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

21348浏览    17万参与
狼叔

策约,《哥,你信命吗》下,吻戏警告

1,尽量不ooc

2,私设有,《信你,更信命》修改后产物,希望大家会喜欢………

3,策约策约策约


目送木兰姐走后,守约又吹了会儿风,微凉的夜风使守约的心情也好了些许。

“算了,先巡逻…谁!”

守约刚想起身,突然,不远处的角落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敏捷地转身拿起手边的枪,守约向后退了几小步。

毕竟,近战对他而言实在有些吃亏。

夜,静的发慌。月光不知何时被几朵调皮的云朵遮挡,黑暗中的‘袭击者’却迟迟没有行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守约的内心也更加不安。

“噗嗤——!”

从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嗤笑,一滴冷汗划过守约的额角。

要来了!

守约下意识握紧了枪栓,只等着袭击者...

1,尽量不ooc

2,私设有,《信你,更信命》修改后产物,希望大家会喜欢………

3,策约策约策约




目送木兰姐走后,守约又吹了会儿风,微凉的夜风使守约的心情也好了些许。

“算了,先巡逻…谁!”

守约刚想起身,突然,不远处的角落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敏捷地转身拿起手边的枪,守约向后退了几小步。

毕竟,近战对他而言实在有些吃亏。

夜,静的发慌。月光不知何时被几朵调皮的云朵遮挡,黑暗中的‘袭击者’却迟迟没有行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守约的内心也更加不安。

“噗嗤——!”

从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嗤笑,一滴冷汗划过守约的额角。

要来了!

守约下意识握紧了枪栓,只等着袭击者冲过来的瞬间——将其击杀!

“哈哈哈!哈哈哈——噗!哈哈!”

微不可闻的笑声渐渐变得癫狂,他甚至能感觉到黑暗中因笑声而颤动的身子和疯狂的神情。

下一秒,笑声却嘎然而止。守约看到黑暗中的人儿好像晃了晃身子,缓慢地向前走了一步。

‘嘭——!’

糟了!

“噗…”

守约的子弹被对面的人儿敏捷地躲开,只是几秒钟的事,刚刚还离他不近的人影就已经到了跟前!

飞镰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着嗜血的寒光,映出了守约惊慌失措的脸。

一声轻笑传进耳畔,守约只觉得拿枪的手一痛,条件反射地松开了枪。仿佛就是瞬间,守约直接被人摁倒在地!

“唔…!”

因吃痛而发出一声轻呼,心里警铃大作——要死了,吗?

高高举起的飞镰,他仿佛听到身上那人的讥笑和嘲讽。

认命的闭上双眼。他想,这也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够,只是…再也见不到玄策了吧。

一张稚嫩的笑颜浮现在脑海深处。

“对,不起……”

又是轻到破碎的言语。意料之中的痛楚却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冰冷的液体一滴滴落在脸颊上。

下雨了吗?

‘咣当——’

耳边传来铁制品落地的响声,守约有些茫然地张开双眼——一把沾满猩红的飞镰砸在自己耳旁,转头。

月光稍移,守约微微眯了眯眼睛,才看清了此时跨坐在他身体之上的人儿。

两只红色的兽耳立在一头乱糟糟的红发之上,银白混杂其中。冰凉的液体还是一滴滴砸在他的脸上,守约集中了全部精力才看清了逆着月光的人儿。

瞳孔猛地放大,视线相交,缠绕,暗红的眸子因泪水的洗涤更加透亮。

“哥,哥…”

微微哽咽的声音传进耳朵,回响在耳畔,再也挥之不去。

“玄——”

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人儿猛地俯下身,紧紧将他抱住,力道之大仿佛都要喘不过气来。

守约盯着天边的一轮皎月,迟迟回不过神来。

就怕,这是一场梦。

“哥哥,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视线有些模糊,天空之上的星,月,此刻再也看不清晰。有什么感情,将要破茧而出。

“可是…”

哽咽的声音再次响起,守约感觉抱住自己的人儿又紧了几分。

“你又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吗?”

守约听着微微一颤,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到嘴边就只剩呜咽。于是,他终于释然般地抚上了这个因哭泣而不停颤动的身子。

心中压抑不住的情感,终于溢出。

你又知道,我有多么想找到你吗?

漫天大放光彩的星辰沦为最适宜的背景,旋转着,映着月光下紧紧相拥的两人。

“哥哥…”

稍微安静了一会儿,伏在身上的人儿十分突兀的开口,声音还带着刚刚哭过的痕迹。

守约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支撑起身子的玄策。

“哥哥,你还记得,玄策曾经和你许下的愿望吗?”

守约听着愣了一下,身上的人儿逆着月光,直直盯着他的脸——和那时候一样。

——写满了期待和求救。

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小小的玄策,一瞬凋零的花,燃火的村庄,最后摔下城墙的娃娃。

守约睁大了眼睛,恐慌和无措,他猛然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玄策的外衣,关节用力到发白。

“别走…唔!”

下一秒,带着些许冰凉的唇便猛地贴了上来!

“哈…”

守约愣了愣,近在咫尺的暗红色瞳孔中是自己慌乱的模样,而在其中的,又是和他同样带着泪痕的脸颊。

舌尖撬开牙关,细细扫过每一个角落,勾起躲藏的小舌共舞,无法吞咽的唾液从两人热吻的地方滑落,牵出缕缕银丝。

月光轻柔的照耀在两人身上,镀了层银光,水声充斥在这暧昧的空气中渐渐升温。

分开的时候,有些许唾液流下,湿了胸襟,却没人会在意。

玄策轻轻起身,无比虔诚的,捧起了守约沾满泪水的脸颊。

大概是,用尽了这一生的温柔,才会有那样的目光,那么坚定,那么柔和,带着流淌其中的月光。

守约从没想过,那个一直调皮捣蛋的人儿,竟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呆呆的看着,直到额头相撞,那人不知何时已经近在咫尺,看着他泛红的眼眶。

仿佛穷尽一生,至死方休。

“哥哥。”

他听到那人说,口中吐出的热气瞬间化作白雾,消失在他们之间。

‘哥,我的愿望~’

“哥,我的愿望。”

‘就是等我长大……’

“我现在已经长大了。”

“娶你做新娘子~”

“做我的新娘子吧。”

过去孩童的话语同面前的人重叠,一瞬间奔腾而下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哽咽着点头。

一团团白雾从他们之间飘散,最后消失。荡漾在眼眸中的月光和星辰被泪水冲垮,玄策静静注视着守约紧闭的双眼和微低下的头。

于是,他也闭上了眼睛,只有额头相触的地方,带来彼此的温度。

“哥,你信命吗?”

他轻轻的,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淡淡的呢喃。

哭得泣不成声的人微微张开眼睛,里面是星辰大海,又是月光织染。

本以为不会听到的回答,然而,一声轻轻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和一个湿润的吻却一同颠覆着内心的期许。

他说。

‘我信命。’

他又说。

‘我更信你。’

月光轻柔洒下,就仿佛一个梦境。他们的影子被拉的好长好长,最后,在影子中交织,融合。

那,就好像是永远。

                                                            完

『嗜 甜 如 命.』
王者荣耀语C群宣—— 这里是一...

王者荣耀语C群宣——

这里是一刚开不久的地儿

急需气温上升

无满皮,趁现在人不太多您来了就是老群员了

还在等什么!

群号:696773457

大门时刻为您敞开☆

王者荣耀语C群宣——

这里是一刚开不久的地儿

急需气温上升

无满皮,趁现在人不太多您来了就是老群员了

还在等什么!

群号:696773457

大门时刻为您敞开☆

阮棠

省服婉儿星耀局惨遭滑铁卢.

笑死我了。

省服婉儿星耀局惨遭滑铁卢.

笑死我了。

顾于
占tag致歉,卑微群宣,有喜欢...

占tag致歉,卑微群宣,有喜欢玩的小可爱可以加入啊,只要喜欢都可以,重在参与呀

占tag致歉,卑微群宣,有喜欢玩的小可爱可以加入啊,只要喜欢都可以,重在参与呀

长倾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50+,审戏不严,看得出来皮气就可以过,管理都好说话,时不时开群戏,这群皮下仅限bot套喔。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50+,审戏不严,看得出来皮气就可以过,管理都好说话,时不时开群戏,这群皮下仅限bot套喔。

狼叔

策约,《哥,你信命吗》上,无肉清水向

1,策约策约向

2,尽量不oox

3,私设有,《信命,更信你》后半部分改了一下重发…不好意思啊,希望改完之后大家会喜欢,前半部分没动。


“哈…”

城墙之上的百里守约释然般的呼出口气,碰到冰冷空气的瞬间就凝成了一团白雾,最后蔓延消失不见。

长城,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呦,守约,换班了。”

清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守约这才缓缓起身,顺便拿起了架在城墙上的狙击枪。

“队长。”

守约轻轻唤了声,动了动有些酸麻的手臂。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敏锐地发觉他家队长今天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队长,有什么事吗?该不会,凯那家伙又嚷着吃夜宵吧?”

微微思索了下,守约半开玩笑的说着,果...

1,策约策约向

2,尽量不oox

3,私设有,《信命,更信你》后半部分改了一下重发…不好意思啊,希望改完之后大家会喜欢,前半部分没动。




“哈…”

城墙之上的百里守约释然般的呼出口气,碰到冰冷空气的瞬间就凝成了一团白雾,最后蔓延消失不见。

长城,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呦,守约,换班了。”

清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守约这才缓缓起身,顺便拿起了架在城墙上的狙击枪。

“队长。”

守约轻轻唤了声,动了动有些酸麻的手臂。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敏锐地发觉他家队长今天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队长,有什么事吗?该不会,凯那家伙又嚷着吃夜宵吧?”

微微思索了下,守约半开玩笑的说着,果然见到花木兰脸上的阴霾少去了很多。

“哎,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最近不是传闻城外突然出现了一个魔种”顿了顿,“听说还挺厉害,已经猎杀了不少守卫军,而且那个魔种行动的时间都在晚上,最近你值夜岗的时候,可要多多小心。”

花木兰说着,随手理了下因晚风吹落在胸前的发丝,接着豪放的拍了拍守约的肩膀。可能力道有些大了,守约微微后退了一小步。

“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有姐在,怕什么。”

花木兰昂着头,大大咧咧的放下手绕过百里走向城墙的边缘。守约下意识摸了一下被拍痛的肩膀,突然想起什么。

“队长,关于最近猎杀守卫军的魔种,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花木兰双手插着腰,微微昂着头吹着夜风。听到百里的问话才收起刚刚放松的样子。

“这个啊…嗯,听说武器好像是很罕见的飞镰。”

花木兰又仔细想了想,像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突然转身直视守约暗红的双眼。

“瞳孔的颜色,就和你一样。”

在暗夜中闪着嗜血的光。

守约听着,微微一愣。

忽得吹起一阵大风,银色的发丝飘散在眼前,最后视线中出现一抹猩红。

记忆被带到了十年前,一张稚嫩的脸庞出现在脑海深处。

‘哥哥!’

他听到脑海中,有这么一声轻唤,抖了抖嘴角,感觉眼角酸酸的。

“玄,策…”

那是很轻很轻的呢喃,轻到好像马上就会破碎,被风儿带去远方,轻到就连花木兰都没能听真切,而皱了眉。

“啊?”

与此同时,长城之外。

“啧,臭小子,你又要去?”

不知何时,戴着面具的男人突然从黑暗中出现。不过显然对这忽来得袭击玄策已经不会感到意外。

“啊啊,我的飞镰已经开始兴奋了呢,不知道今天又会是哪几个倒霉蛋,噗!”

抖了抖红色的兽耳,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尖尖的虎牙。拿在手上的飞镰发出铁链相互碰撞的声音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

“我把你捡回来,辛辛苦苦交你本领,可不是让你去卖弄。”

清冷的声音一字不落传进玄策的耳朵,准备出发的身影微微一怔。

“啊,啊……”

那是唯一一段,玄策不想回忆的过往。即便,那里有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抬手下意识摸了摸红发中唯一的一抹银白。

“啧。”

那时候,他们虽然过的清苦,但是也很快乐。

玄策记得,总会有一个酒壶不离手得白衣大哥哥来找他们。

然而结果…

“噗,你说什么?守约,不会吧?”

城墙之上,花木兰和守约并肩坐着,有些不可置信的憋笑,而被她拍了几下的守约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我到长城之后才知道,原来那总想拐走我弟弟的酒鬼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白。”

守约说着,实在不想想起他拿起棍子追着李白打得样子。

“啊,还真是怀念啊,那时候我哥拿起棍子追着老酒鬼跑的样子。”

兰陵王站在黑暗中,沉默得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哈哈,要是他知道他打的是李白,估计会羞愧的想转进地缝吧?”

玄策把玩了一下手中的飞镰,目光不易察觉得变得柔和起来。

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

记忆中,他是一个又温柔有有担当的大哥哥,总是保护着年幼的自己,而当时的自己还真是又没用又爱闯祸,总是给他带来不少麻烦……

“对了,守约,你弟弟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

花木兰有些好奇,虽然知道守约有一个弟弟,但很少听他提起过,这次难得有空,她非得问问清楚不可。

“嗯,记忆中啊…噗,就是一个闯祸精~”

守约想到玄策干过的那些恶作剧,就觉得想笑。最后还不是每次都傻傻的望着他,哭唧唧的让他帮忙解决。

“不过…他也是一个很坚强,很有担当的男子汉呢。”

那是一个黄昏,他和玄策赶集回来。不知是不是点子太正,他们竟然遇到了魔兽!

当然,反应过来的守约直接拉起因为害怕而发愣的弟弟就往森林深处跑。那长相瘆人的魔兽立刻追了上来。

“记得那次,差点就死了,还是…哥哥保护了我,背着我进了一个狭小的树洞。”

玄策勾了勾嘴角,有些得意。

“最后那怪物看吃不到我们,竟在树洞外守了一夜。”

脑海中浮现了哥哥发抖的身子却依然坚定的眼神。

“那次啊,玄策他明明怕的半死吧其实,却突然抱过来,告诉我。”

‘哥哥,你别怕,玄策一定会保护你!’

花木兰又凑近了些,“哇,好暖心的弟弟啊,哎,我就没有。”

守约听着笑了笑,“对啊,他当时坚定的目光把我都吓了一跳,不过还好,最后那魔兽放弃了。”

其实要真说起认识的奇人异事,他们兄弟俩还真没少遇。

就好比那次他们去赶集,就被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拉住了。

“嗯,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啊,突然拉住我说要给我算一卦,哦,对了对了,眼角好像还有红色的暗纹,师傅你应该听说过吧?”

即使没有回头,玄策也知道兰陵王还在,果不其然,清冷的声音突的响起。

“你说的那位,大概是现今长安城赫赫有名的明世隐。”

玄策听着晃了晃腿,“应该是吧,哎,不过说起来,他算得确实准。”

玄策的眸子暗了暗,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他的哥哥明明上一秒还拉着他的手,下一秒却消失不见。

“啊,没有哥哥的人群,那么孤独。”

热闹繁荣的街道再也找不到哥哥的身影,面前只有那白衣服的道士微笑的脸孔。

“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突然就找不到玄策了。”

花木兰听着眨了眨眼睛,“你们遇到的,很有可能是现今赫赫有名的明世隐啊,听说他算得特别准,就是不轻易给人算。”

守约听着,若有所思,“嗯,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给玄策算了什么。那天之后,玄策没精神了好久,呆愣愣的。”

花木兰皱了皱眉,“那你后来没问他吗?”

守约轻笑了声,抬头望向广阔无垠的夜空,“问了啊,玄策那家伙,突然傻乎乎的问我。”

‘哥,你信命吗?’

“啊?他真这么说的啊?是不是明世隐真说了什么他接受不了的东西?”

守约有些微微的怔愣,他记得,玄策暗红的眸子中写满了求救。

可能,是想听到他否认的回答,只可惜,他当时没看出来。

“啊,当时我还不信,没精神了好久,我哥傻乎乎的,像骗小孩似的逗我,噗,蠢死了。”

摇晃的腿突然停了下来,“后来,我问他你信不信命,他回答…”

玄策摇了摇头,似轻叹,似呢喃。

“当然信啊。”

黑暗中的兰陵王见玄策突然安静了许久,有些按耐不住。

“后来呢。”

兰陵王难得的追问让玄策有些发愣,像是感受到什么,他突然抬头看向广阔无垠的夜空。

“后来…战争就来了。”

“我们,分开了,再也没见过。”

约定的娃娃,摔下城墙,村子被大火吞噬,而那个人,也消失在遥远的彼岸。

守约低下头,过长的头发遮住了表情,花木兰知道自己问错了事情,赶紧有些慌乱的拍了拍守约的背。

“放心拉,他一定还活着的,听你这么说他即是一个坚强,又是一个可靠的孩子,放心吧,之后姐帮你看着关于你弟的消息!”

守约有些勉强的笑了笑,“谢谢木兰姐。”

其实要说最难忘的,莫过于…

哎,这让他怎么说的出口?

自己的弟弟突然脸红红的递给自己一封情书……?

“啊,该出发了,啧,以后再也不相信那个叫李白的,还情圣。”

写出来的‘情书’被哥哥面无表情撕碎的样子,记忆犹新啊。

“木兰姐,下半夜的岗我来值吧。”

啊,果然还是忘不了。

守约的脸有些泛红,不过花木兰并没有注意到,她直起了身子,抻了个大大的懒腰。

“成,明天我换你。”

花木兰看着难得沉默得守约,也不好多留,只能转身向回走。

“那么,回见了,师傅。”

话音刚落,玄策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夜色中。角落中的兰陵王动了动唇,却终究没能说些什么。


                                                         未完待续


公子凉川

“玄策,吃饭了。”

“那哥哥先亲玄策一下。”

“玄策别闹。”守约摸了摸玄策的头,无奈的说到。

“不嘛,哥哥,就一下啦,不然我......”守约被玄策桌咚在饭桌上。

“那晚......晚上再亲好吗?”


文原创,侵删

“玄策,吃饭了。”

“那哥哥先亲玄策一下。”

“玄策别闹。”守约摸了摸玄策的头,无奈的说到。

“不嘛,哥哥,就一下啦,不然我......”守约被玄策桌咚在饭桌上。

“那晚......晚上再亲好吗?”


文原创,侵删

w低血糖

【策约同人】【ABO】【双视角】【微h】发情

这里说一下哈 这篇文大概是ABO设定的同人,双向暗恋(大概)年下


正文


守约视角


   “唔…”我费力地睁开眼睛,水雾弥漫在眼前,一切都模糊不清。眼被泪水浸湿了,打在镜片上。身上热的不行,额头冒出细细的汗。

   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被绑住了,脚边散落着十几个易拉罐。好像是身处一座别墅,空落落的,大的渗人,没开灯,只在面前的木桌上点着一根蜡烛,摇摇晃晃的,被风一吹就会灭。

   发情期的热度让我有些头痛,我闭上眼睛试图冷静下来。...


这里说一下哈 这篇文大概是ABO设定的同人,双向暗恋(大概)年下



正文


守约视角


   “唔…”我费力地睁开眼睛,水雾弥漫在眼前,一切都模糊不清。眼被泪水浸湿了,打在镜片上。身上热的不行,额头冒出细细的汗。

   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被绑住了,脚边散落着十几个易拉罐。好像是身处一座别墅,空落落的,大的渗人,没开灯,只在面前的木桌上点着一根蜡烛,摇摇晃晃的,被风一吹就会灭。

   发情期的热度让我有些头痛,我闭上眼睛试图冷静下来。

   “哥哥,你醒啦。”角落里突然走出一个人,看着我发愣的样子,他伸手揉了一把我的头发,“是不认识我了吗?哥哥。玄策可要伤心了呢。”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头顶毛茸茸耳朵晃了晃,似乎是在讨好。

   要不是意识到我还被绑着,差点就进了他的圈套。

   “玄策,先帮哥哥把绳子解开。”对方没有反应,脸被隐藏在黑暗中,看不见表情。“玄策…?”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句。

   “哥哥,我不要。”他靠过来,弯下腰抚上我的脸,“一松开,哥哥又要跑了。”他红色的瞳孔里满是忧郁,又靠近了一点,他压低声线,开口:“就像刚刚一样,哥哥推开我就跑了。”

   刚刚?记忆一下涌上脑海,好像是因为自己赶着去买抑制剂,就推开了玄策。

   抑制剂…想到这,我的脸又有点发烫,发情的症状好像越来越明显了,不受控制的信息素飘到空中。

   “唔…我…我没有不要你,没有…没有想要逃走。”夹着腿想要缓解一下焦躁的心情,“是因为…因为…我发情了…”说完后,我干脆低下头,不去看玄策的脸。

   空气中的信息素味道好像更浓了,对弟弟深深的爱恋像催情剂一样,让我不受控制的靠近他,挣扎地吻上他的唇。

   轰的一声,仿佛炸裂开来一般,对方的信息素也一股脑地窜了出来,两股信息素在空气中融合。

   什么都不用说,信息素足以证明一切。

   一吻结束,我趴在玄策胸膛呼呼地喘着气,身体好像变得越来越柔软,没了力气,只能用手撑着他的胸膛。他把手伸到我背后,解开了绳索,暗红的瞳孔闪着欲望的光,他吻上我的喉结,由下向上舔舐,咬上耳垂,用低沉又沙哑的声音说

  “哥哥,我要开始咯。”


玄策视角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我蹲在黑暗中,灌进一瓶又一瓶啤酒,把易拉罐捏扁,随手丢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回音。

   看着被绑着椅子上的哥哥,乖乖的歪着脑袋,泪水糊了一脸,锁骨处一片通红。我强压下兽欲,眼睛通红。

   不能做对不起哥哥的事情。我脑内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我。

   椅子上的人动了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镜片上蒙上一层雾气,金丝框眼镜从鼻梁上掉下来,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露出一边肩,让人看着就很想欺负。

   我丢掉最后一个易拉罐,站起身来:“哥哥,你醒啦。”看着对方稍稍迟疑的神色,我揉了揉守约的头发,真软。“哥哥是不记得玄策了么?那玄策要不开心咯。”

   他开口,声音沙哑的可怕:“玄策,帮哥哥解开行吗?”听到这个要求,我死死地盯着他,因为,我不想让他离开。“玄策…?”我这才回过神来:“不要,玄策不解。”看着对方迷惑的样子,我又解释道:“因为,我一解开,哥哥…哥哥又要逃走了。”

   就像刚刚一样,推开我就跑出去,丝毫不理会我的关心。

   就当,就当我自私好了,我只想这样看着哥哥就足够了。

   过了半晌,对方的声音才响起来:“没有…我没有想要逃走,也没有想要推开玄策…是…是因为…我发情了。”

   措不及防的,对方就热情地吻了上来,是索求,更是爱恋。守约嘴里的甘甜混在酒香里,让我忍不住沉沦,迫不及待地压制过去。

   像是再也不用压抑着了,守约的信息素毫不掩盖地释放出来,两人的信息素在空气中交融,缠绕。

   看着哥哥软趴趴地倒在我的身上,体内的野兽忽然就闯出了体外,占领了我的身体,我反手将绳子解开,吻上他的唇,用膝盖抵着守约的腿,迫使它们分开,咬上耳垂,我悄声说

   “哥哥,我要开始咯。”

木木茶
王者群宣,占tag致歉。 群宣...

王者群宣,占tag致歉。

群宣啦,喜欢游戏的朋友们看过来!娱乐、开黑、匹配、排面、内战都可以!欢迎各大靓男美女、野王、法王等加入!

要求不多,多多活跃即可,大家一起多聊聊天。

王者群宣,占tag致歉。

群宣啦,喜欢游戏的朋友们看过来!娱乐、开黑、匹配、排面、内战都可以!欢迎各大靓男美女、野王、法王等加入!

要求不多,多多活跃即可,大家一起多聊聊天。

狼叔

白信,短篇《凤白,你未来的夫君》,无肉清水向,峡谷背景

1,白信白信白信

2,尽量不ooc

3,王者峡谷原背景,有私设


随着新年的到来,两位许久不见的故人也再次降临峡谷…

新年当天,峡谷河道。

“喂喂,你听说了吗?”

草丛中,安琪拉对着小乔小声的说着。

“啊啊,你也知道了吗?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对于小乔突然因激动而扩大的声音安琪拉连忙笔画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慌乱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后才放松下来。

“小声点拉!作为草丛三姐妹怎么可能在草丛里咋咋呼呼的呢嗯?”

小乔意识到自己声音过大后赶紧捂住了嘴巴,只剩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闪着兴奋的光。

“嘿嘿,怪不得这两天一个昭君姐姐都没见到,原来…已经在准备迎接凤君姐姐...

1,白信白信白信

2,尽量不ooc

3,王者峡谷原背景,有私设


随着新年的到来,两位许久不见的故人也再次降临峡谷…

新年当天,峡谷河道。

“喂喂,你听说了吗?”

草丛中,安琪拉对着小乔小声的说着。

“啊啊,你也知道了吗?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对于小乔突然因激动而扩大的声音安琪拉连忙笔画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慌乱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后才放松下来。

“小声点拉!作为草丛三姐妹怎么可能在草丛里咋咋呼呼的呢嗯?”

小乔意识到自己声音过大后赶紧捂住了嘴巴,只剩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闪着兴奋的光。

“嘿嘿,怪不得这两天一个昭君姐姐都没见到,原来…已经在准备迎接凤君姐姐拉!”

“嗯,不过,说起等待故人的人……”

安琪拉说着,视线移到了正在打蓝爸爸的韩信身上。

敏捷轻盈的身手,两只立在头顶上的耳朵抖了抖,想让人认错都难——街头霸王。

“我们…要蹲他吗?”

小乔压低声音说着,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同样皱着眉头的安琪拉。

“这是从听到那两个人要回来的,半个月以来,第八十三次遇到街霸韩信了。”

安琪拉犹豫着张了张嘴,刚想让小乔撤,下一秒,只觉得眼前一晃——韩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跟前!

他并没有先用技能攻击安琪拉,而且一个闪身,一套技能直接送小乔回泉水!而没有能动性的安琪拉也只是放了两个技能打残了韩信一点血条便也两眼一黑。

最后看到的,是韩信无悲无喜,没有任何情绪的双眼。

哎。

安琪拉在心中轻叹一声,半个月以来,她就没见过其他韩信和李白。大概是都在准备迎接那两位故人,或者两两成对的准备迎接新年。

只有…

是的,那个等了白凤四年的人儿,终于,等到了。

四年前,鸡年前三天。

街霸韩信像往常一样,发了自豪的战绩之后就进入准备区闭上了双眼。

漆黑的世界随着振奋激昂的战歌响起变得流光溢彩。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混沌的意识得到清明,韩信握了握手中的枪,热血沸腾流淌。

啊啊,真是的,那群混蛋信都去和那些混蛋白准备过年去了,看来这几天都是小爷我一人的主场啊。

勾了勾唇角,耳朵抖了两下,一个闪身便冲向野区。

清空了野区之后韩信看了看队友的位置。

很好,凯发育的不错,正好可以配合拿下对面的上单,之后再控龙,经济保准稳了!

果然如韩信所料,凯装作敌不过的样子后退成功引出来夏侯惇,get!

李白,第一滴血,后羿!

李白,二击连破,大乔!

韩信,击败,夏侯惇!

“啧,什么情况?”

韩信一个转身来到龙坑,对面在下路抓他现在倒是可以控龙,可是…

那个李白不是应该和某信甜甜蜜蜜准备过年吗?怎么会过来排位,再者,这李白开局竟然没给他打招呼也不对啊!

几乎是收完龙的下一秒,主宰也被李白击败了。

韩信狠狠的握了握手中的枪,有些不悦的咂了咂嘴。

好啊,他倒是要看看,不管是狐白还是什么白他绝不手下留情!

直接破墙进入敌方野区,打完了红爸爸便静静蹲在草丛里。

一秒钟,两秒钟,十秒钟…

来了!

韩信轻轻一笑,尖尖的虎牙示威一般露在外面。

这次…看你往哪跑!

——四年后——————分割线——————

刚从泉水复活的安琪拉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暗想着最近的街霸信真是不能惹啊,哎。

没错,自从听到凤白要回来后,街霸信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死活不出王者峡谷,没人匹配就去墨子大师的机关系统,和模拟人机对战。

而且最近凶狠异常…嗯,其实大多数人心中都明了,除了这两年才来的新人,不然应该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游戏结束!

韩信冷眼看着黑暗中闪着金光的‘胜利’二字,意识陷入混沌。

凤白,你等着。

不甘的闭上了暗红的双眼,思绪又被带回了他们分离的那个夜晚。

歇斯里底的呼喊,奔腾而下的泪水。

无论过去多久,他都记得。

就在钟声敲响的那个夜晚,无论他跑的多快,多快,即使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倾其所有,也没能追上。那一抹洁白的身影,与金色的光重叠,箫声凤鸣响彻夜空。

最后,消失在烟花绚烂绽放的尽头。

意思清醒后,他站在大厅中,视线重获阳光。

没有任何犹豫,他抬手就想再次进入峡谷。

“等等,韩信!”

胳膊被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抓住,韩信面无表情的盯着,“松开。”

拉着胳膊的手一点点收紧,而对方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空气一瞬间凝结成冰,不知何时已经空荡荡的大厅只剩下还僵持不下的两人,显得更加尴尬。

“韩信,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韩信的眸子闪了闪,再次恢复暗红无光,紧接着,终于转过来头。

“王昭君,你是想见你姐姐,怎么可能…和我的心情…一样。”

韩信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决心才忍耐着说出这句话,下一秒便狠狠地甩开握住他胳膊上的那只手。

王昭君有些错愕的盯着韩信看了两秒,紧接着握紧了拳,“韩信,他们马上就回来了,现在峡谷所有的人都去广场的水晶等待了。”

王昭君明显地看到了韩信的身影一颤,“这次回来的时限是七天,韩信你也…”

其余的话还没说完,韩信的身影便消失在王昭君的面前——他又进入游戏了。

留在原地的王昭君咬了咬下唇,终究离去。

说起四年前的初遇,绝对是可以拿来笑话韩信好久的囧事。

要说当时韩信正兴高采烈的蹲在草丛里,谁想还没等他出去,一张陌生俊美的脸便直接扑到他面前。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直面接触一个人,而最尴尬的是,韩信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踉跄摔倒在地面。

“噗。”

揉了揉摔痛的脑袋,韩信的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嗤笑。

“你叫什么名字?真可爱。”

清朗带着丝丝磁性的嗓音传进耳朵,被摔得晕乎乎的韩信睁开眼睛想都没想,“爷叫韩信,小美人你也长的不错嘛!”

三分真心,七分赌气。

于是韩信第二次听到那人的笑声。

“我吗?我叫李白。”顿了顿,居高临下的人儿突然弯下腰,轻轻附在韩信立起的兽耳旁。

“凤白,你未来的夫君。”

广场上,随着箫声鸣起,金白的光闪烁在水晶四周,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遮住双眼。

白衣飘渺,长发如瀑。

佳人如期,迎风而立。

那人睁开眼睛的的一刹那,仿佛有波光流转,星辰银河都细碎其中,闪闪发光。

“哇!俊男美女哎!”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有些新人甚至在小声讨论这两人的关系。

可还没等他们客套完,凤白便有些匆忙的御剑离开了广场,只剩下凤君一人,还有些愣神。

姗姗来迟的王昭君正好看到还没反应过来的凤君一人站在水晶前,一下子,便明白了。

韩信,最后还是没能来吗。

与此同时,韩信静静站在长安钟楼,清冷的风吹起高高束起的马尾,散落在眼前。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四年前,就在这个钟楼,钟声敲响的时刻,那个人彻彻底底的消失在眼前。

他记得,当时他们就在这里,并肩而昨,沉默了好久好久。

最后还是凤白开口,他说。

‘等你变强了,打的过我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了。’

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韩信下意识就知道了这是在说谎,明明难得发现了这个腹黑的谎言,他却没有揭穿。

傻傻点了点头。

其实他有想过分离的,真的,他韩信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会因为分离这点小事扭扭捏捏哭哭啼啼?

只是,他没想过那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当那人起身的时候,他还没想好告别的帅气台词,还没想好该做什么反应。

而眼泪,却先一步流了出来。

什么再见,走好,没有你爷也照样逍遥快活通通被抛到了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无比懦弱的。

“别走…”

真是可笑,凤白愣住的表情和瞪大闪烁的眸子,他可以记好久。

其实对于离别什么的,凤白早就想的周到,甚至连韩信挖苦他的话他都做好了应对准备。

可他偏偏没想到,韩信会抱着他,说‘别走。’

就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凤白无言的回抱。

“我会回来的,一定。”

过去所有的美好涌上脑海,抱住的身子渐渐透明,温度也渐渐消失。

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

跪在钟楼上,抓着空气不放,哭得泣不成声的身影。

这大概是韩信最后悔的一件事,如果重来一次,他发誓绝对不会哭。

“韩信!”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韩信却没有回头。只是轻笑着,将微微颤抖的手插进裤兜。

“喂,你谁啊,我可不记得有你这号人。”

韩信觉得他真的是栽了,栽在这个名叫凤白的人手上了。这辈子的囧事,这辈子的眼泪,都给了这个人。

钟声敲响,绚烂的烟花窜到最高点,最后刷拉拉地绽放在夜空之中,如同白昼。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没了看新人的兴致,分分玩耍起来,享受这难得的节日。

钟楼之前,话音刚落的下一秒,韩信便被人紧紧搂在怀里。

熟悉的声音,清朗带着丝丝磁性,就这么传进他的耳朵。

“凤白,你未来的夫君。” 

                                                              完



是梦梦吖
谁能带带我,救救孩子吧。 安卓...

谁能带带我,救救孩子吧。

安卓微区,面前钻石三,主玩辅助,不开麦,不爆照,有意者私聊

谁能带带我,救救孩子吧。

安卓微区,面前钻石三,主玩辅助,不开麦,不爆照,有意者私聊

是梦梦吖

谁能带带我,救救孩子吧。

安卓微区,目前钻石三,主玩辅助,一直上不去,太难了,不开麦,不爆照⊙▽⊙

安卓微区,目前钻石三,主玩辅助,一直上不去,太难了,不开麦,不爆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