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玛门

22340浏览    438参与
凉凉凉凉夏

  以七宗罪为主题的oc,试着重新设计了一下oc的服饰

  以七宗罪为主题的oc,试着重新设计了一下oc的服饰

鹤孤鸾

  玛门听说米迦勒死的时候,第三狱的烈焰刚治理好。魔界经历当初路西法的货币膨胀和最后一战元气大伤。玛门被路西法推上了魔界撒旦的位置。他知道米迦勒会经常到魔界蛊惑之路,也知道米迦勒是为了听听路西法的声音。

但是米迦勒不会知道玛门也会去蛊惑之路,而他听到的声音从始至终只有一声,那是米迦勒当年在决斗场上负伤问他的,有没有受伤。

米迦勒是为路西法而生的,祂是神的原罪,神的原罪就是爱上路西法。米迦勒只要遇见路西法,那么爱上路西法就是本能。也只有遇见路西法,米迦勒对爱的感知才能达到顶峰。

不过玛门并不知道,那个黄金六翼的大天使长,为什么会突然决定陨落。三千年他都活了,路西法的回忆不够他过完这无休止符......

  玛门听说米迦勒死的时候,第三狱的烈焰刚治理好。魔界经历当初路西法的货币膨胀和最后一战元气大伤。玛门被路西法推上了魔界撒旦的位置。他知道米迦勒会经常到魔界蛊惑之路,也知道米迦勒是为了听听路西法的声音。

但是米迦勒不会知道玛门也会去蛊惑之路,而他听到的声音从始至终只有一声,那是米迦勒当年在决斗场上负伤问他的,有没有受伤。

米迦勒是为路西法而生的,祂是神的原罪,神的原罪就是爱上路西法。米迦勒只要遇见路西法,那么爱上路西法就是本能。也只有遇见路西法,米迦勒对爱的感知才能达到顶峰。

不过玛门并不知道,那个黄金六翼的大天使长,为什么会突然决定陨落。三千年他都活了,路西法的回忆不够他过完这无休止符的绵长生命吗?

玛门坐在蛊惑之路外,魔族依旧在无止息地狂欢,和天界肃穆截然不同。那场神魔大战,路西法的死,米迦勒的退位,都对普通魔族没有影响,生不知因谁,是任何小人物的一生。但是玛门不是小人物,祂是路西法堕落前的孩子,祂出生时脸侧有一朵妖艳的玫瑰花刺青。

路西法曾和玛门说,让他记住脸上的刺青,因为这也是路西法永远不能忘怀的记忆。玛门以前认为父亲是要记住恨,但是米迦勒死的那段时间,祂看着路西法守着的,那位大天使长的尸体。祂突然明白了,路西法想记住的是一个印记。印在路西法心脏上方的,来自米迦勒的印记。

而印在玛门脸上的,是祂永远无法跨越的,耻辱和错误的标志。这个刺青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祂,你是米迦勒和路西法的孩子,你爱上米迦勒是你生命里最大的不应该。梦里几千年的番发蓝瞳,看向你的爱意,都是虚妄。祂当然爱你,你是祂的孩子,祂不知情时就能对你迁就纵容,祂不想你受伤,祂召唤你请求去魔界。祂当然爱你,但不等同于你爱祂。

米迦勒三千年里的缄默和忽然的陨落,神魔界皆讶异。玛门并不,祂知道米迦勒每次站在蛊惑之路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但越来越趋于无声,祂每次都在蛊惑之路外看着米迦勒,看一次又一次盛大的崩溃和哀音。

米迦勒的陨落是蓄谋已久的。玛门想。

祂去哪了?祂还是选择了走进时空轮回吗?

是了,祂来看过我,也看了贝利尔。祂一定也去看了哈尼雅和芭碧萝。

玛门向上望去,上面是九重天,而祂处于地心。雨线铺天盖地,湮没了天地万物。祂想,当年父亲和米迦勒也曾如此对望。

说起路西法,玛门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个父亲的关爱,对路西法而言重要的只有米迦勒。对玛门也是。

玛门也记得那天父亲对米迦勒说了“你自由了”,然后天地光芒璀璨失色,路西法拆剑,于是毁灭世界的力量集中在拆剑人身上。

路西法不是好的父亲,祂放养玛门,丢弃贝利尔。祂从来不会像米迦勒一样对玛门收手受伤,也不会对小孩形态的玛门心软。但是路西法是一个很好的爱人,祂可以为了米迦勒毁灭世界,也可以为了米迦勒毁灭自己。可独活实在是痛苦绵长,玛门知道米迦勒不愿独活,玛门又只想笑。

于是独活只有祂,玛门。那个小孩时代看着天使长入睡的小恶魔,少年时与米迦勒初遇,米迦勒死后躲在尸体旁伫立的玛门,米迦勒复活后在战场上被重伤的玛门…

路西法离去得太突然,太匆忙,又太不真实。不真实到玛门总是觉得,祂有一天会回来。 米迦勒的离去蓄谋已久,玛门知道祂不会熬过没有路西法的岁月,只是曾经很多太过真实鲜活,因为知道米迦勒不会回来,这些鲜活就逐渐触目惊心,密密扎在心头。

玛门偏头,雨线打在他脸侧的玫瑰刺青上,炙热又醒目。你连随着米迦勒一起轮回的资格都没有,刺青告诉祂。

山海
  “传说魔王路西法有两个孩子...

  “传说魔王路西法有两个孩子,是一对兄妹,他们美丽而强大,担负着魔界兴衰的使命。”

  “传说魔王路西法有两个孩子,是一对兄妹,他们美丽而强大,担负着魔界兴衰的使命。”

Mioki澪木

青海摇 但是Are you ready?

对不起mm我不是故意的()

青海摇 但是Are you ready?

对不起mm我不是故意的()

极地

求文

 求一篇希伯来神话同人文,第一章就是萨麦尔等战败接受审判,然后带着大量天使去往地狱,在地狱因为力量冲突导致好多天使毁容了好像,为了稳固堕天使们的力量,萨麦尔好像让谁去找阿斯蒙蒂斯,结果直接瞬移到了阿斯蒙蒂斯的房间,正好他在睡觉,还传出了他的绯闻。只记得这些了,好像是10年_15年的文,求文名

 求一篇希伯来神话同人文,第一章就是萨麦尔等战败接受审判,然后带着大量天使去往地狱,在地狱因为力量冲突导致好多天使毁容了好像,为了稳固堕天使们的力量,萨麦尔好像让谁去找阿斯蒙蒂斯,结果直接瞬移到了阿斯蒙蒂斯的房间,正好他在睡觉,还传出了他的绯闻。只记得这些了,好像是10年_15年的文,求文名

Focaccina

任何人没听过这句我都会难过,玛门狗狗生气……so cute…🥺


任何人没听过这句我都会难过,玛门狗狗生气……so cute…🥺


pink king

  敲敲敲,上线日常登录发现有新活动了,浅抽了一发!真就一发,还不是十连!竟然出了UR!!!还是这个池子里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敲敲敲,上线日常登录发现有新活动了,浅抽了一发!真就一发,还不是十连!竟然出了UR!!!还是这个池子里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云雾缭绕花沁雪(罗斯公爵)

【天神右翼——玛门】你们希望出现玛门睡米迦勒的剧情吗?这是否又合理?

  我不知道支持玛门和米迦勒的人有多少,但我知道,一定比不过支持路西法的。据我所知,作者天籁纸鸢在新版连载中明确表示过想要把玛门和米迦勒配对,或者说只是给他们写一场感情戏和床戏。为此他甚至修改了米迦勒和玛门之间的血缘,让他们之间的结合变得没有父子的顾忌。也就是说不管米迦勒把不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玛门可以不用顾忌。。

  

  玛门自出生以后与米迦勒之间的血缘就被抹去了。以他狂妄霸道又不顾伦理的魔族行事作风,再加上米迦勒对他的父子情感和慈悲不忍的愧疚和柔软心肠,以及出访魔界和在伊罗斯盛宴被魔族骗的团团转的单纯。会被玛门搞上手实在是太正常。

  就是说,不管你是怎么看待 的,或......

  我不知道支持玛门和米迦勒的人有多少,但我知道,一定比不过支持路西法的。据我所知,作者天籁纸鸢在新版连载中明确表示过想要把玛门和米迦勒配对,或者说只是给他们写一场感情戏和床戏。为此他甚至修改了米迦勒和玛门之间的血缘,让他们之间的结合变得没有父子的顾忌。也就是说不管米迦勒把不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玛门可以不用顾忌。。

  

  玛门自出生以后与米迦勒之间的血缘就被抹去了。以他狂妄霸道又不顾伦理的魔族行事作风,再加上米迦勒对他的父子情感和慈悲不忍的愧疚和柔软心肠,以及出访魔界和在伊罗斯盛宴被魔族骗的团团转的单纯。会被玛门搞上手实在是太正常。

  就是说,不管你是怎么看待 的,或许你不能接受,但是在新版的人物设定中,玛门确实会做出来这些事。

  之所以没有写出来,我不知道。在连载版作者的课外话多次明示暗示过自己的意图是要玛门和米迦勒上床,后来我听说是因为读者的反对声太大,最终权衡之下没写成。但她一定是有原先的大纲的。我猜测应该是米迦勒带领天使军团访问的时候,被玛门挑战,输给玛门那回。

  这样一来的话,安排的确实挺巧妙。一是当时还不知道父子关系,所以发生性关系不会有乱伦的抗拒和打击。只当是心上人和别人的孩子。

  二来有约在先。虽然是玛门抢先定下的不平等条约,但是答应了对决就不能反悔。

  

  三来就是以玛门的霸道和无畏。在不知道父子血缘之前一定不会在乎米是他父亲旧情人的身份。无论是循循诱导也好,强取豪夺也好。看上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弄到手。以米迦勒在做天使时候的单纯他不趁机创造机会睡米迦勒才不正常。

   虽然魔界对决从结果上是玛门赢了,但是大家默认是米迦勒放水,也没人去提醒他们去践行那个赌约。可如果玛门上门讨债的话,米迦勒也没有理由和机会抗拒。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情,以米迦勒对路西法的深情,恐怕会全力隐瞒,不让他知道这个事。且如果真的被逼无奈非要献出身体,也一定会争取一个时间和地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前题是他有的选。

  等到后来知道了他和玛门的父子关系后肯定又是一阵天崩地裂。但是玛门一定是无所谓的。

  所以我的结论是,如果天籁纸鸢没有删减故事情节的话,按照玛门对米迦勒的情愫和设定确实会走这个剧情。无论我们喜不喜欢。

临江曾忆谁
找到了,好几年前的画的玛门大人...

找到了,好几年前的画的玛门大人。是《大王不高兴》游戏里玛门的游戏形象

找到了,好几年前的画的玛门大人。是《大王不高兴》游戏里玛门的游戏形象

灵凌清

玛门是一位魁梧男子,身形高大强壮,双臂有力,步履稳健,身躯壮硕得好像一堵墙似的。结实的双腿,纠结的膀臂,隆起的健壮胸肌,低沉的嗓音。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脯,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浓眉大眼,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站着像一座石塔,跑起来有如一阵狂风。

  贝利尔是一位柔弱男子,身形窈窕纤细,双臂无力,步履轻缓,身躯纤瘦得好像一枝花似的。匀称的双腿,瘦弱的膀臂,完全没有胸肌,清亮的嗓音。瘦削的肩膀,收紧的胸脯,柔美得像潺潺溪水一般。这是一个细线条的女子,细眉杏眼,肩膀窄瘦,身材娇小,站着像一座花瓶,跑起来有如杨柳拂风。 ​​

  本人提供的灵感,@The ...

玛门是一位魁梧男子,身形高大强壮,双臂有力,步履稳健,身躯壮硕得好像一堵墙似的。结实的双腿,纠结的膀臂,隆起的健壮胸肌,低沉的嗓音。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脯,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浓眉大眼,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站着像一座石塔,跑起来有如一阵狂风。

  贝利尔是一位柔弱男子,身形窈窕纤细,双臂无力,步履轻缓,身躯纤瘦得好像一枝花似的。匀称的双腿,瘦弱的膀臂,完全没有胸肌,清亮的嗓音。瘦削的肩膀,收紧的胸脯,柔美得像潺潺溪水一般。这是一个细线条的女子,细眉杏眼,肩膀窄瘦,身材娇小,站着像一座花瓶,跑起来有如杨柳拂风。 ​​

  本人提供的灵感,@The light·御光而行 帮忙实行(●°u°●)​ 」

黑狗吃肉
我说某些人类你的小狗滤镜是不是...

我说某些人类你的小狗滤镜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说某些人类你的小狗滤镜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Vampire

·【轮回眼/玛贝】chapter2

 *原创人物登场

 *很久没看原文前两部很多设定记不清了,逻辑也没有,看个乐呵就行。欢迎指正,但是看心情改()主要图个爽,私密马赛

 ---

  

  

   第二天醒来时,贝利尔头痛欲裂。


    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他在心中嘟囔。只是昨夜潘地曼尼南的月光太温柔,他一时没能压抑下一直以来被他刻意忽略的心绪。


    他一直爱玛门。他很清楚。


    贝利尔从小没有体会过这种如绵如麻的感情,遇到玛门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爱。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极大......

 *原创人物登场

 *很久没看原文前两部很多设定记不清了,逻辑也没有,看个乐呵就行。欢迎指正,但是看心情改()主要图个爽,私密马赛

 ---

  

  

   第二天醒来时,贝利尔头痛欲裂。


    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他在心中嘟囔。只是昨夜潘地曼尼南的月光太温柔,他一时没能压抑下一直以来被他刻意忽略的心绪。


    他一直爱玛门。他很清楚。


    贝利尔从小没有体会过这种如绵如麻的感情,遇到玛门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爱。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在沙漠中久行的旅者,遇到一眼甘泉后产生的依赖常人无法想象,虽然他早已筑起层层壁垒,在外他是风名正盛的小王子,举止得体又不失幽默诙谐,除了曾经欺侮过他的人,其他人在与贝利尔接触后都对他好感有加,甚至不少贵族男恶魔都明里暗里追求过贝利尔。但那层壁垒之内的情状,只有贝利尔自己清楚。他从未忘记过玛门。


    他也清楚,一切都只自己是一厢情愿,因此也从未纠缠过玛门,在留下那一张纸条后就从来没主动跟玛门说过话,甚至会避开所有有玛门出席的场合。


    ——不过这种场合也不多,半个多月前玛门去了史米尔古堡,而在那之前玛门已经忙于公务数月,不重要的宴会全都推辞未到。


    贝利尔抖抖翅膀,扣好衬衫扣子,抓了抓头发便出了门。


    今天贝利尔要去一趟第三狱,与鬼族的矿石交易将在那儿进行,沙利叶和穆林作陪。路西法和米迦勒正没羞没燥地度着蜜月,玛门又在第四狱,魔界的主要政务便交由贝利尔代理。米迦勒原本不同意,说贝利尔还小正是喜欢玩乐的时候,给他这么多公务实在是残害儿童。——大天使长对这个小儿子的童年一直很愧疚,即便贝利尔已经是六星大巫师,他也仍然觉得贝利尔还是个孩子。


    倒是贝利尔应下了路西法的吩咐。这孩子表面对路西法还是毕恭毕敬,暗里虽不至于针锋相对,但打心底还是不太认他这个爸。换了谁从小被扔到奴隶船上长大,也不会想认一个便宜父亲,即便对方是至高无上的魔王。


    贝利尔就是这样,表面不显山不露水,但谁对他好心里记得一清二楚。从前他崇拜魔王陛下,却在了解一切后毫不犹豫地打碎了偶像光环。玛门曾经给予他温暖,但美梦破碎,他便不再去打扰。唯独对米迦勒,他的态度倒是越来越柔和。之前在潘地曼尼南的谈话算是他对米迦勒改观的开始。也许是因为血缘,也许是因为知道了米迦勒拼死才护住了自己,也许是因为日后米迦勒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


    ——他还是渴望被爱的。在与米迦勒相处的过程中,他感到自己不是被世界抛弃的堕天使,终于也体会到被家人珍视的感觉。米迦勒还常常鼓励他多去参加一些派对,也正是在与那些贵族的谈笑中,贝利尔变得越来越自信。曾经那个会蜷起身体抱住膝盖流泪的小猪好像从未存在过。


    


    贝利尔一行人赶到第三狱的时候,鬼族的人已经到了。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披着斗篷,远远地看不清相貌。


    等他走近的时候,鬼族的人都面露疑色,只有为首那人神色镇定,仿佛对今日魔界所来的人早有推断。也不怪鬼族的人惊异,贝利尔代理此次交易是临时所托,他们都以为会是三剑客一起出面——这笔交易不大不小,没大到需要路西法陛下出面的程度,却也不能只委托给三剑客中的任意一个。


    贝利尔忽略他们疑惑的神色,侧身问沙利叶要准备签订的文书。


    那人却径直走上前来,向贝利尔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抬头时贝利尔才看到这人脸上挂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紫水晶般的瞳孔一寸不移地盯着自己。贝利尔正欲开口,却被对方抢了先。


    “没想到有幸在这里见到贝利尔殿下,实在荣幸之至。”说着牵起贝利尔的手,轻轻印下一吻。


    贝利尔蹙眉,连忙收回手。


    沙利叶上前一步,微微侧身挡住贝利尔。


    “安提斯殿下,我也没想到今天会是您带人来第三狱,替我向你父王问好。”


    贝利尔才反应过来这人的身份。安提斯,现任鬼王图希格尔的独子,也就是鬼族的王子。传闻他性情温和行事正直,倒不像个鬼族。相貌么,放在魔族也确实属于极品一挂。


    贝利尔想到他刚才的笑,心道行事正直怕是以讹传讹。不过开口却是另外一种语气。


    “有劳安提斯殿下久等。路西法陛下正忙着蜜月,阿撒兹勒和萨麦尔正在休假,因此今日由我和沙利叶殿下来与您商谈。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开始吧。”说着拿出刚从沙利叶那儿要来的文书。


    安提斯依然面带微笑,贝利尔说得投入,没注意到他的神情。


    等贝利尔说完魔族的要求后,安提斯并未迟疑,随即道:


    “殿下所言我们鬼族都认为很合适,给我支笔,我们可以立即签订条约。只是今日父王派我前来,还有一个请求。”


    “嗯?”


    “他希望我能暂留魔界,等这笔交易完成后再回去。”说着又笑笑,“老头子说让我出来历练历练,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和魔族建立长期的友好关系。”其实你爹是想和你妈过二人世界看你不顺眼才想把你往外扔吧!


    贝利尔顿了顿,转而又答应下来,“小事。穆林,你看看第三狱哪座宫殿空着,收拾出来让安提斯殿下住进去。”


    “抱歉,贝利尔殿下,若我说我想去潘地曼尼南,不知是否有空的寝殿?”


    贝利尔身后的魔族顿时哗然。


    哪有上门做客一上来就说想住进主人家的?


    沙利叶正欲开口阻止,贝利尔却又应了下来。


    “潘地曼尼南空寝殿不少,殿下自便吧。”


    潘地曼尼南空寝殿确实不少,路西法回来后就和米迦勒搬出了鬼域,玛门自不必说,眼下只有贝利尔一人住在卡德殿。——众所周知卡德殿是路西法从前的居所,因此还有传言路西法可能会立贝利尔为王储。


    贝利尔一开始其实很不愿意,他想继续住在帝都巫师学院。虽然学院早已不能教给六星大巫师什么技能,他却对那里很是怀念。最终又是米迦勒劝导他,潘地曼尼南有很大的床和很软的床垫——诱哄原罪怠惰,只需要这么简单。


    得到答复的安提斯没再得寸进尺,只站在原地目送贝利尔离开。他要在这矿石之城四处逛逛,毕竟他们的交易还在这里进行。


    望着单翼堕天使越来越远的背影,安提斯提了提嘴角。


    “还是喝醉了比较可爱。”


    -


    


    与此同时,有一人正站在龙背上,从第四狱悠哉悠哉地飞往罗德欧加。


    血红的瞳孔漫无目的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映得脸上的红玫瑰愈发鲜艳。

雲定cloud

ai生成的,大家说更像玛门,虽然我是按梅丹佐的特征投喂ai的,ai还把眼镜去掉了。最后一张有玫瑰花那张是按玛门特征投喂,但是我不知道为啥玫瑰的位置不对。

ai生成的,大家说更像玛门,虽然我是按梅丹佐的特征投喂ai的,ai还把眼镜去掉了。最后一张有玫瑰花那张是按玛门特征投喂,但是我不知道为啥玫瑰的位置不对。

归舟放鹤
  玛门,我的美丽老婆嘿嘿嘿

  玛门,我的美丽老婆嘿嘿嘿

  玛门,我的美丽老婆嘿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