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戎

1614浏览    69参与
愛唄

历史非本命15题

快速抄袭下花和沉(。

不想写本命,拎出本命的小伙伴

王戎&王珣


1:当年和现在


琅邪与建康。山阳与洛阳。

堂前燕别家去,吕虔刀无处寻。

我今洗墨江海,借他一杯消愁。


2:我梦见


阿瓜的梦是神笔马良,阿戎的梦是李子甜香。

而我的梦是无有爱豆模样(。


3:一张照片


不算女性向同人,只有画风各异但同样氢气的画像。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的阿戎尤其搞笑。


4:“事实应该不是这样的”...

快速抄袭下花和沉(。

不想写本命,拎出本命的小伙伴

王戎&王珣

 

 

 

1:当年和现在

 

琅邪与建康。山阳与洛阳。

堂前燕别家去,吕虔刀无处寻。

我今洗墨江海,借他一杯消愁。

 

 

2:我梦见

 

阿瓜的梦是神笔马良,阿戎的梦是李子甜香。

而我的梦是无有爱豆模样(。

 

 

3:一张照片

 

不算女性向同人,只有画风各异但同样氢气的画像。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的阿戎尤其搞笑。

 

 

4:“事实应该不是这样的”

 

“戎性俭啬,天下人谓之膏肓之疾,以此获讥于世。”总觉得是自污以全身。

“欲哭谢公,于是往哭。直前,哭甚恸,不执末婢手而退。”总觉得是喜极而号泣。

 

 

5:故居(或陵墓)

 

去过洛阳,皇宫里意念蒸腾。(晒伤)

去过南京,台城上灵魂出窍。(烤熟)

洛阳必备竹林7贤,南京看过砖画×3。

没闻过沂水的腥气,至少吹过伊洛淮淝的风,眼馋过乌衣巷的枇杷树亭亭如盖,累累金丸,不知苦否。

作为吴人竟至今未游过虎丘,东坡摇头大叹:乃憾事也!

 

 

6:一闪而过的ta的名字

 

王戎,闪太多了,锻炼得我眼烂烂如岩下电。

王珣,东晋唯一真迹伯远帖。

 

 

7:历史课本

 

竹林七贤,魏晋风流,语文课本,道旁李苦。

阿瓜,被总括在王谢之中没有姓名(。

 

 

8:被电视剧雷到了

 

电视剧不够,纪录片来凑。

 

 

9:如何评价

 

钟司徒评价曰:裴楷清通,王戎简要。

桓大司马评价曰:能令我喜,能令我怒。

我评价曰:机捷少年,又苦又甜。

 

 

10:错觉

 

瓜瓜类戎,戎戎类瓜。

必为转世,不是错觉。

 

 

11:无法到达的距离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视此虽近,邈若山河。

回不去的竹林,到不了的故土。

 

 

12:如果

 

if阿戎没见过嵇氏两代人的血。

if阿瓜(他弟:?)成功续命了大司马再活五百年。

 

 

13:又是一年……

 

好消息,好消息,你晋狗带1600年啦!

 

 

14:“你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死人”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15:无可奈何

 

啊,借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

 

 

觚不觚咕

我以天地为栋宇

七贤开趴,结果人没到齐。王戎眉头一皱,踮起脚拎起自己便宜弟弟的后颈皮。

“去把老刘找来,知不知道?”

王小衍就应了。到了推开门一看,好家伙,刘伶正裸着。闻声扭头,盯着他邪魅一笑,毫不知廉耻:“哟,夷甫啊,你跑来我裤子里干嘛?”

略加思索。

王·西晋第一玄学家·地表最强嘴炮·衍:

“捉鸟。”

七贤开趴,结果人没到齐。王戎眉头一皱,踮起脚拎起自己便宜弟弟的后颈皮。

“去把老刘找来,知不知道?”

王小衍就应了。到了推开门一看,好家伙,刘伶正裸着。闻声扭头,盯着他邪魅一笑,毫不知廉耻:“哟,夷甫啊,你跑来我裤子里干嘛?”

略加思索。

王·西晋第一玄学家·地表最强嘴炮·衍:

“捉鸟。”

非正经考究选手

情之所钟出处考究

原文比对:

《世说新语·伤逝》: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晋书·王衍传》: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衍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世说新语笺疏》的说法:

程炎震云:「晋书王衍传取此,云衍尝丧幼子。盖以万年十九卒,不得云孩抱中物也。」

嘉锡案:今晋书王衍传作「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即注所载一说也。吴士鉴注曰:「王戎丧子,年已十九...

原文比对:

《世说新语·伤逝》: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晋书·王衍传》: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衍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世说新语笺疏》的说法:

程炎震云:「晋书王衍传取此,云衍尝丧幼子。盖以万年十九卒,不得云孩抱中物也。」

嘉锡案:今晋书王衍传作「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即注所载一说也。吴士鉴注曰:「王戎丧子,年已十九,不得云孩抱中物。世说误衍作戎,合为一事。注引王绥事以实之,亦误也。」

酥花试觅

【杂谈】从阮籍、王戎之交游看王戎

>>事到如今有必要暴露一下双厨属性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王小戎&戎籍有 多 甜 美!!!

>>上一个lof号发过,看到过的朋友打扰了orz


取容于世·得容于己

——从阮籍、王戎之交游看王戎

内容摘要:王戎是竹林七贤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能与当世名士并称,足见其有出人高举之处;同时他也被认为是七贤中最为悭吝世俗的一个,持此种观点的人多认为他忝为名士。其实如何,考究起来比较复杂。相比而言,阮籍则是其中极负盛名者,与嵇康并称“嵇阮”,在精神深度和文学成就上都很受推崇。《世说新语》中记叙阮籍和王戎直接发生的互动共有四处,不...

>>事到如今有必要暴露一下双厨属性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王小戎&戎籍有 多 甜 美!!!

>>上一个lof号发过,看到过的朋友打扰了orz


取容于世·得容于己

——从阮籍、王戎之交游看王戎

内容摘要:王戎是竹林七贤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能与当世名士并称,足见其有出人高举之处;同时他也被认为是七贤中最为悭吝世俗的一个,持此种观点的人多认为他忝为名士。其实如何,考究起来比较复杂。相比而言,阮籍则是其中极负盛名者,与嵇康并称“嵇阮”,在精神深度和文学成就上都很受推崇。《世说新语》中记叙阮籍和王戎直接发生的互动共有四处,不多也不少;结合《晋书》则可推知阮、王之间存在开始早、持续时间长且很有趣的交游,王戎的真性情究竟如何,这些材料或能构成一个切入口。本文将从挖掘阮王交集开始,对比分析他们各自“取容于世”之姿态,但并没有兴趣曼辞以饰王戎或是为之翻案,侧重在于挖掘其行世之隐情深意。

 

关键词:王戎  阮籍  《世说新语》  《晋书》

 

  • 从阮、王交游说起

阮籍与浑为友。戎年十五,随浑在郎舍。戎少籍二十岁,而籍与之交。籍每适浑,俄顷辄去,过视戎,良久然后出。谓浑曰:“濬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                

(《晋书·卷四十三·列传第十三》)

阮籍原是王戎之父王浑的好友,准确来说比王戎大了二十四岁。年龄造成的思想代沟不容小视,阮籍又是那样一个出尘脱俗之人,不得不说“相交忘年”一词在他们之间体现深刻。而阮籍又以“清赏”一词评价王戎,其寓意更不一般。《汉语大词典》释“清赏”为形容人“清标可玩”。王维的《赠从弟司库员外絿》有言:“惠连素清赏,夙语尘外事”,取谢惠连幼聪慧、族兄谢灵运深加爱赏之典,表达了清赏的另一层意思——可语尘外事。“清标”可指“品”,“可玩”可指“趣”,阮籍对王戎的基本印象就是品赋清标、可与谈尘外之事的有趣之人。这样的认识几乎贯穿了二人交游之始终。

然旁人对王戎的认识多从“道边李苦”、“卖李贪财”等故事里来,又纵观其在政治上的表现,极易认为王戎是极其卑琐贪财之人且这是一段性格境界、精神风度都不相匹配的友谊。然而配不配到底不是局外人说了算,阮籍怎么想才最重要。此处便不得不引起《世说新语》中的几则材料:

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垆酤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                     

(《任诞第二十三》)

这是属于阮籍的经典桥段。阮步兵醉卧美人侧,醋丈夫疑窥二人情,寥寥数语、情节纷呈,画面传神,还真比较难注意到旁边站着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安丰侯。王戎有没有跟着一起醉倒在那美妇人身畔我们无从得知,但这样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毕竟除此之外也无事可做。值得标榜赏叹的放浪行为有一个重要的前提——行为者的坦荡和情趣,否则就会流于放荡。由此尽管没有太多的记载,我们依然可以想见两人平时一道出行主要做的事情和相处氛围。阮籍确乎视王戎为坦荡有趣之人,可以一起放任自然而不必有忌讳,实是“醉能同其乐”者。

嵇、阮、山、刘在竹林酣饮,王戎后往,步兵曰:“俗物已复来败人意!”王笑曰:“卿辈意亦复可败邪?”              

(《世说新语·排调第二十五》)

诸贤同饮而王戎姗姗来迟,阮籍直呼其为“俗物”,可能是一时兴起的调谑之称,也可能是借了世人对王戎俗侩行为的评价,总之从情态上来看并不是真正的嫌恶和鄙弃。王戎的反映更是为人津津乐道。解释成“你们的兴致居然是这么容易败坏的么?”是活泼泼的反谑,解释成“你们的兴致有那么容易被败坏吗?”又是巧妙的欣赏,实在是兴味盎然、极富理趣。

《晋书》将山涛和王戎列在一传之中或许自有考量——山巨源和王濬冲正好是“竹林七贤”中最年长者和最幼者,王戎甚至比阮籍的侄子阮咸还要小。有趣的是,这种年龄差距甚至体现在他们的品赋和风格上。山涛虽则背负着“虽号名臣,却为叛党”的评价(余嘉锡语),但其人格的确方正持重、值得依靠和托付,端然有长者之风;从王戎种种行迹上来看,更像个难以捉摸、调皮狡猾的少年人,一方面被视作吝俗谲诈,另一方面居然也体现着人性原始的、人类孩童阶段的纯然无邪,对现实利益不加避讳和粉饰的追求,喜欢顽笑和幽默的感觉。除却“黄公酒垆”一节阮籍正面没有出场之外,还有《简傲》中的一节:

王戎弱冠诣阮籍,时刘公荣在坐,阮谓王曰:“偶有二斗美酒,当与君共饮,彼公荣者无预焉。”二人交觞酬酢,公荣遂不得一杯;而言语谈戏,三人无异。或有问之者,阮答曰;“胜公荣者,不得不与饮酒;不如公荣者,不可不与饮酒;唯公荣可不与饮酒。”                              

(《简傲第二十四》)

这一段记载版本颇多。《任诞》中说“刘公荣与人饮酒,杂秽非类,人或讥之。答曰:‘胜公荣者不可不与饮,不如公荣者亦不可不与饮,是公荣辈者又不可不与饮。’故终日共饮而醉。”即主体言论出自刘公荣自己。《晋书》中的说法与《简傲》相同,且这个“或有问之者”的角色就是王戎担任的。如果这番评判确实出自阮籍,则很能说明他对共饮对象的挑剔,可与上一则材料比照来看从而对理解他与王戎之间的交谊产生辅助作用。

《晋阳秋》同样记载王戎十五岁随父亲见到阮籍;彼时阮籍约莫三十九岁,经历了两次出仕、即将或者已然出任司马懿的给事中。在这样的心境之下他第一次见到了初出茅庐、未经世故的少年王戎,相交投契。至263年长者身故,通共十四年。

  • 简述阮籍之“取容于世”

就个人抉择而言,传统观念习惯把嵇阮放在一起作比较。嵇康不能取容于司马氏篡政之世道,固然应该考虑他刚直清简的品性,更不能忽视他娶曹魏之女的因素——立场的改换将是多重意义上的背叛,且最终都指向对自我价值情感的背弃。嵇康的本性和身份都不允许他成为阮籍。

阮籍一直都有微末职衔在身,只是概括他的“从政”经历用笔者家乡话中的“潦唐”(这里可以理解为潦草颓唐)一词会比较合适。在被迫出任过几任掾吏性质的小官之后,阮籍于甘露元年(公元256年)主动提出担任步兵校尉一职。《任诞》中提出了“步兵校尉缺,厨中有贮酒数百斛”的浪漫缘由,即步兵校尉出缺,剩了厨下几百斛酒没人喝,本着帮助衙署解决这一难题的责任意识,阮籍毅然出仕,步兵校尉也成为他担任时间最久的官职。然深层原因还是希望在权力倾轧的喧嚣中求一个相对清净的位置,尽管对保全名声无所裨益、却可以躲避纷繁无止、难胜其扰的刺探和窥视;司马氏则意在求他一个合作态度。钟会、司马昭等人多次试探他对史实和人物的看法、甚至是提出联姻,他或以醉酒搪塞、或以谈玄回避,连加九锡文都是带着醉意写就的。空暇时便驾车乱走,行至无路便大放悲声。他主动谈玄,也被迫谈玄;主动饮酒,也被迫托身醉乡。曾经当做理想和抒发胸臆的事沦为某种目的性手段,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人言愿延年,延年将焉之”、“娱乐未终极,白日忽蹉跎”,他对求仙享乐和建功立业表示怀疑;“交友诚独难,险路多疑惑”、“亲昵怀反侧,骨肉还相愁”,亲情和友情也不能带来纾解。“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荒谬和反常轮番上演,这个空虚贫瘠的时代不能给他以丝毫安慰。在排除了人生忧疑的种种解决方式之后,阮籍最终被“独坐空堂上,谁可与欢者”的终极孤独所控制。他取容于世,同时也意味着这个世界变着法儿在取容于他,最后两者陷入了一种别扭的相互妥协。阮籍身上或体现着一种醉后狂欢极乐的“酒神式”精神,一旦醒后回归到本心又不免陷于深悲。这种醉醒交替的无望循环就是阮籍取容于世之法。

 

  • 浅谈王戎以何种姿势“取容于世”

至于王戎,本部分将从以下四个方面或者说特质进行探讨:

(一)陋政

王戎和阮籍的第一个分异来源于二者的出身。阮籍少时孤贫,因为自己的贤名而闻达,王戎却是“袭父爵,辟相国掾,历吏部黄门郎、散骑常侍、河东太守、荆州刺史……”。本文不意写成一篇人物小传,故而不便根据《晋书》展开针对其琐杂任官经历的描述和分析。概括而言就是换了很多官职,因为一些琐碎的原因被罢免或者起复、也曾因为某些势力和关系被连坐或是免于连坐,像西晋波涛诡谲的政治大海上一叶橡皮艇,虽则随波逐流、甚至偶尔翻覆,但永远不会沉没,就这样一直活到七十二岁。《晋书》对此有一句总括性的评价:“虽无殊能,而庶绩修理。”他没有什么特殊的政治才能,没有做出过有益于生民国家的重大贡献,却至少保证了一方治理,不至于误国蠹民。此处可从《晋书》中举两例:

“戎始为甲午制,凡选举皆先治百姓,然后授用。……”这是王戎领吏部尚书期间主持的一次官职方面的制度改革。从文本来看,甲午制在理论上有相当的合理性,但究竟收效如何,《晋书》并没有言明,只是后续交代司隶傅咸弹劾此举“不仰依尧舜典谟,而驱动浮华,亏败风俗,非徒无益,乃有大损”,提出要罢免王戎;紧接着便是“戎与贾、郭通亲,竟得不坐”。说明傅咸的攻击和揭露应当是成功的,只是因为王戎与贾氏以及贾后母之族有姻亲关系而没有达到弹劾的预期效果。倘若王戎的甲午制的确是实至名归的成功改革,辅之其声望势力,傅咸的弹劾根本不足挂齿。可见其有一定的政治理想,但是缺乏实施才能或是施展拳脚的余地。

“戎遣参军罗尚、刘乔领前锋,进攻武昌,吴将杨雍、孙述、江夏太守刘朗各率众诣戎降。戎督大军临江,吴牙门将孟泰以蕲春、邾二县降。吴平,进爵安丰县侯,增邑六千户,赐绢六千匹。”

《世说新语》中对称王戎为“王安丰”即是根据安丰县侯的封谓,此处叙述这个爵位的来由,在王戎的仕宦生涯中已经是堪称辉煌的成就。

如果说以上实例还没有在一定程度上牵涉到人物臧否的话不妨再来看一下两例:

南郡太守刘肇赂戎筒中细布五十端,为司隶所纠,以知而未纳,故得不坐,然议者尤之。帝谓朝臣曰:“戎之为行,岂怀私苟得,正当不欲为异耳。”帝虽以是言释之,然为清慎者所鄙,由是损名。

……

以王政将圮,苟媚取容,属愍怀太子之废,竟无一言匡谏。

王戎受到的来自政治上的批判,一者由于形影不正,牵涉到贪腐事件,因皇帝的偏袒得以豁免(至少舆论眼中如此),为人不齿;二来由于尸位素餐,身在其位却不能激浊扬清,“苟媚取容”——不肯做清官也不肯做直臣,这便使得清议无从容忍。


 (二)卓识

王戎才思之敏捷、见识之卓远很小就显露了出来,“道边李苦”并不是孤证。

戎幼而颖悟,神彩秀彻。视日不眩,裴楷见而目之曰:“戎眼烂烂,如岩下电”。(《晋书》)

年六七岁,于宣武场观戏,猛兽在槛中虓吼震地,众皆奔走,戎独立不动,神色自若。魏明帝于阁上见而奇之。(《晋书》)

双眼烂烂,“如岩下电”,这样的眼睛明亮敏锐,可以像闪电一样劈开事物外在的硬壳,释放本质。之前提到王戎从政“苟媚取容”,是因为看清了“王政将圮”才选择放任自流。“时无英雄”,他也无意做成名竖子。面对“凤鸟不至,河不出图”的昏聩环境,有人像孔子那样、始终坚持发挥鲁迅所说的不抱绝对希望也不抱绝对绝望而始终跋涉的“过客精神”,也有人像楚狂那样甘作“不可同群”之“鸟兽”,像王戎这样非主动地“同流合污”、与时俯仰,大概也实现了一种畸变式的“自在”吧?

王戎身上那种和年纪不相符合的气度很容易让人想起孔融,但后者的成名之处似乎只限于抖几个机灵的小包袱,谈不上气度。这种气度来源于对某些事物过早的认识和感悟。也许这就是阮籍能与少年王戎相谈的原因。

钟会伐蜀,过与戎别,问计将安出。戎曰:“道家有言,为而不恃,非成功难,保之难也。”及会败,议者以为知言。

(杨)骏诛之后,东安公(司马)繇专断刑赏,威震外内。戎诫繇曰:“大事之后,宜深远之。”繇不从,果得罪。

齐王冏起义,孙秀录戎于城内,赵王伦子欲取戎为军司。博士王繇曰:“濬冲谲诈多端,安肯为少年用?”乃止。

其后从帝北伐,王师败绩于荡阴,戎复诣邺,随帝还洛阳。车驾之西迁也,戎出奔于郏。在危难之间,亲接锋刃,谈笑自若,未尝有惧容。

(王戎)尝目山涛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

(以上四种俱见于《晋史》)

王戎对钟会、司马繇的劝告都表现出了一种可贵的政治远见,事实也证明其正确性。王繇评价他“谲诈多端”也是因为他头脑清醒、对时局和自己的位置都有成熟的认识和预估,加之行事诡谲、不好捉摸,因此绝不是容易相与之徒。而他对山涛的评价也堪称鞭辟入里、切中肯綮。最后谈谈他在史笔下少有的光辉时刻——永安元年(304年),惠帝北伐司马颖,王戎等百官随行,不料之后连生大变,连嵇康之子、侍中嵇绍也因护卫惠帝而罹难。王戎出奔于郏,面对眼前危难“亲接锋刃,谈笑自若,未尝有惧容”,端的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其色”的名士风范,让人又想起了那个在震山虎啸面前从容自若的孩子。

 

(3)悭吝

及浑卒于凉州,故吏赙赠数百万,戎辞而不受,由是显名。

性好兴利,广收八方园田水碓,周遍天下。积实聚钱,不知纪极,每自执牙筹,昼夜算计,恒若不足。而又俭啬,不自奉养,天下人谓之膏肓之疾。(《世说新语》则言:“司徒王戎,既贵且富,区宅、僮牧、膏田、水礁之属,洛下无比。契疏鞅掌,每与夫人烛下散筹算计。”裁剪更加精当简洁,极富画面感地展现了王戎的聚敛日常。)

《世说新语》“俭吝第二十九”共计九条,其中四条主人公都是王戎。其人是否果真吝啬,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一组材料的对比似乎说明王戎于财“有所取有所不取”。王浑死后手下故吏赠钱百万他不接受,或许可以解释成出于博取名声的考虑;康德的道德主张从目的出发评判行为的道德价值,即真正的道德应该是“出于义务”而非“合乎义务”,无论是谁作这样的决定都难免有沽名钓誉之嫌。如果说先前还愿意为了博得舆论的称赞而不受馈赠,后来几乎极端地敛财,难道就不怕非议了吗?所以笔者认为并不应该把王戎简单定义为掉进钱眼里、要钱不要脸的守财奴。

王戎女适裴頠,贷钱数万。女归,戎色不说;女遽还钱,乃释然。

——《世说新语·俭吝第二十九》

裴頠出身闻喜裴氏,虽然从后世名声上来看不及琅琊王氏,但在当时这样的门第绝对不低,且其父位至三公、身袭爵位,本人又号为“一时之杰”;裴頠其人极为耿直,在立储问题上绝对坚持原则,对贾后外戚集团甚是轻视不满;又以尊儒隆礼出名,对竹林为首的谈玄风气持否定甚至于敌对的态度(“頠深患时俗放荡,不尊儒术,何晏、阮籍素有高名于世,口谈浮虚,不遵礼法,尸禄耽宠,仕不事事;至王衍之徒,声誉太盛,位高势重,不以物务自婴,遂相放效,风教陵迟,乃著崇有之论以释其蔽……”)。偏偏王戎和贾氏有姻亲关系(虽不至于为其效力),又是玄学高人、七贤之一(晋时儒玄之间龃龉不浅),这对翁婿彼此之间恐怕未必如何投契。这样看来王戎此番吝啬的原因也许并不单纯。

魏晋人在做出某些行为的时候其实已经可以设想到当世和后世会如何评价他们,可他们往往抱着一种戏谑而煞有介事的态度看待和迎接这种评价。关于“眼前之利”“身外之名”如何取舍平衡,王戎的态度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化,或许他最终找到了自己最适应的“容于世”之法,不得而知。总之,王戎的吝啬不应该被草率地盖棺定论。

 

(4)用情

其实真正激发笔者对王戎探索兴趣的是他身上性情的体现,“情之所钟,正在吾辈”是一个顶峰。

首先来说说王戎又一个和阮籍很像的部分:“死孝”。

阮籍当葬母,蒸一肥豚,饮酒二斗,然后临诀,直言:“穷矣!”都得一号,因吐血,废顿良久。(《任诞第二十三》)

王戎、和峤同时遭大丧,俱以孝称。王鸡骨支床,和哭泣备礼。武帝谓刘仲雄曰:“卿数省王、和不?闻和哀苦过礼,使人忧之。”仲雄曰:“和峤虽备礼,神气不损;王戎虽不备礼,而哀毁骨立。臣以和峤生孝,王戎死孝。陛下不应忧峤,而应忧戎。”(《德行第一》)

死孝,顾名思义,用消耗生命的代价尽孝道、尽哀思。阮籍的死孝到达一种执拗的地步,坚决不肯把自己的悲恸“表演”给人家看,却在人后吐血大呼“穷矣!”真是惊心动魄。孝子呼“穷矣”或考证为魏晋之际的丧仪风俗,但若考虑到阮籍这样的人只有在穷途末路、怆然生末世之悲的时候才会“哭穷”,就会明白丧母对阮籍来说是怎样夺命的打击。王戎的本质跟他差不多,只不过是属于内敛的、内耗的情感沸腾。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一个被归到“任诞”,一个被划于“德行”吧。

有人语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答曰:“君未见其父耳!”(《容止第十四》)

根据王戎在黄公酒垆的感喟,他与嵇、阮俱交好,而且这两位有可能是七贤之中与他最为要好的两位。阮籍此时已经非意外故去,嵇康无辜遭戮更叫人痛心。披览《世说新语》全书,王戎至情表白有过不少,但唯有这一句堪称伤心话。“君未见其父耳!”亦可以有两种解读。可以理解为“如果嵇氏父子同时立于鸡群之中,以为父者之风骨作对比,你也就不觉得其子的品格有多出众了”,也可以是“你认为嵇绍卓尔不群,完全是因为不曾见过嵇康,否则你就应该知道嵇绍承继父风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虽然本意是为了夸耀嵇绍,但无论哪一种解释,都蕴含着一种深缅。嵇康死的时候嵇绍将将十岁,此时能看出“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想必已经有一定的年岁了。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他却仍旧惦念着嵇康,不免让人唏嘘。嵇绍长成固然可欣可喜、足慰九泉之下故人之怀,但脱世高举的故人本身,世间已再难觅其风骨,完全是“空一缕余香在此”。

王戎的的确确是至情至性之人。而这种性情体现在一种程度极深的“恋物癖”上,对钱财的贪恋、对旧人旧情的眷念,是否有相通之处,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这句话揭示了人最大的完美,也点出了人最深的缺憾。诚然人性险恶、经不起善恶推敲,但人情的确是造物伟大的创造。耐人寻味的是这句话除了具有全凡人层面的普遍性之外,还能在一定意义上概括王戎个体的特殊性——他不正是介于大圣大贤和下智下愚的至俗之人么?王戎其人,具有相当的慧眼慧心;出身高门,在政治上有头脑、有手腕却没什么才华;的确爱财如命,原原本本的守财奴形象,虽然他有时也借守财奴的保护色掩盖一些东西——颇类似于儿童的捉迷藏游戏;最后他从不朝着圣人或英雄的目标努力,而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也承受了作为凡人的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因为他“取容于世”的方法和目标一直都是成为保有自我位置和性情的“我辈”。在外表放旷的方面他时常呈现出和阮籍类似的“极乐”、“逍遥”神态,而关于其内在的深悲,并不比阮籍好把握,毕竟他是那样一个诡谲而矛盾的人。

 

  • 总结

阮、王交游给我们提供了一些经验,即竹林七贤的交游并不非立足于出身风格的完全投契上不可,尽管共同的价值认同和处世态度是先决条件;毕竟七贤以意气合,不以利党合。从二人交游的角度出发眼神开去探讨他们的容世之法的确能够另外整理出一条脉络来。在此不得不提一提《世说新语》的进步之处,其书虽然按照内容分目,然如果检索二者各自出现之处再进行交叉选取,就可以的道一系列可以相互引证(当然也有可能得到矛盾)的相关事件。在叙事手法上,有一部分内容的确裁剪精当而且可以区分不同的解释,的确极富理趣而且意蕴深长。

最后,精彩的当然不止是人的记述,而是那个纷繁复杂的时代——它将乱世的磨难和痛苦强加在人们头上,又极尽宽容地允许他们自由挣扎,允许他们在滚滚红尘中拥有鲜明的一席之地。

 

参考文献:

  1. 刘义庆著,刘孝标注,余嘉锡笺疏,世说新语笺疏[M].北京:中华书局,2011
  2. 房玄龄等.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3. 高晨阳.阮籍评注[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原麦商丘

【国风文学】818魏晋名士那些事儿(1)

想到哪写到哪,有不明cp出没,混乱邪恶。

直说想要头像框和达人,活动之后会在子博备份。


————————————————————

01 竹林七贤那些人

      《世说新语》任诞篇记载: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大意是说,河南人阮籍,安徽...

想到哪写到哪,有不明cp出没,混乱邪恶。

直说想要头像框和达人,活动之后会在子博备份。


————————————————————

01 竹林七贤那些人

      《世说新语》任诞篇记载: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大意是说,河南人阮籍,安徽人嵇康和另一个河南人山涛,他们年纪差不多,嵇康年纪稍小一点。和他们志同道合一起玩耍的,还有安徽人刘伶,阮籍的侄子阮咸,山涛的同县老乡向秀,和山东人王戎。

      这样一看,感觉竹林七贤的地域分布是河南和安徽两省分庭抗礼,唯独多了个山东的王戎和他们格格不入。事实上竹林七贤本就是以嵇阮山为核心聚集而成的小团体,但诸位请注意,这个山东的王戎,那不是一般的王戎,那可是琅琊王氏的王戎啊!

      琅琊王氏,晋代四大门阀之首,鼎盛时期能和司马氏(两晋国姓)并称为“王与马,共天下”的王家,刘禹锡《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里的王家;老祖宗是统一六国的第一功臣王翦,和王戎平辈的有他的从弟王衍、大将军王敦、东晋丞相王导,“书圣”王羲之是王导的堂侄。

      不过琅琊王氏是个大家族,而王戎和王导虽然是同辈,但年纪上已经相差了42岁。但王戎已经是竹林七贤中年纪最小的,甚至比阮籍的侄子阮咸还要略小一点,年纪最长的山涛比他大29岁,拉他入伙的阮籍也比他大24岁,是真真正正的忘年交。

 

 

02 阮籍与王戎

      阮籍和王戎看起来并不是一路人,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阮籍放浪形骸,但却小心谨慎,“口不臧否人物”;而王戎简要沉着,对当世人物的评论却一针见血,而在七贤各奔东西之后,他们也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后世多评阮籍佯狂避世,对他总是唏嘘赞赏,提到王戎却常加贬斥,说他这人贪吝,又苟合权贵。

      这里且先不提二人是是非非,毕竟年轻时的阮、王二人,也是有一段“蜜月期”的:《晋书·王戎传》载阮籍原先与王戎的父亲共同任职尚书郎,王戎当时十五岁,跟着老爹去上班,阮籍每次来找王浑,没说几句就站起了去找王戎,聊到很晚才出来,阮籍是个放浪形骸的耿直boy,竟然直接跟王浑说:“浚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

      浚冲是王戎的表字,你这个做爹爹的根本赶不上你儿子,我和你说话,还不如去找你儿子。关于这段的故事的记载在很多文本里都能找得到,而其中阮籍无一例外地将王戎唤作“阿戎”,这个亲切,这个宠爱,你品、你细品。

      两人的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和谐,传世记载还有王戎二十岁的时候拜访阮籍,当时在座的还有阮籍的好朋友刘公荣,阮籍:“偶有二斗美酒,当与君共饮,彼公荣者无预焉。”

      翻译过来就是,我有两斗酒,咱俩喝,不给他。

      阮籍这个人嗜酒如命,因为听说步兵校尉府上有美酒三百斛(一斛十斗),立刻就给皇帝上书说要当这个官,对酒的吝啬程度就好像鲁迅先生对萨琪玛,这会儿两斗酒能分王戎一半——你接着品。

      不过后来阮籍和王戎关系很微妙,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为王戎风评不是很好,因为他这个人挺抠门,《世说新语》俭啬篇一共只有九条,讲王戎的有四个,做的最绝的一件事就是侄子结婚随份子,只送了一件单衣服,人家结完婚又要了回来。

      竹林七贤集会,王戎来晚了,阮籍就嘲讽王戎:“俗物已复来败人意!”(排调篇)

      不过阮籍一般就是这个处事风格,放浪形骸惯了,他不熟不喜欢的人还懒得开口,《世说新语》的任诞篇就是阮籍的主场,一共五十四篇,阮籍独占其九,也是本篇之首。估计着王戎从十五岁就认识阮籍,太知道这人得怎么顺着捋,要是低头认错没准才真会讨人嫌,所以一点没生气:“王笑曰: ‘卿辈意亦复可败邪? ’ ”

      合着你们这些高雅的人兴致,能是被我一个俗物败坏的嘛。

 

 

03 王戎的才华

      纵观整个《世说新语》,王戎绝对是臧否人物最一针见血的:(赏誉篇)

      王戎目山巨源:“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

      王戎目阮文业:“清伦有鉴识,汉元以来未有此人。”

      王戎评王衍:“太尉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外物。”

      《晋书·王戎》记载:“戎有人伦鉴识,尝目山涛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王衍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表物。谓裴拙于用长,荀勗工于用短,陈道宁糸畟糸畟如束长竿。族弟敦有高名,戎恶之。敦每候戎,辄托疾不见。敦后果为逆乱。其鉴尝先见如此。

 

 

04 小评

      个人感觉阮籍和王戎,某种程度上是殊途同归。

      阮籍身不由己,佯狂避世和穷途之哭一者是自我保全,一者是忧生之嗟,他在放浪和谨慎之间的夹缝里如履薄冰,给人看的都是假象,唯有八十二首咏怀诗字字句句都是痛苦辗转;王戎更通透,于是选择放下身段妥协,做一个世人眼中所不齿的小人,其实也不过是在乱世中所选取的一种自保手段罢了,甚至正因为这种不齿,反倒让自己活得更加痛快和富足(王戎实在京城首富)。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乱世求生,不过如此而已。

 


婉儿

哈哈 我喜欢正太(失智)

哈哈 我喜欢正太(失智)

婉儿

是奇奇怪怪的女装(住口)

是奇奇怪怪的女装(住口)

婉儿
小朋友们新年快乐w是现代七贤...

小朋友们新年快乐w是现代七贤 粉色是吕安!基本响应了大家的要求

1.嵇康

2.司马家年夜饭

3.山涛对嵇康遗孤的照顾(请看画仔细脑补233333)

一下午一堆图2333

那条说说开奖辣!

恭喜@鱼家嗷·鸽思 @墨昇笙晟声渑 

由于快递我害怕传病菌(什么)改为送两个头像!w具体内容请私信我w

小朋友们新年快乐w是现代七贤 粉色是吕安!基本响应了大家的要求

1.嵇康

2.司马家年夜饭

3.山涛对嵇康遗孤的照顾(请看画仔细脑补233333)

一下午一堆图2333

那条说说开奖辣!

恭喜@鱼家嗷·鸽思 @墨昇笙晟声渑 

由于快递我害怕传病菌(什么)改为送两个头像!w具体内容请私信我w

婉儿

去敦煌的时候随便做的

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去敦煌的时候随便做的

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觚不觚咕

以楷方衍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大雅。只是再把王衍放在心上已是少年成人之后的事了。“以楷方衍”四个字,不说听时可有轻蔑,每每回想,都只觉得小朋友长大了。
“裴兄?”
他醒过神来,拼命地把眼移到床边模糊的影子上,却如何也看不清。
“夷甫么?”
“是我。”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烫得裴楷几乎想抽回来。
他抽不出来。
那时的小孩如今已居了高位,哪里还是可以轻而易举被自己扶住的力气。
裴楷忽就有些难过,挣扎着用另一只手去碰王衍的脸。
他的手已举不起来,但依旧碰到了曾经的少年的肌肤。他知道那个影子躬下了身。
他终于哽咽了。
“我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啊。”
元康元年,裴楷逝,谥号“元”。


雪夜,书童恭恭敬敬地给宰相端上了一壶热茶,笑着说起外面近来的传闻。宰相也耐着性子任他打趣,只是在听到某个问题时忽就平了嘴角。
“叔则么?我与他确实未曾相识。”
“怎么会!”侍候的少年猛地瞪圆了一双眼。
“怎么不会?去了外面也记着便是。”
宰相终于还是叹口气。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裴兄已去,莫再脏了他死后的名声。”
室内长默。
永嘉五年,王衍死叛国,无谥。


此间再无所谓以楷方衍。

Kathy
【——直视太阳的少年。】 ①时...

【——直视太阳的少年。】


①时泪的竹林合集复健

②试试自己不描线能不能画画,以后会多一些这类的摸鱼。

③最后还要感谢所有喜欢这套人设的朋友,尤其是因竹林粉上我的朋友,我咕到现在你们都没有脱粉我真是太感动了(……)

【——直视太阳的少年。】


①时泪的竹林合集复健

②试试自己不描线能不能画画,以后会多一些这类的摸鱼。

③最后还要感谢所有喜欢这套人设的朋友,尤其是因竹林粉上我的朋友,我咕到现在你们都没有脱粉我真是太感动了(……)

墨点小白鱼

两位大师的案注,结合当时史实,将此则原意全部反转。真可谓是“亮直清方”之言。

私以为,王祥孝于后母,实出于求生之本能。其从小便在四面楚歌的境况下生长,及长,能在前狼后虎的环境中逡巡求生,自然不在话下。为了活命,他当年便可卧冰求鲤,待暮年之时他也自然更能迎合上意。因而,于他而言,“老于世故”是真,“任人柱石,而倾人栋梁”是实,但其目的恐怕也莫过于在豺狼虎豹之中,谋取“全身之计”。这番种种,他若只是个常人,倒也无可厚非,但他位至三公,于此魏晋之际,其德行实当与那些窃国大盗无异!

至于王戎,他作为祥的族人而为祥粉饰。这在人之常情之中,也难免有有失操守之嫌。

两位大师的案注,结合当时史实,将此则原意全部反转。真可谓是“亮直清方”之言。

私以为,王祥孝于后母,实出于求生之本能。其从小便在四面楚歌的境况下生长,及长,能在前狼后虎的环境中逡巡求生,自然不在话下。为了活命,他当年便可卧冰求鲤,待暮年之时他也自然更能迎合上意。因而,于他而言,“老于世故”是真,“任人柱石,而倾人栋梁”是实,但其目的恐怕也莫过于在豺狼虎豹之中,谋取“全身之计”。这番种种,他若只是个常人,倒也无可厚非,但他位至三公,于此魏晋之际,其德行实当与那些窃国大盗无异!

至于王戎,他作为祥的族人而为祥粉饰。这在人之常情之中,也难免有有失操守之嫌。

光的三原色

《世说新语》里面最让人难受的是伤逝那一部分。有个小故事,说是王戎的儿子不幸早夭,王戎特别的伤心,有人就劝他孩子太小感情什么的还没培养那么深,悲伤可以,但不至于这么悲伤啊。王戎就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这句话当初我是在看电视剧古剑奇谭的时候陵越大师兄说过,应该稍改了一下,把圣人改成了最上,但意思是一样的。

圣人嘛超脱了世俗,看破了红尘,从七情六欲中披荆斩棘而来,发现世间也就这么一回事,就是折磨人啊,生老病死,苦多乐少,终归要走上虚无这条路的,就是那种啥他麻痹爱情不爱情的,没意思,圣人是经过了情而忘情。在这里想起了当初可看的电视剧,应该是游本昌老师的济公,开始的第一集...

《世说新语》里面最让人难受的是伤逝那一部分。有个小故事,说是王戎的儿子不幸早夭,王戎特别的伤心,有人就劝他孩子太小感情什么的还没培养那么深,悲伤可以,但不至于这么悲伤啊。王戎就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这句话当初我是在看电视剧古剑奇谭的时候陵越大师兄说过,应该稍改了一下,把圣人改成了最上,但意思是一样的。

圣人嘛超脱了世俗,看破了红尘,从七情六欲中披荆斩棘而来,发现世间也就这么一回事,就是折磨人啊,生老病死,苦多乐少,终归要走上虚无这条路的,就是那种啥他麻痹爱情不爱情的,没意思,圣人是经过了情而忘情。在这里想起了当初可看的电视剧,应该是游本昌老师的济公,开始的第一集,多苍凉无奈最终才嬉笑过人生。

最下不及情,没说的了,想什么蜘蛛蚂蚁蜜蜂,懂爱情吗?不能光拿爱情说事,懂其他的感情吗?它们能体会父爱如山母爱似海吗?大概不能,甚至不知道自己爹是谁,妈在干啥,繁殖,总之繁殖就对了,什么蜂后蚁后的繁殖就对了,当个生育机器就够了,仅此而已。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不说了,谁不是被七情六欲所折磨呢?还有什么佛教八苦的,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能不哭吗?这种情之所钟,更多的是戳中了你的痛点你的苦点。碌碌红尘之中,没办法啊,凡人吗,进一步超脱,退一步麻木,都苦,都是情。



会飞的小吴

【羊陆】听说洛阳有人在传你俩绯闻

王家两个小朋友练习说人坏话的故事

其实是作者想练习骂人失败的故事

恶搞向,ooc,时间轴混乱

看完请相信我是全员粉不是全员黑,我爱他们所有人包括“反派”,只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正文——————

羊祜现在不在洛阳。

主角是有光环的,纵然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靠着光环也总算是大体顺遂。然而光环的作用是有范围的。起码现在,光环并不能阻止洛阳的人怎么说羊祜。

比如说本文的反派王戎王濬冲和王衍王夷甫。

这对堂兄弟年龄差了二十来岁,性格截然不同。王戎因贪财而闻名,王衍却清高得连钱字都不愿说。当然,既然能共同成为本文的反派,那他们肯定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讨厌羊祜,比如……没了...

王家两个小朋友练习说人坏话的故事

其实是作者想练习骂人失败的故事

恶搞向,ooc,时间轴混乱

看完请相信我是全员粉不是全员黑,我爱他们所有人包括“反派”,只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正文——————

羊祜现在不在洛阳。

主角是有光环的,纵然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靠着光环也总算是大体顺遂。然而光环的作用是有范围的。起码现在,光环并不能阻止洛阳的人怎么说羊祜。

比如说本文的反派王戎王濬冲和王衍王夷甫。

这对堂兄弟年龄差了二十来岁,性格截然不同。王戎因贪财而闻名,王衍却清高得连钱字都不愿说。当然,既然能共同成为本文的反派,那他们肯定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讨厌羊祜,比如……没了。

据说共同讨厌一个人有助于增进感情,一起说那个人的坏话有助于进一步增进感情。于是两位反派跃跃欲试。

王戎:羊……羊叔子这个人呐……

王衍:说人坏话不用这么客气吧?

王戎:在襄阳大家都叫他羊公,我都快忘了他本来叫啥名了。

王衍:……

王戎:好吧,羊祜这个人呐……

王衍点头。

王戎:他无情他冷酷他无理取闹。

王衍:有点幼稚。

王戎:好的,有点幼稚。

王衍:我说你幼稚。

王戎:……

王衍:你认真点骂,别像情侣吵架似的。

王戎:好吧,羊祜这个人呐……他道貌岸然,他寡廉鲜耻,他奴颜媚骨,他暴戾恣睢,他声名狼藉,他无恶不作……

王衍:等等等等,你这说的是羊祜吗?

王戎:我这说的可能是你。

王衍:你能不能抓住羊祜这个人的特点来黑他?

王戎: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没什么可黑的啊。

王衍:那你可以发散一下。

王戎低头沉思。

王戎:羊祜这个人呐,他色迷心窍,他水性杨花……

王衍:又不对了……

王戎:他先是对杜元凯始乱终弃,又和陆幼节暗通款曲……

王衍:好像……无论如何,他们不算暗通吧,都明着来了?

王戎:嗯……私相授受?

王衍:大概?

王戎:嗯……他被陆幼节迷了心窍,整日寻欢作乐,荒淫无度……算了我放弃还是你来说吧。

王衍:……

王戎:你不说吗?

王衍:我清高,不愿说。

王戎:滚。


杜预:叔子,听说洛阳有人在传你俩绯闻。

羊祜:什么绯闻?

杜预:有谣言说你被陆幼节迷了心窍。

羊祜:哦。

杜预:你怎么这么淡定……不需要做点什么吗?

羊祜:那我可能需要写信向幼节澄清一下。

杜预:澄清你没有被他迷了心窍?

羊祜:澄清这不是谣言。

杜预:……

羊祜:我开个玩笑,你别点火啊……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