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昊悦

7088浏览    17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0 15:30
六更宝宝小军烨

《如果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相声搭档必须结婚》(276)

《尴尬》

高峰:大郎老四真的是特别好的孩子,生活上帮助我很多……(* ̄3 ̄)╭♡

营销号:德云社的总教习高峰最感激的人是谁呢?没错!就是郎鹤炎跟曹鹤阳!高峰前日发文感慨,感谢的大郎老四,就是这两个生活中的好兄弟了!(ㅅ´ 3`)♡

郎鹤炎:Õ_Õ那个……高师叔啊,之后有什么事儿您说话哈!

曹鹤阳:Õ_Õ那个……高师叔,有什么需要您言语一声!我跟烧饼年轻力壮,您随便使……

郎昊辰:⊂[┐'_'┌]⊃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配拥有姓名……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王昊悦:(✘_✘)我也一样没姓名啊……(委屈巴巴...

《尴尬》

高峰:大郎老四真的是特别好的孩子,生活上帮助我很多……(* ̄3 ̄)╭♡

营销号:德云社的总教习高峰最感激的人是谁呢?没错!就是郎鹤炎跟曹鹤阳!高峰前日发文感慨,感谢的大郎老四,就是这两个生活中的好兄弟了!(ㅅ´ 3`)♡

郎鹤炎:Õ_Õ那个……高师叔啊,之后有什么事儿您说话哈!

曹鹤阳:Õ_Õ那个……高师叔,有什么需要您言语一声!我跟烧饼年轻力壮,您随便使……

郎昊辰:⊂[┐'_'┌]⊃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配拥有姓名……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王昊悦:(✘_✘)我也一样没姓名啊……(委屈巴巴ing……)

高峰:(°ー°〃)你……我……他……不是……艹……真特么尴尬……

雾衍林

【德云男友 / 王昊悦】致花板小王(生贺!)

切勿上升 啵 

四老师您进来了就出去吧 (我跪下认错)

————————————————————

  1)

  等我后来和先生在一起很多年之后,想着这些年点点滴滴的日子,心里还是挺欢喜。

  能够遇见先生,相识相知共度一生,有闻雾和茂琳,日子平淡顺遂,大概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

  从前那会子,一个九三年的大男孩,却长得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换作是旁人早认识他几年,估计说他是八五后你都信。

  转眼间,先生也是位非常的成熟男人了。...


切勿上升 啵 

四老师您进来了就出去吧 (我跪下认错)

————————————————————

  1)

  等我后来和先生在一起很多年之后,想着这些年点点滴滴的日子,心里还是挺欢喜。

  能够遇见先生,相识相知共度一生,有闻雾和茂琳,日子平淡顺遂,大概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

  从前那会子,一个九三年的大男孩,却长得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换作是旁人早认识他几年,估计说他是八五后你都信。

  转眼间,先生也是位非常的成熟男人了。

  十分有幸,我,在他身边。

 

  2)

  想想我们怎么认识的。

  在北京住过几年,机缘巧合认识了先生的朋友,再认识了先生,那时的先生青涩又内敛,唯一和现在一样的就是笑起来那眼角的褶子,后来儿子闻雾总说他爹是褶子精,每次都免不了一顿收拾。互相换联系方式先生也能脸红的不知所措,但是尽管那时有了联系方式,我俩也没有下文。先生的心大概和他面儿上一样,沉如一方深潭,没有太多的言语,朋友聚会总是默默和大家一起笑的那一个,年纪轻轻活的老成。

  他在我朋友圈也像个没有感情的点赞机器,发一条点赞一下,发一条点赞一下。

  后来家里老人想着一家子团聚,于是我辗转回到四川,没有告诉太多人,在回四川的飞机上,心里隐隐的想起了先生。

  大概是心里没底,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他。

  回了四川专业选择,我去幼儿园做了老师。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园里来了新老师,新来的同事是个社粉,按头给我安利了德云社,我也成功一头扎进去无法自拔,继而更了解了已经是高峰老师徒弟的先生。

  那时是二零一八年的年末。

 

  3)

  两个有缘的人,兴许相隔多远都不会走散吧。

  我和先生大概就是这样。

  地方隔得远,也没有什么交集,先生只有在各种节气上会给我发一两句祝福语,我也象征性的回上他两句,对话日常绝对不超过十句,后来先生告诉我说,他那时联系我是怕我忘了他,天远地远的,不做点什么留着印象,他怕我喜欢上别人。

  我还纳闷,他怎么这么有把握我喜欢他呢。

  你瞧,他就是这样一个心思深沉的不能再沉的人了。

  再从四川回到北京,先生还是从我的朋友圈知道的。

  朋友圈他很少评论我什么,离开北京那个时候他给我留了言,他说“来日再会”,回到北京他说“终有再见之时”。

  我一直觉得他是个不善言辞之人,估计这两句,他得琢磨很久。

  

  4)

  回了北京委托朋友帮我找了住处,租金合适地段也好,更重要的是我能得空去逛逛园子。

  在四川的那些日子,也会听相声打发时间,不管是先生的,还是先生师父的,或者是他们一队的,德云社的。

  日子潺潺如流水的走着,相声带给我的,不光是打发时间,我也能在这其中看见他们这么一大帮人的心意,国粹始终需要传承。

  一九年四月份,前一天我心血来潮去看了场一队的相声,那还是我来了北京之后第一次去看一队,估摸着先生是看见我了,因为我发现他在台上一直在偷瞄我,后来第二天先生没头没脑的给我发消息,他问我在干嘛,我说没做什么事,于是他约我晚上去散个步,我答应的爽快,转头就给闺中好友李霄梅戳小窗,我说那榆木脑袋怎么回事,回来这么久不联系去看次相声就来了,这是开窍了还是喝酒了?

  霄梅说大概是按捺不住,春天来了。

  想一想还是有些激动。

  毕竟,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我也在想,当年那个少年老成的王晓峰,现在会是怎样的王昊悦呢。

 

  5)

  见面前我还细细打扮了一番,霄梅坐在我家沙发上给我出主意。

  霄梅给我打气,帮我选耳饰的时候她说我看着不怎么在意那榆木,其实早就把人家挂在心上,我脸红红的笑,霄梅说估计王昊悦见了我这样子定是心花怒放。

  紧张兮兮的我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远远的便看见他来了。

  我是近视眼,总是看不清楚远处的来人,说来也怪,明明那么久没见,他一来我就瞧见了。

  那天在园子我忘了带隐形,没怎么仔细瞅瞅他,这也是,出门太急忘了带,等他走近了,老艺术家四个大字明晃晃的炸在我脑海里。

  开场白的寒暄简单明了,好久不见四个字倒是牵出一段儿又一段儿过往的碎片。

  我好像又记起了第一次见面,那个默不作声脸色绯红的他。

  他说我看起来像是变了,又好像没变。

  他又说日子过了太久,这再见面呐手脚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还说,他想我了。  

  我愣愣的停在原地,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他倒是比我先脸红,挠了挠头又腼腆的笑着,他说你看,我这人一紧张啊就容易说胡话,你别往心里去,我笑了笑,接口问他,胡话不胡话我到不介意,就是…你,真想我了?

  他停下了脚步,转头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想他大概也是没料到我会问的这么直接,我看见他捏了捏手心,嘴角扬了扬,对我吐出一个字正腔圆的“是”。

  那一刻我的心思飘得很远,也很烂俗的想着,幸福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说,王晓峰,这么些年,我也挺想你的。

  先生听完嘴角一翘,又觉不妥想压抑自己很开心的样子,像个偷吃东西的松鼠,我又看见了那时候他眼角可可爱爱的褶子。

 

  6)

  不过要说追人的话,先生真的没怎么追,那天之后他常约我出去吃饭散步压马路,我们的感情好像就在这饭菜风景大马路之间慢慢升温。

  表白倒是先生先说的。

  那天我等他下班去吃饭,先生定的烛光晚餐,我也是去了才知道原来先生会这么浪漫。

  烛火摇曳下先生的脸我有些看不真切,恍恍惚惚之间这几年的时光全都涌上心头,直到先生与我碰杯,他说他总在想,该在什么样的场景下向我说这件事才最正式,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烛光晚餐最浪漫,或许我会喜欢。

  你知道那时我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要是他接下来和我表白我一定一定答应他。

  果然,先生说完那句话便看向我的眼睛。

  他说,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他的声线有一丝颤抖,我听出来了。

  他的话音一落,我简直点头如捣蒜。

  先生见我那样子又笑了,那些可爱的褶子们都在和他一起欢呼雀跃。

  吃过饭先生送我回家,很自然,先生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牵住了我的手,温暖的大手和我的小手,被人呵护的感觉其实真的特别好。

  到了家门口我犹豫要不要请他上去坐坐,又想到我那没有收拾的狗窝还是觉得算了。

  迟迟说不出口的再见让我默默不肯放手,先生那时应该也看出来了,他腾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发顶(噢插句题外话,你知道那个时候的我又在想什么吗?我在想还好我洗了头!现在这个能顶着大油头和先生插科打诨的不知道是谁!),轻轻一带将我抱进怀里。

  先生的怀抱很舒服很好闻,是能让我安心的味道,这种温情绵绵的时刻突然有些不争气的眼泪看着看着就要掉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道儿,先生好像察觉到了,他让我抬起头,那一瞬间有颗眼泪太太太会给自己加戏,说掉就掉,连我本人都没有防备,于是我看见先生愣神的表情。

  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松鼠震惊.jpg。

  先生有些慌,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帮我擦还是怎么样,索性直接吻了上去。

  这样说来我还得感谢那颗眼泪?

  除了温柔,那时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怪我才疏学浅啊才疏学浅。

 

  7)

  第二天我红着脸和霄梅咬耳朵说了这件事,霄梅掩着嘴笑的乐呵,她点了点我的脑袋,说大概她得给我准备份子钱了,她说先生一定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说实话,挺开心。

  要是能和先生结婚,一定是件幸福的事。

  后来的后来,霄梅陪我去选婚纱,她说,这份子钱是准备好了,接下来啊,就看你俩什么时候生小宝宝了。

  我想了想幼儿园那些小朋友,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我说,那你和大郎抓紧了噢。(霄梅和大郎的故事你去问霄梅,悄悄告诉你,你问她她会脸红噢~)

  霄梅掩嘴笑,幸福溢于言表。

 

  8)

  生儿子闻雾的时候先生很紧张,一点也不亚于结婚的时候。

  那个平时能说会道的相声演员,在见我First Look的时候竟哭的一塌糊涂,他拥抱我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是他的全世界。

  后来怀孕,他想要个女儿,一想到能有个小棉袄他简直乐呵呵的像只松鼠。

  不过当他抱起小闻雾的时候,那样温馨的画面我这辈子也不会忘。

  当然了,生了女儿茂琳,他真的快乐的像只松鼠。

  儿子女儿的名字都来自霄梅,我很喜欢。

 

  9)

  一晃眼,儿子女儿都长大了,会走路会说话,会咿咿呀呀唱小曲儿,也能小手翻飞打快板儿,时间总是不等人,一晃眼,又过去好多年。

  我和先生之间,数年如一日,我们给予对方的零散日常,慢慢糅杂成岁月中温柔的光河,照耀我们那些漫长的世俗烟火。

  

  

  10)

  未来很长,我想和先生稳稳的牵手,一路好好的走下去。

  

  

  

  

「 总会相逢的 

     就像山川河流 就像万河归海 」

                                             —— 摘自书籍

 

祝花板小王生日快乐!!!

岁岁年年 定会万喜万般宜

热病

关于朋友圈的连续剧

又见双标现场 所以到底谁能拥有高老师的朋友圈

小雨有一neine惨的感觉😂

祝小雨高考顺利吧~


我需要在我的lof里留个大郎叫爸爸的证据😬

不知道若干年以后会不会有人考古考到大郎叫爸爸就嗑晕了 没有这前因后果想看大郎叫爸爸也是有生之年了吧

倒是小番茄叫义父 叫爸爸张嘴就来


盲猜大郎的微信头像跟微博同款?

关于朋友圈的连续剧

又见双标现场 所以到底谁能拥有高老师的朋友圈

小雨有一neine惨的感觉😂

祝小雨高考顺利吧~


我需要在我的lof里留个大郎叫爸爸的证据😬

不知道若干年以后会不会有人考古考到大郎叫爸爸就嗑晕了 没有这前因后果想看大郎叫爸爸也是有生之年了吧

倒是小番茄叫义父 叫爸爸张嘴就来


盲猜大郎的微信头像跟微博同款?

热病

真好呀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神马的 

老五好宠

甜甜的互动让人心情好 

这场报菜名挺有意思 用追窑入活 出差回来还要赶场 俩人其实都挺累了 但是情绪还不错 看得出来说高兴了 最后老四还搂着老五下场 

(小声吐槽一下 老四你趟子偷工减料你师父知道吗)


cr:20180618 报菜名 王昊悦李昊洋 

真好呀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神马的 

老五好宠

甜甜的互动让人心情好 

这场报菜名挺有意思 用追窑入活 出差回来还要赶场 俩人其实都挺累了 但是情绪还不错 看得出来说高兴了 最后老四还搂着老五下场 

(小声吐槽一下 老四你趟子偷工减料你师父知道吗)


cr:20180618 报菜名 王昊悦李昊洋 

热病

高老师的仪式感啊 

话说扒扒这几件浅蓝大褂是怎么回事呢 浅蓝大褂好像就老三没有

还有藏青大褂 小封劫刑车的藏青大褂真的帅到没朋友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高老师一定要把图发整齐的强迫症 也很有意思

高老师的仪式感啊 

话说扒扒这几件浅蓝大褂是怎么回事呢 浅蓝大褂好像就老三没有

还有藏青大褂 小封劫刑车的藏青大褂真的帅到没朋友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高老师一定要把图发整齐的强迫症 也很有意思

热病

大郎和老四一次毫无准备的合作

又名当大郎的对口临时变成单口又变成对口

170527这天晚场本来排的是大郎和张九林的怯洗澡 但是张九林可能临时请假了 大郎的节目临时改成单口(第二天张九林也没出现 是刘献伟老师给大郎捧的造厨)

结果还没说两句 头场唱过快板书的老四跑上来了 (节目单排的是四五的学哑语接大郎的场 所以后面老五怎么样了?)大郎一脸懵圈 老四说他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 现穿的大褂😂 

大郎唱了一小段单刀会 也不到底谁逗哏 又见狗腿师弟给师哥打扇子 老四一直搅和 ...

大郎和老四一次毫无准备的合作

又名当大郎的对口临时变成单口又变成对口

170527这天晚场本来排的是大郎和张九林的怯洗澡 但是张九林可能临时请假了 大郎的节目临时改成单口(第二天张九林也没出现 是刘献伟老师给大郎捧的造厨)

结果还没说两句 头场唱过快板书的老四跑上来了 (节目单排的是四五的学哑语接大郎的场 所以后面老五怎么样了?)大郎一脸懵圈 老四说他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 现穿的大褂😂 

大郎唱了一小段单刀会 也不到底谁逗哏 又见狗腿师弟给师哥打扇子 老四一直搅和 这场就见大郎笑场了 好奇到底使了啥活 

俩人还往后台看 是高老师在后面把场吗😂


cr:佳佳jia妮

热病

大郎模仿老四——高家门模仿秀之三

作死大师哥又在编排老四了 

老四杀🔪上来了😄


指路

上一次大师哥编排模仿整个师门 👉🏻高家门模仿秀之二 

还有高家门大四模仿老五 👉🏻高家门模仿秀之一 


大郎对于捧哏翻不翻包袱真的特别介意 不翻包袱他要翻脸的 他说了出台 张九林关注点在板儿上没及时搭理他 他瞟了张九林一眼 张九林搭了一句 他才缓过来 然后自己还找补了一句😂(话说我好像看过很多次别人不翻包袱他翻脸来着 印象最深的是跟李九春 ...

大郎模仿老四——高家门模仿秀之三

作死大师哥又在编排老四了 

老四杀🔪上来了😄


指路

上一次大师哥编排模仿整个师门 👉🏻高家门模仿秀之二 

还有高家门大四模仿老五 👉🏻高家门模仿秀之一 


大郎对于捧哏翻不翻包袱真的特别介意 不翻包袱他要翻脸的 他说了出台 张九林关注点在板儿上没及时搭理他 他瞟了张九林一眼 张九林搭了一句 他才缓过来 然后自己还找补了一句😂(话说我好像看过很多次别人不翻包袱他翻脸来着 印象最深的是跟李九春 还有跟关鹤柏也有过?)


演数来宝从来都自己带板又在捎带谁呢😂


cr:191019 数来宝 郎昊辰张九林 

热病

那些年互相偷窥的高家门 

接👉🏻那些年偷窥的高老师 


高老师听活:

20190712 金刚腿 郎昊辰张九林王碧辉 P1~3

20190407 对坐数来宝 王昊悦李昊洋 P4


大郎听活:

20190608 谁欠谁 高峰栾云平杨进明 P5(小迷弟还带拍照的😂)

20150808 高栾合作九周年哈尔滨小专场 P6


后面俩一个是老四听老大 时间太久了忘了哪个视频里截的了

一个是高糊的老大听活 也不记得哪里存的了 ...

那些年互相偷窥的高家门 

接👉🏻那些年偷窥的高老师 


高老师听活:

20190712 金刚腿 郎昊辰张九林王碧辉 P1~3

20190407 对坐数来宝 王昊悦李昊洋 P4


大郎听活:

20190608 谁欠谁 高峰栾云平杨进明 P5(小迷弟还带拍照的😂)

20150808 高栾合作九周年哈尔滨小专场 P6


后面俩一个是老四听老大 时间太久了忘了哪个视频里截的了

一个是高糊的老大听活 也不记得哪里存的了 


最后附赠一个冲台下羞涩偷笑的小郎 严重怀疑下面坐的是熟人

热病

大四合照

这九九八十一张图真是信息量巨大 

俩人各种贴脸 卖萌 一起逛街 一起吃饭 一起去游乐场 一起敷面膜 还有大郎的香肩和大长腿🙈 一人血书老四把这些图发一版高清大图

除此之外 我的关注点是那些舞台图 只能说无聊催的 我太喜欢答题了

有兴趣看整场的看这里👉🏻 郎昊辰王昊悦合作场次合集  基本上都有视频 除了结巴论

大四合照

这九九八十一张图真是信息量巨大 

俩人各种贴脸 卖萌 一起逛街 一起吃饭 一起去游乐场 一起敷面膜 还有大郎的香肩和大长腿🙈 一人血书老四把这些图发一版高清大图

除此之外 我的关注点是那些舞台图 只能说无聊催的 我太喜欢答题了

有兴趣看整场的看这里👉🏻 郎昊辰王昊悦合作场次合集  基本上都有视频 除了结巴论

热病
哈哈哈哈哈 又见双标现场 期待...

哈哈哈哈哈 又见双标现场

期待合唱啊 

合唱之外 还可以师徒连麦查个作业啥的啊


看到老四出动 就猜大郎该出现了😬

哈哈哈哈哈 又见双标现场

期待合唱啊 

合唱之外 还可以师徒连麦查个作业啥的啊


看到老四出动 就猜大郎该出现了😬

易-韩雪

好像只有三岁的王昊悦悦和李昊洋洋

这也太可爱了吧!

捂眼睛好宠好可爱!

好像只有三岁的王昊悦悦和李昊洋洋

这也太可爱了吧!

捂眼睛好宠好可爱!

云墨❤️云雷

【洋悦】嗷呜(不一定会有二的一)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动物成精预警~

OOC~


我又来挖坑了~

主要原因是云墨实在没有库存了

脑洞出自于昊洋老师背的哮天犬【20180510八扇屏】


        "啸天狗!啸天狗!啸天狗!你又跑哪去了!师父叫吃饭了,你快点出来啊!"


        "白耗子,我都说多少遍了,我有名字!我叫李昊洋!就算是我叫李啸天你也不能叫我啸天狗啊!"...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动物成精预警~

OOC~


我又来挖坑了~

主要原因是云墨实在没有库存了

脑洞出自于昊洋老师背的哮天犬【20180510八扇屏】


        "啸天狗!啸天狗!啸天狗!你又跑哪去了!师父叫吃饭了,你快点出来啊!"


        "白耗子,我都说多少遍了,我有名字!我叫李昊洋!就算是我叫李啸天你也不能叫我啸天狗啊!"李昊洋背着手,晃悠着走到了王昊悦的身边,用自己的手敲了一下王昊悦的头。


        "李昊洋!我说了,我不是耗子!我是仓鼠!仓鼠懂吗!可可爱爱的那种!咱师父也给我起名字了!叫王昊悦!"王昊悦拿手揉了揉自己头上的耳朵,两个手撑着脸走到李昊洋的面前。


        李昊洋揉了揉鼻子,凑到王昊悦跟前儿嗅了嗅,然后拎着王昊悦的后脖颈子说道:"你给我离大师哥远点儿!一身猫毛的味道。"


        王昊悦打掉了李昊洋的手,拎着李昊洋头上的耳朵,往院子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对李昊洋说:"你是不是在床上睡腻了,想打个地铺试试了!用不用我成全你一次!"


        李昊洋听了话连忙摇了摇头,伸手去够王昊悦薅自己耳朵的手。李昊洋发现自己每一回伸手都让王昊悦躲了过去,索性放弃去够王昊悦手的想法,转攻下盘。因为李昊洋和王昊悦入门晚一点儿,还不怎么会藏耳朵和尾巴,最重要的是尾巴对于王昊悦是个敏感的存在。


        "李昊洋!你别动我尾巴!师父!老五又欺负我了!你管不管啊!"王昊悦被李昊洋的动作吓了一哆嗦,冲着自己师父跑了过去。


        高峰瞪了一眼李昊洋,把自己手里刚盛完的饭递到了王昊悦的手里。"你甭理他,尝尝师父做的饭好不好吃。晚上去我那儿,师父让你师娘给你做好吃的。"


        李昊洋被自己师父瞪得发毛,迈开腿往王昊悦的方向蹭了几步,撅着嘴跟自己师父说道:"师父,你偏心,好吃的都没有我的份儿。不都是说小幺才是最得宠的那个嘛!师父你不许偏心。"


        王昊悦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馒头塞到了李昊洋的嘴里,成功的提前结束了这次一样失败的撒娇。"你都多大了还撒娇,吃都堵不上你的狗嘴。"


        "犬!我是犬!和狗不一样!你见过谁家狗耳朵长这样,耳朵都被你掐肿了。"李昊洋把嘴里的馒头拿了下来,伸手揉了揉自己被掐的耳朵,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师父。


        高峰伸手摸了摸王昊悦的耳朵,冲着李昊洋说道:"现在公平了吧!你俩快点儿吃饭吧!一会儿饭凉了!"


        李昊洋咬着王昊悦塞过来的馒头,看着王昊悦头上时不时抖抖的耳朵,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李昊洋刚想伸手摸一摸王昊悦的耳朵,就看见本来应该坐在自己面前的王昊悦,窜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大郎,好久不见,我都快想死你了!"


        "五个时辰,长吗?"


        "闭嘴!"


        "好嘞!"


        李昊洋一边抱着自己的胳膊,一边看着挂在郎昊辰身上的王昊悦,还不忘了往自己嘴里送吃的。李昊洋抖了抖自己身后的尾巴,冲着郎昊辰呲了一下自己的犬牙。"来了师哥!快点过来吃饭吧,再过一会儿饭就凉了。"


        郎昊辰打了个哈气,抬手想去摸一下王昊悦的耳朵。还没等手碰到王昊悦的耳朵,郎昊辰就听见有"咕噜咕噜"的声音,抬眼一看就被呲着牙的李昊洋吓了一跳,放在王昊悦头顶上的手也收了回来。


        "大狗狗,你把牙收起来,你吓到大郎了。"王昊悦托着李昊洋的下巴往上抬了一下,完美的把李昊洋的两颗犬牙给盖住了。王昊悦说完之后还用手摸了摸李昊洋头顶上的两只耳朵。"不许凶大郎!"


        奶凶奶凶的王昊悦谁能抵得住啊!李昊洋拎着王昊悦的后脖领子放到了自己怀里,用手指点了点王昊悦的额头说道:"我是犬!不是狗!懂吗?"


        "大狗狗~"


        "会嗷呜的犬。"


        "大狗狗~~"


        "汪!"

云墨❤️云雷

至悦洋

很久没有写过这个了

云墨过来暖暖冷圈

写出来的都是云墨自己的理解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最晚知道老五已经当爹的人)


注:四八句的开头没有任何意义,纯是来凑行数的


王生白面书生气

昊月当空忆往昔

悦己容颜观者迷

翩翩公子台口立

李郎挑眉气轩昂

昊字当中观两旁

洋摇折扇讲四方

一段东汉为宝藏


(昊寓意胸怀广阔,眼光高远)

很久没有写过这个了

云墨过来暖暖冷圈

写出来的都是云墨自己的理解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最晚知道老五已经当爹的人)


注:四八句的开头没有任何意义,纯是来凑行数的


王生白面书生气

昊月当空忆往昔

悦己容颜观者迷

翩翩公子台口立

李郎挑眉气轩昂

昊字当中观两旁

洋摇折扇讲四方

一段东汉为宝藏


(昊寓意胸怀广阔,眼光高远)

云墨❤️云雷

【悦洋】此山是我开(一)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架空时代背景!!!

民国时期设定!!!

ooc~~

茶商悦X土匪洋(没站错攻受!)

(有点像一拜天地)


趁着周六过来趟浪趟浪水儿,看看有没有人看

没有的话,云墨也不会弃坑~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当我男人来!"

"你这个妞儿长得怪像男的。"

"废话,小爷我就是男的!"

"怪不得长的这么壮。不对!俩男的怎么能结婚!"

"怎么不能!小爷我就喜欢男的!能不能?"

"能!怎么...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架空时代背景!!!

民国时期设定!!!

ooc~~

茶商悦X土匪洋(没站错攻受!)

(有点像一拜天地)


趁着周六过来趟浪趟浪水儿,看看有没有人看

没有的话,云墨也不会弃坑~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当我男人来!"

"你这个妞儿长得怪像男的。"

"废话,小爷我就是男的!"

"怪不得长的这么壮。不对!俩男的怎么能结婚!"

"怎么不能!小爷我就喜欢男的!能不能?"

"能!怎么不能!拜!现在就拜堂!你先把刀放下来。"

"这还差不多。"

......

"你后悔和我拜堂吗?"

"不后悔,这辈子不后悔!"


第一章 劫道


1

        "掌柜的,咱绕道吧!小的听说这儿有个土匪头子挺吓人的,专门带人劫道。咱出门也没带多少家丁,打不过啊!"


        "老王啊,青天白日朗朗的乾坤,他就算是土匪,估计也不敢大张旗鼓地劫道,早过去了早放心,不是吗?后面的快点跟上!到了前面我请你们吃酒去!"王昊悦冲着后面的家丁挥了挥手,催促着快点往前走。


        忽然之间,有一群人从旁边的山坡上冲了下来。


        "呔!" "诶!" "呔!" "诶!" "儿子!" "诶!别占我便宜!"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男人来!"


        "洋哥,咱要点儿脸。虽然长的挺好看,但是咱毕竟是个劫道的,也得劫点儿钱啊!"


        李昊洋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一眼王昊悦,把右手里的刀一架,左手指着王昊悦喊道:"男人和钱一起来留下来!要是没有钱,光留人也行!我要那个骑马上的,长得真好看!"


        王昊悦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昊洋,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我看你也不像是个女的,合着是要给你姊妹找夫君啊!兄弟,能否让在下见一见您的姊妹,要是合了在下的心意,立马三媒六聘娶她回家。"


        李昊洋看了一眼跟着自己的随从点了点头,两脚一错蹬,上前薅住了王昊悦坐下马的缰绳,带着王昊悦回了山寨。


        随从得了眼神,目送着李昊洋和王昊悦回了山寨。自己抱拳拱手对着王昊悦带来的家丁说道:"您家老爷都上了山,几位也上山休息一番吧。"随后带着家丁们往后寨去。



2

        王昊悦被李昊洋拉着马的缰绳回了山寨里,等进了寨门之后,王昊悦就又被李昊洋拽下了马。"兄弟,您的姊妹在哪儿呢?我不见怎么订婚约啊?"


        李昊洋环顾了一圈院子,抬手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开了门就把王昊悦退了进去,然后立马就把门给关了上。


        "轻点儿造害,就人家那小胳膊小腿的,你再给人撅折了!"


        "三哥,你这话说的,我还是知道怜香惜玉滴!"李昊洋看着在旁边看热闹的宋昊然瞪了一眼,转身就进了屋里。


        "兄弟,也没有人啊!"王昊悦此时还不知道李昊洋到底要干嘛,真的以为李昊洋是要把自己的姊妹嫁给自己,就在屋里来回的走着。


        "小爷我不来,是没有人。"李昊洋背手把屋门上上栓,伸手把王昊悦推到了床上,一只手把王昊悦的两只手固定在床头上。"小爷我就喜欢长得俏的男娃子,乖,让爷香一个,今儿伺候好爷了,明儿你就是这山上的当家的。"


        王昊悦觉得有点儿不太对,但是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李昊洋压在了床上。趁着李昊洋不注意,使了一招猴子偷桃,翻身就把李昊洋压在了身下。"别看咱瘦,骨头里面包着肉。的亏我有两下子,好家伙,你也是不挑食啊!"


        "我去!你这是打算要废了你爷们儿啊!小爷我还就喜欢你这种泼辣的!"李昊洋想挣开王昊悦的手,但是挣扎了半天,王昊悦压在自己身上纹丝未动。"你丫的是秤砣做的吧!死沉死沉的!"


        "刚才谁说要我伺候你的!来,你要是能翻身,我就伺候你!这家伙!要是没练过几天,我还治不了你了!我还告诉你,你撞枪口上了,我打小就是练武的!"王昊悦压着李昊洋的两只手,两条腿一使劲儿,把李昊洋挣扎的腿压在了底下。


        李昊洋趁着王昊悦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腿上,悄悄地把一只手抽了出来,从自己后腰抽出来一把枪抵在了王昊悦的腰上。"让开!真以为小爷我就这点本事?没点儿真家伙敢当土匪?下去!"


        王昊悦感觉到了腰上有东西抵着,立马就服了软儿,慢慢起身下了床。王昊悦看着李昊洋要起身,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门口,拉开门栓就往外跑,结果没有注意前面,一下就撞到了宋昊然的怀里。


        "昊洋啊!是他自己撞进我怀里的!不管我什么事啊!一定不要薅我头发啊!你快点儿出来!一会儿你媳妇儿跑了!"宋昊然往后退了几步,和一头撞在自己怀里的王昊悦拉开了距离。


        李昊洋拎着枪从屋里走了出来,带着几个人把王昊悦围在了一个圈里。"你不是有能耐吗!来,你出这个圈试试!"


        王昊悦看着四周围着的人,踩着小碎步走到圈边儿上,站在边儿上来回的跳进跳出。"我出去了!我进来了!我又出来了!我又进来了!"王昊悦抬头看见了李昊洋黑着的脸,立马就老实了。


        李昊洋拿过来小喽啰手里的朴刀夹在了王昊悦的脖子上,稍微使了使劲儿问道:"再得瑟我让你脑袋在圈里,身子在圈外。就问你一件事从还是不从!"


        王昊悦稍微挪了一下脖子,但是李昊洋的刀也跟着王昊悦挪了一下。王昊悦用手掐着李昊洋的刀,露出来一个僵硬的笑。"爷,从了也得有个过程不是!平常人家都是先拜堂后洞房,咱这儿是不是也得按规矩来?"


        李昊洋想了想,绾了个刀划收了刀,看着王昊悦说道:"明天拜堂,小爷我希望你在今天夜里不要有什么动作,不然小爷认人,刀枪可不认人!"

易-韩雪

【洋悦】 你都不发个生日祝福给我(王昊悦生贺)

祝花板小王王昊悦生日快乐!!!

盯了一天老五微博,也没蹲到给老四的生日祝福(虽然我明知他不会发…)

那就我自己来吧!

下面就是,我一个理科生写的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

第一次发文 有什么不对的请各位提出🙏


---------------正文


盯着表跳到了零点整,王昊悦把编辑好的微博发了出去。

“祝你生日快乐”配了两张自己的照片。

然后趴在床上翻了翻微博,回复了一些朋友的祝福,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还在打游戏的自家爷们,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昊洋!几点了!都打一天了,睡觉了!”

“哦哦,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洗漱,你先躺下吧。”李昊洋说着存档好游戏,然后去洗漱。...

祝花板小王王昊悦生日快乐!!!

盯了一天老五微博,也没蹲到给老四的生日祝福(虽然我明知他不会发…)

那就我自己来吧!

下面就是,我一个理科生写的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

第一次发文 有什么不对的请各位提出🙏


---------------正文


盯着表跳到了零点整,王昊悦把编辑好的微博发了出去。

“祝你生日快乐”配了两张自己的照片。

然后趴在床上翻了翻微博,回复了一些朋友的祝福,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还在打游戏的自家爷们,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昊洋!几点了!都打一天了,睡觉了!”

“哦哦,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洗漱,你先躺下吧。”李昊洋说着存档好游戏,然后去洗漱。


听着水流声,王昊悦又翻了翻微博,再次确认了李昊洋属实没有给自己发生日祝福。虽说俩人认识十多年了,平时也都在一块,微博上的互动少之又少,自己从来也不在意这些,但是过生日了连条祝福都不给自己发吗?


李昊洋洗好了以后,抓了两把自己的自来卷,钻进被窝。


“你是不是忘了我今天生日啊!”王昊悦戳了戳李昊洋的胳膊。

“那怎么能忘呢”李昊洋侧过身子搂住昊悦。

“你都不发个祝福给我”

“你就在我身边躺着呢,我发那干什么。生日快乐。”低头亲了亲怀中人的嘴角。“睡觉”

-----------------------------------

台灯关掉,从窗外吹进自然风,偶尔有一两辆车驶过街道。 好梦。


早上六点半,李昊洋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来,随便套了件外套,去楼下早市买菜,学着大爷大妈们跟菜贩讲讲价,最后拎了好几兜红红绿绿的菜和肉上了楼。

---------------------------------------------

“起来了,再不起一上午过去了”李昊洋拉开窗帘。

“唔,晃眼睛!”王昊悦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懵了一会儿之后逐渐苏醒,走到厕所,胡乱洗了个脸,打着哈欠坐在餐桌旁。

“过生日吃个鸡蛋!”李昊洋把煮好的鸡蛋啪立在桌子上。

“过生日的早饭就一个鸡蛋啊!面条都不给做一碗啊!”王昊悦手拿着鸡蛋在桌子上滚来滚去,瞅着李昊洋。

“胖的大褂都穿不上了,少吃点吧啊你”

“胖!那我不吃了!”王昊悦从凳子上起来就进了书房“哐当”就把门关上了。

“哎!干嘛去啊。”李昊洋站在书房外头喊。

“练板!”

书房内

“大郎还知道过生日请我喝酒呢,李昊洋他倒是微博也不发,早饭就给个鸡蛋,还说我胖,成天也不陪我出去,就知道打游戏…”越想越生气,拿起李昊洋的快板就打上了,使足了力气,反正也不是自己的板,想象着给李昊洋拍晕。

屋里头噼里啪啦的倒也听不见李昊洋这外头干嘛呢。又练了几段快板书,本来早上连那鸡蛋都没吃,又在这耗费体力了俩小时,王昊悦实在没劲儿生气了,坐在凳子上扒拉手机。

“叮”手机提示音,微博特别关心的提醒,“师父又发曲艺推荐了?”点进去看看。

“嗯?李昊洋发的微博?”配了张图,放大了一看,蛋糕,一桌子菜,还有一碗打了鸡蛋的面。


“王昊悦,吃饭了!把门开开。”李昊洋扭着门把手,在门外喊。“我错了我错了,本来早上想让你少吃点中午多吃,我早上就买好菜了,订好了蛋糕,没想到还给你弄生气了,我错了!快把门开开。”

“咔嚓”,门开了,李昊洋倚在门上,重心一下不稳,往里栽了一下,顺手抱住了王昊悦。“我错了我错了媳妇,我炒的全是你爱吃的菜,我还给你做了面,你一点都不胖,真的我就喜欢你现在这样,以前太硌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跑偏了。“咳咳,吃饭!”王昊悦听着怕是下面又要说些不要脸的话,赶忙打断他。

李昊洋又搂了搂 

“宝贝儿,生日快乐!”


---------------------------------完




如果您看完了我真是感谢您

我这行云流水…账一般的文,但是我只是想写出来甜甜甜的五四!以表示出对于老五不发微博的控诉!

五四还是超级甜的!祝两位越来越好!

王昊悦悦生日快乐鸭!!!


@傻奔奔  我自己来填了,我写的属实太烂😭

嘉希丫丫

昊悦太可爱啦!好喜欢这种聪聪明明伶伶俐俐喜喜庆庆的孩子。

存个档:

现编十八愁 

停电救场 

———

他这个岁数似乎不能管人家叫孩子,但总莫名觉得高老板的徒弟们都特别孩子样。记得热病大大的发过一段昊悦和大郎假蹦迪视频,从那里我才特别get到昊悦的可爱,太少年感了。我特别想看看他开箱之后到底胖了多少hhh,好萌吖好萌吖好萌吖。


昊悦太可爱啦!好喜欢这种聪聪明明伶伶俐俐喜喜庆庆的孩子。

存个档:

现编十八愁 

停电救场 

———

他这个岁数似乎不能管人家叫孩子,但总莫名觉得高老板的徒弟们都特别孩子样。记得热病大大的发过一段昊悦和大郎假蹦迪视频,从那里我才特别get到昊悦的可爱,太少年感了。我特别想看看他开箱之后到底胖了多少hhh,好萌吖好萌吖好萌吖。


云墨❤️云雷

【悦洋】此山是我开(二)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架空时代背景!!!

民国时期设定!!!

ooc~~

茶商悦X土匪洋(没站错攻受!)

(有点像一拜天地)


第二章 搬救兵


1


        王昊悦坐在李昊洋的房间里的床上,两只手拄着脸,心想自己怎么就能跑到这个地方了呢?当初要是听老王的话绕道走,现在自己估计已经快要到家了。这叫嘛事啊!以后再也不走这儿了!王昊悦正想着呢,就被李昊洋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架空时代背景!!!

民国时期设定!!!

ooc~~

茶商悦X土匪洋(没站错攻受!)

(有点像一拜天地)


第二章 搬救兵


1


        王昊悦坐在李昊洋的房间里的床上,两只手拄着脸,心想自己怎么就能跑到这个地方了呢?当初要是听老王的话绕道走,现在自己估计已经快要到家了。这叫嘛事啊!以后再也不走这儿了!王昊悦正想着呢,就被李昊洋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李昊洋看了一眼被吓一跳的王昊悦,踉跄着走到床前,抬手摸了一下王昊悦的脸,问道:"你在想什么呢?不要想跑,你是我的!"


        王昊悦打掉了自己脸上的手,闻到了李昊洋一身的酒味,表现出了一股很嫌弃的表情。王昊悦以为自己的表情李昊洋没有看见,结果被李昊洋尽收眼底。


        "你很讨厌酒味吗?没有多大味儿啊!那我打地铺,你睡床上。"李昊洋看见王昊悦用嫌弃的表情看着自己,提鼻子闻了闻身上的气味,摇了摇头走到了柜子前,拿出了另一床被褥,就着柜子铺在了地上。


        王昊悦看着躺在地上的李昊洋开口说道:"你为什么不睡床上?我其实也不是很讨厌酒味儿。"王昊悦最后一半的话小的像蚊子声音一样,但还是飘进了李昊洋的耳朵里了。


        李昊洋竖着耳朵听到了王昊悦的话,翻身坐了起来,把身下的铺盖卷了卷丢进了柜子里,没用两步就蹦到了床上,搂着王昊悦的腰进了被窝。


        "爷!您放开我!您不是说明天吗!"王昊悦两只手挣着想脱离开李昊洋的怀抱,结果被李昊洋搂的更紧了。


        "我叫李昊洋,以后叫我名字。地上凉,就光睡觉我不动你。明天就拜堂了,我不着急。媳妇儿我困了,睡觉觉了!"李昊洋说完话把头靠在了王昊悦的后背上,蹭了一下王昊悦的后背就睡着了。


        "李昊洋你给我起开!我不闹兔子!要不是你有枪,我早就跑了!你撒开我啊!我王昊悦这辈子不闹兔子!"王昊悦还没等说完,就被身后的李昊洋捂住了嘴巴。"睡觉,吵!王昊悦我记住了。"


        王昊悦见挣脱不开了,也就不挣了。盯着床上的帷帐,把旁边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又看了一眼因为喝醉了而睡的跟猪一样的李昊洋,拽了个被角放在了李昊洋的身上。


        在睡梦中的李昊洋感觉到了身上有什么东西,抬起抱着王昊悦的手,转了个身把被都拽了过去。


         王昊悦还在庆幸李昊洋把手拿走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一凉,伸手一抹才发现被都被李昊洋拽走了。"李昊洋!我好心给你盖着点儿,你居然跟我抢被!"王昊悦抿嘴出了一口气,抱着膀子和衣睡着了。


        大半夜的时候,王昊悦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立马就把眼睛睁开了。"李昊洋,你给我下来!你爬我身上干嘛!"王昊悦伸手把李昊洋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看着躺在自己旁边的李昊洋,从衣服兜里拿出手帕,把李昊洋嘴边的口水擦掉了。"睡觉还流口水,真恶心!还别说,睡着了还挺好看的。凶什么凶!你以为你是土匪,你就能凶我了!"


        王昊悦看着李昊洋大敞四开的睡姿,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把被蹬在一边的被子盖在了李昊洋的身上。再三确认李昊洋睡着了,王昊悦才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走了出去。"小屁孩,你想关住我王昊悦还是嫩着点儿!"


  

2

        王昊悦出了寨门,刚想拔腿就跑,就又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我说弟媳妇儿啊!没事儿别老往我怀里跑,要是让昊洋知道了,你哥我这两根头发就保不住了。"宋昊然看着准备要跑的王昊悦,伸手就要把王昊悦送回李昊洋的屋里。


        王昊悦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跑了出来,一定不能再回去了,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王昊悦拉着宋昊然的手小声问道:"哥,我就是想出来找找我带来的几个家丁,我明天拜堂不得让他们几个知道知道嘛!更何况我是不是得通知一下我的家里人?您觉得有没有理?"


        宋昊然上下打量了王昊悦一眼,冲着王昊悦点了点头,带着王昊悦就到了后寨。宋昊然指着一个大点儿的屋子说道:"就这个屋子,你进去吧,别耍花招!往前五里马寨的当家的跟咱关系好,你就算是真跑了,也能给你逮起来!"


        王昊悦点了点头,推门就进了屋里,反手把门关严实了,上前两步拉着老王的手说道:"你先别说话!我知道我应该听你的,不该不绕路。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招了,我跟外面那个说了,放你回去报信,你赶紧回家让我爹找两个长得好看的家丁,一定得是男的,你先别问为什么,记住了就行。一会儿你千万别说话啊!回家后记得带着那俩男的回来救我啊!"


        王昊悦嘱咐完老王,就带着老王出了屋子,冲着站在外面的宋昊然说道:"我都叮嘱好了,回去把这件大喜事告诉我爹娘,不信您问他!"老王感觉到王昊悦在底下掐自己的手,赶紧冲着宋昊然点了点头。


        宋昊然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料想王昊悦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也就派人送老王下了山。"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啊?该回房里了吧!"


        王昊悦看着宋昊然不解的问道:"您就不怕我是去搬官兵吗?为什么连问都不问?"王昊悦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大个寨子,连个护院的人都没有,趁着这个机会一股脑儿就都问出来了。

        

德云社and슈퍼주니어
突然不知道该嗑哪对🤔🤔🤔

突然不知道该嗑哪对🤔🤔🤔

突然不知道该嗑哪对🤔🤔🤔

热病

老四与李派快板

两门抱是不错 同门师兄弟也可以互相调侃师门😬

话说老四的快板师父到底是谁?他自己说过吗?

肯定是李派没跑了 

李润杰→王印权→???→王昊悦

之前好像看过讨论?搜了一圈没搜到 好奇心杀死猫


之前老四发印权师爷视频的时候就很想说 师爷真的八十岁吗 精气神真好 看起来顶多六十 果然学会王高李 有个好身体?前段时间看张志宽老的视频也是这样  17年在新西兰演出 劫刑车  72岁了 那么一大段唱完又返了仨小段 真卖力气 ...

老四与李派快板

两门抱是不错 同门师兄弟也可以互相调侃师门😬

话说老四的快板师父到底是谁?他自己说过吗?

肯定是李派没跑了 

李润杰→王印权→???→王昊悦

之前好像看过讨论?搜了一圈没搜到 好奇心杀死猫


之前老四发印权师爷视频的时候就很想说 师爷真的八十岁吗 精气神真好 看起来顶多六十 果然学会王高李 有个好身体?前段时间看张志宽老的视频也是这样  17年在新西兰演出 劫刑车  72岁了 那么一大段唱完又返了仨小段 真卖力气 还有个近期在酒桌上唱劫刑车 的视频 也是说唱就唱 有瘾 


话说高老师16年初发过一个李派快板的微博:

很喜欢的一段作品,建议大家都听听,你会爱上这门艺术的。什么时候王派能够如此呢?任重而道远,向李派学习、致敬! 视频 ​ 


这场诗词会很搞笑 大郎主持 老四上来就按照金瓶梅的套路给大郎编排了一通 yy大郎交女朋友的亲可以参考下 虽然跟现实可能满不挨着

大郎主持真的很可爱 还给老四缝包袱 


cr:191203 诗词会 王昊悦李昊洋  

一只莴笋 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