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王鹤棣

20.4万浏览    11989参与
Gilat

  近年来难得的人设题材,男帅女美,全员有嘴

  近年来难得的人设题材,男帅女美,全员有嘴

梨谱娱乐社
王鹤棣和秦霄贤这段喊麦真的感觉乐在其中~
王鹤棣和秦霄贤这段喊麦真的感觉乐在其中~
吃瓜不吐香蕉皮
书欣王鹤棣是有信念感在身上的,没有特效的
书欣王鹤棣是有信念感在身上的,没有特效的
娱乐小铃铛
任何人没听过王鹤棣的起床铃声,我都会伤心的好吗?
任何人没听过王鹤棣的起床铃声,我都会伤心的好吗?
磕姬殿下
哈哈哈哈挺担心他们精神状态的
哈哈哈哈挺担心他们精神状态的
已秋今天更新了吗

棣贤 兔子奶糖

这是已秋,救命我爬回来了,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哇

这是糖!是糖!糖!dbq我错了你们太可怕了😭

改了好多次还是烂尾了(悲)

——————分割线——————

“叮咚~您好有您的快递!”快递员按响了门铃,在门外急促地等待着,似乎又想早点送完这一单,又不想房内主人早点开门——看上去有大动静。

秦霄贤寻思着自己最近也没买什么东西,突然,一个不好的回忆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在某个节日,秦霄贤就收到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大包裹。

很大,非常大。

包裹上面的寄件人写着三个大大的“王鹤棣”,秦霄贤还想着是不是王鹤棣给他寄了个人过来。

果不其然,他刚拆完胶带,还没来得及开纸盒,王鹤棣就咻的一下站...

这是已秋,救命我爬回来了,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哇

这是糖!是糖!糖!dbq我错了你们太可怕了😭

改了好多次还是烂尾了(悲)

——————分割线——————

“叮咚~您好有您的快递!”快递员按响了门铃,在门外急促地等待着,似乎又想早点送完这一单,又不想房内主人早点开门——看上去有大动静。

秦霄贤寻思着自己最近也没买什么东西,突然,一个不好的回忆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在某个节日,秦霄贤就收到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大包裹。

很大,非常大。

包裹上面的寄件人写着三个大大的“王鹤棣”,秦霄贤还想着是不是王鹤棣给他寄了个人过来。

果不其然,他刚拆完胶带,还没来得及开纸盒,王鹤棣就咻的一下站了起来,把秦霄贤吓得连连后退。

只见我觉得把自己打扮得有馍有样,头上扎着那种专门包装礼盒的彩带,活活把自己当成了一件礼物。

“你......你这是?”

王鹤棣撒娇似的朝他张开双臂:“我把我送给你啊!不喜欢吗?”

秦霄贤又好气又好笑,勉强伸手抱了下这个“大礼物”,然后把他拽了出来。

幼稚!


想到这些他汗毛顿时全立了起来,连忙摇头强制驱散那些不好的回忆。

他透过猫眼看门外,这次不一样,包裹没那么大,外边也确实有一个快递员。

要不是这快递员是女的,留着长发,秦霄贤还怀疑这也是王鹤棣假扮的——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那女生看起来有些尴尬,秦霄贤也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想朝外面喊一句:我看你也不是很想送这单,我也不想开门,那就这么着吧!

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妥,秦霄贤还是开了门。

“那个......嗯......这是王鹤棣先生让我捎给你的一句话......就是......嗯......”她看上去难以启齿,深吸了口气,似乎是豁出去了,“给——我亲爱的秦秦,这个......”

“停停停!”秦霄贤连忙打断了她,“那这样吧,你把那稿子给我,我自己看,你可以走了。放心,不会有人知道你刚刚读过这么一段神经病的文字。”

秦霄贤反复确认那人已经走远后才低头看那纸条,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了挺多,其中还有不少潦草的备注,一看就是某位深情的王先生写的。

给亲爱的秦秦:(注意最后俩字一定要慢慢读,拉长你的声音,要求情真意切、饱含深情,如果效果好我给你五星好评,要是搞砸了我这辈子都不买你家产品了!!!)

秦霄贤突然有种把字条撕碎的冲动。

这nm什么玩意儿!

只见他接着写:这是为夫特意为你买的奶糖,请吃了后速来为夫家,今天的吻想要奶糖味的。(最后一句给我用上撒娇的语气,不然差评,差评!!!另外你最好不要不要贪恋我老婆的美色,这是我的!我的!!!)

秦霄贤没忍住笑出来,拿出里面的大白兔奶糖,余光却瞟到了盒子中的另一样物品,不觉眯上了眼睛......


“王鹤棣!”秦霄贤顺着楼梯走上去,只见门已经开了,王鹤棣正在门外等着他。

秦霄贤带上了一对兔耳朵——这就是刚才盒子里的那物,纯白色的,中间有着淡淡的粉红色,和他手中的奶糖一个颜色。

“兔子来给你送糖来了。”秦霄贤眼疾手快地拨开糖纸往他嘴里一塞,“我也要奶糖味儿的。”


没等糖在嘴里全部化开,王鹤棣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嘴唇残留的黏糊糊的糖晶一下子朝秦霄贤奔涌而来,空气中满是甜腻的糖味,就像他们两个一样。

“永远做我的兔子吧。”


星绘

浮图缘(5)摸小手

  乙女向‖原创女主

  拆肖步活CP,女主属于菟丝花类美人,注意排雷

  

  见叶惜发丝凌乱,肖丞开口:“娘娘发丝有些乱,奴才给您梳发。”

  有求于他,叶惜没有拒绝。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肖铎绾发的技术,竟是如此娴熟。

  “娘娘可是在惊奇,为何奴才如此熟练?”叶惜摸了摸自己脸颊:“我表现的,竟这般明显?”

  见她如此可爱的模样,肖丞轻笑:“这宫中,鲜有像娘娘这般纯粹之人。”

  【纯粹的想让人染指,将白纸染成属于自己的颜色。】

  

  “奴才为了能够更好的侍奉娘娘,特意练习的,娘娘看看可还喜欢?”肖丞的手很巧,叶惜点头:“阿铎的手很巧,我很喜欢。”

  肖丞...

  乙女向‖原创女主

  拆肖步活CP,女主属于菟丝花类美人,注意排雷

  

  见叶惜发丝凌乱,肖丞开口:“娘娘发丝有些乱,奴才给您梳发。”

  有求于他,叶惜没有拒绝。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肖铎绾发的技术,竟是如此娴熟。

  “娘娘可是在惊奇,为何奴才如此熟练?”叶惜摸了摸自己脸颊:“我表现的,竟这般明显?”

  见她如此可爱的模样,肖丞轻笑:“这宫中,鲜有像娘娘这般纯粹之人。”

  【纯粹的想让人染指,将白纸染成属于自己的颜色。】

  

  “奴才为了能够更好的侍奉娘娘,特意练习的,娘娘看看可还喜欢?”肖丞的手很巧,叶惜点头:“阿铎的手很巧,我很喜欢。”

  肖丞不止一次的想要告诉叶惜,他并非肖铎,而是肖丞。但他有大事未完成,恐牵连到她,等尘埃落定,再告知于她。

  更何况,若让叶惜知晓,他并非阉人,必定躲得更远。

  低头放梳子时,余光瞥见叶惜颤抖着躲避自己,肖丞眼眸微沉,下一秒直接上手握住叶惜的手。

  “这几天天气变冷了,奴才给娘娘捂捂手。”叶惜想挣脱,却不敢挣脱。

  她对一旁的玉怜道:“玉怜,帮我拿手炉来,我暖暖手。”

  “是!”

  见她耍小聪明,只为躲避自己,肖丞心中难受,但并未阻止。

  还接过玉怜递过来的手炉,亲手递给叶惜。

  

  回昭定司的路上,肖丞心情还算愉悦,随行的曹春盎能察觉的到。

  等到了昭定司时,曹春盎见肖丞坐着,眼神落在自己手上出神。回神时,他的手已经放于鼻下,脸上露出笑意。

  【干爹这是摸到小手了?这么高兴。】

  

  “曹春盎!”

  “哎!干爹有何吩咐?”

  肖丞恢复往日的冰冷:“给我查一遍凤仪宫,半年内出入宫禁的人,看看哪些人敢背着我,给皇后和南苑王递信。”

  “寻个由头,关入诏狱问话,别惊动凤仪宫。”

  “是!”

  【先借南苑王除掉皇后,再将那些个碍眼的,都从惜儿身边弄走。】

星绘

浮图缘(4)允诺

  乙女向‖原创女主

  拆肖步活CP,女主属于菟丝花类美人,注意排雷

  

  封建旧俗中,帝王宾天,事死如生。帝王生前嫔妃侍女,均需随之殉葬往生,美名曰:朝天。

  这些无辜殉葬的女子,被称作:朝天女。

  有荣安皇后在,更有肖掌印护着,叶惜虽无宠爱,也无先帝子嗣,却也安然无恙。

  

  只是这两人,表面上一派和平,心底却各有各的打算。

  荣安皇后暗地里勾结南苑王,意图借他的手,除掉各路威胁后,与他撕破合盟,自己上位称帝。

  要为自己弟弟报仇的肖丞,假装与荣安合作,借她的手成长起来,想方设法的除掉“杀弟凶手”南苑王。

  

  皇帝驾崩,要想占据主导位,没有子嗣...

  乙女向‖原创女主

  拆肖步活CP,女主属于菟丝花类美人,注意排雷

  

  封建旧俗中,帝王宾天,事死如生。帝王生前嫔妃侍女,均需随之殉葬往生,美名曰:朝天。

  这些无辜殉葬的女子,被称作:朝天女。

  有荣安皇后在,更有肖掌印护着,叶惜虽无宠爱,也无先帝子嗣,却也安然无恙。

  

  只是这两人,表面上一派和平,心底却各有各的打算。

  荣安皇后暗地里勾结南苑王,意图借他的手,除掉各路威胁后,与他撕破合盟,自己上位称帝。

  要为自己弟弟报仇的肖丞,假装与荣安合作,借她的手成长起来,想方设法的除掉“杀弟凶手”南苑王。

  

  皇帝驾崩,要想占据主导位,没有子嗣傍身的荣安,打起邵贵妃儿子荣王的主意。

  “记得你刚入宫的时候,爱穿绯色罗裙,万岁爷可是把你捧在心尖上,害得我的惜儿,不能再穿绯色,还因此受了罚,落下了病根。”

  说到这儿,荣安眼底露出狠意:“如今,万岁爷西去,你们情比金坚,便随他去吧。”

  让身边的奴婢架住邵贵妃,捏起她的脸颊,她将手中的毒酒给她灌下去。

  

  而叶惜此刻十分担忧步音楼,她虽没在朝天女名单内,但步音楼在。

  她让小卓子带好银两,去贿赂监督朝天女随先帝前往往生的太监。

  本来计划很顺利,哪成想中途杀出个步夫人。想以步音楼的死,换取自家儿子的前途。

  

  得知此事,叶惜震惊:“女儿的命,居然比不上儿子的前途。”

  玉怜叹气:“步太傅眼下疼爱的是新人,哪里还记得旧人,更何谈与旧人的孩子。”

  “不行,我得想办法,救救濯缨。”

  首先排除荣安,在得知她与步音楼亲近时,给步音楼随便安了个罪名,禁足在撷翠苑。

  那她能求助的人,便只有肖铎。

  叶惜对肖铎虽和以往不同,但心底里还是怕的,她总觉得肖铎经历了从前的苦难,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

  使她不敢靠近。

  但眼下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知娘娘,找奴才来,是为了何事?”肖丞心中有数,他假装不知,让叶惜一步步落入他早就铺好的网里。

  叶惜希冀地看向肖丞:“阿铎,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娘娘说就是。”

  “能不能帮我,将濯缨救出来。”

  肖丞故作为难:“这朝天女随先帝前往往生,是一直奉行的铁律。”

  “若能救濯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猎物虽入了网,但却是为了她人甘愿入的,肖丞心中很是不适。

  “好,奴才帮娘娘,娘娘可要允奴才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见叶惜警惕地看着自己,肖丞笑道:“奴才还未想到,等奴才想到了,再同娘娘说。”

  “好。”

简衢

金主点梗 凡间大婚(三)

🚯🚯🚯

东方青苍光是用手指就几乎将小兰花。。。

爱发电可见

🚯🚯🚯

东方青苍光是用手指就几乎将小兰花。。。

爱发电可见

河堤边的向日葵

棣欣引力cp向采访(二)

私设某次xql一起走红毯,已经正式官宣并接受后台采访

ooc归我    纯属是我自己的脑洞   圈地自萌

———————————————————

Q10:两人有准备二搭的打算吗?苍兰诀时期大家都说两人的爱不是演出来的。

xx:如果好的本子一起递到手上会考虑的,我们俩还没一起拍过偶像剧。这不想和他在剧里再谈一次恋爱嘛!

dd: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挺希望能把我俩的恋爱故事拍成电视剧的。这不粉丝天天扒我们的恋爱过程嘛,索性给他们拍出来让他们慢慢看吧。

pd:导演们听到了吗?国民情侣想演现代剧, 本子速...

私设某次xql一起走红毯,已经正式官宣并接受后台采访

ooc归我    纯属是我自己的脑洞   圈地自萌

———————————————————

Q10:两人有准备二搭的打算吗?苍兰诀时期大家都说两人的爱不是演出来的。

xx:如果好的本子一起递到手上会考虑的,我们俩还没一起拍过偶像剧。这不想和他在剧里再谈一次恋爱嘛!

dd: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挺希望能把我俩的恋爱故事拍成电视剧的。这不粉丝天天扒我们的恋爱过程嘛,索性给他们拍出来让他们慢慢看吧。

pd:导演们听到了吗?国民情侣想演现代剧, 本子速速飞来!


Q11:两位都是18G网速,网友说剧里的吻戏不太满意。我们以后能看到两位演大家最想看到的戏吗?

xx:剧情需要肯定会的,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嘛!

dd:能,必须能!要真是能给我们我想的本子我们一定给大家原模原样的呈现。

xx:王鹤棣,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dd:老婆我错了……


Q12:刚刚提到拍苍兰诀的时候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那么有没有暗戳戳地透露一些给粉丝呢?

dd:2022年五月发的那条时尚芭莎的视频也算吧,就我最后一个镜头里就有我和欣欣两个人的背影。

xx:2022年5月21号发的那条视频,那首歌不是那天发的,但是我专门挑521发的这条视频。


Q13: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xx:上一部剧的哭戏。

dd:你不是前天晚上才哭过……

xx:闭嘴!

某人的嘴被捂住了(最后的补救)


Q14:最近一次吃醋是什么时候?

dd:成熟的演员是不会吃醋的,工作需要而已罢了。

xx:他胡说,昨天故意在家里放云之羽的吻戏剪辑,二十几岁的外表里是一个会跟Koki吃醋的小孩子

dd:又是谁查了我的通告表,然后从另一个组跑到我组里的吻戏现场...

xx:反正不是我……


Q15:有想过以后要几个孩子吗?

xx:这个问题有点久远,所以暂时没想过。不过我俩那次拿app ps过,我们俩的孩子应该会挺好看的。

dd:生两个,最好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不过两个女孩儿更好!

xx:王鹤棣你想的好久远。万一两个儿子怎么办?

dd:那就让接生代付塞回去重生!

🐟os:6


Q16:上一次给对方准备惊喜是什么时候

事?

dd:她上次生日的时候偷偷串通她们剧组导演给她过生日,骗她是剧本里的。她等了半天男主结果出来的是我。

xx:跨年的时候。

pd:欣欣给棣棣送了什么礼物呢?

dd:ta……(嘴被捂住)

xx:just陪他跨年而已!


Q17:最喜欢自己的哪部戏?

xx:像在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dd:苍兰诀吧。

xx:哈哈,对呀!肯定是苍兰诀啊,毕竟那是我们的定情之作嘛!


Q18:欣欣能不能说一下会经常上hi6的理由?

xx:哈哈,其实我们都看热搜的。大家说的hi6上的都是主桌人员,其实说的没错。其实我们经常上hi6的原因就是给我们的星河战队成员们放饭呀。

dd:欣欣说的没错,到时候结婚一定请hi6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做主桌。


Q19:爆料一个对方的小秘密或者小习惯。

xx:他平时在家特别黏人,还容易吃醋。

dd:也没啥,只不过就是每天晚上睡得好好的会有一个八爪鱼突然扒我身上,反正我不说是谁。


Q20:两位平时在家会有什么增进感情的小活动呢?

xx:就是他会给我做饭吃,下午我们会坐在窗台边一起晒太阳。他还会给我喂蛋糕吃。

dd:除了她说的这些活动,还有就是我会把她搂在怀里一起看电影。

pd:6,狗粮吃饱了!


pd:好啦,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棣欣引力组合的采访!欢迎大家下次继续收看我们的采访环节。

壹季

画了个粉色小糖果🍬💝

画了个粉色小糖果🍬💝

余熠升

(群像)Hi6之源代码与西南联大片段1

  之王鹤棣的选择。

  李雪琴端着搪瓷缸子,肩上搭着洗得破破烂烂的毛巾,叼着牙刷路过的走廊的时候,看见王鹤棣趴在走廊尽头生锈的铁栏杆边,望着远方一动不动。

  李雪琴过去站在他旁边,同他望着一处,问他:"看啥呢?"

  "看星星。"

  苍了天了,单细胞生物突然被种了浪漫细菌啊这是。

  "略琴,我打算去参加飞行员选拔了。"王鹤棣没有回头,他漂亮的褐色的眼睛印着星光。这夜的薄云半掩月色,可星光却璀璨极了。30-40年代没有光污染的云南夜空,漫天繁星好像能照亮这大陆上上下求索的每一个人。

  什么时候王鹤棣变了?

  到...

  之王鹤棣的选择。

  李雪琴端着搪瓷缸子,肩上搭着洗得破破烂烂的毛巾,叼着牙刷路过的走廊的时候,看见王鹤棣趴在走廊尽头生锈的铁栏杆边,望着远方一动不动。

  李雪琴过去站在他旁边,同他望着一处,问他:"看啥呢?"

  "看星星。"

  苍了天了,单细胞生物突然被种了浪漫细菌啊这是。

  "略琴,我打算去参加飞行员选拔了。"王鹤棣没有回头,他漂亮的褐色的眼睛印着星光。这夜的薄云半掩月色,可星光却璀璨极了。30-40年代没有光污染的云南夜空,漫天繁星好像能照亮这大陆上上下求索的每一个人。

  什么时候王鹤棣变了?

  到了源代码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变了,包括李雪琴自己。作为北大的高材生,高中历史学过了并不会像很多学渣社畜们一进社会就全还给老师(我在内涵我自己),李雪琴知道做这个选择王鹤棣的未来是什么——历史上,中国的飞行员几乎全军覆没!

  "你记得我们以前玩我有你没有的时候,我说过我开过飞机吧!"王鹤棣转头笑着看李雪琴,依然是天真的鲨鱼笑,笑眼弯弯,眼睛明亮,可李雪琴感受到一种悲伤的成熟,"我觉得开飞机没什么难的!我以前做过,现在也能做!"这样狂妄又中二的话从王鹤棣嘴里说出来有种莫名的自信,像骄阳。

  李雪琴知道他又在装逼说大话,他不会开飞机,至少不会开民国时代的飞机。最初还能回去的时候,大家都是做过功课的,中央航校的飞行员们的结局,王鹤棣应该也知道吧。

  王鹤棣只是在赌,赌即便他们在这里死了,即便没有关键物品,他依然能够像撒贝宁他们那样回到现实世界。真是个疯子。

  李雪琴张了张嘴,平时最会说话的人突然有点哑了。"而且打日本鬼子是每个看抗日剧长大的男孩儿的终极梦想吧!想想就爽爆了!"他俏皮地眨眼,然后转身抓住栏杆后仰身子,"wow~老子帅毙了!"夜风吹得他薄薄的米白色衬衫鼓起来,下半截衬衫扎在细腰里,像白色的翅膀。

  王鹤棣其实在这群真正的文化人儿面前装得很辛苦,也许那些老师们早就发现了他们几个的不对劲,可依然包容着。王鹤棣可能永远做不了科学家,可是在这些善良的人们的感染下,当然也许有几分为这节目收视考量(如果直播仍能继续的话)。——他深明自己需要找到定位,与其在这里受大家庇护,做着不擅长的事情,不如发挥体力和灵活应变的长处,为节目,也为这群人,为这个也许已经真正存在的世界的中国,做点什么。

  

  "棣棣,还记得那次我们在山里讨论的事吗?"李雪琴神秘地看着他。

  "你说你特地关了联络器的那回?"

  "对。"

  "棣棣,真定了就努力干,也许,我们能改变历史,哪怕只是源代码的世界!"

  "好!铁铁!"王鹤棣的眼睛亮起来,"我们一起改变历史!"

  两人击掌。

     历史,从北大的342人变成347人开始,就已经改变了。

  

  

  黑色的墨迹像虫噬般褪色,扭曲的文字颤动着浮现。"哇!你看这个飞行员好帅啊!"带着牙套的女孩儿指着历史书右下角的黑白照片,小声与同桌发花痴。

  白衬衫戴眼镜文质彬彬的历史老师好笑地摇头,ppt翻到了下一页。"这是当时中央航校学子的合影,他们中不少是从清华和北大退学参加……"

  王鹤棣,1917—1941


  

霜降

  东方员外,但是王鹤棣

  东方员外,但是王鹤棣

笨笨不笨
宝贝们!! 同学会再给我一点时...

宝贝们!! 同学会再给我一点时间

明天下午我能更(2)  你们先看这个凑合凑合吧


宝贝们!! 同学会再给我一点时间

明天下午我能更(2)  你们先看这个凑合凑合吧


阿延

  东方员外就是高冷美人!一举一动都戳在我的心上

  东方员外就是高冷美人!一举一动都戳在我的心上

南承1206

步步为营

  美国 洛杉矶 上午10:23
你两年的异国金融工作结束于一份辞职信,此时你正窝在床上睡觉。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This is……”“是我。”你话还没说完,便被这两个字打断,是你高中同学安景之。
“辞职了吧?”
“你怎么知道。”
“不是休息日,声音还带着一点倦意。一听就还睡呢,你这个工作狂怎么会这个点不上班。”
“还得是你啊景之哥,找我有事?”
“给你两个星期搬回来。”
“干什么!”
“你不是辞职了吗正好回来给我打工。加上你嫂子怀孕我得照顾她多一些,公司有你还有鹤棣看着放心,还有……不能说。”
“两个星期谁能干完这些活儿,还有回去我住哪儿啊?”
“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就放心,车房......

  美国 洛杉矶 上午10:23
你两年的异国金融工作结束于一份辞职信,此时你正窝在床上睡觉。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This is……”“是我。”你话还没说完,便被这两个字打断,是你高中同学安景之。
“辞职了吧?”
“你怎么知道。”
“不是休息日,声音还带着一点倦意。一听就还睡呢,你这个工作狂怎么会这个点不上班。”
“还得是你啊景之哥,找我有事?”
“给你两个星期搬回来。”
“干什么!”
“你不是辞职了吗正好回来给我打工。加上你嫂子怀孕我得照顾她多一些,公司有你还有鹤棣看着放心,还有……不能说。”
“两个星期谁能干完这些活儿,还有回去我住哪儿啊?”
“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就放心,车房工作配好套了,你就抓紧回来就行了。反正你已经辞职了,先运一点东西回来吧,房子租的好退。还有别让我亲自走一趟逮你。”
“知道了。”
你和安景之王鹤棣是高中同学,纯铁三角。高考后又都去了金融专业,只是不同校。后来大学毕业你选择去美国读研,又工作了两年。安景之这个大情种在此期间坠入爱河火速结婚,而王鹤棣还是一如既往地——暗恋你。


        两周后    晚上9:35
你拖着行李箱在机场出站口寻寻觅觅。
“这儿呢。”安景之冲你招招手。
“大哥,两个星期你咋不累死我啊。这年薪给我开多少你就看着办吧。”
“那是你太懒,上车带你回家。”


“南北通透三室两厅的房我一个人住,会不会有点儿大啊?”
“这儿安全,一梯两户,安静的很,省的你天天跟邻居斗智斗勇。自己收拾收拾,硬装软装我早给你搞定了,就等着你辞职。我已经找人打扫过了你自己再擦擦啥的,车钥匙在书架三层的那个盒子,地下车位的号码也在。”
“什么车啊,你不会这几年攒钱给我买帕拉梅拉吧!”
“拖拉机。我走了,这大半夜的还得接你。早点儿睡,拜拜。”


        第二天早上9:00  万瑞金融
你来到你的办公室
“还满意吗?”王鹤棣含笑。
“很不错,你还负责装修呢。这些年没看出来啊还有这天赋。”
“满意就行,带你转转吧。”
你和王鹤棣边走边熟悉环境,也从中得知了他这些年的成长历程:研究生毕业后,和安景之合伙创立万瑞。作为高级合伙人+老板同学+多年好友+媒人(撮合了安景之和他的妻),自然是要妥善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尤其是在安景之结婚之后。你听他倒苦水倒是笑的抬不起头。
“以后继续加油总管,早日晋升合伙人。”
“那是肯定的了王总。”


晚上,你在玄关换鞋。过了几分钟,你听见你的邻居输密码的声音。处于好奇,透过猫眼看了一眼。很高,黑色大衣。
“有点帅啊这件大衣,王鹤棣穿上肯定好看。等等……我为什么会想到他啊。但是今天他穿的也是一件黑色大衣。”你貌似猜到了什么,打电话给安景之。



          酒吧
“下班了你也不消停是吧。”风尘仆仆的景之哥也是那么帅啊。“我要跟我媳妇睡觉了你给我叫出来,打电话不能解决吗?”
“我问你啊,你如实回答。”
“你问。”
“我对门是谁?王鹤棣一个副总为什么会负责我办公室的装修?为什么我的车位号跟王鹤棣生日一模一样?还有他是不是喜欢我?”
“你咋知道他喜欢你?”
“先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就是……那个当时啊,他本来要表白的,然后你就要出国了。他不想因为恋爱耽误你学习,毕竟你认为前途第一其他第二。然后他就放弃了。你对门是他,你家和办公室的装修都是他搞定的。因为他喜欢你很多很多年了。我想帮他一把但又怕太明显,所以车位号是我帮你选的。但是你是怎么知道他喜欢你?”
“这个以后再说,我先走了,拜拜。”
“这死丫头。”


你敲响了王鹤棣家的门。
“谁啊?”王鹤棣打开了门,你直接进屋然后转身把门关上。
“女流氓啊你,你咋知道我住这儿……”
“我喜欢你。”你直接打断他的话。
“你说什么?”王鹤棣直接一个大懵圈的状态。
“我说我喜欢你。”
“我……”
“喜欢我不说,你要忍到几时啊。”
“我就是怕影响你出国。”
“所以你就打算一直不说?”



“房子车位办公室,这都是我的步步为营。”
“怎么不说话了?”
“那我亲你了。”




王鹤棣,我也喜欢了你好多好多年。

知道了你俩在一起的安景之:我纯纯工具人是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