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玫瑰

11万浏览    10207参与
舒然画水彩

尝试画粉白色,控制的不太好,有些画脏了,记录下

尝试画粉白色,控制的不太好,有些画脏了,记录下

鹿纳

【原创】最美的蝴蝶(五)

温柔美丽小姐姐X可爱执著小朋友

玫瑰与蝴蝶/百合/忧伤童话/悲剧

食用愉快

--------------------------------------

7.

    终于,毛虫结茧了。

    玫瑰紧张地看着她。依旧是那样小小的,裹成一团,一点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可玫瑰就是觉得,她仿佛在颤抖。

    “喂……你还,撑得住吗?”玫瑰的声音几乎要被风吹散。

    没有回答。

    “你还好吗。”

  ...

温柔美丽小姐姐X可爱执著小朋友

玫瑰与蝴蝶/百合/忧伤童话/悲剧

食用愉快

--------------------------------------

7.

    终于,毛虫结茧了。

    玫瑰紧张地看着她。依旧是那样小小的,裹成一团,一点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可玫瑰就是觉得,她仿佛在颤抖。

    “喂……你还,撑得住吗?”玫瑰的声音几乎要被风吹散。

    没有回答。

    “你还好吗。”

    依旧一片沉默。

    破茧的话,是不是很难啊,玫瑰胡乱地想着,从毛虫到蝴蝶,会不会很痛啊,那个小家伙可禁不住什么痛的,被扎一下都要哭了……

    她可以的吧……玫瑰在风中有些稳不住身形,却努力睁大眼睛盯着那个小茧,可是……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一点动静啊……

    “你不许放弃,知道吗……”玫瑰断断续续地说,“你说过要变成蝴蝶来抱我的,你答应了的……说过……要到我飞……到,河的那一边,草坪,小孩……你记得的。”

    “你会成功的……我说了,你会变成世界上最美的蝴蝶。我一直记得的,我……我在等你。”像是鼓励她,又像是支撑自己,玫瑰轻声而坚定。

    ……当然啦……她一定会这么回答吧,玫瑰微微眯上眼,仿佛看见了一个小身影,努力地撑起上半身,将触角对着太阳的方向,微微撅着嘴,眼里闪着执着的光。

   
    第一天。

    第二天。

    ……

    玫瑰在风中摇晃着身子,原本坚韧的茎现在柔软得如细草一般,似乎下一秒就会因承受不住而倒下。

    她的叶片无力地耷拉着,被啃出的缺口周围泛着黄。

    她的花也萎了,松松垮垮,不复红润。

    玫瑰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快挺不下去了,似乎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坚持等着看到她变成蝴蝶的样子也不顶用了。

    她的精神日渐恍惚,幻象连连,可不断出现的,左不过是那个圆滚滚、总是瞪着眼睛坚持说自己那几条小细腿很强壮的,小毛虫罢了。

    这次,玫瑰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若有若无,“啵”的一声。

    她忽然一个激灵,睁开快要闭上的双眼,向那个茧看去。

    茧依旧团在那里,看不出一点变化。

    就在她以为这又不过是一次幻觉时,她异常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小小的,“嘭”。

    像是,自己冲出种子时的那种,生命向世界探出头来的声音。

    紧接着,又是接连几次崩裂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小茧忽然裂开,一只蝴蝶扑扇着尚不灵活的翅膀在低空歪歪扭扭地盘旋着。玫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蝴蝶,双翅是红色的,鲜艳如玫瑰花怒放的颜色,在阳光下闪闪地反射着光。

    蝴蝶长长的触角轻微颤动着,向两侧弯出小小的弧度,一如她总是向上扬起的嘴角。

    玫瑰看着,就这么笑了起来,笑着,花瓣开始一片片凋落,在风中,暗红的,如蝴蝶般盘旋飞舞。

    在蝴蝶看不到的角度,有晶莹的水珠随着花瓣落下。

    玫瑰黄色的花蕊已经发黑,没有了花瓣,也逐渐散落开。

    她总是刻意拢起的叶片散开了,露出她的遍体鳞伤。她已经没有哪一片叶子是完好的了。

    蝴蝶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迎着风,还有些生硬地操纵着她的翅膀冲玫瑰直飞过来,“等……”

    连一个词也没有说完,蝴蝶只来得及抱住了玫瑰最后一片凋零的花瓣。

    在风中,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轻柔,坚定,在耳畔响起。

    “你是——我的,最美的蝴蝶。”

8.

    后来——

    蝴蝶终于知道,

    大树的顶梢没有挂着月亮;

    潺潺的河水中也没有掉落的星辰;

    河水的另一边还有无数毛虫,蝴蝶,与玫瑰,

    却再没有那个收起自己身上的刺,微笑着对她说“你会变成世界上最美的蝴蝶”的,她的玫瑰。
【完.】

Elderberry.

我喜欢月亮,玫瑰,爱情…我喜欢浪漫。

我喜欢月亮,玫瑰,爱情…我喜欢浪漫。

一个写文超菜的憨批

黑童话‘红玫瑰’(1)

   贝拉的妈妈是个花匠,贝拉的爸爸在贝拉小时候就得病死了。是一种很奇怪的病,好像叫什么‘赤花症’。贝拉只能和妈妈相依为命。贝拉的妈妈种的红玫瑰很神奇,又大又红。只要不让玫瑰碰水,玫瑰就永远不会凋谢。

   一天,贝拉趁着妈妈去集市上卖花种。偷偷溜进了妈妈的温室里,那个妈妈绝对不允许进入的禁地。这个温室很奇怪,被黑色的遮光布遮得密不透光。贝拉点了一根蜡烛,缓缓地推开了门。古老的木门‘吱呀吱呀’的响着,好像一位老者尖锐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贝拉举着蜡烛,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借着微弱的烛光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贝拉的妈妈是个花匠,贝拉的爸爸在贝拉小时候就得病死了。是一种很奇怪的病,好像叫什么‘赤花症’。贝拉只能和妈妈相依为命。贝拉的妈妈种的红玫瑰很神奇,又大又红。只要不让玫瑰碰水,玫瑰就永远不会凋谢。

   一天,贝拉趁着妈妈去集市上卖花种。偷偷溜进了妈妈的温室里,那个妈妈绝对不允许进入的禁地。这个温室很奇怪,被黑色的遮光布遮得密不透光。贝拉点了一根蜡烛,缓缓地推开了门。古老的木门‘吱呀吱呀’的响着,好像一位老者尖锐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贝拉举着蜡烛,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借着微弱的烛光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个温室里种满了玫瑰,那些玫瑰红的简直不正常,红里透着黑,是红到发黑的乌红色。就像是用鲜血染红的一般。

   贝拉因为好奇,抓起一旁的剪刀一刀剪下了最红的一朵。她拿着末端仔细观摩着。殊不知,一只白骨正悄悄地从玫瑰丛下探出。它尽力的向外伸,接着一把抓住了贝拉的脚踝。那只白骨上还残留着一些皮肉,除此之外还缠绕着一些荆棘。残留的皮肉上还开出了乌红色的玫瑰。

   白骨上生长着的荆棘刺进了贝拉的脚踝,鲜血顺着棘刺滴落到了地上。贝拉被眼前这骇人的景象吓到失去了理智,大脑一片空白。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惊恐。贝拉拼命挣开白骨,尖叫着跑出了温室。可谁知,一逃出温室外面就下起了滴答小雨。

   贝拉顾不得脚上的伤,紧紧护住玫瑰,尽力不让玫瑰碰到水。可就在离家门一步之遥的地方,她却被一滩水渍滑倒在地。玫瑰脱手而出。。。。。(未完待续)

鹿纳

【原创】最美的蝴蝶(四)

温柔美丽小姐姐X可爱执著小朋友

玫瑰与蝴蝶/百合/忧伤童话/悲剧

食用愉快

--------------------------------------

6.

    玫瑰知道,她在干傻事。

    她的叶片愈发残缺了,脸色也愈发苍白起来。

    她也不如以前那样喜欢晒太阳了——准确地说,她现在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她只是随风轻摇着,甚至开始担心会不会就这样折断。

    不过,毛虫倒的确是迅速地长大了。

 ...

温柔美丽小姐姐X可爱执著小朋友

玫瑰与蝴蝶/百合/忧伤童话/悲剧

食用愉快

--------------------------------------

6.

    玫瑰知道,她在干傻事。

    她的叶片愈发残缺了,脸色也愈发苍白起来。

    她也不如以前那样喜欢晒太阳了——准确地说,她现在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她只是随风轻摇着,甚至开始担心会不会就这样折断。

    不过,毛虫倒的确是迅速地长大了。

    “我觉得我就快要结茧了。”她喜滋滋地对玫瑰说。

    “嗯,好呀。”玫瑰拢起叶片,掩住其中的破损。

    “嗳,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毛虫面色关心。

    “嗯?”玫瑰借着风晃晃脑袋,想要甩去其中的迷蒙与混沌,“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唔……”毛虫爬近了几步,“那早点睡吧。我陪你睡喔。”

    她趴下来,打个滚,躺到玫瑰身边,半眯着眼打量四周。

    “你说,”毛虫问,“月亮是不是挂在大树的顶梢上啊?好高好高。”

    “不知道,可能吧。”

    “等我变成蝴蝶了就去看看”她想了想,又问“那星星呢?他们不会掉下来的吗?”

    “嗯?可能会吧。”

    “噢,我知道了,”她想到了什么,忽然兴奋地抖动着触角,“他们一定是掉到那条河里了,我在那条小河里面也看见过星星。”

    “不知道,我没见过小河。”玫瑰摇头。

    “我会带你去见的,”毛虫说,“我听麻雀说小河的那边有一片很大的草坪,里面有很多很多东西,啊还有那些两条腿的小孩……只是要注意别被踩到了——害,放心啦,我不会让你被踩到的。”

    “嗯。”玫瑰仿佛看到了一片大草坪上,有一只美丽的蝴蝶上下飞舞,嬉戏其中。

    “让我想想啊,等我变成了蝴蝶……”毛虫的声音越来越低。

    ……睡着了啊。玫瑰展开一片叶,轻轻拂过那个小小的毛虫,她侧躺着,半蜷着身子,带着满足的笑。

    ……等有那么一天,你长出了翅膀,飞过了河流,可不要忘了我啊……

【未完待续.】

陆拾壹壹壹
《绀色葬礼》 肝完新出的几章剧...

《绀色葬礼》

肝完新出的几章剧情之后,突然某天产生的灵感,来源于那如同美梦般重逢的强烈不真实感

「或许这一切,不过是场美梦罢了。」

《绀色葬礼》

肝完新出的几章剧情之后,突然某天产生的灵感,来源于那如同美梦般重逢的强烈不真实感

「或许这一切,不过是场美梦罢了。」

BeforeTheThirdStar

授翻【Kunessi】Before the Third Star(十九)下(周更)

chapter 19「煞费苦心地把我们雕琢成器」 


翻译君 ——  @ALexy Hysken 

校对君 ——  @袖子 


他们决定早点吃晚饭,因为Leo需要开车回巴塞罗那进行晨间训练。在Leo预订的私人餐厅西向阳台的餐桌旁,Kun凝视着他崭新的西班牙驾照,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开车来的,是吗?”


Leo从异常美丽的日落中回过神来:

“是的。”


“什么时候出发的?你早上七点就到了。”


“哦,我是头天晚上来的...

chapter 19「煞费苦心地把我们雕琢成器」 


翻译君 ——  @ALexy Hysken 

校对君 ——  @袖子 

 

他们决定早点吃晚饭,因为Leo需要开车回巴塞罗那进行晨间训练。在Leo预订的私人餐厅西向阳台的餐桌旁,Kun凝视着他崭新的西班牙驾照,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开车来的,是吗?”

 

Leo从异常美丽的日落中回过神来:

“是的。”

 

“什么时候出发的?你早上七点就到了。”

 

“哦,我是头天晚上来的。”

 

“什么!”

 

“我住在酒店里。”Leo耸了耸肩,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

 

“为什么?”

 

“我不想打扰你。”

 

“至少我们可以一起玩FIFA。”Kun叹了口气。然后,Leo红了脸,别过身去。“什么?怎么了?”

 

Leo无奈地对他笑了笑。“越来越难了——和你在一起,以及没有你在身边……”他继续说,脸颊变得更红了,“我是说,我想等。我不会……在我们结婚之前不会。”

 

Kun意识到这就是天赐良机。

 

“事实上,”他开始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也一直想和你谈谈。关于……这点。”他比了个微弱的同性恋的手势,确定血也正涌向自己的脸。Leo明白了,迅速把目光移开。

 

“就在这儿?”他尖声叫道,“现在?”

 

“我不确定,”Kun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玩弄着他的耳环,“这件事我不想通过短信谈,你明白吗?”Leo没有立即回答,他接着说:“嗯……你想过这个问题吗?因为婚礼和蜜月很好,很重要,而你又擅长计划,所以你应该计划这些事情,但是……”他下意识地犹豫了。

 

谢天谢地,汤和开胃菜端上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这家餐厅以素食为主,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恪守自己的饮食要求。

 

“我想过,”侍者走后,Leo低声说道,“但是……我们能晚点再谈吗?比如,在车里?”与此同时,Kun无比希望有蒸汽能从耳朵里喷出来,他们的脸就像那样红。

 

“当然。”Kun欣然同意,但仍然不能完全确定他是否想要谈论这件事。也许他们应该保持沉默直到新婚之夜:那要么非常搞笑,要么非常浪漫,对吧?他抿了口汤,咧嘴一笑,希望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了。“那你接下来想谈什么呢?”

 

“和我说说对俄罗斯的那场比赛吧。虽然我看了录播,但我没想到Ruggeri会让你踢前锋。”

 

“是的,我也很惊讶,”Kun承认,“他也没告诉我为什么。但也许他不想让俄罗斯人知道我在踢后卫?我的意思是,是的,这有点傻,因为纸终究包不住火,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这样,他们开始谈论足球,一盘接一盘地吃光蔬菜和豆类,所有食物都经过精心烹调,味道恰到好处。然后他们一起分享了一个非常糟糕的鸡蛋和不含乳制品的芝士蛋糕(该怎么称呼没有芝士的芝士蛋糕?Kun毫无头绪),彼此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仿佛重回巴黎或塞维利亚。他们十指交缠,一起吹灭了蜡烛,在黑暗中,Kun真的真的真的想吻Leo,肩上的恶魔撺掇他:上帝不会看见的。但正如Leo所言,他们已经努力推迟了这么久,还不如坚持禁欲。也许Leo没说过。管他呢。

 

Kun系安全带时,Leo清了清嗓子。他转过身来,发现Leo正望着自己,安全带没有系上,车钥匙还在车斗里。

 

他没想到他们会在距马德里30公里外的一家餐馆的停车场进行讨论。但话又说回来,他也从来没想过他们会有这样的对话。

 

“那么……”Leo开口。

 

“那么……”Kun重复。

 

“你先说。”

 

Kun做了个鬼脸。“好吧,好吧,”他飞快地吸了口气,然后说:“那么——当我们结婚的时候——”哦,天哪,他的脸已经开始发烫了,“你要在上还是在下?”

 

就这样。他说了。再深呼吸一次。好的,他没有死于尴尬。几分钟的沉默过后,他意识到自己在提问的某个时候闭上了眼睛。他把它们睁开,望着Leo。Leo看起来……不像被打扰或冒犯到,只是单纯的困惑。

 

“什么是'在上'和'在下'?”他问。

 

“呃……”Kun真希望自己有笔和纸。可惜他只带了钱包(又一次忘记带手机)。他用手指比了个下流的手势。“嗯,”他说,Leo疑惑地眨了眨眼,“这是'在上',”他摆动着伸出食指的右手,“这是'在下'。”他歪着左手弯成了一个“o”字。然后,因为Leo还没弄懂,他把食指戳在了“o”上。

 

“哦。”Leo脸红了。

 

Kun迅速移开手指。

 

从Leo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并没有悄悄浏览过网络聊天论坛。他想知道Leo是从哪里了解的相关知识,或者他是否对此感到好奇。也许他对这个没兴趣。在某种程度上,Kun清楚Leo和他一样,很可能也经历了荷尔蒙旺盛分泌的阶段。但他实在无法想象,因为Leo是那么的安静和礼貌;再加上,也许青春期前被迫接受的治疗让他变得不那么有激情了?Kun毫无头绪。

 

“嗯……”沉默了整整三分钟之后,他又说了一遍,“你知道吗,没关系。这是……我有点超前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真的不需要特别费心。我的意思是,估计其他人在新婚之夜也是即兴发挥,完全没问题。”

 

“不,”Leo摇了摇头,“不,这个应该谈谈……”他喃喃地说。突然,他抓住Kun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目光中有一种惊人的力量,他的声音因平静的坚定而颤抖:“只是,我对它不太了解。我从来没有……你知道的。”

 

“我也没有。”Kun脱口而出,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我……嗯……在互联网上,有专门的教程。很多类似的东西。”

 

“针对男性的?”

 

“是的,”Kun点点头,“但是,很多建议都很愚蠢,我不确定我是否会采纳任何听起来可行的建议。”他又做了个鬼脸,甚至下意识捏了捏Leo的手,“我不知道。我想我读了很多可怕的描述,有点震惊。很抱歉把你也吓坏了。”

 

“别这样。”Leo安慰道,同时也捏了捏他的手,拇指沿着Kun的指关节转了一圈,让Kun在又一次的接触中颤抖起来。“互联网,哈?”Leo露出揶揄的笑容,继续说。

 

“别笑,”Kun气呼呼地抗议,一边扭过头去,“我实在没有别的人可以问。”

 

“而我绝不会考虑求助网络。”Leo承认。

 

“因为你从没想过这件事?”Kun猜测。

 

Leo眨眨眼,茫然地盯着他。“你以为我从来没想过吗?”

 

“呃,”Kun尴尬地笑了笑,“你看上去不像惦记这档事儿的样子?”

 

Leo把他的手抽开,这样笑的时候就可以捂住嘴了,那声音有点尖锐。最后他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我当然想过,”他回答说,声音低沉得让Kun忍不住颤抖,“我一直在想这件事。过去那段时间,它该死地令人分心。”

 

“过去那段时间?”

 

“当我不确定你是否同样喜欢我的时候。”

 

“但我一直都很喜欢你。”Kun纠正对方。

 

“但我并不总能知道。”Leo用手掌擦了擦脸,把刘海向后拢去;然后又转向Kun,十指相握。“我是如此爱你,几乎让我自己感到受伤。即使我们在一起,我也觉得不够亲密,你明白吗?”

 

Kun笑了,又捏了捏他的手。

 

“我懂。”他说。

 

Leo倾身过来,Kun也是如此。他们的脸离得那么近,Kun确信如果光线好一点的话,他能数清Leo的睫毛。

 

“如果——”Leo开始舔嘴唇。

 

“如果?”Kun重复了一遍,难以置信。

 

“如果你想让我吻你,我现在就吻你。”Leo提议。

 

Kun艰难地吞咽着,感觉自己的心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我要你现在就吻我。”他说,接着闭上眼睛,听到Leo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Kun感到——因为他的眼睛还闭着——Leo正靠近自己。他能感觉到Leo的呼吸抵在皮肤上,仅仅是接触就让他体会到如此的……亲密。经过漫长的等待,Leo终于选择结束两人之间的距离——

 

但只是在Kun的脸颊落下一个吻。

 

Kun猛地睁开眼睛。Leo一定感受到了他身上宛如波浪般辐射出的震惊和失望,因为他靠得更近了,伸出双臂搂住了Kun。但退一步说,这个姿势很不舒服,毕竟他们之间还隔着手刹和变速杆。

 

“对不起,”Leo靠在他的肩膀上咕哝着,“我想吻你的,千真万确。但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我只是希望它更有意义,我希望它完美无瑕。”

 

Kun回抱过去,全然不顾储物箱是如何深深抵进自己身侧的。

 

“没关系,小笨蛋,”他安慰对方,同样亲吻了Leo的脸颊,“我不太明白你说的完美是什么意思,但我可以等。”他突然冲Leo咧嘴一笑,“只要再等两年就好,对吗?”

 

Leo点点头:“再等两年。”

 

讨论终于到此为止。Leo插进车钥匙,打着了火。保时捷在两人身下苏醒。他们把Kun的iPod插进车里——这是新款车型的功能之一——跟着昆比亚一起唱歌。Leo本该在七点离开的;但当他们到达Kun的宿舍时,已经八点半了。然后他拔下iPod,坚持让Leo留在车里,毕竟前面还有5个小时的车程(Leo强调自己可以在4小时内抵达,因为午夜过后高速公路上的拥堵情况会减轻)。他们彼此拥抱亲吻,即使变速杆还卡在两人之间。

 

“周年快乐,”Kun说,“谢谢你帮我拿到驾照。”

 

“不客气。”Leo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倾身去揪Kun的耳环,“等你申请到了停车位,记得告诉我。我立马送保时捷过去。”

 

“有和你那辆成对的车牌吗?”Kun坏笑。

 

“会有的。”

 

“那就好,”他咧着嘴,握紧Leo的手又松开,恋恋不舍地从车上下来,“路上小心!”

 

“我开车可小心了。”Leo翻了个白眼。

 

Kun关上车门,Leo摇下窗户。他们隔着两三米的距离互相凝视着。Kun抑制住了想哭的冲动。这是美好的一天,他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说再见总是让人心痛。

 

“晚安。”Leo终于说道。

 

“安。”Kun回答。然后Leo摇起车窗,Kun目送车驶出停车场,慢慢驶上了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他照例凝望着,直到看不见尾灯为止。然后进了住宿楼,乘电梯回到他的房间。还不到晚上9点,Kun扑通一声倒在床上,被Leo总能让他体会到的大量情感所淹没,没一小时就睡着了。

 

-

 

赛季重启和中断同样迅速,很快,他们又将在国际比赛日重聚阿根廷,继续世界杯资格赛的征程。Kun对自己在24小时内重新设定生物钟的能力相当有信心,因此提前一天到达了训练营。关于自己在第一轮的表现,他很是失望,便想和球队其他成员一起接受些额外训练,尤其和Jurado和Reyes。另一边,Leo被安排在本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中替补,因此他可以提前一周飞回来与国家队一起训练。

 

然后他们将在El Monumental球场对阵巴西,Ruggeri再次让他司职后卫。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紧盯Kaka确实发挥了作用。尽管限制了巴西队的边路进攻,但他们仍以1比2落后。直到下半场中旬,Leo的进球足以让Maradona感到骄傲——他带球越过三名后卫,然后一脚弧线球,击中门柱弹进网窝。普通的平局并不能令人满意,但这是一场对巴西的平局。是尽管没有Ronaldinho和Ronaldo,仍然派出了像Kaka, Elano和Dani这样的巨星的巴西;是在积分榜上处于领先地位,并以最多的净胜球数令对手可望不可及的巴西。

 

尽管Ruggeri一直让他作为后卫训练,但Kun还是在接下来对阵巴拉圭的比赛中出任前锋。他好奇Ruggeri有没有注意到媒体们的猜测——无论是同情Basile的人,还是支持他阵营的人,都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报纸上,说球队即将解雇现任教练,而他疯狂的球队安排将成为导火索——或者Ruggeri只是担心他忘记如何踢前锋。但无论如何,他在对阵巴拉圭的比赛中和Leo一起出现在前场,最后第80分钟还进了一个头球(Leo的助攻)。虽然意义不大,因为比分已经2-1了,但进球仍然是进球。他们在亚松森比赛,所以阿根廷球迷并不多,但这仍然让人感觉很好,因为他们知道不会再和去年一样重蹈覆辙。

 

他和Leo双双在周末代表了俱乐部出战,而且肯定有一半的队员都是如此。在当前情况下,这意味着他们得坐长途飞机回来——和Maxi和Gabriel一起,同时还有Ezequiel,Pablo以及Gonzalo。一路上Kun身心俱疲:尤其是尽管他倾尽了全力,但周六的比赛,马竞依然只能1-1战平桑坦德。

 

在那之后整整一个星期,终于轮到两人所在的俱乐部展开正面对抗。巴塞罗那坐镇诺坎普,迎战作客的马德里竞技。红蓝军团以5比2获胜,这是对他们3月份失利的报复。而床单军团则发誓在明年的比赛中一雪前耻。与Leo的比赛一如既往地令人兴奋,尽管这次Leo处在上风,但Kun依旧尽全力争夺可能取得的胜利,也就是当他们在球场上正面交锋时从Leo那抢回球权。他意识到Guardiola时不时地盯着自己,但不知道该怎么理解。然后比赛结束,胜负已分,双方球员排着队握手,交换球衣。

 

不到一个月后,他们回到阿根廷参加最后两场预选赛。期间Ruggeri 一直让他踢后卫:在训练中,在真正的比赛中。那是血、汗、泪,就像Ruggeri (还有Gabriel和Nicolas)曾警告自己的那样,司职后卫,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荣耀。但当他们在没有失球的情况下击败秘鲁和乌拉圭时,Kun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阿根廷能赢下比赛,他不在乎失去作为进球功臣的荣耀。

 

由于球队阵容的变化和大量Ruggeri毫不犹豫选择融入的新鲜血液,阿根廷最终以33分与智利(永远是智利!)并列第一。第二名是巴西,积32分,领先对手20个净胜球,这是前所未闻的。第三名是巴拉圭,积30分。

 

Kun还记得,比赛一结束,他就冲过球场,冲向Leo。

 

他们的队友跑了过来,压在他们身上,他们尖叫着,尖叫着,叠成人山。

 

我们要去世界杯了,我们要去世界杯了,我们要去世界杯了——Kun笑得那么开心,他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裂开了,即使裂开也没关系,因为他们成功了。他们有资格开怀大笑。他们从第五名那个耻辱的位置上爬了起来,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的并列第一。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感谢上帝。与此同时Ruggeri打断了他们的庆祝,像学校老师对付操场上打架的学生一样把大家分开,让他们站成一排,表现得职业一些。但Ruggeri自己也在笑,所以Kun能看出来他不是认真的。

 

他知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大部分都是在泥泞中艰难跋涉。但当下,就算上帝亲自出现,告诉Kun他们没机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也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已经拿到了入门资格;因为作为一个整体,他和队友们共同证明了这是可能的:新血可以继承曾经捍卫者的衣钵。

 

曾经实现过的,还会再次实现。

 

他们要去世界杯了。

 

—————TBC—————

 

期待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五行缺你
不是所有的玫瑰都是红色。

不是所有的玫瑰都是红色。

不是所有的玫瑰都是红色。

冉晓
你是开在我心头上的玫瑰,有刺,...

你是开在我心头上的玫瑰,有刺,疼,但美。

你是开在我心头上的玫瑰,有刺,疼,但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