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昊悦

6319浏览    141参与
易-韩雪

我真的被老四可爱到了

吹泡泡的笑容好治愈啊我的天

是时候放出这段吹泡泡了

太可爱了🙈

我真的被老四可爱到了

吹泡泡的笑容好治愈啊我的天

是时候放出这段吹泡泡了

太可爱了🙈

易-韩雪

这个大概是四五 吼吼 老四扑上来

---这个搞对象 规矩多

    一男一女最适合 

---废话 俩男的能搞嘛

咳咳.老四证明可以🙈


---俩男的是说相声

   都一样哈 那是我们晚上


啊啊啊 老四啊 真的🙉 我想知道晚上咋的了 五四绝了绝了!

给大佬们递笔@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傻奔奔

 @满杯全冰可乐 


这个大概是四五 吼吼 老四扑上来

---这个搞对象 规矩多

    一男一女最适合 

---废话 俩男的能搞嘛

咳咳.老四证明可以🙈


---俩男的是说相声

   都一样哈 那是我们晚上


啊啊啊 老四啊 真的🙉 我想知道晚上咋的了 五四绝了绝了!

给大佬们递笔@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傻奔奔

 @满杯全冰可乐 


热病Crazy

你俩稍微克制一下


四五太激烈了 我有点方


我为什么无聊截那么多视频 清内存清到心累


cr:20190501 论捧逗 王昊悦李昊洋 

你俩稍微克制一下


四五太激烈了 我有点方


我为什么无聊截那么多视频 清内存清到心累


cr:20190501 论捧逗 王昊悦李昊洋 

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四老师五老师的采访

刷b站看到的,顺便总结下里面的重点嗯。 

用本名接受的访谈,疑似昌平电视台的采访,应该是某一年的年末

B站指路 戳这里

下面开始都是总结内容, 糕糕相关在第七条 

一张没见过的照片,截图视频,看发型应该是接受采访的时间线

[图片]


1 90后,都是昌平人【关于四老师快板里说的和昌平有关的内容一个字都不要信】

2 2011 年一起考入北方曲艺学校, 高中时期不是同学,通过兴趣社团曲艺协会认识,然后成为搭档。2011-2013年 北方曲艺学校 

3 五老师:自认为刻苦与天分都是中等

4 ...

刷b站看到的,顺便总结下里面的重点嗯。 

用本名接受的访谈,疑似昌平电视台的采访,应该是某一年的年末

B站指路 戳这里

下面开始都是总结内容, 糕糕相关在第七条 

一张没见过的照片,截图视频,看发型应该是接受采访的时间线



1 90后,都是昌平人【关于四老师快板里说的和昌平有关的内容一个字都不要信】

2 2011 年一起考入北方曲艺学校, 高中时期不是同学,通过兴趣社团曲艺协会认识,然后成为搭档。2011-2013年 北方曲艺学校 

3 五老师:自认为刻苦与天分都是中等

4 学习科目:相声 评书 快板 鼓曲 曲艺赏析 小品 京剧 身形 基本功 ;专业课一上半天,6点起来练早功到12点。 


5 在学校实践机会多,第一次实习演出在南京: 很受打击【台上,台下都受到暴击】台上不好,台下人就对你不好。


过了黄河死一半,过了长江全死了【怀疑五老师地理】


6  五老师:行业淘汰率很高 

     五老师:不能直接进入观众心里,不买账;根据观众喜好塑造人物


7 缘分认识高峰,高高人很好,

四老师:未能学艺先学礼

五老师:糕糕台上台下都帮助非常大,台下非常和蔼,非常谦恭?【听不出】;演员无分大小,学员也是,从来不耍大牌,想学就交给你;

行业里,未必能教给你。糕糕是你想学喜欢就教给你,这在行业里非常难得


8 五老师私下喜欢看书,四老师收集了很多板。


9 2014年 四老师做了昌平职业学校特聘教师,去曲艺班,还去部队,社区,养老院开课


10 2013年四老师参加曲艺学会,变成昌平区啥..有一堆昌平区下乡的演出  ;连续演出是三个月,去不同的村演出。


11  四老师每天在现场宣传微博, 五老师每天都在刷书,看书杂,丰富自己的语言【专业要求多看书】。让人觉得演员是有内涵的。 


-------------------------------------自我吐槽分界线-----------

不知道为啥一直拿90后说事情,迷

说比90人都成熟稳重,可能是喜欢相声的缘故,你咋不看他们还长得老呢 ? 

五老师太能叭叭了,四老师在他说的时候基本不咋说话;四老师说话的时候,五老师自觉捧哏。 


嘉希丫丫

【命案现场还原——栾队为何差点被高老板玩死在台上·1】

2018年2月4日,一队封箱,高老板和栾队的《节日游戏》有多带劲大家都知道——高老板句句往根儿上刨,挤兑得小栾脸都紫了😂哪儿来这么大火(兴)气(致)呢?大概是因为,那天小栾连着又刨又打又挤兑了高老板家里的老五老四和大郎——

【命案现场还原——栾队为何差点被高老板玩死在台上·1】

2018年2月4日,一队封箱,高老板和栾队的《节日游戏》有多带劲大家都知道——高老板句句往根儿上刨,挤兑得小栾脸都紫了😂哪儿来这么大火(兴)气(致)呢?大概是因为,那天小栾连着又刨又打又挤兑了高老板家里的老五老四和大郎——

易-韩雪

这场对坐数来宝,老五没带快板.李昊洋坏呀,把昊悦的快板抢过来,自己使了.

对坐数来宝没快板怎么能行呢.

所以老五找了个盖碗.

于是就有了,盖碗加七块竹板的对坐数来宝~

还给碗磕掉茬了,还好掉茬的那是后台拿的盖儿,是社里的东西不用赔哈哈

这快板配盖碗真挺好听!

就能传五分钟的,后头结尾就截下去了

@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就是这场~

这场对坐数来宝,老五没带快板.李昊洋坏呀,把昊悦的快板抢过来,自己使了.

对坐数来宝没快板怎么能行呢.

所以老五找了个盖碗.

于是就有了,盖碗加七块竹板的对坐数来宝~

还给碗磕掉茬了,还好掉茬的那是后台拿的盖儿,是社里的东西不用赔哈哈

这快板配盖碗真挺好听!

就能传五分钟的,后头结尾就截下去了

@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就是这场~

热病Crazy

大郎在线吃狗粮(2)

这次大郎吃的是五四的狗粮

①开头大郎被女观众抱了 还有礼物 老四上场后表示吃醋了 要老五安慰补偿他 强抱老五

②老五说大郎是流氓看他长得秀气欺负他 然后就有了那个大郎搂着老五很飒地甩刘海的动图 P8 下面的女观众嗷嗷叫好帅啊 

酒令实在是高家门一四五关系的一个很好的诠释 表面上四五亲亲我我 私底下老大和老四暗通款曲


cr:150418 酒令 郎昊辰李昊洋王昊悦 南德午场 

大郎在线吃狗粮(2)

这次大郎吃的是五四的狗粮

①开头大郎被女观众抱了 还有礼物 老四上场后表示吃醋了 要老五安慰补偿他 强抱老五

②老五说大郎是流氓看他长得秀气欺负他 然后就有了那个大郎搂着老五很飒地甩刘海的动图 P8 下面的女观众嗷嗷叫好帅啊 

酒令实在是高家门一四五关系的一个很好的诠释 表面上四五亲亲我我 私底下老大和老四暗通款曲


cr:150418 酒令 郎昊辰李昊洋王昊悦 南德午场 

易-韩雪

各位来看看甜甜的五四吧~

不甜不要钱~

剪了一个满是糖的视频

《学聋哑》小哑巴总会自己哼结婚进行曲,新娘都乖乖等好久自己掀开盖头

《礼仪漫谈》五四真的演过好多次,最后一个动作老五真的很有男友力,老四也很瘦,轻松就能举起来

心情好了老四没事就喜欢撩哧老五

每次老五嘴上说的的十分抗拒但是身体非常诚实

总之!五四真的超级无敌甜~

太太们康康五四吧@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傻奔奔 


各位来看看甜甜的五四吧~

不甜不要钱~

剪了一个满是糖的视频

《学聋哑》小哑巴总会自己哼结婚进行曲,新娘都乖乖等好久自己掀开盖头

《礼仪漫谈》五四真的演过好多次,最后一个动作老五真的很有男友力,老四也很瘦,轻松就能举起来

心情好了老四没事就喜欢撩哧老五

每次老五嘴上说的的十分抗拒但是身体非常诚实

总之!五四真的超级无敌甜~

太太们康康五四吧@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傻奔奔 


傻奔奔

老四王昊悦

感觉四老师也算人生赢家

台上和老五蜜里调油

台下和老大如胶似漆

中学就认识了搭档

一块上曲校

前后脚进德云社

又一块拜师有了门户


@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看来好像在文里让他吃吃醋,绑绑板

看看父慈子孝也不算太过分?


老四打板真的好帅好帅!


[图片]
[图片]

感觉四老师也算人生赢家

台上和老五蜜里调油

台下和老大如胶似漆

中学就认识了搭档

一块上曲校

前后脚进德云社

又一块拜师有了门户


@呆斯坦求不掛求拿A求數學愛我 

看来好像在文里让他吃吃醋,绑绑板

看看父慈子孝也不算太过分?


老四打板真的好帅好帅!



禤墨

您俩这个实数有点甜

日月星辰

嘎——我对不起五老师

您俩这个实数有点甜

日月星辰

嘎——我对不起五老师

傻奔奔

【高家门】高峰*郎昊辰——痘痘和药药

全文2k左右

感谢王昊悦亲情出演

一发完,无训诫(依旧因为不会写)

纯属虚构,禁止上升

友情提示:文风略沙雕,如果有部分词汇引起您的不适,我先向您致歉。但是,我是真的想皮一下~

————————————————————————

一、

      广德楼后台,郎昊辰正缩在椅子上,手里捧着比巴掌还小点的小圆镜子上瞅瞅下瞅瞅,举着棉签哆哆嗦嗦地往脸上涂着些什么东西。

    “干嘛呢,大小伙子整天和个姑娘似的,对镜贴花黄呐?”栾云平的脸突然出现在小巴掌镜里,吓了郎昊辰一跳。...


全文2k左右

感谢王昊悦亲情出演

一发完,无训诫(依旧因为不会写)

纯属虚构,禁止上升

友情提示:文风略沙雕,如果有部分词汇引起您的不适,我先向您致歉。但是,我是真的想皮一下~

————————————————————————

一、

      广德楼后台,郎昊辰正缩在椅子上,手里捧着比巴掌还小点的小圆镜子上瞅瞅下瞅瞅,举着棉签哆哆嗦嗦地往脸上涂着些什么东西。

    “干嘛呢,大小伙子整天和个姑娘似的,对镜贴花黄呐?”栾云平的脸突然出现在小巴掌镜里,吓了郎昊辰一跳。

    “栾哥…这不,这不是抹药吗?”

    “啧啧啧,我看你这药抹了小一个月了,也不见有用,脸上痘一点也不见少”

    郎昊辰瘪瘪嘴,不愿意承认这让人难堪的事实。

    “我看你就该听你师父的,上中医那儿把把脉开服药,调理调理,你这老一脸痘不行啊,怎么的也要注意舞台形象,我姐家那个孩子也这样,就……”

    “我不…”小孩一听开药,腾地一下跳起来,又突然意识到不太合规矩,话说到半截又低下了头。

    “你这孩子,气性怎么这么大……”

    栾云平一愣,想替自己家老高教训教训徒弟,没成想,被高峰半路接了胡。

    “还不?你说破大天去也没用,赶紧换衣服走,上个周就给你约好了,拖拖拖拖到今天,还想跑。”高峰手里攥着车钥匙,叮叮当当地敲着门框子。

    小孩只得溜溜地跟着师父走了,盯着师父的后脖颈子,嘴里仿佛已经吃着了药,苦得要命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二、

    “这是三副,先大火烧开,再小火咕嘟半个钟头,熬之前先拿水泡一会,要加药引子,七个枣三片姜……”出了药房门口,高峰对着提溜着药袋子走在旁边的郎昊辰絮絮叨叨。

    小孩闻着药材里散出来的味儿,心里盘算着宿舍里的电磁炉能不能够用的,越想越头疼,想着要不找个药房煎好算了,嘴上有一搭无一搭应着老恩师的话,心思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光会嗯嗯的,哑巴了?”

    “没有没有,哪有哪有,听见了听见了,三个枣七片姜…”

    高峰听了一皱眉头“得,话都听狗肚子里去了,行了行了,上车回家,我给你煎,回头拿回去热开了喝就行。”

    “…不用,不用麻烦了,师父…”郎昊辰话说出口也没人搭理他

   “坐好喽,安全带!”

    小孩拉好安全带,闻着车里一股子药味儿有苦说不出。

 

三、

    “师父,嘉宝呢?中午怎么没回来?”

    “让你师娘带着上姥姥家去了”高峰换下拖鞋,洗过手以后往厨房走去。“咱先吃饭。洗洗手进来剥蒜。”

    “哎师父,我来了”郎昊辰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子,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大脑飞速运转,想着上一次跟嘉宝一起藏的小熊软糖去哪儿了,好在吃了苦药之后找点甜头。

 

四、

    “吃好了吧”

    “吃好了吃好了”,小孩放下碗,其实吃得不是很痛快,没办法,大夫嘱咐了不让吃油腻的,饭桌就上一点荤腥没有,“师父,我去洗碗吧。”

    “嗯嗯,洗完出来等着,药快熬好了”

    郎昊辰端着盘子碗往厨房走,听着这句话仿佛后脖颈子受了凉气,心里打了个哆嗦,这药煎上之后味道更重,飘得整个屋子都是苦丝丝的味儿。要说是怕苦不爱吃药,这么大一小伙子是指定不愿意承认的,但是不愿意承认又有什么用,这就是事实。


五、

    高峰用布垫着锅把手,把锅里的药倒进碗里“喝吧,少爷,愣什么神,还等我请你?”

    “师父…我…”郎昊辰低头看看碗里的药汤子心里直发毛,这玩意肯定特别苦。

    “咚咚咚”敲门声响的可是真及时。

    “哟,我忘了,昨天老四说板儿绑好了今天给送来,大郎开门去。”

    郎昊辰可算得着了由头,撂下碗就跑去开门。

“干嘛呢这么愁眉苦脸的,”王昊悦盯着自己家小师哥的脸色差点没笑出了声,撅着嘴跟闹小孩脾气似的,“师父,板儿我给您带来了”,王昊悦边说着边往厨房走。

    “老四来了,东西搁鞋柜上就行”

    “好嘞,师父”王昊悦搁下东西进了厨房,身后还跟着个不爱喝药的小朋友。

    “……师父,这什么东西…”王昊悦低头瞅见那碗药汤子差点没捂鼻子,药味儿太冲了“这色(shai)怎么瞅着跟屎汤子似的”

“你瞎说什么呢?”高峰和郎昊辰异口同声,显现出了师父与爱徒令人叹为观止的默契。不过叫得更响的还是郎昊辰,毕竟这#*&是他一会儿要喝的东西。

    “不过也比那啥好喝不了多少”高峰跟在后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听得王昊悦瞪大了眼,露出了“这玩意儿您还尝尝”的诧异表情。高峰回撇了个眼神,老四自己读来大概其意思就是“我儿喝的药还不许我先尝尝苦不苦了?”

    郎昊辰站在一边捧着药碗可顾不得看这精彩的眼神交流,这场面,这架势,让人不自觉想起了那句流传甚广的经典台词“你二人在此调制这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让我喝下”,觉得和自己匹配度特别高。

    “治个痘…也不容易”王昊悦被师父师哥一齐怼完之后觉得气氛不太对,说了句没营养的场面话试图缓解一下气氛。

    郎昊辰缓了口气,端起碗,闭上眼,捏住鼻子,痛下决心般把药汤子往嘴里灌。这药又苦又辣,激得小孩脑门子发麻,心里想着“不是就三片姜吗?怎么这么辣”。

    高峰低头一看,药碗空了见了底,心想还行,没耍滑头。

    “师父,有糖吗?”小孩苦得舌头麻酥酥的,脑袋瓜也麻酥酥的,小熊软糖藏哪儿算是想不起来了。

   “多大了还吃糖,嘉宝换牙,糖都叫你师娘清走了”高峰看着郎昊辰苦得嘶嘶哈哈的模样,忍不住想乐,想了想又憋了回去“喝完上书房把那个贯儿再想想背背,我上午听着气口不大对,桌上有新本子也看看。”

    “嗯,知道了师父”

    “嫌苦就多喝点水顺顺,成天想着吃糖,牙还要不要了”高峰看着小孩往屋里走,又找补了一句。

    王昊悦看着这大型父慈子孝现场,觉得自己待着有那么一丝丝的多余,刚想开口说要走就被师父一句话拦下了。

    “下午没什么事儿吧,多待一会儿,一等给你们俩一块说说活。”

    老四心里一乐,想着好歹师父还没忘了自个儿,还没等开口说谢又被师父一句话拦下了。

    “搭把手把那副药泡上,等会我一块煎上。”

    “…好”老四转过脸去瘪瘪嘴,合着还是那个是你亲儿。


六、

    “……汉孔融,四岁让梨,懂得谦逊之礼。十三郎五岁朝天……”

    听着书房里小师哥背贯儿,厨房里的老四往高峰跟前凑了凑,问“师父,大夫怎么说的?”

    高峰刚被锅盖烫着了手,两只手摸着耳朵垂,气呼呼地说“说是上火了,也不知道小孩一个有哪门子火可上,台上也没见他多要强,谁知道这火上什么地方去了?”



——————————————————


能看的出来我在文里藏了什么东西吗?看高家门多一点的朋友可能会看出来吧……

小熊软糖算是我对海带太太笔下高家门的致敬和表白!当时读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小熊软糖这个细节,大家如果读到这里一定要去看看海带太太的原文哪!指路 

夹带私货的感觉真爽…… 

@海带今天被灼烧了吗 给您比心心

那个药引子大家别当真啊,我胡写的,真胡写的。

自说自话小总结(写在“痘痘和药药”后面的话) 


求评论!求评论!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红心蓝手也想要😌



易-韩雪

由于李昊洋小盆友这场对坐数来宝没带快板,所以有了俩人用一副板的情景哈哈。超厉害!爱了爱了~

520就来俩孩子搂一块用一副板来快乐快乐哈哈哈

520快乐.爱你呦~

由于李昊洋小盆友这场对坐数来宝没带快板,所以有了俩人用一副板的情景哈哈。超厉害!爱了爱了~

520就来俩孩子搂一块用一副板来快乐快乐哈哈哈

520快乐.爱你呦~

九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懂了懂了,大郎是用来宠的,老四就是个莫得感情的绑板儿工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懂了懂了,大郎是用来宠的,老四就是个莫得感情的绑板儿工具👀

筱崽儿(7.7回来!)

睡前刷到的最后一个抖音~


吹爆昊辰昊悦的板儿,连那个抄便宜都能看出来师承!心疼五老师一秒……


看出你俩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了,糕糕式骄傲~


最近抖音老是给我推荐高家门,哈哈哈哈哈真好真好!我的抖音老福特是关联了嘛……


晚安您各位❤️(就是结束的这么突然……)

睡前刷到的最后一个抖音~


吹爆昊辰昊悦的板儿,连那个抄便宜都能看出来师承!心疼五老师一秒……


看出你俩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了,糕糕式骄傲~


最近抖音老是给我推荐高家门,哈哈哈哈哈真好真好!我的抖音老福特是关联了嘛……


晚安您各位❤️(就是结束的这么突然……)

易-韩雪

老四发的这个照片我的天,快告诉我这是屁股不是肚子

他已经不是那个苗条的老四了

赶紧和老五一起健身吧哈哈哈

老四发的这个照片我的天,快告诉我这是屁股不是肚子

他已经不是那个苗条的老四了

赶紧和老五一起健身吧哈哈哈

墨书沅

【all秦】林夕(19)

“哥哥,我饿了。”秦淑媛不想再看他们“含情脉脉”,伸手拽了拽王昊悦的大褂袖子。

秦淑媛虽然在六队被投喂了不少小零食,但是毕竟孩子还在长身体,还是很容易饿的。

完全没有带娃经验的两只小昊子,立刻松开拉着对方的手,王昊悦手忙脚乱地抱起秦淑媛,想去找栾云平,毕竟师娘在他心里是万能的。

李昊洋眼疾手快地拽住王昊悦的领子,他不用猜就知道王昊悦脑子里在想什么。师父和师娘会让秦淑媛出来找他们肯定是有自己的事要做,这家伙居然脑瓜子转都不转就想要去找栾云平。

他们都已经吃过晚饭了,而且,小孩子应该吃些什么好呢?两只小昊子把之前买的压箱底零食全翻出来了,看得高筱贝和侯筱楼都震惊了,他们的师叔们什么时候在他...

“哥哥,我饿了。”秦淑媛不想再看他们“含情脉脉”,伸手拽了拽王昊悦的大褂袖子。

秦淑媛虽然在六队被投喂了不少小零食,但是毕竟孩子还在长身体,还是很容易饿的。

完全没有带娃经验的两只小昊子,立刻松开拉着对方的手,王昊悦手忙脚乱地抱起秦淑媛,想去找栾云平,毕竟师娘在他心里是万能的。

李昊洋眼疾手快地拽住王昊悦的领子,他不用猜就知道王昊悦脑子里在想什么。师父和师娘会让秦淑媛出来找他们肯定是有自己的事要做,这家伙居然脑瓜子转都不转就想要去找栾云平。

他们都已经吃过晚饭了,而且,小孩子应该吃些什么好呢?两只小昊子把之前买的压箱底零食全翻出来了,看得高筱贝和侯筱楼都震惊了,他们的师叔们什么时候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藏了这么多东西?

但秦淑媛看起来兴致缺缺,而且小手一直捂着肚子。

“媛媛,有没有你想吃的?”王昊悦放完最后一包零食,让她自己挑。

秦淑媛摇摇头,趴在侯筱楼的肚子上摇摇头,而且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

郎昊辰和张九林的演出结束了,高筱贝和侯筱楼该上场了,李昊洋抱起趴在侯筱楼肚子上的秦淑媛,这时候他们才发现秦淑媛的额头布满了虚汗。

“媛媛,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王昊悦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怎么会有这么汗?

秦淑媛闭着眼睛,小声哼哼“肚子疼”。

这时候栾云平和高峰完事出来了,看到秦淑媛小脸苍白,心疼得不行,听到秦淑媛喊肚子疼,栾云平瞪了一眼在场的两只小昊子。

王昊悦和李昊洋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脸上写满了无辜,他们的确是不知道秦淑媛怎么就肚子疼了。换好衣服的郎昊辰和张九林有些懵,这是什么情况?栾云平抱着一个小娃娃哄着,师父高峰在训斥着自己的两个师弟。

趁着师父喝口茶的功夫,郎昊辰悄悄走近询问:“你们俩又调皮了?”

王昊悦和李昊洋摇摇头,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做了啥就被师父教训了。

“大郎九林你们来得正好,媛媛一直在说肚子疼,你们快带她去医院看看。”

郎昊辰还没了解清楚当前的情况怀里就被塞了一个小朋友,见小朋友的脸色不是很好就立刻跟着张九林跑出后台直奔最近的医院。虽然不是很清楚他们在台上的时候后台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小朋友的身体最重要。

郎昊辰和张九林就轮流抱着秦淑媛,像接力一样跑到医院,完全忘了可以开车或者打车这码事,还好医院离得近,不然他们得累瘫在路上。

医院的人不是很多,但有些惊慌的两人直接挂了急诊。医生在对秦淑媛询问了一番后,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并且给她揉肚子。一边揉还不忘一边对郎昊辰和张九林进行控诉:“你们是怎么做家长的,小朋友的胃不好,今天居然一天都没给她吃主食,尽吃些零食怎么够!还给她吃冰激凌,你们……”

郎昊辰和张九林足足听了急诊科医生念叨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居然都没有病人来,而且,秦淑媛小朋友躺在床上睡着了。

医生最后再叮嘱几句终于放过他们了,张九林赶忙抱起睡得正香的秦淑媛向医生道谢转身就走,生怕医生再反悔还要再说上半个小时。

“没想到医生比我们说相声的还能说。”郎昊辰把外套脱下给小朋友盖上。

“医者父母心啊!”张九林一只手抱着秦淑媛,一只手牵着郎昊辰,准备就这样慢慢地走回后台。

“还好媛媛没事,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跟旋儿交代。”郎昊辰看小朋友睡得正熟,心中滑过一道暖流,难怪他们总喜欢去七队串门,确实很可爱。

“大郎哥哥,九林哥哥,辛苦了。”秦淑媛搂着张九林的脖子醒了过来。“我可以自己走的。”张九林把她放下来。

秦淑媛左手牵着郎昊辰,右手牵着张九林,一蹦一跳地走着,丝毫不见刚才的虚弱样。郎昊辰向师父师娘和师弟们报告一声秦淑媛已经没事了,就带着她去后台一家他们经常去的饭馆。他可没忘记医生千叮万嘱一定要带小朋友去吃点主食。

收到信息的王昊悦和李昊洋松了一口气,虽然莫名被师父训斥了一顿,但是小朋友没事就好。栾云平发来信息说让郎昊辰和张九林送秦淑媛回七队。虽然他也很舍不得秦淑媛,但已经这么晚了,还是让小朋友早点回家得好。

“媛媛,只能喝粥哦。”不是郎昊辰舍不得,只是医生交代了秦淑媛现在只能吃一些温和的食物,粥就是最好的选择。

“好,我要皮蛋瘦肉粥。”秦淑媛也不客气。

张九林摸摸秦淑媛的小脑袋,给她剥了一个鸡蛋,看着郎昊辰一勺一勺小心地喂秦淑媛,心底也是一片柔软,他家的昊辰真有贤妻良母范儿。

最后秦淑媛也不是郎昊辰和张九林送回去的,而是秦霄贤自己来接的。高筱贝告诉他郎昊辰和张九林带妹妹出去吃饭了,他正好在后台也没什么事,就来接人了。

“大郎哥哥,九林哥哥,拜拜!”秦淑媛扒着车窗口向越来越远的两人挥挥手。

“九林。”郎昊辰看向张九林,“我想......”

张九林吻住了郎昊辰的唇,缠绵许久,“我知道,以后会有机会的。”

“嗯。”郎昊辰抱住张九林,他的九林总是能知道他的心想。

张九林回抱着郎昊辰,我的昊辰,只要你想,什么事都可以。




墨书沅

【all秦】林夕(18)

高筱贝等的就是秦霄贤这句话,他来之前可是做了功课,从带来的见面礼拿出皮卡丘玩偶兴冲冲地跑到秦淑媛身边。

郭霄汉见高筱贝往这儿来,拉起媳妇儿加入“看戏”的大部队。秦淑媛全身心都在冰激凌上,被孙九芳放下来都没感觉到,直到高筱贝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如果说平时七队的老爷们蹲下就可以和秦淑媛平视说话,那么高筱贝就需要坐下才可以看到秦淑媛的脸。

两人平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筱贝哥哥,你有事吗?”秦淑媛挖完了冰激凌,拿着空盒看着高筱贝。

虽然感觉有点乱了辈分,但是哥哥说过她要有礼貌。

在一旁看戏的几位师叔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占便宜了,尤其是秦霄贤。只有刘筱亭在内心为秦淑媛竖起了大拇指。

被升辈的...

高筱贝等的就是秦霄贤这句话,他来之前可是做了功课,从带来的见面礼拿出皮卡丘玩偶兴冲冲地跑到秦淑媛身边。

郭霄汉见高筱贝往这儿来,拉起媳妇儿加入“看戏”的大部队。秦淑媛全身心都在冰激凌上,被孙九芳放下来都没感觉到,直到高筱贝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如果说平时七队的老爷们蹲下就可以和秦淑媛平视说话,那么高筱贝就需要坐下才可以看到秦淑媛的脸。

两人平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筱贝哥哥,你有事吗?”秦淑媛挖完了冰激凌,拿着空盒看着高筱贝。

虽然感觉有点乱了辈分,但是哥哥说过她要有礼貌。

在一旁看戏的几位师叔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占便宜了,尤其是秦霄贤。只有刘筱亭在内心为秦淑媛竖起了大拇指。

被升辈的高筱贝也不管有没有占便宜,完成师父的命令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他把手中的皮卡丘递给她。

“谢谢哥哥。”

秦淑媛接过皮卡丘,又把皮卡丘放回他手里,在众人的疑惑的眼神中去秦霄贤的背包里拿出某个东西。自从秦霄贤开始带妹上班,他的背包就被妹妹“占用”了。而秦淑媛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放到背包里。

秦淑媛从包里拿出来的是一只长颈鹿的小玩偶,之前有个姑娘给秦淑媛送了一大包这样的玩偶,里面有橘猫、垂耳兔、红狐狸、小绵羊、布偶猫等之类的小玩偶,一度超过了皮卡丘成为了小朋友的最爱,并且放在了秦霄贤的背包里随身携带。

“我用这个和哥哥换。”秦淑媛恋恋不舍地把小长颈鹿递给高筱贝。

高筱贝接过只有自己手掌那么大的玩偶哭笑不得,见秦淑媛抱着皮卡丘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长颈鹿,心生一计,他小声地说:“媛媛跟我去一队玩我就把长颈鹿再送给媛媛好不好?”

这妥妥的算计,秦淑媛能答应吗?那必须答应。就是这么顺心。

“好,拉钩。”

顺利达到目的的高筱贝笑眯眯地伸出小拇指:“拉钩。”

七队的老爷们满脸问号,他们的小朋友怎么就这么被“拐”走了?发生了什么?

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距离晚场的演出快要开始了,高筱贝保证在演出结束前一定把秦淑媛送回来。其实晚场并没有秦霄贤的演出,但是他不想被总队长查作业,在其他人鄙夷的眼神下给秦淑媛背好小书包,嘱咐她去一队一定要乖乖的。

“放心吧师叔,我会照顾好媛媛的。”高筱贝抱起秦淑媛,在师叔(哥)的目送下,离开了七队。

“筱贝哥哥你晚上没有演出吗?”秦淑媛看看时间,距离晚场的演出就只剩下不足半小时,而且,高筱贝还没有开车来。

高筱贝心里也挺慌的,他也没想到会在七队待这么久,但表面上还是淡定地说没事。

好不容易在晚高峰时期打到车,高筱贝上车后立刻拿出手机,跟师父报告一声任务完成,并且哀求师父把自己的节目往后移一下。

做完这些,高筱贝想看一下秦淑媛的情况,却发现小朋友已经靠着后垫睡着了。他把小朋友搂了过来,让她靠着自己的大腿睡。拿过她的小书包,把小长颈鹿玩偶放进去,还从口袋里把之前自己抽到的盲盒皮卡丘挂在她的书包上,本来想大号的皮卡丘不能带回小人儿就再加上这个,没想到她会被这只小长颈鹿带回来。那这个皮卡丘就当是奖励给小朋友的吧。

紧赶慢赶,高筱贝带秦淑媛回到后台的时候晚场演出已经开始了,郎昊辰和张九林替他和侯筱楼先上台了。

“师父,媛媛来了。”

秦淑媛对一队的人有些陌生,虽然都认识但很少能接触到。不像其他队的人会经常去七队后台串门。没捎带谁,就是说龄龙两人。

“哥哥们好。”

秦淑媛不是怕生的小朋友,但是高筱贝牵她走无论是她还是高筱贝都很费力,综合决定还是抱着方便一些。

“嘿,跟旋儿真像。”栾云平放下书从高筱贝怀里接过秦淑媛。

秦淑媛本以为哥哥们口中的总队长栾云平会是个非常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人,但现在看来这个哥哥还是很亲和的。

高筱贝放下秦淑媛就去找自家小猴子哭诉了,吐槽七队的师叔们都欺负他,连二哥都不帮他。侯筱楼想说废话,也不看你是去干嘛的。你去抢人家的宝贝人家会欢迎你才怪,不轰你走就算客气的了。但看趴自己怀里撒娇的大宝贝还是心软了,毕竟是自己家的,能宠着就宠着,难不成还能不要了?

“媛媛,来,叫叔叔。”栾云平抱着秦淑媛去“扰”高峰。

“叔叔好。”

高峰戴着眼镜,摸摸秦淑媛的小脑袋,再看自己媳妇那副跟猫偷腥的样子无可奈何,都老夫老妻的这么多年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平儿你让媛媛去找孩子们玩,我们来对对活。”

栾云平放下秦淑媛,给她指了个方向就和高峰去对活了。至于是对什么活,嘘,小朋友还在呢。

秦淑媛按照栾云平指的方向去找人,转悠了半天也就找到了还在侯筱楼怀里赖着不起的高筱贝。

不理会在那里发狗粮的两人,秦淑媛继续找其他人,不知不觉就找到了上场处的帘子,在帘子后面找到了两只小昊子。

王昊悦最先看到小朋友,之前就只能在微博上看看,现在看到了活的,抱起来放在怀里准备好好“揉搓”。到底是亲搭档,李昊洋秒懂王昊悦的心里活动,立刻拉住了他伸向秦淑媛小脸的魔爪。

“你干嘛?”

“这可是秦霄贤的妹妹,你要是敢上手七队不得团灭你!”

秦淑媛坐在王昊悦的怀里,迷茫地看着两个哥哥手拉在一起,含情脉脉,用眼神无声地交流。她是不是又当电灯泡了?



 这是小长颈鹿玩偶(文中的是最小的那一只)



如果说老秦是开锁匠,那妹妹应该算是小小电灯泡


小企鹅的小鱼包

高家门的孩子们祝师父生日快乐❤️

高家门的孩子们祝师父生日快乐❤️

墨书沅

【all秦】林夕(17)

七队的人知道秦霄贤是去接秦淑媛了,都积极收拾好后台顺便准备好零食迎接小可爱。如果让队长孟鹤堂看到怕是要气吐血,平常他回来的时候怎么不看你们这帮崽子这么积极。

他们没有等到秦霄贤带着秦淑媛出现,却等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二哥我来了。”

“小浩你怎么过来了?”瞧瞧,把刘筱亭的小奶音都给吓出来了。

高筱贝眼神真挚:“我来找你玩啊。”

刘筱亭直接丢过去一个眼神“你看我信么”。

要问为什么高筱贝同学会出现在这里,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半小时前的一队的后台。

“筱贝你看微博了吗?”王昊悦附在高筱贝的耳朵小声地问。

高筱贝见师叔踮脚有些费力,就配合地弯了膝盖。“什么微博?”

“秦霄贤带妹去...

七队的人知道秦霄贤是去接秦淑媛了,都积极收拾好后台顺便准备好零食迎接小可爱。如果让队长孟鹤堂看到怕是要气吐血,平常他回来的时候怎么不看你们这帮崽子这么积极。

他们没有等到秦霄贤带着秦淑媛出现,却等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二哥我来了。”

“小浩你怎么过来了?”瞧瞧,把刘筱亭的小奶音都给吓出来了。

高筱贝眼神真挚:“我来找你玩啊。”

刘筱亭直接丢过去一个眼神“你看我信么”。

要问为什么高筱贝同学会出现在这里,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半小时前的一队的后台。

“筱贝你看微博了吗?”王昊悦附在高筱贝的耳朵小声地问。

高筱贝见师叔踮脚有些费力,就配合地弯了膝盖。“什么微博?”

“秦霄贤带妹去七队后台的。”

得,又是一个被无良营销号误导的吃瓜群众。

高筱贝扶额,“那是秦师叔的亲妹妹。”

王昊悦迷茫地眨眨眼。“哎?是吗?”

“千真万确。”

“昊悦筱贝你们在干什么?”栾云平见自己徒弟和自己爷们(划掉)搭档的徒弟在“窃窃私语”。

“师父/师娘。”

“王昊悦你再喊一声师娘试试!”栾云平皮笑肉不笑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鸡毛掸子。

王昊悦立刻从心:“师哥好。”

高筱贝见师叔怂得那么自然,撇过头偷笑。

“你们在看什么?”栾云平放下鸡毛掸子拿起保温杯,迟早要被这帮小崽子气死。

高筱贝乖乖回答:“师父,我们在看秦师叔的妹妹。”

“旋儿的?筱贝你去把孩子抱回来。”

师父你这么自然的吗???

“王昊悦你去练快板。”

“好的师娘。”不等栾云平发火,王昊悦脚底抹油迅速逃离现场。

领了师父的命令,高筱贝换下大褂,带上见面礼,就准备出发了。

“筱贝你去哪?”侯筱楼见自家搭档要出去的架势,好奇问了一声。

高筱贝特别认真地回了一句:“偷孩子去。”

“……”

在外面你千万别跟别人说你是德云社的。

七队的人多精啊,见高筱贝带了一包东西过来就猜到是来“抢”人的。那哪能给他“抢”去。

“小浩,门在那,不送。”刘筱亭毫不犹豫地下逐客令。

“别呀二哥,我真是来找你玩的。”想象一下,一米九三的大高个,坐在地毯上撒娇不肯走的样子。

“兄弟们,我们回来啦!”

他们还没有“赶走”高筱贝,秦霄贤带着秦淑媛先回来了。高筱贝闻声眼疾手快迅速伸手抱住了秦霄贤刚迈进后门的大长腿。

“?”

秦霄贤抱着秦淑媛被一只长颈鹿给挡了进门的路。“筱贝?”

“旋儿叔,你把孩子给我好不好?”见高筱贝一副欲哭的样子,不清楚实际情况的人可能此时在脑海里已经分分钟上演了霸道总裁抛弃前期带孩子离开,前妻找上门要孩子的剧情了。

“筱贝你先起来好不好。”秦霄贤感觉今天自己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一样,总是经历跌宕起伏。

秦霄贤年纪轻,和“筱”字科师侄也玩的好,其中最熟的当属同队的刘筱亭和一队的高筱贝。

秦霄贤把秦淑媛放下,伸手去拉高筱贝。高筱贝太高了,刚站起来就压住了在场所有人,更别提只有小小一只的秦淑媛了。

秦淑媛虽然见过拥有同等身高的谢金和王九龙,但是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他们都是坐着的,没什么感觉,看到高筱贝才真正的感觉脖子疼。

算了,不看了,太累了。

秦淑媛不理会仍在门口“对峙”的两人,自己轻车熟路地去角落找孙九芳和郭霄汉。经过这么多天在后台被投喂的“实战”经历,秦淑媛总结了自己的一套经验,只要他们在小园子,那她就会有冰激凌吃。

“芳芳哥哥,霄汉哥哥。”

孙九芳见秦淑媛跑过来,熟练地把她抱进怀里,捏捏她的小肉脸。郭霄汉也放下本子,拿起桌子上提前拿出来纳凉的盒装冰激凌递给她。“只能吃这个小碗的。”

“好。谢谢哥哥。”

话题中心的小人儿正美滋滋的享受冰激凌。高筱贝可怜兮兮地看着秦淑媛,试图引起小朋友的注意力,但显然秦淑媛现在没空理他,冰激凌最大。

高筱贝的对面坐着秦霄贤、刘筱亭、张九泰、何九华和尚九熙。沙发这么小怎么坐下的?呵,简单。刘筱亭坐在张九泰腿上,何九华坐在尚九熙的腿上不就可以坐下了么。是的,秦霄贤,就你一个是单身!

高筱贝委屈,这群师叔(哥)太欺负人,他想回去找他的小猴子了。但是任务没有完成他肯定是不敢就这么回去的,于是他拿出了杀手锏,“我师父说要给你们加商演。”

“哎呀,这消息微信说就好了,干嘛还要这么辛苦跑一趟呢?”

高筱贝的地位瞬间从最卑微直接飙到顶峰。

“但是师父让我把媛媛抱回去。”

其他人的目光转向了秦霄贤。

“?!”

秦霄贤在其他人的眼神加压下,艰难地点点头,“你自己去问媛媛愿不愿意跟你走。”



这篇里的王昊悦可能更偏向我最喜欢的太太@六更宝宝小军烨 的文里的,在此表白太太(灬ơ₃ơ)ノ〜

然后就是

掉粉了,伐开心 (╥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