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现代诗

23.5万浏览    50345参与
叙矣

无止肥胖宣言

只是风声

你在急切些什么呢


只是风声

你又何必在这个冬天叩门

他本就是卧作一横矮山的男子

但我下次见到他

他曾被撑开的躯体,必定会瘦到

布满了皮肤的褶皱

做几次美梦,就有多几层皱纹

包着骨头

像一个只剩下皮肤的、年轻的老人

那才是真实的他

一个真实的、悲哀的灵魂

瘦到再也得不到任何支撑


让他瘦下去

让他永远健康

长寿地享受这辈子的丑陋吧


20211205.


只是风声

你在急切些什么呢


只是风声

你又何必在这个冬天叩门

他本就是卧作一横矮山的男子

但我下次见到他

他曾被撑开的躯体,必定会瘦到

布满了皮肤的褶皱

做几次美梦,就有多几层皱纹

包着骨头

像一个只剩下皮肤的、年轻的老人

那才是真实的他

一个真实的、悲哀的灵魂

瘦到再也得不到任何支撑


让他瘦下去

让他永远健康

长寿地享受这辈子的丑陋吧


20211205.


葉伽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绪就存在了心里。

所以我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绪就存在了心里。

所以我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屿陆
给诗集写的序。想着应该正式一点...

给诗集写的序。想着应该正式一点的。可是我没有。

给诗集写的序。想着应该正式一点的。可是我没有。

屿陆
没在这个号里发过诗,垃圾,发发...

没在这个号里发过诗,垃圾,发发。

没在这个号里发过诗,垃圾,发发。

岛一然

随缘

看似云淡风轻

曾抱有期待

每一种关系都不是强求

不强求的关系才能长久

是短暂的

还是永恒

相逢时没有多想

哪天会不会散了

被珍惜的缘

这一生才多多少少圆满

2021.12.6      岛一然


看似云淡风轻

曾抱有期待

每一种关系都不是强求

不强求的关系才能长久

是短暂的

还是永恒

相逢时没有多想

哪天会不会散了

被珍惜的缘

这一生才多多少少圆满

2021.12.6      岛一然

湖色
是谁写期末论文连熬两天夜…

是谁写期末论文连熬两天夜…

是谁写期末论文连熬两天夜…

庆宁
是啊,我总是喜欢这样为你燃烧。

是啊,我总是喜欢这样为你燃烧。

是啊,我总是喜欢这样为你燃烧。

阮姜

把讨厌写至厌恶

厌恶沉重

罕见多巴胺

厌恶世人皆苦

有人却苦尽一生

厌恶命途比纸还薄

青云已逝而少年不返

厌恶一步错步步都是深渊

不标榜永恒却永恒困于此间

厌恶风打冷窗把好梦惊醒

昨夜安放的坏再次复苏

厌恶假面示人成习惯

灯光一暗就找自己

厌恶字字泣心血

却无人拈章页

厌恶冬深处

恰是离别

厌恶沉重

罕见多巴胺

厌恶世人皆苦

有人却苦尽一生

厌恶命途比纸还薄

青云已逝而少年不返

厌恶一步错步步都是深渊

不标榜永恒却永恒困于此间

厌恶风打冷窗把好梦惊醒

昨夜安放的坏再次复苏

厌恶假面示人成习惯

灯光一暗就找自己

厌恶字字泣心血

却无人拈章页

厌恶冬深处

恰是离别

金色_原野上的猫

睡前诗鸭

静尘沾染了夜的窗柩

霭猫爬上凉台拂清风

烛火忽明忽暗映月光

梦静寂时分沉入冰河

静尘沾染了夜的窗柩

霭猫爬上凉台拂清风

烛火忽明忽暗映月光

梦静寂时分沉入冰河

叁思丫
她去世的第三年二十四天零九个小...

她去世的第三年二十四天零九个小时八分,我又去吃了火锅,不过这次,我没要鸳鸯锅。

我不爱吃鸳鸯锅

她去世的第三年二十四天零九个小时八分,我又去吃了火锅,不过这次,我没要鸳鸯锅。

我不爱吃鸳鸯锅

郁绵

体温

我走在街上,两手空空

时间刚好的时候,每只腐烂的水果

会忘记曾被酿成啤酒

我也忘记入睡。时间,葬身鱼腹

黑暗且沉重。不断轮替手指

制造一种别出心裁的明暗,取代这

漫无目的的黑。语言被裁剪

准确落入陌生人的口袋

我在等待,一颗确凿无疑的子弹

穿过克尔凯郭尔,穿过

决明子睡枕向我奔波而来

摘下耳机,同时摘下与他人共享的

寂寞。体温在回升,三把宝剑退出

汩汩歌唱的创口。再向前,离开人群

也离开,无比眷恋的、温热的

面庞(那触感的丝绸)

彻夜不眠的高楼,碌碌人生,在退后


我不要,让意义消解我


2021.12.04

2021.12.05



我走在街上,两手空空

时间刚好的时候,每只腐烂的水果

会忘记曾被酿成啤酒

我也忘记入睡。时间,葬身鱼腹

黑暗且沉重。不断轮替手指

制造一种别出心裁的明暗,取代这

漫无目的的黑。语言被裁剪

准确落入陌生人的口袋

我在等待,一颗确凿无疑的子弹

穿过克尔凯郭尔,穿过

决明子睡枕向我奔波而来

摘下耳机,同时摘下与他人共享的

寂寞。体温在回升,三把宝剑退出

汩汩歌唱的创口。再向前,离开人群

也离开,无比眷恋的、温热的

面庞(那触感的丝绸)

彻夜不眠的高楼,碌碌人生,在退后


我不要,让意义消解我


2021.12.04

2021.12.05


一只猹王

不等雨

长假,雨天,窗台,

水生植物湿润、油绿,面朝南。

点外卖,告来者勿高声喧哗,

墨西哥春饼,胡椒、辣酱,

让口鼻处,岩浆涌动,

让面部,死火山复燃,如月球表面。


躺卧,完整,仿佛恒久,

松散我的:鞋带、目光和斜方肌,

把口唇之间念念的姓名,

吐到一旁,和枣核一并。

虚无的海水,在体内涨潮,

时间升腾,像空气中的水滴。


雨滴,结成云,悬停半空,

不肯落地,如月经不调,

使不真实延续,发潮的外衣更冷。

天空惨白,严密地合拢大地,

道路仍在等待,雨的洗礼,

沉默的计程车谨慎地滑行。

长假,雨天,窗台,

水生植物湿润、油绿,面朝南。

点外卖,告来者勿高声喧哗,

墨西哥春饼,胡椒、辣酱,

让口鼻处,岩浆涌动,

让面部,死火山复燃,如月球表面。


躺卧,完整,仿佛恒久,

松散我的:鞋带、目光和斜方肌,

把口唇之间念念的姓名,

吐到一旁,和枣核一并。

虚无的海水,在体内涨潮,

时间升腾,像空气中的水滴。


雨滴,结成云,悬停半空,

不肯落地,如月经不调,

使不真实延续,发潮的外衣更冷。

天空惨白,严密地合拢大地,

道路仍在等待,雨的洗礼,

沉默的计程车谨慎地滑行。

万里之外

收音机

收音机放出了声音

那是它最喜欢的歌曲

我打开脑袋

将一段声音装进去

我说,收音机啊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你却不知道

我珍藏的声音

诉说了什么

我说收音机啊

你放出声音才是正常

我将之遗忘才是唯一

收音机放出了声音

那是它最喜欢的歌曲

我打开脑袋

将一段声音装进去

我说,收音机啊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你却不知道

我珍藏的声音

诉说了什么

我说收音机啊

你放出声音才是正常

我将之遗忘才是唯一

万里之外

梦醒时分

也许某天醒来时

我已不再是我

他有着我的记忆

我的样貌

却唯独没有了迟疑


他捧着鲜红的花

送给了她

弥补了曾经的遗憾

他来到我的窗前

他牵着她的手


我忍住了黯然

却忍不住低嘲

故事已无法继续

全都躲进了梦境

我不是他

也许某天醒来时

我已不再是我

他有着我的记忆

我的样貌

却唯独没有了迟疑


他捧着鲜红的花

送给了她

弥补了曾经的遗憾

他来到我的窗前

他牵着她的手


我忍住了黯然

却忍不住低嘲

故事已无法继续

全都躲进了梦境

我不是他

一只猹王

写给松柏

我知道风不是因我吹起的,

我知道树叶响动,

不是因为它静候我的足音。

我知道全部自然规律,

抵挡不住途径一棵抒情的松柏,

我明亮的词语和春天一同失窃了。


雁结成阵,天空光明磊落,

出于羞惭,

我不敢直面他沐风生长。

于是只好做一些犯忌之举,

比如爬下一节云梯,

比如凝视倒映它的湖面而跌落水底。

被捞上岸后,凉意侵肤,

我迅速发热,大病一场。


离开一棵叶片发光的绿色植物,

离开一切水平如镜,

为了身体安康。

作为一个常年流涕的劳动者,

我允许你,笑话我。

何妨低到尘埃中去,

招徕一片树叶向我示意,

我会面颊温暖,

从此内心盎然。


落入林间...

我知道风不是因我吹起的,

我知道树叶响动,

不是因为它静候我的足音。

我知道全部自然规律,

抵挡不住途径一棵抒情的松柏,

我明亮的词语和春天一同失窃了。


雁结成阵,天空光明磊落,

出于羞惭,

我不敢直面他沐风生长。

于是只好做一些犯忌之举,

比如爬下一节云梯,

比如凝视倒映它的湖面而跌落水底。

被捞上岸后,凉意侵肤,

我迅速发热,大病一场。


离开一棵叶片发光的绿色植物,

离开一切水平如镜,

为了身体安康。

作为一个常年流涕的劳动者,

我允许你,笑话我。

何妨低到尘埃中去,

招徕一片树叶向我示意,

我会面颊温暖,

从此内心盎然。


落入林间三千片雪,

落在你枝头的是哪一片;

照在大地的一万道金光,

照进你叶间缝隙的是哪一道。

而你只需,

施与我清浅的眼神,

施与我陌生的礼貌,

施与我凉薄的关怀,

关于我途经你盛大的生命,

给出你仅有的,

回应我的破碎铺天盖地。

明天,

是我不留痕迹的骄傲的愈合。

飞过河滩

我有时候很闲,去看秋天里落一片叶子

我有时候很忙,只用门帘遮挡一室暖黄

我走在冷风的冬天

蹒跚到了山的那边

用小小的箱篋

回忆起纯真的花谢


月光有时候盈满了我

会变成泪水

也会变成珍珠

就在一个岛屿和另一个岛屿之间

听海鸟在水下引吭或飞跃


不错的早晨

我开窗所见。


我有时候很闲,去看秋天里落一片叶子

我有时候很忙,只用门帘遮挡一室暖黄

我走在冷风的冬天

蹒跚到了山的那边

用小小的箱篋

回忆起纯真的花谢


月光有时候盈满了我

会变成泪水

也会变成珍珠

就在一个岛屿和另一个岛屿之间

听海鸟在水下引吭或飞跃


不错的早晨

我开窗所见。



不许哭咧

北方的夜晚

人间的星星我都见过了

北方的夜晚没有火光

我向沉默报以沉默

以疼痛还击疼痛


你的温柔依旧

在无尽远方的时空闪烁

当我们是光,飞入银河

你不能说再见

你不能否认分别是暂时的

而团聚是永恒

人间的星星我都见过了

北方的夜晚没有火光

我向沉默报以沉默

以疼痛还击疼痛


你的温柔依旧

在无尽远方的时空闪烁

当我们是光,飞入银河

你不能说再见

你不能否认分别是暂时的

而团聚是永恒

doctorjintaozhu

云的传记

[图片]


校友谢卫群兄写了一首现代诗《云》。我也和一首。谢兄的诗很长。我就不拷贝了。现代诗没有固定的格式。所谓“和”就是诗的主题相同而已。


朱锦涛 2021年12月4日


你曾经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

浩瀚中的美丽比肩洛阳的牡丹

足以让英雄折腰,美人倾心


你曾经是清晨荷叶上滚动的甘露

长生不老的功效让汉武大帝痴迷

天降甘露的故事改变了大唐的历史


你也曾经卑微地洗过动物的肠胃

成为地下阴沟和污池的的分子

人们掩鼻而过唯恐避之不及


你也曾经做过路上坑坑洼洼中的积水

任由车子碾压,万人踩踏

人们内心的憎恶与诅咒无以复加


你也曾经委身于冬天的冰雪...




校友谢卫群兄写了一首现代诗《云》。我也和一首。谢兄的诗很长。我就不拷贝了。现代诗没有固定的格式。所谓“和”就是诗的主题相同而已。


朱锦涛 2021年12月4日



你曾经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

浩瀚中的美丽比肩洛阳的牡丹

足以让英雄折腰,美人倾心


你曾经是清晨荷叶上滚动的甘露

长生不老的功效让汉武大帝痴迷

天降甘露的故事改变了大唐的历史


你也曾经卑微地洗过动物的肠胃

成为地下阴沟和污池的的分子

人们掩鼻而过唯恐避之不及


你也曾经做过路上坑坑洼洼中的积水

任由车子碾压,万人踩踏

人们内心的憎恶与诅咒无以复加


你也曾经委身于冬天的冰雪

任由孩子们揉搓玩耍

鞋子底下的钢刀将你切割撕裂


然而你始终没有放弃冲天的壮志

春去秋来,日出日落

你沐浴太阳的光辉

一点一点地积聚力量

默默地,默默地

升华,升华,再升华

终于到了那个临界点

你使尽浑身的力量

突破地上所有的羁绊

作别世间一切的污秽

破茧而出,直上九霄

变成了天上悠悠的云朵


你俯瞰喜马拉雅山脉的群峰

你抚摸黄山悬崖峭壁的青松

你蔑视戈壁沙滩的风暴

当晨曦将你染红,当夕阳将你点燃

你化作花团锦簇,横贯万里长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