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玖夜

15万浏览    1581参与
奉行(中人)

找个时间我要把王大爷的手指全部露出来,给他搞个美甲。。

(幻视xql约会。他俩真的会这么做吗。)

找个时间我要把王大爷的手指全部露出来,给他搞个美甲。。

(幻视xql约会。他俩真的会这么做吗。)

轩敬

整活产物,把我自己画乐了


感谢昆西的友情出演(迫害昆西产物)(逃走)


之前画过的一个人鱼玖的梗,丰富一下

整活产物,把我自己画乐了


感谢昆西的友情出演(迫害昆西产物)(逃走)



之前画过的一个人鱼玖的梗,丰富一下

肆艺妄为

【伊得团宠向】(9)伊得变成小孩子了?

本章玖伊🦊8️⃣,某人出场


 tag说明:每章只会带章内有出场角色的tag,双人比重比较强的情况下会带cptag,本文默认完全遵从原作左右位(因为伊得是小孩子且完全清水,实际上没有浓厚左右差分。)


  食用愉快!


………………


  明天是自己的生日,这件事小伊得早已知道了。


  一个孩子很难不对自己的生日有所期待,但那个黑板上不只他一个人的名字,而是写着五个大字“本月幸运星”下,有整整一排名...

本章玖伊🦊8️⃣,某人出场

 

 tag说明:每章只会带章内有出场角色的tag,双人比重比较强的情况下会带cptag,本文默认完全遵从原作左右位(因为伊得是小孩子且完全清水,实际上没有浓厚左右差分。)

 

 

  食用愉快!

 



………………

 

 


  明天是自己的生日,这件事小伊得早已知道了。

 

  一个孩子很难不对自己的生日有所期待,但那个黑板上不只他一个人的名字,而是写着五个大字“本月幸运星”下,有整整一排名字。

 

  毕竟育幼院孩童众多,几乎每个月都有孩子过生日,每个月把孩子们的生日聚集起来举办一场比较大的派对,可以说是完美照顾到每个孩子的最优解。而今年在调节各种日程后,生日派对恰好办在了伊得生日当天。不少小孩子对伊得都很羡慕。

 

  小伊得闻言,起身向那小男孩奔去,离开了房间。脸上露出的笑容有几分对于明日的期待。

 

  伊得看着眼前的场景,轻轻皱起了眉。实际上,他已经不太记得这一年的生日具体发生什么了,他比较深刻的对于生日的印象,是他大概十多岁时的生日庆祝会。那时的他,对这些生日庆祝会充满排斥,他会偷偷躲进自己的秘密基地,院长来安慰也不希望参加。具体是什么让他对于参加生日庆祝会的态度有了改变,时间太久远,一时难以回想起。

 

  就像是寻找曾经的自己的记忆谜底一般的感受,让他有几分新奇。伊得深深呼出一口气,整理被记忆轰炸后混乱的思绪,跟上离开房间的小伊得。

 

…………………………

 



  玖夜玉指捏起酒杯,浅酌一口,歪头盯着面前伊得的背影。

 

  小伊得吃饱喝足,起身时侧头看了几眼玖夜有没有反应,确认玖夜默认他可以独自行动后,到了那大片的狐尾花面前,蹲下来仔细地看,双眸发亮,似乎在夸赞花朵的美丽。

 

  “那叫狐尾花。”玖夜道,心里叹自己可真是太过照顾这个小少爷了。

 

  小伊得闻言看了玖夜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小声重复:“狐尾花…确实像狐狸尾巴一样……”

 

  那棕发的幼小的身影在玖夜眼前似乎和他熟悉的伊得重合了,但是却又不大一样。假设是原来那人的话,怕不是会凑在他面前,有些扰人地对着他感叹新奇景色的美丽吧。

 

  “不会说出自己想法的小少爷,呵,真是不习惯呢。”抬杯抿一口酒,玖夜半眯着眼,舌尖推出一句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话语。

 

  伊得似乎相当习惯自娱自乐,在狐狸的目光可见范围内在后院逛了一圈,却又随时望过来确认玖夜还是否还在原地。一旦看到他,身后的尾巴还会左右晃晃,让玖夜心中泛起一丝道不明的满足感,嘴边挂着淡笑。

 

  小伊得其实是想要继续和玖夜一起玩的,但又不知能不能打扰正自在饮酒的玖夜。便顺着对于美景的好奇心在这片花园四处看看,每当他因挂念着狐狸哥哥向对方看去,就能看到玖夜端着酒杯,潇洒帅气地靠坐在木柱旁,在阴影之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他。

 

  那笑绝对谈不上温柔,也谈不上关心,只是眼中藏着心思,以笑意为笼,将伊得笼罩在内。有着侵略性和未知性,但偏偏又让人感受不到凶险。

 

  甚至,每当看到那道身影和那个笑容,心里就莫名地泛起一丝安心感。

 

  不知是不是偷看玖夜太多次,玖夜的笑容似乎更深了。小伊得有些害羞,别过脸去,专心的捡地上漂亮的金色树叶。

 

  在伊得别过脸去后,玖夜突然看向森林的一处阴影,脸上挂着的笑容消失,轻轻眯起了眼。

 

  “玖夜哥哥!看这个,这个树叶,好像狐狸!”小豹子拿着一片树叶朝玖夜奔来,玖夜转回头看向伊得。对方递来一片落叶,近来入秋,叶子都金灿灿的。落下后干燥开裂,乍一看还真似狐狸的脑袋。

 

  “呵,小少爷可真奇怪。这地上的残叶怎么会相似。”

 

  听到玖夜有些嫌弃地回应,小伊得笑容更盛。

 

  玖夜哥哥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他心想。

 

  悠闲的二人时光缓缓流淌,虽只是拐来了一只小少爷陪自己的平淡日子,玖夜却意外的感觉心情不错。

 

  随着时间流逝太阳落下,还恰逢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粉色晚霞。粉蓝混杂着的天空犹如油画般。似乎能隐约看出些紫色,伊得弯眸笑着瞥了一眼玖夜,被玖夜催促后才就范说这紫色有几分像是玖夜的紫色。

 

  小伊得终究是个年幼男孩,玩心正茂。还中途拿了玖夜的万花筒出来看景,在玖夜的收藏里挑挑拣拣,整出不少新奇东西。

 

  玖夜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嘴上说着这些都是自己玩腻了的玩意儿,默认小伊得的举动。

 

  不知不觉入夜。两人都坐在门前,清冷的月光和玖夜屋内灯光撒在两人身上。太阳落下后气温降了不少,丝丝缕缕的夜风吹拂着。

 

  “……阿嚏!”小伊得只穿着短裤和短袜,上衣也相当单薄,被冷风激的打了个喷嚏,犹豫了一下抱膝,试图给自己一些温度。

 

  他听到身边的玖夜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进房,过了一会拿出一块花纹相当华丽的绸子,似乎是他的收藏品之一,递给伊得。

 

  “小少爷欠我这么多人情,可要做好准备怎么样报答我。”

 

  “……谢谢玖夜哥哥。”伊得接过来,小心地披在身上。

 

  即便伊得还是年纪尚幼的孩童,但不吵不闹。静静坐在玖夜身边,吃下了一整块中午剩下的面包当做晚饭。

 

  “………玖夜哥哥是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吗?”伊得小心地开启话题。

 

  “嗯?”玖夜漫不经心道。

 

  “感觉这里很安静…没有什么人。动物也很少。”

 

  “呵。”玖夜挑眉,手肘垫在膝盖,托腮看向伊得,“这附近的森林已经被我的妖力画下了,你认为是寻常动物敢接近的么?”

 

  “这,这样啊。”对方的金眸与紫宝石眸在月光下闪着光,柔和的月光打在对方的脸上,给伊得一种温柔的错觉。伊得抓紧了手里的绸子,“就是觉得……不会很寂寞吗。”

 

  玖夜微微眯起眼睛,静静看着伊得。

 

  “我有时候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会感觉很寂寞。”伊得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弯月,“…虽然也有很多人陪着我。最近,我还和一个女孩做了朋友。她会和我一起画蜡笔画,前天……就是我来这个世界之前,还和弟弟妹妹们陪我过生日。”

 

  “但,她也有很多别的朋友…我不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伊得看着一片云缓缓地遮住那轮弯月,左手无意识的在膝盖上摩挲,那位置曾经有着新鲜的血痕,已经被温柔的祭司哥哥治好了。

 

  身边的玖夜不发一言时,意外的让他有了倾诉的欲望。只有徐徐夜风的声音拂过二人的耳朵。

 

  “小少爷可不是我的朋友。”

 

  伊得怔怔地侧头看向玖夜,右手不自觉地松开,绸子从身上滑落。

 

  “你在我心中的好感度,也就半片叶子罢了。” 

 

  那紫发的男人半身被笼罩在冷白色的月光下,托腮,是那副熟悉的漫不经心的模样,看不出情绪。

 

  “……”

 

  一瞬间,伊得像是被黑夜吞噬,心尖像是被掐住了泛着酸涩。未知的情绪从脚底爬上大脑,短促地吸了一口气。

 

  玖夜哥哥并不喜欢自己吗,是自己今天表现的不好吗,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没有让他觉得开心吗。

 

  一股热意不受控制的冲上眼眶,小伊得慌张地试图控制住那冲动,咬住嘴唇。眼泪却还是逐渐蓄了起来,氧气饱和的肺却需要更多的呼吸。

 

  “……呜。”伊得赶忙用双手擦自己的眼睛,“好像,沙子进眼睛了…………对,对不起。”

 

  湿意抹在他的手背上,他心里也清楚,对方只是认识了一天的哥哥。但或许是联想起了过去日子的零碎烦恼和自我怀疑,那些被压抑住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因为玖夜冷淡的话语涌了上来。

 

  用力擦拭脸颊的手磨的脸生疼,眼睛被揉的肿胀,似乎双腿的膝盖再次刺痛了起来。伊得的嗓子像是破败的风箱,呼吸被迫的压抑。

 

  男孩耳边只剩下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他把头埋在膝盖之间。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小腿有一丝微妙的痒意。本就在混乱之中以为是错觉,而这次,他清晰地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轻飘飘的拂过他的小腿。

 

  伊得抬起头,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脚边。

 

  他隐约听到一声无奈的啧声。那是一条漂亮的,毛茸茸的,大大的紫色尾巴。在月光下像是被打了一层软软的银屑。

 

  伊得怔住,顺着那尾巴看去,玖夜正微扬着下巴,侧着头看向他。微皱着眉头,双眼里传达的情绪依旧让人摸不透。

 

  而他的头上,多出了两只紫色的狐狸耳朵。

 

  那狐狸耳朵内有着一团漂亮的绒毛,偶尔还会轻颤两下。高挺,张扬,和主人的性子一样,漂亮之中又有几分……可爱。

 

  而那从玖夜腰后出现的由白渐变到紫,毛茸茸的大尾巴,仍旧躺在他的脚边,只有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的轻微晃动在提醒伊得这是活物,是玖夜的尾巴。

 

  “……啧。”玖夜又啧了一声,没说任何话。

 

  眼前的显露出尾巴与耳朵的紫色狐妖模样,让伊得一时完全遗忘了哭意。和今天下午见到的妖怪不同,月光下的狐妖,足以称之为艳丽。

 

  伊得怔怔地看着玖夜,而玖夜并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只是拿起他身侧的酒杯喝了起来。伊得放下抱着的腿,发现玖夜不再理会他。好像也确实相信他是眼睛进沙子了的样子,松了口气。

 

  而那漂亮的狐狸尾巴依旧停在他的脚边,蹭着他的小腿。

 

  小伊得大起胆子碰了碰。

 

  毛软软的,滑滑的,没有任何反应。

 

  伊得眨了眨眼,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摸过一只隔壁家的大金毛,有些相似。伊得笑了,凑的更近了些,坐在尾巴旁的木质地板上,两只手捧起尾巴,抱在怀里。

 

  手感好舒服,还有一股香香的,好像是狐尾花的味道。小伊得用软软的脸蹭了蹭毛,情不自禁眯起了眼。

 

  软乎乎的像是棉花一样裹在怀里,本就起得早,还跑跳颠簸一整日,让伊得情不自禁有些犯困。这是玖夜的尾巴这件事已经在他大脑里远去,就好像是抱着一个舒服的大抱枕一样,不自觉抱紧了些,头顺着困意一点一点。

 

  “……得寸进尺的小少爷。”

 

  沉默许久的玖夜的声音激的他清醒了一瞬,但立刻又被睡意笼罩。

 

  “也就半片叶子,不需要你为自己特别不特别而烦恼。”

 

  困得发晕的伊得听到对方清冷的声音仿佛从天边远远地传来。

 

  身子一歪,却靠在了不知什么东西上。有着淡淡的花香。怀里是软而温暖的,鼻翼间是熟悉的香气,伊得彻底陷入了沉睡。

 

  “……”玖夜放下酒杯,侧头看向伊得。棕发的男孩怀里抱着他的尾巴,靠在他的身上呼呼大睡。嫩白的脸蛋上还有红色的压痕,眼角泛红。明明长相漂亮,却又一看就是委屈过的样子。他转回眸,看向月亮。身旁的男孩传来温热的体温。“和长大后比起来麻烦多了。”

 

  只剩下风声与树叶声响的时间徐徐流淌,安静祥和。突然,玖夜脸上的柔和褪去,又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

 

  “呵,还要在那待到什么时候?”

 

  挑起的眼尾带着不易察觉的,被打断享乐的不耐。

 

  一只白色的小动物啪嗒啪嗒地从房顶窜下来。

 

  “叽叽叽!叽叽!”

 

  白色的可爱小家伙相当生气的对他叫,似乎脑门上都要有一个大大的红叉。

 

  紫色的狐狸眯起眼睛,无视对方生气的叫声。

 

 

  “……你把他弄哭了。”

 

 

 金发的男人从森林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我就是为了这点醋包的这盘饺子!

 

最近总支持榜人数破千了,很感谢大家对我文字的喜欢。没回复的评论我也有认真看(特别是剧情向的repo,看到某些剧情戳到人真的很快乐),我本身是不会对自己作品多大自信的类型,托大家的福才能写到这里。

 


彩蛋:狐狸吃瘪视角


🦊: (^^) ……

 


耶也也椰子

全员

肝完了⁽⁽ଘ( ˙꒳˙ )ଓ⁾⁾

全员

肝完了⁽⁽ଘ( ˙꒳˙ )ଓ⁾⁾

托帕帕帕

新世界狂欢全角色主线蜜话+夏日活动

夏日活动仲夏明星已更新完毕。

每个角色都是主线+SR5+SSR25,新限定仲夏明星,以前的限定白情.狩猎祭.妖华夜宴都有。

均已分类整理,内存小,清晰度保证,不无偿包更。

[图片]


夏日活动仲夏明星已更新完毕。

每个角色都是主线+SR5+SSR25,新限定仲夏明星,以前的限定白情.狩猎祭.妖华夜宴都有。

均已分类整理,内存小,清晰度保证,不无偿包更。


忘忧川

关于百度网盘解压

有小可爱总是在线解压导致和谐……就简单说一下具体怎么操作

[图片]

比如说正常的是这样,有宝贝就直接在线观看


结果就是

[图片]

(இдஇ; )问题是一旦被和谐就是所有人被和谐,这边要一个一个去补去确认


正确操作是(拿花昆二来演示)

[图片]

选中这个文件,点击左下角的下载


下载完毕后长摁转到其他浏览器里解压观看(比如QQ浏览器或者夸克浏览器)


总之不要在线解压观看真的会被和谐的真的会被和谐真的会被和谐真的会被和谐………


有小可爱总是在线解压导致和谐……就简单说一下具体怎么操作

比如说正常的是这样,有宝贝就直接在线观看


结果就是

(இдஇ; )问题是一旦被和谐就是所有人被和谐,这边要一个一个去补去确认


正确操作是(拿花昆二来演示)

选中这个文件,点击左下角的下载


下载完毕后长摁转到其他浏览器里解压观看(比如QQ浏览器或者夸克浏览器)


总之不要在线解压观看真的会被和谐的真的会被和谐真的会被和谐真的会被和谐………


FrankTheFrank

“小少爷来找我,是又碰上什么麻烦了吗?”声音不远不近地响起,然而不见身影,“要是请我帮忙就带这个礼物,那可太失礼了——”

来不及阻止,手里的重量突然一空。伊得心虚,想还是不要告诉玖夜他根本是空着手来的这回事比较好,至于礼物,那是个意外。

穿过花丛来到房前,正要抬手叩门,门自己向里开了。玖夜正对门口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边有一杯颜色诡异,看不出是什么的饮料,和一卷黑色的羊皮纸,伊得瞥了两眼,纸上没有字,也许玖夜就是在研究怎么让字显现出来?

“什么事,小少爷?我可是很忙的。”

忙着打发时间吗,伊得腹诽,当然不敢讲出来,“我想问一些事情。”

“嗯……让我猜猜,是小少爷的某位仆从遇到困难了?”......

“小少爷来找我,是又碰上什么麻烦了吗?”声音不远不近地响起,然而不见身影,“要是请我帮忙就带这个礼物,那可太失礼了——”

来不及阻止,手里的重量突然一空。伊得心虚,想还是不要告诉玖夜他根本是空着手来的这回事比较好,至于礼物,那是个意外。

穿过花丛来到房前,正要抬手叩门,门自己向里开了。玖夜正对门口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边有一杯颜色诡异,看不出是什么的饮料,和一卷黑色的羊皮纸,伊得瞥了两眼,纸上没有字,也许玖夜就是在研究怎么让字显现出来?

“什么事,小少爷?我可是很忙的。”

忙着打发时间吗,伊得腹诽,当然不敢讲出来,“我想问一些事情。”

“嗯……让我猜猜,是小少爷的某位仆从遇到困难了?”

“你怎么知道!”

“呵呵……”玖夜食指关节有意无意地划过下唇,“一个礼物,一个答案。”

伊得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犹豫地凑近,“先来个三个的。”

 

玖夜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心情大悦,“小少爷,我可是野兽,辨认各种生物的……”“停停停!不是这个问题!”

“你不是想知道?”

“呃……其实更想知道其他的……”伊得无奈,毕竟这价格可不便宜,三个问题差点把他亲得断了气。

玖夜耸肩,歪在椅子里,“好吧,你想问什么?”

伊得顺了顺气,正色道:“你们妖族……有过变不回人类的情况吗?”

“很少有呢。”

玖夜喝一口饮料,又望着伊得,后者还在等他的解释,等了会儿才察觉不对,试探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有又能正常化形的,也有……”

“也有什么?”

“也有死了的。”玖夜道。

“什么!这很严重?是怎么回事?有办法解决吗?”

“这是另外三个了,小少爷。”玖夜露出一个假笑。

果然是这种把戏!

 

还有第三个人在,不好做得太过。“一早起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伊得说着,从领子下捞出一条蛇,黑鳞,红眼,但是只有小手指粗,在伊得掌心三秒把自己盘成蚊香,脑袋缩下去就不肯出来了。

被当成礼物的野山兔还挂在房檐下,是八云的功劳。两人进山路上误闯发情野山兔的地盘,小小一只兔子发起疯来差点咬断伊得的手指,最终还是八云一口叼住野兔气管,让它窒息而死。

伊得惭愧,自己长到一米七八,甚至打不过一只兔子。

“哦?”玖夜摸着下巴,观察半晌,突然打一个响指。

“看出来什么了?”伊得紧张地问。

“看出来他很害羞。”玖夜道。

虽然脑袋藏在身子下面,但并不影响小蛇发出生气的“嘶嘶”声。


一只鸭

盯ing【】耳朵

王久夜:想摸可以试试(和善)

盯ing【】耳朵

王久夜:想摸可以试试(和善)

云天明的青草汁

画的一些脑叶公司员工版眷属_(´ཀL`」 ∠)

画的一些脑叶公司员工版眷属_(´ཀL`」 ∠)

桥豆麻袋
第二天✓ 额。。。。怎么说呢?...

第二天✓

额。。。。怎么说呢😿😿

歪了吧唧乱七八糟越来越粗放的团子们

第二天✓

额。。。。怎么说呢😿😿

歪了吧唧乱七八糟越来越粗放的团子们

鹤眠
给屑狐狸约了个QQ人,好卡哇!...

给屑狐狸约了个QQ人,好卡哇!!我永远喜欢QQ人🤤🤤

是稿子不可以用哦

顺便问问有没有妈咪扩扩空间浓度,2896833413,扩我扩我!只要看到都会点赞哒!!

给屑狐狸约了个QQ人,好卡哇!!我永远喜欢QQ人🤤🤤

是稿子不可以用哦

顺便问问有没有妈咪扩扩空间浓度,2896833413,扩我扩我!只要看到都会点赞哒!!

Tangerincat_Cavalier

考完浅画一下两个外敷🥰🥰🥰

考完浅画一下两个外敷🥰🥰🥰

嶋
🌈❔❕ 屑狐狸还是屑狐狸,可...

🌈❔❕

屑狐狸还是屑狐狸,可喜可贺🌟()

🌈❔❕

屑狐狸还是屑狐狸,可喜可贺🌟()

嶋
捏大胯 三个男人一台戏

捏大胯

三个男人一台戏

捏大胯

三个男人一台戏

梅晴生

【玖伊】華宴落幕後

請見凹3,搜尋mammalian


前情提要:
接續本次活動妖華夜宴結尾,並且提到部分蜜話。
總之就是『我很不高興我需要小少爺來哄我』完全不講道理的玖夜試圖處罰(?)伊得的後續。(供三小)
以及我就是個沒前戲會死星人,這前戲太久我也沒辦法,但玖夜的樂趣來源應該也是高潮之前的支配吧吧吧吧吧吧吧⋯⋯
OOC是我的,其他都是新世界狂歡的!


請見凹3,搜尋mammalian


前情提要:
接續本次活動妖華夜宴結尾,並且提到部分蜜話。
總之就是『我很不高興我需要小少爺來哄我』完全不講道理的玖夜試圖處罰(?)伊得的後續。(供三小)
以及我就是個沒前戲會死星人,這前戲太久我也沒辦法,但玖夜的樂趣來源應該也是高潮之前的支配吧吧吧吧吧吧吧⋯⋯
OOC是我的,其他都是新世界狂歡的!


卷不动就开摆

画了玖大爷(不是

但是不知道配什么文字,于是交给评论区(会有的吧…🥺

因为很喜欢玖大爷主线里穿的衣服于是画的是那件,真的很像项圈啊


画了玖大爷(不是

但是不知道配什么文字,于是交给评论区(会有的吧…🥺

因为很喜欢玖大爷主线里穿的衣服于是画的是那件,真的很像项圈啊


浮离要吃肉

玖夜:达令~♡

伊得:?!(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笑死这里,不过,我缺这点流量吗!玖夜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玖夜:达令~♡

伊得:?!(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笑死这里,不过,我缺这点流量吗!玖夜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是王朝啊

【新世界狂欢】安眠夜

“你是由风创造的动物

心脏里孕育着风暴、山脉、山谷”


本文灵感来源:哔哩哔哩视频《寄明月,但是谷歌翻译二十次》歌词(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灵感来源)


要素:玖伊,有一点点昆西客串

自己捏造了一种植物,游戏里面的植物乱七八糟的我记不住就随便编了(


曾几何时,他也短暂地迷恋过万花筒。


那个轻轻一转就能在一方小世界里变出万千花样的小圆筒,明明没有任何魔法附着,却带给了他仿佛无穷无尽的新鲜感。


直到他亲眼见证了万花筒的制作过程。一些彩纸,一块玻璃,仅此而已。


剖开了最内部的秘密,就再也没有了探索的兴趣。


但是伊得用行动告诉他,这些能被完......

“你是由风创造的动物

心脏里孕育着风暴、山脉、山谷”


本文灵感来源:哔哩哔哩视频《寄明月,但是谷歌翻译二十次》歌词(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灵感来源)


要素:玖伊,有一点点昆西客串

自己捏造了一种植物,游戏里面的植物乱七八糟的我记不住就随便编了(








曾几何时,他也短暂地迷恋过万花筒。


那个轻轻一转就能在一方小世界里变出万千花样的小圆筒,明明没有任何魔法附着,却带给了他仿佛无穷无尽的新鲜感。


直到他亲眼见证了万花筒的制作过程。一些彩纸,一块玻璃,仅此而已。


剖开了最内部的秘密,就再也没有了探索的兴趣。


但是伊得用行动告诉他,这些能被完全解剖的机械,远远比不上人心。


玖夜无聊地撕扯着手边金绿色的美丽叶片,漂亮的眸子低垂着,看不出他的想法。


幽静的森林除了不长眼的魔物,确实没别的什么东西来打扰。以前自己和老朋友一样,喜欢清静些的日子,虽然自己只是厌烦了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


但是现在虽然又清净下来了,却总是觉得不习惯。


妖怪是不需要进食的,休息也只需要遵从想法而不是生理。因此在这些无法入眠的日子里,时间就在粘稠的流动中无限拉长,滞留在身体的每一个缝隙,无声地尖啸着不明意义的内容。


“嗯……”


玖夜好像终于玩腻了那些可怜的叶子,随意地把枝条一丢,站起身出了门。


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种了一棵珊瑚果树,当初被伊得捡回来插在他房门口的时候还是瘦弱细小的一根,上面颤颤巍巍飘忽着被魔兽吃剩的半片叶子。现在这根小小的枝条已经努力长成了一棵结实的小树,枝繁叶茂地挺立着。昆西来看的时候,还说过再过一两年就有珊瑚果实可以吃了。


玖夜拿来玩的那根树枝,就是从这棵小树上折下来的。本来繁茂的枝条在摧残之下七零八落,树叶的汁水慢慢流出来,粘哒哒地滴在桌面上。


“真是的,果然是天真的小少爷……”玖夜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可是,这也是真的要开始结果子了呢。”


浅褐色的小小果子点缀在淡紫色的花朵之间,还未成熟就能预料到几个月后的诱人甜香。


玖夜伸手去摸他能够得到的果子,光滑的外皮稍稍有些发硬,尖锐的指甲只消轻轻一用力就能掐出未成熟的果子酸涩的汁水。


玖夜用幻术把那颗果子变成了成熟后的美妙模样,甚至模仿出了珊瑚果实独有的、草香味之中混合着的甜蜜香气。


就像曾经他强行用幻术逼迫伊得说了很多有趣的话一样。玖夜轻笑着,闭起眼睛,两道晶莹顺着脸颊啪嗒滑了下来。


“老朋友,你来得……不是时候呢。”


昆西提着布袋嗯一声走近来,盘腿随意一坐,托帕在旁边叽叽地轻叫着拍拍地面,好像也叫玖夜坐下。


“地上这么脏,我可不想弄脏我的衣服……”玖夜皱起眉头,换回了以往玩世不恭的表情,但随即他还是理了理衣袍慢慢坐下来,“算了,既然老朋友也来看小少爷,就陪陪你吧。”


昆西看了玖夜一眼,从布袋里拿出很多东西,一样一样地摆整齐。


一块包装精致的蛋卷、一只涂满了蓝色奶油但看着做工粗糙的杯子蛋糕、一块烤得恰到好处的兔子腿、一小盒雕刻得乱七八糟的熏香蜡烛、一只银制的抑制耳环和一小瓶淡金色的酒。


昆西把酒倒在树根处,点燃了香薰蜡烛,然后拍了拍那颗小树。


“一年了。”


“……生日快乐。”


“伊得。”


玖夜把手贴在腰侧,那里有个伊得为他缝的口袋。


里面是一张漂亮的黑白素描画片,上面画着正在灿烂微笑的伊得。


“……呵。”


“生日快乐,小少爷。”


“该说是你我谁的不幸,还是谁的幸运?”








其实是BE。

大概是伊得离世之后,文章的设定是在生日当天满足了心愿“了无遗憾地离去了”,本身伊得穿越而来,不受世界的限制,才是“由风创造的动物”;骨灰的一部分埋在树下,成为了大地的一部分,因此“心脏中孕育着风暴、山脉、山谷”。

还有一些东西结合剧情写了,如果有看懂了的宝可以自己分析分析喔~

夏天好热,我好非。非酋垂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