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春燕

48.3万浏览    6918参与
奶茶加枸杞

加入了一些个人爱好( ˘•ω•˘ )

加入了一些个人爱好( ˘•ω•˘ )

重生之我也要搞美帝

“感觉那种事情无所谓~❤️”

“感觉那种事情无所谓~❤️”

沫白
期末考突发奇想春燕偶像pa,改...

期末考突发奇想春燕偶像pa,改天板绘上色!

期末考突发奇想春燕偶像pa,改天板绘上色!

好耶
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dog...

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doge

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doge

超市附赠塑料袋
我就是像这样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

我就是像这样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然后画完的

我就是像这样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蹭然后画完的

一氧化二氢
整点女孩子贴贴♡ ——我们南边...

整点女孩子贴贴♡


——我们南边是完全不打算下雪是吗?(心碎)

整点女孩子贴贴♡


——我们南边是完全不打算下雪是吗?(心碎)

彩年

【娘塔好茶】杀手规则

普设娘塔好茶,燕莎燕无差,微魔幻现实都市背景。 
杀手春燕🔪✖医生罗莎️💉 
小学生文笔慎入,ooc有。灵感来源于萤尘太太的手书(我太烂了就不艾特了)歌曲本家是赛亚sya(牙姐yyds!)   

0. 
黑暗中的野兽总是孤身而行,在夜色的庇护下进行以恶制恶的活动,他们冷静而残酷,他们沉默而嗜血。 
但又有谁说,里世界的刽子手们不会携手而行? 
 
1. 
夜风微冷,王春燕稍微裹紧了自己的风衣,将一抹寒光收进袖口,确认无人盯梢后穿过寂静黑暗的小巷回到自己的公寓。 ...
普设娘塔好茶,燕莎燕无差,微魔幻现实都市背景。 
杀手春燕🔪✖医生罗莎️💉 
小学生文笔慎入,ooc有。灵感来源于萤尘太太的手书(我太烂了就不艾特了)歌曲本家是赛亚sya(牙姐yyds!)   

0. 
黑暗中的野兽总是孤身而行,在夜色的庇护下进行以恶制恶的活动,他们冷静而残酷,他们沉默而嗜血。 
但又有谁说,里世界的刽子手们不会携手而行? 
 
1. 
夜风微冷,王春燕稍微裹紧了自己的风衣,将一抹寒光收进袖口,确认无人盯梢后穿过寂静黑暗的小巷回到自己的公寓。 
这是一个早就该废弃的街区,五年前一场离奇的火灾泯灭了一切人迹,案子至今未果。A市的人们都视它为不详之地,就连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都对这里避若蛇蝎。 
倒是很适合见不得光的人藏匿自己。王春燕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如是想着。 
手机震动了一下,王春燕迅速拿出来看了一眼:尾款已经打到她的保密账号上了,还顺带附赠了一封短信——“【东方红蝶】的办事效率我很满意,下一次委托已派发,注意查收。” 
路过熟悉的转角时她刻意留意了几分:果然,委托信件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王春燕迅速弯下身拾起密封完好的信封,将它放入风衣内侧贴身的口袋,抬起头再次确认四下无人后向着那个早已报废的摄像头露出一个笑容。 
镜头倒影中的女孩扎着可爱的丸子头,眼神狡黠灵动,笑容灿烂。如果忽略她一席染血的黑衣,看起来就像个青春活力的女高中生。 
又有谁能想到,这个看似活泼可爱的女孩,其实是杀手榜上能排进前十的【东方红蝶】呢? 
『外貌是完成欺骗的第一利器』  

2. 
王春燕推开公寓的门,脱下染血的黑手套和黑风衣丢在一边,拉开柜门寻找止血消毒的药物。 
她翻出了半瓶医用酒精和一卷纱布,熟练地拧开瓶盖,将三根棉签浸入酒精中,待它们完全将酒精吸收后压在被砍伤的右肩,慢慢涂抹开。肩胛处传来微凉的刺痛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习惯伤痛不代表感受不到它。  
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王春燕将被污染的棉签和纱布丢进垃圾桶,走回玄关处拎起那件风衣,从内袋里抽出信封,将风衣丢进洗衣机,自己带着那封信坐到桌前。 
指腹轻轻摩擦着信封粗糙的表面,王春燕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裁纸小刀,小刀划在牛皮纸的信封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刀尖挑开那枚鲜红色的滴蜡,将信封口一分为二。王春燕丢开小刀,从信封中抽出一张纸条和照片。 
她首先展开了那张写有目标信息的纸条:「罗莎·柯克兰,今年23岁,经营一家私人诊所,独居,其诊所位于xxxxxxxx」 
她不屑哼笑一声,将那张纸条撕成碎片随手扔掉,转而查看那张照片上目标的肖像:医生?这回再高明的医术也救不了你了,柯克兰小姐。 
照片上女孩耀眼的金发被扎成元气的双马尾,一席白大褂让她看起来文静知性,尽管被镜片有所遮挡,那双碧绿的眸子也依旧美丽得摄人心魄。 
很令人赏心悦目的猎物。王春燕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照片在她手中一圈圈地旋转,最后被两指紧夹住。 
“It's time for hunt.”  
『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而杀手是裁定它们的判官和执行人』 
  
3.  罗莎·柯克兰摘下医用口罩,扭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凌晨十二点整。她看了看手术台上的人:基本的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回来再处理也来得及。 
她伸了个懒腰,把针管搁置在手术台上,丢掉沾满污血的白手套,走到洗手台前将手冲洗干净:将一切黑暗污秽的东西洗去,她在别人面前永远是那个干练优雅的柯克兰医生。 
沿着楼梯向上,罗莎推开地下室的大门,这家诊所对外开放的有且仅有一层,患者们在这里期待着医生妙手回春,使他们的病痛痊愈。 
而那些有幸进入地下室的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成为了柯克兰医生的「收藏品」。 
是的,罗莎的确是一个很尽职尽责的医生,经她之手的病人95%都恢复了健康。只是她有一个小小的、有些异于常人的爱好:收集人类的器官。 
她通过地下渠道接收委托,在完成任务后,再从任务对象身上取走某些部分作为“报酬”。 
谁说身着白衣的,就一定是天使呢? 
手机响起清脆的提示音,罗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推送的短信:“老样子。” 
她挑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明亮的路灯,划动屏幕将短信删掉,快步走向诊所大门。  
罗莎拿出钥匙打开门边上的信箱,果不其然,一封被滴蜡密封好的信封袋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她看着那封信件,轻笑一声:“被福尔图娜选中的人,到底是幸运儿……还是两脚羊呢?”  
『生命的绽放需要时间堆砌的,但凋零只需要一瞬』 
  
4. 
罗莎关上地下室的门,将一切光亮隔绝在了那道铁门之外,周身只留黑暗。 
走下楼梯时她扭头看了看楼梯两侧透明的玻璃柜,里面存放着她最珍爱的藏品们。她端详着那些泡满福尔马林的瓶瓶罐罐,露出满足的微笑。 
多美啊,简直比艺术还要迷人……不如说它本身即是一种艺术。 
踏下最后一层台阶,罗莎移步到写字台前,将信封摊在桌板上,抽出一把手术刀,刀尖沿着一条笔直的线条割开信封口的红色蜡封,血红的滴蜡被切开时她眨了眨眼,想起了什么似的轻笑一声。 
从信封袋中慢条斯理地取出用红绳捆好的字条和照片,罗莎靠在柔软的扶手椅上,审视着它们:这字条和相片就犹如一纸宣判,更改了某个人的命运。 
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打开那张字条:「王春燕,今年22岁,自由职业者,独居,家住xxxxxx」 
自由职业者么?倒也轻松。不过这个地方不是……有意思。罗莎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拿起了那些照片: 
娃娃脸的年轻女孩侧脸回眸一笑,两个俏皮可爱的丸子头整齐地扎在头上。她的眼神飒爽又柔情,她的笑容狡黠又甜蜜,像是偷到禁果后得意洋洋的小恶魔。 
罗莎将手指轻轻按在照片上:好漂亮的眼睛,柔媚的琥珀色好似某种名贵的宝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淡金色的光芒。 
她紧紧盯着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女孩,黑色的欲望在眸中泛起:想把这双美丽的眼睛挖出来做成标本,好好地收藏起来,把它们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让这双琥珀色的双眸只能被她注视。 
平静了一下心境,罗莎重新靠回椅子上,闭上眼,在脑海中推演着任务计划。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孩子。”  
『杀手是猎人,目标是猎物,一旦锁定,就别想再逃跑』  

5. 
王春燕退出搜索引擎:她刚刚从网上查到了罗莎·柯克兰的电话号码。她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诊所电话。
只要做好工作,没有人会知道一个医生的死是由她的病患造成的。
电话响铃几声后被迅速接起:“您好?”对面的声音沉稳优雅。
“您好,柯克兰医生,我想预约一下您今天的日程:我最近经常失眠,看了几家医院也不管用,想来您这里看一下。我的信息已经发至你的邮箱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阵,片刻后传来回复:“好的,这边帮你挂上号,我今天的日程排的有些满。王春燕女士是吗?如果您一定要在今天来的话,晚上十一点可以吗?”
这个时间正合了王春燕的意:“没问题,到时候见。”
“好的,午安,祝您有个美好的一天。”
挂断电话,王春燕靠在转椅上,心情很好地一圈一圈地转着椅子:可怜的医生小姐,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
“准备收网了。”
……
电话另一端,罗莎放下手机,颇为玩味地勾了勾自己的长发:好久没见到这么听话的猎物了,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行方便。
“狩猎,要开始了。”
只是她们都没意思到: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呢?

当天晚上,王春燕如约来到罗莎的私人诊所,她看了眼时间:十一点整,尽量在十分钟内结束。整理好仪表,她叩响了诊所的门:“你好,柯克兰医生,我是预约了今天的王春燕。”
罗莎闻声起身推开门,顺手将两样东西放入口袋。她看了看手表:十一点,抓紧时间的话她今晚可以早些休息:请进。”
“这边请,王小姐。”罗莎一边向前带路,一边将双手插进白大褂的两个口袋中:左边的口袋装着诊所电闸的便携式开关,右边口袋里放着一支针筒,里面装满了致命的剧毒,只要一小滴就能要人的命。
“稍后我们先做一个简单的身体检查,可以吗?” 
王春燕微笑着向她点头:“麻烦柯克兰医生了。”在罗莎转身带路的一瞬间,她将手伸入风衣内袋,握紧了匕首的把柄。 
罗莎随意地与王春燕攀谈着,在心里默数着倒计时。在两人走到诊所最内部的单隔间诊室时,她按下了控制电闸开关的按键。 
灯,灭了。 
黑暗笼罩了整个空间,危险的气息四散弥漫开来。  
『做杀手的,最忌讳的就是遇上同行。』  

6. 
吊灯熄灭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动了。一次呼吸过后,她们的脖子上传来一样冰凉的寒气:那是金属特有的冰凉质感。 
在窗外细微的光亮照明下,绿色与浅褐色对峙着。 
眼神对视,两人在一瞬间意识到了彼此共同的身份:她们拥有着相同的眼神。  属于野兽的,残酷嗜血的眼神。
王春燕冷冷地道:“我还真没有想到:柯克兰小姐居然还有这种兴趣。”
一根住满了药液的针筒离她脆弱的颈动脉只有一毫米之遥,毫无疑问,里面灌满的是能让人一命呜呼的毒液,罗莎的手指只需要轻轻一按,毒液就能全部注射进她的血管里。 
罗莎也没好到哪去:王春燕锋利的匕首抵在她的颈动脉上,只要稍微一用力,刀尖就能破开皮肤,隔断血管:“彼此彼此。” 
“猜猜看,是刀更快,还是针筒更快?医生小姐?”  
“真是不巧,居然遇上了同行。” 
王春燕轻笑一声:“是啊,太不幸了,我还想保持业绩全优来着。”
罗莎冷冷地打量着王春燕,王春燕也不甘示弱,用眼神不屑地回击。半晌后,罗莎收回了目光。 
“我知道你清楚:两个杀手被互下委托绝不是偶然,背后的人针对的是我们两个。” 
“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 
为了表示诚意,罗莎丢掉了针管,双手举起做投降状。 
王春燕斟酌了一下,有些不甘心地放下匕首:“如你所愿。”  
『杀手是识时务的人,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可以做出退步』  

7. 
诊所的地下室,被蜡烛照亮的会客室中,两位杀手各坐在一边,借着烛火的亮光打量着对方。 
“你有什么头绪吗?关于委托人。”罗莎率先开口。 
“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仇人?” 
“Well,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王春燕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亲爱的,我可是【东方红蝶】,想杀我的人能从马里亚纳海沟底排到珠穆朗玛峰顶。”  “和我的情况一样。”罗莎点点头:“眼下有一笔很划算的交易,做不做?”  
“洗耳恭听。” 
“跟我合作,我们彼此不伤害对方,互利共赢。”罗莎盯着烛火下王春燕漂亮的琥珀色眼睛:“你执行我的指令帮我杀人,我会给你钱财、住所和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王春燕撇了撇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向警察局告发我?柯克兰医生?”
“如果你执意不信任我我也没有办法。”罗莎扶了扶额头:“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贼船上的了,互知底细,你也可以向警局告发我啊。” 
“Deal.” 
罗莎把刚刚拟好的一张约书推到她面前,递给她一支笔:“请吧,王小姐。” 
王春燕看了她一眼,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那个委托我们的委托人怎么办?”  
王春燕想了想:“我有一个朋友,是很厉害的黑客,我可以让她查出委托人的IP地址。”她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既然解决不了委托人的委托,那就解决委托人好了。” 
罗莎笑了:“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时钟的指针划过十二这个数字,烛光的映衬下,黑手套与白手套相握。 
“合作愉快。” 
王春燕转头快步离开,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指着楼梯两侧的透明展示柜看向罗莎:“可以冒昧问问这是什么吗?” 
“哦,我的一些小收藏品。你现在指着的那个瓶子里装着的是一个未发育成熟的人类胚胎,我从一个目标为孕妇的上取下来的。”罗莎笑了笑:“好看吗?” 
“恶心。”王春燕嫌恶地做了个鬼脸:“不过很符合你。” 
“你知道吗?当我接到委托时我就在想‘我要把这个人的眼睛挖出来做成标本珍藏’。” 
王春燕哼笑一声,用力关上了门。 
“……现在想想,我还是喜欢这双眼睛在她主人身上的样子。”罗莎望着王春燕离开的背影,吹灭了蜡烛。  
『只有利益的誓言是脆弱的,只有情感的誓言也一样,唯有利益与情感交织的关系才是最稳固的』  

8. 
三个月后。 
跛脚的野猫在窗外拉长了声音嚎叫,在午夜的一片静寂中,这声音确实是令人毛骨悚然。罗莎·柯克兰坐在写字台前,一边在纸上演算着什么,一边等待着她的燕子归巢。 
门外传来重物在地上拖拽的摩擦声,罗莎推了推眼镜,抬起头。 
果然,下一瞬,门外便响起了女孩清脆喜悦的声音:“罗莎——我回来啦!” 
下一秒,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扎着丸子头的少女一个箭步冲进来,把后面昏迷的人随便往墙角一塞,扑进罗莎怀里搂住她,把头埋在她的腰窝里直蹭。 
“晚上好,亲爱的~” 
罗莎低下头吻了吻爱人的额头,手轻抚过她的白净脸庞。当摸到王春燕后颈部上一道被头发遮住、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时,马上变了脸色。 
她拉过王春燕,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夹起医用棉球,为她上药。她的动作是那么轻柔,好似一只雌鸟在为自己的刚破壳的雏鸟整理稚嫩的羽翼:“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不小心就被割到了呗,小伤而已。”王春燕满不在乎地答道。 
罗莎皱起了眉头:“听着,之后小心点,我不介意帮你治疗,但我讨厌看到你受伤。” 
“我的维纳斯,我希望你一直保持最美丽的模样。” 
“喂,我辛辛苦苦绑回来的人,你就这么丢着不管?”王春燕脸上有些发烫,轻轻挣开了罗莎:“赶紧去处理他,为了方便你摘取器官,我可是花了好大功夫不伤到他。” 
罗莎微微一笑,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不着急,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王春燕“啧”了一声,甩开她的手:“早餐想吃什么,我去准备一下。” 
“唔,鱼子酱配吐司,再加上慕尼黑烤白肠。” 
“想的美,还烤白肠。”王春燕翻了个白眼,把黑手套向罗莎扔过去,准备去附近全天营业的超市买材料。
罗莎接住她抛来的手套,朝着王春燕的背影飞了一个wink。 
她们生来就是天作之合,她们同样信奉利益至上,也同样全身心地信任彼此。  
『杀手小姐只服从唯一一个委托人』 
『医生小姐只服务唯一一个病人』 
『她们是被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合伙人,也是永不背弃彼此的爱人』

END.
白蛇阿雨
红梅轻吻玉人兰,腊月飞雪寻飞燕...

红梅轻吻玉人兰,腊月飞雪寻飞燕。

年少相视叹情晚,再遇已是鬓白染。

红梅轻吻玉人兰,腊月飞雪寻飞燕。

年少相视叹情晚,再遇已是鬓白染。

钏葛асикав

飞到你的掌心

呜呜画不出斯拉夫美人的万分之一美丽🥲(悄咪咪的换了图,之前那张不是很满意🧐)

(还有一张燕子的,燕子的婚纱要不要换成鱼尾款的?)

飞到你的掌心

呜呜画不出斯拉夫美人的万分之一美丽🥲(悄咪咪的换了图,之前那张不是很满意🧐)

(还有一张燕子的,燕子的婚纱要不要换成鱼尾款的?)

寒月汐

在十三岁生日之前加急肝完啦!!!

我爱春燕!!!

在十三岁生日之前加急肝完啦!!!

我爱春燕!!!

想看安燕嘬碍

丢一点破摸鱼

P1是随便画的

P2辰砂👉👈

P3是我的王春燕(不

丢一点破摸鱼

P1是随便画的

P2辰砂👉👈

P3是我的王春燕(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