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现象

4365浏览    189参与
翠花的奇思妙想
你知道水跃现象吗?人被吸入基本活不了
你知道水跃现象吗?人被吸入基本活不了
百家乱谭
让男人变色的“奇美拉”到底是啥?
让男人变色的“奇美拉”到底是啥?
奇闻迷踪
盯着这张图20秒,你看到了什么呢?
盯着这张图20秒,你看到了什么呢?
【李廷昭】Grillet Rabaul

回头看王小波的《奸进杀》时突然有这么个感想:为什么三观党和二极管不离文学艺术远一点儿?还有一些喜欢KY的洁党、乙女腐和耽美梦女(划重点,是“一些”,并非“全部”)着实让我开了眼……前者的话,对包括LGBTQ在内的群体使用传统的封建礼教的那一套本身就很匪夷所思了;后者的话,设想一下“你”的两个男友/老公在隔壁房间切磋枪法,你自己一个人身怀六甲,躺在床上边摸着大肚子边一脸“娇妻慈母”地说“宝宝,妈妈我嗑你两个爸爸的CP真的很开心呢”……这不是上赶着当同妻吗?而且这真的不会让接触少、不了解这方面的人产生误解吗?

回头看王小波的《奸进杀》时突然有这么个感想:为什么三观党和二极管不离文学艺术远一点儿?还有一些喜欢KY的洁党、乙女腐和耽美梦女(划重点,是“一些”,并非“全部”)着实让我开了眼……前者的话,对包括LGBTQ在内的群体使用传统的封建礼教的那一套本身就很匪夷所思了;后者的话,设想一下“你”的两个男友/老公在隔壁房间切磋枪法,你自己一个人身怀六甲,躺在床上边摸着大肚子边一脸“娇妻慈母”地说“宝宝,妈妈我嗑你两个爸爸的CP真的很开心呢”……这不是上赶着当同妻吗?而且这真的不会让接触少、不了解这方面的人产生误解吗?

站长探索世界
是谁推动了你的记忆?
是谁推动了你的记忆?
宇宙编年史
塔比之星是戴森球吗?下
塔比之星是戴森球吗?下
若水君之

为什么明知自己的话不会起任何作用,键盘侠还是不愿意放下手中的键盘?

遇岚

《自卑与超越》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表现自我的本能,而人生的意义,恰是人们从出生开始,逐步获得各种能力的同时形成的概念,所以每个人看人生,都是从他自己的角度看的,很难不带有偏见。


所以得出键盘侠知道自己的行动完全不能收到任何作用和效果,为什么还紧紧握着手中的键盘?说是展现自己内心的正义,其实不过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负能量,同时依靠这种方式可以起到引导吃瓜网民动向,获得在吃瓜网民心中的地位,同时收获那么一点点可怜的内心尊重,从而把人生意义归结在自己手中握着的键盘上罢了。


借助一段流传已久的话:这些人,就像一片柳絮子,点把火就烧得什么也不是。

遇岚

《自卑与超越》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表现自我的本能,而人生的意义,恰是人们从出生开始,逐步获得各种能力的同时形成的概念,所以每个人看人生,都是从他自己的角度看的,很难不带有偏见。


所以得出键盘侠知道自己的行动完全不能收到任何作用和效果,为什么还紧紧握着手中的键盘?说是展现自己内心的正义,其实不过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负能量,同时依靠这种方式可以起到引导吃瓜网民动向,获得在吃瓜网民心中的地位,同时收获那么一点点可怜的内心尊重,从而把人生意义归结在自己手中握着的键盘上罢了。


借助一段流传已久的话:这些人,就像一片柳絮子,点把火就烧得什么也不是。

若水君之

作为一个写作者,坚决不能接受经典名著魔改或翻拍

随着时代的进步,最近兴起一股翻拍热。

大到张爱玲的作品《第一炉香》,小到当代知名作者的网络小说。

说起网络小说,魔改一下还好,因为很多原著为了吸引读者,往往设置了一些三观不正的桥段,如修仙世界一夫多妻,年龄差距很大的父亲和养女在一起,女孩因长得漂亮八岁就与管家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活动等,这些放到有正常三观的观众眼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编剧必须做出改动。

但是流传到现在的经典之作,则鲜有这样辣眼睛的桥段,编剧或者导演想要翻拍这一部,一定还是觉得这一部好,所以尽量不要离原著太远。

就拿第一炉香来说,明明原著是哀婉的、凄切的,符合当时时代条件的一部女孩子沦为封建社会牺牲品的伤感之作,为了给导演...

随着时代的进步,最近兴起一股翻拍热。

大到张爱玲的作品《第一炉香》,小到当代知名作者的网络小说。

说起网络小说,魔改一下还好,因为很多原著为了吸引读者,往往设置了一些三观不正的桥段,如修仙世界一夫多妻,年龄差距很大的父亲和养女在一起,女孩因长得漂亮八岁就与管家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活动等,这些放到有正常三观的观众眼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编剧必须做出改动。

但是流传到现在的经典之作,则鲜有这样辣眼睛的桥段,编剧或者导演想要翻拍这一部,一定还是觉得这一部好,所以尽量不要离原著太远。

就拿第一炉香来说,明明原著是哀婉的、凄切的,符合当时时代条件的一部女孩子沦为封建社会牺牲品的伤感之作,为了给导演和编剧“圆梦”改成了青春疼痛文学,整个电影从编剧到演员对原著的理解都有偏差,这也就不能责怪网友心存疑问了,明明是一部意味深长的经典之作,为了迎合现代观众口味改成四不像,看过原著的观众稀里糊涂,没看过的看了影评也不买账,从一开始的满场叫好,到后来的票房惨淡。一个影视剧组为了迎合观众对原著做出的牺牲和改变只感动了他们自己,最后结果事倍而功半。

所以,经典之作最好不要翻拍,要翻拍,请比所有的版本都贴合原著。

因为这些作品能流传到现在肯定有自己的道理,许多年来也积累了不少受众。他们阅读原著无数遍,绝大部分是不支持魔改的,有时我们的想法自认为是贴合观众心理,实际上却等同于给观众身心折磨。

这也就是我不支持经典被翻拍的理由,有超越原著的水平,就请表现出来,没有超越的水平,就严格按照原著进行。真正优秀的编剧和导演,不是把名著改得大众化,而是让这本书在现代人的眼中,仍然是那部拥有遗世独立之风的佳作名篇,而不是为了得到大众一句好评,而丢弃自己全部风骨的落魄凤凰。

然而编剧们说,完全不改的话,怕有些观众还是不买账啊。

那你既然怕这怕那,不如干脆别改别翻。

由此回到我们的题目,这个观点就成立了。

Krisasaiz

从去年的《迷》开始,作为华语流行音乐圈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新生代创作人,蔡徐坤确实让很多人都意外地从听觉、视觉、乃至感官思绪中,接收到其有待被深挖的各种可能性……年底的跨年晚会演出,无论是联手著名歌唱家张也带来的《我和我的祖国》中的沉稳发声、或是与众多小朋友一起唱响温暖的《HOME》、还是《爱与痛》从恢弘弦乐与干净嗓音而来的疗愈色彩,属于他的每一次登台表演总能在光影变幻中标注出自己最为闪亮与独特的一面。

这或许是,蔡徐坤一直以来不断在音乐与舞台表演努力探索的结果,每一次进步都会令人为其后续的蜕变而深感期待。来到2022年,作为他本年度首个舞台展示,1月10日晚上湖南卫视腊八晚会的表演当中,以原...

从去年的《迷》开始,作为华语流行音乐圈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新生代创作人,蔡徐坤确实让很多人都意外地从听觉、视觉、乃至感官思绪中,接收到其有待被深挖的各种可能性……年底的跨年晚会演出,无论是联手著名歌唱家张也带来的《我和我的祖国》中的沉稳发声、或是与众多小朋友一起唱响温暖的《HOME》、还是《爱与痛》从恢弘弦乐与干净嗓音而来的疗愈色彩,属于他的每一次登台表演总能在光影变幻中标注出自己最为闪亮与独特的一面。

这或许是,蔡徐坤一直以来不断在音乐与舞台表演努力探索的结果,每一次进步都会令人为其后续的蜕变而深感期待。来到2022年,作为他本年度首个舞台展示,1月10日晚上湖南卫视腊八晚会的表演当中,以原创的一曲《现象》所呈现出的超酷帅、超燃、超震撼气势,或许会再度刷新了很多人对他的印象。皆因,他又再次于一首歌的时间中,从舞台造型到舞步、以及全开麦放声,都极其快狠准地将歌曲名字所标注的寓意,透过表演交托给所有观众——这是一首自创曲、也是他对于人生的一份思考与记录,在以红、黑作为主色调的舞台光影下,异常震撼地用独树一帜的“kun式风格”,令所有观众瞬间被其感染化身为“现象人”。

籍此,想谈一下“kun式风格”,这个因蔡徐坤而起的名词所标注的,并不单单是某种音乐风格、或是态度,而是从融合了个人原创、形象定位、视觉设计与表演舞台等元素而来极赋张力的一份可能性。就如这次腊八晚会的舞台,蔡徐坤无论在演唱方面对于情绪稳妥的把控,还是舞蹈部分精准地拿捏、甚至就连所投放出来的每一个眼神、面部表情都与其每一个动作瞬间有着极致的配合……2022年所带来的首次表演舞台《现象》,绝对能成为个人综合实力再一次的最好与最为全面见证。

唯摩诘

不可否认,我们人类天生就是懒的,比如当我们冷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采取热传递的方式来取暖,而非做功。

不可否认,我们人类天生就是懒的,比如当我们冷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采取热传递的方式来取暖,而非做功。

若水君之

人群最恐怖的特征——从众(有时从众也是一种暴力)

发现了吗?当两个人同时被定位为奇怪的人,只有极少数的“奇怪人”会想到结盟。

大多数的人会把和他同时被看作奇怪的人视为仇敌,并且努力往正常人的堆里混,哪怕没有自己的思维,哪怕从众,也要从这个“奇怪”的定义中解脱出来,表示自己才不要和ta一样。

不选择少数人的孤单,宁可卑微也要附和大多数。好让自己显得正常一些,让那些看起来正常的人看得上自己。

在这一点上,人类完全没有显示出相比动物有什么高明之处,

相反这是人类在为人处世中最恐怖的地方。

当那个人受欺负,你完全忘记了那些正常人当初是怎么欺负你的,反而站在正常人一队大加嘲笑,以为自己站对了队伍。

然而等到真正两级分化出事的时候你会发现,...

发现了吗?当两个人同时被定位为奇怪的人,只有极少数的“奇怪人”会想到结盟。

大多数的人会把和他同时被看作奇怪的人视为仇敌,并且努力往正常人的堆里混,哪怕没有自己的思维,哪怕从众,也要从这个“奇怪”的定义中解脱出来,表示自己才不要和ta一样。

不选择少数人的孤单,宁可卑微也要附和大多数。好让自己显得正常一些,让那些看起来正常的人看得上自己。

在这一点上,人类完全没有显示出相比动物有什么高明之处,

相反这是人类在为人处世中最恐怖的地方。

当那个人受欺负,你完全忘记了那些正常人当初是怎么欺负你的,反而站在正常人一队大加嘲笑,以为自己站对了队伍。

然而等到真正两级分化出事的时候你会发现,

虽然你站在了正常人的队伍,极力撇清自己不奇怪,

但最终遇见了什么事情,还是你先被推出去,因为你可有可无,尽管你站在了他们的队伍,但是他们对你的刻板印象不会消除。

你以为那些讽刺你的人最后和你成了朋友,实际上他们只是“接纳”了你,还没有到朋友的程度。甚至你在开心终于被当作正常人的同时,那群正常人正在考虑如何把你卖了数钱。

别问为什么,都是经历过的。

因为经历过,所以才决定特立独行。

凡事要有自己的判断。


若水君之

现在图书审校的一些现象

现在可以说从一些细节上可以看出现在书刊有一部分编审校不过关,
翻译名家名著,的地得不思考,就统一白勺的,
书中出现明显错别字(在其他地方又有同样的声音想起),编审人员没有发现。
发现做过审校人员就是好,在读书的内涵过程中,也可以发现审校问题。
只是他们在送到出版社付梓之前肯定经过几审几校,我们当时出版物至少四校以上,
这么多校次没发现错别字和的地得这么明显的错误,能说明什么,仅仅说明现在图书印刷敷衍吗?
而且很多教辅图书,练习册也是错别字连篇,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现在可以说从一些细节上可以看出现在书刊有一部分编审校不过关,
翻译名家名著,的地得不思考,就统一白勺的,
书中出现明显错别字(在其他地方又有同样的声音想起),编审人员没有发现。
发现做过审校人员就是好,在读书的内涵过程中,也可以发现审校问题。
只是他们在送到出版社付梓之前肯定经过几审几校,我们当时出版物至少四校以上,
这么多校次没发现错别字和的地得这么明显的错误,能说明什么,仅仅说明现在图书印刷敷衍吗?
而且很多教辅图书,练习册也是错别字连篇,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若水君之

一点感想

这一辈的受众发现,他们无法接受复杂的三观,至少无法在文艺作品里接受。

他们会认为,包法利夫人活该,因为她爱慕虚荣,婚内出轨;

他们会认为,祝英台是绿茶婊,梁山伯是小三,因为祝英台和马文才有婚约。

而且,他们完全相信文艺作品就不该呈现复杂的人性,因为文艺作品应该呈现“正能量”。

动不动绿茶圣母咣咣往弹幕砸。

但是有的人他就是那种性格,不让我们体现真实人性,爱挑衅,装可怜,喜欢点颜色,都会被人喷成不够正能量,那么我们还创作文学作品干什么?

一个个人设高大好,还有什么个性特点可言呢?

为什么每一部作品都要那么符合逻辑呢?然而你们眼中“不垃圾、文笔好”的,也没几个能超过莫言、茅盾。老舍的。

所以还...

这一辈的受众发现,他们无法接受复杂的三观,至少无法在文艺作品里接受。

他们会认为,包法利夫人活该,因为她爱慕虚荣,婚内出轨;

他们会认为,祝英台是绿茶婊,梁山伯是小三,因为祝英台和马文才有婚约。

而且,他们完全相信文艺作品就不该呈现复杂的人性,因为文艺作品应该呈现“正能量”。

动不动绿茶圣母咣咣往弹幕砸。

但是有的人他就是那种性格,不让我们体现真实人性,爱挑衅,装可怜,喜欢点颜色,都会被人喷成不够正能量,那么我们还创作文学作品干什么?

一个个人设高大好,还有什么个性特点可言呢?

为什么每一部作品都要那么符合逻辑呢?然而你们眼中“不垃圾、文笔好”的,也没几个能超过莫言、茅盾。老舍的。

所以还犟什么呢?

人生不能完全是正能量,因为我们在社会里越混越久,就是逐渐沾染灰色的过程。

像一张白纸那样出生,完全变黑时死亡,管它正常非正常……

这就是人的一生。

若水君之

这些礼仪都是有趣的,起码是可以忍受的,他想,哪个民族都比不上古宗人的成丁礼那样原始、粗犷而又严格。古宗人,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民族。他们的人数很少,只聚居在几十个星罗棋布于戛洛山区的村寨里。古宗人没有自己的文字,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但应归于什么语支,语言学家至今尚无结论。有些民族学家认为古宗人是中国古代西北羌族的后裔,有的认为是彝族的支脉,有的认为与哈尼族同宗,有的认为已衍变成独立的民族,甚至有人认为古宗人渊出汉族是古代百越的变异。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有一点似乎是可以肯定的,古宗人顽强地保留着自己的风俗习惯,特别重视人的强悍的体魄。活该他倒霉,谁叫他要做古宗人的女婿呢。

——《成丁礼的...

这些礼仪都是有趣的,起码是可以忍受的,他想,哪个民族都比不上古宗人的成丁礼那样原始、粗犷而又严格。古宗人,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民族。他们的人数很少,只聚居在几十个星罗棋布于戛洛山区的村寨里。古宗人没有自己的文字,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但应归于什么语支,语言学家至今尚无结论。有些民族学家认为古宗人是中国古代西北羌族的后裔,有的认为是彝族的支脉,有的认为与哈尼族同宗,有的认为已衍变成独立的民族,甚至有人认为古宗人渊出汉族是古代百越的变异。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有一点似乎是可以肯定的,古宗人顽强地保留着自己的风俗习惯,特别重视人的强悍的体魄。活该他倒霉,谁叫他要做古宗人的女婿呢。

——《成丁礼的故事》沈石溪

突然萌生一个想法,如果很多人都有一点点,不多,一点点就行,古宗人的观念,会不会使社会进步很多?即使古宗不是很发达的民族,但总有一些思想,是超过发达民族的思想的。


星星在游乐园
“沙俄和十月革命” 也难怪会发...

“沙俄和十月革命

也难怪会发生十月革命,这是当时十月革命前人们生活的画面。

到处都是乞丐,人们穷困潦倒。

当年的俄罗斯,穷人遍地,到处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百姓。

“沙俄和十月革命

也难怪会发生十月革命,这是当时十月革命前人们生活的画面。

到处都是乞丐,人们穷困潦倒。

当年的俄罗斯,穷人遍地,到处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百姓。

晨之晓
当丁达尔效应出现的时候。光,就...

当丁达尔效应出现的时候。光,就有了形状。

当丁达尔效应出现的时候。光,就有了形状。

若水君之

幼稚对于老成,有如孩子对于老人,决没有什么耻辱的,作品也一样,起初幼稚,不算耻辱的。

突然喜欢上了鲁迅这句话,也想要鲁迅这样的人生导师。

能够认真读作品,说出对作品有真正指导意见,不急于发表自己看法的,实为可敬者;

然而我到现在没遇见这样的人,大家都太急躁,急于表现自己在这个领域多么高精尖,导致没有什么底蕴可言,更不愿意与之对话。与之对话与其说是探讨,不如说是吵架,真的是理都懒得理,更不愿意听其讲道理,更配不上别人叫你一声老师。

现在能静下心来品味别人作品,耐心指导的越来越少,不止是网络,有的真正当老师的都如此。不愿意听人说话、主观臆断,想入非非,完全不顾及别人感受,不得不慨叹真正文学...

幼稚对于老成,有如孩子对于老人,决没有什么耻辱的,作品也一样,起初幼稚,不算耻辱的。

突然喜欢上了鲁迅这句话,也想要鲁迅这样的人生导师。

能够认真读作品,说出对作品有真正指导意见,不急于发表自己看法的,实为可敬者;

然而我到现在没遇见这样的人,大家都太急躁,急于表现自己在这个领域多么高精尖,导致没有什么底蕴可言,更不愿意与之对话。与之对话与其说是探讨,不如说是吵架,真的是理都懒得理,更不愿意听其讲道理,更配不上别人叫你一声老师。

现在能静下心来品味别人作品,耐心指导的越来越少,不止是网络,有的真正当老师的都如此。不愿意听人说话、主观臆断,想入非非,完全不顾及别人感受,不得不慨叹真正文学之缺乏,真正文化思想之缺乏。

想想你们崇拜的白瘦幼有什么用呢?

如果这样一个急躁、畸形审美的时代,留在历史书上会是一个好时代吗?

至少现在,不敢想象。

难道非要再经历一次时代变迁,

广大年轻人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吗?

不多说了,对于装睡的人多说也没用,诚哉斯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