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现代诗

47131浏览    17547参与
Dawn

风花雪月

长安,夜色里的灵山

连结着故人的余欢

雪,不期而遇

是一场大雪,吞噬了山月

风是游子的来信

几万年前,第一批走向

山海的游子,来信

说花儿啊,花儿

每一个你,都是

一个世界

长安,夜色里的灵山

连结着故人的余欢

雪,不期而遇

是一场大雪,吞噬了山月

风是游子的来信

几万年前,第一批走向

山海的游子,来信

说花儿啊,花儿

每一个你,都是

一个世界

紅桃K

站在船头总是容易被掀翻,

暴风雨啊,

请把我的尊严粉碎,

彼旁的闪,

请你再一次震荡我的肺腑,

呼啸的风,

请在甲板上遏住我的喉咙,

让我再一次忘记生的意义,

我又记起我是谁的子民,

掌舵的人啊,

让我们为他向前去。

站在船头总是容易被掀翻,

暴风雨啊,

请把我的尊严粉碎,

彼旁的闪,

请你再一次震荡我的肺腑,

呼啸的风,

请在甲板上遏住我的喉咙,

让我再一次忘记生的意义,

我又记起我是谁的子民,

掌舵的人啊,

让我们为他向前去。


WLareee

是夜我仍无法入眠

Lare


蜷缩着侧向一旁

是拉上了窗帘

关上了房门

熄灭了灯

闭上眼

的漫漫长夜

和单曲循环的秘密


脑海里浮现出的点点滴滴

好似克日什托夫的蓝白红

热情遇到了忧郁

化作了黑色幽默


而它

像一个禁忌

不敢去提到它

会变得好奇怪啊

但关于它的种种

让我觉得自责又无力


参不透,看不透

悟不得,抓不住


歌曲放完

耳机里只剩沙沙的底噪

本来设置了定时停止

却又点开了那个三角按钮


是夜

我仍无法入眠


零点三十八分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Lare


蜷缩着侧向一旁

是拉上了窗帘

关上了房门

熄灭了灯

闭上眼

的漫漫长夜

和单曲循环的秘密


脑海里浮现出的点点滴滴

好似克日什托夫的蓝白红

热情遇到了忧郁

化作了黑色幽默


而它

像一个禁忌

不敢去提到它

会变得好奇怪啊

但关于它的种种

让我觉得自责又无力


参不透,看不透

悟不得,抓不住


歌曲放完

耳机里只剩沙沙的底噪

本来设置了定时停止

却又点开了那个三角按钮


是夜

我仍无法入眠


零点三十八分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留心点银

星辰薄光

窗帘遮住星辰,

寻不到一丝划过的遗痕。

坚冰仍在八十年的轮回中

挣扎着不知所措。

承认贪恋月桂的微笑又何妨?

但我真的

    望不见,

    望不见

    哪怕一点星光。

窗帘遮住星辰,

寻不到一丝划过的遗痕。

坚冰仍在八十年的轮回中

挣扎着不知所措。

承认贪恋月桂的微笑又何妨?

但我真的

    望不见,

    望不见

    哪怕一点星光。

玻璃精

当灯光暗下来,

思念扑面而来,

掐着脖子的,

不是魔鬼的爪子,

是雪花儿的缠绕。

妈妈在灶台前,

火焰映衬着头发,花白;

爸爸沉默的劈柴,

望向门口,期盼;

白烟,从烟囱里爬出来,

气泡,从铁锅里钻进去,

褐色的泰迪,晃着尾巴,

电视上的歌曲,一串串儿,

像鞭炮的前奏,

开启。

明天,

我就要回去,

我恨不得把时间压成薄纸,

恨不得把太阳揪到天空,

恨不得公里变成毫米,

恨不得深圳立刻下起雪来。

我得饮一捧东北的风,

风里藏着烤肉串的香,

藏着粗犷的问好,

藏着你。

我得喝一壶沈阳的雪,

雪里埋着冬天的气息,

埋着走...

当灯光暗下来,

思念扑面而来,

掐着脖子的,

不是魔鬼的爪子,

是雪花儿的缠绕。

妈妈在灶台前,

火焰映衬着头发,花白;

爸爸沉默的劈柴,

望向门口,期盼;

白烟,从烟囱里爬出来,

气泡,从铁锅里钻进去,

褐色的泰迪,晃着尾巴,

电视上的歌曲,一串串儿,

像鞭炮的前奏,

开启。

明天,

我就要回去,

我恨不得把时间压成薄纸,

恨不得把太阳揪到天空,

恨不得公里变成毫米,

恨不得深圳立刻下起雪来。

我得饮一捧东北的风,

风里藏着烤肉串的香,

藏着粗犷的问好,

藏着你。

我得喝一壶沈阳的雪,

雪里埋着冬天的气息,

埋着走过的印记,

埋着炽热的烟火,

埋着我自己。

可时间变不成薄纸,

黑暗依旧伫立,

我躺在床垫上,

想着,

这个夜晚,

该多么的,漫长;

这片黑暗,

该多么的,寂寥。

所有的寂寥都将在太阳升起的时候,

化成棉花糖,

不沾牙,

甜。




锦段

《困惑》(原创)

这个冬天不像个冬天

太温柔

太温暖

猖狂的病菌

在某些城市悄悄蔓延


这个地球怎么了

怀念鼻子冻的通红

脚被冻麻的日子

呼吸很通畅

不需要口罩

也不需要提防

距离


啥时候

眼睛开始空洞

除了毛爷爷的红

还能装下什么

信仰早被吹的零碎

空的壳

飘失在

导航失灵的沙漠里

2020.1.21

这个冬天不像个冬天

太温柔

太温暖

猖狂的病菌

在某些城市悄悄蔓延


这个地球怎么了

怀念鼻子冻的通红

脚被冻麻的日子

呼吸很通畅

不需要口罩

也不需要提防

距离


啥时候

眼睛开始空洞

除了毛爷爷的红

还能装下什么

信仰早被吹的零碎

空的壳

飘失在

导航失灵的沙漠里

2020.1.21

嘲风·夜喃

深夜里无聊写的诗 只写给自己

微微发热的指尖

触在窄窄的一方上

等在滴滴答答的鞭炮里

火光 照不亮

梦境


微微发热的指尖

冷在宽宽的黑暗里

想在更宽更宽的黑暗中

捂热 自西风吹拂的

声音


微微发红的眼睛里

有太多东西

跳动的条条框框在草纸上

何时

微不足道的变量亘古不变

重有千斤的参量日夜失眠


慢腾腾如黑夜的渣滓

吵闹闹如笨拙的幽灵

落叶漂浮在大海上

不小心看到了宇宙

于是就义无反顾

向着银色的河水

银河里的黎明


可是故乡的人儿啊

落叶归根才是宿命

正如星辰的宿命

不在水底

不是倒影


落单的小鹿

你仍是原野的孩子

可不...

微微发热的指尖

触在窄窄的一方上

等在滴滴答答的鞭炮里

火光 照不亮

梦境


微微发热的指尖

冷在宽宽的黑暗里

想在更宽更宽的黑暗中

捂热 自西风吹拂的

声音


微微发红的眼睛里

有太多东西

跳动的条条框框在草纸上

何时

微不足道的变量亘古不变

重有千斤的参量日夜失眠


慢腾腾如黑夜的渣滓

吵闹闹如笨拙的幽灵

落叶漂浮在大海上

不小心看到了宇宙

于是就义无反顾

向着银色的河水

银河里的黎明


可是故乡的人儿啊

落叶归根才是宿命

正如星辰的宿命

不在水底

不是倒影


落单的小鹿

你仍是原野的孩子

可不要被那别处的山洞吸引

纵使燃起了火把

纵是有光 与火之精灵

别停

水塘毕竟是喝水处

不是生之动力

亦非死之吹息

慕容湘仪(ง ˙ω˙)ว 

《阳光下的阴霾》

                  慕容湘仪

小计:在正午时警惕暗影,在深夜时寻找光明


不论今天的夜有多么昏暗

明日的阳光依旧会照耀大地

也不管今天的黄昏有多美

夜晚的月光依然会笼罩万物


不因昨日的成功而沾沾自喜

也不因今日的失败止步不前


别把希望留在昨天

也别把悲伤放在明天

过去的便是历史


历史是激励人们的工具

而不是倾诉怨恨的深渊


明日的你我,心中应充满期待与好奇...

                  慕容湘仪

小计:在正午时警惕暗影,在深夜时寻找光明



不论今天的夜有多么昏暗

明日的阳光依旧会照耀大地

也不管今天的黄昏有多美

夜晚的月光依然会笼罩万物


不因昨日的成功而沾沾自喜

也不因今日的失败止步不前


别把希望留在昨天

也别把悲伤放在明天

过去的便是历史


历史是激励人们的工具

而不是倾诉怨恨的深渊


明日的你我,心中应充满期待与好奇

而不是满怀对昨日的后悔


愿明日的你我会更好




(与2018年初一下学期的某个夜晚,有感而发,在今天修改发布) ​​​

断岸

海的——读聂鲁达

绿色的,与远方我的话语

轰鸣着追赶

归家的,银色海燕的潮汐

帆船的桅杆撑住天空


我和书本,文字,美

油画与诗意

消磨着,一些纠缠我臂膀

胸膛,热血的手臂


我不想起身辜负风信子

傍晚,遗忘我窗口

红彤彤,痛苦的,与世界惜别

无限眷恋的落日

这令我想起你


我给你写些话语,无力的

批判现实的,愚蠢的

企图掩盖的


徒劳无功,

你像藤蔓,阴影,在我触不到的

群鸟飞过的海的远方


绿色的,与远方我的话语

轰鸣着追赶

归家的,银色海燕的潮汐

帆船的桅杆撑住天空


我和书本,文字,美

油画与诗意

消磨着,一些纠缠我臂膀

胸膛,热血的手臂


我不想起身辜负风信子

傍晚,遗忘我窗口

红彤彤,痛苦的,与世界惜别

无限眷恋的落日

这令我想起你


我给你写些话语,无力的

批判现实的,愚蠢的

企图掩盖的


徒劳无功,

你像藤蔓,阴影,在我触不到的

群鸟飞过的海的远方






千秋老怪

给我一个月亮

        ——给我一个月亮!

  我说,我要一个月亮,爸爸跟我说,我要一个月亮才行

  “给你,滚烫的,还热乎着呢!”

  ——再给我一个太阳

  “哦,它刚被我给丢了。”

  ——丢了?丢哪里去了

  “你去问地球吧,她知道不少。”

  ——地球……

  地球!地球,你知道太阳在哪里吗?

  ……太阳,太阳在宇宙的焚烧厂里,你去哪里找找吧!

  我告别了地球,去寻找太阳

  太阳在哪里?

  太阳,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我行走在黑洞边际

  我看到银狐在火山上奔跑

  奔跑...

        ——给我一个月亮!

  我说,我要一个月亮,爸爸跟我说,我要一个月亮才行

  “给你,滚烫的,还热乎着呢!”

  ——再给我一个太阳

  “哦,它刚被我给丢了。”

  ——丢了?丢哪里去了

  “你去问地球吧,她知道不少。”

  ——地球……

  地球!地球,你知道太阳在哪里吗?

  ……太阳,太阳在宇宙的焚烧厂里,你去哪里找找吧!

  我告别了地球,去寻找太阳

  太阳在哪里?

  太阳,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我行走在黑洞边际

  我看到银狐在火山上奔跑

  奔跑了无数个数不尽的黑夜

  白洞,和白色的明天

  在等着我们

  燃烧着的向着月亮滚去的银狐

  它,停住了

  “给我一个星星”

  ——我没有星星,我在寻找太阳

  “那月亮呢”

  ——给你,有些冷了,不过还能够用

  “那我给你……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要那个吗——”

  “白昼!”

  “给你白昼,我见过的最美的东西!”

  ——那不是最美的

  我继续向前走着

  看到了一条鱼

  “你有什么,给我”

  ——我有月亮,不过给了狐狸

  “狐狸,什么是狐狸?”

  ——狐狸是四条腿的,尖耳朵的东西

  “是这个吗?”它抓过了一头灰狼

  ——不是,狐狸比它小些

  “那是这个吗?”它又抓过了个猫

  那猫还在“咪呜”地叫

  ——不是,狐狸的脸要尖些

  “那我不知道狐狸,给我狐狸”

  我不管它,继续往前走

  看到了无数的黑夜与无数的白昼连在一起

  奔着着的我

  继续寻找着太阳

  “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白师诚

致奥登

我们相爱 反而死亡
[图片]

我们相爱 反而死亡

文独梓毅

文独梓毅文集《繁华俗世》评论免费得

文独梓毅新文集(选集)《繁华俗世》预计在本年2月中旬于本公众号首发推出。本文集选取以下文章:

雨后

灾难中的生与死

候场

牧童

伏笔

天堂

新手

儿时一样

胜负论

毒打

尘土

爱子之牢

依旧

相逢难

再离开可以吗

追忆有闻

梦游天堂

可是你

她说

一张纸

十月的赞歌

高攀的花朵

村夜

候鸟

试问陶潜

雪恋

青春赞歌

毁灭还是重生?

永遇乐·奉天忆古人

谈我对学习的看法

毽球

在冬天的大雪里咏春天

建明的生日

夜灯初上

本文集于本年2月中旬付费发布。

文独梓毅新文集发放30天倒计时,本公众号发放福利...

文独梓毅新文集(选集)《繁华俗世》预计在本年2月中旬于本公众号首发推出。本文集选取以下文章:

雨后

灾难中的生与死

候场

牧童

伏笔

天堂

新手

儿时一样

胜负论

毒打

尘土

爱子之牢

依旧

相逢难

再离开可以吗

追忆有闻

梦游天堂

可是你

她说

一张纸

十月的赞歌

高攀的花朵

村夜

候鸟

试问陶潜

雪恋

青春赞歌

毁灭还是重生?

永遇乐·奉天忆古人

谈我对学习的看法

毽球

在冬天的大雪里咏春天

建明的生日

夜灯初上

本文集于本年2月中旬付费发布。

文独梓毅新文集发放30天倒计时,本公众号发放福利

抢先免费得文集的三种方法:

1.在公众号历史记录搜索上述文章,发表评论,要求对文章进行分析评论。评论被采录的网友将会免费得到文独梓毅文集《繁华俗世》一本。

2.在乐乎平台搜索“文独梓毅”,关注并搜索上述文章,发表评论,要求对文章进行分析评论。评论被采录的网友将会免费得到文独梓毅文集《繁华俗世》一本。

3.2020年1月22日~2020年2月22日期间,最新关注二次唯读文学工作室官方微信公众号和文独梓毅乐乎平台官号的网友将会免费得到文独梓毅文集《繁华俗世》一本。

注意:1.本活动有效期限截止至2020年2月29日20:00

2.本活动由二次唯读文学工作室承办。

3.详情请致电:13224250210     QQ:1074381703     

             email:mygsguanfang@yeah.net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青年大街215号65B5A

奖品以邮件的形式发布

坎摩的
太阳倾泄而下 顺着头皮到发梢...

太阳倾泄而下

顺着头皮到发梢

草叶飞舞

光明万里

舀一勺蜜汁阳光

在杜鹃眼前

搓出泡泡

没错

弯腰洗头的碎花裙摆

是我

用稻谷换的

太阳倾泄而下

顺着头皮到发梢

草叶飞舞

光明万里

舀一勺蜜汁阳光

在杜鹃眼前

搓出泡泡

没错

弯腰洗头的碎花裙摆

是我

用稻谷换的

坎摩的
捡起来 一根火柴 噼里啪啦 扑...

捡起来

一根火柴

噼里啪啦

扑腾的火焰

与你的眼睛

心心相映

死去的

又在灶口重生

这种戏码

正好配合堂屋里孩提喧闹

上演给

吹一口就呼里哗啦上天的灰烬看

拦腰折断

曾经附过青苔的树

去堵上烟熏火燎的沉默

多少年前的旧黄?

可生活就和这灶台一样


捡起来

一根火柴

噼里啪啦

扑腾的火焰

与你的眼睛

心心相映

死去的

又在灶口重生

这种戏码

正好配合堂屋里孩提喧闹

上演给

吹一口就呼里哗啦上天的灰烬看

拦腰折断

曾经附过青苔的树

去堵上烟熏火燎的沉默

多少年前的旧黄?

可生活就和这灶台一样


米侍

《早天》

四月早天里的樱花

满布出奇的哀伤

落在红灯之上


四月早天里的雨水

满布可怖的伤疤

砸在雨伞之下


四月早天里的发丝

满布苍白的雪花

埋在双眼之上


四月早天里  哀伤

四面八方

四月早天里的樱花

满布出奇的哀伤

落在红灯之上


四月早天里的雨水

满布可怖的伤疤

砸在雨伞之下


四月早天里的发丝

满布苍白的雪花

埋在双眼之上


四月早天里  哀伤

四面八方

吴咸文

(原创)涟漪在水面

作者:咸文


涟漪在水面

你偎依我怀中

长河缓慢又慈详

路灯轻柔安稳


柳树下,长椅上

我们望月亮、山冈

看收割后麦田

你说除被爱你再没什么了

我把你和你的孤独抱紧


远方,岛石竦峙

大海有序不息

它正重新创造着

生机、绚烂


我不会还回避

我带你去我村庄

你最开心笑容装饰我的窗

每个夜晚你眼里

满是启明星的璀璨


芦苇丛静静

把小木船梦纺织

湖泊拿起白玉汤匙

将甜羹送到岸的嘴边


我以我眼光

拉直你的疑问

让你真知而深谢世道

我相信我一定

能够做好

作者:咸文


涟漪在水面

你偎依我怀中

长河缓慢又慈详

路灯轻柔安稳


柳树下,长椅上

我们望月亮、山冈

看收割后麦田

你说除被爱你再没什么了

我把你和你的孤独抱紧


远方,岛石竦峙

大海有序不息

它正重新创造着

生机、绚烂


我不会还回避

我带你去我村庄

你最开心笑容装饰我的窗

每个夜晚你眼里

满是启明星的璀璨


芦苇丛静静

把小木船梦纺织

湖泊拿起白玉汤匙

将甜羹送到岸的嘴边


我以我眼光

拉直你的疑问

让你真知而深谢世道

我相信我一定

能够做好

Marionette

《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填词 中岛美嘉 2017年冬11月稿

原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翱翔在无垠汪洋之上的海鸥

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那么自由

翘望着冬天以后 逐渐漫长的春秋

那扇窗便是咫尺的尽头


假如人生在岁月的溪中漂流

能否将所有悲伤与遗憾都回收

那些珍贵的曾经 被世事腐蚀生锈

就算遍体鳞伤也无法挽留


街边昏暗的灯光 将今夜衬得愈发冗长

不知前方有谁在等候

却辗转到必须放手的路口

尽全力想扭转时间的沙漏

已酿成的却无法读档重头

不再奢求 或许能够 

可是我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

原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翱翔在无垠汪洋之上的海鸥

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那么自由

翘望着冬天以后 逐渐漫长的春秋

那扇窗便是咫尺的尽头


假如人生在岁月的溪中漂流

能否将所有悲伤与遗憾都回收

那些珍贵的曾经 被世事腐蚀生锈

就算遍体鳞伤也无法挽留


街边昏暗的灯光 将今夜衬得愈发冗长

不知前方有谁在等候

却辗转到必须放手的路口

尽全力想扭转时间的沙漏

已酿成的却无法读档重头

不再奢求 或许能够 

可是我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没

是否就能逃脱束缚内心的枷锁


假如生命中美好都不曾拥有

便不会对光明如此渴求

意识到人心远走 等不及风雨之后

还要微笑着装作不在意伤口


我也曾得到过片刻天长地久

少年凝视着我的清澈眼眸

似是星辰大海中 缓缓流淌过温柔

在那之后却只剩无尽的丑陋


鸣笛声在耳边喧嚣

离消失似乎只一步之遥

把留恋珍藏在袖口

也祈祷下一世别再被它左右

想为失望与痛苦找寻借口

始终想不出坚持下去的理由

抛开所有 勇敢以后

就能够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没

是否就能逃脱束缚内心的枷锁


原本想将生命了结在这一刻

因为付出全部才看清不值得

命运玩笑般折磨 还如此认真地活

却始终迎不到明天的朝气蓬勃


也曾将生命流逝那刻当解脱

因为在错的时间想做出对的选择

总是索取着快乐 还不满世间冷漠

却没勇气转身面对一场小风波


人生得意有几何 时至今日才懂得

才期盼未来有幸遇见另一种如果

悠思未寐
一座城 以前 城里住着三个人...

一座城


以前

城里住着三个人

我,爷爷,奶奶

屋后竹林环绕

屋前水井相望

不远处还有一方小菜园

与池塘作陪


现在

城里只剩下了一个人

屋前杂草丛生

屋后一片空旷

只有一条水泥路

大摇大摆从屋旁穿过 ​​​

一座城


以前

城里住着三个人

我,爷爷,奶奶

屋后竹林环绕

屋前水井相望

不远处还有一方小菜园

与池塘作陪


现在

城里只剩下了一个人

屋前杂草丛生

屋后一片空旷

只有一条水泥路

大摇大摆从屋旁穿过 ​​​

米侍

《太阳花》

向阳的太阳花

芬芳了的根叶和光落下


向阳的太阳花啊

凋谢了的花瓣向上飞扬


向阳的太阳花

呕出了的种子和可怕的冰霜


向阳的太阳花啊

新生的生命之下

月亮在哪儿才高高挂


向阳的太阳花

芬芳了的根叶和光落下


向阳的太阳花啊

凋谢了的花瓣向上飞扬


向阳的太阳花

呕出了的种子和可怕的冰霜


向阳的太阳花啊

新生的生命之下

月亮在哪儿才高高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