的人心里都有一个税吏。中国的读书人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就是交纳税金,做一个好的纳税人——这是难听的说法。好听的说法就是以天下为己任。


——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钦书

他是前苏联的大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写自己的音乐,一声也不吭。后来忽然口授了一厚本回忆录,并在每一页上都签了名,然后他就死掉了。据我所知,回忆录的主要内容,就是谈自己在沉默中的感受。阅读那本书时,我得到了很大的乐趣——当然,当时我在沉默中。把这本书借给一个话语圈子里的朋友去看,他却得不到任何的乐趣,还说这本书格调低下,气氛阴暗。那本书里有一段讲到了前苏联三十年代,有好多人忽然就不见了,所以大家都很害怕,人们之间都不说话;邻里之间起了纷争都不敢吵架,所以有了另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往别人烧水的壶里吐痰。顺便说一句,前苏联人盖过一些宿舍式的房子,有公用的卫生间、盥洗室和厨房,这就给...

他是前苏联的大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写自己的音乐,一声也不吭。后来忽然口授了一厚本回忆录,并在每一页上都签了名,然后他就死掉了。据我所知,回忆录的主要内容,就是谈自己在沉默中的感受。阅读那本书时,我得到了很大的乐趣——当然,当时我在沉默中。把这本书借给一个话语圈子里的朋友去看,他却得不到任何的乐趣,还说这本书格调低下,气氛阴暗。那本书里有一段讲到了前苏联三十年代,有好多人忽然就不见了,所以大家都很害怕,人们之间都不说话;邻里之间起了纷争都不敢吵架,所以有了另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往别人烧水的壶里吐痰。顺便说一句,前苏联人盖过一些宿舍式的房子,有公用的卫生间、盥洗室和厨房,这就给吐痰提供了方便。我觉得有趣,是因为像肖斯塔科维奇那样的大音乐家,戴着夹鼻眼镜,留着山羊胡子,吐起痰来一定多有不便。可以想见,他必定要一手抓住眼镜,另一手护住胡子,探着头去吐。假如就这样被人逮到揍上一顿,那就更有趣了。其实肖斯塔科维奇长得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象他是这个样子,然后就哈哈大笑。我的朋友看了这一段就不笑,他以为这样吐痰动作不美,境界不高,思想也不好。这使我不敢与他争辩——再争辩就要涉入某些话语的范畴,而这些话语,就是阴阳两界的分界线。

看过《铁皮鼓》的人都知道,小奥斯卡后来改变了他的决心,也长大了。我现在已决定了要说话,这样我就不是小奥斯卡,而是大奥斯卡。我现在当然能同意往别人的水壶里吐痰是思想不好,境界不高。不过有些事继续发生在我身边,举个住楼的人都知道的例子:假设有人常把一辆自行车放在你门口的楼道上,挡了你的路,你可以开口去说——打电话给居委会;或者直接找到车主,说道:同志,“五讲四美”,请你注意。此后他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回答你,我就不敢保证。我估计他最起码要说你“事儿”,假如你是女的,他还会说你“事儿妈”,不管你有多大岁数,够不够做他妈。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沉默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种行为的厌恶之情:把他车胎的气放掉。干这件事时,当然要注意别被车主看见。还有一种更损的方式,不值得推荐,那就是在车胎上按上个图钉。有人按了图钉再拔下来,这样车主找不到窟窿在哪儿,补胎时更困难。假如车子可以搬动,把它挪到难找的地方去,让车主找不着它,也是一种选择。这方面就说这么多,因为我不想教坏。这些事使我想到了福柯先生的话:话语即权力。这话应该倒过来说:权力即话语。就以上面的例子来说,你要给人讲“五讲四美”,最好是戴上个红箍。根据我对事实的了解,红箍还不大够用,最好穿上一身警服。“五讲四美”虽然是些好话,讲的时候最好有实力或者说是身份作为保证。话说到这个地步,可以说说当年和朋友讨论肖斯塔科维奇,他一说到思想、境界等等,我为什么就一声不吭——朋友倒是个很好的朋友,但我怕他挑我的毛病。


——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莫子落
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意自由女权主...

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意自由女权主义,并且觉得这就够了。


从这种认同里,我能获得一点平常心,并向其他男人推荐这种想法。


我承认男人和女人很不同,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别的:


既不意味着某个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优越,也不意味着某种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高明。


一个女孩子来到人世间,应该像男孩一样,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假如她所得到的正是她所要的,那就是最好的——假如我是她的父亲,我也别无所求了。


——王小波《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

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意自由女权主义,并且觉得这就够了。


从这种认同里,我能获得一点平常心,并向其他男人推荐这种想法。


我承认男人和女人很不同,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别的:


既不意味着某个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优越,也不意味着某种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高明。


一个女孩子来到人世间,应该像男孩一样,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假如她所得到的正是她所要的,那就是最好的——假如我是她的父亲,我也别无所求了。


——王小波《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

刺歌雀

王小波: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也没有遇见到这一点。我觉着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

王小波: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也没有遇见到这一点。我觉着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真诚得做一切事情,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堂吉诃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写诗还是冬眠,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

 ——《三十而立》王小波

真诚得做一切事情,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堂吉诃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写诗还是冬眠,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

 ——《三十而立》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精彩!

《三十而立》王小波

精彩!

《三十而立》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如今城已破,人已亡。 《三十而...

如今城已破,人已亡。

《三十而立》王小波

如今城已破,人已亡。

《三十而立》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这哪是王二,分明是狂徒张三。...

这哪是王二,分明是狂徒张三。

《三十而立》王小波

这哪是王二,分明是狂徒张三。

《三十而立》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作案现场 ——《黄金时代》王小...

作案现场

——《黄金时代》王小波

作案现场

——《黄金时代》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黄金时代》王小波 他的书总是...

《黄金时代》王小波


他的书总是处处埋梗🌝🌚 荒谬

《黄金时代》王小波


他的书总是处处埋梗🌝🌚 荒谬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吕过 吕乎 且过 且乎 ——...

吕过 吕乎 且过 且乎

          ——  《黄金时代》王小波

吕过 吕乎 且过 且乎

          ——  《黄金时代》王小波

风车车的读书笔记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

贩卖云朵味汽水
生为冰山 就该淡淡地爱海流 海...

生为冰山

就该淡淡地爱海流 海风

并且在偶然接触时

全心全意地爱另一座冰山

——王小波


很喜欢的一句诗

也是心里认为关于爱的很好的诠释


底图来源@世南寻万能馆(记得看置顶) (神仙的图好好看!!!

笔刷 微博 夜半_寻醉


红心+蓝手🉑️抱图

关注🉑️网商

二传请留名

取消红心蓝手则视为不具有图片使用权哦


生为冰山

就该淡淡地爱海流 海风

并且在偶然接触时

全心全意地爱另一座冰山

——王小波


很喜欢的一句诗

也是心里认为关于爱的很好的诠释


底图来源@世南寻万能馆(记得看置顶) (神仙的图好好看!!!

笔刷 微博 夜半_寻醉


红心+蓝手🉑️抱图

关注🉑️网商

二传请留名

取消红心蓝手则视为不具有图片使用权哦


小鱼不粘锅
很喜欢王小波那股原生态的劲 草...

很喜欢王小波那股原生态的劲

草一样的

发情的野马一样的

很喜欢王小波那股原生态的劲

草一样的

发情的野马一样的

Bridget

“霍乱时期”的爱情 ——《爱你就像爱生命》读后

       用一个比方形容吧,李某在自己最讨厌的课上吃一枚煮鸡蛋(当然,我不喜欢吃煮鸡蛋),她要一边提防老师发现,又要尽量不让鸡蛋影响自己早餐的心情。尽管课程和食物均不满意,她还是感觉得到很饱。这就是我看完这本书信集的真实感受,有点噎,但是也有点饱。 

       有点像一个神经病看另一个神经病,都想说对方“你神经病吧”,都是走在世俗之见的刀刃上,我跟小波银河的爱情观有点背离性重合。...



       用一个比方形容吧,李某在自己最讨厌的课上吃一枚煮鸡蛋(当然,我不喜欢吃煮鸡蛋),她要一边提防老师发现,又要尽量不让鸡蛋影响自己早餐的心情。尽管课程和食物均不满意,她还是感觉得到很饱。这就是我看完这本书信集的真实感受,有点噎,但是也有点饱。 

       有点像一个神经病看另一个神经病,都想说对方“你神经病吧”,都是走在世俗之见的刀刃上,我跟小波银河的爱情观有点背离性重合。

       当初打算买这本书的时候,理所当然我是看不到内容的。于是我真的是被这本书的名字吸引。爱你就像爱生命。我听过这句话,当时唐艺昕张若昀的爱情故事被传遍,他们有一款情侣纹身,是两句:“love you as love life”“love life as love you”当时有被苏到,所以看到书名的时候,我几乎是毫不犹豫。但是,我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我不爱生命了,我就不能爱你吗?或者,如果我不爱你了,我就无法爱自己的生命了吗?一句话,我的生命,一定要和给你的爱,捆绑寄生吗?

       再坦白讲,一个现代人,还敢不敢,拿命去赌,一场男欢女爱。

       再读这本书之前,我的答案一定是,不敢,没有必要,我不要。

       怎么说呢,这种有点偏激的畸形观点好像很早就出现了,特别记得高一的时候德辰老师叫我们读《幸福的家庭》然后写段评论,虽然是万年狗血渣男桥段必然过街老鼠的下场,但是老师确实也是被我的话吓到了。我写了点啥我记得挺清楚,我抨击了半天中国式“惯性婚姻”,又讴歌了半天女性情感独立,我也记得老师的批语,大概意思就是——不无道理,相信奇迹。老师家庭幸福夫妻恩爱,看到我充满戾气的话,大概率有点尴尬加想笑加悲悯(估计他觉得我家庭不幸,然并不),但是我当时坚信,他看到我这段话,一定会犹豫。我觉得我可以击中他,以及所有相信爱情的大人小孩。我,无长情论者,赞赏外国(不是崇洋媚外昂)的契约型爱情,我理解背叛,相信激素,支持爱在当下,决定着我也同意情长时守,情断不留的原则。“爱你就像爱生命”?可以是情话,没必要是誓言,可信度不高。

        怎么解释呢,就像女孩子不太可能一直喜欢一件衣服到老,男孩子不太可能钟爱一双球鞋到死一样,甚至有时候我相信人对物质的感情深于人对人,比如睹物思人,如果那个物不是个可爱的东西,我觉得没人会成天眼巴巴的看着。

       再说回王小波和李银河的史诗般爱情,就有点像一个神经病看另一个神经病,都对对方说“你挺正常的,我们都一样”。一个是精神间歇性失常的理想主义作家,一个是拥有绝对勇气和包容度,崇尚新潮的理想主义性学家,他们俩的爱情面前,我的理论必须低头。更像是一个时代在向一个女性提出问题“你接不接受一个目前甚至以后都不会被世俗接受的爱人?”我得说,幸亏回答问题的是李银河,幸亏提出问题的是王小波。

       哪个年代都一定会有少部分“非颜值主义者”存在,但是面对王小波,估计都得说句“我也是有底线的”。就像小波自己说的,“我这张丑脸”,确认过照片,是真丑的人。家贫,学历低,临时工人,家庭负担重,丑的要死,邋遢,还有点不合时宜的愤世嫉俗,不说条条毙命至少累加效应明显,王小波,真的跟魅力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他的脑子,足够性感。把情书写在五线谱上,美其名曰“愿你和我是一首唱不完的歌”;能写信绝不打电话,一定要篇篇爆金句,没金句就“想你”“爱你”不要钱的用;写信也不光是会腻歪,时不时交流人生理解,一起愤世嫉俗,做不成情侣,可以先做战友。我得承认,王小波的绝招在于热情,把自己全盘赤裸托出,反正一无所有,不如背水一战。这样的文字操控者,真的适合在上世纪谈恋爱,爱上他的脑子,分分钟的事,至于脸,你自己纠结着总会解决。才华可以打败一切吗?我觉得不可以。才华加时间可以打败一切吗?可以呀可以。

       但是他俩是疯子不代表他们朋友家人也是,于是银河被阻拦,小波被敌对,但是不要紧。如果他俩是对对方足够相信,体内多巴胺分泌过盛义无反顾,那我绝对要去唱反调。但是,他们是对对方的爱情观的肯定。这两个人相信,爱情甚至婚姻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外界的评价只是蛋糕上裱的花,没了也不影响可口程度。我举双手赞同。

       他们也太像了,可能一开始不像,但是他们把交流灵魂当做日常,双方互相同意并同化,以至于最后成了一个人。我一直觉得文人因为自带的敏感而不适合相爱,但是他们提醒我我忘了,文人还有一样特质,孩子一样的坦白。我孤独,我寂寞,我生气,我狂喜,我想,我爱,我要。只要这个字我会写,我就要告诉你,如果我不会写,我就拼拼音。“生闷气”是名词,不是动词;感冒发烧一个人反正也好不了不如告诉你;两个人都自私自利,很少去想“为你好”,他们贯彻,爱情,也是坦白从宽。起初我觉得这是写信带来的好处,是异地的福利,后来我相信,这是观念的契合,灵魂的相安无事。

       李银河自己说:“我们从来不觉得生理和精神的欲望有什么不齿,我们接受,悦纳,甚至享受。”既然刚刚双手举过了,这次我举双脚。“爱你就像爱生命”,因为银河,小波考取了人大,出国留学深造,开始爱这个社会,接受他曾讨厌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因为小波,银河更加勇敢,看到自己大脑的特殊性,敢于在谈性色变的时代一意孤行,自信的不能再自信。好的爱情是一加一大于二,他俩真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定要爱生命的人,但是他们遇到了对方,决定试试。

       “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对抗这个世界,总足够了吧。”有点像霍乱时期的爱情,这个世界有病,不影响,我爱你,不是病。

       我的歪理,一部分得到了证实,但是,在现在,能不能有人做到,我不得而知。有时候,李银河说的挺对,运气,也是实力。

       再翻回我开头的疑惑,我好像自己也可以给自己回答了。我的生命一定要和给你的爱捆绑寄生吗?不能这么理解这句话。life和love是辉映不是救赎,两者建立在对方之上都是豪赌,最后一定没有结果,或是血本无归。那么现代人,还敢不敢拿生命赌一场男欢女爱?现在我觉得,敢,之前我考虑的是目前高昂的生活成本,现在,我考虑的是人的本质。原因?

       咱是动物啊,相信本性。

       我的异端邪说,还是持保留意见,至于“love you as love life”,把它比作童话吧,信不信,不影响美好啊。

秦月楼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存档灵魂
人是一种会自己骗自己的动物。...

"

人是一种会自己骗自己的动物。

我们吃了很多无益的苦,虚掷了不少年华。

"

—— 王小波《人性的逆转》


"

人是一种会自己骗自己的动物。

我们吃了很多无益的苦,虚掷了不少年华。

"

—— 王小波《人性的逆转》


岳谬

[小书评]王小波《黄金时代》:非性时代的爱情

[图片]

王二—文革的性话语权力场域—陈清扬,这是该文本的连接。

在这个话语场里,性的耻感文化被拉到峰值。当回顾这个时代时,“在西方国家的性革命如火如荼地开展之际, 我国的性的反命也正搞得轰轰烈烈。”比如当西方“1967年3月3日,赫夫纳出现在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上。这标致着《花花公子》已被认为是富裕、高级和优雅的象征”。这时的中国文革席卷全国,性的话语被禁声时,王小波在谈自己这个文本时说“六七十年代,中国处于非性的年代。在非性的年代里,性才会成为生活的主题……想爱和想吃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果得不到,就成为人性的障碍”。

非性的年代里,性成为权力与知识的交叉点,整个社会是一个福...



王二—文革的性话语权力场域—陈清扬,这是该文本的连接。

在这个话语场里,性的耻感文化被拉到峰值。当回顾这个时代时,“在西方国家的性革命如火如荼地开展之际, 我国的性的反命也正搞得轰轰烈烈。”比如当西方“1967年3月3日,赫夫纳出现在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上。这标致着《花花公子》已被认为是富裕、高级和优雅的象征”。这时的中国文革席卷全国,性的话语被禁声时,王小波在谈自己这个文本时说“六七十年代,中国处于非性的年代。在非性的年代里,性才会成为生活的主题……想爱和想吃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果得不到,就成为人性的障碍”。

非性的年代里,性成为权力与知识的交叉点,整个社会是一个福柯所指出对性的全景敞视主义的规训,这种规训进行着某种类似破鞋话语方面的训练,训练是“一种把个人既视为操练对象又视为操练工具的权力的特殊技术”,而操练“是人们把任务强加给肉体的技术”。在这里“性并非是反抗权力的手段,而是它本身就是权力实施的一部分,和权力是一个相互诱发、相互依存的关系”。

也就是说,性并不站在权力的对立面,权力在表象压抑着的性的同时,也生产着性的话语。而破鞋话语,就具有典型的权力生产性特点。它的出现使得“每个人都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动辄得咎的惩罚罗网中。”人被训练成畏惧破鞋话语又成为主动抓捕他者破鞋的工具的权力罗网中。面对这张网,福柯明确提出了“哪里有权力,哪里就有抵抗”的观点,但“抵抗决不是外在于权力的”,也就是说,抵抗可以在权力内部进行。

所以,对于抵抗破鞋话语的方式就是在它内部肯定它,接受性反抗,重新理解破鞋话语的另一面。但必须强调的是,这种抵抗并非具有主动性,往往都是模糊的。在王二与陈清扬接受了破鞋话语之后,他们也并不能清楚的意识到接受它会对权力机制产生什么影响?他们摸着石头过河。但这个文本的叙事告诉我们,他们的接受性反抗确实取得了某种惊人的效果。

首先,“破鞋话语”是“一种浸透了权力的说法,是一桩权力事件”,是知识与权力合谋出的某种性压抑,即“那里的人习惯于把一切不是破鞋的人说成破鞋,而对真的破鞋放任自流”。这里有了某种微妙的转换,也是反抗权力的某种策略性逆转的关键点,权力生产破鞋话语用于压抑,这时王二和陈清扬处于性弱势的一方。但大家也对“明火执仗的破鞋行为”感到害怕。这就是王二对陈清扬说的策略,“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所以“既然不能证明她不是破鞋,她就乐于成为真正的破鞋”。

因此,当王二和陈清扬成为真正的破鞋后,那个地方的军代表以“搞破鞋群众很气愤”为由将他们关了起来,要求写“交代材料”。而“群众气愤”可能是权力的托词,是为了将性纳入管理,成为公共的权力,成为一个社会事关治安的事情。所以在对性的规训中惩罚的措施就是这种交代材料。

其次,这种交代材料正是福柯强调权力对性话语的某种生产性,即“对性的言谈有一种强烈的煽动……这一几乎是不言自明的论点被严重地歪曲了。”这就是福柯在《性经验史》中提出的“话语煽动”,即“权力机构煽动人们去谈性,并且谈得越多越好,权力当局还坚持要听到人们谈性,并且让性现身说法,发音准确,事无巨细”。

当军代表要他们交代不正当关系时,王二写的第一份材料被军代表拒绝,因为“上面说,这样写缺少细节”。第二版中,王二加入了很多身体感官的细致描写,而这种描写正是福柯引用萨德小说《索多玛的120天》中的话,试图证明这种事无巨细的言说:“你的叙述必须细致入微,只要你不遮掩情节,我们就能判断出你叙述的激情是与道德和人的个性相关的。即使是最细微的情节,也会极大地帮助我们理解你的叙述”。这应该也是那个军代表想说的话。

因此,在一个强调性是秘密的社会话语环境中,当时的人事科长认为自己所处位置的权力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看到别人写的交代材料”。王二和陈清扬也正是因为写这些情色化的交代材料而获得了某种特权:“我写了交代材料交上去,领导很欣赏。有个大头儿,不是团参谋长就是政委,接见了我们……今后你们主要的任务就是交代男女关系问题。假如交代的好,就让我们结婚……交代的好,就让我调回内地。陈清扬也可以调到上级医院”。甚至团领导说因这些交代材料可以不参加批斗破鞋的大会。

因此,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王二和陈清扬渐渐逆转了文革时期的性话语场,成为性强势的一方。他们“自觉完成了由被动的受虐到主动的受虐(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是种变相的施虐)过程”。

在主动受虐的过程中,性成为了他们的武器,也成为了他们的某种愉悦。在性依然束缚他者的时代里,他们从性中解放。在文革是浩劫的时代里,却成为了他们的黄金时代。这种反讽性恰恰就像福柯在《性经验史》最后几页中指出的:“如果一个人希望通过对各种性机制的策略逆转,去反抗权力,去发展身体、快乐和知识及其抵抗权力的可能性,他就必须使自己从这个性机制中解放出来。反击性机制的核心力量应当不是性的欲望,而是身体和快乐”。

王二和陈清扬在阴暗的时代里,利用自己的身体发展出了自己的快乐,即“每次出过斗争差,陈清扬都性欲勃发”,她在批斗中认为自己是“当地斗过的破鞋里最漂亮的一个。斗她的时候,周围好几个队的人都去看,这让她觉得无比自豪”。

就是在这种他们自我营造的愉悦氛围里,面对一个集体性饥渴和非性的时代里,他们利用破鞋话语和性在权力内部进行策略性逆转,在一个爱无能的时代里,竟然生产出近乎唯美的爱情,“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有书快看
《黄金时代》(1)是王小波的宠儿,但更多人把它当小黄书
《黄金时代》(1)是王小波的宠儿,但更多人把它当小黄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