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玦启

478.4万浏览    4863参与
一杯染染

观影各界 9

时间:帝君自废神格神法之时

       上古神界恢复,各大真神回归

私设:1.帝君乃玦启之子

      2.没有元启,清穆与后池并未生子

      3.上古与白玦纯师徒关系,无男女私情

      4.有私创人物及自创片段

      5.对主角不友好

  

  【王母娘娘的话打脸了多少恋爱脑仙侠剧! 

  

  (王母说得有道理,天地不仁,神仙的偏私...

时间:帝君自废神格神法之时

       上古神界恢复,各大真神回归

私设:1.帝君乃玦启之子

      2.没有元启,清穆与后池并未生子

      3.上古与白玦纯师徒关系,无男女私情

      4.有私创人物及自创片段

      5.对主角不友好

  

  【王母娘娘的话打脸了多少恋爱脑仙侠剧! 

  

  (王母说得有道理,天地不仁,神仙的偏私和欲望,对凡人是灾祸​)

  

  (沉香你后悔改天条了吗,你看看现在那些动不动要杀光四海八荒的仙侠剧,你睡得着吗?反正我睡不着​)

  

  (以前“反派”是真的在讲理,有与主角不同的自己的信仰,现在就纯反派,信仰就是我要毁灭所有我讨厌的)

  

  (其实现在想想,一个神仙有了七情六欲,有了爱恨嗔痴,甚至影响了道心转念成魔会对三界造成多大影响,一个还好,要是一群神仙想都不用想。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就比如曦玄、琉璃天帝,身为天族太子、天帝,就应当护卫三界众生,这是他们在其位应当承担的责任)

  

  (王母自己的孩子思凡尚且依天规治理,未曾有过私心,玉帝也是亲手将自己妹子镇压。相似情况对比,各界那些因私欲导致三界动荡的天帝们,你们在干什么?!)

  

  西王母出身西昆仑,地位非同一般,若她有私心自可将自己的女儿护下,使其免受天规之罚。可她没有,这不仅是为了维护天规尊严,也是维护三界安宁。

  

  常言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今的琉璃界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西王母言之有理,天帝陛下还是好好学习一下吧!”

  

  “不劳人皇费心!”

  

  人皇微微一笑,“朕倒忘了!天道有意,此间事了,您是不是天帝还另说呢!”

  

  语气温和有礼,嘲讽效果直接拉满。

  

上古界

  

  “这……谁被diss到了我不说啊!”

  

  “呵呵”天启冷笑一声,剜了炙阳一眼“说什么呢!咱们在座的有谁能幸免?”

  

  一语惊起梦中人。

  

  是啊!他们又何曾幸免?不都经历过为情所困?如今虽是结局安好,可他们造下过祸事确实存在,若非有鸿钧暗中帮助,又岂会有如今的安宁?

  

  若是他们心中少些情爱,多些大义,许是另一番结局。只可惜岁月的长河从来不会为任何人驻足、倒退,纵使手段通天也依旧无法改变岁月的流逝。

  

  鸿钧身为五大混沌天神之一,虽创立了上古界,可受规则限制,仍是无法完善上古界,剑走偏锋。最后虽然动用禁忌法则,复活了大多数人,可依旧消逝不了过去在他们心中留下的痕迹。

  

  上古界因他而存在,也因他而混沌。

  

  白帝在黑祸中陨落,这是他所从未想到过的,但这也给了他机会。他将白帝魂魄收集起来,托生于天启,以期待白帝能够完善上古界。

  

  天不遂人愿,白帝在混沌之祸中流落琉璃界。琉璃天道感知到白帝到来欢欣鼓舞,却在将他交给织女之后陷入沉睡。

  

  此后发生的一切,接在天道与鸿钧意料之外……

  

  白帝的因,因鸿钧而起,自当由他结局。

  

注:文中黑祸参考完美世界结局

  

  

  

  

  

  

  

  

  

不屑一顾是相思

遇见•郁见

  郁见看了看手中的房卡,犹豫了。

  

他实在没有办法。上班,下班之后立刻去医院照顾爸爸,回家给身体不好的妈妈和怀孕的老婆做饭,老婆还在怀孕,月份大了,行动不便,家里重一些的活都要他来做。

今天医院把账单发到他手机上,被摔碎的屏幕呈现着扭曲的汉字,偏偏在住院费那里完完整整的显示出,押金12万。

郁见看着押金条催收单,恍恍惚惚的往家走,等他把家里都打理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十点要去夜色酒吧驻唱,今天是他的场子。

S姐是大学认识的学姐,一起组过乐队,毕业了S姐就开了酒吧,她也劝郁见直接来唱歌,毕竟当年大学里,郁见可是校园情歌王,一双桃花眼,一把电吉他,两条大长腿,迷倒无数学姐学妹...

  郁见看了看手中的房卡,犹豫了。

  

他实在没有办法。上班,下班之后立刻去医院照顾爸爸,回家给身体不好的妈妈和怀孕的老婆做饭,老婆还在怀孕,月份大了,行动不便,家里重一些的活都要他来做。

今天医院把账单发到他手机上,被摔碎的屏幕呈现着扭曲的汉字,偏偏在住院费那里完完整整的显示出,押金12万。

郁见看着押金条催收单,恍恍惚惚的往家走,等他把家里都打理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十点要去夜色酒吧驻唱,今天是他的场子。

S姐是大学认识的学姐,一起组过乐队,毕业了S姐就开了酒吧,她也劝郁见直接来唱歌,毕竟当年大学里,郁见可是校园情歌王,一双桃花眼,一把电吉他,两条大长腿,迷倒无数学姐学妹。

郁见不喜欢不确定的生活,他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

可惜生活并不让郁见这么想。

拿起吉他,郁见脑子里还想着12万的押金,三天内要交给医院住院部,看看卡里3万的存款,还差9万。

弹错的音符召来底下的嘘声。郁见低下头,连声道歉,他快步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恍惚的自己,拧开水龙头去洗脸。

阿英,你能借我9万吗?我爸的病~

嘟嘟的忙音,郁见还没说完的话就被打断了。

还是一样,上次都没借出的钱,这次怎么可能借到?

郁见拿着碎了半面屏的手机,急匆匆要出去,哪怕下跪也要借到钱。

韩廷就是在卫生间遇到了眼睛红红的郁见,他手足无措地道歉,磕磕巴巴地叠声说着对不起,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S姐?

结束了驻唱。郁见犹豫着,没法开口,之前已经向S姐借过钱了。

哥们儿,刚刚过来救场的鼓手Mike走过来勾着郁见的脖子。

我有一个货想送个人肉快递,报酬优厚!

郁见知道什么意思。酒吧里见怪不怪了,男客人女客人,之前没少给他递条子。

以前郁见理都不理,今天他犹豫了。瞬间的软弱被准确捕捉到,Mike半推半拉的把郁见拉到卡座的另一边,S姐用眼神询问郁见,而郁见却摇了摇头。

快递费多少?

90千纸鹤,

这是黑话,不多不少,正好9万。手里被塞进了一张房卡,本市五星酒店,出了酒吧转个街角,就是18层高的酒店大楼。

韩廷站在18层行政套房宽大的落地窗前,夜色弥漫,霓虹灯透过雾气射向夜空。那个男生,9万块就让他红了眼睛,连锁酒店大亨的韩氏集团太子爷,酒吧里开一瓶酒的价格,不知道能不能让那个人甘愿来找他。

门铃响了,约定的时间也到了。

郁见推开门,没开灯,一片漆黑。

你来了?郁见!

韩廷坐在客厅沙发上,用手里的遥控器打开了门口的射灯。强烈的灯光刺得郁见闭上了眼睛,他扶着门口的墙,低下头。

今天能结账吗?郁见攥着拳头,终于抬起眼眸。

韩廷其实只想帮帮这个男人,第一眼见到他,红红的眼睛像一只兔子,脆弱之下却在他的眼角看到了一丝倔强,9万块对他不算什么,今天的邀约只是他想找他聊聊天而已,生意的事情让他烦不胜烦,找个人好好说话,全当是放松了。

不过韩廷改主意了。他想知道这只小兔子的全部。

你是~韩廷做了个请的动作。

郁见~

tbc

————————

  彩蛋是后续~

赫尔墨斯

第48话

小花——纯纯大冤种😥

彩蛋是200粉新开的坑预告,半傲慢与偏见AU, abo设定

不看也可以,反正200粉的时候会发

第48话

小花——纯纯大冤种😥

彩蛋是200粉新开的坑预告,半傲慢与偏见AU, abo设定

不看也可以,反正200粉的时候会发

一棵向向向日的葵

【玦启衍生】不负苍生-第11章 练兵请将,初立根基

[图片]


文案设定详见预告


清早昊辰刚刚出了院落,就在前院遇到了计都。


计都脸上带着笑意:“昊辰师兄,这么早?”


昊辰微微笑了笑道:“今日要回一趟旭阳,前几日多谢少将军为那些新兵仗义执言。”


计都道:“昊辰师兄,不必如此见外,我也没帮什么忙,结果还是给你添了麻烦。”


昊辰温和道:“倒也不是什么麻烦,左右我也闲来无事,少将军还有其他事?”


计都道:“也没什么,刚刚回到家,跟别人都不太熟,觉得还是跟昊辰你更亲近一些。”


“少将军抬爱了,昊辰不过一介幕僚。”


“你别总是少将军少将军的喊我,喊我计都就好,你知道的我之前就是修罗的俘虏,就......




文案设定详见预告

 

清早昊辰刚刚出了院落,就在前院遇到了计都。


计都脸上带着笑意:“昊辰师兄,这么早?”


昊辰微微笑了笑道:“今日要回一趟旭阳,前几日多谢少将军为那些新兵仗义执言。”


计都道:“昊辰师兄,不必如此见外,我也没帮什么忙,结果还是给你添了麻烦。”


昊辰温和道:“倒也不是什么麻烦,左右我也闲来无事,少将军还有其他事?”


计都道:“也没什么,刚刚回到家,跟别人都不太熟,觉得还是跟昊辰你更亲近一些。”


“少将军抬爱了,昊辰不过一介幕僚。”


“你别总是少将军少将军的喊我,喊我计都就好,你知道的我之前就是修罗的俘虏,就是个最底层的士卒,哪里受得了现在被别人前呼后拥的,还是做个普通人自在一些。”


昊辰笑了笑:“计都师弟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以师弟现在的身份,别人是求也求不来的。”


计都无奈的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一步道:“与昊辰你说说话,心里就是特别开阔,总觉得似是认识许久许久一般。”


见到计都走到了近前,昊辰便眉头微蹙,话里也带了些疏离:“大千世界,或许是相似之人很多,才让师弟有这样的感觉。”


计都赶紧摇摇头:“不一样,不一样的,昊辰你与旁人不一样,这种似曾相识,就好像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就突然越来越清晰,瞧我这话说的有些唐突了,昊辰你莫怪。”


昊辰摸不清为什么计都会突然跟他示好,但总归要多个心眼儿,于是昊辰道:“你刚刚回家有周围的人敏感在意,也是人之常情,平日闲暇的时候,计都师弟不妨多走走多看看。”


计都开心的点点头:“我就知道昊辰你是最好的,改日我在我院里设宴,你与我来喝两杯,如何?”


昊辰尚未回答,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们二人的交谈。


“计都师弟当真是偏心,明明我也是你们的师兄弟,为何你只请昊辰,却不请我呢?”元朗摇着一把扇子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了。


计都笑了笑:“元朗师兄说笑了,既是设宴自然都是要请的,只不过刚刚恰好遇到了昊辰师兄。”


元朗眉毛挑了挑说:“也对,不若这样吧,我记得左文师兄如今是计都师弟你的幕僚了,还有璇玑师妹,既然都在,那就都去吧。”


计都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笑着道:“有道理。”


昊辰忍住没笑,道:“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聊,我要尽早出发去旭阳城。”


元朗摆摆手:“早去早回,早去早回。”


昊辰对着元朗笑了笑,点点头,就走了。


待昊辰走远,元朗脸上的笑意就落了道:“计都师弟,别看了,昊辰已经走远了。”


计都忍了忍道:“稍后父亲还有事,我也先回去了。”


元朗点点头,道:“好,那我就不送了。”


瞧着计都走远了,元朗才嘀咕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套昊辰近乎,没门儿!”

 

 

回到居所,计都原本乖巧的面容就冷了下来,想到刚刚对他微笑的昊辰,前几日一晃而过的梦境就愈发的清晰了。


一个与他把酒言欢的昊辰,一个对他破膛剖心的昊辰,哪一个才是真的?


左文信步走来,道:“少将军。”


计都看着他问道:“我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左文道:“那日草台城有好多修罗士兵都趁乱逃跑了,少将军说的人会不会已经跑回修罗了。”


计都想了想:“有这个可能。”


左文见他表情阴晴不定,迟疑了一下问道:“少将军,您让寻的那位无支祁真的也是北赵人吗?”


计都转头看看他道:“左先生,觉得我在骗你?”


左文赶紧作揖道:“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计都看着他慌张屈膝的模样,道:“论风骨,先生果然比不过昊辰,虽然与他不过短短几面,可是他却从未卑躬屈膝,再看先生的模样,明明都是一个师傅交出来的,怎么差距如此之大?”


说完计都就转身离开了。


左文气得有些咬牙切齿:“昊辰,昊辰,昊辰!你们为什么一个个总是第一眼就能看到昊辰!?”

 

 

旭阳城里,恒阳先生的小楼里,昊辰将招兵以及练兵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恒阳先生。


恒阳思索片刻:“你觉得,练兵一事,是利还是弊?”


昊辰道:“利大于弊!”


恒阳有些犹豫:“这其中必定有诈,你一介书生,如何让你来练兵,分明是想看你的笑话。”


昊辰道:“与褚将军进言的是计都,令函有褚将军的军印,区区二百五十人便要看我笑话,岂不是太小瞧人了?”


恒阳听着昊辰噎人的话,就捋着胡须笑了:“哈哈哈,瞧着你性子宽厚温和,可若生气了,几句话都能噎死他人。”


昊辰一听知道刚刚自己失态了,赶紧作揖道:“昊辰失言,师父莫怪。”


恒阳道:“哎,你应该跟元朗学一学,我们不能因为性格宽厚,就任人拿捏,对不对?至于练兵一事,你是我徒,犹如半子,该适当回避还是要回避,否则我那二弟会坐立不安的。”


昊辰低头道:“昊辰明白,昊辰只是练兵,其余的一概不知。”


恒阳点了点头:“练兵只靠你和元朗是不行的,我与你指一个去处,你去请他来帮你练兵,定能事半功倍。”


昊辰作揖道:“多谢师父。”

 

 


草台城织罗巷韩宅


恒阳给的地址,昊辰一刻都没耽搁,来到草台城已经入夜了。


刚刚受过战乱的草台城夜里家家户户闭门落窗,街上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看到那扇破败的小门旁已经不太清晰的“韩”字,昊辰就拍了拍门环。


“有人在家吗?”


小院里有一男子问道:“何人敲门?”


“家师乃恒阳先生,特来拜会韩将军。”


片刻小院的门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精壮男子。


“你刚刚说你是谁?”


昊辰作揖道:“家师恒阳先生,小子昊辰,特来拜会韩老将军。”


说完昊辰从袖兜中拿出恒阳先生的亲笔书信,那男子接过书信看了一眼,道:“跟我来吧。”

 

小院简陋,却也还算整洁,昊辰打量带路的男子,走路沉稳,脚下生风,是个练家子。


男子推开屋门:“祖父,恒阳先生高徒特来拜会。”


房舍简单,没有堂屋,男子带着昊辰进门,就看到了病榻上坐着的老将军。


老将军头发花白,精神厌厌的,身旁还放着一根拐杖。


听到男子的话,老将军抬头打量了一下刚进门的昊辰,问:“你是恒阳的弟子?”


昊辰对着韩老将军作揖道:“晚辈昊辰,表字柏麟,见过韩老将军。”


年轻男子将恒阳的书信递给韩老将军,老将军一目十行,道:“若是恒阳提早三年来寻老夫,老夫尚且可以一用,可是如今老夫身体大不如前,只怕练兵一事帮不上忙了。”


昊辰心中也有些遗憾,但是老将军的身体情况他也看的清楚。


“昊辰明白,事先并不知老将军身体不适,此来也是叨扰将军了。”


老将军摇摇头,然后问:“你们练兵,是给自己练?还是给褚磊练?”


昊辰一愣:“自然是为褚将军,为少阳。”


可是老将军话机一转,问:“若有一日兵临城下,褚磊弃你们而去,你们该当如何?草台城一战,褚磊溃败可是直接就逃到了少阳关了城门的。”

 

昊辰也被问住了,他想过有朝一日战火烧到少阳,也想过有朝一日会奋力一搏,也想过若少阳失守,褚磊抛下旭阳,这些问题都想过,可是答案除了拼死一搏,别无他法。

 

许久昊辰道:“将军的问题,昊辰也曾想过,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大概也就是殊死一搏吧。”


老将军道:“为何不是跟褚磊一起逃走?”


昊辰笑了笑摇摇头:“我家乡虽然不在这里,可是生活多年,又怎会说逃走就逃走?再者能逃到哪里去?西戎修罗已经进攻到了北赵腹地,而北赵五王割据处于内乱,南陈虽然王都南迁,可是已经名存实亡,哪里都不太平。”


老将军呵呵一笑:“你倒是个通透的孩子,恒阳说他得了一个宝贝徒弟,将来定成大器,果然如此。老夫虽然无法帮你,但是我这孙儿,却可帮衬你一二。”


一旁的年轻男子急了:“祖父!我不去!”


老将军拿起拐杖就抽过去:“你个混账东西,修罗打来的时候,是谁焦急的直跺脚?!你且跟着柏麟贤侄去,将来上阵杀敌,为血亲报仇!整日跟我这个老头子窝在家里算什么?!”


男子急红了眼:“我若去了,祖父你怎么办?”


昊辰心下了然,连忙道:“若老将军不嫌弃,可搬来旭阳城。”


老将军一听道:“我不去!”


昊辰道:“老将军有所不知,我有一知己好友与我一同拜在恒阳先生门下,他有祖母在世,如今也是独自住在旭阳城,若将军与韩大哥不嫌弃,可搬来为邻,也可相互有个照应。”


男子一听,立刻点头:“祖父,你若搬去旭阳城,我就跟柏麟兄走!”


老将军一脸不乐意,可是也知道自己孙儿执拗,这几年因为他的腿伤,一直想要投军的孙儿硬生生给憋在了家里照顾他。


最终思考片刻,老将军点头对男子道:“逆云,你跟着柏麟贤侄,一定要好好表现,莫要给韩家丢脸!”


韩逆云一听,立刻高兴的道:“祖父放心!逆云将来一定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8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8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3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3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2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2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0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0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1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11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9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9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6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6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7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7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5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5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4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4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3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3

沉迷美色的元宝崽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2

【玦启衍生】李玄(厉尘澜)x斩荒  缘&劫02

阿愿

余温(46)

    两人用过晚饭后,陆思诚又立刻赶回俱乐部继续参加训练。

  自从拿到作为替补上台打比赛的名额之后,陆思诚除了日常的带教陪练工作之外,晚上还需要跟其他人一起训练到很晚。

  要兼顾高强度的训练和学业,说不累那是假的,但陆思诚知道,如果他不努力工作,不抓住一切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那他的父亲,兴许永远都不会同意他成为职业电竞选手,而他和莫灵泽的未来,也永远只会是一个未知数。

  DQ.Five战队之前和鸿鑫有过合作,所以在打法方面也互相比较熟悉,而陆思诚拥有比较丰富的陪练经验,在第一次组团打对抗赛时,也基本上能和他们保持配合。

  将近凌晨两点,今天的训练......

    两人用过晚饭后,陆思诚又立刻赶回俱乐部继续参加训练。

  自从拿到作为替补上台打比赛的名额之后,陆思诚除了日常的带教陪练工作之外,晚上还需要跟其他人一起训练到很晚。

  要兼顾高强度的训练和学业,说不累那是假的,但陆思诚知道,如果他不努力工作,不抓住一切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那他的父亲,兴许永远都不会同意他成为职业电竞选手,而他和莫灵泽的未来,也永远只会是一个未知数。

  DQ.Five战队之前和鸿鑫有过合作,所以在打法方面也互相比较熟悉,而陆思诚拥有比较丰富的陪练经验,在第一次组团打对抗赛时,也基本上能和他们保持配合。

  将近凌晨两点,今天的训练才宣告结束。

  陆思诚摘下耳机,转了转发酸的脖颈,显示屏上的游戏私信框突然弹出了一条信息。

  『chessman,你的打法,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发信息的id名称是DQ-许泰伦,战队的副队长。

  不过因为这个人经常言语骚扰女粉丝,风评欠佳,所以陆思诚并不想和他过多交流。

  『他是目前和我交过手的电竞选手里,实力最强的一个。』许泰伦又发了一条过来,『所以,我觉得你也很有潜力。』

  陆思诚想了想,敲着键盘问道:『是谁?』

  许泰伦:『你可以叫他,教皇。』

  教皇?陆思诚隐约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应该是在某一场直播里听到过,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许泰伦:『6月份的全国联赛,他一定会参加,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他。』

  『春季赛好好打,如果表现出色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加入我们战队,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你看怎么样?』

  陆思诚:『谢谢,不过现在还不考虑,等顺利拿下春季赛冠军再说吧。』

  许泰伦没有再发信息来,陆思诚把电脑关机,从座位上站起身。这时,宋繁走到他身边,把一个装着降解泡沫盒的塑料袋放在桌上,面无表情地说道:“一点吃的。”

  陆思诚刚想开口说话,却又听见他说,“不用谢,万一你出什么事了,这间俱乐部的损失可不只是一星半点。”

  还没等陆思诚细想这话里的意思,宋繁便已经转过身快步朝经理办公室走去。

  随便吃了些食物后,已经将近凌晨3点,陆思诚走出俱乐部的大门,抬头看了一眼挂在空中的月亮,打开微信,和莫灵泽的聊天框很干净,他没有发信息来。

  对他们来说,分开一个月或许是当下最好的结果,一个月之后,如果DQ.Five战队能够获奖,那作为替补,可以拥有上台露面的机会,到那时候,他的实力也能被更多人看见。

  当然,最重要的是,莫灵泽能看见。

  

  一周时间在两人各自的学习生活中飞快流逝,而莫灵泽出发前往德浦县的航班时间就在周一上午十点半。

  莫灵泽知道陆思诚有课,所以只在前一天晚上告诉了他自己的出发时间和目的地,心里也并没有期望他能来送机,但当陆思诚的身影出现在他背后时,他虽然讶异,心里却依旧是藏不住的欣喜。

  “你上午不是有课吗?”看着他气喘吁吁向自己跑过来的样子,莫灵泽握住他的手,眼底含着淡淡的笑意,“你逃课啦?”

  “就一次!”陆思诚急忙解释道,“不会让我爸发现的,发现了我就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迟到了!”

  “傻瓜。”莫灵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又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真的还是个19岁的孩子啊。”

  陆思诚疑惑道:“灵泽,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莫灵泽笑着摇摇头,一边替他整理着往内折的衣领,“训练和学习不要太累了,要懂得劳逸结合。”说着,又凑近他的耳畔,压低声音,“要是实在累了需要睡觉的话,那些不太重要的课,翘一翘也没关系的,知道吗?”

  陆思诚顿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顺势圈住他,在他颈侧蹭了蹭:“嗯……灵泽你真好。”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老李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两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走过来的时候故意清了清嗓子:“你们这是……?”

  莫灵泽和陆思诚对视片刻,坦然搂住他的腰:“李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姓陆,叫他小陆就好。”

  老李赶紧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上下打量着对面的陆思诚,满脸的不可置信:“小莫,你说他……这小伙子是你……男朋友?”

  莫灵泽点头确认:“嗯。”

  “原来你喜欢的是……?”

  “嗯,之前跟您说的,非单身是真的。我喜欢的是男人这件事,也是真的。”

  陆思诚笑着对老李点头问好:“李哥好,接下来一个月,灵泽就麻烦您多照顾了。”

  老李似乎还没缓过神来,连连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我只是没想到这方面啊哈哈哈哈……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要不我先……”说着,他伸出两只手指作出走的姿势,“回避一下?”

  “不用,也没有什么隐私的,”陆思诚回答,又低声叮嘱莫灵泽,“下飞机以后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到德浦县也要给我打电话,最好发个定位给我,让我知道你在哪儿……”

  “好,我都答应你。”

  “还有,我昨天上网查了一下,那个地区比较偏远,可能气温也比较低,你的衣服都带够了吗?身上也要多穿点……”

  “都带了,还有其他的吗?”

  “还有,你胃不好,在那边一定要注意饮食,胃药都备着吗?没有的话下了飞机一定要先去药店里买,或者我买了给你寄过去……”

  莫灵泽看着眼前的男孩儿絮絮叨叨的模样,眼中的温柔笑意渐深:“都备好了,够的。”

  陆思诚看着远处大屏上滚动的数字,差不多快要到登机时间了,又转头看了一眼早就把脸撇开的老李,才放心凑近过来:“那……最后再亲一下好不好?”

  “好。”

  说完,莫灵泽便主动吻住他的唇,唇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甚至让他舍不得把人放开。

  这个短暂的吻结束后,陆思诚突然用力抱住了他:“灵泽,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

  莫灵泽轻拍他的后背安抚:“没事的,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你要记得来接我回家。”

  陆思诚终于恋恋不舍地把他放开,又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好,我一定来接你。”

  眼看就到了登机的时间,莫灵泽松开他的手,看向老李:“李哥,我们走吧。”

  “诶,好嘞!”老李拉起箱子上前两步,“走吧。”

  莫灵泽后退两步,对陆思诚挥了挥手:“快回去吧。”

  陆思诚却挪不动步子:“没事,我看着你。”

  就这样,等莫灵泽和老李的身影进入安检门再也看不见之后,陆思诚才收回目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转过身朝机场大门走去。

  

  顺利登机后,莫灵泽帮老李放好拉杆箱,才在他边上的位置坐下来。

  老李啧啧两声,连连摇头:“小莫,你可真是藏得够深的啊,亏得饭桌上方经理还那么热心的说要给你介绍对象,这下真是八竿子打不着了。”

  莫灵泽问道:“那李哥会觉得我不正常么?”

  “你觉得我是这么世俗的人吗?”老李回答,“那我问你,你觉得你自己是个正常人吗?”

  莫灵泽想了一会儿:“也许,是个比较麻烦的正常人吧。”

  老李似乎看出来他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拍拍他的肩,劝慰道:“我看得出来,那男孩子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他,既然如此,就不要想太多,珍惜当下的幸福就好。”

  “嗯,您说得对,”莫灵泽终于露出笑脸,“珍惜当下。”

  “这才对嘛,年轻人,总要轰轰烈烈爱一场才对得起你们现在这么好的年纪,至少以后不会后悔,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是追过不少女孩子……她们啊……”

  身边人说话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莫灵泽转过头,发现老李已经闭上眼睛,双手抱在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莫灵泽偏过脸看向窗外,看着地面上的人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几个密密麻的点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陆总,您找我?”总裁办助理小马走进来,对桌后的陆向天微微点头,“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

  穿一件深蓝色西装的陆向天放下手中的文件:“小马啊,我听说,你的祖籍就是德浦县的,对不对?”

  “是的,陆总。”

  “那你家里还有认识的年轻人吗?”

  小马想了一会儿:“我有个发小留在了本地的学校教书,现在是一名中学老师。”

  陆向天点点头:“好,那他有想要再就业的想法吗?我记得集团可以内推,你……考虑过吗?”

  小马挠挠头,面露难色:“因为没有问过他的想法,所以就还没提这件事。”

  陆向天靠近道:“没关系,可以问问。说不定,集团可以给他这个机会。”

  “好的,陆总。”

  

  由于德浦县所在市区的经济并不发达,仅有的机场还在修建当中,所以飞机只能降落在隔壁城市的机场里,然后再转乘高铁前往目的地市区,最后乘坐大巴进入德浦县。

  好在老李和建筑项目的对接人一直保持联系,两人才不至于在弯弯绕绕的山路中迷失方向。在县内的客运站下车后,老李直接蹲在路边吐了起来,莫灵泽比他的情况稍好一些,但是脑袋还是晕得厉害。两人在候车室里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喝了些水,才慢慢缓过精神。

  这时,莫灵泽才想起,陆思诚让他记得到了之后打电话的事,赶紧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飞机晚点了吗?”电话那头传来鼠标点击和键盘敲击的声音,“你现在到哪儿了?”

  “嗯,已经平安到达到县里,不过看着离最终目的地还有些距离,”莫灵泽看着室外空地上停靠的一辆辆大巴车,想起之前司机师傅的高超技术,心里不免一阵阵发怵,“估计还得转乘,不过应该不远了。”

  陆思诚的笑声传来:“是个小山村,估计风景不错,可以拍些照片,就当是消遣活动了。”

  “嗯,你的主意不错。”莫灵泽的嘴角微微上扬,陆思诚的声音仿佛将刚才乘车带来的不适驱散了许多,“不过,还有每天必做的一件事。”

  “什么?”

  “你猜猜看。”

  “和我打电话?”

  莫灵泽的话音里带着笑:“嗯,准确来说是,想你。”

  “学长的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陆思诚趁着中场休息松开鼠标,一边打趣他,“还是离开陆思诚才有的限定款?”

  “那等我回去天天讲给你听,”莫灵泽笑起来,“车到了,我先挂了,等这边安顿好再给你打电话。”

  “嗯,好。”

  电话挂断后,莫灵泽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淡去,看着门外一辆接着一辆离开的大巴,他垂下眼,缓缓握紧了手机。

  只有一个月,他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难道离开陆思诚,避免见面,就够了吗?又或许,其实他什么都做不了,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

平平无奇走剧情ing

虫虫虫

宣妃与叶鼎之的故事如果是这样的 
·许凯x刘学义
·厉鼎之x宣妃无心

顺便卑微求破站的播放

cast:
叶鼎之——厉尘澜
宣妃/易文君——夜修独/无心
叶安世——墨青

魔改原剧剧情,除了人物关系剧情基本原创了。
解释一下,叶鼎之为救宣妃入魔后,将叶安世用魔气封印,后来封印因时间解除。
这个故事线赤王有没有随便脑补。

BGM:刘宇宁 - 愿重逢 | 周深-风起流年

宣妃与叶鼎之的故事如果是这样的 
·许凯x刘学义
·厉鼎之x宣妃无心

顺便卑微求破站的播放

cast:
叶鼎之——厉尘澜
宣妃/易文君——夜修独/无心
叶安世——墨青

魔改原剧剧情,除了人物关系剧情基本原创了。
解释一下,叶鼎之为救宣妃入魔后,将叶安世用魔气封印,后来封印因时间解除。
这个故事线赤王有没有随便脑补。

BGM:刘宇宁 - 愿重逢 | 周深-风起流年

不屑一顾是相思

【玦启衍生】诛心(朱瞻基x无心)(二)

(二)尚书房

       阳光西斜,夏日的傍晚,还是没有凉风,北京的夏天让我十分不适应,实在是太过闷热,我想让身边的贴身随侍冥候多给我搬两个冰鉴解暑,可他只听袁琦的话,说放一个,绝不会放第二个。整个长宁宫,我只是名义上的主人,没人听我的,而我却要被他们安排着做每一件事,他们只听皇上的。

        我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自从我从皇上的龙床上醒来,我只知道我叫叶安世,父母是谁,家在何处,好友几何,一概不知,皇上只说我得了一场大病,前世......

(二)尚书房

       阳光西斜,夏日的傍晚,还是没有凉风,北京的夏天让我十分不适应,实在是太过闷热,我想让身边的贴身随侍冥候多给我搬两个冰鉴解暑,可他只听袁琦的话,说放一个,绝不会放第二个。整个长宁宫,我只是名义上的主人,没人听我的,而我却要被他们安排着做每一件事,他们只听皇上的。

        我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自从我从皇上的龙床上醒来,我只知道我叫叶安世,父母是谁,家在何处,好友几何,一概不知,皇上只说我得了一场大病,前世皆忘,要以后慢慢告诉我自己的身世。如今最重要的,他要我记得,我是长宁宫的凤主,大明宣宗最爱的人。

        我现在只能歪在榻上,让冥候给我扇扇风,手里翻看着经书,正看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掌事的宫女向我报告,皇上的贴身太监袁琦来长宁宫宣圣上口谕。

       我扶着冥候的手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常服,我实在是没有心力和体力折腾了,来到大厅,袁琦见我立刻下跪:

     “圣上口谕,着宁贵妃尚书房陪伺。”

       我晃了晃身子,脑子里仿佛被千万根银针扎着。

     “臣妾接旨”我行了大礼,指甲陷进手心里——我是皇上的宠妃,本朝中宫胡皇后不得宠,常年无嗣,皇上的其他妃嫔也并不多,既然是宠妃,我知道,诞下子嗣是我的义务和责任。

       可是每次的口谕,我总是在内心深处生出诸多恐惧,但凡随伺,便是要被皇上临幸,而结局总是我晕死在龙床上,等我醒过来却对临幸之前的事情毫无记忆,我不知道我那天都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会说些什么,好像我之前的记忆,都会在我呻吟哀嚎的深夜被人抹去——我没有过去,不知未来,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我对每一次的侍寝都心怀畏惧。

       这次是尚书房,本来我的长宁宫便是离尚书房最近的,近来皇上要操心大明与北离边境的军务,经常与各位阁老在尚书房商议要事,这几日便是住在尚书房,而今天传我过去侍寝,我想北离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

       北离,这个名字,遥远又陌生,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名字让我很熟悉,就好像,我本来就应该来自北离一样。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浆糊,这几日总是做那个噩梦,耳边回荡着低沉的女声在念着佛经,跪在床上的被拴着铁链看不清脸的清瘦的身影摇摇晃晃,还有那双指节分明的手,让我不寒而栗。

     “娘娘,娘娘请更衣。”从浴桶中出来,我被几个太监用软巾从上到下搽干净,他们给我披上了一件白色镶蓝祥云刺绣的香云纱衣,“亵裤,”我放下手,拽着衣领问冥候,整件纱衣,其实也遮不住什么,可是看样子,他们并没打算给我穿裤子。

     “亵裤,”我声音调高了几分,可脸上却觉得有些热,不用想也知道,我现在的脸,肯定烧得一片红——

     “娘娘,皇上只赏赐了这件香云纱,让您沐浴更衣焚香之后,就紧着去尚书房。”冥候毫无感情地陈述了一遍流程,我攥紧了衣领,看来,我,现在浑身上下,只有这么一件“衣服”了。

       冥候扶我坐下,挥手让月姬进来替我梳头束发——月姬也和冥候一样,一个毫无感情的贴身侍女,他们两个就是皇上赐给我的整个紫禁城最忠心耿耿最少言寡语的贴身侍婢。

       月姬点上了一根安神香,这是掌香大监瑾仙公公亲自调出的安神香,虽然我不曾见过瑾仙公公,听说他与国师交好,一心向佛,常年住在九龙寺中,并不怎么来宫里,只每月派人将香料之类的送进来。

       我很喜欢这个味道,檀香混着一股果木的香气,月姬一边帮我梳头,我在镜中看见我的头发只堪堪长过肩膀,“月姬,我的头发怎么比别人要短那么多?”我知道一般男子的头发要长及后背,这样束发才好看,而我的头发却并不像寻常男子的长度。

     “皇上喜欢。”月姬并不多说,然后便是我们两个长时间的沉默——那熏香仿佛施了咒语,我的身体有些发软,内里感觉像被火焰燃烧一样。

     “水,我要喝水。”口干舌燥,我只觉得脸上的红云烧了起来,“吉时到,宁贵妃摆驾尚书房。”门外响起小太监的催促,还没等月姬端来凉水,我便被冥候一把抱进了金黄是的缂丝锦被里,被接我来的小太监搬进了龙撵中。


阿愿

bgm:关键词

拉郎产物,勿上升真人。

bgm:关键词

拉郎产物,勿上升真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