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尔德

41422浏览    1128参与
无法决定我叫什么
自深深处的原文还是很美丽的 能...

自深深处的原文还是很美丽的 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作者遇上这种事是悲剧。或者说 也正因为他性格中存在这些不知道该说是高贵还是软弱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所以才能写出这种作品 虽然这也是他的悲剧的来源 王尔德 虽然我一开始觉得他和波西就是两个烂人 但我现在开始喜欢他了

自深深处的原文还是很美丽的 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作者遇上这种事是悲剧。或者说 也正因为他性格中存在这些不知道该说是高贵还是软弱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所以才能写出这种作品 虽然这也是他的悲剧的来源 王尔德 虽然我一开始觉得他和波西就是两个烂人 但我现在开始喜欢他了

饭团子
王尔德写的故事不太像童话啊,一...

王尔德写的故事不太像童话啊,一口糖十口刀的,就让小燕子和王子一起留在上帝的乐园叭

王尔德写的故事不太像童话啊,一口糖十口刀的,就让小燕子和王子一起留在上帝的乐园叭

我好菜啊

流夜04

        困是真的困,睡不着也是真的睡不着,事实证明身体疲倦和精神活跃并不冲突。

        李商隐躺在床上翻了五个来回,终于放弃挣扎,直面内心的纠结。

        他生于晚唐,一个纸醉金迷后的拖尾时代,官场腐败,社会病态,处处不得志,一生襟袍未曾开。他结过婚,只是妻子母家与他所处阵营不同,夫妻俩虽有情义,却也只能相敬如宾。即使得白居易赏识...

        困是真的困,睡不着也是真的睡不着,事实证明身体疲倦和精神活跃并不冲突。

        李商隐躺在床上翻了五个来回,终于放弃挣扎,直面内心的纠结。

        他生于晚唐,一个纸醉金迷后的拖尾时代,官场腐败,社会病态,处处不得志,一生襟袍未曾开。他结过婚,只是妻子母家与他所处阵营不同,夫妻俩虽有情义,却也只能相敬如宾。即使得白居易赏识,与令狐楚知遇,依然虚负凌云万丈才。

        在后世,有人同情他,有人欣赏他的诗,有人发掘他的独一无二,可,能真正看透他笔下的所谓情诗,读懂他的人,少之又少。而既能读懂他,又能和他深入交流的,就没有了。上次他托梦给一位“知音”,愣是把那个小才子吓疯了。

        在这里,他相信往昔的那些挚友一定也在,他也试图寻找过,可惜人才的分布似乎没有任何规律,空间好像还会扭曲和瞬移,终是人海茫茫,再难擦肩。

        王尔德……他默默念着这位新室友的名字,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而对门的王尔德,倒是没这么容易失眠,毕竟适应了监狱那么恶劣的环境,沾枕就睡着了。

        只是久违的做了个梦。

        梦里的他站在天堂的通道上做生命形态定格的选择,眼前掠过一生中的时刻——年少的懵懂、青年的得志、临近中年的不幸和最后的一切尽失。

        他想了想,没有选择人生中最快乐最得意的青年时光,而是毫不犹豫的朝将近中年选去。

        一股力量阻止了他。

        “你确定吗?一旦选择将无法更改哦。”奇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他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那股力量消失,他如愿得偿地变成了最终的模样……

无用良品
我喜欢自言自语,因为这样节约时...

我喜欢自言自语,因为这样节约时间,而且不会有人跟我争论。

—— 王尔德《了不起的火箭》

我喜欢自言自语,因为这样节约时间,而且不会有人跟我争论。

—— 王尔德《了不起的火箭》

芥菜种
春天给人的印象,永远是花好像躲...

春天给人的印象,永远是花好像躲在了什么地方,又怕大人找他们不着,烦了,不找了,赶紧冒出来跑到太阳底下;而一个小孩子的生活,简直就像个四月天,又是阳光又是雨地洒在水仙花上。


        《自深深处》王尔德

春天给人的印象,永远是花好像躲在了什么地方,又怕大人找他们不着,烦了,不找了,赶紧冒出来跑到太阳底下;而一个小孩子的生活,简直就像个四月天,又是阳光又是雨地洒在水仙花上。



        《自深深处》王尔德

LIAR

“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羣山如龙骧
大大大大大大宝藏书!真的值得细...

大大大大大大宝藏书!真的值得细细添加西方list!!!!!!来个第二弹!!!!!!虽然说奥威尔的作品那里太扯了!!!但是作者自己也写了就是扯的!!!!!!!

这个同道中人作者还认领了莎士比亚也是同道中人!然后也有反对的声音 认为莎士比亚是异性恋 不要拉莎士比亚下水!

盯着英文看有华点 因为太新了不敢贴

纪德 对种子不死的法国纪德

在阿尔及尔看到了 王尔德和波西 王尔德问纪德 这个小男孩不错吧 他是波西哒 纪德:你不要带坏我-0-

还说了以下 看着他俩的背景 觉得是互相纠缠难解...

大大大大大大宝藏书!真的值得细细添加西方list!!!!!!来个第二弹!!!!!!虽然说奥威尔的作品那里太扯了!!!但是作者自己也写了就是扯的!!!!!!!

这个同道中人作者还认领了莎士比亚也是同道中人!然后也有反对的声音 认为莎士比亚是异性恋 不要拉莎士比亚下水!

盯着英文看有华点 因为太新了不敢贴

纪德 对种子不死的法国纪德

在阿尔及尔看到了 王尔德和波西 王尔德问纪德 这个小男孩不错吧 他是波西哒 纪德:你不要带坏我-0-

还说了以下 看着他俩的背景 觉得是互相纠缠难解难分的一对 还觉得王尔德是蛮伟大的 但是得避着一下下 虽然但是。。还觉得波西的确超级魅力

文学大师发糖文学大师

(就是之前我也发过的八卦 纪德文集日记卷里也有 这本新书说得很透)

作者托宾也是著作等身的爱尔兰人 给推荐的也是著作等身的爱尔兰人 希望这本🈶️电子版

人民文学出版社认证

我好菜啊

流夜03

        李商隐在外逗留到晨光熹微才踟蹰踏进家门,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正坐在沙发上,捧着本书在看。

        ——李商隐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的诗集。

        “流莺漂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男人抬起头望住他,口中缓缓念出一句诗,逆着纯白的晨光看不清脸,有如神祇。...


        李商隐在外逗留到晨光熹微才踟蹰踏进家门,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正坐在沙发上,捧着本书在看。

        ——李商隐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的诗集。

        “流莺漂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男人抬起头望住他,口中缓缓念出一句诗,逆着纯白的晨光看不清脸,有如神祇。

        这里确实是神祇。

        虽然用英文特有的语调读出来,再转换到他耳朵里,听起来怪怪的。

        “在你的诗集,莺的身影时常出现。你很喜欢莺?”男人虚指身侧的位置,示意李商隐坐下聊聊。 

        “流莺意味着东飘西荡无处可栖,我若喜欢它,为何要为它赋予如此悲切的意义。”李商隐缓缓走过去。

        王尔德看着瘦高的身影在身旁坐下,一眼看过去薄薄的一层,说出不可细思的话,实在让人心疼,“心之所栖,身之所栖。即使把心脏贴在玫瑰花刺上歌唱,用鲜血浇灌出别人的奇迹,也是对自己生命的实现。”

       “这个故事我读过,您笔下的《夜莺》很感人。可……巧啭岂能无本意,只是无人懂罢了。”凑近了,李商隐闻到了王尔德身上浓郁的咖啡味。看来是整晚没睡,读书去了。

        王尔德不想思考为什么李商隐读过自己的作品,内心的情感无可抑制地让他想要喊出一个词:我懂。

        你是流莺,我是夜莺,夜莺就是你,流莺也是我。

        可他终归是抑制住了。对一个还算陌生人的室友,上来就妄自轻浮,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印象。

     “梦里有时终须有,梦里无时莫强求……会有人读懂你的。我是你的新室友,王尔德,日后请多关照。”他伸出手,只是礼貌性的一握,就将李商隐从不胜寒的高处拉到地面上。或许是二人同时到达四下无人的高处也不好说。

        “李商隐。”……好像哪里不太对,但他现在很困,很想立刻钻进被窝里不理世事,于是松开手后微微点头致歉“有机会再深入认识。”

下岭
「有一天,他失踪了还几个钟头,...

「有一天,他失踪了还几个钟头,经过长久搜寻,才发现他在宫内北方小塔的屋子里,犹如丢了魂似的,呆看着一尊由希腊宝石镶成的爱多尼斯雕像。据传闻,当时他把嘴唇紧压在这尊雕像的眉毛上。」

——《少年国王》

「有一天,他失踪了还几个钟头,经过长久搜寻,才发现他在宫内北方小塔的屋子里,犹如丢了魂似的,呆看着一尊由希腊宝石镶成的爱多尼斯雕像。据传闻,当时他把嘴唇紧压在这尊雕像的眉毛上。」

——《少年国王》

Сладкий чай

群宣重发

p2是一些详细介绍,劳烦认真阅读!

抱歉占那么多作家tag 因为实在太冷了不知道怎么打
大家吼 来康康欧美文学养老院嘛 

打了tag的是本名作家

群里姐妹们都超好说话超可爱 文笔也好
沙雕欢脱放飞自我文采斐然直抵人心,可沙雕可严肃探讨
平时可以聊聊欧美作家吃吃文圈的瓜,自由安利喜欢的书啥的,还有各种活动团建。
群里还有几个虚拟欧美作家欢迎调戏 也可以偶尔皮自己喜欢的作家
新来的别客气大可以把自己当群主

可以闲聊 不要过多就行

 婉拒文野粉惹 不过如果您是真心喜欢欧美作家(三次)而非动漫设的话欢迎

门牌号1077088798...

群宣重发

p2是一些详细介绍,劳烦认真阅读!

抱歉占那么多作家tag 因为实在太冷了不知道怎么打
大家吼 来康康欧美文学养老院嘛 

打了tag的是本名作家

群里姐妹们都超好说话超可爱 文笔也好
沙雕欢脱放飞自我文采斐然直抵人心,可沙雕可严肃探讨
平时可以聊聊欧美作家吃吃文圈的瓜,自由安利喜欢的书啥的,还有各种活动团建。
群里还有几个虚拟欧美作家欢迎调戏 也可以偶尔皮自己喜欢的作家
新来的别客气大可以把自己当群主

可以闲聊 不要过多就行

 婉拒文野粉惹 不过如果您是真心喜欢欧美作家(三次)而非动漫设的话欢迎

门牌号1077088798,也可直接扫二维码入群

咫尺西山

浪漫故事已经死了,死翘翘了

“当我活着并且有一颗人心的时候,”雕像答道,“我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因为我住在无忧宫里,那里面忧愁是进不去的。白天我和同伴们在花园里玩耍,晚上我在大殿里领舞。花园周边围着一道巍峨的高墙,我却从没有想到要问一问,墙外是怎样的一个天地,我眼前的一切都那么地美。大臣们叫我快乐王子,我确实很快乐,如果高兴就是幸福的话。我就这样活着,这样死去。我死了,他们就把我放在这儿,这么高,我的城里的一切丑恶和苦难都收进了我的眼底。虽然我的心是铅做的,我也忍不住只能哭出来。”


“任何地方,你爱它,它便是你的世界,”一只沉思的凯瑟琳转轮焰火大声说道,她早年曾经爱恋过一个旧松木匣子,常常以她的心碎自夸,“但是如今爱...

“当我活着并且有一颗人心的时候,”雕像答道,“我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因为我住在无忧宫里,那里面忧愁是进不去的。白天我和同伴们在花园里玩耍,晚上我在大殿里领舞。花园周边围着一道巍峨的高墙,我却从没有想到要问一问,墙外是怎样的一个天地,我眼前的一切都那么地美。大臣们叫我快乐王子,我确实很快乐,如果高兴就是幸福的话。我就这样活着,这样死去。我死了,他们就把我放在这儿,这么高,我的城里的一切丑恶和苦难都收进了我的眼底。虽然我的心是铅做的,我也忍不住只能哭出来。”


“任何地方,你爱它,它便是你的世界,”一只沉思的凯瑟琳转轮焰火大声说道,她早年曾经爱恋过一个旧松木匣子,常常以她的心碎自夸,“但是如今爱已经不时髦,它已经被诗人杀死了。他们的诗里写了那么多爱情,人们就不相信它了,这一点我毫不惊讶。真正的爱是受苦,并且是无言的。我记得自己曾经——不过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浪漫故事已经成为过去。”


因为我这件袍子,是苍白的痛苦之手,在悲惨的织机上织成的。红宝石的心里是鲜血,珍珠的心里是死亡。


蜥蜴天生极有哲学头脑,如果没有别的事可做,或者在天气不好,老下雨没法出门的时候,他们往往一起坐着思考,一个钟点又一个钟点。


但是宫廷内侍神情很严肃,他跪在小矮人身旁,把手放到他的心脏部位。过了一会儿,他耸耸肩,站起来,深深地向公主鞠了一躬。他说—— 

“Mi bella Princesa,你这个有趣的小矮人永远不会再跳舞了。很可惜,他这么丑,本来也许是可以让国王露出笑颜的。” 

“可为什么他不会再跳舞了呢?”公主笑着问。 

“因为他的心碎了,”宫廷内侍答道。



于是她按照他的要求许了个诺,并且用海族的誓言起了誓。他松开胳膊,她就带着一种奇特的恐惧,沉到水里去了。 

每天黄昏,青年渔夫出海去;他召唤美人鱼,她就升上水面,为他唱歌。海豚们围绕着她游来游去,野鸥鸟们在她头顶上空盘旋。

她唱的那支歌很奇妙,因为她的歌里有海族:他们把牲畜从一个山洞赶到另一个山洞,把小牛犊扛在肩上。还有特赖登:他们有长长的绿胡须、毛茸茸的胸脯,国王经过的时候他们会吹响螺旋形的海螺。还有国王的王宫:它完全是琥珀的,屋顶是清澈透明的翡翠,地面上铺砌的是明亮的珍珠。还有海底花园:园子里,带透明花纹的珊瑚大扇整天在摇晃着,鱼儿像银色的鸟一样窜来窜去,海葵紧紧地依附在石头上,海石竹雨后春笋般地在呈现纹痕的黄沙上生长。她唱从北方海洋来的大鲸鱼,它们的鳍上挂着尖利的冰棱;她唱塞壬,那些海妖的歌声太美妙了,商人们不得不用蜡封住耳朵,以免听到她们唱的故事,跳到海里淹死。她唱那些有高高的桅杆的沉船,冻僵的水手们紧紧地抱着帆缆,鲭鱼穿过敞开的舷窗游进游出。她唱伟大的旅行家小藤壶,它们附着在船的龙骨上,不断地周游世界。她唱住在悬崖边的乌贼鱼,它们伸着长长的黑色触须,能够随意制造黑夜。她唱鹦鹉螺,它们有自己的用蛋白石刻出来的小船,扬着一面丝绸的小帆行驶。她唱那些快乐的男性人鱼,他们弹奏着竖琴,能够把大海怪催眠。她唱一些小孩子,他们能抓住滑溜的海豚,欢笑着骑在它们的背上。她唱美人鱼,她们躺在白色的泡沫里,向水手们伸出臂膀。她还唱海狮和它们那弯弯的长牙,海马和它们那飘动的鬃毛。


神父告诉我魂灵值得上世间所有的黄金,商人们却说它不值一个破损的银币。


它反映出天堂和尘世的一切事物,只除开看镜子的人的脸。它不反映看镜子的人的脸,那样,看镜子的就有可能是聪明人。有许多别的镜子,但它们都只是观点之镜。只有这一面才是智慧之镜。拥有这镜子的人,知晓万事万物,没有一件事物瞒得过他们。拥有这镜子的人,没有智慧是他们不具备的。因此它就是神,我们崇拜它


大海越逼越近,想用浪涛盖住他;他明白,最后的时辰正在临近,便用他那疯狂的嘴唇吻了美人鱼的冰凉的嘴唇,他的心就破裂了。他的心因为充满了爱而破裂,魂灵就找到了一个入口进了他的心;于是又像从前一样,他的魂灵和他成了一体。大海用浪涛盖住了青年渔夫。 

早晨,神父前去祝福大海,因为它一直在骚动着。修道士,乐师,持蜡烛的,摇香炉的,还有一大群人,跟着他一块儿去。神父到达海岸上时,看见青年渔夫被海浪淹死了,躺在那儿,臂弯中紧紧地抱着小美人鱼的尸体。



于是他统治了这个矗立在河边的城,成了它的王。他向所有的人显示公正和仁爱,将邪恶的魔术师驱逐出城,给樵夫和他的妻子送去了丰厚的礼物,并赐给他们的子女很高的荣宠。他授民以爱、慈爱和仁爱,不允许任何人残忍地对待鸟兽。他给穷人以面包,给赤身者以衣履,境内的人民过着和平富足的日子。 

但是他并没有统治很久。他受过的苦太大,他经历的磨炼和煎熬太严酷,三年后他就死了。他的继位者是一个很坏的国王。


门农为古希腊神话中的埃塞俄比亚人之王,在特洛伊战争中为希腊最伟大的英雄阿基里斯所杀,死后主神宙斯赐其永生。此处指的是古埃及底比斯附近一座巨大的石像,每天日出时发出竖琴声,公元170年经罗马皇帝修复后不再发声。




夷陵俏老祖的无上陈情🐳

《自深深处》 【英】奥斯卡·王尔德

《自深深处》 【英】奥斯卡·王尔德

卓尔柯夫

【关于那篇评论比亚兹莱的文章】

本来我也不想说单独说了,结果我在自己文章下面的评论不知为何没了,那干脆发条po吧。之前那个写比亚兹莱的人又把后来除了我之外的两个人提出异议的评论给删了。这就真的很绝了。我的长评删掉就罢了,别的短评也删吗?这就是说错了就丝毫不能指正吗?不敢认错吗?就算是不想认错,错误这样多的文章删掉就好,你留在那里不是误导大众吗?历史的严谨是最不可侵犯的,可以说是历史文章尊严之所在。那么你的尊严何在?

顺便既然如此,不如更绝一点。
[图片]作者所给的图片中,第四张插画根本不是《莎乐美》的插图,而是《亚瑟王之死》的插图“特里斯特拉姆饮爱情之酒”。

连图都给错了,难道不是误导大众?

文章中那么多错误,而且已经不...

本来我也不想说单独说了,结果我在自己文章下面的评论不知为何没了,那干脆发条po吧。之前那个写比亚兹莱的人又把后来除了我之外的两个人提出异议的评论给删了。这就真的很绝了。我的长评删掉就罢了,别的短评也删吗?这就是说错了就丝毫不能指正吗?不敢认错吗?就算是不想认错,错误这样多的文章删掉就好,你留在那里不是误导大众吗?历史的严谨是最不可侵犯的,可以说是历史文章尊严之所在。那么你的尊严何在?

顺便既然如此,不如更绝一点。
作者所给的图片中,第四张插画根本不是《莎乐美》的插图,而是《亚瑟王之死》的插图“特里斯特拉姆饮爱情之酒”。

连图都给错了,难道不是误导大众?

文章中那么多错误,而且已经不是错误了,就是捏造史实,这不是误导大众?何以对于历史和大众科普如此不负责任?

我本身也不想做这么绝。你逼我的。起码要为历史负责。因为被拉黑不能@的缘故,我就附上图好了。

人在做天在看。最后送给你一句话“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让大众评论或许是公正的。

之前的错误的论述 事情的原委 


LIAR

To Wilde

The decadent aesthete who tears between disenchantment and illusion morbidly immerses in beauty that is ephemeral.

The decadent aesthete who tears between disenchantment and illusion morbidly immerses in beauty that is ephemeral.

卓尔柯夫

原文链接 这个是文章本身。这个是事情原委 。这个是后续 ,他把其他人的评论也删了。既然您容不得评论,那我就在这里分析您的错误好了。原文的部分我也截出来了。

-

1.您一直说浪漫主义,可是比亚兹莱与浪漫主义相差甚远,为新艺术运动所属,这是艺术史上的范畴,而审美方面比亚兹莱也说颓废美学(唯美主义)的代表,而王尔德也并非属于浪漫主义,此时文学与艺术上的浪漫主义思潮都以结束,何以说是浪漫主义?这是您的立论观点之一。立论观点以错,写的再好都是胡话。


2.比亚兹莱在六七岁时确诊肺结核,可以说是必定早亡,在他的插画遗稿中可以明显看出。根本不是因为夜校。您出...

原文链接 这个是文章本身。这个是事情原委 。这个是后续 ,他把其他人的评论也删了。既然您容不得评论,那我就在这里分析您的错误好了。原文的部分我也截出来了。

-

1.您一直说浪漫主义,可是比亚兹莱与浪漫主义相差甚远,为新艺术运动所属,这是艺术史上的范畴,而审美方面比亚兹莱也说颓废美学(唯美主义)的代表,而王尔德也并非属于浪漫主义,此时文学与艺术上的浪漫主义思潮都以结束,何以说是浪漫主义?这是您的立论观点之一。立论观点以错,写的再好都是胡话。

 

2.比亚兹莱在六七岁时确诊肺结核,可以说是必定早亡,在他的插画遗稿中可以明显看出。根本不是因为夜校。您出此言,着实可笑,不知何据?

 

3.王尔德配不上比亚兹莱,您的笑话实在是不负责任到令人愤怒。而且您说王尔德审美不如罗比,还是远不及,真是叫人笑掉大牙。就《莎乐美》本书而言,两者相辅相成,互相增彩,必不可少。就两人而言,同为颓废美学的代表,一个文学一个绘画,您要如此言之,真是让人可笑。而且王尔德的艺术也不只是浮华的,在出狱后文笔趋于朴实,恐怕您真的连他的基本生平与艺术路线都没搞懂吧?您看过传记电影,传记电影能做立论根据,您这是不要艺术了还是不要历史了?而且比亚兹莱本身也是追求华丽,否则怎为颓废美学,那么您对于比亚兹莱的艺术又如何理解呢?夸赞比亚兹莱的才华不必要贬低王尔德的文学。您这是侮辱了比亚兹莱和王尔德本人。

4.比亚兹莱根本就不是罗比推荐给王尔德的,这是捏造事实。比亚兹莱被《莎乐美》的文章打动,于是做《约翰,我吻了你,吻了你的嘴唇》,并发表在美术杂志《画室》上,而且一跃成名。编辑十分欣赏,于是请比亚兹莱做插画。您那美妙的故事根本是无稽之谈。而且什么在法国出版时用了比亚兹莱的插画,这也是错的。插画是英文版出版时所用,何以在法国?您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这也是您文章的立论点之一,然而又错了。

5.在死前与王尔德,罗比见面,这又是一个捏造事实。王尔德97年5月获释,比亚兹莱98年3月16日去世,他死前最后的一封信2月27日,并连续提到自己不能出门,何以与王尔德和罗比见面?如果您有史料,也请拿出来证明自己没错。而《王尔德传》里也未曾记载过,只是提到“王尔德自己遭遇了不详的日子。首先是比亚兹莱,1898年3月16日,二十五岁的比亚兹莱去世了。王尔德感到震惊,他给史密瑟斯说,“事实是骇人和悲惨的,一个人竟然会在如此如花一样的年纪死去,他让生活变得更加恐怖。””而在此也可见王尔德对于比亚兹莱艺术的认可。

6.王尔德对于比亚兹莱插画的态度。您说他不能理解纯属无稽之谈,拿这个说他艺术造诣不深更是可笑。王尔德之所以不喜欢是因为插画与文章内容关系不大,里面还有讽刺王尔德的部分,王尔德不悦乃人之常情。但是他是十分认可比亚兹莱的画的,从他担忧的言论就可知:“我担心他的插画让我的文章变成插画的插画。”,而且他也十分欣赏比亚兹莱。您说他理解不了,是很可笑。

故就捏造的史实而言,一比亚兹莱不是罗比给王尔德推荐的,二比亚兹莱在死前从未与王尔德和罗比见面,连都能捏造还写的如此生动,实在令人佩服。毫无作为作者的尊严所在。

-

总而言之这篇文章完全是一篇充满史实捏造与个人幻想的文章,如果您有史料出处,那么大可拿出来反驳。对史实如此不负责任,而且不容许异议,这样的人不配写历史评论与文章。

-

本来是一篇纠错的文章,不必如此正式,不过在这里我就附上我的参考文献,大可找来看看。

1.《比亚兹莱插画遗稿》,张恒译,金城出版社

2.《比亚兹莱的异色世界》,吴興文著,《读库》出品

3.《奥斯卡·王尔德传》,理查德·艾尔曼著,萧易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4.《加德纳艺术通史》,克里斯汀·J·马米亚等编著,李建群等译,湖南美术出版社

-

这些书都是我原来就看过的书,感谢这件事给我一个复习的机会。原本我的介绍是“为政治所摆弄是为史家之耻”,那我觉得现在应该加上一句“捏造史实者不配写历史”好了。


 

 

卓尔柯夫

很好。今天我实在是消不下这个气,连做饭都在想,干脆先不做了,我来挂个人。这个是后续 

今天我在小号上看到一个关注的老师推荐的一篇关于比亚兹莱的文章,原本非常高兴,然而点进去一看,错误连篇,基本概念都一塌糊涂,于是我很认真的写了一篇长评,并且是在翻过文学资料确凿之后才写的,然后就发给了作者。如果了解我的人会知道,我是一个在学术上十分洁癖的人,更何况是关于艺术史。我写了什么我也截出来了,大家可以一看,我只是指明错误,如此而已,并无恶意。然而这个作者接着就将我删评论并且拉黑了,以至于后面我打的那句“抱歉我写了这样的长评,并无恶意。”都没发过去就拉黑了。我本身就对于学术上的乱写胡写非常愤怒...

很好。今天我实在是消不下这个气,连做饭都在想,干脆先不做了,我来挂个人。这个是后续 

今天我在小号上看到一个关注的老师推荐的一篇关于比亚兹莱的文章,原本非常高兴,然而点进去一看,错误连篇,基本概念都一塌糊涂,于是我很认真的写了一篇长评,并且是在翻过文学资料确凿之后才写的,然后就发给了作者。如果了解我的人会知道,我是一个在学术上十分洁癖的人,更何况是关于艺术史。我写了什么我也截出来了,大家可以一看,我只是指明错误,如此而已,并无恶意。然而这个作者接着就将我删评论并且拉黑了,以至于后面我打的那句“抱歉我写了这样的长评,并无恶意。”都没发过去就拉黑了。我本身就对于学术上的乱写胡写非常愤怒,就用大号联系这位作者。结果他给我了如此答复,大家可见,然后将我拉黑了。于是我也无法联系此人了。可以说我本身很愤怒,但是没有到要挂到lof的程度,如此我也不得不挂了。

既然自己做了历史的科普文章,那就应该尊重基本史实,好好考究来写,若不愿意,大可自己写小说就好,何必去写这种对于历史毫无尊重的文章?这么高的热度,您也是有1400多fo的人了,自己还有科普bot,这样您的人应该能够对于自己的文章负责的了,如果不能容忍纠错,那么就让自己严谨,或者还不如不写。戏说不是胡说。您这样的人,不配写比亚兹莱的文章,也不配对于王尔德评头论足。

这是事件本身,文章 这个是我关于文章本身的纠错。大家可以一看。不要被误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