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玛格丽·提利尔

1017浏览    13参与
🌈高庭水果☀️文科完蛋🍑(救救孩子)
发发漂亮二次元少女 双马尾的设...

发发漂亮二次元少女

双马尾的设定源自汤不热。我真的很喜欢双马尾

发发漂亮二次元少女

双马尾的设定源自汤不热。我真的很喜欢双马尾

SELSNT

人物徽章后续大饼先放出来,有兴趣的小伙伴欢迎加群聊~p2是之前徽章的实物

人物徽章后续大饼先放出来,有兴趣的小伙伴欢迎加群聊~p2是之前徽章的实物

鹬烁_黑绿激推bot

玛格丽·提利尔

“Did I see what I wanted,what wasn't true?”

玛格丽·提利尔

“Did I see what I wanted,what wasn't true?”

狮子与玫瑰

玛格丽版来了(⁎⁍̴̛ᴗ⁍̴̛⁎)

维拉斯和加兰的图是自找的演员au

英语极度小白,有问题欢迎捉虫

玛格丽版来了(⁎⁍̴̛ᴗ⁍̴̛⁎)

维拉斯和加兰的图是自找的演员au

英语极度小白,有问题欢迎捉虫

狮子与玫瑰

其实这个配对好久之前就应该做了,一直没有做(´・ω・`)

凯瑟琳虽然在原著中觉得玛格丽是个好儿媳,但在此视频里依旧是个无情的反对机器日常。

第一次使用looks插件进行调色,可能会有点奇怪

想转载可以私信我,没有授权二传二改是不允许的【虽然并没有人会盗吧】

萝卜花这个题目纯属恶搞😂

b站号:https://b23.tv/BV1gK41157Ax

BGM:Dynasty

@猎影人 


其实这个配对好久之前就应该做了,一直没有做(´・ω・`)

凯瑟琳虽然在原著中觉得玛格丽是个好儿媳,但在此视频里依旧是个无情的反对机器日常。

第一次使用looks插件进行调色,可能会有点奇怪

想转载可以私信我,没有授权二传二改是不允许的【虽然并没有人会盗吧】

萝卜花这个题目纯属恶搞😂

b站号:https://b23.tv/BV1gK41157Ax

BGM:Dynasty

@猎影人 


不朽颂

[翻译/高庭] Meet The Family (中)

闻者心惊的见家长时刻。

Summary:洛拉斯,玛格丽和维拉斯带了各自的对象回家。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orphan account)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结果证明,洛拉斯和蓝礼才是第一对到场的(虽然他们不仅出门出晚了,还中途靠边停车来了一发)。开门的是加兰,他的新婚妻子莱昂妮靠在他身旁,两人比他的双亲和祖母站得稍稍更靠前一些。“很好,很好,蓝礼·拜拉席恩。”加兰冲洛拉斯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朝父亲转过身去,“现...

闻者心惊的见家长时刻。

Summary:洛拉斯,玛格丽和维拉斯带了各自的对象回家。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orphan account)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结果证明,洛拉斯和蓝礼才是第一对到场的(虽然他们不仅出门出晚了,还中途靠边停车来了一发)。开门的是加兰,他的新婚妻子莱昂妮靠在他身旁,两人比他的双亲和祖母站得稍稍更靠前一些。“很好,很好,蓝礼·拜拉席恩。”加兰冲洛拉斯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朝父亲转过身去,“现在您欠我五个金龙。”他又转向了祖母,“而您欠我十个。我说过的,洛拉斯会第一个到。”

洛拉斯瞪大了眼睛。“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可以拿我的感情生活来下赌注了?”他皱起眉头,把手往蓝礼掌心一塞。

“从你成为我弟弟那一刻起。”加兰回道,“除了父亲,所有人都猜你和蓝礼是一对,所以他欠了我们每个人五金龙。奶奶欠我十金龙是因为她押了玛格丽第一个到。”说完,加兰鬼鬼祟祟地朝他们祖母瞥了一眼,转头悄悄对他俩耳语道:“我把给你们的时间报早了一个小时。”

洛拉斯眼睛瞪得更圆。蓝礼安抚地亲了亲他的脸颊,冲后者的哥哥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认真的吗?”

“好了,蓝礼和未来的蓝礼先生,快请进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加兰最终宣布,并领着他们进了客厅。大家纷纷落座之后,空气中一时间充满了尴尬的沉默。

 “那么,”梅斯·提利尔摸摸后颈,颇有些难为情地开口,“洛拉斯,你发现自己喜欢男人有多久了?”

“十二岁起。”洛拉斯僵硬地回答。

“……等等,你没告诉过他们?”蓝礼冲洛拉斯挑起了一边眉毛。洛拉斯只是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那好吧……”梅斯·提利尔清了清嗓子。

“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怀疑过。”与此同时,加兰突然插了一句,成功从他的妻子那里赢来了一巴掌。

“注意规矩。”莱昂妮朝他嘘了一声,加兰不满地转了转眼珠。蓝礼和洛拉斯则不约而同地因为他插的话而给了他一记眼刀。

艾勒莉夫人突然开了口,“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梅斯·提利尔的目光里充满了对她的感激。

洛拉斯和蓝礼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很清楚事情的真相可不会让亲密无间,充满温情,如鸽子般象征着爱与和平的提利尔们满意。蓝礼的眼神像是示意了由他来回答这个问题。“叛徒。”洛拉斯小声咕哝,“好吧,我想……从我高中二年级到现在,大概有六年了吧。”

在座的提利尔们闻言都眨了眨眼。显然,谁都不知道对此该说点什么。

谢天谢地,门铃在这个时候决定奇迹般地化身为一个盔甲闪亮的骑士,挥剑杀死令屋里所有人尴尬万分的沉默——用一阵清脆响亮的铃声。

<<< 

玛格丽同珊莎站在门外边——时间不早不晚刚刚好。她能感觉到珊莎在紧张,后者不停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裙。如果不是玛格丽自己也紧张得要命,也许她会觉得珊莎这个样子更可爱些。她是多么希望珊莎能喜欢上她的家人(她已经想明白了她的家人不可能会喜欢上珊莎)。

她也很兴奋今天能见到哥哥们的另一半:对此她都好奇了好几个世纪了!她刚伸出手去打算再按一次门铃,门却忽地开了。“嗨,玛格丽!”洛拉斯大声叫道,把她紧紧地搂进了怀里,“以及,这是哪位?”

“我女朋友,珊莎。”玛格丽咯咯笑着回答。不像洛拉斯,她几年前就跟家里人出柜了,所以没人对她带了一个女朋友回家感到惊讶。闻言,蓝礼朝门口走了过来。

“珊莎?”他打了个招呼,语调里满是讶异。同时,玛格丽问洛拉斯:“你在和蓝礼约会?”

“是,玛格丽。他是我男友。”洛拉斯告诉她。自他发现自己对男人更感兴趣的这几年来,他只告诉过玛格丽一个人,主要是因为玛格丽在这件事上帮了他很大的忙。他从来没觉得“出柜”有多重要。他已经搞清楚了自己是谁,别人怎么想他与他无关。

“嗨,蓝礼!”珊莎也惊喜地叫出了声,给了老朋友一个拥抱。

“我都不知道你在和玛格丽约会。”

“这个……”珊莎的脸涨的和她的头发一样红,“你当时也没告诉我你在和洛拉斯约会,直到你们都谈了好几年了。所以,我想我也没必要马上就告诉你我在和玛格丽约会,是吧?”

蓝礼扮了个鬼脸。“我想不用。”

珊莎害羞地耸了耸肩,站在门口的男孩们示意她们进屋。每个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珊莎几乎是坐在玛格丽的腿上,洛拉斯大大咧咧地躺在沙发上,脑袋枕着蓝礼的大腿。

梅斯,艾勒莉和奥莲娜把珊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一个彻头彻尾的徒利。”奥莲娜夫人得出结论。

我是个史塔克!”珊莎抗议,向玛格丽和蓝礼可怜巴巴地望去。而两人只是同情地回望着她,谁也没打算出口跟荆棘女王作对。

奥莲娜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蓝礼和洛拉斯身上。“你们两个,还没告诉我你们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珊莎朝玛格丽小小地一笑,看起来几乎如释重负。玛格丽就没她那么轻松了——奥莲娜至少还认识蓝礼,但她依然在问问题。她可不熟悉珊莎,又会拿她怎么办呢?

“所以…大概来讲,还记得当初玛格丽被蓝礼拒绝后有多沮丧吗?”洛拉斯问道,听着很有把握。玛格丽不得不怀疑这里面的自信是种虚张声势,毕竟提利尔家族对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向来不很友善。“所以我打算去揍他一顿,然后就当我打算开始冲他破口大骂的时候,他告诉我他不喜欢女孩,而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会拒绝玛格丽的唯一原因。之后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再后来就开始交往了。”

奥莲娜点了点头。她满脸都不加掩饰地写着对蓝礼(还有洛拉斯)的评判。即使玛格丽通常是她的心头挚爱,玛格丽还是为她可能会问自己和珊莎的问题感到忐忑不安。

所有人都在等着奥莲娜宣读判词,沉默几乎震耳欲聋。“他花在漂亮衣服上的时间太多了。但只要他能管得住洛拉斯,也还算过得去。”

洛拉斯吻了吻蓝礼,但全家人的注意力早已飞快地转移到了玛格丽和珊莎身上。玛格丽喜欢来自他人的注意力,但即使是她也在这个情形下不安地挪了挪位置。珊莎的脸蛋几乎和她那一头徒利家标志性的红发一样红。玛格丽伸出手去挽了挽她的头发。

“来跟我讲讲你自己吧,女孩。”奥莲娜吩咐道。珊莎朝玛格丽投去求助的目光。

“我,我是北方人……我喜欢迪士尼的电影,唔,还有看书。我和玛格丽一起上的国王学院,我们一起上了几节主课然后成为了好朋友。我现在在读电影的学士学位,所以我们现在不再一起上课了,但是,但是我们几个月前就开始交往了。还有什么……”珊莎看起来像是在绝望的泥潭中挣扎,但玛格丽实在不敢打断她。“我家人关系很亲密,我家有很多孩子……罗柏,我,艾莉亚,布兰,瑞肯,玛丽娅,克雷根。还有琼恩,我们的堂兄。还有一个收养的兄弟席恩。我们兄弟姐妹每个人都养了一只狗,还有琼恩也是。事实上父亲和母亲觉得这挺令人头疼的。”说到这里,她轻轻笑了起来,“确实。”

奥莲娜看起来不为所动。“有点乏味。”在一阵短暂而丝毫不因此变得不那么令人痛苦煎熬的,恐怖的停顿过后,她总结道。

玛格丽皱了皱眉,对她的评价一点也没感到激动。“那只是因为你太可怕了,奶奶。”

奥莲娜表示了赞同。玛格丽甚至能看到她嘴角勾起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门铃突然大声响了起来——一连响了好几次

“七层地狱啊,”奥莲娜低声咒骂,“它们就是一直响个没完,不是吗?”

<<< 

维拉斯等着人来应门的时候,完好的那条腿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他真的非常希望奥柏伦能停止按那个见鬼的门铃,但是,不,显然不要按铃这个要求对奥柏伦来说太过分了。维拉斯已经尝试过了——三次。毫无意义。然而,他错乱的脑神经依然一次又一次地企盼得到一个不同的结果。但实际上期望得到一个不同的结果不是他在做的,单纯的期望才是他在开口乞求时在做的事情。“你能别按了吗?”

奥柏伦低头看了他一眼,坚定地摇了摇头。“没门!”接着又往门铃上一戳。维拉斯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

门后边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吼,听起来可疑地像是“妈的,我们过来了,好吗?!”基于此,维拉斯可以断定洛拉斯已经到了——这实在令人惊讶,因为洛拉斯在这种家庭聚会的日子里从来没法准时到场,他总能想出一大把的借口。

门开了,维拉斯失望而惊恐地发现:应门的是洛拉斯。他一度希望自己能赶在对着他最小的弟弟为奥柏伦辩护之前,让其他不那么易燃易爆的提利尔们相信奥伯伦还过得去。可惜,命运弄人。

屋里远远传来一个声音。“洛拉斯,你那都还好吗?”蓝礼?所有人都打赌他和洛拉斯是一对,除了梅斯(他们的父亲对洛拉斯的取向坚持了错误的印象)和维拉斯,因为维拉斯坚持认为拿别人的感情生活来打赌不是很礼貌。话虽如此,他还是鼓励其他家庭成员把注下在蓝礼和洛拉斯身上。看!他是对的(也不是说他们这对把自己搞得有多难猜到)。

当然,洛拉斯的一声咆哮很快把他拉回了当下。“七层地狱啊,不!”他转向维拉斯,“你他妈的带奥柏伦·马泰尔来干什么?

维拉斯听见蓝礼骂了一声(他自己也正想这么做),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雷鸣般的脚步声。他猜洛拉斯的话引起了远远不止蓝礼一个人的注意。为什么事情永远不按计划进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他现在面对着玛格丽,珊莎(她又是在这里干什么?!),蓝礼,加兰,莱昂妮,奥莲娜,艾勒莉,还有梅斯。

七神保佑!他想,睁大了眼睛。怎么每个人都在?他迅速拿手捂住了脸,“奥柏伦是我男朋友。”


西风烈074
第一次板绘同人给了小玫瑰www...

第一次板绘同人给了小玫瑰wwww

第一次板绘同人给了小玫瑰wwww

-关爱空巢老兮-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不朽颂

[待授翻/高庭]Wedding Bliss(上)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
 “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后者的手肘刚刚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则报以一个僵硬的微笑,颇有几分愠色。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了腿。蓝礼盯着它看上了好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真那样的话,人...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
 “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后者的手肘刚刚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则报以一个僵硬的微笑,颇有几分愠色。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了腿。蓝礼盯着它看上了好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真那样的话,人们就会把注意力怼到他身上。

蓝礼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来制止他的动作。“坐着别动。”于是,洛拉斯虚情假意的露齿而笑当即变成了真心实意的怒目而视。

一阵风(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把洛拉斯的头发吹到了他的脸上。愤怒地冲它低声嘶嘶了片刻之后,洛拉斯毅然决定把头发从他脸上给吹回去。蓝礼又拿胳膊肘朝他一捅。“我做什么了?”洛拉斯小声咕哝。

“你又不安安分分坐好。”蓝礼有些不满地朝他嘘了一声,手指弄乱他的鬈发。

洛拉斯斜斜地俯过身,嘴唇贴着蓝礼的耳朵,小声地抱怨,“可我好无聊。”然后他挪了回去,冲蓝礼撅起了嘴。蓝礼瞪了他一眼。他们不能表现得太出格,毕竟他们打算告诉洛拉斯的家人彼此才交往差不多一个月。

“坚持一下。”蓝礼告诉他。洛拉斯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但是…!”他抗议。

“好好看着你哥哥的婚礼,好吗?”蓝礼叫道,听着有些恼火。

洛拉斯也用胳膊肘捅他,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把对方直接给捅到了地上。好在婚礼在沙滩上举行,所以他男友还能实现软着陆。修士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过身盯着他和蓝礼。后者则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脸一路红到耳根。

仪式重新开始。洛拉斯揪着夹克的袖子,开始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把赤脚埋进沙子里。当他又开始晃腿时,些许沙子扬了起来,甩到了蓝礼的腿上。

蓝礼冲他皱起眉头,然后朝着加兰和莱昂妮举行婚礼仪式的方向转过身,“坐好,否则待会我就惩罚你了。”

洛拉斯脸红了。“你要我现在坐着一动不动吗?”本来洛拉斯在他的座位上每隔两秒就会动一下,突然间保持不动对他来说更困难了。

“洛拉斯,”蓝礼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安静。”

洛拉斯发出像小狗低吠似的声音,手指轻轻叩着大腿,但除此之外保持了惊人的一动不动。蓝礼得意地一笑,拍了拍他的膝盖。

----

这是加兰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他终于和他的一生挚爱——莱昂妮——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会与她永远,永远在一起直到永远。尽管维拉斯热爱着故事而洛拉斯信奉浪漫主义,但毫无疑问,加兰才是提利尔家真正的浪漫主义者。他甚至有誓言来证明自己满溢的浪漫与激情。

或者说,他将要有誓言来证明自己了。莱昂妮的誓言已经说了一半——修士说了半个小时终于把话说完了。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预示着一个糟糕的天气,所以他们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进行了婚礼仪式。但不幸的是,从天气状况看来,“尽可能快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莱昂妮的誓言还没说完,天堂之门洞开,大雨倾盆而下。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洛拉斯的惊叫:“该死!我的头发!”他还能听到蓝礼的大笑,听到玛格丽和珊莎飞奔着躲开雨点时的玩笑声。维拉斯摇着轮椅,在父亲冲过去营救他之前,挣扎着爬上了为他专门建造的小斜坡。奥莲娜祖母同母亲一起走回了她们之前待着的小别墅,大声地抱怨。

而加兰,他一把抱起了莱昂妮往回走,尽管莱昂妮一直坚持要自己来。然而几分钟后,加兰发自真心地希望自己刚刚听了莱昂妮的话——他在路上踩到一块泥,结果打了个滑把他们两个一起扔进了泥巴。

莱昂妮瞪大了眼睛看他,朝他头上“啪”地就是一巴掌。“愚蠢的男人!”她笑着叫道,“我一直期待你能用另一种方式毁了我的婚纱。”

加兰笑了。“哦?我觉得这话在这里说不大合适,亲爱的。”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莱昂妮翻了个白眼。

加兰点了点头。“当然。”

即使依然浑身沾满污泥,莱昂妮还是对他笑了。“当然。现在扶我起来吧,好爵士。”她伸出了双臂来让他接住。

“这是我的荣幸,夫人。”加兰赞同道,对莱昂妮报以他最为迷人的微笑,伸手把她拉了起来,“好了,莱安,等我们回去,我们的婚礼是不是要重新开始了?”

莱昂妮冲他扬起了眉毛。“我想你的兄弟会无聊死的。不管怎样,我再也不想听洛米斯学士絮絮叨叨了,我们直接从交换誓言开始吧。”

加兰有些伤感地笑笑,“那当然,亲爱的。我们回去得先把这身泥清理干净。”

“我喜欢这个提议。”莱昂妮表示了同意,一头朝小别墅冲去。

加兰追上前去。

----

维拉斯给奥柏伦发了条短信。婚礼仪式实在是太长了,即使是维拉斯——提利尔家耐心的化身——也感觉越来越无聊。他已经厌倦了,事实上,他对厌倦也失去了耐心。他无聊透了,以至于语义学是他现在所能想到的除了奥柏伦以外最有趣的东西。

奥柏伦成为他的男朋友还没超过一个月。在那出导致他失去双腿的意外车祸之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好吧,至少奥柏伦肯定很有趣,所以维拉斯决定在无趣透顶的婚礼仪式上给他发短信。

因为维拉斯可以是很多人但他绝不会是洛拉斯,所以在发短信时他一直保持谨慎。手机的消息提醒告诉他,奥柏伦已经回复了。

From:奥柏伦

To:维拉斯

要知道,多恩的婚礼要简单得多。

Received at 11:30

维拉斯眨眨眼,试图组织语言来回复他。

这是个提议吗?

如果是的话,我希望有一个更好的。

接着维拉斯放弃了回复。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通过短信来回应的那种东西。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

他抬眼望去,发现婚礼仪式终于步入了尾声。维拉斯几乎要如释重负地大喊一声,但那非常,非常地不合适,而且完全是个洛拉斯风格的做法。

“我属于她,她属于我。”他听见加兰说。终于结束了。维拉斯摇着轮椅向门口的方向前去,据他所知,他们将要享受一顿自助午餐,接着是婚礼蛋糕,最后,是一场盛大的晚宴。

----

玛格丽几乎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午餐,作为一个高庭人,这很能说明些什么。当她决定离开她的家人们,坐到珊莎旁边时,她正打算开始吃上第二轮。

看到玛格丽在她身边坐下,珊莎不由得笑了起来,“嗨,玛格丽。”

玛格丽只是冲她咧嘴一笑,“希望雨没有坏了你的好心情?”

珊莎轻轻哼了一声,依然十足淑女模样。“我是个北方人,不下雨不下雪那对我来说才值得惊讶。”

“也对。”玛格丽赞同。

珊莎点点头,“总之我玩得很开心,婚礼真是太浪漫了你知道吗——两个人,相爱到永远。”这样的珊莎总是很美…美得带着浪漫的味道,美得像浪漫本身的样子,玛格丽想。

玛格丽正想问珊莎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然而奥莲娜祖母用勺子敲了敲她的玻璃杯,吓得珊莎往后一蹦——很不走运地,侍者这时正把蛋糕端到过道上——她整个儿撞到了侍者身上,而蛋糕顿时飞了出去——

玛格丽把珊莎扶了起来,心里暗暗咒骂。飞出去的蛋糕最终落在了过道另一边的可怜人身上,其中包括蓝道·塔利和雷德温家的那对双胞胎。

“…糟了。”珊莎喃喃自语。然而与此同时,玛格丽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蓝道·塔利咆哮着吐出了一连串的咒骂,就差把空气都吓得面色发紫,然后像一阵飓风般从门口呼啸而出。

洛拉斯站起来喊道:“谢天谢地他走了!”然后后脑勺上立刻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雷德温双胞胎似乎在大声咒骂和哈哈大笑之间左右为难,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做法,他们同样离开了大厅,但不像蓝道·塔利——他们换了身衣服,几分钟后又重返餐桌。

珊莎走向加兰和莱昂妮,提议为他们烤一个新的婚礼蛋糕。起初这对新婚夫妇坚持一个婚礼蛋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次,珊莎展现了她作为一个史塔克的固执,开始为了给他们烤一个新蛋糕而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玛格丽只能叹气。她的女朋友就要消失了——消失去烤婚礼蛋糕。她朝宴会最后瞥了一眼,跟着珊莎去了厨房。

----

译者按:七夕快乐!!!!

              祝大家狗粮磕得开心!!!

          

耳骨没耳钉
权游女卡司现代唯美向Tumbl...

权游女卡司现代唯美向

Tumblr:owlrokki

权游女卡司现代唯美向

Tumblr:owlrokk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