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玮钧

3843浏览    9参与
尘伈

今日份的表情包注意查收哦~

今日份的表情包注意查收哦~

六竹L

【全员】仲夏▪2

.又名《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翻云覆雨》

.南北玮钧九明(主南北)

.高中三年+大学

.私设,轻微ooc

.有波折(跟感情没关系)

.中篇he

.不喜轻喷,更新不定


双学霸

人狠高调全能型沙雕网瘾少年×假腼腆一根筋乖巧型春风学长

双性×半弯不直


正文


蒲熠星不出意外的获得了方老师的青睐,甚至成了第二位英语课代表。


 第一位——


 “good boy,你坐到我的另一位男孩身边吧。”

方老师笑着伸手 指着靠窗的一个空位。


位置的左手边坐着个男生。穿着干净的白衬衫...

.又名《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翻云覆雨》

.南北玮钧九明(主南北)

.高中三年+大学

.私设,轻微ooc

.有波折(跟感情没关系)

.中篇he

.不喜轻喷,更新不定



双学霸

人狠高调全能型沙雕网瘾少年×假腼腆一根筋乖巧型春风学长

双性×半弯不直





正文




蒲熠星不出意外的获得了方老师的青睐,甚至成了第二位英语课代表。


 第一位——


 “good boy,你坐到我的另一位男孩身边吧。”

方老师笑着伸手 指着靠窗的一个空位。


位置的左手边坐着个男生。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放松优雅的靠着椅背,五官精致立体,显得贵气又温和。

朝他轻轻提了下嘴角,点头致意。 



慈祥和蔼。 



蒲熠星默默总结道。

 打量一圈最后对上他的眼睛。


 他突然感受到一阵头皮发麻,怒发冲冠的蚀骨酸软涌上来。

 迈出的脚收了回来。


 “不了老师,我有点恐高。”


 周峻纬嘴角一抽,三楼。9米,真他妈高。


 “啊,这样,抱歉我的孩子。那你想坐在哪儿?”

方老师有点歉意的拍拍蒲熠星的肩膀。 


蒲熠星也不客气,顺着杆子就往上爬。


 “我想坐那儿。” 方老师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顿在了郭文韬身边。


 周峻纬眼角一跳,新选的位置就在自己身后。还是窗户的旁边的旁边,观察9米视野显然更轻松愉悦。 

他眼缝收缩,狐狸似的在蒲熠星身上转了转。 


不对劲。


 "可以吗?文韬"


蒲熠星打断了郭文韬的开口

"我说明一下,我话不是很多,想和你做同桌是因为刚在外面的荣誉榜上看见你了。对你的第一有点意见,想认识一下,做个朋友,以后荣誉墙上丢了名字不会怒气冲天还没地儿撒。"


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平添了几分喜气,不过眼里的挑衅和周身气场的漫不经心又严肃正经。


班里的细碎嘈杂瞬间鸦雀无声。


郭文韬愣了一下,眉目低垂,眸光亮了亮。

他也不扬嘴角,仅仅弯了眼睛,含了几分淡然和欣赏。

却在领域里爆发了胜负欲和骄傲。

轻轻颔首,答应了这个放纵又自信的人。


成为他的同桌。


成为他钟意的对手。


成为他...坠入星辰的始作俑者。


蒲熠星拎着书包走到位置旁,把书包靠着桌子一撂,坐下来伸了个懒腰。


眼皮一沉,双手交叠在课桌上,轻轻嘟哝了一声"老师来了叫我"就直接晕死了。

郭文韬"........"


这位兄弟一觉睡到了下课。


这学校的铃声嘹亮刺耳,给蒲熠星吓得整个人一抽手臂一抡直接干倒了郭文韬垒在桌角的书。


"咳...那什么,不是故意的,抱歉。不是我说兄弟,你们这学校铃声太猛了。"

蒲熠星尴尬的道了个歉,操着一口素普抱怨了一句。


郭文韬轻轻笑了一下,朝他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收拾好了后,郭文韬一刻也没停留从桌洞里拉了张数学卷子出来做。


蒲熠星把书全部端端正正并齐,扭过头看向郭文韬,眼角一合稍稍一弯就成了天上的月亮。

"你好,蒲熠星。"


沉寂,死一般的寂静。


蒲熠星脸上的笑渐渐挂不住,盯着郭文韬的侧脸狠狠吸了口气。


转身,拉下脸。

算了,不能跟美人儿计较。


就算美人儿是个小聋瞎。


旁边的人隔着一条过道向他看过来

"那个,我叫齐思钧,他叫郭文韬,你前桌叫周峻玮。文韬不爱说话___"


他弯身挨他近了点,双手拢在嘴边,悄悄压低了声音

"有点腼腆害羞,见谅见谅。熟了就好了。"


"...哥,你觉不觉得你这样其实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声音更大......大胆猜测你是为了让郭文韬听清然后反思一下么?"


周峻玮笑出声,偏了下脸对他比了个拇指,又转头对齐思钧无奈道

"我没有嘴吗?还用你帮我介绍?"


"你的名字从我嘴里叫出来比你嘴里好听。"


"好吧,理由尚可,我接受。"


蒲熠星敏锐的觉察到了周峻玮语气里的宠溺。

啧。


齐思钧和周峻玮聊个不停,有心想拉着蒲熠星一起,但冷漠又万能的四声"嗯"逼退了一人可抵千军万马的齐思钧。

嗯。

嗯?

嗯~

嗯!


瞧着两人终于放弃,蒲熠星头一侧趴在桌子上看向郭文韬。


他突然手痒,想给郭文韬画幅画。


那人似乎感觉到他在看他,轻轻把脑袋往这边偏了偏,眼睛没离开他的卷子。小小的鼻音通过胸腔共振传到蒲熠星耳朵里


"嗯?"


嘶_天道好轮回。


"下节什么课?"


蒲熠星猛然间福至心灵,眼珠转了转,语气有些玩味和挑逗


"嗯?韬韬。"


郭文韬停了笔。

默然的瞥了一眼蒲熠星。

最终也没说什么,想继续莽自己就剩最后一道题的卷子,刚把视线收回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唉,还没回答我呢韬韬。下节什么课?"


"......数学。"


"你会说话啊。"


"......?"


"就是你话少的我误以为你是个哑巴。"


"?"


"嗯?我说错话了?"


"......大概是的。"


蒲熠星笑的见牙不见眼,眼角上扬的弧度戏谑又柔和。


铃声响了。


郭文韬第一次觉得这铃声太吵。


也不是太吵,就是有点不是时候。


老师拿着书进来,抱着一沓纸。


郭文韬硬是把眼神从蒲熠星脸上撕下来转到讲台。


"唐九洲,你个课代表不想混了是不是?!也不来趟办公室帮我抱东西?"


"哦哦哦哦哦哦,老师我忘了!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邵明明你也不提醒他?"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一群兔崽子,在不信你们了。"


齐思钧偷摸摸的给蒲熠星介绍"数学老师叫陆思平,人特好作业特少,不过要写很久。"


"?为什么"


"特别特别难,所以他外号叫刁哥,刁钻的刁。"


"唐九州上来,把这些发下去。我们这节不上新课,只做一道题。"

"一张四份撕开,传一下。"


陆思平敲了敲桌子,眼睛一眯


"听说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据说转校招生考试卷数学满分啊。我觉得下马威有必要给一下。来,新同学上黑板做,用左侧两块。文韬,你也上来做,右边,别给我丢脸啊。"


"数学满分?!"邵明明直接叫出了声


唐九州眼睛瞪的像铜铃"完了,又来个狼人,我怎么觉着我这数学课代表也要翻新了__"。


齐思钧一拍桌子吼道"卧槽兄弟,你是个学霸啊!"


蒲熠星被这动静吓了一跳"要不然呢?你当我公然开枪年纪第一是活的太好找死吗?"


郭文韬乐了一声,先上台了。


"能给整乐了,这波血赚不亏。"蒲熠星嘟囔囔的小声逼逼也上了台。


两人背对着四十多人,扭过头看了对方一眼,忽的笑了起来。



那是棋逢对手的激动和自命不凡的清高。



唐九州猛的抓住邵明明的手,疯狂的摇了几下。


"!我先磕为敬"


他俩的做题方式不太一样。


郭文韬只是盯着题目并不动笔,仅仅用食指在图上划着痕迹。蒲熠星要张狂放肆许多,在黑板上乱写乱画,想到哪写到哪,乱七八糟的公式和计算冗杂在一起。台下的人想获得灵感,寻找思路却撞了墙。


直到郭文韬抬起头,蒲熠星拿起抹布。


黑板被擦干净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动了笔。


一面黑板迅速写满,争先恐后的碰在一起,宛若擂台上应有的战鼓雷鸣。


郭文韬收尾要慢一点,直起腰身一转眼就对上了蒲熠星眼底快要淌出的笑意。


台下的掌声经久不息。

____________________TBC _______________

maobester

周峻玮的实体研究档案

周峻玮的实体研究档案

*ooc属于我;

*心理学知识储备基本为零,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是我编的;

*谢谢大家。

1. 

   周峻玮大多数的社交或多或少是抱着做社会实践的想法完成的,通过接触不同的人,观察在不同环境下人们的行为,推导出教科书上的某条法则,并根据对方的心理状态给予适当的反馈,得出实验结论。

   接着把以上一系列的内容进行归档整理,存在周老师心中一个名为“实体研究档案”的文件夹里。文件内容清晰完整,辅以研究文献,常翻常新,周老师很满意。

   第一期侦探学院录制的时候,...

周峻玮的实体研究档案

*ooc属于我;

*心理学知识储备基本为零,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是我编的;

*谢谢大家。

1. 

   周峻玮大多数的社交或多或少是抱着做社会实践的想法完成的,通过接触不同的人,观察在不同环境下人们的行为,推导出教科书上的某条法则,并根据对方的心理状态给予适当的反馈,得出实验结论。

   接着把以上一系列的内容进行归档整理,存在周老师心中一个名为“实体研究档案”的文件夹里。文件内容清晰完整,辅以研究文献,常翻常新,周老师很满意。

   第一期侦探学院录制的时候,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大家都是很有意思的人,都很聪明,相处起来不会太累,周峻纬很满意。但是一个团队里总是会有一些角色分配,成员自动扮演着类似家庭成员的角色,以家庭结构出现在观众面前,就会给观众带来一种安心的氛围,现在的人们称之为“团魂”。

周峻纬扫视了一圈正在休息室等待补录的同伴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瘫在椅子上等待补妆的蒲熠星,这个人聪明靠谱但话少懒散,周峻纬默默将脑海里的档案调了出来,哥哥型男孩;再看看旁边放空发呆等待化妆师的文韬,又一个聪明靠谱但是话少的,周峻纬头疼的揉揉脑袋,五个人里面两个话少,从综艺的角度来说有点难办啊。他回想起初次见面时文韬腼腆的笑容,emmm文静姐姐系吧。周峻纬笃定的把郭文韬扔进定好的文件夹里;至于那两个...周峻纬想起隔壁化妆间那两个缩在沙发里嘀嘀咕咕个没完的唐九洲和邵明明,热情坦诚而且带着一丝小动物一样的粘人天真,弟弟妹妹角色预定,周峻纬有些恶劣地想,其实宠物系大概也是对的。

“要不要喝点水?”一杯水递到眼前,周峻纬抬头看见了一双弯弯的笑眼,是齐思钧。

“我刚才打听了一下,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开始录制啦。”齐思钧接着说了下去。周峻纬接过他手里的水轻声致谢,齐思钧挥挥手坐在了他身旁,轻轻揉着肚子皱着眉笑起来:“录到现在还有点儿饿了,一会儿结束之后有时间么?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样,刚好还能互相熟悉熟悉?”

周峻纬愣了愣,他侧过头看了看齐思钧,对面的人自然而然地挂着笑容回望着,笑容温暖可爱,整个身体朝向周峻纬,毫不掩饰的信任和坦诚。

“好啊。”周峻纬点头应了下来,语气带着点笑意:“刚好我饿得不得了了。”

齐思钧笑得更灿烂了一点,眼角向下的角度更加明显。他站起身来冲着周峻纬点了点头:“那太好啦!你有什么想吃的么?到时候发到群里吧咱们看看去哪儿吃。”晃晃手里的手机示意周峻纬就走到隔壁,周峻纬听到了他正催着唐九洲和邵明明让他们抓紧补妆的声音。

周峻纬喝了口齐思钧给的水,温度刚好。他歪了歪头看向只有他们几个的微信群,此时邵明明正热烈的要求去吃火锅,蒲熠星郭文韬唐九洲在下面+1+1+1,但是齐思钧却没有回复。周峻纬想了想之后在群里发了个+1,果然齐思钧马上回了一个+1。

温柔体贴,异常细心,具有自我奉献精神的博爱者,妈妈角色既定人选。周峻纬喝光了杯里的水,看着普普通通的一次性纸杯笑了笑。

  毕竟除了他之外的几个人全部认识,何来吃饭熟悉熟悉一说呢?

2.

我感觉我这道题应该是做不出来了。齐思钧笑眯眯地说着,语气温柔活泼,尾音稍稍下坠,话音里藏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小委屈。

周峻玮听不得这个,齐思钧不应该被质疑,即使质疑对象是他自己。他本是一把最锋利的匕首,只不过被他自己藏得太好,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你别这么说,周峻玮摆摆手,像是要挥散这人脑子里那点儿不自信。邵明明很快就开始读起抽出来的题目,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齐思钧快速扫了一眼周峻玮然后就配合着节目需要抓着头发做出头疼的样子,以唐九洲为首的一群小孩儿发出起哄的声音。

小玫瑰的眼睛亮回来了,周峻玮满意的勾起嘴角。

3.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齐思钧非常具有欺骗性。长了张冷淡的脸,却有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性子;本性坚韧敦厚,偏偏撒的一手好娇。哦,不过要指定撒娇对象才行。周峻纬看着因为又一次掷出一来而懊悔的冲过来抱紧自己胳膊的齐思钧有些骄傲的想。

挺好的,千千万万朵玫瑰里我选择了这一朵,他平和温柔,一点儿都不任性。但是我愿意让他拥有骄傲,拥有孩子气,永远矜贵。

周峻纬为这一点“特殊”生出了一丝隐秘的快乐。但他拒绝猜测齐思钧对自己的情感,医者不自医,当他试图从齐思钧的一言一行判断他的选择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只有齐思钧,脑袋里只有齐思钧,心里也只有齐思钧。

齐思钧,齐思钧,齐思钧。

活跃着、滚烫着,顺着自己血液流到四肢百骸的是自己震耳欲聋的喜欢。哪儿还有精力去分析推断?

都怪齐思钧太话痨了,干扰了我的判断。

周峻纬理直气壮的为自己找理由,丝毫不承认色令智昏这回事。

4.

齐思钧去了隔壁市,说是同学婚礼要过去帮忙。

收到消息的时候周俊伟愣了愣,他突然理解了林黛玉的感受,此刻的他特别想回齐思钧一句你是单给我发的还是别的弟弟都有?

不过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他给齐思钧发了个猛点头的柴犬表情包,憨憨的样子引来了一条齐思钧带着笑意的语音,他似乎在车上,背景音吵吵闹闹的:“这儿有家店卖的东西特别好吃!你等我回去给你带一点儿尝尝!”

真狡猾啊齐思钧,你这句话我怎么接。心理学家此刻有些想叹气。

你才刚刚离开,我已经开始盼着你回来了。

谁说学心理的心都脏呢?狐狸肚皮也黑的很啊。

5.

齐思钧没有告诉周峻纬他什么时候回来,周峻纬也不问。两个人偶尔在微信上聊聊天,都是些生活上极琐碎的小事,大多是齐思钧在说,周峻纬回应,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直到那天晚上,周峻纬正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接到了齐思钧的电话。听到熟悉的专属铃声周峻纬立马翻身坐了起来按了接听。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猜我在哪儿呢小周老师?”

“不要妖魔化心理学啊小齐老师。”周峻玮无奈的叹了口气,作为一个成年多年的男人来说,他实在是不好意思说我猜你在我门外,这听起来实在像是一个恋爱脑的小姑娘会有的回答。

“那你想我在哪儿呢?”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低,字和字中间不再那么清晰,黏黏糊糊的好像在撒娇一样,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个字正腔圆的小主持人,听起来像是在蛊惑着周峻玮说些他已经预定好的内容。

“我想——”周峻玮拉开窗帘抬头看了看月亮,我想你在我身边。他无声的把这句话传给月亮,试图把这点儿静默的相思通过月亮传给电话那头的人。

“周峻玮同学,对着月亮耍帅它也不会夸你,不如你摆个pose.低头看看我?我吹个万字彩虹屁给你呀?”齐思钧笑音已经掩盖不住了,某些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周峻玮睁大眼睛低头看去,楼下确实有个在冲着自己挥手的小人儿,见周峻纬低了头,小人儿更是蹦了起来,摆手的幅度也更大了。

感谢当初给阳台加固护栏加高的自己,周峻玮回身向门外跑去。要不是栏杆存在感太强自己刚才差点儿就想一翻身直接跳下去了。

古有塞壬勾引水手跳海,

今有老齐勾引小周跳楼。

如果齐思钧知道此时周峻玮此时在想什么的话大概会让他体会到一拳490真的不是浪得虚名。

但是管他呢,周俊伟已经冲到了楼下,在如水的夜色中抱紧了自己的塞壬。

6. 

“我参加婚礼时看那对新人笑的太幸福了,那个时候我就特别特别想见你,所以我就来了。”很久之后周峻纬问起那一夜的时候,齐思钧这样解释道。

然后齐思钧获得了一枚甜蜜的亲吻作为奖励。

7.

周峻玮在实体研究档案里默默划出一个单独的格子,在一众条理清晰的文件之中温柔得格格不入,里面装的是一朵热烈的玫瑰,一把锋利的匕首和一缕温柔的月色,全都裹在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之中。

文件命名:齐岱泽。

 

END

 

大概是一个双方各走49步然后扑到对方怀里的故事吧,想写一个温柔的故事,虽然可能词不达意,但如果能传达到的话就太好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

    

 


霜潇梦

关于名侦探学院剧本杀

其实我就想说:     你们其实可以把那个女孩子给甄solo的,人家都姓甄了,他不惨吗?关键名还是  solo,更惨了好吗?给solo然后你们内部消化不好吗?

父母爱情,南北,明月照九洲不香吗?

此剧本完

其实我就想说:     你们其实可以把那个女孩子给甄solo的,人家都姓甄了,他不惨吗?关键名还是  solo,更惨了好吗?给solo然后你们内部消化不好吗?

父母爱情,南北,明月照九洲不香吗?

此剧本完

氿鹅

【纬钧】 梨花凉

【纬钧】 梨花凉

—————————————————————————————

*全员向(?)

*私设18

*私设周主任会画画(?)

*可能BE?

*有一、、长……也就3K多……

*后有彩蛋

*萌新入坑,不喜勿喷,祝食用愉快

喜欢的可以留下小心心哦♡

 ———————————————————————————————

灯光打在齐思钧脸上,晃了晃眼,努力看清前方的路,却还是被一片缭乱淹没。


“老齐。”


熟悉的声音在齐思钧耳边萦绕,恍然之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齐思钧努力睁大双眼,想去看清梦境与现实。双眼被车灯刺激,齐思钧只...

【纬钧】 梨花凉

—————————————————————————————

*全员向(?)

*私设18

*私设周主任会画画(?)

*可能BE?

*有一、、长……也就3K多……

*后有彩蛋

*萌新入坑,不喜勿喷,祝食用愉快

喜欢的可以留下小心心哦♡

 ———————————————————————————————

灯光打在齐思钧脸上,晃了晃眼,努力看清前方的路,却还是被一片缭乱淹没。

 

“老齐。”

 

熟悉的声音在齐思钧耳边萦绕,恍然之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齐思钧努力睁大双眼,想去看清梦境与现实。双眼被车灯刺激,齐思钧只觉得一阵电流,双眼紧闭,只留下残影在他的眼瞳里。

 

稀稀拉拉的雨声夹杂着鸣笛,齐思钧好像听到一阵阵轻笑。

 

“老齐,我在这啊。”

 

“你在这啊……”笑着伸出带血的手腕,月牙似的眼角,还是像只狐狸。额头的猩红甚至流到了眉间,但不疼,甚至觉得有一丝舒服,因为他的峻纬来接他了。

 

“我好像听到了梅溪湖桥旁的流水声……”喃喃之中睁开惺忪睡眼,熟悉的阳光打在脸上,一整头疼。修长手指轻揉眉心,环顾四周还不忘摇晃脑袋,小狐狸也有犯懵的一天。

 

窗口是熟悉的梅溪湖流水声,汀汀淙淙,像风铃。齐思钧看向窗外,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发生,却只是被一树梨花蒙了眼。葱葱的绿叶绢着如薄翼的梨花,枝条轻颤,叶脉上尽是梨花香。齐思钧歪头,又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一双眼睛里都是梨花。

 

“好像不对?”

 

被突如其来的风迷了眼,齐思钧伸手遮挡那张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瑕疵的脸庞,脑子里是一阵熟悉的画面。

 

他看到梨花落了,落在了一个少年的肩膀上。少年的脸被阳光遮盖,只能看到他嘴边的温柔。他穿着一件白衫,踩着黑皮鞋,顿出一阵阵声响,他总觉得,那个少年是朝他走来的,朝他心里。他看到那个少年是在梅溪湖边停下的,这时候也有一阵风,把少年的衣角吹了起来。梨花就这么洋洋洒洒的落在少年的脚边,落在了少年的芊芊玉手上。

 

“人呢?”齐思钧一愣,抬头看,梨花还是梨花,湖还是湖,风吹起他的刘海,只是不见少年。

“出去看看吧。”

 

齐思钧回头,熟悉的人,熟悉的衣摆,不是熟悉的少年。

 

文韬低头,棕褐色的瞳孔掩盖了太多心虚,他其实很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的,不管岁月是不是静好。“说不准会想起来。”

 

齐思钧看着他颤抖的手,已经把风衣揉出了一缕皱痕。试探的拍拍他的肩,收到的却是惊愕的回应,来不及对上对方措手不及的眼神,向门口走去。

 

蒲熠星在门口靠了很久,当他感受到门把手的转动时就做好了准备,他想过齐思钧会气势汹汹的夺门而出,也想过齐思钧会梨花带雨的三步一回头,却实在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平静。对上爱人肯定的目光,依旧是收回了准备阻拦的手。

 

“现在只能希望他记不起来了。”文韬抿唇,担心都隐藏在手心里。

 

“或许周峻纬回来也是个不错的结局?”蒲熠星望着只有他才看得懂的犹豫愁容,毫不犹豫的将文韬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

 

齐思钧听到了鸟鸣,熟悉的鸟鸣,很像是之前他跟一个朋友养过的一只鸟。只是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那只鸟不见了,那个朋友也不记得了。

 

齐思钧看到了梨树,熟悉的梨树,似乎是之前他跟一个朋友种过的树。那棵树很大,每年都会开好多好多的花,齐思钧就站在梨树下,等着朋友给他画画,拍照。只是不知又发生了什么,梨树断了,那个朋友,也不记得了。

 

齐思钧闻到了花糕的香味,熟悉的香味,似乎是之前一个朋友送给他的零嘴。他记得那天雨下的蛮大,馋嘴的齐思钧闻到了梅溪湖边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渴求的眼神看着那个朋友,齐思钧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个朋友就冒着雨跑去给他买来,两个人闻着花糕的香味,躲在古色古香的裁缝铺下,伴着清脆的风铃声你一口我一口的咀嚼着。雨滴从屋檐落到朋友的肩膀上,齐思钧有种错觉,就像那片梨花一样。又不知发生了什么,店面倒了,那个朋友,还是不记得了。

 

睁开双眼,看着梨树上的燕,看着茂盛的梨花,看着不远处生意不错的小店,脸上只有恬淡与庆幸:“只希望是梦吧。”

 

似是心跳漏了一拍,他听到了雨滴敲在风铃上的声响。

 

叮咚。

 

那个少年对他说:“你要的燕子,以后一起养吧。”

 

叮咚。

 

那个少年对他说:“这棵树可是我们感情的象征,以后我们就互相陪着,一起到老。”

 

叮咚。

 

那个少年对他说:“快,趁热,吃吧。”

 

时间停止。

 

齐思钧双手捂住额头,颓废的蹲坐在裁缝铺的柱子边,青筋暴露,显露出全身的痛苦。

 

“是谁?”

 

“是你吗?”

 

“你出来啊?”

 

记忆碎片交叠着,走马灯般在齐思钧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着,他看到了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看到了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只是一双眼睛。

 

“老齐,一起走吧。”

 

“老齐,尝尝,我做的。”

 

“老齐,别怕,有我。”

 

“老齐,我相信你。”

 

“老齐别哭……好好活着。”

 

是惊雷,劈开了一层又一层的迷惘,齐思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记忆还是混乱,却又清晰。是他啊,是他把那个朋友,那个少年推开的。涓涓的流水声,遮不住撕心裂肺。看着郁郁青青的梨树,只觉得讽刺。

 

“我丢了你的命……还是记不住你的名……”

 

梨树边,飒飒少年,孤鸿一片。

 

齐思钧好像又在做梦了,他梦到耳边有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一顿一停,听起来别有干劲。但他不想睁眼,他怕他睁眼梦就醒了,尽管他想见他。

 

“先生?在这儿会着凉啊。”尾音是一阵轻笑,若说像风,过于轻柔,若说像钟,太过宏厚,只道是像笔尖在纸上掠过的声音,不知不觉中,写下了主人的柔情。

齐思钧一顿,却依旧是闭着眼。

 

来人见齐思钧毫无反应,悄悄偷笑,像极了马上要吃掉小兔子的大灰狼。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齐思钧身上,一气呵成,连齐思钧自己都没感受到。蹲下,在他耳边轻道:“乖,回家睡。”

 

齐思钧一愣,感受到头上温柔的触感,眼泪不争气的下落,落在了自己的袖口上,落在了草坪处的梨花上,也落在了那人的心尖尖上。

 

小心翼翼搀扶起那个哭得像个孩子的小狐狸,柔柔道:“不是梦,我是有温度的啊,老齐。”

 

突然的拥抱抖下了外套,齐思钧不说话,只轻轻哭,周峻纬不说话,只安慰他。

 

远处蒲熠星看着文韬的笑容,打趣道:“你看,周峻纬回来也是一个好结局。”

 

文韬打心底为好姐妹友高兴,双手揽住蒲熠星的双臂,笑的像天上的星星。

 

周峻纬,其实我早就想起你来了,只是你不出现,那我就一直装不知道。好在,你还是回来了。

 

齐思钧,其实我早就想回来看你了,只是你睡着啦,我不想打扰你美好的梦境。好在,你醒了。

 

 

 

后记:

解释一下设定吧,其实就是周主任因为车祸推开了齐妈,周主任重伤,齐妈从那时就有点精神失常,阿蒲和韬妹为了不打击齐妈,并且在周主任的强烈要求之下(我也不知道他俩怎么沟通的可能是托梦吧|假笑)瞒着齐妈说周主任去世了,其实周主任在郎老师家做治疗,一做就是一年多,大家都觉得周主任回不来了,齐妈却突然出了车祸,惊喜的是周主任醒了,大家面对失忆的齐妈,周主任决定如果齐妈过得好就不再打扰他,如果过得不好就继续出现,并且他也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刷爆好感度的事件啊哈哈哈哈哈哈

至于名字为什么叫梨花凉,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俩在梨花树下重逢的时候天有点凉八。

彩蛋ing(东去春来出没,明月照九州出没警告,并且之前是学院合住系列)

 

郎老师最近很无奈,他遇到了两个赖皮。

 

一个仗着自己在他这混了一年多就在这蹭吃蹭喝甚至要求给自己对象补身体。

 

一个仗着自己对象无法无天并且自己还生病就搁这儿助纣为虐。

 

郎老师好难,郎老师不想说话,可是郎老师憋不住。

 

看着对面互相喂橘子的场面郎老师表示ball ball你们不要秀了,做个人吧。


周主任:“郎老师,吃橘子吗?自己拿哦,我不喂的。”

 

齐妈:“郎老师还是回房间吧,哦,顺便拿点橘子。”

 

郎老师:好气哦但我怕他们砸我的医疗设备。

 

说起医疗设备他就生气,也不知道周峻纬是装的还是故意的,一股子对齐思钧说这些东西不容易坏,也不知道是齐思钧傻还是……算了,现在这个情形只能他傻了,愣生生把那些话听了进去,关键是还不停郎医生的鬼哭狼嚎,于是,郎老师每天都沉浸在坏了的悲伤中。

 

“东哲,我回来了。”王春彧看着沙发上的人已经见怪不怪,瞅见自家爱人生无可恋的表情就知道今天又发生了什么平常事,清清嗓子,难得放下轻声细语,一本正经:“峻玮,你看,明明和九洲马上就要结婚了,蒲熠星和郭文韬也在家等你们回去,毕竟之前住的房子他们实在空太多,阿蒲每天都在为文韬以房间多为由拒绝同床,你们再不回去会被蒲熠星打爆……并且,明明看上的那套房子正好是我在设计,你看……”

 

“老齐,我想家里了。”周峻纬垂死病中惊坐起。

 

“不瞒你说,我也想明明了。”齐妈附议。

 

“那你们打算……”

 

“郎老师谢谢你最近几个月的招待,我跟老齐马上就准备走了。”

 

郎老师示意他们停止脚步,一蹦一跳上楼把他俩的行李箱丢下来。并在他们不舍的眼光中满意的关上门。

 

于是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干各的了。(微笑)

 

王老师:我觉得东哲今天很高兴的亚子所以今天应该可……

 

周主任:我太难了


Tsing

【名侦探学院】安利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黄鱼是只可爱鬼

喜欢你,我也是(三)

ooc预警!!!

想要评论和红心quq

咕了几天终于更了


  大家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心里却都想着别的事。周峻纬看着齐思钧,心中一直在犯花痴:啊啊啊,齐思钧怎么这么可爱啊,想得到。齐思钧吃着火锅,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峻纬,看见他在发呆,疑惑地问道“峻玮,你怎么不吃啊?”“啊?没有啊。”文韬看着蒲熠星埋头吃饭的样子,有一点想要撸猫的欲望。邵明明眯起眼睛,轻声对旁边的唐九洲说“九洲啊,我怎么觉得这个饭桌上围绕着一丝恋爱的味道啊?”“没有吧,你想多了。”“真的啦,我刚看见那个叫周峻纬的人一直盯着齐妈看诶。他是不是喜欢上齐妈了?”“是吗?”...


ooc预警!!!

想要评论和红心quq

咕了几天终于更了




  大家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心里却都想着别的事。周峻纬看着齐思钧,心中一直在犯花痴:啊啊啊,齐思钧怎么这么可爱啊,想得到。齐思钧吃着火锅,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峻纬,看见他在发呆,疑惑地问道“峻玮,你怎么不吃啊?”“啊?没有啊。”文韬看着蒲熠星埋头吃饭的样子,有一点想要撸猫的欲望。邵明明眯起眼睛,轻声对旁边的唐九洲说“九洲啊,我怎么觉得这个饭桌上围绕着一丝恋爱的味道啊?”“没有吧,你想多了。”“真的啦,我刚看见那个叫周峻纬的人一直盯着齐妈看诶。他是不是喜欢上齐妈了?”“是吗?”

   吃完火锅后,周峻纬想去结账,却被邵明明拦住“哎呀,结账这种事当然要我邵奈儿来做啦。”大气地去前台结完账后,又对周峻纬说“峻玮啊,你跟我来一下咯。”“干嘛去啊?”周峻纬被邵明明搞得一脸懵逼。“明明拉着峻玮去干嘛啊?”齐思钧去买了瓶水,回来就看见邵明明拉着周峻纬不知道去干嘛了。“谁知道呢,这人总这样,我们还是先回寝室吧”蒲熠星说完,就拉着文韬走了,齐思钧和唐九洲也紧随其后。

  邵明明和周峻纬来到人流稀疏的地方,周峻纬不解地看着邵明明,问“明明,你带我来着干啥啊?”“问你一个事呗。”“你是不是喜欢齐妈啊?”邵明明着一问,让周峻纬愣住了,喜欢吗......周峻纬脑海里又浮现起了齐思钧,他的笑,他的小兔牙,他体贴的话语。“喜不喜欢啊?”邵明明见周峻纬一直没回答,有一些着急。“嗯......喜欢吧。”“喜欢你就早说嘛,我可以帮你哦。”“真的吗?”

  “峻玮怎么还没回来啊?”齐思钧站在窗户边,着急地看向外边。“着什么急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邵明明,跟人说话聊天都磨磨蹭蹭的。”蒲熠星摆了摆手,有些不在意。“你怎么这么在意周峻纬啊,你喜欢上他了?”蒲熠星停顿了一会,又说道。“是啊,我看你真的挺在意峻玮的。”一直不说话的文韬也附和。“......”齐思钧沉默了,他确实在见到周峻纬的时候有了一些情感,但他不确定是什么。喜欢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