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衍

628浏览    23参与
觚不觚咕

我以天地为栋宇

七贤开趴,结果人没到齐。王戎眉头一皱,踮起脚拎起自己便宜弟弟的后颈皮。

“去把老刘找来,知不知道?”

王小衍就应了。到了推开门一看,好家伙,刘伶正裸着。闻声扭头,盯着他邪魅一笑,毫不知廉耻:“哟,夷甫啊,你跑来我裤子里干嘛?”

略加思索。

王·西晋第一玄学家·地表最强嘴炮·衍:

“捉鸟。”

七贤开趴,结果人没到齐。王戎眉头一皱,踮起脚拎起自己便宜弟弟的后颈皮。

“去把老刘找来,知不知道?”

王小衍就应了。到了推开门一看,好家伙,刘伶正裸着。闻声扭头,盯着他邪魅一笑,毫不知廉耻:“哟,夷甫啊,你跑来我裤子里干嘛?”

略加思索。

王·西晋第一玄学家·地表最强嘴炮·衍:

“捉鸟。”

觚不觚咕

奸臣权相就该嚣张一辈子最后哪怕被抄了家也要傲得不可一世像仍然风头无两,结局最好是血溅五步抽尸踏骸连千里流放都配不上他。若干年后史书蒙尘偶尔有人再忆起,会低声骂两句然后悄悄掬几滴泪舍不得擦,为的是从前那些被守下来的城池和其实当时已毫无意义的破碎山河。

奸臣即是权相,爱恨都算情仇。

奸臣权相就该嚣张一辈子最后哪怕被抄了家也要傲得不可一世像仍然风头无两,结局最好是血溅五步抽尸踏骸连千里流放都配不上他。若干年后史书蒙尘偶尔有人再忆起,会低声骂两句然后悄悄掬几滴泪舍不得擦,为的是从前那些被守下来的城池和其实当时已毫无意义的破碎山河。

奸臣即是权相,爱恨都算情仇。

非正经考究选手

王衍,晋书

衍字夷甫,神情明秀,风姿详雅。总角尝造山涛,涛嗟叹良久,既去,目而送之曰:“何物老妪,生宁馨兒!然误天下苍生者,未必非此人也。”父乂,为平北将军,常有公事,使行人列上,不时报。衍年十四,时在京师,造仆射羊祜,申陈事状,辞甚清辩。祜名德贵重,而衍幼年无屈下之色,众咸异之。杨骏欲以女妻焉,衍耻之,遂阳狂自免。武帝闻其名,问戎曰:“夷甫当世谁比?”戎曰:“未见其比,当从古人中求之。”

泰始八年,诏举奇才可以安边者,衍初好论从横之术,故尚书卢钦举为辽东太守。不就,于是口不论世事,唯雅咏玄虚而已。尝因宴集,为族人所怒,举?累掷其面。衍初无言,引王导共载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车中揽镜自照,谓导曰:...

衍字夷甫,神情明秀,风姿详雅。总角尝造山涛,涛嗟叹良久,既去,目而送之曰:“何物老妪,生宁馨兒!然误天下苍生者,未必非此人也。”父乂,为平北将军,常有公事,使行人列上,不时报。衍年十四,时在京师,造仆射羊祜,申陈事状,辞甚清辩。祜名德贵重,而衍幼年无屈下之色,众咸异之。杨骏欲以女妻焉,衍耻之,遂阳狂自免。武帝闻其名,问戎曰:“夷甫当世谁比?”戎曰:“未见其比,当从古人中求之。”

泰始八年,诏举奇才可以安边者,衍初好论从横之术,故尚书卢钦举为辽东太守。不就,于是口不论世事,唯雅咏玄虚而已。尝因宴集,为族人所怒,举?累掷其面。衍初无言,引王导共载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车中揽镜自照,谓导曰:“尔看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父卒于北平,送故甚厚,为亲识之所借贷,因以舍之。数年之间,家资罄尽,出就洛城西田园而居焉。后为太子舍人,还尚书郎。出补元城令,终日清谈,而县务亦理。入为中庶子、黄门侍郎。

魏正始中,何晏、王弼等祖述《老》《庄》,立论以为:“天地万物皆以无为本。无也者,开物成务,无往不存者也。阴阳恃以化生,万物恃以成形,贤者恃以成德,不肖恃以免身。故无之为用,无爵而贵矣。”衍甚重之。惟裴頠以为非,著论以讥之,而衍处之自若。衍既有盛才美貌,明悟若神,常自比子贡。兼声名藉甚,倾动当世。妙善玄言,唯谈《老》《庄》为事。每捉玉柄麈尾,与手同色。义理有所不安,随即改更,世号“口中雌黄。”朝野翕然,谓之“一世龙门”矣。累居显职,后进之士,莫不景慕放效。选举登朝,皆以为称首。矜高浮诞,遂成风俗焉。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衍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衍妻郭氏,贾后之亲,藉中宫之势,刚愎贪戾,聚敛无厌,好干预人事,衍患之而不能禁。时有乡人幽州刺史李阳,京师大侠也,郭氏素惮也。衍谓郭曰:“非但我言卿不可,李阳亦谓不可。”郭氏为之小损。衍疾郭之贪鄙,故口未尝言钱。郭欲试之,令婢以钱绕床,使不得行。衍晨起见钱,谓婢曰:“举阿堵物却!”其措意如此。

后历北军中候、中领军、尚书令。女为愍怀太子妃,太子为贾后所诬,衍惧祸,自表离婚。贾后既废,有司奏衍,曰:“衍与司徒梁王肜书,写呈皇太子手与妃及衍书,陈见诬见状。肜等伏读,辞旨恳恻。衍备位大臣,应以议责也。太子被诬得罪,衍不能守死善道,即求离婚。得太子手书,隐蔽不出。志在苟免,无忠蹇之操。宜加显责,以厉臣节。可禁锢终身。”从之。

衍素轻赵王伦之为人。及伦篡位,衍阳狂斫婢以自免。及伦诛,拜河南尹,转尚书,又为中书令。时齐王乂有匡复之功,而专权自恣,公卿皆为之拜,衍独长揖焉。以病去官。成都王颖以衍为中军师,累迁尚书仆射,领吏部,后拜尚书令、司空、司徒。衍虽居宰辅之重,不以经国为念,而思自全之计。说东海王越曰:“中国已乱,当赖方伯,宜得文武兼资以任之。”乃以弟澄为荆州,族弟敦为青州。因谓澄、敦曰:“荆州有江、汉之固,青州有负海之险,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足以为三窟矣。”识者鄙之。

及石勒、王弥寇京师,以衍都督征讨诸军事、持节、假黄钺以距之。衍使前将军曹武、左卫将军王景等击贼,退之,获其辎重。迁太尉,尚书令如故。封武陵侯,辞封不受。时洛阳危逼,多欲迁都以避其难,而衍独卖车牛以安众心。

越之讨苟晞也,衍以太尉为太傅军司。及越薨,众共推为元帅。衍以贼寇锋起,惧不敢当。辞曰:“吾少无宦情,随牒推移,遂至于此。今日之事,安可以非才处之。”俄而举军为石勒所破,勒呼王公,与之相见,问衍以晋故。衍为陈祸败之由,云计不在己。勒甚悦之,与语移日。衍自说少不豫事,欲求自免,因劝勒称尊号。勒怒曰:“君名盖四海,身居重任,少壮登朝,至于白首,何得言不豫世事邪!破坏天下,正是君罪。”使左右扶出。谓其党孔苌曰:“吾行天下多矣,未尝见如此人,当可活不?”苌曰:“彼晋之三公,必不为我尽力,又何足贵乎!”勒曰:“要不可加以锋刃也。”使人夜排墙填杀之。衍将死,顾而言曰:“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时年五十六。

衍俊秀有令望,希心玄远,未尝语利。王敦过江,常称之曰:“夷甫处众中,如珠玉在瓦石间。”顾恺之作画赞,亦称衍岩岩清峙,壁立千仞。其为人所尚如此。

子玄,字眉子,少慕简旷,亦有俊才,与卫玠齐名。荀籓用为陈留太守,屯尉氏。玄素名家,有豪气,荒弊之时,人情不附,将赴祖逖,为盗所害焉。

澄字平子。生而警悟,虽未能言,见人举动,便识其意。衍妻郭性贪鄙,欲令婢路上担粪。澄年十四,谏郭以为不可。郭大怒,谓澄曰:“昔夫人临终,以小郎属新妇,不以新妇属小郎。”因捉其衣裾,将杖之。澄争得脱,逾窗而走。

衍有重名于世,时人许以人伦之鉴。尤重澄及王敦、庾敳,尝为天下人士目曰:“阿平第一,子嵩第二,处仲第三。”澄尝谓衍曰:“兄形似道,而神锋太俊。”衍曰:“诚不如卿落落穆穆然也。”澄由是显名。有经澄所题目者,衍不复有言,辄云“已经平子矣”。

少历显位,累迁成都王颖从事中郎。颖嬖竖孟玖谮杀陆机兄弟,天下切齿。澄发玖私奸,劝颖杀玖,颖乃诛之,士庶莫不称善。及颖败,东海王越请为司空长史。以迎大驾勋,封南乡侯。迁建威将军、雍州刺史,不之职。时王敦、谢鲲、庾敳、阮修皆为衍所亲善,号为四友,而亦与澄狎,又有光逸、胡毋辅之等亦豫焉。酣宴纵诞,穷欢极娱。

惠帝末,衍白越以澄为荆州刺史、持节、都督,领南蛮校尉,敦为青州。衍因问以方略,敦曰:“当临事制变,不可豫论。”澄辞义锋出,算略无方,一坐嗟服。澄将之镇,送者倾朝。澄见树上鹊巢,便脱衣上树,探而弄之,神气萧然,傍若无人。刘琨谓澄曰:“卿形虽散朗,而内实动侠,以此处世,难得其死。”澄默然不答。

非正经考究选手

情之所钟出处考究

原文比对:

《世说新语·伤逝》: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晋书·王衍传》: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衍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世说新语笺疏》的说法:

程炎震云:「晋书王衍传取此,云衍尝丧幼子。盖以万年十九卒,不得云孩抱中物也。」

嘉锡案:今晋书王衍传作「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即注所载一说也。吴士鉴注曰:「王戎丧子,年已十九...

原文比对:

《世说新语·伤逝》: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晋书·王衍传》: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衍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世说新语笺疏》的说法:

程炎震云:「晋书王衍传取此,云衍尝丧幼子。盖以万年十九卒,不得云孩抱中物也。」

嘉锡案:今晋书王衍传作「衍尝丧幼子,山简吊之」。即注所载一说也。吴士鉴注曰:「王戎丧子,年已十九,不得云孩抱中物。世说误衍作戎,合为一事。注引王绥事以实之,亦误也。」

觚不觚咕

大过节的给自己产点糖

  • 不是精汉不是精汉不是精汉重要的事说三遍!!!

  • 王衍单推,黑粉勿入。


盛世无双,汉室长存。

文人里一呼百应的嵇康位高权重,天天和外戚贾公激情对骂。钟会是暗搓搓的脑残粉,每日都在努力成为一人之下把叔夜赶回去开演唱会。

阮籍总在流浪,喝多了酒抱着树便开始恸哭,偶尔会乘兴长啸。刘伶就要简单不少,只在自家屋里睡着以天地为衣裳。

王戎没多少功夫去忽悠人当官,主要忙着收拾便宜从弟惹的烂摊子:

洛城谁不知道衍小霸王,抢了某康的琴去烤羊祜心尖尖上的鹤,转眼便从国舅那讨了把更好的赔回去。哦,还指着彭城王的快牛硬说身姿优美差不多,气得开国元勋差点秃了头。

就是不知道那齐名的中书郎又该作...

  • 不是精汉不是精汉不是精汉重要的事说三遍!!!

  • 王衍单推,黑粉勿入。


盛世无双,汉室长存。

文人里一呼百应的嵇康位高权重,天天和外戚贾公激情对骂。钟会是暗搓搓的脑残粉,每日都在努力成为一人之下把叔夜赶回去开演唱会。

阮籍总在流浪,喝多了酒抱着树便开始恸哭,偶尔会乘兴长啸。刘伶就要简单不少,只在自家屋里睡着以天地为衣裳。

王戎没多少功夫去忽悠人当官,主要忙着收拾便宜从弟惹的烂摊子:

洛城谁不知道衍小霸王,抢了某康的琴去烤羊祜心尖尖上的鹤,转眼便从国舅那讨了把更好的赔回去。哦,还指着彭城王的快牛硬说身姿优美差不多,气得开国元勋差点秃了头。

就是不知道那齐名的中书郎又该作何想。

哎呀呀,总之是一派盛世太平海晏河清好风光。

觚不觚咕

我来发癫!!!不是cp向就是单纯的惺惺相惜!


地府里王衍受着刑,听人间贾相擅权的恶名。人世间贾似道苦苦周旋,书上曾读过王太尉的言行。后来贾似道死了,王衍的罪还清了。阴阳交错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白衣的逍遥和红衣的嚣张交叠。

只听见贾似道说:“久仰久仰。”

王衍愣了片刻,“哪里哪里”在嘴边又被咽下。定罪前那权相终于听到——

“彼此……彼此。”

我来发癫!!!不是cp向就是单纯的惺惺相惜!


地府里王衍受着刑,听人间贾相擅权的恶名。人世间贾似道苦苦周旋,书上曾读过王太尉的言行。后来贾似道死了,王衍的罪还清了。阴阳交错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白衣的逍遥和红衣的嚣张交叠。

只听见贾似道说:“久仰久仰。”

王衍愣了片刻,“哪里哪里”在嘴边又被咽下。定罪前那权相终于听到——

“彼此……彼此。”

觚不觚咕

反恨赋

  • 有些话可能要说在前面,因为不想再无缘无故被骂一次了。

  • 我写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是我虚构的,是出于我觉得如果是这个结局那么人物本身会更为悲剧的想法而作的。我没有去信什么奇奇怪怪的野史。

  • 我不会写赋,这也不是赋。标题确实是在讽刺李白,但我本人并不反白,这个梗出自朱光潜先生的文章。

  • 我就是喜欢悲剧,因为人更容易原谅悲剧。尽管我天天搞刀子但王衍和贾相是不退不让的本命。我不觉得他俩是奸臣恶臣,你不理解可以私我我跟你解释,但不要在我面前骂他们,很过分。

  • 我讨厌“罪有应得”这四个字。

  • 接受不了你点叉就是了,犯不着废口舌来骂我这个废物。

  • 望周知。


王衍做了将军平了石勒晋...

  • 有些话可能要说在前面,因为不想再无缘无故被骂一次了。

  • 我写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是我虚构的,是出于我觉得如果是这个结局那么人物本身会更为悲剧的想法而作的。我没有去信什么奇奇怪怪的野史。

  • 我不会写赋,这也不是赋。标题确实是在讽刺李白,但我本人并不反白,这个梗出自朱光潜先生的文章。

  • 我就是喜欢悲剧,因为人更容易原谅悲剧。尽管我天天搞刀子但王衍和贾相是不退不让的本命。我不觉得他俩是奸臣恶臣,你不理解可以私我我跟你解释,但不要在我面前骂他们,很过分。

  • 我讨厌“罪有应得”这四个字。

  • 接受不了你点叉就是了,犯不着废口舌来骂我这个废物。

  • 望周知。


王衍做了将军平了石勒晋朝不灭,然后因疑有二心而被砍头抄家。

丁家洲一役不败,天出彗星还是逼得满朝文武请谏可官家仁慈贾似道只是流放。

宋联金抗蒙仍败,三尺白绫蔡京悬在了那雕花的房梁上。

严嵩步步为营棋高一着赢了徐阶,却轻易得了嘉靖满门问斩。

赵高夺了大权,但死在了乱世里某次不明不白的烧杀抢掠。

觚不觚咕

我写了个屁的虐文。我要是真的想搞刀子,那我就会写:


王衍是个张扬肆意的小朋友因堂哥的缘故认识了待人礼貌温文尔雅脾气特好的裴楷,仗着世交的身份裴楷也乐意哄。偶尔小王想起来了会翻墙去找小裴喝酒吃肉,入朝后裴楷还专门来道了贺。

人们都觉得他俩关系好,小王也笑着揽小裴肩膀说“那可不咱两谁跟谁”。

然后有天小王和他哥吵了架,越想越委屈跑出去找小裴。小裴家里静悄悄的。小王推开窗翻进去小裴躺在床上看着他,忽然就来了一句“我不认识你啊”,小王愣了下,小裴就走了。

然后王衍半滴眼泪没流就又出去了,找到他哥,说:

“我想当宰相。”

我写了个屁的虐文。我要是真的想搞刀子,那我就会写:


王衍是个张扬肆意的小朋友因堂哥的缘故认识了待人礼貌温文尔雅脾气特好的裴楷,仗着世交的身份裴楷也乐意哄。偶尔小王想起来了会翻墙去找小裴喝酒吃肉,入朝后裴楷还专门来道了贺。

人们都觉得他俩关系好,小王也笑着揽小裴肩膀说“那可不咱两谁跟谁”。

然后有天小王和他哥吵了架,越想越委屈跑出去找小裴。小裴家里静悄悄的。小王推开窗翻进去小裴躺在床上看着他,忽然就来了一句“我不认识你啊”,小王愣了下,小裴就走了。

然后王衍半滴眼泪没流就又出去了,找到他哥,说:

“我想当宰相。”

觚不觚咕

“衍楷的一生,是财富、漫不经心和永远得不到注意。”                                              ...

“衍楷的一生,是财富、漫不经心和永远得不到注意。”                                               

——概括cp的一生


艹???哪里来的刀子???

AI成精现场?

江洲

【勒宾】箜篌引·一(上)

他们在饮酒的缺隙中敲定了国号,开始慢慢回忆起从前。石勒笑着说他当年提着剑在军帐门口大喊大叫,看不出一点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的风度。张宾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汉家君臣的故事,有些是他烂熟于胸的,譬如留侯冯异,有些是他上未曾听过的,他觉着新奇的就问几句。张宾也接过来讲讲自己的见解,有时不感兴趣,他皱起眉头,张宾就挑着简述一遍。 他给自己添酒.连带着右侯的也斟满“你曾说才智不减张子房,可惜我没有高祖那样的雄才”,张宾笑了笑,端起碗来学着他一饮而尽“我不会打仗,不然也能做你的大树将军”他的手指纤细又骨节分明,扣着桌子讲起鱼水之欢,最后突兀地停在寿春夜雪。石勒曾覆住他的手把弓拉到满月,白羽“倏”地破...

他们在饮酒的缺隙中敲定了国号,开始慢慢回忆起从前。石勒笑着说他当年提着剑在军帐门口大喊大叫,看不出一点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的风度。张宾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汉家君臣的故事,有些是他烂熟于胸的,譬如留侯冯异,有些是他上未曾听过的,他觉着新奇的就问几句。张宾也接过来讲讲自己的见解,有时不感兴趣,他皱起眉头,张宾就挑着简述一遍。 他给自己添酒.连带着右侯的也斟满“你曾说才智不减张子房,可惜我没有高祖那样的雄才”,张宾笑了笑,端起碗来学着他一饮而尽“我不会打仗,不然也能做你的大树将军”他的手指纤细又骨节分明,扣着桌子讲起鱼水之欢,最后突兀地停在寿春夜雪。石勒曾覆住他的手把弓拉到满月,白羽“倏”地破空,谋主回头用一种惊异而犹疑的目光看他,眼底是明暗不定的惆怅,就如今日一样。

他伸出手揽过张宾, 想起多年前的洛阳,他曾率领军队闯进残破的都城,金谷的歌舞偃息,华林的芳草焦灰,垂死的王朝如杜鹃般泣血。他的军队势如破竹,截下王公的灵柩,素车白马是汉家的歌哭。轻裘缓带的名士跪在他身前,用最谦卑恭敬的言辞劝他称帝,脊梁却挺得笔直。

他像猎手玩弄猎物般发问,你名声传遍天下,身居显要职位,年轻时即被朝廷重用,一直到头生白发,怎么能说不参与朝廷政事呢?名士笑了笑,眼睛却还是平淡如水,透出几分嘲弄。

他说你不懂。他跪在地上,眼神却如同俯视,不屑和轻蔑填满了瞳孔。

垣墙倾塌,尘土飞杨,遮蔽天光。他埋葬了一个时代,清谈玄言都成为过往。

洛阳的人侧过头来看他,眼神里带着些惊惧和厌恶,他才觉得自己像是个征服者,可事到如今,他还是没有征服洛阳。从永嘉到光初, 七年的时间里他把铜雀金虎都烙上了自己的印记,他也许还会回到洛阳,他会拥有冕旒,拥有王座,拥有天下,可他无法征服洛阳。

觚不觚咕

他看见了盛世无双。再往前,记忆里的少年春风得意,眉眼带笑。

那天下河清海晏,律令亦不需苛严。书生满腔的抱负可以施展,未苦于在诸王间周旋。

那人何止同自己齐名。


裴楷忽就不甘,伸出了手:

“若是盛世……”

他握到一片虚无。

门被轻掩,衣底满袖泪痕,王衍几乎端不住一身圆滑冷漠的世故。

“纵是盛世,那又能如何呢?”

毕竟,你从未认识过我。

他看见了盛世无双。再往前,记忆里的少年春风得意,眉眼带笑。

那天下河清海晏,律令亦不需苛严。书生满腔的抱负可以施展,未苦于在诸王间周旋。

那人何止同自己齐名。


裴楷忽就不甘,伸出了手:

“若是盛世……”

他握到一片虚无。

门被轻掩,衣底满袖泪痕,王衍几乎端不住一身圆滑冷漠的世故。

“纵是盛世,那又能如何呢?”

毕竟,你从未认识过我。

觚不觚咕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受老王同学启发,想写这么个故事。都是王家人,还挺像的。人间欠他俩一个盛世。

不如说,

这人间,向来欠着盛世。


那是最好的时代。

内外安稳,四海和睦;天子年壮,东宫谦勉;文武相协,世族不贰。似乎只要细心读了书,便可入仕。那朝堂也温柔,不做些恶事把忠臣谏臣逼成奸佞小人,抱负和傲骨都可以留着。一辈子混到头拨干净红尘,还是当年那个书生。

哦对,他现在就是个书生。祖辈攒的荣华没辜负,上还有个当将军的哥哥。自个儿整日只需同些好友做些酸诗瞎调侃,偶尔堵路上调戏两句刚退朝的侍中大人。少年嘛最是轻松惬意,过得美滋滋。

好像余生就...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受老王同学启发,想写这么个故事。都是王家人,还挺像的。人间欠他俩一个盛世。

不如说,

这人间,向来欠着盛世。


那是最好的时代。

内外安稳,四海和睦;天子年壮,东宫谦勉;文武相协,世族不贰。似乎只要细心读了书,便可入仕。那朝堂也温柔,不做些恶事把忠臣谏臣逼成奸佞小人,抱负和傲骨都可以留着。一辈子混到头拨干净红尘,还是当年那个书生。

哦对,他现在就是个书生。祖辈攒的荣华没辜负,上还有个当将军的哥哥。自个儿整日只需同些好友做些酸诗瞎调侃,偶尔堵路上调戏两句刚退朝的侍中大人。少年嘛最是轻松惬意,过得美滋滋。

好像余生就这样了,也挺不错。不用当官算尽心机,不用联姻一肚子气,全天下都夸耀他胡侃得来的才识无双的盛名。

可以不打那些仗,可以不杀那些人,可以不舍弃自己的抱负不辱没自己的傲骨不作践自己的信仰。余生就那样了,该多好啊。

王衍望向远方。

那天他入了朝,那人半句祝福没有只是一口气叹得又轻又浅:

“你不必如此。”

墙塌啦。他再没力气伸出手来拨干净这红尘。

这是最好的时代。本该是的。

误尽天下苍生,空欠一场盛世,无双。


再多说一句废话,时间虽然迟了很多年。我家王衍吧:

半生武陵侯,未逢桃花林。

紫色的鱼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是我辈。——王衍《世说新语》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是我辈。——王衍《世说新语》

觚不觚咕

他何尝未有书生意气,也是纵着性子厌弃奸佞。傲骨挺直锋芒嚣张肆意佯装颠狂硬是断了外戚联姻。赌上一腔滚烫强守满城黎民,若能倒于此刻,想应可算无愧天地。

哪有这么轻易?狼烟四起,哀鸿遍地,狡兔三窟,儒雅蒙尘,礼坏乐崩,难保其身。

风尘外物,终死烟尘,欺世盗名,误尽苍生。

虽作武陵侯,不逢桃花林。

他何尝未有书生意气,也是纵着性子厌弃奸佞。傲骨挺直锋芒嚣张肆意佯装颠狂硬是断了外戚联姻。赌上一腔滚烫强守满城黎民,若能倒于此刻,想应可算无愧天地。

哪有这么轻易?狼烟四起,哀鸿遍地,狡兔三窟,儒雅蒙尘,礼坏乐崩,难保其身。

风尘外物,终死烟尘,欺世盗名,误尽苍生。

虽作武陵侯,不逢桃花林。

觚不觚咕

以楷方衍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大雅。只是再把王衍放在心上已是少年成人之后的事了。“以楷方衍”四个字,不说听时可有轻蔑,每每回想,都只觉得小朋友长大了。
“裴兄?”
他醒过神来,拼命地把眼移到床边模糊的影子上,却如何也看不清。
“夷甫么?”
“是我。”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烫得裴楷几乎想抽回来。
他抽不出来。
那时的小孩如今已居了高位,哪里还是可以轻而易举被自己扶住的力气。
裴楷忽就有些难过,挣扎着用另一只手去碰王衍的脸。
他的手已举不起来,但依旧碰到了曾经的少年的肌肤。他知道那个影子躬下了身。
他终于哽咽了。
“我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啊。”
元康元年,裴楷逝,谥号“元”。


雪夜,书童恭恭敬敬地给宰相端上了一壶热茶,笑着说起外面近来的传闻。宰相也耐着性子任他打趣,只是在听到某个问题时忽就平了嘴角。
“叔则么?我与他确实未曾相识。”
“怎么会!”侍候的少年猛地瞪圆了一双眼。
“怎么不会?去了外面也记着便是。”
宰相终于还是叹口气。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裴兄已去,莫再脏了他死后的名声。”
室内长默。
永嘉五年,王衍死叛国,无谥。


此间再无所谓以楷方衍。

会飞的小吴

【羊陆】听说洛阳有人在传你俩绯闻

王家两个小朋友练习说人坏话的故事

其实是作者想练习骂人失败的故事

恶搞向,ooc,时间轴混乱

看完请相信我是全员粉不是全员黑,我爱他们所有人包括“反派”,只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正文——————

羊祜现在不在洛阳。

主角是有光环的,纵然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靠着光环也总算是大体顺遂。然而光环的作用是有范围的。起码现在,光环并不能阻止洛阳的人怎么说羊祜。

比如说本文的反派王戎王濬冲和王衍王夷甫。

这对堂兄弟年龄差了二十来岁,性格截然不同。王戎因贪财而闻名,王衍却清高得连钱字都不愿说。当然,既然能共同成为本文的反派,那他们肯定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讨厌羊祜,比如……没了...

王家两个小朋友练习说人坏话的故事

其实是作者想练习骂人失败的故事

恶搞向,ooc,时间轴混乱

看完请相信我是全员粉不是全员黑,我爱他们所有人包括“反派”,只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正文——————

羊祜现在不在洛阳。

主角是有光环的,纵然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靠着光环也总算是大体顺遂。然而光环的作用是有范围的。起码现在,光环并不能阻止洛阳的人怎么说羊祜。

比如说本文的反派王戎王濬冲和王衍王夷甫。

这对堂兄弟年龄差了二十来岁,性格截然不同。王戎因贪财而闻名,王衍却清高得连钱字都不愿说。当然,既然能共同成为本文的反派,那他们肯定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讨厌羊祜,比如……没了。

据说共同讨厌一个人有助于增进感情,一起说那个人的坏话有助于进一步增进感情。于是两位反派跃跃欲试。

王戎:羊……羊叔子这个人呐……

王衍:说人坏话不用这么客气吧?

王戎:在襄阳大家都叫他羊公,我都快忘了他本来叫啥名了。

王衍:……

王戎:好吧,羊祜这个人呐……

王衍点头。

王戎:他无情他冷酷他无理取闹。

王衍:有点幼稚。

王戎:好的,有点幼稚。

王衍:我说你幼稚。

王戎:……

王衍:你认真点骂,别像情侣吵架似的。

王戎:好吧,羊祜这个人呐……他道貌岸然,他寡廉鲜耻,他奴颜媚骨,他暴戾恣睢,他声名狼藉,他无恶不作……

王衍:等等等等,你这说的是羊祜吗?

王戎:我这说的可能是你。

王衍:你能不能抓住羊祜这个人的特点来黑他?

王戎: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没什么可黑的啊。

王衍:那你可以发散一下。

王戎低头沉思。

王戎:羊祜这个人呐,他色迷心窍,他水性杨花……

王衍:又不对了……

王戎:他先是对杜元凯始乱终弃,又和陆幼节暗通款曲……

王衍:好像……无论如何,他们不算暗通吧,都明着来了?

王戎:嗯……私相授受?

王衍:大概?

王戎:嗯……他被陆幼节迷了心窍,整日寻欢作乐,荒淫无度……算了我放弃还是你来说吧。

王衍:……

王戎:你不说吗?

王衍:我清高,不愿说。

王戎:滚。


杜预:叔子,听说洛阳有人在传你俩绯闻。

羊祜:什么绯闻?

杜预:有谣言说你被陆幼节迷了心窍。

羊祜:哦。

杜预:你怎么这么淡定……不需要做点什么吗?

羊祜:那我可能需要写信向幼节澄清一下。

杜预:澄清你没有被他迷了心窍?

羊祜:澄清这不是谣言。

杜预:……

羊祜:我开个玩笑,你别点火啊……



【END】

眠琴绿阴

魏晋真乱:天堂比美

夏侯渊:论美貌,我们夏侯家说第二,没谁敢说第一。你看,魏蜀吴晋各家名流,都上赶着跟我们家结亲。

司马睿:太太外公说得对!(司马睿母夏侯光姬的曾祖是夏侯渊)

司马师:岳叔祖说得对!(司马师妻夏侯徽叔祖为夏侯渊)

羊祜:岳祖父说得对!(羊祜妻夏侯氏为夏侯渊孙女)

和峤:太外公说得对!(和峤母夏侯氏为夏侯渊侄孙女)

张飞:岳伯父说得对!(张飞妻为夏侯霸从妹)

 

曹操:师师啊,你可别忘了,你外婆是谁?那可是我侄女啊!没有我曹家的基因,夏侯能自体繁殖吗?没有我们曹家给你们改善基因,司马家能看得上你们?

夏侯茂:岳父说得对!(夏侯茂妻为曹操女)

夏侯衡:岳伯父说得对!(夏侯衡...

夏侯渊:论美貌,我们夏侯家说第二,没谁敢说第一。你看,魏蜀吴晋各家名流,都上赶着跟我们家结亲。

司马睿:太太外公说得对!(司马睿母夏侯光姬的曾祖是夏侯渊)

司马师:岳叔祖说得对!(司马师妻夏侯徽叔祖为夏侯渊)

羊祜:岳祖父说得对!(羊祜妻夏侯氏为夏侯渊孙女)

和峤:太外公说得对!(和峤母夏侯氏为夏侯渊侄孙女)

张飞:岳伯父说得对!(张飞妻为夏侯霸从妹)

 

曹操:师师啊,你可别忘了,你外婆是谁?那可是我侄女啊!没有我曹家的基因,夏侯能自体繁殖吗?没有我们曹家给你们改善基因,司马家能看得上你们?

夏侯茂:岳父说得对!(夏侯茂妻为曹操女)

夏侯衡:岳伯父说得对!(夏侯衡妻为曹操弟女)

夏侯尚:岳伯父说得对!(夏侯尚妻为曹真妹)

 

夏侯渊:你们姓曹还是姓夏侯啊?!娶个老婆看把你们嘚瑟的,一个个胳膊肘往外拐。

曹操:嗯?(搂住夏侯渊)妙才啊,你这是何意?

夏侯渊:没啥意思、没啥意思,咱俩都连襟么不是,曹家夏侯家本就是一家,一家。

 

羊耽:呵呵。

羊祜:我站伯父,呵呵。(羊祜为羊耽从子,妻为夏侯霸女)

夏侯庄:我站岳父,呵呵。(夏侯庄妻为羊耽女)

司马师:我改个票,站岳伯父,呵呵。(司马师妻羊徽瑜为羊祜姐姐)

司马昭:那我跟哥哥站边,呵呵。(司马昭妻王皇后之母为羊氏)

司马衷:那我也站曾岳祖好了,呵呵。(司马衷妻羊献容曾祖为羊耽)

 

王衍:你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多少辈了,经过多少姓氏改造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基因好?

贾谧:岳父最棒!(贾谧妻为王衍女)

裴遐:岳父最棒!(裴遐妻为王衍女)

司马遹:岳父最棒!(司马遹妻为王衍女)

 

郭淮:王衍啊,你知道你女儿为啥那么多人要娶么?那是因为你老婆不是因为你啊!我们郭家帮你们改造了基因啊!

司马衷:这还真不是……(司马衷妻贾南风之母为郭槐,郭槐伯父为郭淮。贾南风的长相,你们懂的……)

荀爽:这还真不是……(荀爽女荀采嫁阴瑜,阴瑜早卒,荀爽让荀采再嫁郭奕,结果荀采自缢了)

甄德:这还真不是……(甄德原名郭德,为郭淮从弟,命出为甄氏之后)

张美人:这还真不是……(张美人为曹芳后妃,被郭太后所杀,郭太后为郭淮从妹)

禺婉:这还真不是……(禺婉为曹芳后妃,亦被郭太后所杀)

 

夏侯渊diss郭淮:你趁着我死了,收集我部下,得了便宜还来卖乖。

曹操diss郭淮:我都不想说你了,你看我儿子、孙子的后宫,被你们郭家搞得乌烟瘴气的。

羊耽、王衍:我们一致决定,郭家先出局!

曹操:你们听清楚了啊,是郭家,不是郭嘉!

荀彧:我儿媳妇是你女儿,孙媳妇是司马懿女儿,这些情谊你都忘记了,就只惦记着郭嘉那小妖精!

曹操:(搂住)荀后情谊,永世不忘。

郭嘉:阿嚏。

ARISTOCRATIC
可就是爱那般调调呐,打开吕思勉...

可就是爱那般调调呐,打开吕思勉读史札记,就受到一点伤害。三曹王衍羊怙杜预中了。。。尼玛这是拉多些人陪王衍。。。可曹丕“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那通透劲儿,实在无法不赞赏呐,我因为这句变的想了解曹丕。

吕思勉大师小选题都很有意思,个人见解又多,还经常判定史料这里有误那里有误哈。

书签是蓝雯轩世说新语画册滴暴走大仙王徽之哈。

可就是爱那般调调呐,打开吕思勉读史札记,就受到一点伤害。三曹王衍羊怙杜预中了。。。尼玛这是拉多些人陪王衍。。。可曹丕“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那通透劲儿,实在无法不赞赏呐,我因为这句变的想了解曹丕。

吕思勉大师小选题都很有意思,个人见解又多,还经常判定史料这里有误那里有误哈。

书签是蓝雯轩世说新语画册滴暴走大仙王徽之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