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少棠

542浏览    25参与
存粮小柜子

断舍离(6)

存柜子

第六章

吴道子不愧是著名的除妖师,周礼泉只见吴道子拿着那面镜子,手一扬,镜子便发出万丈光芒,周礼泉眼睛被刺得流泪忙转过头去,良久眼前都是红茫茫一片,眼睛酸胀难忍。

“大人,眼睛还好吗,方才是道子考虑不周,实在抱歉。”吴道子被鉴真杵着腰来到周礼泉面前道歉。

周礼泉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再一看,这大雪竟然停了,顿时也不管眼睛疼不疼了,手舞足蹈起来:“雪停了!雪终于停了!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啊!”又哭又笑了一会,周礼泉握住吴道子的手感激到:“真的太感谢大师了!不愧是长安有名的除妖师!今日请一定要给小老儿一个面子,小老儿要设宴款待几位!”

吴道子面露喜色:“太好了!听说你们这儿的青果酒极为出...

存柜子

第六章

吴道子不愧是著名的除妖师,周礼泉只见吴道子拿着那面镜子,手一扬,镜子便发出万丈光芒,周礼泉眼睛被刺得流泪忙转过头去,良久眼前都是红茫茫一片,眼睛酸胀难忍。

“大人,眼睛还好吗,方才是道子考虑不周,实在抱歉。”吴道子被鉴真杵着腰来到周礼泉面前道歉。

周礼泉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再一看,这大雪竟然停了,顿时也不管眼睛疼不疼了,手舞足蹈起来:“雪停了!雪终于停了!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啊!”又哭又笑了一会,周礼泉握住吴道子的手感激到:“真的太感谢大师了!不愧是长安有名的除妖师!今日请一定要给小老儿一个面子,小老儿要设宴款待几位!”

吴道子面露喜色:“太好了!听说你们这儿的青果酒极为出名!只是我来了这么多天都没能喝到,店家说今年的酒已经卖光了。”

周礼泉道:“那有何难,不过是果酒,只是因为果子少储存久了味道易变才难得,小老儿家里还有些,定让大师满意。”

几人又客套了一会周礼泉便说要准备宴会先行离开了。

鉴真笑着看吴道子:“你可以呀,先前见你紧张的样子我以为这次事有多大,结果这才多久就搞定了?你刚才不是在故意吓我们吧。”

吴道子摇了摇头:“别人不懂,你还不懂吗?我连问题症结都没找到,不过是治标,以镜借阳,借用太阳之力对付这大雪大寒罢了,没指望能有用,却成了。”说罢脸色也有些严肃:“我总觉得此事没那么容易,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鉴真看了一眼陆离,见他背对着两人站在屋内,便偷偷在吴道子耳边悄声说:“总之,现在你总能确定一点,这大雪应当与陆离无关了吧?否则不论你是治了标还是治了本,他总该有反应。”吴道子听罢略觉宽心。

陆离没注意那边在谈论什么,从方才吴道子开始做法,王少棠就有点不对劲。王少棠双眼迷茫,仿佛灵魂离体,可他自己本就没有肉体又能离去哪里?陆离干脆背过身正面去瞧王少棠,却发觉周身越来越冷,王少棠本来一身白袍,竟忽如被泼了墨黑的渗人,双手也开始变得鲜血淋漓,那血竟不似原来不凝不落反而如常人一样落在地砖上,落下去便结成一枚冰花。

“王少棠!”陆离去碰他,瞬间感觉从王少棠身上蔓延来一股彻骨寒气,但身后却因为吴道子刚施法借完太阳真精仍能感受到那至阳志刚的灵气。两相夹击之下,陆离气血翻腾,差点呕血。

索性王少棠竟忽然清醒,一见陆离一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手捂着胸口脸色煞白,忙躲了一下。

陆离闭上眼,平复了一下气血,细细感受之下却发现不仅没有受伤反而觉得有所增益,诧异的睁眼看着王少棠:“你果真想起来了?”

王少棠摇摇头,堪称惨淡的笑了笑:“只是记起一点,我终于知道人为什么要学会遗忘了,我已经死了,也已经忘了,何必再去想起呢?”说罢踉跄的退了几步,眼中竟流下泪来,陆离反射性抬手要去触摸那泪珠,王少棠却化作一缕烟气隐入陆离披风的那只火鸟里。

泪珠瞬间成冰,落到地上,居然也没碎。

陆离拾了起来,手心一阵冰凉。

“陆离,走吧,我们该回去了。”鉴真见陆离还在那发呆,便叫他。

放好那枚泪珠,陆离转身跟着吴道子二人走出了祠堂。屋外晴光潋滟,积雪已经开始化了,屋内地砖上那几朵冰花却永远也暖不化了。

 


存粮小柜子

断舍离(5)

存柜子

第五章

三人心中都清楚,这次短暂的谈话恐怕并不会改变什么,但眼前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解决只得先行搁置,三人一起拿了些必要的道具便下楼了。

周礼泉正喝着热茶在等,见三人下楼急忙搁下茶杯起身迎上去。“三位,请随小老儿来吧。。”

可见老镇长的心急了,三人也不矫情便跟在周礼泉身后出了门。

大雪果然没停,甚至越下越大,鹅毛大小的雪花随疾风鞭笞在脸上,又冷又疼。脚店门口店家是时不时要来铲雪清理的,但无奈雪太大,天气太冷,根本没人出门走动,所以积雪仍是到了小腿,幸好几人穿的厚实否则在这雪里走上半个时辰一次双脚恐怕就废了。

“大人恐怕已经有了些猜测吧,不妨与我们说说。”吴道子说道。

周礼泉点...

存柜子

第五章

三人心中都清楚,这次短暂的谈话恐怕并不会改变什么,但眼前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解决只得先行搁置,三人一起拿了些必要的道具便下楼了。

周礼泉正喝着热茶在等,见三人下楼急忙搁下茶杯起身迎上去。“三位,请随小老儿来吧。。”

可见老镇长的心急了,三人也不矫情便跟在周礼泉身后出了门。

大雪果然没停,甚至越下越大,鹅毛大小的雪花随疾风鞭笞在脸上,又冷又疼。脚店门口店家是时不时要来铲雪清理的,但无奈雪太大,天气太冷,根本没人出门走动,所以积雪仍是到了小腿,幸好几人穿的厚实否则在这雪里走上半个时辰一次双脚恐怕就废了。

“大人恐怕已经有了些猜测吧,不妨与我们说说。”吴道子说道。

周礼泉点头道:“果然瞒不了大人,小老儿确实有些猜测,只是路上风雪大,我们到了祠堂再说吧。”

鉴真回头去找陆离,却见他不近不远跟在后头,不拿刀的手微微撑着披风像是揽着什么,鉴真皱了皱眉但还是先按捺下来。

“陆离,你师兄发现我了。”王少棠侧头道,他被陆离揽在身侧,藏在披风里,就像昨天陆离把浑浑噩噩的自己从雪地带回脚店一样。

“嗯。”陆离回道。

王少棠心想自己一定是个沉稳又宽容的人,否则按陆离这种性子常人早受不了了。

其实王少棠觉得挺怪,自己明明已经死了,脚店里那摇摇曳曳昏黄的温暖他感受不到,为什么这白皑皑的大雪却让他手脚冰冷,王少棠想自己大概还是有骨血的,否则那中身体被一寸寸冰冻,血管中血液一点点凝结的感觉难道只是自己的幻想吗。

“真冷。”王少棠低声道。他以为的凛冽风能盖过他的声音,但他却感觉到陆离揽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

终于到了祠堂,几人庆幸天够冷只要将身上的雪抖落衣物仍是干燥的,否则雪化了湿了衣服恐怕又是一桩麻烦事。

“前几日,小老儿准备开年祭祀之事,却见祖宗牌位落满灰尘,几位不知道,我们祠堂平常都是小老儿在打理,每月总要拂尘三次,这种情况绝不正常。果不其然,前天这妖雪却开始下了。”周礼泉带三人去放牌位的地方,果然落满灰尘,桌上还有指印大概是周礼泉所留,目测这积灰有半指深。

陆离上前看了看,道:“师兄,这是炭灰。”

“什么!这怎么可能!”周礼泉忙上前取了点灰双指捻了捻,果然是炭灰:“怎么会这样,那天明明不是这样的。”周礼泉茫然无措的去看吴道子。

吴道子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道:“总之先找法子把这雪停了再说吧。”

“怎么,你想到办法了?”鉴真问道。

“不确定,反正只是试试。”吴道子从袋里摸出一面镜子走向屋外,陆离一见那镜子,不动神色的将王少棠藏在自己身后悄声道:“你藏好了,师兄这镜子至阳至烈你只要被照到恐怕就要灰飞烟灭了。”

王少棠却愣愣的,陆离没听见王少棠的回答,偏头去看他,王少棠神色复杂:“我好像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了。”

陆离奇怪的看他:“怎么会?”

这问题可太奇怪了,可王少棠却听不见,他感觉自己的魂灵在时空中穿梭,等到他从恍惚中清醒,他发现自己孤身站在雪地中。

雪很深,他深陷在里面,他只穿了见黑袍,雪和风让他无处可逃。

真冷啊,太冷了。

为什么我一个人站在这雪地里。

王少棠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挣扎痛苦的情绪,这股情绪在他的心中翻腾,但他的心脏外面结着层冰,那所有翻腾的不甘痛苦只能被迫沉默。

“呜。”王少棠嘴里泻出一丝呜咽,他庆幸这雪地里只有他一人,否则即便是只有一丝的呜咽他恐怕也只能吞到肚里凝结成冰。

大雪仍随着风在飞舞,白绒绒的一团,极美极洁,既自由又不羁,只是这雪从不肯停留从不肯温柔,它落在赏雪人的脸上随即又离开,只带走了皮肤的温度留下了冰冷又刺痛的红印。

“雪舞?雪舞。”王少棠直着腰,他不知道故做这坚强的姿态给谁看。

 


_阿萌萌萌

【少棠x润生/柳湘莲】记一个视频脑洞

今天看了王先生的cut,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王先生啊!!

简直就是苏到爆炸!! 

然后就开了个脑洞....一个莫名就BE了的脑洞...

——————————————————————————————


     “王先生,我想请你帮忙留意一个人。“


  眼前的女子是王少棠曾爱着的人,她的请求他不能也不曾拒绝。


  他将照片接过来,发现是一名男子。


  当今名动上海的戏子。


  或许是对他起了好奇心,王少棠亲自出面寻找。


  听闻那戏子在剧院每日都有演出,唱的便是那牡丹亭中的杜丽娘。


  王少棠很少听戏,却...

今天看了王先生的cut,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王先生啊!!

简直就是苏到爆炸!! 

然后就开了个脑洞....一个莫名就BE了的脑洞...

——————————————————————————————


     “王先生,我想请你帮忙留意一个人。“


  眼前的女子是王少棠曾爱着的人,她的请求他不能也不曾拒绝。


  他将照片接过来,发现是一名男子。


  当今名动上海的戏子。


  或许是对他起了好奇心,王少棠亲自出面寻找。


  听闻那戏子在剧院每日都有演出,唱的便是那牡丹亭中的杜丽娘。


  王少棠很少听戏,却在那戏台下听得忘了神。


  就好像那台上的男子真成了那杜丽娘一般。


  为了曾经心爱的女子的要求,又或者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他几乎每日都往那戏院跑,将戏子那浓墨重彩的脸庞深深记在心里。


  即便回到家,他也忘不了那眉眼,只能提笔作画,却怎样也觉得画不出他那种美。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见到了他的真面目。


  面如凝脂,温润如玉。


  只是一眼,他的心思便不可收拾。


  “王先生,近日多谢捧场。”


  他知晓了他的名,他也进了他的心。


  两人的相处逐渐多了起来,咖啡厅闲聊,闹市上闲逛。


    不出几日,两人便如知己一般相见恨晚。


  只可惜造化弄人,王少棠曾未想过江雪舞是如此的恶毒。


  只不过是戏子勾人无形,却害得他丢了性命。


  他去找她对峙,亲手杀了那个夺去他心爱之人性命的男人。


  一命换一命,却再也换不回他笑魇如花,再也换不回那一出牡丹亭。


  软咍咍搀扶到画栏偏,报堂上夫人稳便,少不得楼上花枝也则是照独眠。


  他靠着棺材,静静独眠。


18xsswd♡
诚邀一品王少棠☕

诚邀一品王少棠☕

诚邀一品王少棠☕

存粮小柜子

断舍离(五)

第五章

三人心中都清楚,这次短暂的谈话恐怕并不会改变什么,但眼前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解决只得先行搁置,三人一起拿了些必要的道具便下楼了。

周礼泉正喝着热茶在等,见三人下楼急忙搁下茶杯起身迎上去。“三位,请随小老儿来吧。。”

可见老镇长的心急了,三人也不矫情便跟在周礼泉身后出了门。

大雪果然没停,甚至越下越大,鹅毛大小的雪花随疾风鞭笞在脸上,又冷又疼。脚店门口店家是时不时要来铲雪清理的,但无奈雪太大,天气太冷,根本没人出门走动,所以积雪仍是到了小腿,幸好几人穿的厚实否则在这雪里走上半个时辰一次双脚恐怕就废了。

“大人恐怕已经有了些猜测吧,不妨与我们说说。”吴道子说道。

周礼泉点头道:“果...

第五章

三人心中都清楚,这次短暂的谈话恐怕并不会改变什么,但眼前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解决只得先行搁置,三人一起拿了些必要的道具便下楼了。

周礼泉正喝着热茶在等,见三人下楼急忙搁下茶杯起身迎上去。“三位,请随小老儿来吧。。”

可见老镇长的心急了,三人也不矫情便跟在周礼泉身后出了门。

大雪果然没停,甚至越下越大,鹅毛大小的雪花随疾风鞭笞在脸上,又冷又疼。脚店门口店家是时不时要来铲雪清理的,但无奈雪太大,天气太冷,根本没人出门走动,所以积雪仍是到了小腿,幸好几人穿的厚实否则在这雪里走上半个时辰一次双脚恐怕就废了。

“大人恐怕已经有了些猜测吧,不妨与我们说说。”吴道子说道。

周礼泉点头道:“果然瞒不了大人,小老儿确实有些猜测,只是路上风雪大,我们到了祠堂再说吧。”

鉴真回头去找陆离,却见他不近不远跟在后头,不拿刀的手微微撑着披风像是揽着什么,鉴真皱了皱眉但还是先按捺下来。

“陆离,你师兄发现我了。”王少棠侧头道,他被陆离揽在身侧,藏在披风里,就像昨天陆离把浑浑噩噩的自己从雪地带回脚店一样。

“嗯。”陆离回道。

王少棠心想自己一定是个沉稳又宽容的人,否则按陆离这种性子常人早受不了了。

其实王少棠觉得挺怪,自己明明已经死了,脚店里那摇摇曳曳昏黄的温暖他感受不到,为什么这白皑皑的大雪却让他手脚冰冷,王少棠想自己大概还是有骨血的,否则那中身体被一寸寸冰冻,血管中血液一点点凝结的感觉难道只是自己的幻想吗。

“真冷。”王少棠低声道。他以为的凛冽风能盖过他的声音,但他却感觉到陆离揽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

终于到了祠堂,几人庆幸天够冷只要将身上的雪抖落衣物仍是干燥的,否则雪化了湿了衣服恐怕又是一桩麻烦事。

“前几日,小老儿准备开年祭祀之事,却见祖宗牌位落满灰尘,几位不知道,我们祠堂平常都是小老儿在打理,每月总要拂尘三次,这种情况绝不正常。果不其然,前天这妖雪却开始下了。”周礼泉带三人去放牌位的地方,果然落满灰尘,桌上还有指印大概是周礼泉所留,目测这积灰有半指深。

陆离上前看了看,道:“师兄,这是炭灰。”

“什么!这怎么可能!”周礼泉忙上前取了点灰双指捻了捻,果然是炭灰:“怎么会这样,那天明明不是这样的。”周礼泉茫然无措的去看吴道子。

吴道子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道:“总之先找法子把这雪停了再说吧。”

“怎么,你想到办法了?”鉴真问道。

“不确定,反正只是试试。”吴道子从袋里摸出一面镜子走向屋外,陆离一见那镜子,不动神色的将王少棠藏在自己身后悄声道:“你藏好了,师兄这镜子至阳至烈你只要被照到恐怕就要灰飞烟灭了。”

王少棠却愣愣的,陆离没听见王少棠的回答,偏头去看他,王少棠神色复杂:“我好像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了。”

陆离奇怪的看他:“怎么会?”

这问题可太奇怪了,可王少棠却听不见,他感觉自己的魂灵在时空中穿梭,等到他从恍惚中清醒,他发现自己孤身站在雪地中。

雪很深,他深陷在里面,他只穿了见黑袍,雪和风让他无处可逃。

真冷啊,太冷了。

为什么我一个人站在这雪地里。

王少棠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挣扎痛苦的情绪,这股情绪在他的心中翻腾,但他的心脏外面结着层冰,那所有翻腾的不甘痛苦只能被迫沉默。

“呜。”王少棠嘴里泻出一丝呜咽,他庆幸这雪地里只有他一人,否则即便是只有一丝的呜咽他恐怕也只能吞到肚里凝结成冰。

大雪仍随着风在飞舞,白绒绒的一团,极美极洁,既自由又不羁,只是这雪从不肯停留从不肯温柔,它落在赏雪人的脸上随即又离开,只带走了皮肤的温度留下了冰冷又刺痛的红印。

“雪舞?雪舞。”王少棠直着腰,他不知道故做这坚强的姿态给谁看。


存粮小柜子

断舍离(2)

第二章

陆离回到房内关上门窗,从怀里拿出一支香燃上,烟气袅袅无风而自动,仿佛盛开了一座莲。

“这香好美。”王少棠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那如梦似幻的香,“如果可以把它画下来就好了。”陆离把王少棠牵到床边,捧起王少棠的手。

“你的两个师兄对你不错。”王少棠说。

陆离抬头看他,眼里一片迷茫:“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你对他们不重要,他们为什么要在楼下等你回来呢?他们不在吃饭也不喝茶,只是在那等你回来确定你安好而已。”王少棠笑着说,说道这他好像想到不愉快的事情皱了皱眉:“我生前一定没有被人等过。”

“你记得你生前的事情?”陆离问。

王少棠闭上眼,仔仔细细去追究脑海里有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

第二章

陆离回到房内关上门窗,从怀里拿出一支香燃上,烟气袅袅无风而自动,仿佛盛开了一座莲。

“这香好美。”王少棠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那如梦似幻的香,“如果可以把它画下来就好了。”陆离把王少棠牵到床边,捧起王少棠的手。

“你的两个师兄对你不错。”王少棠说。

陆离抬头看他,眼里一片迷茫:“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你对他们不重要,他们为什么要在楼下等你回来呢?他们不在吃饭也不喝茶,只是在那等你回来确定你安好而已。”王少棠笑着说,说道这他好像想到不愉快的事情皱了皱眉:“我生前一定没有被人等过。”

“你记得你生前的事情?”陆离问。

王少棠闭上眼,仔仔细细去追究脑海里有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我全忘了。”

陆离没说什么,低头继续看王少棠的手,他的手已经被血染红,那血不凝不流,还像刚流出来一样颜色鲜艳。

王少棠见陆离一手托着他的手,一手捏了个奇怪的法决,本以为会有什么奇异的光亮什么的,结果什么也没有,但那血却神奇的一点点失去血色,一点点冰结,最终化作一地碎雪。

“好神奇。”王少棠仔细检查自己的手,发现完全找不到伤口,“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我还会流血呢?”

“还有你是我的谁吗?为什么你说你在等我?”

陆离握紧右手闭着眼睛,听到王少棠在问他,便说:“你流的不是血,那是魄的精华。我不是你的谁,非要说的话,你就是我。”一会,陆离皱着眉睁眼,看向王少棠轻声道:“为什么还是没有?是因为还没有完整,还是不止一个?”

王少棠听见了,但却不想去深究是什么意思,他被陆离领回来伊始感觉自己被救赎了,可刚刚去回忆发现什么也回忆不到的时候那种真真切切一无所有的空白感让他恐惧,好像他还在白茫茫一片的雪里孤身游荡。

陆离注意到王少棠的恐惧,告诉他:“你不用怕,你会想起来的。”

听他这么说,王少棠心中安定了一些,同时他感觉到了奇怪,陆离这话明明是安慰可他说出来时语气表情都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从最开始陆离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块寒冰,不仅表面是坚硬寒冷的,连内里也没有一丝温度。

真的有这种人吗?陆离好像一点感情都没有。

王少棠在心中问道。

而陆离却已经躺到床里侧睡下了:“你不必睡觉,吃饭,凡是活人需要维持生命的事情你都不用做,你可以自由活动,但你不能离我太远。我先睡了。”

说完屋子里便安静下来,王少棠看着陆离的背影无言半晌。

他也确实毫无困意,便起身随意走动起来,看到衣架上挂着陆离那件披风,王少棠便走进仔细观察起来。

方才鉴真以为陆离受伤,其实确是披风上有只火鸟,但王少棠分明记得这披风上本来没有鸟,只有自己手上流下沾染的血迹。

凑近观察着这只张狂艳烈的火鸟,王少棠忽然觉得那鸟烧了起来,那滚烫的温度直逼到他眼前,烧进他心里,王少棠吓得往后一跌但心里想起自己已经死了,再坏能坏到哪去?何况那火烧起来时他感觉自己化作一只飞蛾,恨不得扑进火里,被烧的只剩一股烟气才好。

定了定心神,王少棠干脆直接往那火里凑过去,等那火浪已经要舔舐上王少棠的面颊,火却消失不见了。

一股悠悠的香气钻进王少棠鼻腔内,让他忽的冷静下来。

王少棠坐在地上,神色复杂的看那件披风,鸟还是那样艳烈。


存粮小柜子

断舍离(1)

第一章

一个纸片般单薄的人影风中烛火般摇摇曳曳的在雪地里。

他身上的衣服是白的,画笔般描摹的面容也是一片煞白,连那眸色浅淡的眼里也是白茫茫一片如同覆雪。

人影不知从何处来却执着着往不知处去,只是雪越下越大,风越吹越厉,好像天地间的伟力一下子汇集要将这一小片孤魂撕扯成飞灰。

人影终于停下飘荡的脚步,他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这人拿着柄弯刀,刀身寒泠泠,刀上翡翠绿的沁出水,眼里却像才燃尽了一场惨烈的大火。

“你是谁。”这人问道,他的声音比雪还轻还要冷。

人影惨白的嘴唇忽的洇出血色,好像被死亡抽走的血肉骨髓一并慢慢的回到这具躯壳,他张口,略有些不适应,声音被风吹进那人耳朵里:“我,我叫王...

第一章

一个纸片般单薄的人影风中烛火般摇摇曳曳的在雪地里。

他身上的衣服是白的,画笔般描摹的面容也是一片煞白,连那眸色浅淡的眼里也是白茫茫一片如同覆雪。

人影不知从何处来却执着着往不知处去,只是雪越下越大,风越吹越厉,好像天地间的伟力一下子汇集要将这一小片孤魂撕扯成飞灰。

人影终于停下飘荡的脚步,他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这人拿着柄弯刀,刀身寒泠泠,刀上翡翠绿的沁出水,眼里却像才燃尽了一场惨烈的大火。

“你是谁。”这人问道,他的声音比雪还轻还要冷。

人影惨白的嘴唇忽的洇出血色,好像被死亡抽走的血肉骨髓一并慢慢的回到这具躯壳,他张口,略有些不适应,声音被风吹进那人耳朵里:“我,我叫王少棠,是个画家。”

王少棠的手被牵起,他看见自己的虎口在渗血。

“我是陆离,你跟我走。”

王少棠任由陆离牵着自己走,任由自己手上的血沾染在陆离手上然后流下,染到陆离的袍子上。

“找我的人是你吗?”王少棠轻轻的问。

陆离将王少棠轻轻扯到自己身侧,一手扬起披风把王少棠盖住包裹在自己的怀里:“我只是在等你。”

风雪吹进暖和的脚店,鉴真一个冷颤望向门口,果然瞧见陆离。

他亭亭然站在门口,坠着星星点点银饰的发辫被雪洇湿了,睫毛上落着雪被屋里暖气化成水,面容沉静的望进鉴真眼里。

鉴真想起这个吴道子的小师弟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坐在茶馆里狼狈的擦着被雨打湿的衣物,而陆离飘飘然到了门口,那时候他以为见着了西域的佛。陆离是鉴真不小心招来的,吴道子很不满意,一时没给这个冒雨而来、近十年未见的师弟好脸色,陆离却不委屈不叫屈,走到吴道子跟前说:“师兄,我是陆离。”他声音出人意料的轻软,鉴真和吴道子讲起这一天的时候这么描述:若佛前莲台香气有音就是如此了。吴道子说:又是西域真佛,又是莲香化音,我看你当真佛性不足,你还是考虑考虑还俗吧。

陆离走过来坐到鉴真对面,弯刀放在面前。

鉴真瞧见他披风上仿佛沾着血,问道:“你受伤了?”

陆离展了展自己的披风,端详起自己的右手:“没有。”这时鉴真才瞧见他披风上的血色是泼墨般的一只火鸟,那笔触太张狂,颜色太艳烈,好像真的有只鸟刚刚撞死在那,留下了哀鸣和骨血。

吴道子动了动鼻翼,用余光打量陆离,警告的皱着眉道:“你安分点,别招惹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我只是等到了一个人。”陆离握紧了右手。

吴道子想起师傅跟他说过陆离天生魂魄不全,可人三魂六魄但凡少了一件不是死亡也是痴傻,陆离除了寡言没其他异常。不想去想不明白的糟心事,吴道子皱着眉道:“总之,你自己注意点。出了事还要我来给你担着,烦。”

鉴真搞不懂两人在说什么,挠了挠头,忽然发现自己长出了一点点发茬刺得指腹发痒。

“嗨哟,我这头发怎么又长出来了?”

吴道子给鉴真斟满一杯酒,笑他:“没见过头发长这么快的和尚,说明你这烦恼丝断不干净啊!早叫你还俗了!”

鉴真气的把酒杯一推:“还俗什么!头发长一寸便剃他一寸!”

寒泠泠一把弯刀推至鉴真面前,屋内的灯火照着刀身上的翡翠绿的扎眼,鉴真抬头看陆离只见他冷冰冰一张脸,眼睛却仿佛无辜:“我帮你剃干净。”

“别别别!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鉴真忙摆手拒绝,拒绝完还不忘安慰陆离一句:“我不是嫌弃你的刀法,你的刀法是好的。。。”

“可惜脑袋不是颗好脑袋。”吴道子笑嘻嘻的接话。

“去你的。”鉴真啐了吴道子一句,转头把弯刀推回给陆离,软语道:“你收好了,可别学你师兄。你好不容易躲过他十年荼毒,可别因为我让你被他毁了。”

陆离眨了眨眼。

吴道子摇着头起身回房:“说你没有佛性,没想到连智力都没有,唉,你佛要完。”

鉴真疑惑的看着吴道子的背影,没想明白,回头看陆离:“你师兄到底什么意思?这一晚上我就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陆离特别认真的回看鉴真,看鉴真仍旧一脸茫然,陆离提起刀起身,用那鉴真觉得轻软好听的声音说:“鉴真师兄,晚安。”然后干脆的回房。

“哦,晚安。”鉴真傻傻回了一句。

默默自己呆愣愣想了会,鉴真:“嗯?”


交集


万全玄朗子阙林儿

王少棠

王先生!

王接盘!!

王备胎!!!

王好人!!!!

恭喜备胎小队再获一员!

命运是如此多舛啊


万全玄朗子阙林儿



王少棠

王先生!

王接盘!!

王备胎!!!

王好人!!!!


恭喜备胎小队再获一员!


命运是如此多舛啊


璮青
牵强附会之作,自娱尔。 忆江南...

牵强附会之作,自娱尔。

忆江南(定格)(新韵) 

寒鸦暮,舞雪惹丹青。茗馆倾杯伤志业,画堂挽扣错生平,犹自念多情。 


注:丹青一词应指国画,此处穿凿,代指画家之意。

牵强附会之作,自娱尔。 


 忆江南(定格)(新韵) 

寒鸦暮,舞雪惹丹青。茗馆倾杯伤志业,画堂挽扣错生平,犹自念多情。 


注:丹青一词应指国画,此处穿凿,代指画家之意。

交集
女二那样……少棠宝宝你眼睛也不...

女二那样……

少棠宝宝你眼睛也不好使啊!

恭喜徐氏盲人按摩又添一成员(微笑)

女二那样……

少棠宝宝你眼睛也不好使啊!

恭喜徐氏盲人按摩又添一成员(微笑)

宁雨笙
最近萌了一个奇怪的CP,就是封...

最近萌了一个奇怪的CP,就是封景和王少棠。。。。之前还萌过康凯厉逍还有康凯厉睿。。。完了完了。。。我这三观可肿么办?!??!

最近萌了一个奇怪的CP,就是封景和王少棠。。。。之前还萌过康凯厉逍还有康凯厉睿。。。完了完了。。。我这三观可肿么办?!??!

Ziven_L
王少棠×徐士业&t...

王少棠×徐士业×润生
这个三角感觉还不错😂😂
ps:王先生和士业应该是史上最虐水仙了吧
想想就能哭下来啊

王少棠×徐士业×润生
这个三角感觉还不错😂😂
ps:王先生和士业应该是史上最虐水仙了吧
想想就能哭下来啊

徐风拂海覆杉乔

修了几张王先生的图,低头杀~一笑倾城~需要自取~

修了几张王先生的图,低头杀~一笑倾城~需要自取~

樊哙曰

树根记

于妈越发王先生,我越觉得他真是太苦了。

好在我写(脑补)完了,干脆这次他谁都别遇见了,平安喜乐过他的一生就好。

所以想把他写成润生这个打算也放弃了,润生苦的都让人忘了它是he。

又是一个很困的夜晚。

5
接下来的一个月间,我日日做梦,时而梦到江雪舞执着的去找聂倾城,时而梦到她被关进漆黑的牢房,一转眼又梦到先生去救她,就这样整日
昏昏沉沉的过了不知多久,我又跟着先生来到了江雪舞家。

江雪舞近日来把自己弄得有些形容憔悴,虽少了平时的傲气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王先生,你的恩情我无法倾心报答,但……”她话未说完,便开始扯洋装上的衣带。

我在灯上数着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两件、三件……

先...

于妈越发王先生,我越觉得他真是太苦了。

好在我写(脑补)完了,干脆这次他谁都别遇见了,平安喜乐过他的一生就好。

所以想把他写成润生这个打算也放弃了,润生苦的都让人忘了它是he。

又是一个很困的夜晚。

5
接下来的一个月间,我日日做梦,时而梦到江雪舞执着的去找聂倾城,时而梦到她被关进漆黑的牢房,一转眼又梦到先生去救她,就这样整日
昏昏沉沉的过了不知多久,我又跟着先生来到了江雪舞家。

江雪舞近日来把自己弄得有些形容憔悴,虽少了平时的傲气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王先生,你的恩情我无法倾心报答,但……”她话未说完,便开始扯洋装上的衣带。

我在灯上数着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两件、三件……

先生眉眼间的惊讶也渐渐转为悲伤,终于……

“够了,江小姐!”他拿起地上刚刚被她脱下的衣服,帮她好好的披上,末了还为她系好旁边的衣带。

“我从不指望你的这般报答,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办好。”

江雪舞,你宁可入狱也不委曲求全求那坑害你的人,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回报先生对你的爱?他从未求过你这个人,更从未奢求过你这颗心,他只想你的眼中曾经有过他,就像我只盼先生能记得有过我这么个学生就好。

“雪舞,”我惊讶的看着先生,这还是他第一次当面这么叫她,“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王……”

“要记得,我叫王少棠啊。”

这次我没有跟着先生离开,而是坐在那盏水晶灯上泪流满面。

6
“呀!太爷爷,你看看,这棵榕树抽新芽了!”一个梳着圆髻的小姑娘对院子里的老人大喊,老人便颤巍巍的拄着杖出来看。

“总算是又回来了。”老人摸着树干说。

“哎?这树根上还有字呢!爷爷,这好像写的什么‘王…先生’还有‘叶……’,这两个字我不认识啊……”

“葳蕤,他现在过的很好,你应该放心。”老人没有理小姑娘的话。

这时,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少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林爷爷,我来看你了,”然后一溜烟跑进院子放下手里的茶叶和糕点。

“快过来,你念叨的这棵榕树发新芽了。”

少年一蹦一跳的过来,一点也不似以前的沉稳,一下子扑在树干上,“太好了!以后我就可以在树荫下画画了。爷爷,从明天开始你就教我画画吧!”

第四折   缘

7
我原本是一棵榕树,长在林家后院二十步远的地方,林老先生刚出生的时候我发了第一颗芽,所以林老先生叫林榕。

这些我原是不知道的,直到五十多年以后,王家搬来,将我划进他家宅院,我才开始苏醒。

先生说的没错,万物有灵,只不过需要在特定的时候被激发出来,而激发我树灵的人就是先生。

那时先生还小,他常在下面画画,虽稚气未脱但仍比其它孩子稳重,每日端着个比他脸大上好几圈的颜料盘,一站几个小时,却也不喊累,或许就是他的这份执着,才激发了我醒来。

混沌初开,一切都不是很清晰,但我只盼着能赶快脱离本体,跟这个小小的孩子见一面。

只是我素来贪玩,阿白还总来打扰,所以直到先生十几岁了,我还未有什么进展。

一日,先生没有站在树荫下习作而是端着笔站在树荫外,后来才发现他竟是在画我,我连忙抖擞精神,把每片叶子都舒展开来。

一下午,先生才画好,仔细看去上面还有一行小字,那时我不认得,只默默记住,后来在成衣店里才一字一字将它对了出来:

“院外三春暖,庭庭叶葳蕤。”

之后一段时间,林老先生总是来看我,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他二十五岁之后有场劫难,你想帮他吗?”

灵要化人就会失去以前的记忆,所以榕树枯萎,我即便还记得“叶葳蕤”,却实实在在的忘了先生。

没有先生的前几年里,心里寂寥,总觉得自己在等什么,却又不知到底在等什么。

日子一长我就发现了自己和常人的不同。

我不能走出王家老宅,因为我的根还在这里。

我不用吃饭,因为有阳光就有我的温饱。

我不喜欢冬天,因为我极其畏寒。

我没有一颗心,因为我只是一颗树的树灵。

然而无论怎样,再见,我还是只一眼就爱上了先生。

江雪舞是先生的劫,先生恐怕就是我的劫。

8
那日先生给我送过糕点之后,我的记忆渐渐苏醒,灵到了晚上也可以随处飘荡,所以一到晚上我就跟着先生四处奔波,即使白日昏沉,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最后一日。

“葳蕤小姐,这是你上次说好吃的糕点,我给你带来了。”先生来见我最后一面,然后去赴江雪舞最后一约。

我懂先生,所以我知道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没什么旖旎心思,他爱江雪舞,便只会为她一人倾尽心力,只是除了他死去的亲人,我和他关系最近,若能回来,我俩便是要如亲人般相依为命的。

只是到了晚上,等到的却是那样一个消息。

从此,先生的骨血、先生的音容笑貌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的白雪中;这偌大的天地间也再无一人像他一样温柔的唤我一声:葳蕤小姐。

林老先生总是恰好出现在我身边。

“救他,我不用考虑。”他尽管为他爱的人做想做的事,他的命我来保。

“你要知道自杀的人是入不了轮回的,你救他就要以‘命’抵命。”

“我这灵又不是命,没了也能再回来,不是吗?”

“万物可修灵,可这灵却只能修一次。”

“那……也好,榕树活的长久,这世上总有我陪他就好。”

能看完这四折一楔子的朋友,谢谢你们,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既写不出先生悲情的万分之一,也写不出先生完完整整的好,但你们还是看完了,所以感谢。

樊哙曰

树根记

写到大衣那个场景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首页那个江小姐要大衣的条漫,分分钟要把对话打成:你为什么不给我大衣,你不是爱我吗?

这样的首页我还会再爱一百年。

第二折   知

3
一去几月,先生都如约教我画画,渐渐熟悉起来,先生会时常夸我进步神速,倒是比他小时候强不少。

我突然想到那样一个小小的先生站在树荫下安静画画的样子,或许是那天的习作太难,小小的他竟然一脸倔强。

我偷偷笑着,回他:“我画的好,全凭先生教我。”

而关于江雪舞和他的事,我那时并不知道,只是偶尔听他提起一两句,“这个颜色雪舞似乎很喜欢”、“雪舞和这个景致一定很配”。

我知道,这样看似琐碎无聊的话,才是对一个...

写到大衣那个场景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首页那个江小姐要大衣的条漫,分分钟要把对话打成:你为什么不给我大衣,你不是爱我吗?

这样的首页我还会再爱一百年。

第二折   知

3
一去几月,先生都如约教我画画,渐渐熟悉起来,先生会时常夸我进步神速,倒是比他小时候强不少。

我突然想到那样一个小小的先生站在树荫下安静画画的样子,或许是那天的习作太难,小小的他竟然一脸倔强。

我偷偷笑着,回他:“我画的好,全凭先生教我。”

而关于江雪舞和他的事,我那时并不知道,只是偶尔听他提起一两句,“这个颜色雪舞似乎很喜欢”、“雪舞和这个景致一定很配”。

我知道,这样看似琐碎无聊的话,才是对一个人最深的思念。

十五,我又盼来了先生。

先生这次没有教新的内容,只吩咐我做习作,让我惊讶的是他也在对面支起画架子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画画。

以前来订衣服的小姐、贵妇言语间曾提到先生,说法庭上的他总是言辞犀利,几乎从无敌手,可惜我只能在成衣店的小小天地里,从无机会目睹他的风采。

可现在,这个人举着颜料盘,安静的立在我对面,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画板,虽然眉头微皱,嘴角也没有笑意,但下笔却极快,十分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很好奇他画的是什么。

“好人!好人!”头顶上的鹦鹉阿白突然叫了起来,我心里暗道不好,先生聪慧,不会就这么知道了我的秘密吧。

“你这鹦鹉有趣,为什么叫‘好人’?”

“因为…它饿了!”不知道说这话时,我的脸是不是红的厉害,可我一定不能告诉先生叫“好人”的原因。

我绕过先生拿来了鹦鹉食,正巧看到了先生的画。

画的左边是大片的空白,右边可以看出是夜幕下的江桥,上面穿着白色旗袍的正是江雪舞,她的动作很奇怪,低着头像是靠在谁的身上,一手还有环着的动作,我才明白先生没画的左半边应该是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却不是先生,所以今日先生大概是伤情了吧。

他放下画笔,抬手抚过江雪舞的轮廓,末了,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补左半边。

先生啊,你竟爱她如此,连她爱的人都可以大度容忍。

4
有先生的日子总是过的太快,转眼又是两年。

先生的课已经改为一月一次,要不是我无赖求他,怕是连这一次也没有了。

这天天气很好,我在后院晒太阳,成衣店后面的老宅竟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时不时还有掌声,我想八成是有人过寿。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牡丹亭啊,不好不好。

“云敛晴空,冰轮乍涌;风扫残红,香阶乱拥;离恨千端,闲愁万种。”西厢记?还是不好。

“你今日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故在此听戏?”

“先生!”听到这个声音,我几乎是跳了起来,“今日怎么来了?”

“你院子后面的林老先生七十大寿,我是过来贺寿的,出来醒酒,顺道给你送些糕点,看你平常都不摆什么吃食。”

“我不吃饭的,晒晒太阳就好了!”我懒懒的指了指天上。

先生却笑出声来,“哪有晒太阳就能饱的。”

那些糕点我是真不感兴趣,只拉着先生袖子问我想知道的,“先生怎么会认得我院后的老先生?”

“说来话长,五年前,我家原是住在你这里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院一棵长了几十年的榕树突然就枯死了,父亲觉得不吉利,便搬走了。”

“哦,原来先生和老先生是邻居。”

“是啊,被你说的像绕口令似的,”他捻起石桌上我刚才随手画的图样,“葳蕤小姐似乎偏爱草木的花纹,而且这个纹路我似乎在那棵榕树上见过。”

“啊?那棵榕树?”

“嗯,小时候常在下面画画,说来奇怪,我每次画画时它的树荫总能帮我挡住阳光,所以我素来喜欢在榕树下习作,或许万物都有它自己的灵吧。”先生说这话时,正好站在夕阳余晖里,言语间的情绪流转也不及他眼中的万分之一,恰好院外飘飘荡荡传来一句唱词:
“风流都在他身上,添分毫便不停当。”

这词,恐怕用在先生身上便是再恰当不过了。

“出来的久了,我也该回去看看雪舞了,今天她可没少喝酒。”

我就知道,先生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高兴。

“你要不和我一起去拜访一下林老先生?”

“不必了,我只是个小老板,也不会说什么话,就留下来吃先生给的糕吧!”我举着那包糕点晃了晃。

“好,那你觉得哪个好吃,下次上课还给你带。”

我看着先生的背影消失在最后一抹余晖中,还是没有回头,伸出手去向那个方向探去,仿佛还有先生的温度。

“先生!先生!”阿白又开始在头顶聒噪。

“上次你把我说的话说给先生,我还没打你呢!你还来,看我不打你!”我追着阿白在院子里跑,累了,便又回到石桌前摆弄糕点。

“阿白,你看,上次我就和你说先生是个好人,他来看别人,还顺路给我带糕点,我也不过是给他母亲做过几身衣服而已,你说如果他知道我的心思,会不会就再也不来了?”

阿白完全没有听我的话,倒是用爪子给糕点外面的牛皮纸刨了个洞,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馋鬼,这是先生给我的!不过你尝了也好,告诉我哪个好吃,我好回先生话。”我拍了拍它的头,哼着《玉镜台》的那两句词进屋去了。

第三折   变

4
我向来睡得早,一般天黑以后一个时辰,肯定是见不到我醒着的。

自从先生上次来了以后,我的梦多了起来,倒是想起了不少前尘往事。

今日感觉又与前几日不同,整个人飘飘荡荡的,不知自己在往哪里去,恍惚间看见了先生急匆匆的背影,我才晓得自己许是做梦了。

有先生的梦,自然做得。

我从未见过如此急切的先生,幸亏是飘在他身后,我才跟得上他,然后就看他在一户别墅的偏门停下,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放他进去。

我心下疑问,继续跟着,随先生进去,果然我看到了江雪舞,她坐在地上没有穿鞋,上身伏在沙发上,一手还端着酒杯,周围散落着几个已经空掉了的酒瓶。

我跃到水晶灯上听他们说话。

“王先生,小姐今日回来就不高兴,我也不敢问,提明少爷她脸色更不好,我还不敢告诉老爷,所以…只好把您找来,您劝劝她,谢谢,谢谢先生了。”小丫鬟说这话时急的满脸通红。

“好,你放心,你去外面看着,别让江老爷进来,我来劝江小姐。”他对着小丫鬟,眼中满是安慰,小丫鬟看他神情坚定,抹了抹眼泪,出去了。

看到她出去,先生便赶快俯下身来看江雪舞,不同于刚才,他现在的眼神中满是心疼,修长的手轻轻的伸到她的脸颊旁,待要抚上,却又慢慢缩回,可江雪舞却醒了。

“明夏?你来了?”她还是酒醉,却一下子扑到先生怀里。

先生的背僵了僵,没有回手环住她,只是轻轻的拍她的后背,“江小姐?江小姐?你醉了…”

“我没有!”她猛的站起来,杯子里的酒洒出来,她差点滑倒,先生赶紧扶住,她便又到了他怀里。

“是你疯了,你明知道聂倾城是什么,你却还喜欢她,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她抬头直盯着先生的脸,眼神凄然,连我都心下不忍。

“雪舞,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先生啊先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当面叫她一声雪舞,你才会当面表露自己的心迹。

江雪舞听到这话,眼神一下子明亮起来,先生的却更暗淡了下去,因为我们都知道,她“听”到的根本不是先生的告白。

她闭上眼,似乎脸上还有红晕,慢慢凑近先生的脸,先生先是怔了怔,却还是闭上了眼睛,可那一刻我却看到了其中的绝望。

即使是毒药,先生怕也是在所不辞吧。

但就在江雪舞马上要吻到先生的时候,先生突然一偏头,避开了她。

江雪舞也立刻睁开了眼睛,我知道这次她酒醒了。
她不着痕迹的推开先生,饮了口酒,“今日多谢王先生了,我酒醉头疼,这就去睡了。”

“好,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江小姐照顾好自己。”先生转身欲走。

“今晚的事权当没有发生过。”江雪舞又恢复了她的骄傲。

先生背影晃了一晃,我刚想跳下去扶住先生,他却叶立即恢复正常,“那也请江小姐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和来时一样,去时先生依旧匆匆,只是这时的他仿若没有灵魂的木偶。夜里寒凉,他的大衣上似乎都凝了一层霜。

先生的心里也是一层冰霜吧。

太困了,错字漏字请见谅﹋o﹋

樊哙曰

碎碎念6.23

这几天觉得王先生这个人设虽然苦情,但是很有滋味,所以总想把那天的段子圆成个故事。

今天剪头发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事,越想越入神,后来灵光一现,突然觉得那个爱慕先生的女子可能是个民国烫头师傅,然后……给先生烫了个雪姨头。

我觉得理发师一定觉得剪着剪着头发突然就笑了的我是个神经病。

这几天觉得王先生这个人设虽然苦情,但是很有滋味,所以总想把那天的段子圆成个故事。

今天剪头发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事,越想越入神,后来灵光一现,突然觉得那个爱慕先生的女子可能是个民国烫头师傅,然后……给先生烫了个雪姨头。

我觉得理发师一定觉得剪着剪着头发突然就笑了的我是个神经病。

樊哙曰

碎碎念6.21——王先生

以下,就可以把“我”脑补成你自己,毕竟王先生让人见之忘俗。

“先生…”后半句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我没资格要求他做什么。

“不要担心,我再去为雪舞做最后一件事。” 他对我笑笑,然后拎起手边的篮子就走。他的笑,他的背影,我都赶快记在心里,或许这便是此生最后一次了。

走到门口,厚重的门帘被他掀起,雪花随风灌了进来,他却忽然停住。

“哦,还有,等我回来以后,你就叫我少棠吧。”

以下,就可以把“我”脑补成你自己,毕竟王先生让人见之忘俗。

“先生…”后半句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我没资格要求他做什么。

“不要担心,我再去为雪舞做最后一件事。” 他对我笑笑,然后拎起手边的篮子就走。他的笑,他的背影,我都赶快记在心里,或许这便是此生最后一次了。

走到门口,厚重的门帘被他掀起,雪花随风灌了进来,他却忽然停住。

“哦,还有,等我回来以后,你就叫我少棠吧。”

Monastic、

王少棠,本来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

穿长衫画水墨,穿西装就画油画,

可偏偏,听了家里安排,放下了画笔,做起了律师。

不少同行扼腕,画迷叹息。

所谓相由心生,画如其人,他也有副好皮相。

他这一生,都听着家里的安排过,唯独一件事,一个人,他从来都是按着自己的心意。

他爱着一位小姐,只简简单单的守护和爱慕,那位小姐冷艳骄傲,他也晓得自己应该保持的距离。

无非就是那位小姐过得好,他就远一些只看着,小姐有难了,他就适时出现,给予帮助。

有一次,那位小姐惹了事入了狱,他也想尽办法帮她逃出来,他是个律师,明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可他仍义无反顾地做了,因为自己一直爱着的这个女子希望这样。

第一次,他举了枪,扣了扳机,有人死在他的手下...

王少棠,本来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



穿长衫画水墨,穿西装就画油画,



可偏偏,听了家里安排,放下了画笔,做起了律师。



不少同行扼腕,画迷叹息。



所谓相由心生,画如其人,他也有副好皮相。



他这一生,都听着家里的安排过,唯独一件事,一个人,他从来都是按着自己的心意。



他爱着一位小姐,只简简单单的守护和爱慕,那位小姐冷艳骄傲,他也晓得自己应该保持的距离。



无非就是那位小姐过得好,他就远一些只看着,小姐有难了,他就适时出现,给予帮助。



有一次,那位小姐惹了事入了狱,他也想尽办法帮她逃出来,他是个律师,明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可他仍义无反顾地做了,因为自己一直爱着的这个女子希望这样。



第一次,他举了枪,扣了扳机,有人死在他的手下,浑身是血地躺倒在雪地里。



可他的眼神没有一点点怜悯,充满了杀机。



本来精贵的右手,在漫天飞舞的雪花里冻得红肿,虎口在板机扣动的刹那被崩裂开,他开了很多枪,杀了很多人,可他终于是救出了小姐了




有做医生的密友来给他治伤上药,看着他的手直摇头,



你这手,以后要是拿不了画笔了可怎办。



王少棠摇摇头,



手,不拿来做想做的事,就不值钱。



如法炮制的,为了护那位小姐周全,



他在码头用自己这双手,拉了炸弹的引信。



他觉得他这一生总归是过得值得。



他一辈子都没为自己活着,他为了家族活,为了父母活。



他终于为了某些人,做了某些事。



他死后,那位小姐去了他的葬礼,



小姐带来一束白橙花,放在他碑前。



后来小姐偶尔会和别人提起他,提起时眼里会泛些泪花,



“王先生,是位对我有恩的人。”



她称他王先生,



是因为连他的全名都想不起。



后来小姐连“王先生”三个字也不提了,



人生太长,她活着活着,



就忘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