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者

12.8万浏览    17.6万参与
南墙

【超懿】血中相爱 第十八章

    马超哄着司马懿下了床,然后叫齐所有下人,让他们准备今晚的饭。


    马超带着司马懿在院里逛,司马懿:“哼哼,将军的俸禄这么高吗?够修葺这么大的府邸”

    马超牵着司马懿:“噗,我四年前才升为将军,这宅子两年前才竣工,里面也少不了兄弟们的帮助,不是我俸禄高,是我一直孤身一人,之前一直没有用下人,住在军营,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沙场上,每月就花不了什么,钱自然就多了”

    “哦,沙场?孟起,你以后还要出去打仗吗?...


    马超哄着司马懿下了床,然后叫齐所有下人,让他们准备今晚的饭。


    马超带着司马懿在院里逛,司马懿:“哼哼,将军的俸禄这么高吗?够修葺这么大的府邸”

    马超牵着司马懿:“噗,我四年前才升为将军,这宅子两年前才竣工,里面也少不了兄弟们的帮助,不是我俸禄高,是我一直孤身一人,之前一直没有用下人,住在军营,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沙场上,每月就花不了什么,钱自然就多了”

    “哦,沙场?孟起,你以后还要出去打仗吗?”

    马超捏着他的脸:“唉,谁又喜欢打打杀杀呢,现在有了神医和贤者的帮助,相信一定会减少很多战争,但是有的战争,还是避免不了,我要保护蜀汉的百姓,保护好这个城,才可以保护你啊”

    司马懿有些悲伤,突然停下抱住他,“孟起,我不想你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不走,放心吧,我这些年经历了不少,没那么容易战死沙场。而且现在天下都太平很久了,不会那么轻易爆发战争。”

    两人到处逛了逛,决定一起去接庄周和扁鹊回家。


    两人来到军营,路过的人都向马超行礼问好,马超给他指“这就是我平时训练的地方,诶,黄忠大哥也在?”

   黄忠已有些年岁,但宝刀未老。黄忠给将士们打了一套。马超拍手叫好。

    黄忠闻声,让将士们继续训练,小跑过来勾住马超,“马超小弟”

    “黄忠大哥,一手好拳法啊”

    “司马懿?”黄忠先是一惊,今早上的事,他是知道的,但还是忍不住感叹,“神医真有起死回生之术啊”黄忠摸着下巴围着两人转,好好看看这个人,司马懿害怕的抓住马超的手

    “黄忠大哥,这是我夫人”

    黄忠看了许久,司马懿的眼神很清澈单纯,天真无邪,实在无法让人将他和魇语军师划等号:“好,好,你小子,这一趟,去得不亏啊,捡着个媳妇儿回来”黄忠勾着马超继续打闹,“你小子再不找媳妇儿,我都怕你打一辈子光棍了”

    “大哥这是哪里话”

    “哈哈哈哈,啥时候请兄弟们喝喜酒啊?”

    “大哥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好,你们先去吧,我回去训练了”

    “好,我们去找贤者和神医”


    两人找了个凉亭坐下,身边路过不少人,有巡逻的将士。

    凉亭前走来一个小士兵“马将军,今日不训练吗?”

    马超惬意的靠着,揽着司马懿的肩:“没见我着便服吗?”

    士兵委屈的说:“马将军,您几日不在,军队氛围已经散乱,您把我们交给谢鸿,属实不当。您再不回来带兵,大家都成什么样了”

    马超挺直腰板:“你说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士兵:“小的名唤李鹤”

    马超:“把谢鸿给我叫过来”

    士兵马上跪下,“马将军,马将军饶命啊,小的,小的只是如实禀报”

    马超怒吼:“去叫他过来!”

    司马懿拍拍他,“别生气别生气,孟起,好好说”


    谢鸿:“参加将军”

    马超站起来,力压心中怒火,“李鹤,把夫人带去军师那里”

    李鹤:“是”

    “孟起,别生气”司马懿拍拍马超,就跟着李鹤走了。

    “等等,把这个带上”马超递给司马懿一块令牌,对李鹤说,“有半点闪失,拿你试问”


    马超抱着双臂:“整队!我要看看你们的训练成果”

    谢鸿:“这……好,我这就去叫兄弟们集合”


    十分钟后,马超看着众将士懒懒散散的走来,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早上看见就有些散漫,以为是自己久不带队的错觉,没想到……

    “谢鸿!”

    “在”

    “点人!”

    这一点,可不得了,除了李鹤,还有二十几人未到。“人呢?!”

    “回将军,估计,是在其他将军那里训练,忘了回来,已经派人去叫了。”

    “不必了,既然喜欢其他将军那里,那就别回来了,谢鸿,说说这些日子如何训练的”马超拿着枪站在台上看着台下的士兵,一个个的像什么样。

    “回将军,您不在的时间里,我都带着兄弟们照常训练,效果自然是比不上您亲自带的”

    “少给我拍马屁,效果好不好,打一套才知道,你”马超用枪指着谢鸿,“给我上来,能接住我三招,我便信了你说的”

    谢鸿虽说是个士兵头子,但是马超三招下去,不是能不能接住的问题,是这小命能不能保住啊。

    谢鸿跪下,“将军饶命,将军,小的就是没日没夜的训练,也接不上将军三招啊”

    马超收起枪:“罢了,来人,拖下去,军法伺候。即日起,谁再敢偷懒涣散,谢鸿就是你们的下场!给我加强训练,每天加练两个时辰!”

   底下的人都不敢说话,只能自认倒霉。


    马超亲自带兵训练,一刻也没停过,水也不给喝一口,累得士兵们哭天喊地。

    马超骑在马上,拿着鞭子,赶着士兵:“叫什么?给我起来继续跑,才跑了这么一点路,就不行了,到了战场,跑都跑不掉,给我快点”

    “将军啊,息怒啊”

    “再也不敢啦,饶了我们吧”

    “已经绕着沙场跑了几圈了”

    ……

   终于在将士们倒下之际,李鹤骑马过来。

   马超一看见李鹤,立刻从马上下来,“夫人呢?”

    “回将军,军师大人在朝廷议事,夫人要找的两位圣贤也在里面,我就带着他去了东厂旁边的花园,直到孙策将军的和乔莹小姐来了,我才回来”

    马超很开心的笑了,“好”

    将士们累死累活了两个时辰,终于见着马将军笑了,一个个也大胆的慢下来。

    “停下吧,过来集合”

   大家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站的站,趴的趴,一个个气喘吁吁 

    马超拉着李鹤:“即日起,李鹤就是你们兵长,代替谢鸿的位置,他的话就是我的话,谁,有异议?”

    虽然里面也不服气的,但也不敢说了没力气站出来。

    “有异议的”马超邪魅一笑,“上来接我三招,接上了,重重有赏”

    马超满意的看着精气神的士兵们,拍拍李鹤说:“做的不错,带兵训练吧”

    马超说完就在旁边坐着,看李鹤带兵训练。效果还算不错。这一个下午就把将士们的精神提起来了。马超满意的点点头。


    “马将军”守军营的一个士兵跑过来

    “何事?”

    “马将军,门外有人要见您,刚刚来看到您正在训练没敢叨扰,您空了就去看一眼吧” 

    “不早说”

    马超跑到军营门口,司马懿,庄周,扁鹊在门口等着他,“你们怎么来了?久等了”

    庄周:“不久,刚刚我们一直看着你训练来着”

    马超挠挠头,“啊?贤者见笑了”

    扁鹊:“你可真是神气,这种强度的训练,会累坏他们的”

    马超:“是吗?我下次注意,我们平时都是这样训练的。你们稍等,我进去交代几句就回来”


    马超抖抖身上的灰出来,四人一起走回去

    庄周:“走吧,去跟他们汇合”

    马超:“嗯,我早已在府上安排好了,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

    几人来到宫门口,诸葛亮,赵云,大乔,孙策,张飞,黄忠,孙尚香……几人都在。大家都很开心,唯独……

    赵云和孙策有些别扭,一个站在最左边,一个站最右边。

    大家一起走回马超的府上,小岸早就备好了足够饭菜和酒,等着众人。


    张飞喝多了,拉过司马懿:“司马老弟,今早多有得罪啊,我,自罚三杯”

    司马懿很害怕啊,马超去哪了,“哈哈……哈……张将军,我……我不会喝酒的”

    庄周把司马懿救出来,“张将军,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赵云:“伯符兄弟……”

    孙策:“子龙兄弟……”


    诸葛亮也喝了一点,“仲达啊,来一杯嘛,来喝一点,很好喝的”诸葛亮给司马懿递了一杯酒,司马懿推都推不开,自己也是出于好奇的喝了一杯,辣喉咙

    诸葛亮:“嘿嘿嘿……没骗你吧,好喝吧?”

    司马懿:“呸呸呸,好辣”


    马超淡定的喝着酒,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辣是辣,怎么就是头脑特别清醒,这酒是假的?(神医的药猛啊,一颗药,管两天)等等,仲达呢?“仲达?”

    等马超想起来后,司马懿已经喝醉了,自己东歪西倒的去洗手间吐。马超站起来迅速看了看身边的人,“师姐师姐,你有看到老师吗?”

    大乔扶着孙策,“义父?你怎么不看好他啊?我也不知道”

    “我去那边看看,对了师姐,今晚你们就住在这儿吧,我让人给你们安排了房间,明天你陪陪老师”

    “也好,你去吧”

    “阿农!”

    阿农扶着司马懿过来,“将军”

    马超把司马懿抱进屋,给他盖好被子。“这是喝了多少啊?”

    阿农:“回将军,夫人他,他……只喝了三杯……”

    马超懊悔的拍拍自己脑门。给他吃了扁鹊的药,让他好好睡一觉,掖好被子,又出去了。


作者逼话多:

    这么美好的氛围,是不是有点要大结局的感觉呢

英国佬

场次一百三千战力的艾琳~

场次一百三千战力的艾琳~

新晋居民_3560497
一开始带我上了一两颗星,后来他...

一开始带我上了一两颗星,后来他说今天不玩了,明天带我上,我说也行,结果第二天我找他的时候,他把我删除,我一直加他好友,他就一直不回应我,我换了号加他,他还说他不是本人,我说我要报警(因为我查过了100多是可以立案的来威胁他)的时候他才承认,他上号带我输了三把之后,又跟我说明天再玩他就下线了,结果我今天找他的时候把我删除加拉黑了,以后碰到这个人,千万不要相信,不就100多嘛→_→,至于吗?大过年的骗我(▼皿▼#)

一开始带我上了一两颗星,后来他说今天不玩了,明天带我上,我说也行,结果第二天我找他的时候,他把我删除,我一直加他好友,他就一直不回应我,我换了号加他,他还说他不是本人,我说我要报警(因为我查过了100多是可以立案的来威胁他)的时候他才承认,他上号带我输了三把之后,又跟我说明天再玩他就下线了,结果我今天找他的时候把我删除加拉黑了,以后碰到这个人,千万不要相信,不就100多嘛→_→,至于吗?大过年的骗我(▼皿▼#)

卿卿

【曜施】江南雨

  

  江南的雨季总是显得格外多情,细密的雨丝从天空中缓缓落下,停在树上,屋檐上,人们打开油纸伞上,再十分留恋般化成水珠缓缓掉落。

  

  曜和西施便是在这样的雨季中相逢的。彼时的东方曜,还没有从军报国,成长为一代大将,而这时的西施,也还不是倾国倾城的龙女,而只是江南渔村中一个普通女子。

  

  曜少时居于漠北,他从小沉迷剑术,十七岁剑术大成。于是他便离开故地,开始游历各个地区。十七岁前的勤学苦练,并未让年少的曜成为一个只知道练功的呆子,反而相反让他成为了一个话唠。少年的他意气风发,无比的天姿加上喜爱耍帅的性格,让曜成为了人群中绝对的焦点。

  

  少年的曜一路行至江南,......

  

  江南的雨季总是显得格外多情,细密的雨丝从天空中缓缓落下,停在树上,屋檐上,人们打开油纸伞上,再十分留恋般化成水珠缓缓掉落。

  

  曜和西施便是在这样的雨季中相逢的。彼时的东方曜,还没有从军报国,成长为一代大将,而这时的西施,也还不是倾国倾城的龙女,而只是江南渔村中一个普通女子。

  

  曜少时居于漠北,他从小沉迷剑术,十七岁剑术大成。于是他便离开故地,开始游历各个地区。十七岁前的勤学苦练,并未让年少的曜成为一个只知道练功的呆子,反而相反让他成为了一个话唠。少年的他意气风发,无比的天姿加上喜爱耍帅的性格,让曜成为了人群中绝对的焦点。

  

  少年的曜一路行至江南,石板桥,油纸伞,轻灵活泼的少女雨中回眸,一下子便占据了少年曜的整个心思。

  

  曜和西施便这样相识了。这时的西施是可爱活泼的邻家妹妹。她喜欢一切少女喜欢的闪闪亮的东西,也有着年轻少女应当有的敏感的情丝。而曜,正是在这时闯进她心里的闪闪发光的人。

  

  他们每日一同出门探险游玩,江南的风景,每一处他们都曾共同踏遍。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玩耍,少女俏皮笑着喊“来抓我呀”然后跑开的身影成为了少年心中难解的心事。下雨的时候,他们一起在船中对坐,曜会给西施讲他过去游历过程中发生的故事。随着故事的起伏,西施总会适时发出惊叹的声音,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曜,眼睛里亮的像是有星星,每当这个时候,曜总是心软想摸摸西施的头。等故事讲累了,他们便停下来安静的听雨落的声音。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少年少女之间朦胧的感情也开始一点点明朗。曜在意西施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因为她一句夸奖的话,便可以兴奋的出去舞两套剑。而有曜在的地方,西施的眼神永远第一时间看向他。

  

  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街巷中的老人偶尔会打趣他们,而这时,他们总是心照不宣相视一笑,仿佛有种难言的默契。

  

  同样是这么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可是北方烽烟骤起的消息却传入了平静的江南。曜往日总是一副什么都难不倒我的中二少年模样,那几天却开始罕见的话少与沉默。再过了几天,他告诉西施,他决定回去从军,保护家乡那边的人。

  

  于是他们未曾说出口的爱恋,终究是没有机会说出来了。江南的小镇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少了那个曾经肆意张扬带着她四处游玩的少年。

  

  再次听到曜的消息是两年后他在长安被封为云鹰飞将时。他成功守卫了国之疆土,在战场上屡立奇功,他的名字与事迹在无数人口中传扬。只是——故事里的人,与西施记忆中比起来已经像是完全不同的人了。

  

  而西施,也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活泼的少女,她不久前刚得知自己龙女的身份,有了自己的使命与要做的事情。

  

  故事结局的那天晚上,又下起了初见时一样的雨,却没有了同样的人。

  

  大抵是“我的江南有雨,却落不到你的长安。萍水相逢,有缘无分罢。”

                                              end

  

  彩蛋是曜视角

  

꧁༺最闪耀༒的星༻꧂

  玩什么游戏,我都是第一😘

  玩什么游戏,我都是第一😘

晚上静步刀了你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拿着我的兰陵王开了局排位,前期没什么我一直跟对面小乔妹妹玩,到了中期我杀了对面韩信几次。结果他打字说:“打的很爽是不是啊兰王?”他这么一说我就兴奋了,后面一直追着他打。奈何禁言了,没办法跟他聊。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拿着我的兰陵王开了局排位,前期没什么我一直跟对面小乔妹妹玩,到了中期我杀了对面韩信几次。结果他打字说:“打的很爽是不是啊兰王?”他这么一说我就兴奋了,后面一直追着他打。奈何禁言了,没办法跟他聊。

南墙

【超懿】血中相爱 第十七章

  兄弟们,我放弃了,这一章,我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审,我试了无数种办法,就是过不了审,我已经很妥协的一让再让了,想看的私聊我吧,反正我粉丝不多,我应该能回复得过来,大家就图一乐呵,嗯,就酱,爱你,么么叽


过不了审肯定是有原因的( ͡° ͜ʖ ͡°)✧

(手动狗头)


要不咱商量一下呗……看完了觉得好的话,回来给我三连一下呗~(身体逐渐扭曲)

  兄弟们,我放弃了,这一章,我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审,我试了无数种办法,就是过不了审,我已经很妥协的一让再让了,想看的私聊我吧,反正我粉丝不多,我应该能回复得过来,大家就图一乐呵,嗯,就酱,爱你,么么叽





过不了审肯定是有原因的( ͡° ͜ʖ ͡°)✧

(手动狗头)


要不咱商量一下呗……看完了觉得好的话,回来给我三连一下呗~(身体逐渐扭曲)

微微

安卓q找个v10共号(你的号共我)

  aq共号,赛季结束前上到王者,接受前期扫码,不会乱动,任务活动都可以帮忙打,主要是想弄个v10号和朋友们玩,我本人是v9

    如果哪天我不太玩游戏了也会与你联系,结束共号

    希望有大佬能给个机会,谢谢!

  aq共号,赛季结束前上到王者,接受前期扫码,不会乱动,任务活动都可以帮忙打,主要是想弄个v10号和朋友们玩,我本人是v9

    如果哪天我不太玩游戏了也会与你联系,结束共号

    希望有大佬能给个机会,谢谢!

小恬
  摸一个瑶瑶,细化随缘(脖子...

  摸一个瑶瑶,细化随缘(脖子要断了)

  摸一个瑶瑶,细化随缘(脖子要断了)

小刈001

司马懿,今晚我不g你十次我难解心头之恨

之前刷视频看到了这句话,后来排位碰到了一直切我的司马懿,怒火攻心,于是有了这篇梗文,cp是马超×司马懿嗷

  

  

今晚的王者峡谷仍然是那么热闹。 随着S30赛季的到来,各种装备的加强与削弱,打野司马懿混的风生水起,胜率蹭蹭往上涨。

  

今晚的王者峡谷,脆皮英雄的噩梦。

  

“fuck!”蓝方中单小乔穿着新年金灿灿的新衣服,刚刚被司马懿用雾镰三两下砍倒在河道,一命呜呼,躺在水里动弹不得。 被暴打的小乔召唤师心里狠狠的骂着对面的司马懿真是老六。

刚刚又在蓝方中路高地防御塔下爆发了一场团战,小乔被召唤师操控着躲在塔下用扇子清理兵线,随时提防会从...

之前刷视频看到了这句话,后来排位碰到了一直切我的司马懿,怒火攻心,于是有了这篇梗文,cp是马超×司马懿嗷

  

  

今晚的王者峡谷仍然是那么热闹。 随着S30赛季的到来,各种装备的加强与削弱,打野司马懿混的风生水起,胜率蹭蹭往上涨。

  

今晚的王者峡谷,脆皮英雄的噩梦。

  

“fuck!”蓝方中单小乔穿着新年金灿灿的新衣服,刚刚被司马懿用雾镰三两下砍倒在河道,一命呜呼,躺在水里动弹不得。 被暴打的小乔召唤师心里狠狠的骂着对面的司马懿真是老六。

刚刚又在蓝方中路高地防御塔下爆发了一场团战,小乔被召唤师操控着躲在塔下用扇子清理兵线,随时提防会从草丛里飘出的黑影子。 扇子要扇冒烟了,小乔手心有点冒汗。

对面的打野司马懿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前期发育的很好经济是全场第一位。 小乔忙着跑来跑去帮上路帮射手守野区,渐渐的经济高了起来,人头也多了起来,一时不备就被黑色的大耗子切空了生命绿条,再次为对面打野提供了一个很有钱的人头。 复活的小乔泪汪汪的拿着扇子左一下右一下探草,心说草里的老六真多啊。

小团战中,对面的项羽开启大招,范围非常广泛,小乔被拉着四处逃窜躲避技能,射手马可波罗上头了,一个大跳出去准备收割。

【司马懿 An ally has been slain 马可波罗】

司马懿的头像在左,马克的遗照在右。 穿着漂亮衣服挨着最狠的揍的俩人组。

  

这时候司马懿的召唤师在全部的频道里打字了:

【全部】司马懿 :哎,马克你干嘛,我来找小乔的。

【全部】马可波罗 : ......

小乔的召唤师小姐可能实在是忍无可忍,再忍这黑色的大耗子要跑到自己坟头来蹦跶了 !  于是打开了聊天框。

【全部】小乔 : 司马懿,我今晚不干你十次难解我心头之恨。

看,无声的文字是多么有力量! 

一句话下去,鸦雀无声。

【全部】伽罗 : nb

 司马懿的召唤师内心可能也受到了暴击吧,于是闭麦操作,直接越塔再次收割了小乔的人头。

司马懿本人站在小乔家高地门口,一边等技能冷却一边等兵线过来,手里的黑色灵气膨胀,扩散,收缩,等待着吮吸下一个受害者的鲜血。 

看着小乔已经消失了的尸体,司马懿心中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射手等人一起推掉了对面的水晶,结束了这一把排位赛。

  

  

小乔的召唤师退出排位失败水晶爆炸的界面,沉默着打开了训练营1v1人机,选了马超,自己给对面选了司马懿。

刚结束了一场巅峰赛的马超迷茫的出现在泉水里,他怔怔地看着召唤师小姐熟练的打开操作板,蹭蹭蹭给自己加了1000000000的金币,并且顺手升到了15级。 再一看对面跟自己1v1的人,他更加懵了。

  

“召唤师小姐,你要做什么 !? 那是我老师,俺不打自家家属! ”马超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被召唤师操控着开了疾跑冲出泉水,扔枪捡枪突刺飞快到了线上,他大喊着,可惜召唤师小姐也听不到他本人的呐喊。

司马懿本人冷眼看着被操控着滴溜滴溜转的小狼崽子,大概知道了对面的召唤师是哪一个,也知道了她要做什么。 对面的召唤师强行给马超加了1000000000的经济,又升到了15级,打一级的司马懿跟切豆腐似的,三下五除二,司马懿回了五次泉水。 马超几乎技能都不用扔,随便普攻两下司马懿就能归西。

  

峡谷外面召唤师面带坏笑,看着被揍到地上的司马懿,心中大声的呐喊 : 看,这就是暴力美学 ! 你反抗不了你的马超的 !

  

现场的马超留着两条宽面条泪,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变成了太阳蛋,挂着一副委屈的表情,手不受控制的一边普攻一边解释 :“老师,你听我解释,我不想这样的!老师你别生我的气!” 看着司马懿冷着脸被自己用枪戳掉生命值,马超心想完蛋了,等会回家给老师暖被窝估计都没法让他原谅自己,那恐怕别的羞羞的事更没指望了!

“召唤师你犯什么病啊!”马超泪流满面,最后一枪收掉司马懿,默默看着自己10-0-0的战绩,再次立在了原地。

  

杀够了次数,召唤师很满意的等司马懿被ai操控着跑到马超面前后,关掉了ai控制,方向键拉着马超贴到了司马懿面前。


召唤师小姐发出了猪笑声。

  

马超跟司马懿面面相觑,马超不知道自己的召唤师这会儿又犯了什么病,不过趁着现在有时间,他手扶着司马懿的腰,忙着低头检查司马懿身上还有没有伤。

伤是不会有的,有的是他老师可以冰死人的一张脸。

马超哭哭,头蹭过去想亲一下司马懿的唇,被司马懿扭头躲开。 

“老师。”马超无奈的双手捧住司马懿的脸,跟他对视。

过了好一会召唤师都没有再操作马超。司马懿这才动了动胳膊,扯住了马超的几缕头发玩,终于说话了 : “下次在峡谷中还要多照顾照顾小乔。”

马超看着司马懿笑了起来,是那种很危险的笑容,马超心中给喜欢玩小乔的召唤师上了一炷香。

罢了,自己家的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大不了以后跟老师同一阵容的时候他也去帮老师抓小乔呗。 马超终于得到了来自老师的吻,同时也挨了一拳。

  

召唤师解了气,退出了游戏。

  


下了战场后,在马超连亲带哄的揉搓下,司马懿还是允许了这小混账的请求,完事后被紧紧抱着睡了一整晚。

不过今天他在峡谷里留下了静默之语。

明天见,召唤师们。 

  


脆皮玩家瑟瑟发抖(*꒦ິ⌓꒦ີ)

小亦

 那个梦,为什么那个梦那么真实,就像真的发生了一样。曜坐在河边一边往河里扔石头一边烧大脑。

     

  

  曜用手去捞石头没捞着转头看发现这块秃了石头都没了可这事还把自己CPU烧了。曜很气愤,但也没办法站起身双手抱胸皱着眉踢了一脚自己前面的碎土块又想到自己不计后果打了澜一拳,后悔地扶着额心里苦叫到怎么办我该不该回去,我该怎么和他道歉。曜烦躁的抓头发,双手明明常年拿剑却白皙修长只是指腹有些薄茧而已,此时乌黑的头发衬得手更白了。

  

   烦着烦着他就想起了不知是在那听说的喝酒消愁于是向酒家走去。傻乎乎的买了俩大罐酒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

 那个梦,为什么那个梦那么真实,就像真的发生了一样。曜坐在河边一边往河里扔石头一边烧大脑。

     

  

  曜用手去捞石头没捞着转头看发现这块秃了石头都没了可这事还把自己CPU烧了。曜很气愤,但也没办法站起身双手抱胸皱着眉踢了一脚自己前面的碎土块又想到自己不计后果打了澜一拳,后悔地扶着额心里苦叫到怎么办我该不该回去,我该怎么和他道歉。曜烦躁的抓头发,双手明明常年拿剑却白皙修长只是指腹有些薄茧而已,此时乌黑的头发衬得手更白了。

  

   烦着烦着他就想起了不知是在那听说的喝酒消愁于是向酒家走去。傻乎乎的买了俩大罐酒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准备喝酒。

  

  

  可拿着一罐酒却想的是平时别人都是怎么喝的他也没有喝过啊,想着在一起那群将军们都是直接用酒壶往嘴里灌就想学一下。曜管他三七二十一学着样好哥俩感情深一口闷吞了一大口,却被酒呛着了咳了半晌。

  

  

  “这酒没见着他们说的那么好喝啊?难道是我喝的方式不对?”曜小说嘀咕着,此时完全完了打了澜一拳,从另一种意义上讲也算是消愁了吧。毕竟这孩子好像有点傻。

  

  

  于是小傻子研究上了喝酒怎么喝,最终下了个结论酒不好喝,但是这样他也喝了一罐,小脸发红眼神有些涣散迷茫的盯着前方。突然一拍手说“我要给澜道歉来着。”猛的一个起身头更发昏摇摇晃晃地走回府嘴里还在嘀咕着自己到底是为啥要道歉来着。就这样曜慢吞吞的走回了府还找到了澜,虽然这一路不知道认错了多少次人也不知道进错了多少次家门。

  

  

  找到澜,曜就开始大声嚷嚷,声音有些哑应该是找错人时吼的“澜!我错了!”说着鼻涕眼泪一块流眼睛肿肿的应该哭了好多次了一看就知道找错人时哭的,澜被莫名其妙的曜弄傻了转头就看见哭的淋花带雨的曜。澜皱眉看着摇摇晃晃的人儿只好一手环上了那人的腰,出乎意料的事这人腰有点细手感是那么的好软软的和他英俊的脸有些不符合啊。但是澜默默地吃着豆腐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样子。曜被澜扶稳了还不乐意偏要乱扭,澜眼神一暗更用力的把曜按住。曜站稳后两手捧着澜的脸“你还分身唉,有五个你唉!你会和自己打架吗?”说着把手从澜脸上挪开试图去抓那几个澜。这让澜不禁有些呆愣,等自己反应过来嘴角也挂上了一抹浅笑。

  

  

  曜却不乐意了质问澜“你笑什么?我很好笑吗?”澜笑意更深但却违心的摇了摇头,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曜为什么喝的酒但是这幅可爱模样模模糊糊的还记得道歉已经让自己消气了。但也让他涨了心眼不能让他在外面喝酒太容易被骗了。

  

时节

【王者荣耀】鹿灵

不是随笔的一个脑洞

(其实是个婆文前言?!)


云梦泽。

这曾是被神明眷顾的一方天地,然而,神明已经消失太久太久了,久到生灵都以为那只是传说。

银白长发,飘逸衣袍,华丽而有力的翅膀,是岩石上刻着的神明模样。

可是现在的云梦泽,除了那只小鹿女,没人见过真正的神明。

“阿瑶,你去哪?”

绿色花藤里的巨大花朵开口,疑惑不解地看着下方浑身青色光芒的小鹿。

“我要离开云梦泽了,去找神君回来。”

古老预言里,只要收集一千零一滴泪水,云中神君就会再次出现。

然而云梦泽的生灵太快乐了,从未有过泪水。

所以她只能踏足那片从未去过的世界——王者大陆。

只为了寻一个人回家。

绿藤缓缓让出......

不是随笔的一个脑洞

(其实是个婆文前言?!)


云梦泽。

这曾是被神明眷顾的一方天地,然而,神明已经消失太久太久了,久到生灵都以为那只是传说。

银白长发,飘逸衣袍,华丽而有力的翅膀,是岩石上刻着的神明模样。

可是现在的云梦泽,除了那只小鹿女,没人见过真正的神明。

“阿瑶,你去哪?”

绿色花藤里的巨大花朵开口,疑惑不解地看着下方浑身青色光芒的小鹿。

“我要离开云梦泽了,去找神君回来。”

古老预言里,只要收集一千零一滴泪水,云中神君就会再次出现。

然而云梦泽的生灵太快乐了,从未有过泪水。

所以她只能踏足那片从未去过的世界——王者大陆。

只为了寻一个人回家。

绿藤缓缓让出云梦泽的出口,青色小鹿的身影越来越远。



右下角zjl
  帮我的死党(女)蹲一个cp...

  帮我的死党(女)蹲一个cp,她太孤寡了🌚

她技术杠杠滴。

  怎么说呢,专一且深情,她喜欢活泼的,主动的,当然她自己就是一个呆皮🌚

  有意者加Q:1603856623

当然,不希望有男装女加她,ok,就酱。

  帮我的死党(女)蹲一个cp,她太孤寡了🌚

她技术杠杠滴。

  怎么说呢,专一且深情,她喜欢活泼的,主动的,当然她自己就是一个呆皮🌚

  有意者加Q:1603856623

当然,不希望有男装女加她,ok,就酱。

南墙

【超懿】血中相爱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血战”刘备


   第二天一早,马超醒了,看着身边熟睡的司马懿,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就悄悄下床了,穿好衣服,戴好盔甲,今天照常上班,但不同的事,家里不再是他一人了,他的府邸也会每天有人等着他。

    阿农:“将军醒了?早饭已经备好了”

    马超一边吃饭一边说:“嗯,去守在门前,夫人要是醒了,就带他出走走,不准他出了府,保护好他,让小岸去伺候两位贤者,一会儿他们要是来朝廷,就叫马车送他们过来”...


 第十六章 “血战”刘备


   第二天一早,马超醒了,看着身边熟睡的司马懿,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就悄悄下床了,穿好衣服,戴好盔甲,今天照常上班,但不同的事,家里不再是他一人了,他的府邸也会每天有人等着他。

    阿农:“将军醒了?早饭已经备好了”

    马超一边吃饭一边说:“嗯,去守在门前,夫人要是醒了,就带他出走走,不准他出了府,保护好他,让小岸去伺候两位贤者,一会儿他们要是来朝廷,就叫马车送他们过来”

    阿农:“是,那,二位贤者和夫人,有什么要忌口的吗?我们好安排早饭”

    马超:“你不说我还忘了,给夫人的,尽量煮软一点,别放太辣,清淡一点,给贤者们泡好茶,一会儿让人出去买些糕点,都城最好的糕点都各买点回来”

    阿农:“是”


    马超骑马来到军营,照例带兵晨练。


    庄周和扁鹊起了床,小岸前来伺候,“二位先洗漱吧,早饭已经备好了”

   三人吃着早饭。司马懿:“老师,昨晚睡得可好?”

   庄周:“嗯,还不错,没有杂音,马超费心了”

   扁鹊:“吃吧,吃完去找马超”

   司马懿:“我们也去吗?”

   庄周:“你可是今早的主角,小岸,备马吧”

   小岸:“是,将军早已把马车已经安排好了,几位吃完就可以出发”

    司马懿吃完了,就被小岸带到一旁,给他披上披风,戴上帽子和面纱

    司马懿:“这是做何?”

    “夫人,这是将军安排的”


    几人来到朝廷,马超,诸葛亮,赵云,孙策,大乔站门口迎接。

    诸葛亮扶着庄周下轿:“老师,你们来了”

    庄周:“嗯,还是熟悉的模样”庄周见过太多朝政,都大相径庭

    马超扶着扁鹊和司马懿下车,众人看见司马懿,都惊呆了,不得感叹神医真的是神医,竟有起死回生之术。

    大乔一看见司马懿,就扑过来,哭着说,“义父!”

    司马懿吓得后退半步,这么大个女孩叫我义父?

    马超:“仲达,她就是我向你说起过的乔莹师姐,大乔,他失忆了,不记得你”

    大乔不顾司马懿反抗,抱住他,“义父,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您了,义父,您怎么样了?”

   马超:“师姐,我们先去见主公吗?晚点来我府上再说”

    大乔放开他,擦干眼泪,“好,好,伯符,我们走 ”


    马超,赵云,诸葛亮先一起来到朝前,拜见刘备。

   刘备:“快快请起,我听闻马超昨日就回来了,我昨日政务繁重,就没去迎接你”

    马超:“主公,我此番前往,给您带来了几个人”

   刘备:“是吗?快请进来”

    庄周,扁鹊和带着面纱的司马懿进来。

    诸葛亮:“主公,这位是我的老师庄周和神医扁鹊”

    “草民庄周/扁鹊,参加陛下”

    刘备从龙椅上下来,“免礼免礼,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贤者和神医大人?来人,赐座,上茶,圣贤光临我蜀汉,乃我大蜀荣耀啊”刘备高兴不已,“马超怎么不早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庄周:“陛下,老夫只是一介草民,不足以让陛下大费周章”

    刘备:“二位圣贤光临我大蜀汉,是我刘某的荣幸,这位是?”刘备看着这个蒙着面纱的人,看着有几分眼熟。

    马超把司马懿的帽子和面纱摘下,司马懿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刘备:“司马懿?!!来人!拿下他!”在场所有人都惊了,连门口看门的士兵都在议论纷纷,现场乱做一锅粥。

    张飞站起来,怒目而视:“他怎么在这,莫不是位妖人?”

    司马懿被两个人从马超手上抢过来,扣着手按在地上。司马懿不知所措的看着马超,嘴里想什么,但说不出话

    马超拿出冷晖枪,“放开他!”

    诸葛亮按住马超的手,示意他不要冲动,对刘备解释“主公,他是司马懿不错,当年也确是被穿喉而死,但他已经失忆了”

    庄周和扁鹊站起来,扁鹊:“陛下,司马懿是我与贤者的学生,更是我们的孩子,当年是被……破喉而死,是我一己私欲救活了他,他记忆完全丧失,当年之事,我认为,可以重操此案”

    庄周:“陛下,司马懿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学生,我绝不会教出一个祸国殃民的学生”

    张飞拿刀对着司马懿:“如何重查?此事已过多年,无论如何,他都是那个魇语军师,害我蜀汉多少弟兄,他这一命,去得不亏。马超小弟,你曾是他学生,但是你糊涂了,你可别忘了,他也是你的杀父仇人”

    司马懿一听,眼泪终于流出来了,“你,你说什么?”

    马超挑开张飞的刀,踢开压住司马懿的两个人,站在司马懿面前,“谁敢动他半分,那必从我马孟起尸体上踏过”

    周围的士兵一个个都拿出刀等候命令,赵云也掏出枪站在马超身边,“是兄弟,就该在一起”

    “子龙,马超。”诸葛亮担心的看着两人,立即下跪行礼,“主公三思啊,十五年前,我与司马懿离开稷下,我便回乡,他去了魏国,魏兵屠了西凉,但他不是马超的杀父仇人,西凉一事司马懿并未参与其中,只是收养了马超,以乔莹同乡身份在魏国生活,乔莹是司马懿义女,曹操为了得到司马懿,拿乔莹做威胁,直至五年前曹操自尽,乔莹才可逃脱,主公,三思啊”

    刘备有些动摇,若马上赐死司马懿,损失两名大将事小,得罪了两位贤者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们,造反啊!”

    就在此事一筹莫展时,孙尚香冲进来:“刘玄德!给我放开他!此案必须重查”

    孙尚香,孙策,大乔进来。

    孙尚香:“这是我兄长,你还记得吧?”

    孙策:“见过陛下,这是我妻室,乔莹”

    大乔哭着跪下:“陛下,军师大人说的,句句属实啊,义父确是有苦衷,求陛下放过义父吧”


    庄周:“皇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司马懿虽然失忆,但他天性淳朴善良,是我调教出来的得意弟子,拥有极高天赋,可与孔明抗衡,若是让他归顺于我蜀国,那一定能让我蜀汉更加繁荣昌盛”

    扁鹊:“皇帝,您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司马懿已经失忆,对您造不成威胁,如若您今天非置他于死地,那么,我与子休,马超,我三人定走在他前面。亦或者,让马超给我们杀出一条路,当我三人从未来过此地,我们即日带着他离开蜀汉,不再来此”

    诸葛亮:“主公,司马懿从前是与我一样的学生,能在魏国为曹操效命,若是收入我蜀汉,定是一位大将。神医医术高超,有起死回生之术,若是留在我太医院,能为我将士们疗伤,军事上,是一大进步啊”

    孙尚香:“听到没有?刘玄德?”


    许久,刘备摆摆手,回到龙椅:“罢了罢了,把刀都收起来。马将军路上辛苦,今日就不当值了,回去照顾好二位贤者,贤者可有住处?”

    庄周:“回陛下,我二人暂住马将军府内”

    刘备:“嗯,一会儿我命人给二位修葺新房吧,看来马将军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一直叨扰马将军也不是事”

    马超:“陛下,马超告退”

    赵云、诸葛亮:“赵云/诸葛亮告退”

    刘备揉揉太阳穴:“下去吧”

    众人纷纷离去,庄周和扁鹊则留下议事


    司马懿被吓得不轻,一直抱着马超哭。

    马超心疼的拍拍他:“弄疼你了吗?”司马懿摇摇头

    赵云:“我去把你的马牵过来吧,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赵云说完就跑去马厩。

    马超:“军师大人,云兄,今日多谢你们了”

    诸葛亮:“唉,全都乱套了”诸葛亮掐着司马懿露出的一点点脸,“别哭了别哭了,没事了哦”司马懿把头埋得更深了

    马超忍不住笑了:“军师见笑了”

    诸葛亮:“哈哈哈,要是一直这样多好啊,以前成天摆着张臭脸,这样多可爱啊,一会儿晚点去找你们,我把乔莹也带来”


作者逼话多:

    谁懂啊,谁懂😭😭😭昨天被马子哥带飞,今天写完文,开了一把排位,被云哥带飞😭😭😭双倍快乐

    今天的云哥比较辛苦,人头经常被抢(不是我抢的),人头被抢就算了,拼死拼活的带着我们走向胜利,他真的,我哭死😭😭


   

有姝
  看光头耻辱的样子

  看光头耻辱的样子

  看光头耻辱的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