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春燕

55.1万浏览    8469参与
温柔刀贩卖者

北京站中华组二十四节气正片企划

    请在北京的妈咪看看孩子!角色可以重复!呜呜呜呜呜看看孩子吧!


  服装都是私设!只要符合二十四节气就行!


[图片]


    请在北京的妈咪看看孩子!角色可以重复!呜呜呜呜呜看看孩子吧!


  服装都是私设!只要符合二十四节气就行!



辞夕Eve

由于二月六号就要开学了

所以又双叒叕没有时间画画了(你)

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

以及开学的话,更新时间应该是不会变的,不过大概率可能是在纸上画的占多数啦(对手指)

  

以及……

到底是谁盖的被子呢……?  

由于二月六号就要开学了

所以又双叒叕没有时间画画了(你)

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

以及开学的话,更新时间应该是不会变的,不过大概率可能是在纸上画的占多数啦(对手指)

  

以及……

到底是谁盖的被子呢……?  

鱼啊

哦呀~☆中华组!

 (又名小澳是摄影师系列

哦呀~☆中华组!

 (又名小澳是摄影师系列

往事云烟
燕子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燕子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燕子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
  看球2的时候被朵朵三个拍手...

  看球2的时候被朵朵三个拍手萌住了,代个餐

  那个大毛一出来我直接幻视露露,奶金色头发和身高差真的太可爱了

  按人种画的,没有拆cp和拉郎的意思

  看球2的时候被朵朵三个拍手萌住了,代个餐

  那个大毛一出来我直接幻视露露,奶金色头发和身高差真的太可爱了

  按人种画的,没有拆cp和拉郎的意思

md数学挂科了

怜香伴(2)

 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真的很会水字数,俄语硬生生水了一大堆。第二次见面就老妇妇带孩子的视感(插一嘴,为什么后面变成美食节目的视感😱😱春燕妈人妻属性拉满了救命)

  (2) 

  这是阿尼娅到中国的第二个星期。清晨的水乡雾很大,一切都模糊不清,朦朦胧胧的。 

  刚刚醒来,揉了揉眼睛,人还迷迷糊糊的:“嗯……几点了?”说着就把头转向窗户,看着窗户对面的那间屋子,这次窗户开着,而且窗帘也来了开来,只用一眼便可看全房间的全貌,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床头,第一次见面时春燕穿的那件白裙子也被好好的挂着。春燕不在,或许她很早就已经出去了,又......

 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真的很会水字数,俄语硬生生水了一大堆。第二次见面就老妇妇带孩子的视感(插一嘴,为什么后面变成美食节目的视感😱😱春燕妈人妻属性拉满了救命)

  (2) 

  这是阿尼娅到中国的第二个星期。清晨的水乡雾很大,一切都模糊不清,朦朦胧胧的。 

  刚刚醒来,揉了揉眼睛,人还迷迷糊糊的:“嗯……几点了?”说着就把头转向窗户,看着窗户对面的那间屋子,这次窗户开着,而且窗帘也来了开来,只用一眼便可看全房间的全貌,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床头,第一次见面时春燕穿的那件白裙子也被好好的挂着。春燕不在,或许她很早就已经出去了,又是一阵淡淡的失落涌上心头。那一次后,差不多半个月阿尼娅都没再怎么和春燕见过面,她——似乎很忙啊,每天早出晚归,就算见到了,也只是在窗户上趴着时,才能看见窗帘下少女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的身影。 

  刷牙,洗脸,梳头,穿衣,出门买早点,学习中国的传统艺术,去舞团排练练舞。到来两个星期,阿尼娅已经对这里的生活很熟悉了。这里的生活和在苏联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每天都不断重复着,唯二的消遣就是桥对头一家老旧的书店和书店附近的邮局。 

  “各位同学们,为了让大家对这段时间学习的中国传统艺术有更深的理解,我们舞团将组织大家到当地最有名的梨园看戏” 

  阿尼娅对团长后面说的话完全没有什么兴趣听,只记得要去听戏,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捂着嘴偷偷笑着。 

  傍晚,阿尼娅挎着包,推着疲惫的身子一步步走在石板桥上。走到桥的一半,就看到春燕抱着一个小女孩坐在她家门口的石阶上,这小女孩长得伶俐,细一看,眉目间和春燕相似的很。 

  “晚上好啊,阿尼娅!”还没等阿尼娅跟春燕打招呼,春燕就发现了她跟她打起了招呼。 

  “晚上好,这个小女孩是你妹妹?” 

  “对,是我最小的妹妹”说着又转过头捏了捏小女孩的脸,对她说,“晓梅这,是现在住我们隔壁的大姐姐哦,赶紧跟人家问个好” 

  晓梅眼珠子提溜的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用稚嫩的声音对阿尼娅说到:“Привет” 

  “Ты потрясающий”阿尼娅又惊又喜,揉了揉晓梅的头发说,“不过我会说中文,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春燕好像很懊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说到:“晓梅她机灵的很,以前和我哥他在苏联住过一段时间,所以这小家伙俄语说得可比我好多了,不过有时候让人头疼的很。” 

  阿尼娅摸了摸帆布包,从里面拿出两块巧克力来,那是她家乡时最喜欢的巧克力,将那两块巧克力递给晓梅,又十分郑重的对晓梅说:“给,这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哦,你和你姐姐一人一块好吗?” 

  “好!”接过巧克力的小女孩显得格外开心,一蹦一跳地就答应了下来,把其中的一块递给了春燕。 

  春燕摆了摆手,又重新把巧克力塞回晓梅手中“我就不用了,让晓梅吃就行了”又对阿尼娅笑着说道:“再说我也不是小孩了,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了~” 

  “谁说不是小孩就不能喜欢吃甜的了,我就很喜欢吃甜的了” 

  两人相视一笑,小姑娘并不知道两个姐姐为什么要笑,但也还是跟着咯咯咯的笑着。 

  忽然小姑娘跑到阿尼娅面前,亲热的搂上她的胳膊对春燕嚷到:“春燕姐,今天这个大姐姐可以在我们家吃晚饭吗?” 

  “晓梅,要适可而止,阿尼娅姐姐刚刚回来又陪你闹了这么久,人家也要休息的。”说着就晓梅从阿尼娅身边拎起,抱歉地和阿尼亚说到:“小孩子看到给糖吃的人就粘着,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毕竟和她待着也挺累的” 

 晓梅被春燕拎着,不满的像阿尼娅吐槽着:“Сестра Чун Янь - большой плохой парень”说完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摆出了嘘的手势“Не говори ей, что это значит!!Чтобы сохранить конфиденциальность” 

  阿尼娅冲着晓梅笑了笑,也摆出了嘘的手势说到:“Абсолютно конфиденциально, это секрет, который принадлежит только нам обоим”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来蹭个个饭好了。要麻烦你了呢” 

  “没有没有,多双筷子的事情嘛” 

  被拎着的小姑娘倒是显得格外兴奋,扑通一下就挣脱春燕跳了下来,又蹦又跳的跑到阿尼娅身边粘着她不放,还大声地叫嚷着:“万岁万岁!!!”一把牵起阿尼娅的手就往院子里一颠一颠地跑。 

  “要帮忙吗?”阿尼娅让晓梅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看小人书后,就到厨房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 

  春燕举着锅铲,转过身,笑着看着阿尼娅“不用啦,就我们三个吃饭我还是忙的过来的”说着又转回去,一会忙碌的翻炒着锅中的菜,一会又看看砂锅里煲着的汤。 

  或许是因为阿尼亚来的原因,晚饭显得很丰富,有中国菜,也有几道春燕跟着菜谱做的俄国菜。“嗯……我是第一次做俄国菜,照着菜谱做得,味道还行,就是知不知道和不和你胃口?”说着就端着最后一盘菜走出了厨房。 

  阿尼亚拿起汤勺舀了些红菜汤到碗中,嘴唇贴在舀了汤的调羹边,细细地品尝着。暖暖的汤顺着食道慢慢流到了胃里,味道很鲜美,而且汤里惊奇的有着一种淡淡的栀子花气息,因为没有加酸奶油什么的,所以对于阿尼娅来说并不是很正宗,不过很好喝,喝完身体暖暖的,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没有,很好喝哦”阿尼娅把头发捋到耳后微笑着,紫色的双瞳里也流露出笑意。 

   “呼~你能喜欢就太好了,不过没有酸奶油什么的还真的很让人头疼”

空白对照

 原图p2

 是娘塔!感觉燕子和樱酱穿很合适遂摸之,款式有一点小改动 

 原图p2

 是娘塔!感觉燕子和樱酱穿很合适遂摸之,款式有一点小改动 

五鹿明

【勇耀24h】《溪流》

#任美珠X王春燕


00


沉睡千年,是上天赠予我的礼物。


01


瀑布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一切,包括任美珠失手将保温杯落在岩石上的碰撞音,也包括那水池旁刚出浴的美人。


老天!为什么有人在这深山老林的水池子里洗澡!大冬天的诶!


不!冬天不冬天的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是,对方还是个女生!


一个女生!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洗澡!


任美珠回顾了一下自己“脱脑而想”的措辞,不禁感叹自家兄长“你语文没有学好”这一评价的正确性。


呃......现在回...

#任美珠X王春燕


00

 

沉睡千年,是上天赠予我的礼物。

 

 

01

 

瀑布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一切,包括任美珠失手将保温杯落在岩石上的碰撞音,也包括那水池旁刚出浴的美人。

 

老天!为什么有人在这深山老林的水池子里洗澡!大冬天的诶!

 

不!冬天不冬天的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是,对方还是个女生!

 

一个女生!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洗澡!

 

任美珠回顾了一下自己“脱脑而想”的措辞,不禁感叹自家兄长“你语文没有学好”这一评价的正确性。

 

呃......现在回炉重造还来得及吗?我的语言表达没学好啊 !我到底该怎么面对那个女生啊?

 

谁来教教我啊!救命!撞见别人洗澡这种事情......完全是漫画般的展开!不对,这种设定早就不流行了好吧!

 

等等,我为什么要想着和她交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应当在她发现我之前离开才是。都是女人,没什么的。她们开学军训的时候不也是在澡堂一起洗的么?

 

遗憾的是,就在任美珠胡思乱想的几秒钟里,她错过了离开的最佳时期——那池中沐浴的女子已转过身来。

 

女子与任美珠四目相对。

 

 

02

 

“cao!”任美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可她现在已经来不及赞叹中国脏话的实用性。

 

她没有听见吧?她没有听见吧!

 

我该怎么向她解释现在的情况?!

 

妈的,不管了。

 

“那个......”

 

“来者何人?”

 

一句满是古风的话语。

 

不知为何,任美珠的紧张感顿失,还有了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不是,现在中国娱乐圈的综艺都这么卷了吗?

 

大冬天的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怼人拍整蛊节目。这个导演可真有想法。

 

这要是还都不火,我直播倒立洗头!

 

啧啧,我哥危险了。看看人家小女生,再看看他自己。

 

人家小女生多敬业啊,反倒是他,就知道钻空子拖着他们家队长出去约会,长胖了多少斤他自己心里没点数?练舞偷了多少懒他心里没点数?到倒过来说我的不是。

 

我看他才是没大没小!一点前辈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任勇洙他也不一定是前辈吧。那个女生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说不定出道的比他还早。

 

 

03

 

“喂!你谁呀?我跟你说话呢!”

 

哎呀妈呀,写剧本的是个资深二次元吧,十年老宅男?天然加傲娇加萝莉,爱了爱了。

 

啧啧,这语气拿捏的,还有这叉腰的小手,我一秒钟“路转粉”好吧!

 

妹妹别怕,姐姐这就过来抱抱你。

 

嘿嘿。

 

 

04

 

“喂!你tm是聋的吗?听不见我在跟你说话?!”

 

少女越过浪花,冲到任美珠的面前。那分明是单薄的身影却出人意料地有力。

 

少女攥住任美珠的衣领,把人“拎” 在面前,恶狠狠道:

 

“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任美珠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感觉嗓子生疼,而她的头和嗓子一样疼。

 

她突然意识到:这里没有任何的拍摄器材,来的路上也没有任何的足迹。

 

可是!一档综艺节目的拍摄团队, 几十到几百号人,又怎么可能留不下一丝的痕迹?!

 

而面前这人的语气,这打扮......

 

cao了,该不会是哪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吧?!

 

 

05

 

是的,没错了,这里确实是个不用给门票钱的小名胜。

 

可任美珠为了写生的素材,专挑那了无人烟的泥泞小道走。

 

不走寻常路,碰上不寻常的事物,这也不是说不通。

 

敢情我这是非法闯入了哪位有钱人家的后花园?!

 

在北京有座山?!惹不起!惹不起!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还是跑了的好!

 

等等......社会主义国家,有买地这一说吗?

 

 

06

 

“你干什么呢你?跑什么跑?!”

 

少女笃地出现在任美珠面前。鲜红的罗裙遮盖住少女白暂滑嫩的肌肤,微蹙的眉头则衬得她额外艳丽。

 

任美珠愣了愣:

 

可恶!这该死的美丽!

 

深山老林遇上绝世美人,非仙即妖!

 

显然,对方是后者。

 

毕竟,真正的神仙美女怎么可能对一介凡人死缠烂打,连抓带挠?

 

 

07

 

你别过来啊!

 

你知不知道!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08

 

任美珠静静地坐在池旁的岩石上,呷了一口保温杯里的姜汤。

 

她直接拧开了瓶口——没办法,岩石很凉但心很热。

 

“名字。”

 

“任......任美珠,单人旁的任,美丽的美,珠宝的珠......”

 

“俗气。

 

“不过我们彼此彼此。春燕,春天的春,燕子的燕。”

 

她想像胃消化姜汤一样,消化这一切的匪夷所思。

 

 

09

 

暖人的姜汤在寒冬里泛起白雾。

 

若盛着这白雾的不是不锈钢而是砖瓦,若此处不是深山老林而是歌舞升平的原地,那自当是炊烟袅袅,轻风挟着烟火味与饭菜香,撩动着每一位游子的心。

 

实不相瞒,任美珠她......饿了。

 

任美珠不禁思念起自家兄长的男友来。

 

王耀,土生土长北京人,家在胡同有套房。

 

一个上高中的妹妹,两个在国外留学的弟弟,为了养家糊口,王耀进了烹饪学校,用他的话来说,无论在什么年代,有一门手艺,是饿不死人的。

 

可也不知怎的,就稀里糊涂地被骗去当了练习生。

 

王耀的厨艺有多牛逼呢?简单来说,在他们那一届,如果他称第一,就无人敢称第二。啊!不对,是他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总之,耀哥的厨艺就是一个字——绝!三个字——绝绝子!

 

任美珠怀中的姜汤便出自王耀之手。王耀叮嘱任美珠,女孩子一定要注意保暖,北京的冬天是最为反复无常的。

 

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女人亦是如比,更何况,女人有两个胃。

 

颜值与厨艺齐飞,试问:这样的国民男神,谁能不爱?谁能不爱!

 

真是便宜了任勇洙那家伙,遇到像王耀这么好的人,也不知道是他几辈子的福分。

 

 

10

 

任美珠摸了摸自己受罪了的肚子,把春燕那狼吞虎咽的模样看在眼里。

 

任美珠惦记着自己的“干粮”,就如问揭了盖的锅般一目了然。

 

罢了,罢了,权当是交作保护费了。

 

唉......

 

丹麦曲奇,比利时巧克力,日本梅子糖......

 

任美珠左手托着下巴,看春燕歪头啃着一块巧克力。莫名觉得春燕此时此刻像极了一只正在进食的小仓鼠,小嘴嘟囔嚷的。

 

真可爱。

 

“小仑鼠”春燕恰巧啃完了一块巧克力,抬头便瞟见对面坐着的人一点也不眨眼地看着自己,还洋溢着奇异的笑容。

 

春燕连忙伸手捂住了头上不经意间冒出的龙角,小脸蹿红。

 

任美珠礼貌地笑了笑,微微偏过头。

 

什么龙女嘛,明明是只害着得不得了的纸老虑,可爱的小仓鼠或者小燕子。

 

好想带回家养着......养龙女,应该不犯法吧?

 

 

11

 

真不知道现代人的审美是个什么鬼!

 

算了,不侮辱鬼了,我见过的鬼都比她会打扮。

 

真是的,他们现代人为什么要往眼皮上涂那亮的东西啊?搞不懂......晃得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该不会是银子吧?他们现代人都是这么炫富的吗?

 

春燕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食物。

 

也是了,她有这么多佳肴,应当是位富贵人家出身的小姐。

 

不行,我得使个法子让她把我带走,日日给我上贡!

 

那可不,她捡了个大便宜,龙女屈尊做她家的家仙,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待遇!她可不要不识好歹!

 

 

12

 

“韩国留学生小美到中国留学。一个星期日的上午到叉叉山去写生。她走着走着,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水池边。她抬头一看,竟发现水池中有个美女在洗澡......”

 

任美珠觉得自己写营销号文案的水平已经炉火纯青,可以出师了。应骋个写通稿的副业,给自己兄长安排点稿子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唉,说多了都是泪。

 

不想伤心事了,看看我家的小燕子,多可爱啊。

 

法国......任美珠看见春燕从她包里掏出个管状的东西。

 

停!住手啊!姐!那是我颜料!不可以吃的!

 

“卿为何不让我......”

 

“真不能吃!有毒!我求你了,姐!把它还给我吧!”

 

春燕眉头一皱,表情随即严肃起来。

 

“你想谋害我?”

 

“不是,我画画用的,法国的。啊,对了!洋人的东西,这是洋人的东西!”

 

任美珠卑微地接过她的包,深深地叹了口气。

 

“走吧, 你还愣着作什?随我下山,吃好吃的去。”

 

任美珠感觉自己请了个姑奶奶回去......

 

 

尾声

 

“啊啾。”

 

任美珠打了个喷嚏,无奈地裹了裹已经系地紧得不能再紧的羽绒服。

 

没办法,谁让老婆是深海龙,喜冷怕热。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一切听从老婆指挥。

 

任美珠望着家里刚买没多久却一次也没有用过的空调,一脸生无可恋。

 

任美珠搓了搓自己冻红的手,心想:

 

爱情可真tm的伟大。

 

(全文完)

 

 

 

小剧场

 

王耀:你妹让我看着点你,手机拿来。少看点网络小说。

 

任勇洙:哦。(不情愿但双手递出)

 

王耀:钱包。

 

任勇洙:(递)

 

王耀:银行卡。

 

任勇洙:(递)

 

王耀:(满意地点点头)

 

任勇洙:(指了揩鼻子)

 

(心想:爱情可真tm的伟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