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者

11.6万浏览    17.4万参与
3HHH

今天刚投上去的元歌皮肤!

《心动讯号》应该还要审核好久,希望可以一次过!

今天刚投上去的元歌皮肤!

《心动讯号》应该还要审核好久,希望可以一次过!

南国皆春色

想改个王者荣耀名字,求取名

想改个王者荣耀名字,求取名

大惊小怪君

这是一条有味道的王者搞笑视频

这是一条有味道的王者搞笑视频

小璃睡不醒
翻到一个古早图…… (姿势参考...

翻到一个古早图……


(姿势参考有 背景素材有)

翻到一个古早图……


(姿势参考有 背景素材有)

阿飞吖
可爱的队友,其实这个游戏很快乐
可爱的队友,其实这个游戏很快乐
阿飞吖
鲁班的铭文出装,带你轻松上万战
鲁班的铭文出装,带你轻松上万战
公瑾(王者导师)
百里玄策速学技巧,学完新赛季上分去吧!
百里玄策速学技巧,学完新赛季上分去吧!
公瑾(王者导师)
伽罗最常犯的四大误区,你犯过几个?一套伽罗的完美出装铭文
伽罗最常犯的四大误区,你犯过几个?一套伽罗的完美出装铭文
公瑾(王者导师)
云中君最常犯的四大盲区,一套完美出装铭文
云中君最常犯的四大盲区,一套完美出装铭文
玻璃渣里的甜

今天依然是核睦相处的两个宿舍呢

感觉最近都没什么思路了,唉,有没有小可爱想看什么内容的,欢迎评论区留言呀,这可能会关乎更新速度(bushi,就是单纯骗个评论)(大胆发言)

今天依然是核睦相处的两个宿舍呢

感觉最近都没什么思路了,唉,有没有小可爱想看什么内容的,欢迎评论区留言呀,这可能会关乎更新速度(bushi,就是单纯骗个评论)(大胆发言)

♒淋酱

太好笑了(李信在上路一波推高地

太好笑了(李信在上路一波推高地

是小居心哇
临摹一个我家阿离😍

临摹一个我家阿离😍

临摹一个我家阿离😍

无名

找师傅【占tag致歉】

找个师傅,主要是我王者真的太菜啦,希望找个师傅呀!占tag致歉啦!

师傅可以直接加我QQ噢~

2153216957

找个师傅,主要是我王者真的太菜啦,希望找个师傅呀!占tag致歉啦!

师傅可以直接加我QQ噢~

2153216957

阿枝呀呀呀

Q版角色|王者Q版插画-小乔&周瑜

分享王者Q版插画-小乔和周瑜,太可爱了!

软件工具:sai2+手绘板wacom ctl672


Q版角色|王者Q版插画-小乔&周瑜

分享王者Q版插画-小乔和周瑜,太可爱了!

软件工具:sai2+手绘板wacom ctl672


凡人游戏解说
V9开场赠送五把王者之烈!小姐姐急的说:你别送了,这枪太抖了
V9开场赠送五把王者之烈!小姐姐急的说:你别送了,这枪太抖了
一零电影
学渣逆袭,走向权力之巅。
学渣逆袭,走向权力之巅。
牧樾.

白狄(四)

昨天没有更的今天补上啦

其实瓶邪也写了生子的文不过要过几天才能更

先完成自己给自己挖的第一个坑

下一章周周就会回来啦,药鱼也要开始发糖了哦嘿嘿嘿

—————————————————————

今天晚上女皇要举办晚宴的,二人回到屋中睡了个午觉,下午收拾了一下,与铠和守约他们一起前往皇宫。

富丽堂皇的宫殿中,群臣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大军胜利归来的喜悦之情,那抹黑色的身影,就在无人注意之地,偷偷潜入了宫殿。

“女皇到!”上官婉儿清冷庄重的嗓音借传音石响彻大殿,原本哄闹的大殿肃然无声,众人皆神情肃穆,面向大殿最高位上站着的女皇,跪地高呼:“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白...

昨天没有更的今天补上啦

其实瓶邪也写了生子的文不过要过几天才能更

先完成自己给自己挖的第一个坑

下一章周周就会回来啦,药鱼也要开始发糖了哦嘿嘿嘿

—————————————————————

今天晚上女皇要举办晚宴的,二人回到屋中睡了个午觉,下午收拾了一下,与铠和守约他们一起前往皇宫。

富丽堂皇的宫殿中,群臣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大军胜利归来的喜悦之情,那抹黑色的身影,就在无人注意之地,偷偷潜入了宫殿。

“女皇到!”上官婉儿清冷庄重的嗓音借传音石响彻大殿,原本哄闹的大殿肃然无声,众人皆神情肃穆,面向大殿最高位上站着的女皇,跪地高呼:“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白和铠分别扶着自家坤泽,扶着安稳跪下之后才摆正自身的姿势。

女皇落座,传音石中庄严的声音响起:“众爱卿平身。”

李白和铠又揽住自家坤泽的腰,小心翼翼地将人扶稳站起。

“爱卿们入座吧。今日大宴,是为了庆贺长城守卫军凯旋,诸位不必多礼,放开畅饮,朕与诸位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往日这样的酒宴李白是必不可少的主角,诗仙饮酒之后如仙人落入凡尘,诗兴大发之时随口吟诵的诗句就惊艳四座,成为世人传唱的佳话。今日的李白与狄大人坐在一起,只稍稍与相近之人饮了几杯,狄大人更是滴酒不沾,让人不免生疑,大宴过半,便有臣下发问:“狄大人,今日大喜,为何不与我等共饮几杯,共襄盛事啊?”

狄仁杰抱拳,站起身拿起一旁上官婉儿准备的酸梅汤说:“狄某现下有孕在身,实在无法饮酒,今日盛事狄某自然欢喜,所以以此代酒,望不负大人盛情。”

随着他站起来,修身的衣袍下略微隆起的弧度也让人无法忽视,在场的知情者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那位劝酒的大臣连忙起身赔罪:“狄大人,下官不知此事,请狄大人海涵。”

狄仁杰摆摆手,喝了一口酸梅汤后坐了回去,李白在一旁帮他布菜,狄仁杰小声与他交谈:“太白,不想吃这个,很腻。”

李白听此将那块鸭肉夹到自己碗中,又夹了两筷子清炒虾仁,狄仁杰这才动筷,吃了两口。

这边的气氛其乐融融,长城众人的气氛却有些低沉。

铠将菜夹到守约面前的盘子里,守约摇摇头,脸色又白了些许,铠又赶忙将菜移走,换另一样东西,也没有什么效果。银发男人的面色逐渐凝重,身上的寒气也慢慢加重。女皇看见了这一幕,叫来上官婉儿:“去看看那边怎么回事。”

上官婉儿领命,在不引人注目的前提下走到铠和守约的桌子旁问道:“怎么了?菜不合口味吗?”

铠面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很生硬:“内子亦有孕三月有余,如今孕期反应重,这些东西也吃不下。”

上官婉儿点头,向身后的侍从吩咐了几句,不多时便有侍女将菜品换下,又端上了另一桌饭菜。上官婉儿说:“这些菜品和狄大人桌上的样式差不多,二位再试试,若是不行,我在找人另准备。”

守约面色苍白,但仍笑着说到:“多谢上官大人,不麻烦了,本就是宫宴,上官大人筹备此事就十分繁忙,守约给您添麻烦了。”

上官婉儿摆摆手,看守约面色好了些,又回到了女皇身边,将情况禀明。

酒宴正进行到酣畅淋漓之时,上官婉儿抚掌叫上新一批舞姬,穿着明蓝色异域风情的巫女们进到了大殿,乐师们奏响新的曲子,座中大臣们也推杯换盏,酒兴正浓。

突然,中央的一个舞姬从袖中掏出一支小弩,对着女皇连射三箭。女皇没有动,旁边的上官婉儿掷出一支毛笔,回转着将三只箭打断,众大臣等人也反应过来,狄仁杰刚想飞身上前抓住舞女,李白按住他的肩,自己飞身越过众舞女,精确地抓住了行刺的人。那人见无法脱身正要咬破口中的毒药,李白动作迅速地卸了她的下巴,将人手筋脚筋挑断,扔在女皇面前的台阶上,又回身走到狄仁杰旁边。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极短,文臣们反应过来时上官婉儿已经命人把刺客拖了下去,收拾干净地面。

女皇开口道:“众爱卿受惊了,今日之事发生突然,朕派护卫互送各位回宫,各位也不要声张此事,回去吧。”

铠在李白挑断刺客手脚之前就捂住了守约的眼睛,一直到收拾干净之后才放下手,但是大殿中的血腥味仍然令守约不适。看着守约难受的样子,铠眼中杀气愈甚,恨不能将那人大卸八块。

守约缓过一阵,感受到铠浓重的怒气,手搭在铠的胸口抚了抚,又看着他的眼睛。铠看着守约温润如玉的眸子,渐渐冷静下来,可寒气依然很重。

李白回到狄仁杰身边的第一件事也是要捂住他的眼睛,狄仁杰笑笑拉住他的手说:“没事的,我没感觉很难受。”

李白虽没坚持捂住狄仁杰的眼睛,但是仍将人搂在怀里,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看血腥的一幕。

狄仁杰见此,被李白包在掌心的手动了动,却不是要挣扎出去,而是安抚地挠了挠他的掌心,又与他五指相扣,在李白怀里一直安安静静地窝着。

听完女皇的话,众人都纷纷称是,然后退下了,只剩守卫军的几人,李白,狄仁杰和元芳。

女皇留下他们,让侍从带着他们到了金銮殿后殿,在一个檀木大圆桌旁坐下了。

这是女皇特有的习惯,只有近侍和几个亲近的大臣才知道,女皇遇见行刺的事情后喜欢将身边的人聚在一个大圆桌周围,然后让大臣们轮流发言,推理事件。

待到众人落座,上官婉儿单膝跪在女皇面前:“臣办事不当,让女皇受惊了。愿女皇责罚。”

武则天脱下在大臣面前沉稳庄重的面具,一把将人拉起坐在自己腿上:“婉儿啊婉儿,每次遇刺都要弄一遍这样的虚礼,不要那么严肃啦。”

上官婉儿在女皇的怀里红了脸,也没有在作虚的礼仪了,任由女皇的手在她后腰上来回抚摸着。

近侍和在座的大臣一副早已习惯的样子,李白也将手放在狄仁杰腰侧,认认真真地给人揉腰。铠直接将守约抱在怀里,下巴抵在那人肩上,手罩在那人腹部轻柔地揉着。

桌上其他人:

花木兰:高长恭那个狗在哪

苏烈:我是谁我在哪

玄策:他们真腻歪哦臭铠把手从我哥身上拿开

屋内安静了一会儿,近侍来报:“启禀陛下,刺客已经招了,这是口供。”

“拿上来。”

婢女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武则天两手环着上官婉儿,在上官婉儿耳边轻声说:“婉儿,朕倒不出手。”

上官婉儿脸红着拿起供词,举在武则天面前。武则天亲了一口上官婉儿柔软的唇,那人脸更红了,举着供词的手都微微有些抖。

武则天见此一边笑,一边扫视着眼前的供词。“原来这人,效忠于南疆。”此言一出,屋子内原本轻松的气氛一凝,大家都抬起了头。“南疆之人越来越沉不住气了。竟然派这样一个人来刺杀朕。”

供词轮着传看了一圈,又被放回到婢女手上。武则天挥了挥手将其他人屏退,狄仁杰见人都走远了,才开口到:“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此人手段拙劣,南疆那边野心勃勃,不会简单派这样一个人来的。此人只怕只是个开始。”

李白点点头表示赞同,而后又专心致志地揉起了狄仁杰的腰。

(————此处省略一大截商讨———)

武则天抬头瞟了一眼清漏,站起身说到:“已经子时了,在谈下去狄卿和守约的身子便撑不住了,诸位回去吧。”

众人向女皇行了个礼后退出宫殿,回到狄仁杰府上休息。

马车上狄仁杰几乎是沾上靠垫就闭上了眼睛,李白将人揽过靠在自己肩上,小心地撑住了狄仁杰的腰,到府上后先是让下人拿了两个披风,一个裹在狄仁杰身上,另一个叫人送到铠的马车中。将狄仁杰裹好之后,李白打横抱起他,府中的下人只看见李白抱着一个人,那人被披风包的严实,只看见自家大人的靴子漏在外面。不一会一个银发男子也抱着人下了车,那人同样裹着披风,被人小心呵护着抱进屋中。

狄仁杰被抱回去之后醒了一次,半迷糊着配合李白洗了热水澡,搂着那人脖子被被子包着放在床上,不一会,那人也带着热气钻进被窝,狄仁杰感受到身边热源靠近,转身窝进那人怀里,寻了个舒服姿势埋进去睡熟了。李白将人挖出来防止他被闷着,抓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拥着怀中的人睡了过去。

玻璃渣里的甜

【关于信白的夫夫小问题】

这些问题充分暴露了韩跳跳的家庭地位,以及最后我们无从得知当事人之一第二天是否下的来床,我赌五毛钱辣条,李白下不来床。


ps:之前有个小可爱问我超超的头像,我最近找了一下,好像把人物框好之后就把图像删了😢呜呜呜(┯_┯)手欠日常了

【关于信白的夫夫小问题】

这些问题充分暴露了韩跳跳的家庭地位,以及最后我们无从得知当事人之一第二天是否下的来床,我赌五毛钱辣条,李白下不来床。



ps:之前有个小可爱问我超超的头像,我最近找了一下,好像把人物框好之后就把图像删了😢呜呜呜(┯_┯)手欠日常了

无敌小羊

【情人眼里出西施】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又是偷懒不画稿的一天

【情人眼里出西施】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又是偷懒不画稿的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