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玛琪玛

35717浏览    335参与
我没有心

恶魔

xing冷淡抖Sx痴汉小狗M😇

玛奇玛x原创女主 第一人称 xing行为障碍 不正当关系 别代自己


我叫绯野彻,是绯野家的大小姐,我自幼体弱,又患有遗传的精神疾病。高中毕业的那年我住进了精神病院,每天需要吃很多药来控制情绪。

长期吃药使我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记忆也变得短暂。我困倦、头晕、步态不稳,医院的走廊总是摇晃着无限延伸。然而鲜少有人来看过我。他们尽可能用钱财来填补亲情的空洞,不过也许是我感情迟钝,察觉不到爱意。

镜子里,我的苍白皮肤在咳嗽后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瞳色淡得像是失了神。我无聊时经常照镜子,照的太多以至于我愈发不认识自己了。我自...

xing冷淡抖Sx痴汉小狗M😇

玛奇玛x原创女主 第一人称 xing行为障碍 不正当关系 别代自己


我叫绯野彻,是绯野家的大小姐,我自幼体弱,又患有遗传的精神疾病。高中毕业的那年我住进了精神病院,每天需要吃很多药来控制情绪。

长期吃药使我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记忆也变得短暂。我困倦、头晕、步态不稳,医院的走廊总是摇晃着无限延伸。然而鲜少有人来看过我。他们尽可能用钱财来填补亲情的空洞,不过也许是我感情迟钝,察觉不到爱意。

镜子里,我的苍白皮肤在咳嗽后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瞳色淡得像是失了神。我无聊时经常照镜子,照的太多以至于我愈发不认识自己了。我自幼便缺失自我意象,比如我从来无法评判自己的长相,甚至常常在自己的脸上看见某种虚幻的怪异感。

不过他们都说我生得很好看,像脆弱柔软的樱花花瓣。

我的一生中没有认识过多少人,现在回想,玛奇玛小姐占据了我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

玛奇玛小姐是我的心理医生。她是一个永远高贵、体面的人。她的领带打的一丝不苟,扣子总是规规矩矩地系好。那张近乎完美的脸上挂着温和而疏远的笑容,任何情绪全都遮掩在了其中。

不像我,发疯时会大哭大笑,做夸张的表情,再划破自己的手,让鲜血染红洁白的床单。


她第一次见我时便对我说:

“绯野彻,你怯弱、自卑、没有人爱你,十八年来一直没有意义地活着。”

她说得很对,每一句都划在了我的心上。

我突然有预感,玛奇玛小姐在看到我的第一眼时,就知晓了我的过去与未来。

“不如由我来支配你吧,由我来给你生活的意义。把我当做信仰吧。”

她的声音带有一种控制感,明明是一句问询的话,从她嘴里说出便成为完全肯定的语气。

她轻轻地摸过我的头发,低头看我的眼睛,动作温柔得近似蛊惑,手指却冰冷得不像人类。

我的偏头痛此时突然犯了,剧烈的疼痛使我想要吐在她的脚下,但那双短靴正泛着奢华的光芒,令人生畏。

“我很喜欢你。”玛奇玛撑着脑袋看我。她第一次见我便这样对我说。

我在痛苦中捂着额头去找她的眼睛。

玛奇玛小姐喜欢我。那我也喜欢玛奇玛小姐。


她跟我聊天的时候,我总在幻想。我想玛奇玛应该是个xing冷淡,我实在想象不出来她会和男人做/ai,我都想像不出她脱下那件衬衫展露出光滑皮肤的样子。

“玛奇玛小姐,你做/ai时会脱衣服吗?”有次我出着神问出了这个无礼的问题。

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奇怪,无所不知的玛奇玛第一次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不会产生xing/欲。”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人们不常明目张胆地谈论xing,只是我从来都很无知。

因为我的无知,玛奇玛小姐会为我带来很多外界的事物,有一次是一盒她在人气甜品店买来的大福。她喂我吃的时候,我的舌尖好几次都舔到了她冰凉的皮肤。我之前喂楼下那只流浪狗,它湿热的舌头碰到我的手时,我吓得坐到了地上。但玛奇玛从不因这种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而失措。我想她一定很擅长喂小猫小狗。


有一天天刚下雨,我的病房里死了一只蚂蚁。

她抬起脚,慢慢碾死了它。

“好脏。”玛奇玛一向喜欢干净。

你很厌恶虫子吗?我问。

不是吗?

原来只是想杀掉蚂蚁而已啊,只是想听身体碎掉的细微声音。

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吸气,呼气,一种怪异而新鲜的欲望不断上涌。

玛奇玛的呼吸声很浅,我有时候怀疑这样无所不能的人是否需要空气。于是这里只有我的呼吸响在白色的墙壁之间。但我在她的注视下已经不知道怎么呼吸。

我慢慢地跪在了她的脚下。

“我帮您舔掉吧。”


她走过新雨后的路面与刚刚清洁过的瓷砖地,然后再踩死了一只蚂蚁。泥土、消毒水和尸体的味道混合起来,好奇怪。

但我全身都在发烫。

上等皮革制的靴子轻飘飘地转了个圈儿,擦过我的鼻尖,挑起我的下巴,然后鞋尖用力顶住了我脆弱的喉咙。我呼吸的节奏完全交由她掌控了,她给我窒息,也给我氧气。交移了生的主权后,我突然感觉如释重负。她干净修长的手撑起下巴,不低头,只是透过渐长的发,垂眼施舍一些目光。

好明亮啊。她金色的眼眸是太阳,一颗有巨大引力的、漩涡般的恒星,把靠近的万物都烧成了灰。我不像玛奇玛小姐那样能清晰明了自己的心意,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流泪,泪水啪嗒、啪嗒,在我脸上烙过烧痕,弄脏了她昂贵的靴子。

玛奇玛小姐她要永远高高在上,永远从容冷静,永远不会因为任何欲望失态。她永远不可以爱上我。只有这样的玛奇玛才是我爱的神明。

我的神明连领带都不解便能使我高潮。

不需要互相触碰,不需要解开衣服,不需要浓情蜜意,不需要像电影里那样光luo着抱在一起。玛奇玛小姐把我踩进泥土里,然后带我上天堂。

这就是她给我的,“xing”的初体验。


玛奇玛小姐也曾教给我何为死。

她迫使那人跪下来,再将刀插入他的心脏。那个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像一个黑色的被风吹动的塑料袋。生命极速流逝。那时我第一次听清了玛奇玛小姐的呼吸。她甚至有些欢愉。

荒凉废弃的铁轨旁生了杂草与不知名的花,城区的轮廓遥遥亮起灯光,这里路灯也歪斜了,只有暮野原孤寂地在她身后平铺开来。她的领带歪了一些,一丝不苟的衬衫也皱巴巴地粘上了血。黑色风衣在风中猎猎翻飞着,她站在暮色降临之时,本身就是一大片阴影。那时候的她看起来有些孤独。原来无所不能的玛奇玛也会看起来很孤独。

傍晚的天空短暂地停留在那片小小的血泊中。

“没事了。”她说这话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我应该感到害怕,我想说他只是个轻浮的混混,罪不至死,但我早就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我突然好想哭啊。但是她带着满身鲜血抱住了我,心满意足地笑了。


那天之后玛奇玛便随着本该被调查的凶杀案一起消失了。我的身体自此一天一天地虚弱下去,我搬离了精神病院,躺进了医院的病床。

樱花全落光的那天,我预感自己要死了。

玛奇玛就在我死的那天到来。

她靠近时会带来黑色的气息,其中又混杂了一点月光下的花香。她坐在我床边,按下我挣扎着起身的肩膀。

我想,夜这么深了,她是怎么穿过上了锁的铁门、生锈的楼梯间、空荡荡的走廊,再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我身边?我笑了,我知道无所不能的玛奇玛小姐不会缺席我的死亡。

外面响起嘈杂的声音,天空终于开始下雨了。


玛奇玛小姐很少向我低头,她总是高高地抬起那张完美的脸,露出线条漂亮的脖颈,偶尔,她会因奖励或蛊惑我而低下头直视我的眼睛。

但是这次不同,她是只为了靠近我而低下头的。

“我不是人类。

有人会上天堂,有人会下地狱。”

我想我大抵早就知道。但我想说,今夜的玛奇玛最像人类。她轻轻摩挲着我的脸,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碰我的脸,我努力清醒着,想在这个夜晚留住些什么。但那声音好像在哄我入眠一样。

我越来越困了,混沌中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听清了她的呼吸。今夜她失态了吗?


像我这样的小狗,玛奇玛小姐应该养过很多只吧?


北上轻舟

【电锯人】玛奇玛小姐说她喜欢猫

·玛奇玛x你


我在甜品店又见到了那款经典的蜂蜜糖霜甜甜圈,和平常一样顺手装入购物篮里。它小小的,有着诱人的橘棕色,糖霜闪闪发光。看着它,我想起一个人。在我和她还没有交往之前,我曾经也在这家店里傻里傻气且卖力地向她介绍经典甜甜圈的魅力。


我环顾四周,看见店员安静地推着一篮新鲜的草莓走在过道上,外面的树枝摇摇晃晃,窗外是来往的人。今天看起来风好大,我刚想传讯息给她说外面很冷,要不要我帮她叫车回家。可是转念一想,她工作时大抵也不看手机,亮起来的屏又被我熄了。


当时,玛奇玛笑着站在我面前,她说她不喜欢吃甜甜圈,就只是看着我像一只树懒一...

·玛奇玛x你





我在甜品店又见到了那款经典的蜂蜜糖霜甜甜圈,和平常一样顺手装入购物篮里。它小小的,有着诱人的橘棕色,糖霜闪闪发光。看着它,我想起一个人。在我和她还没有交往之前,我曾经也在这家店里傻里傻气且卖力地向她介绍经典甜甜圈的魅力。

 

我环顾四周,看见店员安静地推着一篮新鲜的草莓走在过道上,外面的树枝摇摇晃晃,窗外是来往的人。今天看起来风好大,我刚想传讯息给她说外面很冷,要不要我帮她叫车回家。可是转念一想,她工作时大抵也不看手机,亮起来的屏又被我熄了。

 

当时,玛奇玛笑着站在我面前,她说她不喜欢吃甜甜圈,就只是看着我像一只树懒一样紧紧抱着一大盒蜂蜜糖霜甜甜圈。她看我一脸傻样,笑着说你在干嘛。我仰着头大声说你不懂,你根本不懂老式甜甜圈的魅力,它外表酥脆,内里软乎,尝起来甜甜的,给人幸福的感觉…

 

“就像我一样。”我得寸进尺腆着脸向她靠近一步。她身上好香,我觉得是用金钱堆起来的高级香水味。但是也不是,就是迷人心窍的那种香,就像她的眼睛一样,像是一双危险的漩涡。

 

“是吗,”她用手指勾着头发,“你挺可爱的。”她的手指白白又长长的,和我的小短胖手截然不同。那只漂亮的手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脑袋。

 

 

 

“和我回家吧,小猫咪。”

 

那天大概发生了很多事,那天的情绪就像过山车一样,让我不住地高涨又期待。风吹过了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她的鼻梁,最后滑落到了我的胸膛上,咚咚地响。

 

 

结完账我便走了回家。今天我决心不顾她的劝阻,多买了一盒甜甜圈,即便是在我补完牙之后,即便她会在我喊疼的时候一脸心疼地抱着我帮我揉脸。薄薄的窗帘蒙着昏黄的灯光穿过落地窗,原来玛奇玛已经先到家了。

 

“我回来啰。”

 

我觉得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我和她交往了两年,我知道她喜欢回家后先开卧室的灯,她喜欢咖啡但不是甜甜圈,她喜欢在松软的床上做我们都喜欢的事情,她喜欢拥抱而不是接吻。可我喜欢接吻,所以她说抱着亲也没问题。

 

她喜欢猫。

 

那天,我们一起进了浴室。里面热气腾腾的,热水浇过了我的头。朦朦胧胧间,我还是害羞到不敢看她漂亮的身体,即便我们刚刚做过更越界的事情。

 

她突然问我,你喜欢狗吗?

 

我认真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我说如果硬挑的话,狗里面我只喜欢柴犬,因为它的耳朵尖尖的,很像猫咪。我说我更喜欢猫。

 

你喜欢吗?我闷声问她。

 

她好像是想了很久,久到我只能听见我们之间的哗哗水流声,尴尬的呼吸声。我想仰起头看她,可是水流过我的双眼,我只能看到头顶无数的灯。

 

她兀地问我,要不要交往。

 

她说,她可以给我任何我想要的,任何我喜欢的。她哗啦啦地说了许多,我从未发现她这么能说,就像我头顶的花洒喷涌而来的热水一样,烫着我的皮肤,有点疼又有点舒服。

 

她察觉到了我的沉默,于是给了我一个完美的笑容说道,我给的条件不够诱人吗?

 

我呆呆地望着她,直到她说完了。

 

“那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她似乎没有料到这个回答。我继续说着,“我不会做饭,但我会洗碗,我愿意和你一起睡觉一起吃饭,我不打呼不磨牙,早上愿意和你一起赖床然后上班迟到,我也愿意在你走之前抱抱你,如果你喜欢的话。”

 

现在想想,我觉得我的演讲内容糟糕至极,言辞尴尬无比。说完我都想用脚趾在浴室瓷砖上抠出一个大洞。

 

说完,我还嫌不够似地,大声且恬不知耻地问,“你该不会不要我了吧,和我做完大人之间的事洗完澡然后把我丢掉什么的…”

 

她温柔地笑了笑,她说才不会。

 

我说你知道有一种人,他们无情得很,办完事穿上裤子就走人,世间也没有惩罚来约束他们呀。

 

“我说不会就是不会。”“为什么?”

 

“因为恶魔从不说谎。”

 

她又不是恶魔。

 

也许我是个笨蛋,也许我真的是被她耍了,这种哄小孩的话也信。从浴室走到卧室里,我一直在反复咀嚼这句话,殊不知玛奇玛已经在旁边偷偷笑我了。

 

我躺到了她的床上,因为她要我留下来陪她。

 

我说好吧好吧,就当我大发慈悲,被你骗也就当自讨苦吃好了。

 

顶灯昏黄,在我迷糊的眼神里,好像远方的山巅盖着的落日,我只觉得真美啊,就像蜂蜜糖霜一样闪闪发光,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也都是闪闪发光的。

 

也许是睡着之前,她轻轻吻了吻我,她说,她也喜欢猫。她最喜欢猫了。

 

 

 

“在想什么?”

 

玛奇玛在厨房里,壁炉里的火温暖地照着我的脸,我懒懒地卧在沙发里。我问她你为什么说你喜欢猫。

 

她答道,大概是觉得有些猫被人丢在路边很可怜吧。

 

我说我了解她,可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了解她。

 

比如在我搬进来之前她家里有一堆狗毛,比如她平时对待别人冷漠又礼貌,比如我从来没见过她在性【】爱里高【】潮的模样,比如她有一个同事叫电次,他告诉我玛奇玛小姐最喜欢狗,他说他才是玛奇玛小姐最棒的狗狗。比如她也许只有看到我的时候,那双漩涡般的眼睛里才有了一些光。

 

你总在想那些有的没的,她走过来贴着我的大腿坐下,沙发凹进去一个舒服的弧度。

 

我哼了一声,装作一副懒得理她的样子,余光却往回瞥了瞥。可是我的小动作早就被聪明的她捕捉到了。

 

“你的钱包都旧成什么模样了,又不是没钱,两年前就用这个了…”

 

“钱包和女友一样,可不是说换就换的。”

 

她开心地搂着我,我和她抢遥控器调到我最喜欢的肥皂剧。我们就听着晚风卷起一片一片树叶,树枝就这样托着夕阳,叶子片片转身,翻转了整个黄昏。

 

 

谁知道呢,恶魔从来都不会说谎。

那她就假装,她喜欢猫。

那我就假装,她是恶魔好了。

 

 

 

 

 

 

Fin

 


—————————

写给朋友的,看一乐呵就行

 

十五.

“喜欢狗狗的人 不会是坏人的”

(看了电锯人 再看炎拳)

“喜欢狗狗的人 不会是坏人的”

(看了电锯人 再看炎拳)

每天被自己菜醒
2022第一张画居然是坏女人...

2022第一张画居然是坏女人 (再见 熬不动了)

2022第一张画居然是坏女人 (再见 熬不动了)

面包

“小林我啊,以前可是很强哒!”

“小林我啊,以前可是很强哒!”

和无惨一起晒太阳
欢迎光临电锯人,这里有一下角色...

欢迎光临电锯人,这里有一下角色:

发情的傻狗 

控制欲强的主人

成熟大哥哥

有点疯的第二好女人

好女人!

老混蛋

机械小狗

兢兢战战的车主

欢迎光临电锯人,这里有一下角色:

发情的傻狗 

控制欲强的主人

成熟大哥哥

有点疯的第二好女人

好女人!

老混蛋

机械小狗

兢兢战战的车主

和无惨一起晒太阳
girls be like:...

girls be like:

我男朋友就是我的玩偶。

makima:我男朋友就是狗狗💕


boys be like:

我喜欢的人是女同😥

秋:我喜欢的人没了😫


girls be like:

我男朋友就是我的玩偶。

makima:我男朋友就是狗狗💕


boys be like:

我喜欢的人是女同😥

秋:我喜欢的人没了😫


Feliiis

给朋友的生日礼物

给朋友的生日礼物

周扒皮
几个月前画的,截个还能看的过去...

几个月前画的,截个还能看的过去点的,准备重画

几个月前画的,截个还能看的过去点的,准备重画

ZERODIRE
画了坏女人🥰🥰🥰🥰

画了坏女人🥰🥰🥰🥰

画了坏女人🥰🥰🥰🥰

芋圆配奶绿

“回答只能是是或者汪”

“回答只能是是或者汪”

养的是鱼不是愚🐟
你的目光又在注视谁?

你的目光又在注视谁?

你的目光又在注视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