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环保

20315浏览    6516参与
琳琅YoYuu

风与海的故事

风与海

作者:琳琅(12岁作)

         风,他可以刮去陆地上一切,他能刮走游人的帽子,刮走岌岌可危的树叶,甚至高大的房子……但他永远也只能刮去陆地上的东西。直到那天,他遇见了海。

       海,她蕴含了许多生命,丰富的海产,美丽的鱼儿,甚至蓝天的色彩……但她永远都无法拥有高大的山峦。知道那天,她遇见了风。

风瞅瞅海,他看见海蔚蓝的身躯,好美丽;海看不见风,但当风经过时,她的心中总能泛起微波。...


风与海

作者:琳琅(12岁作)

         风,他可以刮去陆地上一切,他能刮走游人的帽子,刮走岌岌可危的树叶,甚至高大的房子……但他永远也只能刮去陆地上的东西。直到那天,他遇见了海。

       海,她蕴含了许多生命,丰富的海产,美丽的鱼儿,甚至蓝天的色彩……但她永远都无法拥有高大的山峦。知道那天,她遇见了风。

风瞅瞅海,他看见海蔚蓝的身躯,好美丽;海看不见风,但当风经过时,她的心中总能泛起微波。

        阳光装点了海洋的身躯,风看着跳跃的海豚,心中不由地打起了小算盘,我喜欢海里的东西,但她像玫瑰一样,美丽却危险,我要讨好她:“海呀,我是风!我拥有高大雄伟的山川,拥有数之不尽的宝石,却永远也无法得到你心中美丽的财宝呵!”

       海笑笑,什么也不说,心中的浪涛却越发汹涌。

       “请给予在下一些珍宝吧!我将回赠你一座高山!”风说。

       “好的。”海不多想,很快就答应了,她仿佛迎来春天,海水变得温暖起来。于是,风刮去了北海里所有的珍珠和珊瑚,以及一些可怜的鱼儿。他还煽动了地上的火,一片冰山融化了,流入海中。

        海触摸着已经融化的冰山,略感失望,她对风说:“风,冰山已经融化了,请不要再向我索取,我也不需要山了。”

       风听到,只得温柔地安慰:“对不起,美丽的海!这是我的失误,你瞧,我带来了山矿里才有的宝石,或许它们不及你万分之一的美貌,但在从前,我的父亲告诉我,它们只能赠与自己的挚爱!请收下吧,海!”

       风捧出一把闪烁华丽的宝石,它们在阳光的辉映下闪烁,正如海纯真无邪的心一样,激动地跳跃着。海看着这些美丽的小玩意,脑海中浮现了风英俊的模样,甜甜地笑了。

        风继续肆虐天地,海也在风的“帮助”下淹没了几座小山丘。风不断骗取海的信任,海傻傻地献出了自己的青春与美丽。

         平静的日子持续到那天,海所拥有的所有小生命都被带着剧毒的泥土杀死,她放声大哭,嘶吼着,哀鸣着,淹没了一座座村庄、城镇。灰色的雨水从天上倾泻而下,风在天上,看着弱小的海,她已不在危险,风却被某种愧疚感搅得在天空直打转。   

       第二天清晨,海安静了,风看着荒芜的土地与大海,他没必要刮走任何东西了,风厌倦了破坏,他打算信马由缰,与海就这样过一辈子。渐渐地,风却真正的爱上了海,不为了美貌或财宝。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海的身躯渐渐暗淡,天空失去颜色,她也不在如从前那般美好了。风也是,沉重的灰尘使他无法活泼地奔跑。海吞没了一切陆地,风每天去各地采集最纯粹的宝石给海,妄图使她回到青春年华,他还带来了最鲜艳的颜料,想把海装扮成别的样子,却使事情越来越糟糕了。

       海失去了颜色,风也疲惫不堪,他们曾是天地间最美好的事物。风无法使海再度欢笑了,只能泛起了浅浅的涟漪。

       “亲爱的,对不起。”风喘着气说。

       “为什么要道歉啊,傻老头!”海微微一笑。

       “我爱你”

       “我也爱你。”

       “那就好。”风带着一声苦笑。这是风与海的最后一次对话。第二天,风死了,在一个相对晴好的天气,灰尘与愧疚使它坠入海的怀抱。泥泞的海拥抱着风的尸体,心也渐渐地不在快乐。

       风死去的第二天,海的心逐渐冰冷,海死了,平静地死了。

649453443
东益自控设备
东益自控设备
东益自控设备
东益自控设备
青峰电商
德顺发机械

800型全自动干式铜米机设备

    德顺发机械设备制造的800型全自动铜米机设计先进,结构合理,电气采用PLC程序控制,设备质量可靠,性能稳定。设备由撕碎机、皮带输送机、二级破碎机、风机输送机、振动筛,收尘器,液压站,电器控制等组成。废电线电缆通过撕碎破碎后,成为塑料破碎片与铜米,使之在筛面波形跃致力前行,通过气流推吸及筛箱直线激振双重作用分离芯皮,将铜米、塑料以及铜和塑料的混合物分别从不同的出料口送出,灰尘经由风道到达收尘器。干式铜米机生产的情况下,调节振动频率,振动筛由变频控制,风量大小由调节阀控制,全程动作由PLC程序控制,触摸屏显示各项运行参数,操作维护方便,可加工的废旧电...

    德顺发机械设备制造的800型全自动铜米机设计先进,结构合理,电气采用PLC程序控制,设备质量可靠,性能稳定。设备由撕碎机、皮带输送机、二级破碎机、风机输送机、振动筛,收尘器,液压站,电器控制等组成。废电线电缆通过撕碎破碎后,成为塑料破碎片与铜米,使之在筛面波形跃致力前行,通过气流推吸及筛箱直线激振双重作用分离芯皮,将铜米、塑料以及铜和塑料的混合物分别从不同的出料口送出,灰尘经由风道到达收尘器。干式铜米机生产的情况下,调节振动频率,振动筛由变频控制,风量大小由调节阀控制,全程动作由PLC程序控制,触摸屏显示各项运行参数,操作维护方便,可加工的废旧电缆20毫米以下,是大型回收加工厂的理想选择。

    德顺发机械是一家专业生产干式铜米机和铜米机批发厂家,秉承“追求绿色时尚,拥抱绿色生活”的宗旨,公司不断发展绿色环保科技事业,坚定不移地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致力于回收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更多详情可以咨询www.dsfjx.com    杨经理  18736071869


stevelukemm

慈济的环保活动。作为一个摄影都能感受到满满的真诚和能量

慈济的环保活动。作为一个摄影都能感受到满满的真诚和能量

笛企鹅
正在消失的鸟类02 圣米格尔红...

正在消失的鸟类02

圣米格尔红腹灰雀(易危物种)

正在消失的鸟类02

圣米格尔红腹灰雀(易危物种)

北白宫能久

今天说个题外话

这两天为了写好承花,拜读了很多太太的作品,也咨询了很多有关朋友的想法

因为我是黄色废料生产员,所以和朋友们讨论的也是车相关

然后就有朋友告诉我看过承太郎和海豚、海星这些海洋生物的本子(非拟人状态)

那个当下的第一反应就是承太郎绝不会做这样污染环境和玷污美好的事

再就是今天又看到这张图

就在想我们作为喜欢承太郎的观众,从他身上到底能够了解到什么

热血、友谊甚至美好肉体awsl这种都是老生常谈,所以过于抽象化了

不如就做点我们力所能及近在眼前的事吧,哪怕只是改观也好

我只是一个普通又低俗的小写手,但我拒绝这种混邪的魔改

拟人化还可以接受,但还是想呼吁大家不要宣传...

今天说个题外话

这两天为了写好承花,拜读了很多太太的作品,也咨询了很多有关朋友的想法

因为我是黄色废料生产员,所以和朋友们讨论的也是车相关

然后就有朋友告诉我看过承太郎和海豚、海星这些海洋生物的本子(非拟人状态)

那个当下的第一反应就是承太郎绝不会做这样污染环境和玷污美好的事

再就是今天又看到这张图

就在想我们作为喜欢承太郎的观众,从他身上到底能够了解到什么

热血、友谊甚至美好肉体awsl这种都是老生常谈,所以过于抽象化了

不如就做点我们力所能及近在眼前的事吧,哪怕只是改观也好

我只是一个普通又低俗的小写手,但我拒绝这种混邪的魔改

拟人化还可以接受,但还是想呼吁大家不要宣传这种错误的、可能会诱导别人污染海洋环境的做法

别破坏承太郎深爱的美丽海洋,好吗?


图片转自微博侵删



想飞的青蛙T_T

那些故乡的水鬼们

  我是江浙一带的人。江浙多水运航道,遍布纵横。河流灌溉一方土地,滋养一方百姓,也孕育出鲜为人知的诡秘事物。小的时候,奶奶讲起我的家族秘史,总会一脸肃穆地叮嘱我:“冒契几忒各dio欧。”(不要去前面那条河)

  我总是磕着瓜子漫不经心:“嗯嗯嗯嗯。”


  我的叔公就是在那条河里去的。

  那年哗啦啦发大水,冲垮不少民房,四目所见皆是黄浊浊的一片,水混合着泥浆肆意欢淌。我叔公的爹娘都随着水龙王到宫里享福去了,只有他们的这个小儿子机灵得很,被冲得东倒西歪的,愣是抱着一棵大柳树死都不撒手,要和龙王爷比力...

  我是江浙一带的人。江浙多水运航道,遍布纵横。河流灌溉一方土地,滋养一方百姓,也孕育出鲜为人知的诡秘事物。小的时候,奶奶讲起我的家族秘史,总会一脸肃穆地叮嘱我:“冒契几忒各dio欧。”(不要去前面那条河)

  我总是磕着瓜子漫不经心:“嗯嗯嗯嗯。”




  我的叔公就是在那条河里去的。

  那年哗啦啦发大水,冲垮不少民房,四目所见皆是黄浊浊的一片,水混合着泥浆肆意欢淌。我叔公的爹娘都随着水龙王到宫里享福去了,只有他们的这个小儿子机灵得很,被冲得东倒西歪的,愣是抱着一棵大柳树死都不撒手,要和龙王爷比力气。那树皮原来是粗糙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竟然似乎变得越来越光滑,手指曲在上面微微发着抖————他快要支撑不住了。

  老天爷到底是眷顾我这个父母双亡的叔公的;又或者是他爹娘在地府过得很滋润,不想把他们的儿子接来一起住,总之奇迹出现了。一堆脏兮兮、干巴巴的袜子鞋子菜叶子中间,晃晃悠悠地飘来了个泡澡用的大木盆。

  真是稀奇,水灾竟然会出现无主的木盆?!那就赛是奇迹发生了,破烂玩意儿里边突然蹦出了块金子。我的叔公自然是狂喜,软绵绵的手臂里面充满了力气。他挣扎着把那个木盆用脚扒拉过来,一个翻身————他终于稳稳当当地坐进木盆里面了。

  他就这样晃晃悠悠地和他的诺亚方舟一起往下游漂流。

  有了这么个木盆,性命自然是无忧,叔公就靠着一根粗大的树枝当桨,捡水面的菜叶子过活。

  不知漂了多久,他终于看见了一座未被流水冲垮和湮没的拱桥,一个行人在桥上向他招手。

  他激动起来,把双手拢在颊边,朝桥上大喊:“帮帮——”

  扑通!

  就在那人的眼皮子底下,叔公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道黑影一把抓住,一同沉到水里去了。

  他离获救就差了一步。

  水是仁慈又公平的,用水孕育出来的生命,终究还要回到水里去。




  “那黑影到底是什么呢?”

  “各杂修的勒?坑din四举。”(这咋知道呢?肯定是水鬼。)

  据说那水鬼入水时一点点的水花都没有溅起来,游刃如鱼,无声无息。

  我年纪小,胆量大,不知是因为年纪小而胆量大还是胆量大的年纪都小。听了奶奶的话,反而更是想要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水鬼。

  



  有一年夏天,接连下了很久的雨,前面那条河受到来自老天爷的授意,不断涨水,一直没过河边的人行道。我撩着连衣裙,紧张地在齐腰深的水里一寸一寸挪。

  我给你描述一下我当时的感觉。河是河,人行道也是河,无论是人行道还是河,都是一个色,好像那条河一下子变宽广了,大模大样地坐在那边。等我迈出一步,立马就会滑入深深的河涧,淹死在水里边。

  人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就会充满想象。不知有了这黄泥水的遮掩,河和岸会不会不跟我打个商量,就偷偷掉个个?

  我吓都吓死了,也抛弃掉曾经一定要找出水鬼的胆量。走也没胆子走下去,掉头就想回去。刚转身,脚上踢到个软绵绵的东西,就见一条大鱼顿了一下,剑一般地往河中央飞窜。

   刚刚它一路无声无息地跟在我后面。

  鲤鱼我在家乡的河里面是常见的,但不知道竟然会有这样大的鱼,看起来能把我一口吞掉。我一个激灵。

  从此安分许多。

  



  现在我到离家很远的外省读大学,关于水和水鬼的记忆也逐渐蒙上了层灰。但偶尔也会模模糊糊地想,难道水鬼就是条大鱼吗?但是它是怎么做到一点水花都不溅就把我的叔公拖下河的呢?它能活多久呢?尸体又去往何处呢?

  无法再深想了,毕竟那些从祖祖辈辈那里流传下来的东西,杜撰的实在太多。

  如果是鱼,恐怕早已作了别人的盘中餐。即使真的有水鬼,应该也在被污染严重的河水里生存不下去。

  而那几条已经发黑发臭的河流,也再孕育不出任何东西。从大鱼,到小鱼,再到蜉蝣生物,都渐渐消失在河底的泥沙中。水鬼的故事终于从源头上被人扼杀了。

  电视里老套地宣扬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疲惫地磕上眼。

  梦里是玻璃丝似的河水,薄纱样的巨大鱼尾扫过我的小腿。

蚁家人
忆子初

云雾

雾若云兮曦日出,云中城兮不见底。

囱入天兮黑雾排,天上君兮染亦灰。

车行路兮气随尾,路行人兮从畀遮。

食也欲兮不言尽,欲界行兮奢仙骄。


雾若云兮曦日出,云中城兮不见底。

囱入天兮黑雾排,天上君兮染亦灰。

车行路兮气随尾,路行人兮从畀遮。

食也欲兮不言尽,欲界行兮奢仙骄。




Mr.Key
下个月见!噗噜噗噜噗噜……

下个月见!噗噜噗噜噗噜……

下个月见!噗噜噗噜噗噜……

忆子初

偶然逛百度

看到一篇关于澳洲大火的文章(最近很关注这样的文章),翻了翻评论,果然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从不认为社会有多黑暗,你要知道人间到底还是好人多!

偶然逛百度

看到一篇关于澳洲大火的文章(最近很关注这样的文章),翻了翻评论,果然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从不认为社会有多黑暗,你要知道人间到底还是好人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