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环太平洋

17.2万浏览    1607参与
四象限γ

番外

  警告警告:一级怪兽;代号,卡洛夫;登陆加拿大温哥华市,现已转移至育空区………吵小子试验机准备出战。

  

  凯瑟琳忐忑不安地坐进实验机里。她的确有些紧张,前几次实验尚未完全成功,结果这会儿。。

  “真的上战场啦!”塞尔吉奥不知何时爬了进来,笑着说。有熟悉的人在身边,凯瑟琳镇定了不少。

  精神连接开启了。两颗相爱的心同频率的跳动,随着两人整齐划一的动作,吵小子机甲动了起来。

  加拿大军队已经将怪兽卡洛夫驱赶至了育空区,这次的怪兽应该可以算作一级怪兽。吵小子机甲冲上去,很快吸引了怪兽的注意,在怪兽转身的那一瞬间,他们一套标准化的动作挥出去,随着重重的一声巨响,卡洛夫倒地。......

  警告警告:一级怪兽;代号,卡洛夫;登陆加拿大温哥华市,现已转移至育空区………吵小子试验机准备出战。

  

  凯瑟琳忐忑不安地坐进实验机里。她的确有些紧张,前几次实验尚未完全成功,结果这会儿。。

  “真的上战场啦!”塞尔吉奥不知何时爬了进来,笑着说。有熟悉的人在身边,凯瑟琳镇定了不少。

  精神连接开启了。两颗相爱的心同频率的跳动,随着两人整齐划一的动作,吵小子机甲动了起来。

  加拿大军队已经将怪兽卡洛夫驱赶至了育空区,这次的怪兽应该可以算作一级怪兽。吵小子机甲冲上去,很快吸引了怪兽的注意,在怪兽转身的那一瞬间,他们一套标准化的动作挥出去,随着重重的一声巨响,卡洛夫倒地。

  世界轰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使用机甲与怪兽作战获得了胜利。吵小子实验机甲被更名为吵小子育空,以纪念这场战役的成功,随后它光荣退役。

  

  “真可惜,吵小子只打了一仗,不是吗?”塞尔吉奥说。凯瑟琳微笑着看着他,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随后,两人不知去向。

  

  

  机甲档案:

  机甲名: 吵小子育空

  机甲型号: 第一代机甲

  主驾驶员:凯瑟琳·莱特卡普(美国籍,女)

  副驾驶员:塞尔吉奥·多诺弗里奥(美国籍,男)

  状态:已退役

  驾驶员状态:不知去向

  彩蛋是一个想象画面,可看可不看,反正就一张粮票。

73 Master.ʸ
隶属中国香港破碎穹顶    三...

隶属中国香港破碎穹顶

  

三代机型

  

你看,像不像尤里卡突袭者EWE

隶属中国香港破碎穹顶

  

三代机型

  

你看,像不像尤里卡突袭者EWE

73 Master.ʸ

隶属美国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未分级别

隶属美国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未分级别

73 Master.ʸ

4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所以……”兰伯特看了看现有的怪兽数据,又看向伊克森元帅。

  

  “在‘流浪者’抵达破碎穹顶之前你们不能参与作战。”元帅直接坦白,“只有你们才能将‘流浪者’的实力拉到最大。”

  

  “再不上场我们就要生锈了……”杰克说道。

  

  “你觉得哪部机甲能让你用的顺手?”伊克森元帅问道。

  

  “‘印度暴徒’。”

  

  “我想现在的机甲应该都没有单涡轮驱动那么性感。”伊克森导出‘暴动流浪者’的全息模型。

  

  “呃……你们给八代机安单涡轮做什么?”

  

  “本来是装三涡轮的……但有个白痴拿...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所以……”兰伯特看了看现有的怪兽数据,又看向伊克森元帅。

  

  “在‘流浪者’抵达破碎穹顶之前你们不能参与作战。”元帅直接坦白,“只有你们才能将‘流浪者’的实力拉到最大。”

  

  “再不上场我们就要生锈了……”杰克说道。

  

  “你觉得哪部机甲能让你用的顺手?”伊克森元帅问道。

  

  “‘印度暴徒’。”

  

  “我想现在的机甲应该都没有单涡轮驱动那么性感。”伊克森导出‘暴动流浪者’的全息模型。

  

  “呃……你们给八代机安单涡轮做什么?”

  

  “本来是装三涡轮的……但有个白痴拿这张图纸说不行,而且还要求改成单涡轮系统。”提塞尔插了进来。

  

  “区别?”

  

  “二代单涡轮系统,它的驱动率要比双涡轮要高得多……”

  

  “单涡轮真让人怀念啊……像极了‘危险流浪者’。”

  

  “哦,是的……设计师是参照‘危险流浪者’和‘复仇流浪者’的图纸设计的。”

  

  “驾驶员,怪兽突破了澳大利亚的拦截……它们直接冲过来了!”伊克森元帅猛地站了起来,桌上的茶杯抖了一下……

  

  

  

  

  

  TBC.

  

  

  

  

  

  

  

  

73 Master.ʸ

3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驾驶员们,我想这件事可能让你们难以置信,但……现在正有一五级怪兽和一只六级怪兽从虫洞遗址里窜了出来,直奔中国南海。”伊克森元帅看着监测仪报告。

  

  “还有吗?”杰克问道。

  

  “暂时只测到了两头……”克鲁姆,“大的这只……好吧,其实都很大……‘森林狼’五级……另一只……‘阿古斯’六级……”

  

  “这里预计调动四台机甲猎人,澳大利亚已经出动了‘海洋暗游者’和‘深海潜行者’前去拦截。”

  

  “他们疯了吧?想用两台六代机跟一只五级怪兽和一只六级怪兽1V1单挑?”杰克认定了,必死无疑。

  

  “...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驾驶员们,我想这件事可能让你们难以置信,但……现在正有一五级怪兽和一只六级怪兽从虫洞遗址里窜了出来,直奔中国南海。”伊克森元帅看着监测仪报告。

  

  “还有吗?”杰克问道。

  

  “暂时只测到了两头……”克鲁姆,“大的这只……好吧,其实都很大……‘森林狼’五级……另一只……‘阿古斯’六级……”

  

  “这里预计调动四台机甲猎人,澳大利亚已经出动了‘海洋暗游者’和‘深海潜行者’前去拦截。”

  

  “他们疯了吧?想用两台六代机跟一只五级怪兽和一只六级怪兽1V1单挑?”杰克认定了,必死无疑。

  

  “他们只是上前去收集数据,数据一到手他们就会回基地。”伊克森元帅说道,“到时候真正和它们打的还是我们。”

  

  “我们现在……”杰克比划了下手势。

  

  “两架七代机,一架八代机,两架六代机。”斯克洛拿出蒙屿兰破碎穹顶存放的机甲数据,“还有一架八代机,不过正从常州运回来……”

  

  “暴动流浪者……”

  

  

  

  


  TBC.

  

  

  

  

  

73 Master.ʸ

帮流浪者想个名字

合集《环太平洋-卷土重来》需要流浪者3.0做主角机,但仍未想到名字

  

__流浪者(可填2-3个字)

  

评论区期待你想的名字AWA

  


合集《环太平洋-卷土重来》需要流浪者3.0做主角机,但仍未想到名字

  

__流浪者(可填2-3个字)

  

评论区期待你想的名字AWA

  


73 Master.ʸ

病毒-2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回声军刀’,‘火神幽灵’已经阵亡,能及时抵达战场的只有你们了。”

  

  “收到,指挥室。”埃斯顿有点难以置信地看向米斯塔,“我们已经抵达悉尼战场,十五分钟后进行空投。”

  

  

  

  “病毒”在城市中穿行,巨大的身躯挤坏了高楼。街上还有未来得及撤离的人,瞬间被“病毒”踩的稀碎。

  

  忽然,“病毒”背后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一串火焰炽烤着他的脸。但“病毒”显然对火焰进攻毫无感觉,它抓起“回身军刀”的手,巨大的“斧首”砸向了右臂关节处,只一下就卸掉了“回身军刀”的右手。

  

  “导弹!...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回声军刀’,‘火神幽灵’已经阵亡,能及时抵达战场的只有你们了。”

  

  “收到,指挥室。”埃斯顿有点难以置信地看向米斯塔,“我们已经抵达悉尼战场,十五分钟后进行空投。”

  

  

  

  “病毒”在城市中穿行,巨大的身躯挤坏了高楼。街上还有未来得及撤离的人,瞬间被“病毒”踩的稀碎。

  

  忽然,“病毒”背后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一串火焰炽烤着他的脸。但“病毒”显然对火焰进攻毫无感觉,它抓起“回身军刀”的手,巨大的“斧首”砸向了右臂关节处,只一下就卸掉了“回身军刀”的右手。

  

  “导弹!”

  

  一发导弹从腿部射出,命中了“病毒”的腹部”,怪兽毒蓝喷涌而出。

  

  “病毒”吼叫了一声,随后抬起右手送了“回身军刀”一个巴掌,接着左手抓住了驾驶舱。

  

  但“回身军刀”的机动性很好,右腿踢倒了“病毒”,左手再一次喷出火舌。但同样的伎俩,“病毒”早已不受用,它抓住左肩,“斧首”斜插入“回身军刀”的脖子,右手将驾驶舱送入了自己的嘴里,将其彻底咬碎……

  

  

  

  2024年12月27日,四级怪兽“病毒”突破防御墙,先后击毁两台机甲猎人,后由澳大利亚机甲——“尤里卡突袭者”击败,这也是“尤里卡突袭者”最后一次胜利。

  

  

  

  

  

  THE END.

  

  

  

  

  

  

  

  

  

73 Master.ʸ

病毒-1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这次是四级的,代号病毒,‘回声军刀’出战!”指挥室直接下达了战斗命令。

  

  

  

  “你觉得防护墙能顶多久……”“回声军刀”主驾驶员埃斯顿问道。

  

  “建了那么久……大概能撑到我们过去吧。”米斯塔说道,“从香港到澳大利亚至少也得三个小时吧……”

  

  

  

  “指挥室,我们已经看到了‘病毒’,请下达作战指令!”“火神幽灵”主驾驶员欧利克森拉下准镜,并示意副驾驶员克里亚升起导弹发射架。

  

  “收到,‘火神幽灵’,发射导弹,避免与‘病毒’近战搏斗。”

  

  “明白。”...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这次是四级的,代号病毒,‘回声军刀’出战!”指挥室直接下达了战斗命令。

  

  

  

  “你觉得防护墙能顶多久……”“回声军刀”主驾驶员埃斯顿问道。

  

  “建了那么久……大概能撑到我们过去吧。”米斯塔说道,“从香港到澳大利亚至少也得三个小时吧……”

  

  

  

  “指挥室,我们已经看到了‘病毒’,请下达作战指令!”“火神幽灵”主驾驶员欧利克森拉下准镜,并示意副驾驶员克里亚升起导弹发射架。

  

  “收到,‘火神幽灵’,发射导弹,避免与‘病毒’近战搏斗。”

  

  “明白。”欧利克森用手部控制器微调了一下,“看我给你做个示范。”

  

  一发飞弹从肩部发射器中射出,直击“病毒”巨大的右脸。

  

  “用飞弹!”

  

  接连不断的飞弹弹射而出,命中了“病毒”的各个部位。

  

  “病毒”吐出了一口毒蓝,随后向“火神幽灵”全速冲去。

  

  “原子锥准备!”

  

  “病毒”来势汹汹,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撞翻了“火神幽灵”。接着,“病毒”将斧首般的头砸向“火神幽灵”。

  

  “啊!”来自左臂的痛感直传两名驾驶员,“用原子锥刺进他的脑袋!”

  

  右手变成原子锥,借助加速器的辅助,高速旋转的原子锥成功刺进了“病毒”的“脑袋”。

  

  “你刺哪呢?”

  

  “那不是他的脑袋吗?”

  

  “那是他下巴!”

  

  “病毒”彻底被激怒了,巨大的“斧首”砸向了驾驶舱,两名驾驶员瞬间毙命。

  

  

  

  

  

  TBC.

  

  

  

  

  

  

   

  

73 Master.ʸ
隶属东京破碎穹顶    四代机...

隶属东京破碎穹顶

  

四代机型

隶属东京破碎穹顶

  

四代机型

73 Master.ʸ
隶属美国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

隶属美国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三代机型 

隶属美国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三代机型 

73 Master.ʸ
隶属东京基地    二代机型

隶属东京基地

  

二代机型

隶属东京基地

  

二代机型

73 Master.ʸ

2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或许他只是一时疯掉了……想编造一些东西来恐吓我们……”提塞尔说道。

  

  “那他是怎么死的?”兰伯特质问道。

  

  提塞尔瞬间哑口无言。

  

  “纽顿是唯一跟先驱进行桥接的人,先驱可以直接让他某个器官瞬间衰竭,也可以把他逼疯致死。”

  

  “好吧,那他也可能是自己把自己憋死的。”

  

  “这是笑话吗?”杰克坐在一旁。

  

  “几率很小……而且像纽顿这种人,他绝对不会就这样死掉,至少他是这么跟我说的。”兰伯特否决了这个推测。

  

  “兰伯特,先驱已经消失快十五年了,这种事情别说我了...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或许他只是一时疯掉了……想编造一些东西来恐吓我们……”提塞尔说道。

  

  “那他是怎么死的?”兰伯特质问道。

  

  提塞尔瞬间哑口无言。

  

  “纽顿是唯一跟先驱进行桥接的人,先驱可以直接让他某个器官瞬间衰竭,也可以把他逼疯致死。”

  

  “好吧,那他也可能是自己把自己憋死的。”

  

  “这是笑话吗?”杰克坐在一旁。

  

  “几率很小……而且像纽顿这种人,他绝对不会就这样死掉,至少他是这么跟我说的。”兰伯特否决了这个推测。

  

  “兰伯特,先驱已经消失快十五年了,这种事情别说我了,可能戈德里布都不会相信。”

  

  “那你觉得‘东京事件’是怎么回事,那些怪兽是怎么造出来的?总不可能是等通道一开启就生出来的吧……‘东京事件’先驱已经蓄谋很久了,罗利·贝克特并没有彻底将先驱铲除,他只是将通道给炸塌了。如果先驱的智商比我们要高得多,那它们不用几年或者几个月,就能重建虫洞……”杰克喝了口水,其实刚说的东西他也没有彻底想清楚。

  

  “天呐……”提塞尔瘫坐在椅子上。

  

  “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一次短暂的休整……下次面对我们的,就是五级以上的怪兽……”兰伯特附和道。

  

  “光一只五级怪兽就把‘复仇流浪者’打得够呛了,就现在这些机甲撑不过多久……”提塞尔调出了以往两只五级怪兽(毒妇、雷怪)和一只合体怪兽(由白蛇、伯劳刺、雷怪合体)的数据。

  

  “抓紧时间吧,先去通知元帅和PPDC最高指挥部……”

  

  “兰伯特!”监测部的维克托一路从指挥室跑到会议室,“怪兽……监测仪检测到了怪兽!元帅召集你们!”

  

  “它们来的可真够快的……”杰克看向兰伯特。

  

  

  

  

  

  TBC.

  

  

  

  

  

73 Master.ʸ
合集《环太平洋原创番外:激战-...

合集《环太平洋原创番外:激战-开菊兽》需要共创者

  

门槛不高,有试验期,素材由73 Master提供

  

如觉得可以,私聊或在作品中评论,73 Measter将提供18小时服务

  

                            ——73 Master.ʸ

  

  

合集《环太平洋原创番外:激战-开菊兽》需要共创者

  

门槛不高,有试验期,素材由73 Master提供

  

如觉得可以,私聊或在作品中评论,73 Measter将提供18小时服务

  

                            ——73 Master.ʸ

  

  

73 Master.ʸ

1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PPDC监狱内,两名狱警正在巡逻,忽然,K-207号牢房传来了剧烈的敲打声。

  

  “什么情况?”狱警佩德罗打开牢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名被先驱者入侵大脑的人——纽顿·盖斯乐。

  

  “他在颤抖!凯特!”

  

  纽顿坐在固定椅上,全身都在剧烈颤抖,钢条被他撞得哐哐作响。

  

  “上报中心!快!”

  

  

  

  “什么?”兰伯特站在牢房门口,盘问着两名狱警,“盖斯乐发疯了?可他现在正在睡觉。”

  

  “没有,他刚刚……真的,他在抖,全身都在颤抖!”佩德罗加以解释。

  ...

“虫洞再现,怪兽卷土重来”

  

  

  

  PPDC监狱内,两名狱警正在巡逻,忽然,K-207号牢房传来了剧烈的敲打声。

  

  “什么情况?”狱警佩德罗打开牢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名被先驱者入侵大脑的人——纽顿·盖斯乐。

  

  “他在颤抖!凯特!”

  

  纽顿坐在固定椅上,全身都在剧烈颤抖,钢条被他撞得哐哐作响。

  

  “上报中心!快!”

  

  

  

  “什么?”兰伯特站在牢房门口,盘问着两名狱警,“盖斯乐发疯了?可他现在正在睡觉。”

  

  “没有,他刚刚……真的,他在抖,全身都在颤抖!”佩德罗加以解释。

  

  兰伯特仍然不相信,于是向纽顿走去。

  

  “怎么样?”杰克站在了门口,喘着粗气。

  

  “你一定要这么迟才来吗?”兰伯特扭过头看着他。

  

  “这家伙……发疯了?”杰克向前走去。

  

  “不确定……”

  

  突然,纽顿睁开了眼睛,抬起了头,直接将两人吓了一跳。

  

  “啊啊啊啊啊……”纽顿坐在固定椅上痛苦地挣扎着,紧接着,他的眼神完全换了,也不再颤抖,面目狰狞,就像瞬间换了个人似的,“杰克……潘提斯考特之子……呵……这副身体已经对我毫无用处了……我在这……就只想告诉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我们……回来了……”

  

  说罢,纽顿的头再一次低了下去。兰伯特上前摸了摸他的动脉。

  

  “死了……”

  

  杰克盯着纽顿的尸体,若有所思地摸了下胡子:

  

  “罗利……你还没彻底杀死它们啊……”

  

  

  

  

  

  TBC.

  

  

   

  

四象限γ

  英勇保卫者X军刀雅典娜

  强烈的痛感已经摧毁了他的感受系统,英勇保卫者麻木地躺着,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但他还活着,于是他亲眼看到了她曾她曾誓死保卫的女神的毁灭。军刀雅典娜被怪兽撕成碎片,就倒在他的面前,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雅典娜对他轻轻闪了一下光学镜,它听到内线里传来军刀轻轻的声音:

  傻子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他这才意识到清洗液已经打湿了光学镜。但他除了哭,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他看着雅典娜的光学镜彻底熄灭。他尝试在内心里呼叫她,却什么反应也没有。他的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到最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是一个分割线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是熟悉的破碎苍穹基......

  英勇保卫者X军刀雅典娜

  强烈的痛感已经摧毁了他的感受系统,英勇保卫者麻木地躺着,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但他还活着,于是他亲眼看到了她曾她曾誓死保卫的女神的毁灭。军刀雅典娜被怪兽撕成碎片,就倒在他的面前,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雅典娜对他轻轻闪了一下光学镜,它听到内线里传来军刀轻轻的声音:

  傻子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他这才意识到清洗液已经打湿了光学镜。但他除了哭,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他看着雅典娜的光学镜彻底熄灭。他尝试在内心里呼叫她,却什么反应也没有。他的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到最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是一个分割线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是熟悉的破碎苍穹基地,他尝试着抬起头,这才发现他已经可以玩是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当他坐起身来时,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复仇流浪者,他曾经的领袖,哦,现在应该也是。流浪者笑着扶他站起来,然后轻轻侧身:看吧,你的女神。

  军刀静静地躺在他面前。

  似乎一切都是一个梦,他们会永远美好的在一起。

  雅典娜,你的保卫者,回来了。

克莱因蓝咖啡。

。。发点Newmann小男孩怪图,对不起博主是个喜欢造谣的变态

后面2p是beckets和maleigh

。。发点Newmann小男孩怪图,对不起博主是个喜欢造谣的变态

后面2p是beckets和maleigh

73 Master.ʸ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尤里卡’,‘探戈狼’已经战毁,为什么你们还没到?”

  

  “指挥室,我们已经尽全力赶去了,但机甲受损太严重,‘尤里卡’的导弹发射舱进了太多水了,拖慢了速度……我们为图纳尔兄弟的逝去感到遗憾……”赫克说道。

  

  “‘尤里卡’,夏威夷需要你们,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机甲能及时赶到,明白了吗?”

  

  “收到,指挥室。”

  

  “尤里卡突袭者”的导弹发射舱正在疯狂排水,它已经登陆了,不过不在沙滩,而是一片密林。

  

  “雷达,仍然用不了,只能靠目视……还有地图。”查尔斯从储存柜拿出一份夏威夷地......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尤里卡’,‘探戈狼’已经战毁,为什么你们还没到?”

  

  “指挥室,我们已经尽全力赶去了,但机甲受损太严重,‘尤里卡’的导弹发射舱进了太多水了,拖慢了速度……我们为图纳尔兄弟的逝去感到遗憾……”赫克说道。

  

  “‘尤里卡’,夏威夷需要你们,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机甲能及时赶到,明白了吗?”

  

  “收到,指挥室。”

  

  “尤里卡突袭者”的导弹发射舱正在疯狂排水,它已经登陆了,不过不在沙滩,而是一片密林。

  

  “雷达,仍然用不了,只能靠目视……还有地图。”查尔斯从储存柜拿出一份夏威夷地图。

  

  “希望你没拿反。”

  

  

  

  “破浪”突破了警卫队的防御,径直移向大城市。它的身躯难以在市区移动,周围的楼宇被挤得七歪八扭,破砖碎瓦落在“破浪”的背上。

  

  防空警报被拉响了,但很快,在“破浪”路线上的广播便消失了。

  

  街上还有乱窜的人,多数都是挤不进防空洞或找不到防空洞的人。

  

  突然,“尤里卡突袭者”突破了一栋大厦,将“破浪”扑倒在地,接着给他一记一记重拳,弹出的刺刃穿透了“破浪”的脖子。

  

  “尤里卡”身上挂满了藤蔓。刺刃上的树枝树叶全都着了火。

  

  “看我们的杀手锏!”

  

  “尤里卡”推开了两步,并打开了前胸甲,大量海水流了出来,六根炮管也露了出来。

  

  “装弹!”赫克喊道。

  

  查尔斯摁下了发射按钮。一枚一枚导弹从炮管中射出,“破浪”爬上了一栋楼,但很快被导弹给射了下来。

  

  “尤里卡”向前走去,左手抓住了“破浪”的单冠,带有电压的“铜指环”铁拳一记接一记地打在了“破浪”的脸上,产生的电流让“破浪”陷入了昏厥。

  

  “尤里卡”的刺刃开始发热,赫克同步机甲,抓住了“破浪”的脖子,查尔斯瞅准了时机,举起刺刃再次插入了它的脖子,并使劲往回拉。

  

  高热能“焊”住了“破浪”的肉,让怪兽毒蓝不轻易喷出。

  

  “破浪”分成两半的头一动不动地掉在了地上,它的四肢变得软弱无力。“尤里卡”再次弹出刺刃,狠狠地插进了“破浪”的背脊,彻底了结了它的生命……

  

  

  

  

  

  THE END.

73 Master.ʸ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破浪”向“探戈狼”伸出了强壮又致命的尾巴。尾端凸起的硬块带来了强大的冲击力与破坏力。“探戈狼”的驾驶舱遭到了重创,内部瞬间火光四射。

  

  “让它尝尝电离发射器的滋味!”

  

  “探戈狼”的手臂上升起一部K-72型电离发射器,电离子在炮口内蓄能。

  

  “神枪手!”

  

  维克抬起发射器,瞄准了“破浪”。

  

  “我要说一下!发射器的准镜是歪的!”贡纳尔喊道。

  

  “什么?”

  

  一束电离光束射了出去,但打空了。

  

  “回去得修一下……”维克喃喃道。

 ...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破浪”向“探戈狼”伸出了强壮又致命的尾巴。尾端凸起的硬块带来了强大的冲击力与破坏力。“探戈狼”的驾驶舱遭到了重创,内部瞬间火光四射。

  

  “让它尝尝电离发射器的滋味!”

  

  “探戈狼”的手臂上升起一部K-72型电离发射器,电离子在炮口内蓄能。

  

  “神枪手!”

  

  维克抬起发射器,瞄准了“破浪”。

  

  “我要说一下!发射器的准镜是歪的!”贡纳尔喊道。

  

  “什么?”

  

  一束电离光束射了出去,但打空了。

  

  “回去得修一下……”维克喃喃道。

  

  “来了!”

  

  “破浪”冲上来,将“探戈狼”撞翻在沙滩上,一部崭新的沙滩摩托瞬间被压碎。

  

  “迫击炮装!”

  

  “探戈狼”挣扎着站了起来,但“破浪”再一次冲了过来,巨爪给了驾驶舱猛力一击。

  

  “啊!”贡纳尔极力想稳住机身,“迫击炮!”

  

  “好了!”维克拉了下控杆,“探戈狼”的迫击炮架在肩上,随即,一发炮弹射向了“破浪”。

  

  “没射中!”贡纳尔按下装弹程序,“右迫击炮准备!”

  

  “破浪”趁着装弹的空隙,冲向“探戈狼”,将迫击炮管弯成了L型水管,钢条断裂,内置的弹药瞬间被引爆,半边驾驶舱被炸毁。

  

  “贡纳尔!”维克撕心裂肺地喊道,但贡纳尔已经葬送在了火海中。

  

  “啊!”维克为左迫击炮装弹,但“破浪”没有给他机会,四根指爪勾住了驾驶舱,并将其彻底碾碎……

  

  

  

  

  

  TBC.

  

  

  

  

  

73 Master.ʸ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麦克尔是第一次冲浪,技术并没有那么娴熟,他的冲浪板总是左摇右晃。

  

  忽然,四级怪兽“破浪”冲出了海面。巨浪淹没了麦克尔,“破浪”站立起来,随后又四脚着地,溅起的海水足有四五十米高。

  

  “怪兽!”

  

  沙滩上的人瞬间乱成一锅粥,沙滩摩托撞到了人群,但根本就没人顾得及去施救。

  

  远处,一名机甲猎人的身影若影若现……

  

  

  

  “指挥室,这里是‘探戈狼’,现场糟糕透了,‘破浪’开始登陆……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尤里卡突袭者’。

  

  “‘探戈狼’,‘尤里卡’偏离了...

“生存还是毁灭?世界联盟,背水一战”

  

  

  

  麦克尔是第一次冲浪,技术并没有那么娴熟,他的冲浪板总是左摇右晃。

  

  忽然,四级怪兽“破浪”冲出了海面。巨浪淹没了麦克尔,“破浪”站立起来,随后又四脚着地,溅起的海水足有四五十米高。

  

  “怪兽!”

  

  沙滩上的人瞬间乱成一锅粥,沙滩摩托撞到了人群,但根本就没人顾得及去施救。

  

  远处,一名机甲猎人的身影若影若现……

  

  

  

  “指挥室,这里是‘探戈狼’,现场糟糕透了,‘破浪’开始登陆……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尤里卡突袭者’。

  

  “‘探戈狼’,‘尤里卡’偏离了预定航向,预计赶到还需要半个小时。”

  

  “收到,指挥室。”贡纳尔·图纳里说道。

  

  “真见鬼了,靠一架一代机去跟一头四级怪兽干半个小时?疯了吧!”弟弟维克·图纳里抱怨着。

  

  “得亏还有这个迫击炮……待会你瞄准它。”

  

  “哦……”

  

  

  

  怪兽“破浪”仍在前行中,它的单冠和獠牙显得更有侵略性。

  

  拉蒙克里带着耳机背对着沙滩打着碟,这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就喜欢这样,有难度的。

  

  但忽然间,音乐小庭瞬间被压垮了,可怜的拉蒙克里死在了“破浪”的脚下。

  

  夏威夷警卫队开始向“破浪”投入火力。但就连加特林子弹扫在它腹部上,“破浪”都不疼不痒。

  

  忽然,一发重炮击中了“破浪”的背上,接着又一发打在了它的脸上。

  

  “挺准的,老弟。”

  

  “破浪”吐了一地怪兽毒蓝,但随即,它便掉过头,将“探戈狼”纳入攻击对象……

  

  

  

  

  

  TBC.

  

  

北京回声

赤红日记(10)

第一人称——————

  我拿着阿尔法给我的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给擦干了,擦干后阿尔法说我可以在睡一会儿,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没有睡觉,却一点也不觉得困。

  不过这既然是阿尔法说的,那我还是听他的好了。

  见我躺到床上,阿尔法就出去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有些无聊了,便站起身准备开门出去,然而当我转动门把手时却发现门被锁了,看来阿尔法为了不让我乱跑真的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第三人称——————

  另一边,切尔诺阿尔法走进训练室,一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对战的尤里卡突袭者和隐形浪人。两台机甲速度都很快,但尤里卡突袭者更胜一筹。

  “嗨!阿尔法!”尤里卡突袭者看...

第一人称——————

  我拿着阿尔法给我的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给擦干了,擦干后阿尔法说我可以在睡一会儿,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没有睡觉,却一点也不觉得困。

  不过这既然是阿尔法说的,那我还是听他的好了。

  见我躺到床上,阿尔法就出去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有些无聊了,便站起身准备开门出去,然而当我转动门把手时却发现门被锁了,看来阿尔法为了不让我乱跑真的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第三人称——————

  另一边,切尔诺阿尔法走进训练室,一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对战的尤里卡突袭者和隐形浪人。两台机甲速度都很快,但尤里卡突袭者更胜一筹。

  “嗨!阿尔法!”尤里卡突袭者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切尔诺阿尔法,冲着他摆了摆手。

  “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了?你不去陪着你的小红了吗?”尤里卡突袭者打趣的说到。

  切尔诺阿尔法脸色一黑,“不要胡说。”

  “我说你啊阿尔法,”危险流浪者突然开口了。

  “你身为一个A,和小红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

  “嗯?怎么说?”切尔诺阿尔法有些懵。

  “还能怎么说啊!小红是O啊!”

  众机甲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切尔诺阿尔法僵硬的抬头问到:“小红是……O?”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隐形浪人疑惑的问到,探戈狼在一旁开口:“你没有看过她的资料吗?”

  切尔诺阿尔法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没看过。

  他又想起之前抱着暴风赤红的时候,那股罂栗花的清香。

  “我得走了,”切尔诺阿尔法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转头冲了出去。

——————————

  当他到了自己的房间时,一股罂栗花的香气扑面而来,而且气味浓重。

  “……”切尔诺阿尔法看着倒在地上的暴风赤红,走上前将她扶起让她坐在床边。

  “暴风……?”

  暴风赤红身体有些摇晃,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切尔诺阿尔法把暴风赤红扶到床上后准备离开,但暴风赤红紧抓着他的衣服,切尔诺阿尔法无法挣脱。

  “少林……”暴风赤红小声嘀咕到。

  “嗯?”切尔诺阿尔法没有听清楚,他离暴风赤红更近了一些。

  “少林……”暴风赤红再次开口,切尔诺阿尔法脸色瞬间黑了下去。

  “少林……”这次,暴风赤红伸手抱住了切尔诺阿尔法。切尔诺阿尔法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也伸手抱住了暴风赤红。

第一人称——————

  原本我是想看看怎么打开房间的门的,但是突然感觉身体好热,很难受,我腿一软倒在地上,而我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我想起了之前每次我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少林就在我旁边,他会拿出一个针管将里面的液体打进我的体内,他还说‘以后如果感觉不舒服的话,就把这个液体用针管打进自己的身体里就可以舒服很多,但是只有在与这次的情况一样的时候才可以’。

  之后我就一直记着少林对我说的话,但是我的针管现在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而且阿尔法房间的门也打不开,我只能躺在地上等着阿尔法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把门打开了,好像还有少林的声音。

  是少林,是他吧?是他!

  他将我扶到了床上,我开口叫他:“少林……”

  他回复我了。

  “少林……”我又叫了一遍,他这次没有回答。

  “少林……”我抱住了他,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后也抱住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

  好疼啊,后颈真的好疼啊。

  好像还有一股酒的味道。

  ……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很疼,可能是不小心拉伤了。

  “醒了?”阿尔法将我小心的拉了起来。

  在起来的一瞬间我因为身上传来的剧痛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怎么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紧张。

  “没事,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点伤疤,”我开口安慰道。

  奇怪了诶,是我的错觉吗?感觉阿尔法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嘛,跟以前那副冷漠的神情完全不一样啊!

  由于身体还是很疼,所以我是被他扶着出了房间的,他说今天其他的机甲猎人要训练问我需不需要一起。

  “我很想去……”但是我的身体好疼啊。

  “没事,只是一些普通的训练而已,参不参加无所谓,你可以不去。”

  “……抱歉……”我小声嘀咕到。

——————————

  在他们训练的时候,我偷偷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和我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

  这时,我注意到了墙上挂着的那张照片,之前我看到它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失控将它打碎了,现在那张照片被装进了另一个相框里。我取下里面的照片看了许久。

  好眼熟,为什么啊?我好像见过他,但有好像没有。

  既熟悉,又陌生,怎么回事?

  我突然感觉有些晕便躺到了床上,过了一会儿我睡着了。

  梦里,我看到他了,他笑容满面的朝我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暴风赤红,”他叫了我的名字。

  “你,认识我吗?”我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问出口了。

  他似乎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开口:“不,不认识。”

  这次轮到我愣住了,我知道,他在说谎,我开口想要询问他为什么,但是他先开口说道:“我们只是见过一面,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