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湾

5929浏览    289参与
暗影慕于
叛逆组(?)亲情向!画完才发现...

叛逆组(?)
亲情向!
画完才发现衣服错了,淦,但是懒得改了

叛逆组(?)
亲情向!
画完才发现衣服错了,淦,但是懒得改了

大隐隐于世

生不逢时

生不逢时

 

某种意义上的露中兄妹组,两两排列组合更快乐?

露中是字里行间的爱情,两对兄妹都是亲情向

有关两个妹妹的“噩梦”

 

 

 

 

“娜塔莎,我又做了那个梦……梦中的兄长,又一次抛弃了我。”

“我的梦中,哥哥掐着我的脖子,要我陪他一起下地狱。”

 

 

 

 

“塔莎,塔莎。”伊利亚轻轻拨动少女发上的蝴蝶结。少女揉着眼睛坐起身,毫不避讳的依靠在哥哥的怀中,心安理得的枕着他的肩膀。

 

 

 

“多大的人了,还要撒娇。”伊利亚轻拍...

生不逢时

 

某种意义上的露中兄妹组,两两排列组合更快乐?

露中是字里行间的爱情,两对兄妹都是亲情向

有关两个妹妹的“噩梦”

 

 

 

 

“娜塔莎,我又做了那个梦……梦中的兄长,又一次抛弃了我。”

“我的梦中,哥哥掐着我的脖子,要我陪他一起下地狱。”

 

 

 

 

“塔莎,塔莎。”伊利亚轻轻拨动少女发上的蝴蝶结。少女揉着眼睛坐起身,毫不避讳的依靠在哥哥的怀中,心安理得的枕着他的肩膀。

 

 

 

“多大的人了,还要撒娇。”伊利亚轻拍着少女的肩膀,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我知道这些天有很多事务需要你去处理,我和冬妮娅姐姐也一样。但是等过一段时间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你保证?”

 

 

 

“我保证。”

 

 

 

 

“白/罗/斯的同志们!列/宁的战士们!”身着军装的少女站在大剧院变成的废墟上,冲着身前所有的士兵振臂高呼。“德/意/志恶魔企图将苏/维/埃化为地狱焦土,我们身为战士,只要有我们伫立在这里一天!莫/斯/科!祖国母亲的心脏!就不会受到任何的灾难!”

 

 

 

“白/罗/斯!守死敌人进攻通道!为了苏/维/埃的明天!”

 

 

 

“为了家人的明天!”

 

 

 

本该盛装出席舞会的少女不可避免的献身于战争,她也曾在黑夜中因恐惧而发抖和流泪。但当黎明来临之际,她又是扛起重机枪的战士,比任何一位士兵都要身先士卒。

 

 

 

她会为了哥哥心中的信仰而战斗,直到他们一起抵达乌托邦的土地。

 

 

 

战争唯一无法摧毁的,就是她的心脏。

 

 

 

 

“我们胜利了。”伊利亚将旗帜插在德式建筑的最顶端,喘着粗气向身后的少女呼喊。

 

 

 

少女用袖子抹去了脸上粘上的烟尘,冲伊利亚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太累了,迫切的需要休息,而不是庆祝。

 

 

 

“塔莎,不要紧,你好好休息吧。”伊利亚快步走上前,将少女抱入怀中。似乎眼前的少女还是那个戴着蝴蝶结跟在他屁股后面抓他围巾的小妹妹。

 

 

 

“哥!……伊利亚同志!这不合适!”

 

 

 

“我抱我自己的妹妹有什么?谁都有妹妹!”伊利亚让少女坐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看着她的不适,前者笑着把她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肩膀上。“塔莎,你仍然是我的妹妹。我亲爱的,揪着我围巾,一刻也不能离开我的妹妹。”

 

 

 

少女愣了片刻,俯身将头埋在伊利亚的肩窝。

 

 

 

 

少女又一次趴在桌前睡着了。这是她经历的第二次战争,目的是为了帮助东方人尽快结束在他家乡的战斗。原本伊利亚让她不必跟来,像冬妮娅姐姐一样待在家中就好。但是她和哥哥见面的时间本就越来越少,这次战争又没有上次的凶险。于是她坚持跟着哥哥来到她之前从未涉足过的东方。

 

 

 

有人轻手轻脚的来到她的身边,她多年战争中形成的条件反射意识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拔出腿上的匕首,对着来人顶去。

 

 

 

“!……阿尔洛夫斯卡娅女士!是我。我只是害怕你可能会觉得冷……”东方人王耀手中还拿着自己的军大衣,显然是准备替少女盖在身上。

 

 

 

少女收起了手中的匕首,从王耀手中接过大衣披在自己的身上。“你怎么有时间过来照顾我?是不是跟我哥闹矛盾了?先说好我肯定站在我哥那边。”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女士在这里也应该受到一点点的照顾……毕竟您也是布拉金斯基同志的妹妹。”

 

 

 

少女不屑的瞥了眼东方人瘦弱的身躯,把手边的茶缸推给对方。“斯拉夫人从不在意性别,女人也可以强悍的如同狮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耀脸上又出现了不知所措的腼腆。“只是我也有个妹妹……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但只要我接她回家,我就舍不得让她吃一点苦。”说话间王耀低头猛灌一口少女茶缸里的液体,被入口的辛辣呛得咳嗽起来。

 

 

 

成功的捉弄了一把总是同她说话带着小心翼翼的东方人,脸上不由得洋溢起得意的笑。于是裹紧身上的男士军大衣,向闻声赶来的伊利亚调笑道:“这位王耀同志的酒量似乎不是很好啊。”

 

 

 

伊利亚看着王耀咳红了的脸,又闻见了熟悉的酒精味,心知少女的恶作剧成功了,于是无奈的一边顺着王耀的背,一边冲少女露出不赞同的表情。

 

 

 

“塔莎,耀的身体素质不适应我们的伏特加。”

 

 

 

王耀紧张的一把抓住伊利亚的衣袖,咳嗽着憋出一句话。“布拉金斯基同志,你不能……咳咳……”

 

 

 

少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王,耀,同,志,阿尔洛夫斯卡娅女士不是个小女孩儿了,她已经可以听这些男人间的腻歪了。”

 

 

 

伊利亚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爆笑,王耀经不住兄妹两人调戏,最终选择顶着一张活似煮红的虾脸缩在自己的座位上。

 

 

 

 

“哥哥……”

 

 

 

少女推开房间的门,房内的地板上缩着一个她熟悉的身影。

 

 

 

“娜塔莎……”那个人影喃喃着。

 

 

 

“哥哥,你别躲在这里了。他们需要你,你的家人也需要你站起来。”少女跪在伊利亚的面前去捧他的面颊。“哥哥,你好好看看我。”

 

 

 

“我没有做错!”伊利亚突然抓住少女的肩膀,力道大到几乎把少女的肩膀捏碎。“我没有做错!娜塔莎!我从不会做错!但是为什么我输了!为什么!”

 

 

 

“哥哥……你别这样……”少女想要挣开伊利亚的手掌,后者瞪着血红的双眸,恶狠狠的对着她咆哮,仿佛她也是他的敌人。少女想起自己姐姐的劝阻,冬妮娅说伊利亚已经不是她的哥哥了,现在的伊利亚是一个承受不了失败的疯子。

 

 

 

“连王耀也背叛了我!连他也和阿尔弗雷德勾肩搭背了起来!”伊利亚越说越激动,双手猛地握住少女的脖颈。“你呢!娜塔莎!你准备什么时候背叛我!”

 

 

 

伊利亚的力道让少女几乎喘不过来气,她去拽拉哥哥的手,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哥哥……哥哥……我永远……永远不会……背叛……你……的……哥哥……哥哥……”

 

 

 

不知何时,伊利亚松开了手。少女下意识的逃到远离伊利亚的地方,捂着自己的喉咙大口喘气。她能感觉到自己刚刚离死亡很近。

 

 

 

冬妮娅姐姐说得对,这已经不是爱护她的哥哥了。

 

 

 

少女转身逃离了这阴暗的房间,没有再看角落里的人影一眼。

 

 

 

 

“我一直不敢面对穿着原先那身衣服的哥哥。”娜塔莎紧紧握住她不知何时从裙下拔出的匕首,手臂不自然的小幅度抖动着。“索性现在的哥哥自己也不是很愿意回忆那个时候的他……也许那就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噩梦吧。如日中天也好,不可一世也好,贫瘠落魄也好,暴虐疯狂也好……终究都只是一个笼罩在世界上大部分人心头的红色阴影罢了。”

 

 

 

“他曾经那么真实的爱过你,把你当做自己永远长不大的妹妹。”王湾为娜塔莎倒上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都过去了,不过是一个梦……这家的红茶应该很符合你的口味。”

 

 

 

“那你呢?王湾。你梦中的兄长又是什么样的?”

 

 

 

“他?他抛弃了我。”王湾脸上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苦涩。“不止一次的抛弃了我。”

 

 

 

 

“兄长!我不要离开你!”

 

 

 

少女原本光鲜的衣裙被檀木地面摩擦的皱巴巴的,这让少女的仪态尽失。

 

 

 

“兄长!兄长!!!”

 

 

 

本田菊紧紧抓着少女的胳膊,将她拖离自己的兄长。少女的指甲嵌进木制地板,硬生生从原本的位置剥离。于是少女的手指在地板上留下几道鲜红的血迹。

 

 

 

那位一向疼爱她的兄长捂着自己的耳朵,背对着少女,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本田菊为她换上了印着樱花的粉色和服,全新的衣料将少女的面庞衬得越发明媚动人,甚至于本田菊在看见少女容貌的一瞬间愣住了。但是这样看似无害的少女心中却隐藏着无限反抗的烈焰,温度之高让本田菊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樱花抚子,你是个青春正好的女孩儿。”本田菊低着头专注擦拭手中的军刀。“所以那些武器不适合你,它们会磨破你的双手。你已经来到了在下家,在下保证会给你不输于耀君所能给你的一切美丽的事物。”

 

 

 

少女听着本田菊的承诺和他对自己的称呼只是冷笑一声。“本田菊,我不是什么樱花抚子,更不可能安心留在你的院落中当一个只会服侍男人的大和女伎!兄长一定会来带我回家的!”

 

 

 

下一秒本田菊的武士刀就横在了少女的眼前,几乎能割伤她的脖颈。一向温文尔雅的男人展露出了在南京时那样凶狠残暴的一面。

 

 

 

“樱花抚子,你的兄长很快就要死了。”本田菊一字一顿道。“我会亲手提来他的头颅,让你看看,你还能等谁接你回家!”

 

 

 

少女眼眶中的泪水不停打转,却倔强的没有向本田菊流露出一丝妥协。本田菊叹息一声,伸手想要为少女拭去眼泪。少女猛地把头转开,恶狠狠道:“别碰我!倭贼!”

 

 

 

 

原本如同生长在温室中花朵的少女,不止一次的举起了酸软的手臂,咬着牙关逼自己瞄准面前的敌人。她听到了有关王耀的消息,兄长没有辜负她的期待,又一次站了起来,拿起武器要把在家中肆虐的魔鬼亲手送回地狱。

 

 

 

兄长一定会来接我回家的,他一定会的。

 

 

 

这个念头支撑了少女太长时间,给她从漫山遍野的尸体中一次次重新站起的勇气。她是她父亲一般的兄长最喜欢的妹妹,自然会让兄长为她再一次感到骄傲。只要她再坚持一段时间,她就能再见到兄长。

 

 

 

抗战的时间太长了,她每次几乎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只要往海峡那岸看上一眼,就又能为她的兄长而拥有力量。

 

 

 

 

兄长的胜利如期而至,曾经面目可憎的老毛子竟然也帮了兄长一把。不过少女才不在乎这些事,她早早的听说了兄长要来的消息,现在的她只在乎自己在兄长面前的形象是否能带给兄长一个惊喜。

 

 

 

少女找遍了所有的衣柜,把自己为数不多的衣裙扔的满地都是。这件太素了,显老气,这么喜庆的日子不适合;这件又太红了,虽然是兄长一贯最喜欢的颜色,但是太明媚又俗气了些;笔挺的仿中山装的裤子裤脚略长,平常日子挽上裤脚还是很耐穿的,但是免不了比王嘉龙还像个男孩子,女孩子这样免不了又会被兄长唠叨……少女试遍了她能找出的所有衣裙,总是不满意。眼看着兄长来访的时间要到了,才选择了那身算不上时兴的襦裙。兄长的审美总是多少停留在那个阶段,这身襦裙也是她以前最喜欢的,穿着这身见兄长总能让他更加欣喜。

 

 

 

少女自以为参透了兄长所有的心思,脸上忍不住挂上了一点也不淑女的笑容。坐在西洋镜前往发上簪花时心中已经忍不住设想了好几种兄妹相见重逢的可能——总归是她能扑进兄长宽厚的怀抱中,说不定还能撒娇让兄长多抱她一会儿。她总是有这个特权的。

 

 

 

少女蹦跳着前往会客厅,迈进里面呼唤兄长的前一刻思绪被一声怒喝打断。

 

 

 

少女耐着性子站在门外等兄长谈完正事,脸上原本洋溢的笑容随着会客厅内的谈话内容一点点的消失。现实向满怀期待的少女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让她精心准备的一切都显得滑稽无比。

 

 

 

她又要离开兄长了。

 

 

 

上一次是本田菊带她离开,这次不过是换了阿尔弗雷德那位更加高大的新“兄长”。

 

 

 

她的兄长是胜利了吧,赶走了本田菊,也没让毛子和美国佬把他撕裂。兄长是胜利了吧,他从今以后能和其他三十三个弟弟一起同桌吃饭了,再也不用担心谁没能团圆了。王耀应该是胜利了吧,尽管伤痕累累但是他拥有了保护家庭的力量。

 

 

 

所以她只不过是一个成功路上的牺牲品,王耀取得的胜利中从没有考虑她的存在与否。

 

 

 

少女再也没有穿过那身粉色的襦裙,也再也没有在发间簪上牡丹的习惯了。

 

 

 

 

“所以我仍然无法原谅他。”王湾轻呡一口手中的红茶。“奇怪的是,我现在越来越记不得我们之前相伴时的温馨了。”

 

 

 

娜塔莎把玩着手中锋利的匕首,听了王湾的话只能露出一个苦笑。“起码你曾经被他保护的很好。”

 

 

 

“并不是哦。”王湾向娜塔莎摊开自己的右手手掌,掌心中的疤痕和老茧还没有完全褪去。“我只是不想让我自己都对自己感觉陌生……拥有兄长的王湾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不该有机会接触这些的。”王湾收起了手,对着娜塔莎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笑容,像极了娜塔莎见过的某个时期的王耀。“我总是很任性不是吗?所以我才没办法成为王耀最喜欢的那个妹妹。”

 

 

 

“我仍然要保护我的哥哥,即使他亲手扼住了我的喉咙。”娜塔莎瞥了一眼手中转的飞快的匕首。“但只要我活着一天,就没有任何一位先生能伤害我的哥哥。从前他名为伊利亚时是,如今他名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是。”

 

 

 

王湾目不转睛的看着娜塔莎手中的匕首,轻声感叹。“真好啊,你是这样的强大,足以保护你的哥哥。”这位把自己形容的无比任性骄纵的少女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对娜塔莎危险举动的害怕。相反,娜塔莎能看见她眼中的火焰。滚烫的火舌舔舐着王湾的瞳孔,和故事中多年前的那个狼狈不堪却又坚持站起的少女如出一辙。

 

 

 

“那只是个梦,都过去了。”不知是谁轻声喃喃。

 

 

 

“是吗?我倒真的希望那只是个梦……”另一个人执着的点出了事实。

 

 

 

复古式的笨重西洋钟准时的敲碎了沉思中少女的若有所思,发出撞击声催促着两位少女的离开。

 

 

 

“今天时间过得真快啊。”王湾首先起身,礼貌的等待娜塔莎撩起裙摆将手中的匕首插回大腿上的绑腿中。“能跟你一起喝茶真是开心,但是这红茶的味道太古板了,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尝尝我们自己做的奶茶。那才适合女孩子。”

 

 

 

“好。”娜塔莎随着王湾的脚步一起向门口走去。

 

 

 

“塔莎,若你有机会见到兄长,替我祝他生日快乐。”

 

 

 

“你为什么不自己对他说,只需要一个电话,他会更开心的。”

 

 

 

“对不起塔莎,我做不到……我的身躯里仍寄生着会对他不利的怪物……我甚至不能告诉他,我很想他。这会给他带来更加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都能回去的。”

 

 

 

“或许吧。”

 

 

 

 

即使连我自己都记忆模糊,但我依然是你妹妹的这个事实,我不希望被你忘记。

 

 

END

 

文后叨叨逼:

可以作为两个姑娘的下午茶时间!这样想是不是就把气氛重新渲染的可爱了一些?(并没有你这个魔鬼)

简而言之,这里的湾湾仍然是王大耀的亲人,是他未归家的妹妹。但在一切阿尔弗雷德带来的影响被清理干净之前,她和王耀还无法心无芥蒂的见面。

这里的娜塔莎是个值得别人尊敬的英勇的姑娘,是拱卫伊万心脏的最佳骑士。但是她的哥哥总是自顾不暇,反倒是在部分方面依仗她的力量。

想写两个和原作相比有些OOC的姑娘。她们都从一定程度上被信赖的哥哥狠狠地伤害过,又展现过她们不流于世俗的勇敢坚毅,她们是如此真实的活着过,值得作为故事的主角。

老规矩,觉得我写的不妥的任何地方都请告诉我。谢谢。

霜降

阿尔弗雷德的日记


我们班有个叫王湾的妹子,头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剪过,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就摸了别人的剪刀,在王湾和别人讲话那会儿从她背后剪了她一截头发,然后她哇的一声就哭着跑出去了。然后从全校各个阶层的老师啊学生啊就都跑过来安慰那个妹子,我才知道这妹子是他们家三代人里唯一一个女孩子,这姑娘有仨爷爷,十几个叔叔,好几十个哥哥。关键是她有一哥哥是我们班主任,亲哥。


——————————————————————

——————————————————————

好久之前看到的了,突发奇想觉得这个很适合他们

一开始看见真的笑死我了


我们班有个叫王湾的妹子,头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剪过,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就摸了别人的剪刀,在王湾和别人讲话那会儿从她背后剪了她一截头发,然后她哇的一声就哭着跑出去了。然后从全校各个阶层的老师啊学生啊就都跑过来安慰那个妹子,我才知道这妹子是他们家三代人里唯一一个女孩子,这姑娘有仨爷爷,十几个叔叔,好几十个哥哥。关键是她有一哥哥是我们班主任,亲哥。


——————————————————————

——————————————————————

好久之前看到的了,突发奇想觉得这个很适合他们

一开始看见真的笑死我了

张生写字
2020.0107 《次北固山...

2020.0107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2020.0107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暗影慕于
耀大爷军装预定爷不想上色!(掀...

耀大爷军装预定
爷不想上色!(掀桌)

耀大爷军装预定
爷不想上色!(掀桌)

一只静默的鱼
※ 这是一只湾湾(呆毛好可爱)...

※ 这是一只湾湾(呆毛好可爱)

※ ooc可能有,雷点自避,不喜勿喷

※ 这次比上次更认真了,仔细去看了教程,心好累

※ 头一次看到手这么听话(好开心(•͈ᴗ•͈ૢૢ)❊⿻*)

小小的眼睛里透露出大大的疑惑

高光如此好用

※ 这是一只湾湾(呆毛好可爱)

※ ooc可能有,雷点自避,不喜勿喷

※ 这次比上次更认真了,仔细去看了教程,心好累

※ 头一次看到手这么听话(好开心(•͈ᴗ•͈ૢૢ)❊⿻*)

小小的眼睛里透露出大大的疑惑

高光如此好用

暗影慕于
“啊嘞,先生?你又脱臼了吗?”

“啊嘞,先生?你又脱臼了吗?”

“啊嘞,先生?你又脱臼了吗?”

Readiness .

昨天的厨师奶酪梗,越想越好笑就画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梗见图六

亚瑟:“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碰见这么一个宝贝”

昨天的厨师奶酪梗,越想越好笑就画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梗见图六

亚瑟:“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碰见这么一个宝贝”

寻梦牡丹
“坚持住,援军很快就会来的!”

“坚持住,援军很快就会来的!”

“坚持住,援军很快就会来的!”

透明的萌新
无脑小摸鱼来自中华。和,平,统...

无脑小摸鱼
来自中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社,会,主,义的毒打

无脑小摸鱼
来自中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社,会,主,义的毒打

俽亓城
之前画的,原谅我不会上色。。。

之前画的,原谅我不会上色。。。

之前画的,原谅我不会上色。。。

☞金子泱☜
是中华组! 我画过最快的一幅h...

是中华组!

我画过最快的一幅hhh

粉色的是湾湾,绿色的是小澳,紫色的是小香,棕色的是耀!

是中华组!

我画过最快的一幅hhh

粉色的是湾湾,绿色的是小澳,紫色的是小香,棕色的是耀!

大隐隐于世

中华组那点家事

就是这两天因为专业原因翻了翻落灰的历史书【不是】,突然对湾湾和老王的关系有了点感慨。

你说湾湾有错没?那是有的。负气什么啊,搞什么更名林晓梅啊,不知道你大哥那个老男人还在苦巴巴的等你回家?摸着良心,嘉龙和濠镜都回来了,讲真人家好歹后来是亚瑟他们带走的,你完全就是常老板【你懂得】打架打输了然后赌气给顺便带走的啊!你忘了常老板是怎么给那些要把你给阿尔弗雷德的人开瓢的了?怎么就你还在你大哥腰杆子挺直了硬气的不得了的时候还在那边昧着良心跟他对骂,跟他讲你就是喜欢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的大腿【况且有一个已经不算了啊喂】就是宁可求外人也不回头看看你大哥喽?

就很气,你也不看看儿子菊和狗蛋任【完全凭三次元逻...

就是这两天因为专业原因翻了翻落灰的历史书【不是】,突然对湾湾和老王的关系有了点感慨。

你说湾湾有错没?那是有的。负气什么啊,搞什么更名林晓梅啊,不知道你大哥那个老男人还在苦巴巴的等你回家?摸着良心,嘉龙和濠镜都回来了,讲真人家好歹后来是亚瑟他们带走的,你完全就是常老板【你懂得】打架打输了然后赌气给顺便带走的啊!你忘了常老板是怎么给那些要把你给阿尔弗雷德的人开瓢的了?怎么就你还在你大哥腰杆子挺直了硬气的不得了的时候还在那边昧着良心跟他对骂,跟他讲你就是喜欢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的大腿【况且有一个已经不算了啊喂】就是宁可求外人也不回头看看你大哥喽?

就很气,你也不看看儿子菊和狗蛋任【完全凭三次元逻辑讲话,并没有抹黑角色的意思,角色都很棒很可爱,真的】现在过得并不好啊。你觉得你自己有面子完全是因为你大哥撑场面,你就是个他不能提的肉刺,谁动你他立马把人打出去几条街的那种。所以你才会感受到其他人献殷勤,而不是把你当小马仔。说到底他们不是瞧得起你,是馋你大哥的家业啊!【不是】醒醒!湾湾!你看嘉龙自己作死你大哥都想给他正名成一个县区了!你好歹还是个省!【对不起我笑出了声】

但是不得不承认,湾湾也是受了委屈的。阿尔弗雷德横插一jio真是太气人了。这就像是根正苗红小姑娘,给她扔进传销组织那也不能要求人家不被洗脑,继续根正苗红啊。我不仅猜想如果他们的领头人已经姓资了,年青的一代在完全没有那段战火记忆的情况下想要改姓也是种群中的怪胎了吧。谁要是敢发表这种惊世言论还不得被身边的“正义使者”给一通攻击?就好比我身边人突然告诉我,“乖乖,你祖上五十年前是从隔壁毛子分的家!你快号召所有人一起认祖归宗吧!你看他们一直这么说,我们原来是一家人!”那我绝对得赏他一顿口吐芬芳三连,视性别情况而定还附带孝子棍攻击。我从小学的历史都告诉我我就是土生土长的老王家的人,我特么管你五十年前还是五百年前?现在老子就是了,不走的!

嘛,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除了吐槽那些歪曲历史,卖湾湾的领头人之外,其实也是很无奈的。湾湾以前再乖巧可爱,也只能是以前。除非历史能被彻底洗一遍,但是真有那种机会我劝大家还是不要瞎动作,可能真的会更糟。

但是也是肉眼可见,纵使是老王这样好脾气的兄长这两年也是被磨得真性情都出来了。这种真性情指的是马上挥旗,横扫天下,不服就干的真性情。从最开始的好声好气,毕竟那个时候湾湾只是耍小孩子脾气,到现在忍不住握紧扫帚准备随着叛逆孩子的作死程度给收拾一顿,其实态度转变的已经很大了。再怎么样湾湾也成不了冬妮娅那种级别的亲人带给伊万的恶心程度,她的小拳头老王还是完全不care的。

实不相瞒,我觉得阿尔弗雷德他们也清楚,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即使湾湾真的转头不姓王了,彻彻底底改姓琼斯,老王毕竟也不是什么世界级圣母,估计会直接狠狠心,换一个“王湾湾”了吧。毕竟王湾湾的名字是因为王耀才响起来的,要是孩子真的脱干净亲人之间最后一点念想的话,晓梅.琼斯可以去阿尔弗雷德家过日子了。【手动拜拜】

就是一点点的小吐槽,希望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

斜旸-汀雨
湾妹儿 湾湾你快回家吧,大哥想...

湾妹儿


湾湾你快回家吧,大哥想你了


😔

湾妹儿



湾湾你快回家吧,大哥想你了




😔

天冬空青(约稿)
好像多画了个I?wr。。算了反...

好像多画了个I?wr。。算了反正也改不了了大家知道就好⸜(* ॑꒳ˆ * )⋆*
没带香香小澳出来玩十分抱歉(因为没位置了。。)就当他们在。。咳咳(🐶头保命꒰ᐢ⸝⸝•༝•⸝⸝ᐢ꒱

好像多画了个I?wr。。算了反正也改不了了大家知道就好⸜(* ॑꒳ˆ * )⋆*
没带香香小澳出来玩十分抱歉(因为没位置了。。)就当他们在。。咳咳(🐶头保命꒰ᐢ⸝⸝•༝•⸝⸝ᐢ꒱

布结婚等着干嘛
百FO感谢 画不完了呜呜呜 #...

百FO感谢

画不完了呜呜呜


#九州同 天下统#

百FO感谢

画不完了呜呜呜


#九州同 天下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