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玛琳菲森

65405浏览    826参与
╭や┃一曲成悲

第二十六章:引狼入室2

“你的司机呢?”


艾丽看着不远处倚靠在墙上的身影,开口问。


“助理家里出了点事,我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去了……”


说话的同时安吉站了起来,走到了艾丽的面前,碧色的眸中醉意微醺,带着克制的痛意,眉头轻锁,似在隐忍着什么。


艾丽因她的走近,心跳不自觉的加快,她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低下了头去,轻声问:“那……那你的女朋友呢,你怎么不让她送你……”


艾丽回想着在宴会上的一幕,她吻着那女人的样子深情而又专注,...

 

“你的司机呢?”

 

 

艾丽看着不远处倚靠在墙上的身影,开口问。

 

 

 

“助理家里出了点事,我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去了……”

 

 

说话的同时安吉站了起来,走到了艾丽的面前,碧色的眸中醉意微醺,带着克制的痛意,眉头轻锁,似在隐忍着什么。

 

 

艾丽因她的走近,心跳不自觉的加快,她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低下了头去,轻声问:“那……那你的女朋友呢,你怎么不让她送你……”

 

 

艾丽回想着在宴会上的一幕,她吻着那女人的样子深情而又专注,仿佛是对待什么稀世珍宝。

 

 

心想她应该是很喜欢那个女人,才用那样的神态去亲吻她的吧。

 

 

而那个女人也是以同样的表情回应着她的吻,所以,两个人应该很喜欢对方!

 

 

在那样的场合,毫不避讳的接吻,必然是女女朋友的关系……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

 

 

安吉垂着眼帘,一直在观察着她的表情,精致的脸上勾着狡黠的笑意。

 

 

尤其是在看见她紧抿薄唇,握起了双手之后,她的笑意扩的更深。

 

 

虽然她失去了对自己的记忆,但在她的潜意识里却还深爱着自己。

 

 

这个发现比她得了奥斯卡奖还让她高兴,也不枉她威逼利诱了那个家伙一个小时,还搭了三个名牌限量的包包才让那个人答应帮自己演戏……

 

 

当时她和那个家伙坐在包厢的一角。

 

 

看似在深情款款的接吻,其实她们只是做出了表情,根本就没有吻到,只是借位而已。

 

 

隐藏在低垂眼帘下的眸光,一直深锁在她的脸上,没有片刻从她的脸上移开过。

 

 

当泪水从她的脸颊落下,她的心喜忧参半,直到她转身离开,那瞬间她们分了开来,女人嫌弃的瞥了她一眼,抱怨道:

 

 

“老娘明明是有男朋友的人,为什么要陪你演这种无聊又狗血的戏啊!”

 

 

“如果你还想要那三个限量版包包的话,就给我闭嘴,乖乖的陪我演戏……”

 

 

安吉瞥了她一眼,冷淡的说。

 

 

“哼,为了包包,老娘忍了,不过,你光是这样可不行啊!毕竟你的情敌可是姬圈扛把子,凯特布兰切特啊,她不光会撩,还很有手段,所以,你也得耍点心机才行……”

 

 

“我需要耍什么心机?难道我安吉丽娜朱莉没有魅力?还是看起来不攻?”

 

 

“可拉倒吧,你顶多攻一攻像艾丽范宁那类得小白兔,别说和凯特布兰切特比。

 

 

就是和妮可基德曼比起来,你都受多了……

 

 

不相信你去乐乎看看你的拉娘文,你和谁配不是在下面的那个,即使是和艾丽范宁也时不时的会被反压……

 

 

就这你还好意思觉得自己很攻?

 

 

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这个好莱坞非著名编剧在,保管让你将艾丽从凯特手中抢回来……

 

 

比如你可以这样……这样……这样……还有这样……”

 

 

安吉眉头紧锁,不胜其烦的听着她的滔滔不绝,貌似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攻力不足。

 

 

但她的方法……倒是还不错的样子……

 

 

………………

 

 

“她和导演,制片去……去……别的地方谈事了,我有点不舒服,所以,就没去……”

 

 

她神情微敛,收拢了自己的声线,装作一副隐忍却饱含着痛苦的口吻说。

 

 

“你哪里不舒服?”

 

 

听见她的话,艾丽猛的抬起了头,神色是连她都没有意识到的焦急和关切。

 

 

安吉心中偷笑,面上却仍是那副竭力忍耐着痛苦的表情,对她貌似勉强的起了扯唇角,开口道。

 

 

“没什么,只是胃有点疼……”

 

 

“很严重吗?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艾丽看着她明明很痛苦,却在勉强忍着的表情,心莫名的顿疼。

 

 

就像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和别人接吻会心痛一样,现的她依旧不明白自己这么担心她,心疼她的原因……

 

 

她只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她,也没有办法留下她一人不管。

 

 

“不用,回去之后,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她握住她准备打电话的手,她的手柔嫩微凉。

 

 

不似平常的温度,甚至还在轻轻颤抖,是因为担心她吗?

 

 

克制住自己不断想要上翘的唇角,她红唇微张,佯装虚弱的开口。

 

 

心中却想,如果去医院的话不就穿帮了吗?她的演技可骗不过医院里的仪器。

 

 

“可是……可是……你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艾丽抬起眸来,湛蓝的眸子盈盈泛光,一副快哭的模样。

 

 

“你若真这么担心我,就快些送我回去吧,别让我……在寒风里呆着了。”

 

 

安吉见她这么担心自己,心中很是愉悦,但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免得露了馅。

 

 

“对……对不起……请问你住哪里……”

 

 

艾丽慌乱得低下头,不好意思得开口。

 

 

“哈伊曼酒店……”

 

 

安吉依然克制的开口,意料之中的看见她怔了一怔,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却没有说出来,身子一侧,将她让进了车里,随后自己也上了车,坐在了她的旁边。

 

 

刚一落座,安吉就将头一歪,靠在了她的肩上,艾丽身子一僵,心跳瞬间变得飞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才反应了过来,回头转眸,满目复杂的看着枕着自己的肩,半瞌着眼,一脸痛色的女人。

 

 

心想……

 

 

 

在我曾失去的记忆中,

 

 

你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为什么总能轻而易举地击痛我的心?

 

 

牵动我的表情……

 

 

让我为你流泪,为你担心。

 

 

明明凯特才是我的女朋友,可为什么……为什么却是你给了我这些情绪,这些感觉……

 

 

手不自觉的抬起,伸往她的脸颊,想要抚平她紧锁的眉头,却又落了下来……

 

 

 

她们都是有伴侣的人……

 

 

又怎么能……

 

 

怎么能这样亲密……

 

 

于是她又抬起了手,想将她的头放到椅背上,却猛不防腰间一紧,却是她的手环在了她的腰上。

 

 

然后她的气息就缠了上来,扑撒在她的耳边:

 

 

“不要……推开我……好吗?”

 

 

听着她的恳求,艾丽心中一疼,原本已经抬起的手,再度落下,任由她将自己抱的越来越紧……

 

 

车速慢了下来,继而缓缓停下,然后耳边传来了司机的声音:“艾丽小姐,已经到了……”

 

 

闻言,她低下头去,柔声对她怀里的女人道:“我们下车吧!”

 

 

安吉貌似吃力的想要从她怀中坐起,却又无力坐起,一副痛苦至极的样子。

 

 

艾丽看她如此虚弱的模样,心疼的像火烧,如此炙热却莫名其妙……

 

 

她将安吉扶下车,半搂半抱的带她进了酒店。

 

 

安吉整个人依偎在她的怀中,低垂着目光,苍白如纸的脸色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红晕。

 

 

该死的马琳娜,她最好祈祷她的办法真如她说的那样有效,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好看……

 

 

毕竟她安吉丽娜朱莉何曾做过如此小受的行为,尤其是在她的受面前……

 

 

不过,眸光流转,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微微闪光的地方,漏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你房间几号?”

 

 

软糯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

 

 

“1502……”

 

 

她张了张嘴,用装出来的虚弱回答道。

 

 

 

艾丽又是一愣,怎么她就在她对面住吗?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进了电梯,很快便到了十五楼……

 

 

艾丽半搂着她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再次开口问道:“你的房卡在哪?”

 

 

安吉虚弱的指了指在艾丽肩上垮着得她的包包,艾丽了然的低头,一手搂紧她的腰,一手打开了她的皮包,但是摸索了半天却不见房卡。

 

 

正当她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却听见她痛苦隐忍的嗯了一声,她心一紧,不忍再问……

 

 

而是将她扶到了自己的门外,然后拿出了房卡,打开门,将她扶上了自己的床。

 

 

就在艾丽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却猛不防被她抱紧,然后一个反身,便被她压在了身下……

 

 

 

 

 

 

 

 

 

狼座

補沉睡魔咒
第一張黑化教母是參加P站徵稿活動的作品
第二張是今天畫送給朋友的情人節草圖(大遲到)

補沉睡魔咒
第一張黑化教母是參加P站徵稿活動的作品
第二張是今天畫送給朋友的情人節草圖(大遲到)

╭や┃一曲成悲

咳咳,为什么艾丽和安吉会出现奥斯卡那幕的

😒😒😒你们好好猜猜,我去码字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你们好好猜猜,我去码字了。


高家的宁馨儿

《米老鼠群星会》继灰妈和王后同框之后我又发现玛琳菲森、乌苏拉和库伊拉坐一个桌子,多年之后《童话镇》的女巫三人组啊,缘分啊缘分

《米老鼠群星会》继灰妈和王后同框之后我又发现玛琳菲森、乌苏拉和库伊拉坐一个桌子,多年之后《童话镇》的女巫三人组啊,缘分啊缘分

安吉的小鯨魚

海瑪cp ~1 初見

今天的摩爾森林充滿朝氣。


精靈熱鬧的互相分享生活瑣事,統治者Maleficent也一如既往的教導黑仙族的小仙子們如何運用自己的翅膀穿梭在自由的天空。人類的王國被她的Beastie管理得十分祥和、百姓平安,最棒的是,沒有貪得無厭的人類來到森林邊境打擾精靈的生活。


「小朋友,妳的翅膀得張開一點,才不……」


Maleficent似乎感應到了一股能量,像是在告訴她有什麼東西將要出現在摩爾森林


「Maleficent?怎麼了嗎?」小仙子正等著她說完話。


「沒…沒事,你們先飛到漿果樹下吧,我去巡巡邊境」


果然,在空中的Maleficent看見底下的精靈圍成一圈,...


今天的摩爾森林充滿朝氣。


精靈熱鬧的互相分享生活瑣事,統治者Maleficent也一如既往的教導黑仙族的小仙子們如何運用自己的翅膀穿梭在自由的天空。人類的王國被她的Beastie管理得十分祥和、百姓平安,最棒的是,沒有貪得無厭的人類來到森林邊境打擾精靈的生活。


「小朋友,妳的翅膀得張開一點,才不……」


Maleficent似乎感應到了一股能量,像是在告訴她有什麼東西將要出現在摩爾森林


「Maleficent?怎麼了嗎?」小仙子正等著她說完話。


「沒…沒事,你們先飛到漿果樹下吧,我去巡巡邊境」



果然,在空中的Maleficent看見底下的精靈圍成一圈,嘰嘰喳喳的交頭接耳,討論著眼前的物體。她迅速的俯衝,降落在人群中央。


一個披頭散髮、臉上化著濃濃的煙燻妝、綠黑交錯的衣服殘破不堪、身上還帶了許多傷的女人,就這麼倒在Maleficent的面前。


她蹲下身靠近了眼前的女人,向她的鼻子緩緩的伸出手,她感受到來自她的一絲呼吸,微乎其微。


「She's still alive. 」


纖細的指尖纏繞著一縷金黃色的魔法,女人瘦弱的身軀被一件毛毯裹住。她環顧四周,找不到一個能遮蔽的屋子,索性將她抱起,展開飽滿的雙翼,飛回自己的樹屋。


周圍的精靈就看著以往嚴肅又冰冷的魔女溫柔的對待一個陌生的女人直到她離開他們的視線。


「她不是討厭人類嗎?」

「除了女的吧」

「走吧走吧沒事了」



女人終於醒了。


她看了看周圍,只有一個長角又長翅膀的人在床邊打瞌睡。


「給我起來!妳是誰?為什麼我在這裡?」


Maleficent聽到了剛才明明很虛弱的女人對著自己大呼小叫,慵懶的睜開碧色的雙眼。


「我怎麼知道妳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虧我剛才還救了妳,妳們人類能不能有禮貌點啊?」


「我不是什麼愚蠢的人類,我可是阿斯嘉德正統繼承人Hela,奧丁的長女,人稱Goddess of death,妳還不快kneel!」


「什麼Goddess of death我還Mistress of evil呢,玩什麼角色扮演啊,到底在說什麼…」Maleficent對她翻了大大的白眼


「這是哪裡?阿斯嘉德呢?我那愚蠢的兩個弟弟呢?」


「這裡是摩爾森林,我不知道阿斯嘉德是什麼,還有我不管妳在那裡有多大的頭銜,在我的地盤態度請好點!」


兩人彼此了解了對方的身份後,Hela開始解釋來龍去脈。


「最後一刻我將自己傳送到別處來保護自己,可我已經筋疲力盡,沒有選擇任何目的地,或許是這樣我才會出現在這裡」


「看來妳不是什麼惡人,那我就放心了。難怪剛才在為妳療傷時發現妳的傷口癒合速度比人類還要快上幾倍,原來不是一般人」


「那當然」


“謝謝”這種話Hela才說不出口,而且剛才自己昏迷不醒狼狽不堪的樣子就這麼被看光了,為了不表現心裡的難為情只好硬是擠出這句話,但她唯一的缺點,就是臉紅得比心裡想的還快。


Maleficent看見她雪白精緻的小臉和耳根瞬間紅了起來,對比剛才傲嬌的模樣,著實可愛,她笑出了聲。


恢復傷口是不能穿著衣服的,Hela也不例外。Maleficent小心翼翼的把Hela的外衣褪去,生怕她突然醒來。曼妙的曲線,白皙的肉體,修長的四肢,光滑的肌膚,Maleficent可是全看在眼裡的,但她也沒再多看,一直提醒著自己是來救人的,才把目光移開。

當然,這件事可不能讓她知道。


「喂!妳想什麼呢?笑成這樣」Hela不解的說


「沒事,妳不會想知道的。對了,妳還要回到妳說的阿斯嘉德嗎?」


「不…那裡已經毀了,但除了那裡,我哪都去不了」


「那不如妳先在這裡住著吧!」

該死,這麼主動幹什麼


「好吧…如果妳不介意的話」


「不會的…嗯…我帶妳四處走走吧」

------------------------------------------------------


好久之前就想寫這篇了,Angie跟老凱真的好香啊(*¯︶¯*)

本來想寫真人,但我沒梗了(๑′°︿°๑)

之後再想吧

自己產的糧,希望你們看得開心~

╭や┃一曲成悲

第二十五章:引狼入室1

下了飞机后,安吉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她眼帘低垂,目光里尽是阴森的寒意,冷道:“她的动作还挺快的……”


“是啊!”电话那边的经纪人叹了口气,继而道:


“因为你们之前没有公开关系,再加上凯特出面解释过片场的事情,再加上艾丽公司对那件事的回应和凯特的说辞并无两样。


如今凯特那边又将你们的绯闻贴删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安吉,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动作,否则你就会再次背上负面新闻。


我可不想看见“好莱坞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竟成小三”这样的新闻标题。”...


下了飞机后,安吉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她眼帘低垂,目光里尽是阴森的寒意,冷道:“她的动作还挺快的……”

 

 

“是啊!”电话那边的经纪人叹了口气,继而道:

 

 

“因为你们之前没有公开关系,再加上凯特出面解释过片场的事情,再加上艾丽公司对那件事的回应和凯特的说辞并无两样。

 

 

如今凯特那边又将你们的绯闻贴删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安吉,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动作,否则你就会再次背上负面新闻。

 

 

我可不想看见“好莱坞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竟成小三”这样的新闻标题。”

 

 

“那又怎样?我会在乎这些吗?”

 

 

安吉眸光闪烁,眸中冷光悠悠,不屑的道。

 

 

她安吉丽娜朱莉何尝在乎过这些流言蜚语,只要能够让心爱的人回到自己身边,她宁愿被千夫所指,哪怕会丢掉现有的一切,她也在所不惜……

 

 

“即使你不在乎,那艾丽呢?她也能不在乎吗?你觉得她愿意看见你为她背负骂名?

 

 

再说了,你也不想想当初为什么要和她分手,如今事情还没有解决。

 

 

你就想让她重回你身边,这么一来,那你们当初所受的痛苦又算什么?”

 

 

经纪人的话如当头一棒,让安吉这个当局人猛的醒了过来,她垂了垂眸,以往她都是冷静自持的,很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如今……

 

 

她紧抿着嘴唇,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她叹了口气,深深闭上了双眼,当她在睁开的时候,已经变回了那个处事不惊的国际巨星……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也不会就这样放弃。”

 

 

“你想做什么?”

 

 

安吉扬了扬眉,勾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

 

 

“我当然想……”

 

 

 

“安吉,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电话那边的经纪人皱着眉头,声音因安吉那可怕的想法而微微颤抖。

 

 

“当然……”

 

 

安吉垂了垂眸,碧色的瞳孔里寒意加深,笑的性感又危险。

 

 

“所以,亲爱的,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在天亮之前把事情办好……”

 

 

挂掉电话,安吉抬起了眸,看着墨色的夜空,碧色的幽眸中点点噙笑……

 

 

Dear baby, I am willing to become a devil for you,As long as you can come back to me

 

(亲爱的宝贝,为了你,我甘愿变成魔鬼,只要你能回来我的身边……)

 

………………

 

 

“事情办妥了,东西也拿回来并且毁掉了,她还保证了再也不会纠缠于你。……”

 

 

安吉回到酒店的三个小时后,经纪人的电话再次打来,向她报告了事情的结果……

 

 

“嗯,辛苦你了。”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

 

 

 

“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你也知道我的个性,所以就别劝我了……”

 

 

安吉打断她接下来的话,淡淡的说道,然后挂掉了电话……

 

 

“哎……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任性,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电话那边的经纪人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她跟了她这么多年,还从没见她对谁这么认真过,希望事情真能如她所愿的发展吧!

 

 

她放下电话,看了看手上的u盘,那里面放着莎拉加顿的裸照。

 

 

而这就是安吉的办法,她让她雇了一位身材火爆的女郎,去了她所在的酒吧,然后莎拉加顿从了她的勾引,和她上了床,并且被拍下了裸照。

 

这个办法并不正大光明,甚至可以说是卑鄙,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所以,也怪不了谁……

 

 

她这样想,也不知道是真的这样认为,还是再为安吉开脱……

 

 

只是她又叹了口气,然后收起了那个u盘……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在这期间,安吉无论是情绪还是行为豆很是正常,每天按部就班的拍摄,拍完后就回酒店休息。

 

 

虽然如此,但不知为何,剧组所有的人的心中都莫名的生出了一股诡异,总觉得这很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但没有人敢说,也没有人敢问,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及凯特布兰切特和艾丽范宁。

 

 

虽然她们没有公开过在一起的事情,但这个剧组的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两人的关系……

 

 

也明白安吉丽娜朱莉对艾丽范宁的在乎和深情,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艾丽会离开安吉,和凯特布兰切特在一起。

 

 

但他们内心深处却是希望安吉能和艾丽长长久久得,不止是为了这部电影,更是因为他们觉得艾丽和安吉才更加般配。

 

 

 

不过,这也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事情,所以,也只好佯装平常的拍完了这部电影……

 

 

在电影的杀青宴上,姗姗来迟的艾丽范宁不好意思得和大家打着招呼,瞳孔却转个不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在这半个月中,她总是会夜半惊醒,大汗淋漓的回想着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在她的梦中总有一个高挑纤瘦,被淋透满身的女人,可她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

 

 

然后她的心就会剧烈的疼痛起来,泪也会在不知不觉间浸湿她的面容……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像是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每当这时,凯特总会抱住她,然后用低沉温柔的声音对她说:“别怕,只是个噩梦……”

 

 

…………

 

 

终于她的目光定住,牢牢的锁在不远处那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身上,她穿着一袭黑色长裙,样式低调随性,长发随意的披着,妆容精致简单。

 

 

此刻正搂着一个女人,和她接着吻……

 

 

她的心穆地被什么东西刺穿。

 

 

疼的她血流如注,手不知不觉被紧握成拳,泪水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

 

 

“艾丽,你怎么哭了?”

 

 

“我哭了吗?”

 

 

磁性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她呆了呆,下意识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那湿漉漉的触感让她愣了愣。

 

 

奇怪,她怎么哭了?

 

 

是被什么东西迷了眼?还是因为……

 

 

她望了望仍在接吻的两人,眼帘轻轻的颤着,然后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试图阻止这莫名却强烈的痛意,但却徒劳无功……

 

 

她垂下眼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在凯特告诉她的故事里。

 

 

她才是被她所喜欢的人,可为什么,她会在看见她与别人亲热时,心会这么痛呢?

 

 

就好像……好像是被烈火焚烧一样,痛到她无法呼吸……

 

 

“艾丽……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关切的话语,她回过神来,一边擦着泪一边笑着说:“我没事,可能是有小虫子飞到我的眼睛里了吧!”

 

 

 

“没事就好,那你好好玩,我过那边了……”

 

 

执行导演笑了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便离开了,艾丽点了点头,以做回应。

 

 

执行导演离开后,她抬眸匆匆瞥了一眼扔在接着吻的两人,转身走入了卫生间……

 

 

扭开水龙头,她将手深入水中,捧了一把。

 

 

波在脸上,试图用这冰凉的水,浇灭那汹涌莫名的痛意,但效果却微乎其微……

 

 

当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目光又不自觉的望向了安吉的方向,此时她身边的女人已经离开,座位上只剩了她一人存在……

 

 

她靠坐着沙发,手搭在翘着的腿上,正饮着一杯酒,昏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看起来清冷孤寂……

 

 

让她的心又疼了起来,咬了咬下唇,她扼下那莫名却炙烈的情绪,走到另一个角落里,加入了那座人的谈话中……

 

 

和她们聊了一会后,她感觉自己有点乏了,便告辞离开,在她起身回眸的一瞬间,她瞥见了安吉的座位,所发现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是走了吗?

 

 

她心不由己的想,随即自嘲的一笑。

 

 

艾丽范宁啊艾丽范宁,你是怎么了……

 

 

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你女朋友还对你那么好,那么温柔,那么体贴,那么有求必应。

 

 

而你怎么能……怎么能在意别人……又怎么能为别人心痛……

 

 

你这样对的起你的女朋友吗?

 

 

她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然后走出了会场……

 

 

正当她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悠悠然飘了过来:“能搭个便车吗?”

 

 

 

 

艾丽啊艾丽,你可长点心吧!她这哪是想搭车啊,分明就是想借酒乱性,把你生吃了啊!

 

 

嗷嗷嗷嗷嗷嗷!心疼艾丽一秒钟,接下来且看大灰狼如何勾引小白兔,至于小白兔会不会被吃掉,嘿嘿!就不告诉你们了……

 

 

 

 

 

 

 

 

 

 

 

 

 

 

 

 

 

 

 

 

 

 

 

 

 

 

 

 

 

 

 

 

 

 

 

 

 

 

 

 

 

╭や┃一曲成悲

第二十四章:失忆的女孩

“你来做什么?”


凯特灰瞳一沉,手不自觉的搂紧了怀中的女孩,冷冷的道。


“她是我女人,我来看她理所应当。”


安吉的视线一直放在凯特布兰切特抱着艾丽的手上,听见她的话,才抬起了眸,以同样冰冷的口吻回应她道。


“从你与她分手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你的女人,所以,请你离开这里。”


她垂眸看了看怀中睡得并不安稳的艾丽范宁,声音放柔了些,眼里的心疼怜惜毫不吝啬,也毫不掩饰:“我不想再让她受任何刺激……”...


“你来做什么?”

 

 

凯特灰瞳一沉,手不自觉的搂紧了怀中的女孩,冷冷的道。

 

 

“她是我女人,我来看她理所应当。”

 

 

安吉的视线一直放在凯特布兰切特抱着艾丽的手上,听见她的话,才抬起了眸,以同样冰冷的口吻回应她道。

 

 

“从你与她分手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你的女人,所以,请你离开这里。”

 

 

她垂眸看了看怀中睡得并不安稳的艾丽范宁,声音放柔了些,眼里的心疼怜惜毫不吝啬,也毫不掩饰:“我不想再让她受任何刺激……”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过问。”

 

 

安吉走进了一些,来到了两人的面前,俯身搂住艾丽的腰和腿,正欲把她从凯特怀里抱出来。

 

 

凯特眸光一寒,手用上了力,将她抱得更紧,安吉怎肯示弱,又怎能示弱,碧色微沉,把她往自己怀里扯……

 

 

局面仿佛回到了半个多月前在沉睡魔咒片场的那幕,不同的是那次艾丽范宁是在安吉丽娜朱莉的怀中,而此刻她却到了凯特布兰切特的怀里……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的时候,艾丽嗯得一声醒了过来……

 

 

两人听见声音,同时低下了头去,只见怀中之人眨了眨眼,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们……

 

 

这是哪?

 

 

她们是谁?

 

 

我又是谁?

 

 

哦,艾丽嘟了嘟嘴,她想起来了,她叫艾丽范宁,是一个演员。

 

 

而这两个人,一个是凯特布兰切特……

 

 

另一个是……

 

 

她皱了皱眉,却是怎么也不想来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只觉得她好熟悉,好亲切。

 

 

但却也让她好……心痛……

 

 

她怔怔得望着那个她想不起来的女人,下意识的捂了捂胸口,垂下的眸中疑惑而痛楚。

 

 

“宁儿……你怎么了?”

 

 

“艾丽……你怎么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听到对方的话,又同时抬头望着对方的眸中冰冷一片。

 

 

“我没事,凯特,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艾丽范宁转眸对她笑了笑,又转眸对那个女人道:“这位女士,请问你是?”

 

 

安吉闻言一怔,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一松。

 

 

她为什么这样说?

 

 

是想故意气她,还是她真的不记得她了……

 

 

眸中的关心转化为不甘和痛苦,她望着她湛蓝瞳色中的疑惑,低声道:“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安吉,你的……”

 

 

感知到她想要说的话,凯特开口打断她:“既然她不记得你了,那就请你离开吧!”

 

 

说完也不给她回话的机会,一个用力将艾丽从她手上夺过,垂眸对她怀里的少女道:

 

 

“宁儿,我带你回家……”

 

 

说完便抱着她离开了……

 

 

安吉的手保持着抱她的姿势,她眼帘低垂,一双碧色的眸子空而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回过了神,转身离开了医院,进了车,安吉呆呆的坐在驾驶座上,目光愣怔……

 

 

她不明白……

 

 

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明白为什么她没有忘记凯特布兰切特,

 

 

却偏偏忘记了她……

 

 

难道当真是她给她的刺激太深了吗?

 

 

 

安吉垂了垂眼帘,拿起了车座上的手机,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拨通了电话……

 

 

 

五星级酒店内……

 

 

 

凯特一边打着点着电话,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正在不远处的浴室……

 

 

她的声音压的极低,很显然是不想被浴室里的艾丽范宁听到……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一个小时之内要把所有提及安吉和艾丽关系的通稿撤下,就连只有只言片语的帖子都不能有……”

 

 

在她挂掉电话的同时,艾丽擦着头发自浴室走了出来,凯特收起手机,走了过去,勾着唇道:“我帮你擦……”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艾丽蓝眸抬起,看着面前的凯特,微笑着说。

 

 

凯特被她的笑容晃了眼,灰色的瞳中晕开了痴迷的幽光,手不自觉得就抬了起来,向她粉嫩精致的小脸抚去……

 

 

艾丽不自在得移开脸,掩饰的擦了几下头发,然后低声道:

 

 

“我有点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毕竟为了照顾我,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凯特的眸中划过失落,手在空中僵了几秒才收了回去,侧眸看向低着头的少女。

 

 

半响,才轻声道:“好。”

 

 

听见她离开的声音,艾丽暗自松了口气。

 

 

拿掉了头上的毛巾,随手扔在一边,然后走到床上坐下,她皱着眉,目光盯着不远处的地毯,回想着在车上凯特和自己的对话……

 

 

 

“凯特,刚才在医院里的那位女士是谁?你认识她吗?”

 

 

车后座上,艾丽仰着头,满脸疑惑的问凯特布兰切特道。

 

 

“嗯……”凯特布兰切特点了点头,眸光盈盈的回望着少女,开口道:“她叫安吉丽娜朱莉,是一位和你合作过的演员……”

 

 

“哦,原来是这样……”

 

 

艾丽范宁了然得点点头,却恍然想起了那个女人看她的眼神,以及面对她时,自己那没来由却强烈异常的痛感和熟悉感……

 

 

于是她再次开口,语气中满是好奇:“那她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呢?”

 

 

“也许是因为她喜欢你吧……”

 

 

艾丽歪了歪头,神色怔愣,半响她又问:

 

 

 

“那我呢?我也……喜欢她吗?”

 

 

凯特望着她,眼神闪烁,目光幽幽,然后她笑了笑,低声说:

 

 

“你是不可以喜欢她的,因为……我才是你的……女朋友……”

 

 

“是这样吗?”

 

 

艾丽眸光微锁,蔚蓝的瞳孔被疑惑填满……

 

 

“是的……”她说。

 

 

然后低下了头去,吻住了她的唇……

 

 

 

………………………………

 

 

 

艾丽手支着头,低垂着的目光里满是懵懂……

 

 

她并没有怀疑凯特的话,因为她的手机里满是和她的照片,那些照片里一张张,一幕幕都是她们在一起的证据……

 

 

有她们一起在游乐园里玩耍的情景,还有在冰场上的共舞以及不知道谁拍的。

 

 

她们在片场里的视频,视频里她对她贴心至极,而她则对她笑的嫣然……

 

 

甚至还有她们接吻的照片,而且……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是打开的网页,上面一连串都是她们在一起后的相关报道。

 

 

她自己也有一些和她的记忆,而那些记忆碎片和她手机里的照片是能对的上的。

 

 

只是……

 

 

艾丽垂了垂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她似乎少了一点感觉。

 

 

是因为失忆了的关系吗?

 

 

她不知道……

 

 

倒是那个叫安吉丽娜朱莉的女人……

 

 

艾丽眉头紧锁,试图回想起更多和她有关的事情,但却头疼欲裂……

 

 

她摇了摇头,干脆放弃了回想……

 

 

飞机上……

 

 

安吉手支着头,低垂的双目里满是复杂,神情疲惫不堪,脑海中回想着她私人医生的话:

 

 

“人在极度悲痛,或在强刺激下,是会忘记刺激她的事或者人,这是潜意识做出的自我保护。”

 

 

 

“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这个不一定,也许一两天,也许二三月,也许……一辈子……”

 

 

“有什么方法可以恢复她的记忆吗?”

 

 

“有,那就被相同的人,或者相同的事在刺激一次,最好是重现她内心深处最深的痛,但这个办法我不介意你使用……”

 

 

“为什么?”

 

 

“因为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本来就已经很脆弱了,所以,若是在被打击的话会让她彻底崩溃的。”

 

 

…………

 

 

碧色的眸溢满水光,她痛苦的闭了闭眼,遮住眼底的湖泊,双手紧握成拳……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

 

 

她说什么也不会这样对她……

 

 

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她的……

 

 

 

 

 接下来的剧情里,我们的安吉会充分发挥自己好莱坞影后的演技……



从凯特大魔王手中拐回自己的小女友😒😒😒😒



但我不确定你们想不想看……😒😒😒

 

 

 

 

 

 

 

 

 

 

 

 

 

 

 

 

 

 

 

 

 

 

 

 

 

 

 

 

╭や┃一曲成悲

在来个小剧透

艾丽只忘记了安吉一个人,让安吉很受伤,尤其看到艾丽和凯特那么亲的样子,于是安吉的编剧加姬友就为她支了几招,傲娇高冷的安吉一边嫌弃一边真香……


比如让安吉送个小礼物啊!装个小病啊!故意和别人暧昧,看她会不会介意吃醋啊!等等,当然还有更绝的,是什么我就先卖个关子了……


😒😒😒😒


当然凯特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后就到了艾丽生日,两人分别邀请了她……


好了说够多了,小小的留个悬念,然后心安理得的去睡觉了。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卡文的小行家……😁😁😁😁
[图片]
[图片]
[图片]


艾丽只忘记了安吉一个人,让安吉很受伤,尤其看到艾丽和凯特那么亲的样子,于是安吉的编剧加姬友就为她支了几招,傲娇高冷的安吉一边嫌弃一边真香……



比如让安吉送个小礼物啊!装个小病啊!故意和别人暧昧,看她会不会介意吃醋啊!等等,当然还有更绝的,是什么我就先卖个关子了……


😒😒😒😒


当然凯特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后就到了艾丽生日,两人分别邀请了她……


好了说够多了,小小的留个悬念,然后心安理得的去睡觉了。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卡文的小行家……😁😁😁😁





一惗·初見 

求文!!!

有没有那种讲小时候的爱洛和玛琳菲森的各种互动的故事!!

就是玛琳菲森守护她长大的细节 陪伴之类的

好想看!!!

有没有那种讲小时候的爱洛和玛琳菲森的各种互动的故事!!

就是玛琳菲森守护她长大的细节 陪伴之类的

好想看!!!


╭や┃一曲成悲

下节预告

艾丽失忆,凯特告诉她自己是她爱人,😒安吉耍心机重追小女友……😒
[图片]
[图片]
[图片]

艾丽失忆,凯特告诉她自己是她爱人,😒安吉耍心机重追小女友……😒


╭や┃一曲成悲

第二十三章:争锋相对1

“她以你来威胁我,我不得已妥协,本想过后与你解释,没想到你……”


艾丽震惊得抬头,眸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惊愕。


安吉神色幽冷,碧色的瞳孔里充满了痛怒,用压抑克制的声音说:“没想到你竟这么快与她搞到了一起,还和她……”


安吉捏着她下巴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瞳色里的寒意更深,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道:“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艾丽下巴被捏的生疼,但她全然不顾,满脑子都是安吉的话,原来她不是真心想要抛弃自己……


原来她与她分手都是为了保护她……...


“她以你来威胁我,我不得已妥协,本想过后与你解释,没想到你……”

 

 

艾丽震惊得抬头,眸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惊愕。

 

 

安吉神色幽冷,碧色的瞳孔里充满了痛怒,用压抑克制的声音说:“没想到你竟这么快与她搞到了一起,还和她……”

 

安吉捏着她下巴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瞳色里的寒意更深,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道:“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艾丽下巴被捏的生疼,但她全然不顾,满脑子都是安吉的话,原来她不是真心想要抛弃自己……

 

 

原来她与她分手都是为了保护她……

 

 

原来她还是爱自己的……

 

 

艾丽怔怔得看着安吉,意识中空白一片,湛蓝的眸里蓄满了泪水。

 

 

直到下巴再次被捏紧,她才回过了神来,想起了她最后的话,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对不起……我……我那天晚上……喝……喝醉了……把她……把她当成了你……”

 

 

 

安吉的瞳孔猛然一缩,眸中冷光炸现。

 

 

 

心里犹如被万道光雷同时劈下,将她的心轰了个粉身碎骨。

 

 

她原本带了深刻的希望,觉得那个家伙不过是想离间她和艾丽的关系,所以,才扯了这样的慌。

 

 

没想到……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她真的和她……

 

 

安吉眸光凛冽,脸色惨白如纸,碧色的幽芒冷如寒霜……

 

 

半响,颤抖的说:“好……很好……”

 

 

说完,便要离开。

 

 

原本,艾丽一直垂着眸,神色痛疚不安,像在等着什么审判。

 

 

双手紧紧的捧着汤碗,指节泛白。

 

 

听见声音,她猛的抬头,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挽留下她,却被安吉甩开。

 

 

咔嚓一声,汤碗掉落在地,连同她的心一起碎成了千片……

 

 

碰的一声,安吉摔门而去,徒留艾丽一个人在原地泪流满面……

 

 

她不要她了……

 

 

这次她真的不要她了……

 

 

艾丽跌坐在地……

 

 

痛如万箭穿心……

 

 

泪似黄泉瀑布……

 

 

是她的错……

 

 

都是她的错……

 

 

她不该……不该……

 

 

痛苦的闭上双眼,泪水更加汹涌的落了下来……

 

 

出了酒店,安吉上了车,将油门一踩到底,黑色的法拉利就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她脸色紧紧的绷着,碧绿的瞳孔里充满了愤怒的痛意,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疼的她无法呼吸。

 

 

车速已经到了极限,可她不管不顾,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指节白成了纸色……

 

 

…………

 

开完会的凯特,并没有马上回酒店,而是让司机开车去了药店,虽然雨一落下,凯特马上就用衣服罩住了她,所以,她并没有被淋到。

 

 

但凯特还是不放心,心想买一点备用也好。

 

 

到了药店,她阻止了要帮她下去买药的助理,自己亲自下车去买了些退烧药和感冒药……

 

 

她刚一进门,就引起了轰动,凯特也不在意,买完药后,对热情的影迷飞了个吻便转身离开了……

 

 

她刚一出门,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啊啊声!

 

 

凯特笑了一笑,径自撑起伞,上了车,走了……

 

 

来到艾丽范宁得门前,她举手敲了敲,却没有人回应,是睡了吗?凯特心想……

 

 

正准备离开,心中却突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的转身,去前台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进入……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她惊呆了,她的宁儿倒在地上,原本粉嫩的小脸此刻毫无血色。

 

 

纤长的手臂无力的垂着,鲜红的血液正顺着她的指缝流淌而下,在她的不远处,掉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宁儿……”

 

 

凯特美目圆睁,疾步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起,又惊又痛的叫着她的名字。

 

 

“宁儿……宁儿……你醒醒……别吓我啊!宁儿……宁儿……宁儿……”

 

 

凯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哽咽,然而怀中的少女,却依然紧紧闭着双眼,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她看着怀中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少女,眸中的痛惧不断扩大。

 

 

不……

 

 

她不能死……

 

 

她还没让她知道她隐瞒的有关于她的秘密……

 

 

还没有做到她所承诺的事情……

 

 

还没有和她拍完那部她专门为她们之间的感情所写的故事

 

 

所以,她不能死……

 

 

她一定不能死……

 

 

救护车……

 

 

对……

 

 

救护车……

 

 

拿起手机,她颤抖不止的拨通了急救中心的号码…………

 

 

 

经过一夜的抢救,艾丽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转移到了vip病房……

 

 

凯特坐在她的床边,一手握着她苍白的小手,一手轻抚着她憔悴的脸颊。

 

 

修长的眉睫不住的颤抖,眸中满是心疼。

 

 

“安吉……安吉……”

 

 

低声哽咽的声音自她口中吐出,凯特穆地攥紧了她的手,眼底的心疼瞬间被痛怒代替。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她?

 

 

为什么?

 

 

我到底哪里不如她好……

 

 

“不好了……”

 

 

就在这时,凯特的助理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语带焦急的说:“艾丽小姐自杀得消息被曝光了。”

 

 

闻言,凯特眸中寒光一闪,头也不抬的说:

 

 

“通知公关部,让她们连夜发布通稿,就说宁儿自杀是因为安吉用情不专。

 

 

同时和她以及前女友交往造成的,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小三了。

 

 

同时联系国内外的所有大v,红人,让她们转发造势,但是你要告诉他们,安吉怎么抹黑都行,却不能说宁儿半句坏话,否则她们将吃不了兜着走……”

 

 

“是……”

 

 

助理应了一声,正准备离开,凯特却叫住了她:“等等……”

 

 

助理回过身来,只听凯特继续说:

 

 

“这件事要做的不留痕迹,不能让别人以为是艾丽的团队做的。明白吗?”

 

 

“明白,我会以第三方的名义发一个帖子,然后在安排水军大量转发,留评……最后再联系那些大v,红人……”

 

 

助理点了点头,道。

 

 

凯特没有在说话,挥了挥手,示意助理可以走了,助理收到暗示,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凯特回过了头去,灰色的瞳孔静静地锁着仍在昏迷中的少女,神色晦暗难明……

 

 

另一边……

 

 

“你说什么?”

 

 

倾盆的暴雨中,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夜空,安吉手握着电话,瞳孔中一片惊愕之色。

 

 

 

“艾丽范宁自杀了。”安吉的经纪人薇拉在电话那边说,而后再次开口:“不过,幸亏送医及时,她已经没……”

 

 

事了这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安吉就断了电话,调转车头,火箭一般的向医院的方向而去……

 

 

她车速极快,丝毫不管是在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上,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眸中满是焦急和懊悔……

 

 

她紧咬着下唇,心中恨透了自己……

 

 

该死……

 

 

她怎么能这样对她……

 

 

又怎么会这样对她……

 

 

她明明知道那个女孩是那样深爱着自己……

 

 

即使她……

 

 

即使她被别人拥有过,也是受了她的伤害,才在酒精的刺激下将那个人当成了她……

 

 

可她却因为自己的错,迁怒于那个将她当生命来爱的女孩,继而再次伤害了她……

 

 

而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

 

 

一定是以为自己的离开,是不想在要她了,所以,才……才……

 

 

安吉心如刀割,恨不得插翅飞到她的身边,可她没有翅膀,所以,只有加速到底……

 

 

赶到医院,疾步走过周围惊讶,八卦的目光,来到前台,她尽量克制住焦急和担心的开口:“请问艾丽范宁在哪个病房……”

 

 

“5023……”

 

…………

 

 

电梯来到五楼,安吉的脚步几乎在门打开的同时迈了出来……

 

 

来到她的病房外,伸手握住门把,打开……

 

 

正将艾丽抱在怀里,喂她喝水的凯特应声回眸。

 

 

对上了一双寒冷至极的瞳孔……

 

 

 

 好吧,我就喜欢吊人胃口。😒😒😒

 

 

 

 

 

 

 

 

 

 

 

 

 

 

 

 

 

 

 

 

 

 

 

 

 

 

 

 

 

 

╭や┃一曲成悲

楼主去洗个香香,回来继续码字……

今天的文主虐艾丽,也是时候该让艾丽知道知道安吉的魅力了。😒😒😒😒
[图片]
[图片]

今天的文主虐艾丽,也是时候该让艾丽知道知道安吉的魅力了。😒😒😒😒

薛定谔的猫

《心棘》第87章 Maleficent X Aurora

玛特纳丝的笔带着神奇的魔力,她将时间融成了颜料,再以双眼为参照,身边飘过的一缕风丝都被融入其中。

奥罗拉从小就在森林里野惯了,不像寻常的贵族子女,站个几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

“玛琳菲森。”奥罗拉突然直呼她的名字。

方才还在打着瞌睡的玛琳菲森一瞬间便清醒了。她动了动自己的肩膀和翅膀,看向奥罗拉的目光显得有些困惑和懒倦。

“怎么了?”

“你有想过我们之间的未来吗?”

玛琳菲森没有说话,但奥罗拉却感到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沉重,玛琳菲森轻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宠溺说道:“就这样……足以了。”

奥罗拉清楚玛琳菲森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但还在极力的回避。奥罗拉深爱着玛琳菲森,因此也就停止了这个话题,免...

玛特纳丝的笔带着神奇的魔力,她将时间融成了颜料,再以双眼为参照,身边飘过的一缕风丝都被融入其中。

奥罗拉从小就在森林里野惯了,不像寻常的贵族子女,站个几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

“玛琳菲森。”奥罗拉突然直呼她的名字。

方才还在打着瞌睡的玛琳菲森一瞬间便清醒了。她动了动自己的肩膀和翅膀,看向奥罗拉的目光显得有些困惑和懒倦。

“怎么了?”

“你有想过我们之间的未来吗?”

玛琳菲森没有说话,但奥罗拉却感到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沉重,玛琳菲森轻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宠溺说道:“就这样……足以了。”

奥罗拉清楚玛琳菲森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但还在极力的回避。奥罗拉深爱着玛琳菲森,因此也就停止了这个话题,免得让她难受。

“你们两个……嗯……似乎有些不对劲?”玛特纳丝皱着眉头感受着突然之间改变的气氛,就像被漆黑的颜料在已经完成的画作上染上一笔。

玛琳菲森看了一眼玛特纳丝,又微微垂下头说:“是你的错觉。”

“好吧……”玛特纳丝无奈的摊了摊手,“再坚持下,很快就画完了。”

暗夜族的巢穴中还保留着许多珍贵的古籍,数量庞大,只能分批来搬运。

玛琳菲森曾在那群古籍中逗留过,学会了不少新的魔咒和法术,但真正想要的却从不见影子。

她不罢休,又拜访过许多森林中的“老前辈”,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复。

这是一个命中注定要发生的事情,任何拖延都只能是无力的反抗。

在众多寻找中玛琳菲森也不得不认命。

纵使她强大的如远古的凤凰,却也依旧无法对抗世间的法则。这个认知曾让玛琳菲森产生挫败感。

不管是玛特纳丝还是迪阿瓦,甚至是一些跟玛琳菲森相处过的精灵和暗夜族……t

他们都会发现只要那个人类的女王和玛琳菲森处于同一个空间的时候,无论四周有多少人,或是多少美丽的风景,疑惑黄金与钻石堆成的山——

这位不苟言笑的守护者总会将温柔的目光停留在奥罗拉一个人身上。

「偶尔爱情也像昙花一现,短暂却又惊艳。」

玛琳菲森不可自主的回想玛特纳丝说过的话。她的半生画过许多画,也听闻许多的故事,也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这些经验让她看上去仿佛在情爱方面无所不知,却又对其满不在乎。

直到黄昏,玛特纳丝才在画布上落下了最后一笔,她端详着眼前的画,很满意,跟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可以了。”玛特纳丝开始收拾颜料,“我最后修改下,修改完了我会去通知你。”

玛特纳丝收拾好颜料见二人还是一动不动,似乎在各自思考着些什么。

“玛琳菲森?”

玛琳菲森双眼微睁,点头应道。

“你听到我说的话吗?”

“我听到了。”玛琳菲森说罢从树上下来,开始收拾凌乱的衣摆。

“奥罗拉。”玛琳菲森轻轻念着奥罗拉的名字

奥罗拉在玛琳菲森落下最后一个字母时全身不由的一下轻颤。就在她打算调整好自己迷茫的情绪时,玛琳菲森冰凉的手掌已经贴上了她的脸颊。

奥罗拉深吸一口气,回头嫣然一笑。

“已经结束了吗?”

“结束了。”

奥罗拉看了一眼天空,已经近黄昏。

她舔舐了一下干燥的唇瓣,总觉得自己心烦意乱。

“教母……”奥罗拉没有看向玛琳菲森的眼睛,只是盯着地上的一小簇青草,“我该回去了。”

玛琳菲森瞥了一眼还在看好戏的玛特纳丝,玛特纳丝的本能告诉她玛琳菲森眼神里危险的含义,于是玛特纳丝不得已放弃一桩好戏遗憾离场。

悬崖之上只剩下她们两人。

黄昏的夕阳总是带给人凄凉的意味。

玛琳菲森只是看着那橘红色的光芒散落在她金色的长发和肩头,却将那张漂亮的面容埋藏在一片阴影之中。

玛琳菲森有些不甘的伸出手将遮掩奥罗拉脸庞的阴影,那些散落在她耳际旁的发丝给挑到她的耳后。

“beastie……”玛琳菲森用她独特的、低哑的嗓音震颤着奥罗拉的心,“谁惹你不开心了。”

“不。教母……”奥罗拉后退了一步,还是紧紧低着地面。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觉得有些累了。”

玛琳菲森不说话,只是看着奥罗拉。那极有侵略性的视线哪怕不与她对视奥罗拉都觉得忽略不了。

“beastie长大了。”玛琳菲森的眼神一下变得有些冷淡,“学会撒谎了。”

她似乎又一下从奥罗拉的恋人转变为她的教母,这带着些背德感的体验让奥罗拉出乎意料的欢喜。

“我没有。”奥罗拉软软的说道,却不带多少可信度。

“今天不要回去了。”

奥罗拉听闻猛的抬起头,湛蓝的双眸紧张又困惑。

如果自己的记忆没错,这算是玛琳菲森“第一次”直白的邀请她留下来。

明明平时天一黑就把她往城堡赶,如今她却希望她留下。

这让奥罗拉产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慌张情绪。

“你想要我留下来。”和刚刚不同,如今轮到奥罗拉盯着玛琳菲森的双眼,而那人侧过伸像是看着旁边的风景。

“如果你还有事……”玛琳菲森顿了顿,“就算了。”

“不!我没事。一点事也没有!”

奥罗拉迫不及待的回答她,现在哪怕城堡起火,或是受到别国的进攻,奥罗拉也绝对不会回去。

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好女王,因为她的心里只有玛琳菲森。

玛琳菲森也在慢慢的将奥罗拉的地位从教女向着恋人的高处抬。这也意味着她对奥罗拉的爱有多深沉,在未来刺进她心脏的剑有多锋利。

玛琳菲森觉得自己疯了,她在此刻竟毫不在意这些,只想化作一块磨刀石,将那把剑磨的更加锋厉些。

然后在那天到来时,将她彻底杀死。

就连凤凰的火焰也无法将她从地狱中带回。

她们将在痛苦却又深沉的爱中得以永生。





╭や┃一曲成悲

下节预告:艾丽开始追妻路。

虐妻一时爽,追妻葬火场。


接下来轮到艾丽被虐了……
[图片]
[图片]艾丽:老婆,看我,别生气了……

安吉:滚……找你的凯特布兰切特去……
[图片]

虐妻一时爽,追妻葬火场。


接下来轮到艾丽被虐了……

艾丽:老婆,看我,别生气了……

安吉:滚……找你的凯特布兰切特去……

布加斯锁
哈哈哈哈哈 恍惚

哈哈哈哈哈

恍惚

哈哈哈哈哈

恍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